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十五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本篇 第十五章

东头伊佐奈不懂恋爱(下)

「我们那段时间究竟在干个毛球甚咧。」

猛吸着从饮料台那里取来的饮料,晓月同学操着一口关西腔如此说道。

「我现在,被虚无感完全吞没了啊。我真为刚才一本正经地讨论男女之间的友情这样那样的自己感到羞耻啊。我真为刚才想着『唔————确实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这方面的问题了』的自己而感到十分的火大啊!」

「噫……」

在我们的对面,东头同学正一个人瑟瑟发抖地坐着。

看到晓月同学的情绪意外地高涨,我反而变得十分冷静,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和东头同学搭着话。

「……呐,东头同学。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把那个男人打发走后重新聚集在一起吗?」

「我、我不知道……。我、我难道闯了什么祸么……?这是恐吓?是恐吓么……?」

「嘎————!这女人居然还在装傻!」

「噫噫噫噫!」

「晓月同学!吁————吁————吁————!」

全力压制着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的晓月同学,总算是将她重新按回了椅子上。总之先试着让她去喝喝橙汁冷却一下大脑好了。

「咕噜噜噜————……我呢,一开始就觉得有些奇怪了。」

不知是不是橙汁起到了作用,晓月以冷静了几分的样子说。

「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啊,你的胸部撞到伊理户同学了吧?如果真的是普通朋友的话,如果真的是没有任何想法的话,对那种事应该会觉得反感才对吧。即使是朋友关系,那毕竟也是个男人吧?对于并不喜欢的男人,一般是不会愿意对方碰自己的胸部的吧。」

这话说来,好像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而东头同学,只是一个劲地缩着肩头瑟瑟发抖。

「而对此一点没有感到排斥的时间点上,不就已经抱有『如果是这个人的话让他碰碰胸部也没问题』的想法了吗?既然如此,恋爱方面的想法,又怎么可能没有呢?还真是个不世出的大影后啊你!」

「呜、呜呜呜……」

「晓月同学,你逼问的技术已经出神入化了……」

「那是啊,我可是被这个大骗子把恋爱观全盘否定了啊!但要真是这么一回事的话那家伙究竟哪来的资格在那谈论男女间的友情啊!」

看到晓月同学的情绪又一次开始失控,我干脆把我的葡萄汁也一并给了她。晓月同学在咕噜噜噜地用吸管吸着饮料的同时,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晓月同学竟会真情流露到这种地步可真是少见。看来她在恋爱方面有着无可忍让的底线呢。

「……那、那个……」

听到这战战兢兢的声音,我的注意力重新转向了东头同学。

「我这是……喜欢,水斗同学……吗……?」

「『哈?』」

还打算继续装傻下去么。被我们持续盯着,东头愈发显得畏畏缩缩起来。

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和不久之前,在麦当劳中堂堂正正地否认了恋爱关系的时候的她,区别实在是太大了。

「那、那个那个……我,说实话其实并不太清楚……。因为,我从来,没有过,那样的经验……」

「诶?初恋?都这岁数了?」

「……呜呜呜……」

东头同学满脸通红地以手掩面。

看着她那实在太过纯洁的样子,我不知为何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怎、怎么办啊晓月同学。我的后背,好像开始有点发痒了……」

「……真是凑巧啊,结女酱。我现在,也正受困于完全相同的症状呢。」

初恋……啊啊,那是多么怀念又多么忌讳的词语……。

而且,还说是「是不是喜欢我不太清楚」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简直有种被人拿黑历史顶到鼻子尖上的感觉。莫名地想要大叫出声。想要一边大叫着一边落荒而逃。过去的我原来是这么羞耻的生物么。

「……这样嘛。比如说呢,想象一下看看吧。」

晓月同学似乎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说。

「想象一下,在你们相谈甚欢的时候,伊理户同学突然把你抱在怀里。」

「咦呀!?」

「然后,对着你的耳朵,以低沉的嗓音轻声细语地说————『抱歉,一会儿就好。就这一会儿的时间,我们不当朋友了可以吗?』」

「咦诶呀!?」

「噫呜呜……!?」

「然后,正当你感到困惑的时候,你的嘴唇已经被伊理户同学不由分说地————喂,为什么连结女酱也一起趴桌子上了啊?」

没、没什么。不过是大脑一时报错而已。实在是因为晓月同学模仿的声音,和这种情境下那个男人的氛围太过相似……!

「嘛,总之呢,」

啪嚓一声,晓月同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手机拍下了东头同学的脸。

然后将那个画面,摆到了东头同学眼前。

「都露出这样一副表情了,还说你不喜欢他,怎么可能呢。」

在那画面中的,是面红耳赤、两眼发光,嘴唇半张不张的一个女孩子的脸。

东头同学见到这样的画面后,又一次瑟瑟发抖起来。

「……这就是……我,吗……!?」

「是哦。」

「这不母猪一头吗!?」

「是哦。你就是头母猪哦。」

呜呜呜……,东头同学又因为另一层原因而变得面色通红,趴倒在家庭餐馆的餐桌上。

「我已经无法自称『生物学上的女性』了……」

「嗯。这个说法和现实中管自己叫僕【注:boku】的女孩子一样让人羞耻,早改一天是一天哦。」

晓月同学将我的葡萄汁一饮而尽。虽说点的是饮料台所以也无所谓就是了。

「那么,现在进入正题吧。」

「正题?」

「所谓正题是?」

「那当然是————东头同学想要跟伊理户同学发展成什么关系的问题啊。」

「诶!?」

「呜诶!?」

我不禁张大了嘴巴,而东头同学则是两眼一白,晓月同学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究竟是保持现在的朋友关系就好呢,还是想要更进一步呢。如果东头同学有这个意思的话,毕竟也是缘分一场,我们也想要帮你一把呢。对吧,结女酱?」

「诶……!?我、我也……?」

「姑且还是姐弟嘛,伊理户同学的喜好什么的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吧?要是有结女酱在的话可抵百人之力呢!」

「这、这个……嘛……」

比我更合适的咨询人,在这世上大概是不存在的了。

毕竟,我曾一度将他攻下过。

但是……。

「……晓月同学,为什么会亲切到这个地步啊?明明直到刚才为止都一直在生气。」

为了从心中的这份朦胧的感觉中逃开而问了晓月同学一句,却见她一咧嘴,露出了一副可疑的笑容,

「嘛,稍微考虑了一下呢————。该说是如果能把伊理户同学和东头同学撮合到一起去的话对我来说也有好处么?虽然我的一家人计划有必要进行调整,但感觉那样好像也不是不行————」

「??」

「更重要的是我们可是女高中生!介入他人的恋爱这种事,光是这个理由就已经足够啦!」

晓月同学她原本就是会接受这类咨询的人————从她平时的言谈就能看出,她是有过恋爱经验的。而她偶尔拒绝我们邀请的时候,大家也都悄悄议论过那绝对是因为男人的缘故。

「怎样,东头同学?我和结女酱,这可是相当少有的华丽阵容喔?伊理户同学那种人,攻略起来根本就以秒计算啊,以秒计算!」

不是,我可是从来没有说过要帮忙的说。

……但是,我并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要是在这里拒绝掉的话,弟控的标签可就再也摘不掉了。不,但是……。

正当我在绞尽脑汁地考虑的时候。

「……不,这样的事,还是算了吧……」

仿佛一滴雨珠落到地上一般,东头同学说道。

「毕竟,我将水斗同学当作一个朋友来喜欢也是事实……。只要能像现在这样和他交谈,我就已经很幸福了……。你看,我这样的人,就算能出人头地,不也只会让人感到可悲嘛!该说这不过是在做无用功呢还是……虽然你们难得愿意帮助我,但是非常抱歉……」

每说一句话,她的声音、她的身影,就会变小一分。

……似曾相识的场景。

因为对自己缺乏信心,认定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一事无成,所以就去避免一切行动。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用那连理论武装都称不上的借口,只是守望着那根本算不上满意的现状————

————是的,那就像是,初中时代的我自己那样。

「————不要在尝试挑战前就开始逃避啊。」

等我回过神来,我的语言早已化作利刃刺出。

即使东头同学和晓月同学一脸震惊地看着我,我满溢而出的话语也没能停下。

「想放弃也要等到尽了人事之后再放弃啊。其实你心底里是很想当的吧?你其实是很想成为他的女朋友的吧?你其实很想做些普通朋友做不到的事情吧?可以做到啊,只要你当上他的女朋友的话!

「你既可以每天手牵着手和他一起上学放学,又可以在临别的时候和他接吻,还可以在睡前通过电话和他漫无目的地聊天,圣诞节也会收到他的礼物,甚至在你生病的时候,还能得到他的悉心照顾!怎么样!?只要能成为他的女朋友,这一切都会是理所当然的!」

东头同学睁大了眼睛。

从她的瞳孔中,我看到了惊涛骇浪的思绪。

要是能做到这一切的话,该有多么开心啊。

要是能变成那样子的话,该是多么幸福啊。

假设着,想象着,一而再再而三地确认着自己的幸福所在之处,

「————即使如此,你也依旧那么认为么?你依旧认为,不成为他的女朋友也可以么?」

她的瞳孔,动摇了。

仅此就已经足以构成问题的答案了。

然而,东头同学低下头去,紧紧握住制服的裙摆————

「…………我,想当…………!」

嘶哑的声音,挤出了她总算下定的决心。

「我、我想要和他卿卿我我……我想要他说一句喜欢我……!我想和水斗同学……做一些,朋友以上,的事……!」

当她再一次抬起头的时候。

东头同学眼中的自暴自弃早已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仿佛无尽的战意一般的东西。

「要怎么做,才能成功呢……?要怎么样,才能成为水斗同学的女朋友呢!?」

抬起腰,将身体撑在桌面上空,东头同学紧握着我的手说。

「请教教我吧————老师!」

…………啊咧?

猛然间,我缓过神来。

虽说一时头脑发热间给她推波助澜了一下……。

……我,这样就好了么?

「啊————啊。」

一旁的晓月同学,掺杂着苦笑轻轻地叹息着。

イザナミ

<水斗同学他只认为我是一个女性朋友。>

-20:14

就在我一时脑热接下了东头同学的恋爱咨询工作的那天晚上————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被冠名为「伊理户水斗攻略会议」的LINE聊天群。

为了让接下去的工作顺利进行下去,我、晓月同学、东头同学的3人建起了这个聊天群————然而,东头同学的这句泄气话,给这个聊天群开了一个糟糕透顶的头。而且这孩子,居然用群昵称自称神明?

【イザナミ:即伊邪那美。至于自称神明的原因,是由于其前三个假名和「伊佐奈」极为相似。】

イザナミ

<就算现在告白也绝对没戏。我好害怕。>

-20:14

あかつき☆

<不不,这方面应该是没问题的吧。就算你这么说,毕竟是男生,光是女孩子的身份就已经足够让对方有所意识了才对吧。尤其东头同学,身材超好的(笑)>

-20:15

イザナミ

<我唯独对自己的胸部是很有自信的!>

あかつき☆

<超羡慕啊你个混球。你丫倒是分我点啊>

-20:15

晓月同学打出一个蜜瓜的表情贴图。

然后立马收到了东头同学的回复。

イザナミ

<硬要说的话我应该算是西瓜啦。>

Yume

<这对胸部的自信算是怎么回事啊。那个认生的家伙到底上哪去了?>

-20:16

イザナミ

<实在是肩膀酸痛得很,又找不到可爱的胸罩>

-20:17

あかつき☆

<自虐版晒巨乳来啦————!!!饶不了你!!!!>

-20:17

晓月同学开始连打起菜刀的表情贴图,我呵呵呵地笑了出来。

实际上,东头同学的胸部即使从女生的眼中看来也是相当厉害的,就连我们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男生的话就应该更是如此了。

这样的景色就在身边,真的有可能从头到尾不抱有任何意识么……?

イザナミ

<但是,即使我有这样的胸部,水斗同学依然称得上是难攻不落。我完全感受不到他的视线。安心又安全。>

-20:19

あかつき☆

<真的假的啊————?虽然伊理户同学确实给人一种对女孩子没什么兴趣的感觉就是了。结女老师,这方面你怎么看>

-20:19

Yume

<别管我叫老师。>

-20:19

又一次板上钉钉地提醒过后,

Yume

<我想大概只是他擅长掩饰罢了。>

-20:20

イザナミ

<你有被水斗同学用色色的眼光看过么,老师>

-20:20

「哈!?」

我从床上一跃而起。

这孩子究竟在问些什么啊!?一般情况下会问么!?会问这种东西么!?

要是我在这里回复「有」的话,气氛会不会一下子变得尴尬啊……。

我谨慎地选择着回复用的措辞,表达出我刚刚感受到的疑问。

Yume

<东头同学,你就不在意这个么?该说是嫉妒呢还是什么的。>

-20:22

イザナミ

<看来我是属于那种不会嫉妒的类型>

-20:22

……好羡慕。

要是我也是那样的性格的话,我们的交往会不会变得更加顺利些呢……。

イザナミ

<你有被水斗同学用色色的眼光看过么,老师>

-20:23

被直接复制粘贴着又问了一遍。究竟是有多在意啊。

我踌躇了好一阵子,但毕竟刚才教唆她的又是我自己,我不得不回答。

Yume

<嘛,毕竟有时候会在泡完澡的时候碰面。>

-20:24

イザナミ

<水斗同学有什么恋物癖呀?>

-20:24

Yume

<一个接一个的来了!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

-20:25

我想大概是耳朵吧。

那个男人想要接吻的时候总会来轻咬我的耳朵。

あかつき☆

<嗯————。光以你们本人的证言实在是有些搞不清楚呢————。总之还是先看看情况吧>

-20:26

イザナミ

<看情况?>

-20:26

あかつき☆

<我的意思是让我们看看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搞不好伊理户同学在东头同学没有注意的时候对你有所意识也说不定呢>

-20:27

Yume

<作为起手式来说大概算是比较妥善的了吧>

-20:27

而我自己其实也挺在意他们两人平时是怎么一起度过的————不不,这也不过是为了东头同学罢了。

イザナミ

<要是水斗同学其实有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盯着我的胸部看的话该怎么办啊>

-20:28

Yume

<那我们就循序渐进地给他扣个欧派星人的帽子帮你牵制牵制>

-20:28

あかつき☆

<这主意不错!也算我一个>

-20:29

イザナミ

<那我也来吧>

-20:29

あかつき☆

<不不,东头同学也跟着凑这个热闹的话可就一切都玩儿完了哦>

-20:30

就这样,我和晓月同学,装作留校学习的学生混入了放学过后的图书室。

晓月同学将一直以来的单马尾发型改成了双麻花辫,而我则在将发型改成了低位双马尾的同时,戴上了从晓月同学那里借来的平光眼镜。

「太、太适、太适合啦啊啊啊啊~~~……!!眼镜娘结女酱超糟糕……太糟糕了……」

晓月同学一开始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啪嚓啪嚓地找了好几张相片,不过现在可算是冷静下来了。

真是的,不过是戴了个眼镜而已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吗。光是这种程度怎么可能突然间就变得可爱或者变得帅气呢。更遑论将那副模样用手机保存下来什么的,虽然很抱歉但是我完全无法理解呢。

以背对着水斗和东头两人总坐的图书室角落的形式,我们坐到了读书角的位置上。然后直立起手机放在桌子上,启动了内置摄像头。

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的,是我们两人的肩膀和在那后方的水斗和东头。

这样一来,就可以避免直接将视线投向目标的同时,达成肉眼的监测。这是晓月同学提出的方案。

「……呐,晓月同学。我可以问问你为什么会知道这样的跟踪狂技巧么?」

「不~~行♪ 」

我感受到了黑暗并选择抽身而退。晓月同学发出装纯一般的声音时总有种莫名的恐怖感。

我将目光投向了手机屏幕。

只见水斗只是将身子稍稍靠在了窗口的空调设备上,而东头同学则连靴子袜子都一起脱掉,以裸足的状态直接抱膝坐在了上面。啊咧,这样难道不会被骂么。空调设备原本不是用来坐的才对吧。

「(东头同学她那个坐法,如果是无意而为的话也挺厉害的了吧?)」

「(诶?什么厉害了?)」

晓月悄悄地将话题进行下去。

「(女孩子的裸足,平时不是都见不到的嘛。好像对男生们来说,裸足是会让他们感到有些工口的哦。)」

「(……确实。这算是赤脚的上位版本了吧。)」

「(而且,她还抱膝坐着哦。在那么高的地方以那种坐姿坐着的话,什么时候走光都一点也不奇怪啊。还有,膝盖还顶着那对巨乳……)」

「(啊啊确实,她的胸部正支撑着她的身体也说不定呢。读书的时候身体会前倾,就会觉得胸部笨重————)」

「(嘿————这————样————啊————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无论是表情还是眼睛还是声音都完全没有在笑。

原来有这么在意吗,她对自己的身材……。

……话说回来。

通过内置摄像头映入屏幕里的水斗和东头同学,只是全身心地默默看着书。但是,有时又会指着自己所读的书给坐在身旁的对方看看,并一起发出咯咯的笑声。

他们的身影,让我不禁和过去的我们重合起来,该说是怀念呢,还是说羞耻呢……。

能让我将过去的我们的身影重合在一起,当然就意味着,他们之间已经不是普通朋友间的距离了。

两人的肩膀几乎都要碰上,那个距离下,只要稍微一挪,就连接吻都能办得到。

他们的距离之近,几乎要让我感觉,之前他们两个对怀疑他们之间关系的我的全盘否定究竟是否正当了。

即使不是那样的关系,也需要在距离感上多多少少有所意识的吧。我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

即使如此。

「(伊理户同学,真的一眼都没有看呢。有那样的胸部近在眼前居然完全不放在眼里……)」

「(……我都有点为东头同学感到悲哀了呢。)」

「(明明就连我都会忍不住去看的。明明连我都会在和她交谈的时候一直盯着看的。)」

「(那是你看多了。)」

不过嘛,我也觉得这是个好事。

对女生来说会感到安心,大概也正因如此,畏畏缩缩的东头同学才会如此粘着水斗。如果是身为一个朋友的话,我确实打心底里觉得这是好事。

但是现在,东头同学她是将水斗当作一个异性来看待的。

要是被无视到了这种地步————倒不如说,要是「没戏」到了这种地步的话,可就实在是太过悲哀了。

要是我们开始交往之前,那个男人对我也是这种态度的话,我真的能走得到告白这一步吗?

正是因为感觉对方多多少少对自己有点意识,我这样的胆小鬼才能下定决心……。

「(他真的是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意识吗?)」

晓月同学一脸无法认同的表情说道。

「(明明趣味相投到那种地步了喔?更何况近看起来又挺漂亮的,身材又超级工口的哦?如果我是伊理户同学的话肯定早被折腾得春心荡漾的了啊。)」

「(别管那叫工口啊。……但是,确实呢。)」

她的情况,和当时的我是几乎相同的。

相似的邂逅。

相同的兴趣。

相同的场所。

既然这样,又怎么可能只有我能够成功和他开始交往而他和东头同学仅止于朋友关系呢。

……他一定,只是隐藏着自己的感情罢了。

他一定只是在和我交往的过程中扑克脸的技巧得到了锻炼而已,露出破绽是迟早的事。

为了不逃过他露出破绽的瞬间,我们从头到尾一直保持着监视……。

大概是手上的书读完了罢,水斗啪嗒一声合上了书本站起了身。

他为了寻找新书,正准备走向眼前的书架的,那一瞬间,

「(啊)」

晓月同学轻轻叫出了声。

「(怎么了?)

「(那个、那个!东头同学的裙子……!)」」

「(诶?————啊)」

被晓月同学这么一说,我才总算察觉到。

在那仿佛书架一样摆出来的窗边空调上,光着脚抱膝坐着的东头同学————她的双脚,现在,稍稍左右分开了些。

露出来了。

淡青色的内裤,完全露出来了。

我慌慌张张地打开LINE想要告诉她这一危机,但为时已晚。

从书架上取得了全新的文库本的水斗,已经转过了身。

这样一来,理所当然地形成了东头同学被水斗的视线正面捕捉到的境况。

这样一来,那戒备有所懈怠的布料自然就会映入他的视线。

我亲眼见到,水斗的视线滑向了那里。

果、果然!

即使再怎么装出一副清纯的脸,那个喜好土气女的家伙,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东头同学这一极品猎物————

「喂,东头。内裤露出来了哦。」

水斗他。

指着东头同学两腿之间。

面不改色地,发出了通告。

「『(……哈?)』」

我们相顾无语。

情急之下,一时竟没能理解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东头同学看来也是一样的。「……唔哎?」地发出一声呆呆的声音抬起头来,顺着水斗的指尖望去————

「————~~~!?!?」

她的脸像是燃烧起来一般地瞬间变得通红,慌忙改为女子坐的姿势,将裙摆按住。

将视线落在自己紧紧握住裙摆的手上,东头同学带着颤音轻声说。

「……你、你看到了、么……?」

「?就是因为看到了才提醒你的啊。」

水斗一脸不解地歪着头。

这个男人,心真的是肉做的么?

「非……非常、感谢……」

东头同学的脸红已经蔓延到了耳根子,竭尽全力挤出这句话后,一边说着「我上一下厕所……」一边穿上了鞋袜。

我和晓月同学则相互点了点头,走向离图书室最近的厕所。

就在那里和我们会合的东头同学,一开口就把问题甩了过来。

「……你们觉得,我有没有被当成一个女孩子来看待?」

「『完全没有。』」

我们确信了。

伊理户水斗,是真的只当东头伊佐奈是一个趣味相投的朋友。

真真正正,没有任何误解的余地。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明明现在的状况,和当初已经相似到了这种地步。

「啊哈,啊哈哈哈哈……。果然呢————……。像我这样的阴暗宅女,他怎么可能会有那方面的意识呢————。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坚持住!虽然现在看来是完全没戏,但是现在放弃还太早了!」

「完全……没戏……」

「晓月同学,补刀!你那是在补刀啊!」

「啊……!」

看到东头同学的脚步变得飘忽不定,我们连忙扶住了她的肩。

东头同学的嘴里持续漏出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的笑声,总觉得不吉利到光是听一听就会被诅咒的地步。

看到她受到那么大的打击……我们才再一次认识到,她是真的非常喜欢水斗呢。

「……呐,东头同学。」

看到她重新站稳了脚跟,我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起她来。

「就像刚才所证明的那样,那个男人,真的是完全不懂得体贴别人……你究竟喜欢他哪一点呢?」

「啊,这么说来确实还没问过呢!这一点我也想听听!」

「呃……就、就算你问我我喜欢他哪一点……」

东头同学有些形迹可疑地四处游移着视线,微微张口说道。

「……应该是,声音吧?」

「『声音?』」

「虽然平时是个相当冷淡的人,但有时又会非常温柔地为我着想。一听到那时候的他那变得稍微有些温柔的声音,就会,怎么说呢,变得有些晕晕乎乎,心底里涌出想要尖叫出声的冲动……诶嘿嘿……」

面对东头同学那有些羞红着脸一脸幸福地露出腼腆笑容的姿态,我和晓月同学不约而同地抬头仰天。

「太、太耀眼了……!!」

「初恋……!我要被初恋的闪光给闪成灰了啊结女酱……!!」

那份纯真,对我这种经历过恋爱阴暗面的人来说实在是剧毒中的剧毒!而且尤其性质恶劣的是我居然还有相当的共鸣!我懂!那个家伙,偶尔会发出温柔的声音。对吧!

「那可必须马上把东头同学和伊理户同学撮合到一起,让你明白明白交到男朋友绝非只有好事才行呢。快点变得能跟我们一起发牢骚吧!」

「诶,好的。我会加油的?」

「你可不能在这种方向上加油啊!你可务必要永远保持着对恋爱的幻想活下去啊!」

你千万不能堕落到我们这边来!

「嘛,无论如何,要是不先让伊理户同学将你当一个女生看待的话一切都无从说起就是了。哎呀呀,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会有光明正大地指出女生露出内裤的男人呢————」

「我家的弟弟这幅德行真是对不住了……」

「伊理户同学看起来意外地挺习惯应付女孩子嘛。是因为和结女酱的缘故得到了锻炼么?」

心脏猛地蹦了一下。不,她说的只是我们住在一起的事,而不是我们以前的关系才对。我模模糊糊地点了点头。

「或……或许是这样吧。」

「这样的话,就只能通过肌肤接触来进攻了。」

晓月同学一咧嘴露出了阴暗的笑容。

东头同学则缓缓地向后退了几步。

「机、机夫接处……?」

「又来了又来了~。又在装乖孩子了~。我指的只可能是用你那自傲的这个发起攻势啦!!」

「咿呀!?」

晓月同学的手猛-->">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