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二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番外篇 第二章

前情侣的日常快照 4月1日12时00分

4月1日,上午11点50分。

本想着趁着天气终于转暖,在日照好的地方读书也是一种享受,于是在客厅的沙发上驻扎下来的我,突然感受到了口袋里的手机传来的震动。

怎么?

是LINE的通知。10天前才刚刚成立的义理上的妹妹(是妹妹),发来了这样的一条短信通知。

“在此愚人节之际,我从现在开始说的话全都是谎言。”

蛤啊?愚人节?

啊啊这样啊,今天是4月1日来着。这么说来是有的呢,这样的风俗。

正歪头沉思着,只见寄件的女人————伊理户结女,正好飘着一头长发走进了客厅。

在我正准备询问她究竟意欲何为之前,这个女人看着我微微一笑。

“你好,水斗同学。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知性和帅气呢。”

“……………………”

看着她那熠熠生辉的表面笑容,我明白了一切。

“我从现在开始说的话全是谎言”。

也就是说现在这句话,说白了就是“好恶心。去死吧。”的意思了。

由于今天是休息日,我们的对话随时有可能会被父母听到。

但是,只要将自己的发言全部当作是谎言,就可以骂个痛快而不必担心受到责问。

原来如此。考虑得还挺深。关于这个点子,就让我夸你一句吧。

但是,有一个问题。

这样的手法,我也是可以使用的。

我通过LINE向结女也发送了一句“在此愚人节之际,我从现在开始说的话全都是谎言”之后,立即开了口。

“你好啊,结女同学。今天的你也很可爱啊。都要看入迷了呢。”

说着说着就有种想狠狠叹一口气的感觉,但我还是尽可能地不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过于棒读。

至于为什么,你看。

“…………”

结女在一瞬间的仓皇失措后,有些懊恼地嘟起了嘴。

就算知道对方所说的话是谎言,人类在被对方当面称赞时也还是难免会感到害羞的。

于是在此之后意识到这其实是在骂自己,就会感受到更甚一层的耻辱。

如何。这就是你所想的方法的完全体。你就尽管为你自己的计策苦恼去吧!

我合上书本从沙发上站起来,努出非常温柔的微笑往结女那边走去。

“从很久之前就一直在想了,这真是漂亮的头发呢。……可以摸一摸么?”

“不、不xi…… ”

结女的声音就此打住。

是的。如果现在说一句“不行”,就意味着“可以”。

结女的嘴一张一合地呆了有一段时间后……逃也一般地避开我的眼睛,仿佛要藏住自己的表情一般地用手遮着嘴说道。

“可……可以,哦。”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诶?”

虽说我知道你说的话全都是谎言,但我可没有义务去揣度你的真意。

获得了许可之后,我略微地(倒也并没有“不客气”)将结女的头发捧在了手心。

手掌之上宛若丝绸一般的头发,就这么哗啦哗啦地往下滑去。

“……相当柔顺的头发呢,摸起来真舒服。可以的话真的好想就这么一直摸下去呢。”

虽说“柔顺”是事实,但从“舒服”开始就是谎言了。是谎言。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遍。是谎言。

“~~~~~~!!”

看来被我摸头发对她来说是相当大的耻辱,结女通红着脸近距离盯着我。

哼。如果感到懊恼的话就尽管反击吧。嘛我肯定不会露出像你这样的丑态就是了。

“…………我说,水斗同学,”

喃喃了一句后,结女伸出手指,触碰到我的面颊。

我反射性地一扭身子避开了脸。

“仔细看看…………你的脸,还挺可爱的呢?”

近距离看着那有些恶作剧味道的笑容,我的面颊本能地动了一下。

太危险了!

刚才那话也就是“近距离看去真是越看越丑呢”的意思吧。

“睫毛又长,鼻梁又挺,就像是演员一样呢?呐,我可以再凑近一点看看吗?”

“住、住手————”

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之际,我这才意识到这是我刚才使用过的手段。对这个问题我无论怎么回答都无法拒绝。反对抄袭!

眼看着结女不断拉近和我之间的距离,我只得不断地后退。

但是,不一会儿我的脚就碰上沙发,让我坐倒在了上面。

结女直接就这么骑了上来。

将自己的膝盖顶在我的双膝之间,以甚至能够感受得到对方呼吸的距离之内看向我。

“你这张脸,真想一直就这么看下去呢。真想在最近距离内一天二十四小时就这么看着。只要看着你的脸,我的心就总是跳个不停呢。”

(※译:你这张脸我已经再也不想看第二次了。只要接近这张脸我就觉得烦闷。再这样下去感觉马上就会心脏骤停而死了呢。)

她发出甜美的轻语声,译文却是如此的惨状。我做过什么能让她说到这种地步的事么?

怎么能就这么单方面被压制。

我直视着结女的双眼,强行憋出还在交往时所用的语气说道。

“我这边才是,只要看着你的脸我就会变得忘乎所以呢。只要你在我的身边我就非常幸福了。……所以呢,能不能就这个样子再维持一会儿呢?”

(※译:光是看着你这张脸就能让我的心情沉到谷底啊。光是你在我的身边就让我想吐。所以赶紧离我远点啊你这死女人。)

大概是对我温柔的语气起了反应吧。结女的嘴角有一瞬间放松了下来。但是,她马上又抿起嘴唇,身子贴得更近了。

“嗯。只要你希望如此,我就会一直这么下去的。”(※译: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会马上离你远远的。)

“谢谢你。要是时间能就这么停下来该有多好啊。”(※译:那你TM就快点离开啊!)

“用我这样的身体将你永远束缚住对你可就太可怜了呢。”(※译:你根本就是在享受我身体的感触吧,变态!)

“才没有这种事呢。如果可以就这么感受你的温度的话,我的生命有这一瞬间就已经足够了。”(※译:你贴着我的身体也只会让我觉得热而已啊!快给我结束吧!)

也许是因为我和结女都是书痴的缘故,彼此的台词越来越向罗密欧与朱丽叶看齐,实在是有些羞耻到想死了。

到底要怎样才能结束这场闹剧啊这个!

正当我以无比绝望的心境苦思冥想着下一句台词的时候。

“呐。”

结女她冷不防地看向我的眼睛。

用悄悄话一般的声音,说道。

“不太想,接吻呢。”

…………嗯?

诶?

她说————不想?

明明说的全是谎言,却说……不想?

结女的瞳孔,波光粼粼地闪耀着,紧盯向我的双眼。……仿佛是在期待着什么一般。

难道说……。

虽说是在互相较劲,但就在这黏在一起的期间,想起了以前的事……?

我的视线,不自觉地看向了结女的嘴唇。

泛着粉红色,看起来似乎很柔软的嘴唇。

……以前,我们还在交往时,我曾数次感受过它的触感。

如此想着,顿时有种恍若梦境的感觉。

但是,现在。

我略微地,将我的脸向前探去————

“————噗。”

就在此时,结女近距离之下的表情突然崩坏。

“哈哈。啊哈哈!噗哈哈哈哈……!”

她肆无忌惮地笑着,迅速地与我拉开距离。

然后,以居高临下的视线望着还坐在沙发上的我,露出了一副胜利者的嘴脸。

“刚才那句,是真的哦。”

我的理解有些跟不上,不停地眨着眼。

真的?

“不想接吻”是“真的”————

“————哈?啊啊啊啊?说好的‘全是谎言’上哪去了!”

“你确认一下时间啊。”

我惊讶地看向自己的手机。

……12点整。就在我看着的关头已经跳到了12点01分。

“现在已经是午后了哦。你不知道吗?”

……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愚人节可以撒谎的时间只到早上12点为止。

说起来好像有呢,这样的风俗……。

“啊 啊 啊 啊啊啊啊啊啊……!!”

我双手抱头。

怎么会这样。完全上当了……!

结女看着这样的我,得意洋洋地笑着。这个女人!不过是少见地得逞了一回就……!

“…………嗯?”

身处屈辱的漩涡之中的我,猛然想起了一件事。

等等?我记得,这样的风俗……。

我直接抄起拿出的手机,上网搜索。

……果然。

“…………喂。”

“怎么了?败犬同学?”

“愚人节只到中午为止这个,是英国的风俗。”

“…………诶?”

结女的表情停滞下来。

我微微地笑了。

“虽说近年来在日本鼓吹这种事的人变多了,但日本可是普普通通地过一整天愚人节的哦。也就是说————”

刚才这个女人一连串的发言的意义就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太想,接吻呢。(※译:我想接吻。)

————刚才那句,是真的哦。(※译:刚才那句是假的。)

是的————她是将“不想接吻这句话是假的”这句话反复确认了两遍!

“……喂喂喂……”

我缓缓站起身,俯视着这个骗子女人。

“你还真是积极啊?你就这么想接吻么?”

“诶,啊,不……我、我不是这个意————呀!?”

我故意粗暴地抓住结女的手腕,将她拉近到身侧。

望着这张重新迫近的脸,刺出致命一击。

“我,想接吻。”

结女的眼睛,睁得大了一些。

粉色的嘴唇,若隐若现地颤抖起来。

然后,她长长的睫毛。

仿佛要倒下一般地微微一振————

这个瞬间,我开口了。

“这可是愚人节。”

顿时,结女重新睁开眼。

然后,慢慢地,从面颊红到耳根,

“~~~~~~!!去死吧!!!”

“疼!”

一记刻薄的下踢后,从我的手上挣脱出来。

我疼得皱起了眉头,但是,呵呵呵,这是胜利的痛楚。

看哪,那女人可悲的表情。她正因耻辱而浑身发抖啊!

“不玩了!无聊死了!就这样!”

一个人自顾自地开始,现在却又一个人自顾自地宣告结束后,结女飞也似的跑上了二楼

……那么。

我呢,说过,在这愚人节期间,对那个女人说的一切都是谎言————

但是这种情况下,“这可是愚人节”这句话本身,又作何解呢?



-->"> 本章已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