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十七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本篇 第十七章

对东头伊佐奈盛装打扮。「请不要说得好像我是个色胚子一样!」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男朋友的东西。

若是个聪明人,听我这么一说大概就心领神会了罢。自负外表之土气无人能出其右的我陷入了这种境况之下,必须解决一件迫在眉睫之事,这个道理想必是比起一片漆黑之中的篝火还要显眼而又明晰的。

是的。

那就是打扮。

虽说我们在交往之前的邂逅都是在没有开课的暑假期间,但毕竟地点是学校所以我一直都穿着校服。而我们的首次约会是在夏日祭,所以穿上浴衣也就蒙混过关了。谋士如我,通过这样的手段,一而再再而三地将问题往后拖。

但是,一旦正式开始交往,这样的手段可就行不通了。

虽然无论是我还是那个男人大体上都是家里蹲的,属于那种即使是约会也只会跑去逛书店或者逛图书馆的类型,但姑且成为了一对恋人之后,还是会相约在周末碰头的。

在周末。

也就是说,穿着私服。

那个连时尚的时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我————必然就此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连朋友都不曾拥有的我所能倚仗的,只有杂志和网络了。

碎碎念着这也不行那也不对,从母亲那里要来经费,鼓起勇气侵入那些从未想过涉足其中的服装店,战战兢兢地应付着前来搭话的店员。

然后,我终于生平第一次穿上了所谓的胜负服。

在试穿时确认外观之际,我感到有些飘忽。

总感觉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自己正在打扮的事实,仿佛正看着一个换装人偶一般————或许正因如此吧,唯独在这个瞬间,对自己缺乏自信的程度相当自信的我做出了这样的感想。

很好,还挺可爱的。

照着镜子泛起如此感想,这还是生平第一次。毕竟,就是这么回事吧?能看着镜子发出『挺可爱的』的感想的人,除自恋狂外也别无他想了吧。自己认定自己可爱的女人,可悲也该有个限度吧。我这辈子一定都不会对我自己抱有这样的情感,哪怕一瞬间都不会————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直到那个瞬间为止。

世间的男性们,请务必铭记一点。

我们并不是什么自恋狂。

衣服的可爱,和我们自身的可爱,并不能划上等号。

所以说,或许那个时候,正是我作为一介女生而觉醒的瞬间也说不定————将装扮后的自己认定为『可爱』的这份感性,能够撇开对自身的评价,唯独认可自己的时尚品味的这份感受。我通过和那个男人的交往,第一次获得了如此的成长。

但如果说还存在着什么问题的话。

那大概就在于,我的时尚品味并不偏向于『受男人欢迎』,而是完全契合了『受那个男人欢迎』的方向。

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在升入高中之后,但这一点姑且不提,咱们言归正传。

约会当天。

那个平时将及膝长裙老老实实地穿在身上的————也就是那个庸俗集合体的我,如今却穿上迷你裙将大腿尽显无疑。而水斗看到这副光景后,做出了如下所述的反应。

————早上好。那么走吧。

咦?

毫无感想?面对女友这身一反常态的穿着打扮?明明我绞尽了本就没有的脑汁全力打点了一番?咦咦?我,应该是他的女朋友来着吧?

我装作平静的样子走在他的身边,不时地偷瞄着他的样子。见他无论过了多久都没有要对我的打扮做出评价的迹象,我因此变得愈发不安起来。

……难道说,很土?

虽然在我自己看来还挺可爱的,但毕竟我自己的评价根本不足为据……。伊理户同学是个温柔的人,难道他顾及我的感受,特意回避了和我满溢而出的土气装扮相关的话题……?

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毕竟,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既温柔又心细的伊理户同学,是可能犯下不赞赏女生服装打扮这种典型疏忽的————不,这就是个会犯下这种典型疏忽的男人啊。

我这个仿佛一个琐罗亚斯德教的恶神一般,总认为世间一切坏事皆以自己为起因的家伙,一边垂头丧气地想着想着原来很土气啊原来是这样啊,一边和男友一起逛着书店,在内置的咖啡厅中交谈,但求无过地进行着约会。

就这样,在行将解散的那个时候。

————……今天的、衣服。

突然,伊理户同学说道。

————我觉得、挺可爱的。

————……,诶?

我笨拙的头脑,一时间没能跟上思路。

为什么是在这个时间点说?

为什么要在即将解散的时候?

虽然脑海中有无数疑问横冲直撞着,但看到他微妙地错开眼神,用手遮住了嘴的样子,我终于灵光一闪地想通了。

……啊,这样啊。

虽然很想夸一夸,但因为害羞一直不敢说出口,结果就拖到了约会结束啊。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后背一阵发痒~~~!!如今回想起来,这是多么令人羞耻的生物啊~~~~!!

当时还全然不知自己日后会因此而感到羞耻不已的我,因为感到了共鸣而浑身发抖起来。

我因为能够从一些小动作中探知到他心理,而高兴得无法自拔。

但是。

当时的那个男人,进一步发动了追击。

————……但是,那个,短裙……如果能收敛一点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诶……?不、不合你的喜好吗……?

————不,不是这样的,怎么说呢……

以一副有些生硬的口吻,仿佛强撑着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他说。

————……如果不是出门在外的话,我倒是无所谓啦。

……?

我又一次困惑不已。

但这一次,我没能马上领悟到他的意图。

所以我随口回复了他后,互相挥手致意,解散了。

整个回家途中,我一直考虑着这件事。

如果不是出门在外的话?

也就是说,在室内就可以了?

为什么出门在外就不可以呢。因为耳目众多?

…………因为,有很多外人在?

————~~~~!!

在察觉到的瞬间,我的脸瞬间变得滚烫,捏紧了短裙的裙角。

不想让其他人看到我的腿。

他……是这个意思啊。

独占欲好恶心。

如果是现在的我,一定会吐出这么一句话来的,但我当时毕竟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因此对自己被他人抱有的独占欲有着某种类似于憧憬的感情————况且还是他呢。那个无论做什么都看上去并不抱有任何执着之情的他,竟会如此明显地,向我展示出他的占有欲来。

我脸上的笑容,直到回家为止都没有消散。

而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穿过迷你裙。

※※※

我和晓月同学两人,正坐在十字路口拐角处的植被边上,望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

时值周末,穿着正装和校服的人们相对较少,大部分人都穿着私服。看着这样的情景,我有些感慨,感慨世上大部分的人的时尚知识,都能够保证他们的打扮不会被他人感到奇怪。

「你觉得会是哪边?」

突然,晓月同学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回答她。

「我觉得根本没有回答的必要吧。」

「那,你觉得会是怎样的?」

「嗯~,……洛丽塔风格?」【注:自行百度】

「不是吧~。这实在是不太可能吧~。而且听说那种服装超贵的。」

「那晓月同学怎么想?」

「故意穿校服来。」

「啊啊,原来如此……。校服毕竟很方便呢。」

「确实很方便呢~。一想到如果没有校服的话,就会不禁觉得『呜哇,好麻烦』呢。」

「上大学之后就每天早上都得考虑该穿什么不可了喔?」

「呜哇,好麻烦」

晓月同学「啊哈哈」地笑了一声,

「但是啊,也必须做好心理准备才行呢。」

「是啊。以防她真穿着一身洛丽塔过来。」

「说实话真来这么一手的话我都不知道这心理准备该怎么做才好了呢。」

「确实……」

在谈话之时,我们在纷乱的人群中发现了等候对象的身影。

看到我们站起身来,她显露出一副慌张的样子,一路小跑地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对、对不起……!我迟到了吗……?」

我们无言地端详着那个明明只是跑了一小段路却已经气喘吁吁的女生的————也就是东头伊佐奈的打扮。

上半身穿着的是绣着谜样英文字符的T恤和皱巴巴的风衣。T恤的英文因为胸前的山脉而被撑得愈发冗长,进一步化为了谜之暗号。

她的下半身则穿着牛仔裤。大概原本是蓝色的吧,但由于一次又一次的洗涤而掉色过后,如今已经几乎可以算作是青色了。

确认过这些,我们心中下了定论。

「「……呼~」」

「诶、诶?怎么了?为什么都松了一口气啊?」

「太好啦~,只是普普通通的土气真是太好啦~」

「本来还想着如果你全身洛丽塔风格装扮来到这里该怎么办呢,但只是普通程度的土气的话倒还有救。」

「咦!?我这是不是、在被人欺负啊?我这是被欺负了吧!?」

东头同学(很土气)眼泪汪汪。

如果只是去附近的便利店的话那她这身装扮倒也无所谓,但如果是像今天这种和同姓朋友出门游玩的场合,这身装扮就很微妙了。如果同行对象不是我们的话,如今大概就会被回以『等……什么衣服啊这个~!?(笑)』『好土~!(笑)』之类的反应,让沦为笑柄的自己只能尴尬地满脸陪笑吧。

「东头同学,我要发布今天的预定了喔!」

晓月同学抬起手来,一把指向了东头同学。

「其名为!『东头伊佐奈的盛装打扮会』!!」

「诶诶……!?」

只听我们说是偶尔在周末一起出去玩玩的东头同学,困惑地翻起了白眼。

「毕竟在攻略伊理户同学的那会儿,我们没有视察你私服的机会呢。熬过期末考试之后就是暑假,我们就觉得,得趁东头同学在伊理户同学面前出丑之前做些什么才行呢。」

「那个,为什么是以出丑为前提呢?你们应该没看过我的私服才对吧……?」

「虽然我估计你没有带多少钱,不过没问题的。」

我无视了她的话,将话题推进下去。

「今天的预算,由我和晓月同学分摊。」

「诶……!怎、怎么能让你们破费呢……!」

「没事啦没事啦!就当是我们送你的礼物就行啦!」

「对对。……不过,作为条件,你得答应一件事。」

「条、条件……指的是……?」

我和晓月同学纷纷咧嘴一笑,异口同声地说。

「「保证一定穿上我们推荐的衣服,不准抱怨半句。」」

「噫……」

没错。

今天聚集在一起的目的,是『东头伊佐奈的盛装打扮会』,又称『把东头当成换装人偶尽请玩耍会』。

「没事啦没事啦。我们不会让你穿上太过分的货色啦~。对吧,结女酱?」

「嗯嗯,当然。不会违背公序良俗的啦。」

行走在商场之中,尽管我们一再强调着安全性,但东头同学依旧如同被恶狼盯上的松鼠一般浑身颤抖个不停。

「你、你们不会骗我吧……?你们不会让我去穿露脐装什么的吧……?」

「不会不会!哪怕夏天再怎么热,那么穿完全就是痴女了嘛~!」

我们一边露出爽朗的笑容一边走进了服装店。

时值六月。

气温已经升高,店内摆放的已是清一色的夏装。在琳琅满目的各类款式开放的商品之中,晓月同学立即「啊」的一声,从衣架之中取出一件上衣拿到了手上。

「吊带衫发现。」

「停!那个是我最最不能穿在身上的类型啊那个!乳沟会被看得一清二楚的!」

「吵死啦~!!你就闭嘴给我穿上~!!」

仿佛瞬间摇身一变成为了家暴老爹的晓月同学,将附近的一件跟泳裤没什么区别的热裤和吊带衫一起塞给了东头同学。

「我、我非要穿这个不可么……?搞得好像是恐怖电影的福利担当一样哎!你认真的么?精神正常么!?」

「一定穿上我们推荐的衣服!」

「不准抱怨半句!」

「噫诶诶诶诶~~~……!」

我们两人推着搡着,将东头同学丢进了试衣间。

我们叉着手为她望了一阵的风后,或许是放弃了抵抗吧,门帘的另一边传来了布料的摩擦声。

「……嗯……!等、这件、有点太小……呜呜呜~……!」

听到这样的呻吟声后,大约过了一分钟。

有些胆战心惊的声音,从门帘内传出。

「……那、那个……我穿上了……周、周围没有任何人吧……?」

「没有哦~。只有我们两个~。」

「是、是真的吗?我相信你们喔……?我相信你们喔……!」

说完又过了十秒左右的时间后,唰的一声,门帘被打开了。

看到东头同学的样子,我和晓月同学双双咽了咽口水。

尽管吊带衫被撑得不成样子,但也好歹是勉强覆盖住了东头同学丰饶的身躯。

但是作为代价,衣角的布料便显得捉襟见肘,将肚脐完全露了出来。

而热裤看上去也是并不怎么合身,嵌进了肉感上佳的大腿里————

换言之,

「「超————————瑟琴…………」」

「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嘛!」

东头同学大叫着合上了门帘。

这瑟琴的程度简直要令人不禁想要大叫出声。

要是穿着这样的一身打扮走在大街上,怕是要因为猥亵物陈列罪遭到逮捕了。

「我天天都被母亲念叨……说是我要是穿上了露出度高的衣服……就直接越过性感的领域成了下流……」

「你母亲可真懂……」

「我倒是挺喜欢的啦。不过嘛确实不能让东头同学沦为痴女罪的前科犯呢。」

说到低露出度的衣服,那就该轮到我出场了。

毕竟我这个人,可是以身为女子高中生却固执地不愿露出腿部而(在朋友圈内)出名的女生呢。

找遍店内的衣架,挑出看上去不错的商品,我回到了试衣间前。

「这样的如何?开领比较收敛,露出度也比较低。」

「嗯~,虽然感觉有点小聪明,但还不错吧?给人一种清纯的感觉。」

「……,我的品味,小聪明?」

「结女酱没有问题的啦!因为很可爱所以会被原谅的!」

小聪明啊……这样啊……。

虽然有些在意的地方,但既然已经得到了晓月同学的许可,我就将带来的衣服递给了试衣间里的东头同学。

「嘛,这身衣服的话还……」

试衣间内传来一阵更衣的声音,随后门帘被拉开了。

「……怎样?」

五分袖的衬衣配上高束腰的裙子,相当简约的搭配。

虽然被晓月同学称作是「清纯」,但那是因为我考虑到东头同学的性格进行了配色。白色的衬衣,配上绀色的裙子。因为那个男人的缘故,我知道像她这样的类型总会不由得讨厌明亮的颜色呢。

因为听说胸大的烦恼在于无论穿什么都会显胖,所以我特意选择了能够束住腰围的高束腰裙子。

而实际上,因为衬衣的衣角被裙子束起,让东头同学海碗状的弧线完全被凸显出来————

「「超————————瑟琴…………」」

「你让我怎么办才好啊!」

东头同学面色通红地拉上了门帘。

我和晓月同学,则双双两手抱胸「唔唔————」地沉吟起来。

「这可真是个难题呢结女酱……」

「是啊……。无论穿什么都会给人瑟琴的印象……」

「请不要再说了……!请不要说得好像我是个色胚子一样!虽然我也确实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自觉啦!」

不把那对G杯的存在感消除的话,打扮什么的根本无从谈起呢。要么会穿上显胖,要么就会打扮得像是游戏里的角色一般。

「巨乳的人也很辛苦呢。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巨乳产生了憎恶以外的感情。」

「合着你原来是对巨乳的憎恶的化身么?」

「我觉得干脆就挤出一对乳袋也不是不行呢!机会难得,就朝着二次元靠拢一下试试吧~」

「乳……什么?」

「就像这样。」

晓月同学通过手机向我展示了一张不知哪部动画的图片。图片中,美少女的胸型即使透过衣服也被凸显得一清二楚。

「这个,已经无视物理法则了吧?」

「哪怕是现实生活中,想要做到的话也还是做得到的喔。反正东头同学也喜欢这种类型,应该会很高兴吧~?」

「请不要将虚拟与现实混为一谈!」

试衣间的门帘被气势汹汹地一把拉开,换回原样的东头同学走了出来。

「要我说来,能挤出乳袋走在大街上的人根本就是脑子有问题!怎么想都是寡廉鲜耻之辈!是偷吃禁果之前的亚当和夏娃!」

「照这个说法的话他们听起来反倒是成了很厉害的人物,没问题么?」

「切~。本来还想让东头同学cos一下的~。」

「cosplay的话……啊,女仆装这种程度的话倒是没问题啦……」

「原来没问题么。」

「还是有兴趣的呢,对cosplay……」

「才、才没有!完全没有!」

我们带着徒劳地否认着的东头同学,又一次在店内逛了一圈。

要将胸型糊弄过去的话最好穿上相对宽大的衣服,但这样的衣服一个不小心就会显得肥胖……。

嗯————。好难。

「我说啊,果然还是轻柔系的比较好吧?」

晓月同学说。

「轻柔系?」

「是吗?」

「硬要说的话,是和结女酱的喜好相似的类型呢。」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

我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衬衫与米色的喇叭裙。之所以总是倾向于选择淡色,除了因为光是黑色长发就已经足够沉重了以外,还有另一层原因————因为和他交往的那一段时间内,他穿的一直都是偏黑色的衣服。我并不喜欢情侣二人成双成对地一身漆黑。

「该说是整体轮廓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么。结女酱也不乐意让自己的身材曲线看上去一目了然吧?照着这个思路,上衣就选用尺寸稍大一点的,下身也穿上那种轻柔的裙子……另外比如高乔裤什么的?我觉得那样的款式比较适合东头同学的气质呢。毕竟看上去每天都懵懵懂懂的。」

「嗯————,确实呢。」

「我……看上去懵懵懂懂的?」

东头同学歪头不解。有啊有啊。

听起来感觉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晓月同学却露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啊~,这风格就和结女酱重合了啊~。」

「重合了不可以么?」

东头同学又一次感到了疑惑。

晓月同学笑了笑,

「那当然不可以啦~!两个轻柔系女生并肩走在路上,实在是有点羞耻的吧?」

「不仅要考量自己合不合适,还必须顾虑到和别人的组合么……」

「啊,东头同学你露出了一副『好麻烦』的表情呢。就是这样哦,就是这么麻烦哦。欢迎来到女生的世界。」

「这愈发坚定了我不想和那边的世界扯上关系的决心……」

「女生的世界可没有斯巴达到要让新人做出退让的地步啦。对吧,结女酱?」

「诶?」

有些无法理解皮球突然被踢到了我这里的原因,我看向了晓月同学的脸。

「和结女酱的风格重合的问题啊~,只要结女酱照顾一下她,自己把风格错开不就行了吗~?」

「诶……?我、我?」

「对!趁此机会开拓全新的时尚风格吧!」

糟、糟了……。她的目的原来是这个吗!

一直以来,晓月同学都试图让我穿上帅气系的服装。明明我早就说过我不适合这种类型!

「哪件比较好呢~♪是这件吗~?」

在我阻止之前,晓月同学已经物色起了修长型的裤子来。

太、太奇怪了……!明明今天是给东头同学换装的日子!为什么是我!?

不知是不是因为原本就有中意的款式,晓月同学瞬间就已经选完了一套服装,塞到了我的手上。

「那么,穿穿看吧♪」

「我、我就不……」

「穿•穿•看•吧♪」

架不住她不由分说的笑容,我向东头同学递去了求助的视线。

……咻。

东头同学将脸扭向了别处。

这、这个薄情女!一看到能拉个人垫背就……!

「来来来!进去吧进去吧!啊,把头发束一下喔!那样比较适合这身衣服!来,橡皮圈在这儿!」

被晓月同学催促着,我一步步地被逼进了试衣间里。

见到镜中倒映出的自己,我又看向了手上的衣服。那是我平时一直回避着的,非常显身材的类型。

呜、呜呜呜……!就算把这样的衣服交给一个直到最近为止连制服都穿不清楚的女人,也只是……。

总之只要试穿一次,晓月同学大概也会就此满足的吧……。除了这么想以外也别无他法了。

驾轻就熟地将穿着的衣服脱下,换成了被塞在手上的衣服。

上半身是青色系的无袖衫,下半身则是白色的紧身裤。虽然并没有露出大腿,但腿部的线条却被这条紧身裤明明白白地凸显出来。

照着晓月同学所说,我也束起了头发。因为实在是有些懒得将手伸向背后,就将头发整到身前绑上了橡皮圈。

到底是好还是坏呢……。看到这身打扮完成之后的自己,心里有些没底。

现在的我,并没有一个基准。

更准确地说是……没有一个,展示的对象。

曾经,我有过一个人,让我想要展示出梳妆打扮后的自己。所以,我才想象着他的反应,通过选出看上去能够讨他欢心的物品,从而补足了自己原本不足的品味。

而在失去了这样的对象后,我和东头同学同为时尚领域的初学者————就连怎样才算是打扮完成,都无法确定。

……破罐子破摔啦。

放弃了思考的我,自暴自弃地拉开了门帘。

「……怎样?」

晓月同学和东头同学端详了我的样子一会儿后————

「噢噢噢噢~~~!!」

「很帅气啊……!」

看来评价很好。

晓月同学兴奋地满脸通红,而东头同学则两眼放光地投来宛若憧憬的视线。

诶诶……?很合适么?真的假的啊?

「我就知道你果然很适合这样的款式啊感觉非常干练的样子!适合白色紧身裤的女孩子真的不多啊我说真的绝对是!」

晓月同学的语速骤然加快。看来是真的。

心口感觉有些痒痒的。

至今为止,我所谓的时尚品味,都是为了在异性————倒不如说,是为了在那个男人面前不感到丢人而习得的技能。

但是,像这样和同性的朋友们谈论着尝试各式各样的服装……嗯,也不坏呢。

我又一次看向自己的打扮。

看着换成了一身干练的紧身裤装扮的自己,总觉得一下子成熟了三岁左右。

看着这副打扮,顿时就觉得过去自己的打扮,该说是孩子气呢,还是说太过女性化了呢,又或是太过贴合男生的品味呢……。

这样的打扮,意外地,也……还不错?

看了看衣服的价格,还比较合适。

因为最近也渐渐开始和那个男人互借书籍,导致我买书的钱多少有了点余裕。再说读小说原本就是一项不怎么花钱的兴趣爱好。多亏如此,我的零花钱存下了不少……嘛,毕竟机会难得。

「……我去拜托店员把标签剪掉。」

「唔嗬嗬嗬!美梦成真啦!」

我的时尚品味也不能永远停留在初中水平,这也算是个不错的机会吧。

毕竟,我已经丝毫没有必要再迎合那个男人的喜好了呢。

「那么正戏要来咯!东头同学!这套给你!」

在我拜托店员结账剪标签的时间内,晓月同学已经替东头同学选好了试穿的衣服。

她塞到东头同学手上的,是一套整体偏向暗色系的服装。大概是为了防止穿上去显胖而避开了浅色系吧。

「这、这一套么……?怎么说呢,对我来说是不是有点太过可爱了……」

「打扮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变得更可爱嘛!好啦,进去吧进去吧!」

晓月同学将胆怯的东头同学推进试衣间,拉上了门帘。

我也希望东头同学能撇开恋爱方面的因素,好好享受打扮的乐趣。这样一来,或许她缺乏自信的毛病也能多多少少得到一些改善……总觉得,东头同学现在有些过度依赖那个男人了。嘛如果他们两个无所谓的话我也不好说什么。

一边考虑着这样的事,我陪着晓月同学,在试衣间前等着东头同学换装完毕。

就在这个时候。

「咦?你们两个……」

听到有些耳熟的声音,我们转过了头、

咯噔一下,我浑身僵住了。

商店外有着两位男子高中生正盯着我们。

其中一个发梢微卷,穿着七分长的上衣和裤子酝酿出一股子放荡的气质。

那是我们的同班同学,晓月同学的青梅竹马————川波小暮。

而另一个则与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穿着破旧的夹克与衬衫配上皱巴巴的卡其裤,空洞的眼神看上去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无聊透顶。

那是我的前男友兼义弟————伊理户水斗。

和我们关系匪浅的两人,不知为何正站在那里。

「川……川波?」

晓月同学的表情,不知为何微微地抽搐着。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还带上伊理户同学……」

「还能是为什么啊,当然是来买衣服咯。毕竟已经是夏天了。我想趁着期末考试的地狱之前,给那边的伊理户同学和这边的水斗张罗一套夏装而已。」

「我可从来没有拜托过你……」

水斗一脸烦躁地说。

而川波同学咧嘴一笑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别这么说嘛。本大爷会把你打扮成这个夏天最帅的男人啦!」

「所以说我不需要啊。可恶,把留宿地点定在你家真是大错特错……」

「根本就是大对特对好么。不仅为双亲腾出了时间,还能让别人掏腰包给你买新衣服不是?」

这样啊。原本还很奇怪他为什么会如此难得地陪着川波同学,原来是被人抓住留宿的把柄用作交涉材料了啊。

……话说,难道,水族馆约会时的帅哥模式,还会有夏装版?倒、倒也不是没有一听究竟的心情啦……。

水斗的双眼偷偷瞥向了我这边。

直到这时我才想起来。

我才想起,现在的我,和平时————和这个男人交往时————散发着截然不同的气质。

身子顿时僵住了。

到头来,我的打扮都处在完全配合这个男人品味的初中时期的延长线上————但是,现在的我完全不同。

虽然获得了晓月同学和东头同学的好评————不不不,振作一点,要保持自我!即使不被这个男人喜爱又怎么了。那种事根本就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我不过是穿上自己喜欢的衣服罢了。

来吧,你就说说你的感想吧。管你说出什么话来我都丝毫不会感到受伤的————我怀着这样的心境,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决战。

咻。

水斗立即错开了视线。

……果然不合他的意么?

哼~。啊啊这样啊。我倒是无所谓啦?完全无所谓。

「嗯?」

川波同学的视线扫向了我们的身后。

那里是拉上了门帘的————东头同学所在的试衣间。

「还有一个人么?」

「不不,那个人我们不认识啊!今天是和结女酱的约会呀~!」

诶?

晓月同学一边撒着弥天大谎一边抱住我的手臂,-->">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