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一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番外篇 第一章

前情侣的日常快照 理科实验/义弟书架的深处

【理科实验】

“来,每个小组围着一张桌子坐下哦————”

我们迎来了高中入学后的第一堂实验课。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现在的我,一定是一副世界末日一般的表情吧。

我倒也并不是讨厌理科(准确地说是化学)。

其理由,在于实验课上的分组情况。

老师一声令下,让我们学生人群像是菜市场上受到处理的鱼儿一样地,被分成了六个五人小组,坐在五张不同的实验桌上。

那么分组的标准是?

是的,就是座位号!

“…………………………”

“…………………………”

座位号1号的我伊理户水斗,和座位号2号的那家伙伊理户结女,坐在相邻的椅子上,彼此的视线对上了仅仅一瞬就错了开来。

这是不要跟我说话的信号。

不过,毕竟身为义理兄妹的我们坐在隔壁位置上,却在长达50分钟的时间内一句对话都没有的话也实在是有些不自然,所以如果只是关于实验步骤的话题的话稍微说上几句也不是不行,哼,但愿你可不要因此而得意忘形就好了。这只不过是因为众目睽睽之下所以才手下留情了而已,如果没有别人的话你这种人我一瞬间就能将你轰杀至渣。

从如此详尽的眼神交流瞬间就能完成这一点看来,人类的适应能力可真是可怕。

“请多关照————!伊理户同学!”“伊理户同学在同一个组真是太好了————!我总是有些不得要领所以很不擅长实验课呢————”“我懂我懂————。万分感谢父母给了我这样一个姓呢。”

“啊哈哈……。我也并不算是多么擅长实验的类型,不要太过期待喔。”

除我以外的四个人,包括结女在内竟全是女生————没啥,没什么好怕的。我已经习惯于溶解在背景里了。请便吧,你们完全不要管我,尽管去进行女生之间的谈话去吧。

我遵从着黑板上写着的步骤,严肃地一一准备着烧杯之类的实验道具。而女生们也一边进行着实验准备,一边热烈地闲聊着。

“伊理户同学,头发好漂亮呢————。有做什么护理么?”

“不、并没有特别做些什么……。比起初中时期留长了不少就是了。”

“呜哇————。初中时期的伊理户同学,超在意的————!”“一定从那时候起就非常受欢迎了吧————!”“是吧!我都吓了一跳呢,入学时期的伊理户狂潮————!”

“啊————、不,其实并没有怎么————”

一提到初中时期的话题就变得特别举止可疑的嘛?是吧?高中生出道?

“…………!!”

虽说仅有一瞬间,结女往我这边瞪了过来。这家伙是有心灵感应么。

结束了实验准备,各组开始了夹杂着杂谈的实验。

我麻利地推进着实验步骤,进度比其他成员快上不少。

“哦————!伊理户君,很快嘛!”“不愧是义理上的弟弟呢————。”“入学考试包办了前两名来着?”“诶————!?真的假的!?真是一对天才姐弟呢!”

……虽说入学考试由结女和我包办了前两名什么的大概只是都市传说,嘛这种不解风情的事也就不故意戳破了。反正又不是受到了风评被害什么的。

比起这个,身旁传来的那冰凉冰凉的视线可真是让人舒心。看来是对自己的朋友赞扬了我感到相当不愉快呢。哈哈哈!

“……嘛,毕竟是我•的•弟•弟•呢。不做到这地步怎么行呢。”

看似不经意地,结女如此强调道。

这个女人,究竟要纠结这一点到什么时候啊。义理上的兄妹在法律上根本就是和陌生人别无二致,谁年长谁年幼根本就是细枝末节而已啊。你TM才是妹妹好不好看我不揍你哦。

也许是模仿了我的行动吧,小组的其他成员的动作都麻利了起来。虽说她们本人都谦虚得很,但毕竟是重点高中,能入学的每一名学生都是相当聪明的。

结果,我们组的实验完成得比其他组都要快上不少。

就像社畜将薪水投入到手游中一样,高中生这种生物就是习惯将多余的时间倾注到闲聊里。大概是意识到时间还剩下不少,无名女生中的一人(虽说应该是有名字的但我并没有印象)悄悄地说道。

“……说实在的,伊理户同学,有男朋友吗?”

咯噔的一下,结女握着温度计的右手似乎微微地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感觉我的右脚好像也动了一下,不过万幸我的右脚正藏在桌子下方。

“你那么可爱肯定有男朋友的吧————。”“对对。就算现在没有,在初中时期什么的也会有吧————。”“这副脸蛋还没有男朋友的话反倒显得假呢————。”

人群中发出了笑声,但我和结女一点都笑不出来。

“是……是、呢。”

结女努出了一副仿佛被蜡固定住了一般的笑容。

“虽然……现在是没有啦。”

“现在————?”“也就是说————?”

喂,加油啊!唯独现在我是会替你加油的!忍住羞耻心!说自己没有交过男朋友!

结女就像是刻意不往我这边看一般地固定住脖子,以优等生的笑容回答。

“…………嘛,初中时期的话……是有过,的?”

女生们的尖叫声响起的同时,我强行憋住了掺着血泪的呐喊。

这、这个女人————————!!

居然难得地败给了虚荣心,没有把这个谎撒下去……!!

“诶?诶!?怎样的人?怎样的人!?”“很帅吗!?一定很帅吧!?”

“不,嘛,其实是,普通的……也并不是特别帅啦……”

“有过,就是说现在已经分手了啊————。是因为去了别的高中吗————?”

现在正坐在同一张桌子边呢。

“呐呐,有没有点什么呢!?比如说,小鹿乱撞的故事什么的!”“亲过了吗!?亲过了吗!?”“别这样嘛,有点下流啦!啊哈哈!”

“有、有啊。当、当然,亲吻这种程度的话,呢?”

啊,有点开始将错就错的意思了啊这家伙。

这完全就是事已至此索性就让我吹到底吧的表情了啊这个。

“诶————!?”“在哪里?在哪里!?在男朋友的房间里么!?”

“我想想————……那、那是在、放学的路上?”

“谁亲的?谁亲的!?”

“……男朋友,问我,可不可以……”

————就这么赤裸裸地开讲个什么劲儿啊这个白痴!!

给我轻轻地揭过话题或者随便编个故事糊弄过去啊……!!为什么偏偏就在这种关头把真话给爆出来了啊啊啊……!!

已经无法忍受的我使用了必杀•装睡之术,趴在桌子上塞住了耳朵。

即使如此,也仍然无法阻止谈话声漏进来。

“约会呢?是去哪里约会的?”

“我、我和他都喜欢看书,所以大多都是去图书馆约会呢。因为禁止喧哗,所以就在笔记本的边角部分写字进行笔谈……”

“呜咻————!感觉还真不错呢————!”“那,在图书馆亲过么?说说看?”

“没、没有……喔?”

“啊,避开眼神了————!”“这架势绝对亲过啦。”“绝对亲过没错的————。”

“那、那是!那家伙,强行……!!”

“那那,圣诞节怎么过的?送过礼物了么?”“啊,好想听听呢————!”

“……晚、晚上的时候,突然挂电话过来让我看看外面……”

“跑去看的时候发现他就在外面什么的?”“呜哇————好惊喜呢!”“好帅气的行动呢。完全是帅哥才会做的事吧!”

“不、不是,只不过是稍微见了个面聊了几句话而已……!”

“好想见见呢,伊理户同学的男朋友。”“绝对很帅气的吧————。”“我也这么觉得。我的帅哥探测仪已经在叫个不停啦。没有照片什么的吗————?”

就是在旁边装睡的那个家伙啊!!!

结束实验课回到教室的路上。

“……我说,虚荣女。”

“……啥事,装睡男。”

“突然间好想把那个让帅哥探测仪叫个不停的男人的恋爱经历讲给别人听听了,没问题吧?”

“绝对不要……!!!”

结女一边盯着我的脸一边捂住自己的嘴,持续发着不成调的呻吟声。

然后,

“…………对、对不起…………”

“知道就好。给我一本文库书就饶了你。”

面对低头轻声认错的结女,我以更低一些的声音将话题持续下去。

“(……但是有一件事我得订正一下。图书馆那次不是我而是你那边————)”

“————————!!”

“疼!”

往我的小腿处来了一记下踢后,结女逃到了朋友所在的地方。

……怎么能每次都只有我如此羞耻。总有一天会奉还给你的!!

※※※※※※※※※※※※※※※※※※※※※※※※※※※※※※※※

【义弟书架的深处】

“……啊咧?这个系列的前面那卷,我没有么……?”

因为在书架上找不到想重读的书,我感到有些惊讶。

是在搬家的时候放到什么地方了吗。不,搬家时我对藏书的整理应该是非常细心的才对……。

那就是打一开始就没有过?不不,我清楚地记得我曾经读过,而且应该也不是从图书馆借来的————也就是说?

“……啊————……”

我感到有些泄气。

对了,当时是从那个男人那里借来读的。就在我们还在交往的时候。

这样的话,我又得重新找他借才行么……。就算想要去买,现在这时间书店也已经关门了。

但是,要怎样开口才行呢?

普普通通地说一句请借给我?不不这可没门。毕竟是那个男人,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提出什么奇怪的条件来的。

那么,就数数他曾欠过我的人情,强迫他借给我怎么样呢。……嗯,是呢。这样最好。这样的话,那件事或许可以用来做筹码……。

我打定主意,走出了房间。

这个时间的话,那个男人应该会在自己的房间里读书。住到了同一个屋檐之下才重新体会到,这个男人真的除了读书以外几乎什么事都不做呢。

来到那个男人的房门前,我遵从一开始就和他商量好的协定敲了门。

我等待着他发出“干什么啊”之类不愉快的应答声,但是————

“……?”

没有回应。

这是————如果是推理小说的话这就是密室杀人案发生的套路了!

我有些心情激动地试着转动门把手,简简单单地就转开了。什么嘛,没有上锁啊。

房间里的电灯亮着。

我悄悄窥视着房间内部,看到了水斗的背影,正趴在桌子上。

诶?这是真的死了么?但没看到凶器啊。

“……水斗同学————?”

悄悄叫了一声但还是没有回音。

我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里,接近水斗趴着的书桌旁边,看向他的脸。

水斗闭着眼睛,发出了规则的鼾声。

手上的文库书依然打开着。看来是在读书的时候睡着了。还真是少见,是昨天熬夜了么。

我撩起垂下的鬓角,将嘴靠近水斗的耳边。

“……水斗同学?…………伊理户同学?”

“…………嗯…………”

即使在耳边叫了两声,也不过是动了动身子。连一句梦话都没说。

……倒也不是期待着能听到他说些什么梦话就是了。

强行把他叫醒也实在有些不好,还是待会儿再来吧————虽说一时间冒出过这样乖孩子一般的想法,但仔细想来这可是绝佳的机会。趁着现在赶紧把目标的书借走,在这个男人醒来之前读完吧。

如此下定了决心,我朝着书架方向走去。

书架能反映出人的内心————我听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根据这个理论的话,把从轻小说到时代小说应有尽有的藏品以出版商和书的大小分类得整整齐齐的水斗的书架,反映的大概是他的博爱与一丝不苟吧。听起来好像是个很容易吃亏的性格呢。

我用手指一本本地确认着书脊,寻找着分类为推理小说的一角。

“这里————是,轻解密么。”

我对没有死尸(不是尸身)的书没有兴趣。

虽说如此,就在这旁边就是放着文库版推理小说的领域,目标的书也很快就让我找到了。这个男人……将轻解密类型归类到推理小说的旁边,这是对本格推理主义者的我的挑战吗?

算了。这次我就放过你吧。把目标的书抽出来————

“嗯?”

将书抽出后露出的缝隙的深处,隐约看到了书的封皮。

书架里塞了两层书么。我属于经常会重新看同一本书的类型,要是做成这样的话里面的书就会很难拿出来所以不太喜欢这么做呢……。

我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将看到的那本藏在深处的书取出。这标题怎么有些莫名地长……?

看了一眼封面。封面图的上色相当明亮。这是轻小说吗?

几乎是本能地翻了一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彩图————

“————————!?”

啪地一把合上了书本。

……啊、啊咧?

是我看错了吗?

好像看到了些以我的年龄还不能看的类型的插画……?

应、应该是我看错了吧。是吧。毕竟是轻小说,只是稍微露出度高点而已————

我胆战心惊地又一次打开了那张图。

“~~~~!?”

几乎遍布全图的肉色,十分下流的汗水,极度瑟琴的姿势。更重要的是这面露潮红的表情!

…………是、是小黄书…………。

还、还是第一次见到呢……虽说有所耳闻,但这种书还真的存在啊……。

“……………………”

我就这么让书处于打开着的状态,看向趴在桌子上的义弟。

是、是呢……。这个男人,是滥读派来着……。他也想过和我要,那个,做那种事情,所以即使读过这种书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话说不定会因此而感到幻灭,不过,啊啊真是太好了,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可以灭的幻了呢。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呢。讨厌他可真是太好了呢————!

那么。这种东西就让我放回原处————

“……………………”

我又一次瞄了一眼睡着了的义弟。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我、我也决不是想要了解这个男人的兴奋点什么的。

只是,有点,对,只是感到有点稀奇罢了!

这不过是一个自负读书人的人,对完全为止的领域体现出的纯粹的探求之心罢了……!

“……这、这个、不过是试着读一读罢了……不过是……不过是……”

像念咒文一样地重复呢喃着,我翻开了书页。

理所当然地,一眼看上去是本很普通的小说。由于不知道水斗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我一目十行地读着。

然后,就到了有插画的页码。

虽说由于是黑白插画所以没有封面那么强的冲击力,但也以十分瑟秦的方式画着一个足够不成体统的女子的姿态。

但是,对我来说更能构成冲击力的,是在一旁附带着的文字。

“……呜哇……哇啊……”

绝不幼稚也绝不敷衍地,倒不如说比起普通的小说更加缜密与细致地描绘着的是,为女孩子后背进行按摩的场景,仅此而已。明明不过如此,但不知为何我的心却为此跳个不停,仿佛主人公的心跳传达到了我的内心一般……。

……小、小说这东西,还能这么写的吗……。

怎么说呢,对只看时代久远的小说的我来说,看到那些至今为止都是自主规制对象的用语被理所当然地使用着的惊讶感,给我带来了更甚数倍的冲击。

我继续翻页,专挑插画附近的文字读着。呜哇————。呜哇啊啊————……。

“————————你在干什么呢?”

正看到第四个场景的时候,从一旁伸出的手将书夺了过去。

“呜哎!?”

吓了一跳地放眼望去,只见水斗一脸惊讶地看着夺走的书。

醒……醒过来了!?什么时候!?

“总感觉有谁在这里就来看了一下……你终于也开始对轻小说感兴趣了么?”

“啊……不是……这、这个、不是这样的……!”

感觉整张脸都要炸开了。

被、被看到了……!被看到了啊……!自己自顾自地跑来偷偷看官能小说的事……!

“居然在读这本书啊?真是意外……”

水斗如此说着,将我偷看的书刷拉拉地翻着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都、都是……都是你不好啊!”

顿时一股热气冲上头脑,我不禁喊出了声。

“都是因为你藏着这样的书!这、这不是、这不是我们这个年纪不能买的东西吗!?”

“蛤?”

水斗轻微地皱了皱眉,视线落在了那下流的插图上。

“难道,你说的是这本书?”

“是、是啊!这种官能小说————”

“这不是官能小说,只是普通的恋爱喜剧轻小说而已啊。”

“……诶?”

……普通的?

那里普通了?

“…………哈哈啊。原来如此啊。如果没习惯的话就会这么觉得吗。”

水斗看着我的样子自言自语,不知为何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怎、怎么回事啊……!?毕、毕竟、像这样全是关于女孩子的裸体的————”

“虽说部分轻小说确实踏入了官能小说的领域,但这本无论从描写上还是从插图上都是少年杂志等级吧。……嘛确实,杀必死情节的描写能让人感受到强大的压迫感就是了。”

骗……骗人的吧……?这样的算是一般……?全年龄……?

水斗看着瑟瑟发抖的我,突然用鼻子“哼”地一声笑了出来。

“光是这种程度就会让你满脸通红呢。”

“~~~~~~!!!”

脑袋里满是羞耻感和悔恨感,让我完全不知所措了起来。

呜呜呜呜……!!好想让这家伙吃瘪啊……!!真的好想让眼前这个讨人厌的嘲讽脸染得通红啊!!

“……只、只是有点吃惊罢了。”

我扭过脑袋,话中带刺地说道。

“只、只是因为实在太过幼稚了,所以读着感觉有些羞耻罢了!这什么啊!只不过是按摩而已,女孩子怎么可能发出那么……下、下流的声音啊!?恋爱经历完全为零吧这作者!”

“…………嚯嚯?”

水斗的双眼略微眯了一下,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你这家伙……刚才攻击了作者的人格是吧?”

“诶?不、那个……”

衍生犀利的水斗不断地拉近着和我的距离。我正准备转过身,但在那之前就被捉住了手腕。

顺着手腕处一拉,水斗的脸一下就拉近到了我的面前。

散发出深邃光芒的双目,仿佛透过我的瞳孔一下窥见了我的深处一般。

“在别人睡着的时候潜入别人的房间,擅自把别人的书拿来读,还染指了攻击作者人格这种禁忌中的禁忌,你胆子可真肥啊……”

“啊、诶、不是……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躺床上去。”

“诶!?”

实在是以认真的声音说出了预料之外的话,我从奇怪的地方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在床上趴下。小说的描写到底正不正确————只是按摩一下的程度是不是真的不会发出下流的声音,你自己试试吧。”

“诶、诶、诶、不是吧————咿呀!?”

肩头被轻轻推了一下,我倒到了床上。

水斗背对着灯光俯视着我。

“来,背转过来。”

“不、等————”

水斗仿佛是滚圆木一般地推了我一把,让我翻过了身。

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在此之前大腿上传来了重量。那是水斗已经坐了上来,如此我已是动弹不得。

“诶、诶、骗、骗人的吧?真的要来吗!?”

“反正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吧?只不过是一个温柔的义理家属提出要给你做个按摩而已吧。所以啊————”

水斗仿佛要跟我重合在一起一般地屈下身子,用比起平时都要低上一分的音量耳语着。

“————奇怪的声音什么的,是不可能发出来的对吧?”

背部仿佛有什么在顺着肌肉乱窜一样。

明明连碰都没被碰,从屁股到后背之间却有种痒痒的感觉。

我抱住面前的枕头,将头埋了进去。

事、事已至此,我无论如何都要忍下去……!

然后,以胜利者的身份证明我才是正确的……!

“要上了哦。”

水斗的双手,按在了我肩胛骨下方。

“……”

对一个男人来说显得有些细小与灵活的手指触摸到腋下的肋骨处,有些痒痒的。

但是,没问题。暂时还没问题。只是这种程度的话……。

紧接着。

手上缓缓地注入力量,后背上也传来了压力。

“……!!~~~~!!”

呜哇啊啊……糟了……!因为直到刚才为止都在站着读书,搞得后背有那么一点点僵硬……!!

“挺僵硬的啊。大概是你总坐着却不做体操的缘故吧。”

还在我耳根子边上说话。这太卑鄙了啊!?给我堂堂正正一点啊,堂堂正正!

后背传来了巨大的重量。

“嗯————咕、呜……”

胸口里的空气被挤出来了。对,不过如此而已。刚才那个只是吐气!不是声音!Safe!

我将嘴结结实实地按在枕头上,保证我即使有个万一也绝不会漏出声响来。

“……那个,是我的枕头,你那样把头埋在里面没问题么?”

“啊……!?”

“机会!”

正当我慌慌张张地抬起头离开那个枕头,背后的重量又重了几分。

“嗯咕……!?~~~~~!!”

我不停地蹬着小腿,压下了快要漏出来的声音。

渡过了这波压上体重的攻势,我的额头一下子落回了枕头上面。

“呼……哈啊,哈啊啊……”

“刚才,是不是发出声音了?”

“才、才没有、呢……!你……你是不是、不收欢迎、到了……幻听的地步、了啊……?”

“哼~。……那,换种进攻手段吧。”

“诶……?”

水斗的手挪了个位置。

从肩胛骨下方的位置,换成了再往下一些————也就是腰部。

“别……等、等等!那里……!”

“那里怎么了?我看八成你这里也僵硬得很吧。”

侧、侧腹位置,我……!

“来了————”

“————呜、嗯~~~~~~~~~~~~~~!!!!!!”

被人用手按在腰上,力道刚刚加到一半,几乎就自动地张开了口

侧、侧腹部是我的弱点啊……!要、要是被这样碰的话……!

“唔……咕呜!呜咕、哈、啊呜呜呜……!”

“喂喂,怎么回事啊结女同学?不是说区区按摩根本不会发出声音的么?”

“才、才没出、出声呢————啊咕!呜、喵!呜呜呜嗯嗯咕……!”

到底是-->">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