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十九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番外篇 第十九章

前情侣的黄金周记忆

5月5日(星期六)

烤得吱吱作响的烤肉。在烧烤网上往下滴去的油脂。飘起香气的油脂。在这满是肉脂味的空间里,盐烤牛舌的香气直冲我的味蕾。油脂很少,好吃。

真是一顿久违的烤肉。我从烧烤网上犹如铺地毯一样地铺满的肉中取出一片,在嘴里嚼着。

我倒不是特别喜欢吃烤肉。倒不如说我对进食这件事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对我来说,书看起来还比各色美食都要美味得多。但即使如此,味道的好坏我还是辨别得出来的。这块肉很好吃。大概是很贵的类型。这样的话不好好享受这个味道可就太暴殄天物了。嚼啊嚼。



“水斗君,吃相真不错呢~!来,结女也多吃点!”

“等、妈妈……。我吃不了那么多……”

“没问题的!结女是吃不胖的体质!”

“妈妈!”



坐在餐桌对面的结女,一边抗议着自顾自地不断往自己的碗里夹肉的由仁阿姨,一边偷偷地瞥向我这边。

确实,这家伙自打很久以前就一直很瘦弱呢。在长高了一些的现在,管她叫“苗条”似乎也没什么问题。这样的体质下胸部却能正常发育,到底该称其为奇迹呢,还是努力的结晶呢?无论是哪个都无所谓就是了。嚼啊嚼。



“水斗,你别老是吃肉的也吃点蔬菜啊。”

“我不怎么喜欢吃草。”

“别管蔬菜叫草啊……”



父亲一脸无奈地苦笑着。我管植物叫草有什么错啊。而且来烤肉店里吃烤肉才是正确的吧。嚼啊嚼。



在座四人成为家人后已经过了一个月以上的时间,但谈到四人一起在外头吃饭,这好像还是头一次吧。万万没想到我还有和这个女人一起吃烤肉的一天————即使是还在交往的那段日子里,我们就连一起走进家庭餐馆的记忆都不曾有过。毕竟无论是我还是这个女人,都属于有这个闲钱吃饭还不如将钱投入到书中的类型呢。顶多就是在兼做书店的茶馆待一待了。嘛,话说回来即使期待两个初中生在能看到夜景的餐馆里吃饭什么的,也只会令人感到困扰就是了。



虽说印象里从以前到现在食量一直都很小,但我看着结女自始至终完全放着盐烤牛舌什么的不管而只是偶尔吃吃快要烤焦了的蔬菜之类的模样,我感受到了些许的违和感。如果是因为不想让我看到她狼吞虎咽地吃肉的样子之类有些可爱的理由的话,我倒不介意嗤笑她一下,但看起来似乎并非如此。

好像是,莫名地有些顾忌身旁的情况。

看起来像是在警戒着什么而蜷缩着身子————仿佛被肉食动物追捕着的草食动物一样的感觉。竟能在烤肉店里散发出被吃的肉一般的氛围来,还真有她的。



我一边喝着乌龙茶一边看向四周。

仅仅被隔板所隔开的坐席,无论从通道上还是从其他座位上看来都毫无阻碍。在其他桌上,果然像我们这样一家人来吃的情况比较频繁。那些孩子们,岁数小的还在上幼儿园,而岁数大的高中生也是存在的————虽说看起来好像也并没有关注我们桌的人就是了。



“妈妈,让一下。……我去下厕所。”



我听到坐在墙边的结女,对坐在通道一侧的由仁阿姨如此说道。后半句已经成了自言自语一般的音量。因为有我和父亲在这,这难道是少女的矜持什么的么。这家伙竟然还有这种东西,可真让我吃惊。



“啊啊,好好。”



由仁阿姨一边说着一边让开道路,结女站起了身,顺着通道走向了厕所所在的方向。

厕所吗……。话说回来,我也喝了不少乌龙茶呢。



“爸。站起来一下。”

“你这家伙不要对自己的父亲用命令句式啊我说。”

“刚才那个勉强算是祈使句啦。”



虽说感觉日语似乎也没有过这样的活用形态,就当作是刚刚诞生的用法吧。让通道侧的父亲让出道路后,我走向了厕所。

只将父亲和由仁阿姨两人留在餐桌上,不知不觉间达成了“接下来就交给两个年轻人咯”的相反情境。毕竟明明是难得的新婚期间却没有多少可以二人独处的机会,实在是有些可怜呢。虽说一想到他们两个可是在自始至终没有让我和结女察觉到的状态下谈恋爱,并最终走到了再婚的程度,就觉得我这点顾虑实在是显得有些多余————话说回来,父亲他们难道就没有过新婚旅行之类的打算么?难道说再婚的情况下都不会有这类活动的么?别说这些了,就连婚礼都没有举办过呢……。

我一连串的思绪,被传来的一句谈话声打断了。



“————难道说,是绫井同学?”



那是在楼层的角落,通往厕所的一条狭窄的道路上。就在那里,站着我那个一头黑发的义妹和年岁相仿的看起来有些笨笨的茶发女子。



“绫井同学……?对吧?诶~、骗人的吧~!完全没有认出来呢!跟初中时期比起来变化太大了啊?超搞笑的~!”

“诶————……那个……啊哈哈……”



面对一个人自顾自地笑出声来的茶发女子,结女露出了生硬的配笑脸。

啊啊,原来如此。

大概明白了————那个茶发女生,大概是那个家伙的初中同学还是什么的吧。大概是初三的同学吧,毕竟如果是初二同学的话我也会有印象的。

说到初三时期,那是那个女人认生的毛病开始改善的时候,但那时的她,在外貌方面也依然给人一种土包子的印象。她并不像现在这样一口气登上了班级的顶点,而不过是从没有朋友到有了几个朋友程度的改善。……虽然很想一拳轰死当时那个因为这点程度就产生了占有欲的我,但总之,那时候的她在印象上也依然和现在这副俏丽的优等生模样有着云泥之差。



大概高中生出道的那个女人,并不想让过去的同学们看到她改头换面后的模样吧。



所以才那么警戒的吗。我心下了然。果然高中出道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托它的福,这个女人现在正因此而困扰着呢。

……而那个茶发女生,从她完全对对方困扰的模样视若无睹而光顾着一个人说个不停这一点上来看,就知道大概是个相当棘手的人物呢。明显是个嘴巴拉不上拉链的类型。她现在的绫井结女这副模样,在她认识的初中同学群体间传得人尽皆知。

嘛,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没什么关系————虽说如此。



“诶~!?好厉害好厉害!绫井同学,真努力呢~!诶、你这是怎么了?这就是所谓的高中出道么?啊,你上了重点高中来着,所以才是优等生风格吗~!”

“那……那个……不是……”

“————伊理户同学。”



我挤进自顾自地说个不停的茶发女子和只是一脸困扰地笑个不停的结女之间,如此插嘴道。

伊理户。

强调着她的姓。



“发生什么了?你认识?”

“诶?呃……那个……”



结女看着我这边,眼睛眨个不停。是我对她的叫法让她有些困惑么。真迟钝。



“……伊理户……?”



而茶发女子那边,视线反复在我和结女之间打转,有些不可思议地歪起了头。

“那个……是叫、伊理户同学吗?而不是绫井同学?”



她以一种称得上是战战兢兢的语气,看着结女如此问道。即使如此结女的脸上依然挂满了问号,在约摸三秒钟之后才总算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是、是的!我叫伊理户!”



我们并没有说谎,所以也不会穿帮。本该如此的,但奈何她这次说话的气势实在太强。还真亏这家伙能成功高中出道啊。

一时间还担心会不会暴露,但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了。

茶发女生的表情之尴尬显露无疑。



“啊……是、是这样啊……。呜、呜哇~!好丢脸啊!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你的脸实在是跟我初中的一个同学很像,所以……!”

“没、没什么……”

“实在是对不起!那个……”



茶发女生转身对着我,



“男朋友那边也得说声对不起呢!那、我就告辞了!”



茶发女子丢下愣在一旁的我们,“呀~”地发出了仿佛是悲鸣的声音,一路小跑地逃开了。

……男朋友。

来这手么。

嘛,在她看来也只有这种可能性了吧。毕竟兄妹可不会以姓相称。



纵使茶发女子已经离开,我们依然保持了十秒左右的沉默。

之后,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声音,混进了烤肉声中。



“……为什么?”



虽说主语啦宾语啦什么的缺了不少东西,但我马上明白了结女想要说的话。

是“为什么帮我?又不是我男朋友。”的意思。比翻译古文要简单多了。



“因为我想上厕所而已。”

我如此回答。

“毕竟在这种地方谈话很碍事的。”



我看到结女紧绷着脸。



“耍什么帅啊……。一点都不适合你。”

“不过是事实罢了。你不知道乌龙茶的催尿效果么。”

“要是她记得你的话你又该怎么办啊?”

“不可能的吧。我不觉得我的名声已经传到其他班上了。”

“那个人、可是初二时候的————也就是你原本所在的班级的同学啊。”



就在此刻,第一次轮到我看向结女的方向。我看到的是一副一脸惊讶的表情。



“……真的?”

“真的。”



完全不记得了。

……倒不如说,我完全不记得除了这个女人外的同班同学都是些什么人了。

神明啊,求你给人生也设计一个登场人物一览表吧。



“……太危险了……”

“嘛,对方好像也完全没有察觉到你的事就是了。”

“可要好好感谢我稀薄的存在感呐。”

“笨蛋。”



话说回来,那个茶发女生,记住了当时存在感之稀薄并不比我弱的这个女人,却没有记住我么。是因为性别上的差异么?还是因为我的隐秘技能点满了?



“……总觉得,有些讽刺呢。”



结女以一种微妙的形状咧起了嘴喃喃自语道,也不知究竟是在笑还是在怄气。



“明明那时候完全没有发现。……事到如今,却被人当作了那种关系。”



……初二的时候。

也就是我和这个女人关系最好的那段期间,和我们在同一间房间里度过每天的一半时间的同班同学。

当时没能看出我们男女朋友的关系的她,……却事到如今,将我们当成了那种关系。



“好好庆幸自己的改头换面之举吧。”

“吵死了,存在感为零的家伙。”



小腿被踢了一下。

但威力似乎比以往都要低一些。









那天晚上。睡前整理日记时,桌上的手机嗡嗡嗡地震动了起来。

是从我隔壁的义妹处发来的LINE。

仔细一看,对话框中贴着一朵百花的照片。



“……?这是……大丽花?”



大丽花,白色大丽花。

这是什么意思呢?大丽花……花……。

我退出LINE并搜索了“白色大丽花”。然后,马上明白了那个女人的意图。

看来,她是来传达在烤肉店发生事件时没有说出口的话来了。



“……你倒是说日语啊。”



什么嘛这家伙。是只会使用象形文字的旧人类么。

我略做思考后,如此回复。



<上次是情书,这次就轮到花了?这份古风我很欣赏但请容我拒绝。> ———— 22:55



这样能传达到我的意思吗?没问题吧。发送。

没过一分钟,就听到房间的墙被砰砰地敲了好几下。看来是传达到了。要是不想被曲解的话就给我用日语啊。



白色大丽花的话语是,“感谢”。

以及,“丰饶的爱情”。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