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二十二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番外篇 第二十二章

前情侣的日常快照 熟络之后最为危险

人类是会习惯的生物。

地狱般的同居生活开始过后已经两月有余,我们多多少少也开始适应了眼下的生活。所谓久居为安……似乎也有些不对,但现在的我们,总算能够在与前恋人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一异样的环境下,不那么紧张地生活下去了。

这正是我们犯下的错误。

世间万物,熟络过后才是最为危险的。————而我们,竟粗心大意到忘记了这全人类都应该刻骨铭心的名言金句。

如果我们,能维持刚刚开始同居生活时的那份紧张感的话。

就绝不会发生那样的悲剧了罢……。

对6月份的一天来说,天气算是少有的晴朗。

————但也只维持到了下午4点为止。

即使身在看一眼手机就能以小时为单位查看天气的现代生活中,真正的预知能力依然是遥不可及。面对那违背了科学技术的预测骤然而至的雷雨,我没能准备好任何对抗手段。

大雨倾盆。

全身湿透。

从袖口到下摆到头发,所有能滴水的地方无一例外地滴着水,我抱着终于获得了解放的心境穿过玄关。

「……啊————。可恶……」

不禁骂了一声后,确认了一直抱在胸前的书包。心里祈祷着带去学校的书千万不要被打湿了,但果不其然,书的边角部分有一点湿了。可恶。虽说是没有备好伞的我的责任,但想要抱怨一声的心情还是有的。

……总之,先换衣服吧。

而且连内衣都湿透了,顺便也洗一洗澡好了。

雨水一路滴过走廊,一边在心底想着待会儿可得好好打扫一番,一边走向更衣室兼盥洗室,用手搭上门把————

没有敲门。

————打开了。

「……………………」

「……………………」

然后,我们对上了视线。

和房门对面的一个女人。

和打湿了黑色长发的一个女人。

和一丝不挂的————那个女人。

「……………………」

「……………………」

在宛若冻结的时间中,我仿佛寻求着帮助一般地游移起视线。

比如说,她的内衣还是有好好穿在身上的。

比如说,因为热气的缘故看不太清楚。

我期待着这样的剧本,仔细确认了一下当前的状况。

结果,适得其反。

到头来,我的行为反倒是完全证明了眼前这个女人是彻头彻尾的一丝不挂,以及视线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

从大腿到屁股间圆滑的高低差,到腰间露出的曲线,微微凸显出的肋骨,就连那挂在意外显大的膨胀处之上的水滴,都被深深地映入了眼中。

啪嗒一声,那个女人————伊理户结女,当场坐倒在了地上。

而我,则一言不发地,啪嗒一声关上更衣室兼盥洗室的门。

当场坐倒在了地上。

眼中,还烙着那隐约有些透红的雪白肌肤。

还烙着那小巧的臀部,细长的腰身,以及胸前那碗型的隆起。

但是,在我的心胸中横冲直撞的,并不是什么兴奋之情。

也没有什么喜悦,抑或是抱歉之心。

————————终于闯祸啦啊啊啊啊啊啊————————!!

有的,只是这一份深深的悔恨。

我们家的更衣室兼盥洗室,是有一条规定的。

但凡有人入浴,就必须将挂在门上的「入浴中」的牌子翻过来。

这是正值青春期的男女同住一个屋檐下所需的最低限度的规定,而这对我和那个女人来说,也是一种自卫行为。

初中时期也就罢了,但事到如今,我绝不想看到这家伙的裸体。

更重要的是,我万万不想落入如此俗套的恋爱喜剧展开。

川波小暮那猥琐的笑脸仿佛就在眼前浮现了出来。哎呀呀,漫画的影响力可真是不容小觑,知道我们正在同居的人们必然会发出『不会在换衣服的时候撞上么?』的疑问。我原本是唯独不想顺应这群人的期待的。

明明是这样。

明明是这样的!

逃回自己房间里的我,事到如今才终于怒上心头。

刚刚已经确认过,更衣室兼盥洗室的牌子并没有被翻到『入浴中』的那一面。

大概那个女人也和我一样,被骤然而至的暴雨淋成了落汤鸡,一心想着快点泡个澡吧。一定是因此才会忘了翻牌子的。

这样的话,这场事故的发生,应该算是她的责任吧?

不是我的错吧?

虽说我确实没有敲门,也没有发现玄关有那个女人的靴子,但我并没有做贼心虚般地逃离现场躲起来的必要吧!?

「————水斗君?在吗————?」

门口传来敲门声,我随即听到了我的继母————由仁阿姨的声音。

我全身上下不禁猛然一颤,强行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由仁阿姨,今天回来得好早呢……?」

难道说那个女人,找由仁阿姨求助了……?对由仁阿姨胡说八道说是她换衣服的时候被我偷窥了,想借此将自己的过失糊弄过去……?

由仁阿姨以爽朗的声音,对如此戒备着的我说。

「今天的工作很早就结束了呢~♪然后啊,因为看到蛋糕很便宜就买回来了,下来一起吃吧?要是放得太久可就要硬了。」

「啊啊,好的。我明白了……」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样看来,似乎并不像是那个女人告了状的样子————

「结女也会一起来的,要快点下来哦!」

……结女也一起?

在由仁阿姨的眼皮子底下?

…………现在?

「……………………………………………………」

我们……要在这样的状态下,装作一对关系良好的兄妹么?

回想起我现在依然处于浑身湿透的状态下,于是我换好衣服来到事故现场————也就是更衣室————将衣服砸进了更衣篓里后,来到了客厅。

进门的一瞬间,我感觉已经坐到了桌边的结女狠狠颤了一颤。

即使我看向她那边,似乎也没有和我对上视线的打算。

大概是用吹风机吹过了吧,刚才还湿漉漉的一头黑色长发已经完全没有了水气,身上也理所应当地穿了一件纺织连衣裙。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红是因为刚刚泡完了澡。一定是这样的。就当是这样了。

「来啦来啦。水斗君喜欢哪种蛋糕呢~?」

在结女的身旁,打开蛋糕盒的由仁阿姨身上散发着轻飘飘的独特氛围。但我的注意力完全无法集中在五颜六色的蛋糕上,而是被桌边的两个空座给夺了个精光。

……我的固定位置在结女的对面。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坐在那里,……但是,要是表现得和平时有所不同的话,又可能会让由仁阿姨怀疑我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对蛋糕没什么特别的讲究,吃你们挑剩下的种类就可以了。」

如此答复着,我成功地以一副极其自然的姿态,坐到了结女对面的座位上。

瞥了一眼她的正脸。

而这次则是准准地对上了视线。

那个女人面颊上的红色,似乎更深了一些。

咬着牙抹杀掉自己动摇的心境。不要想起来,不要想起来,不要想起来。我完全没有印象。分配给这个女人的裸体的脑容量根本连一个字节都没有。所以不要重合起来!不要把我在更衣室看到的那副光景和眼前这个身穿针织连衣裙的女人重合起来!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妙法莲华经……。

「结女是要奶酪蛋糕吧?」

「嗯、嗯……」

「那我就要草莓的吧。水斗君吃巧克力味的可以吗?」

「好的,没问题。」

「啊,水烧开了。我去泡一下红茶喔!」

我目送着起身前往厨房的由仁阿姨,不禁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样。不要对上视线,只进行最低限度的对话。光是吃蛋糕的话只要这种程度就足够了。吃完之后,各自滚回自己的房间里就行了。

「……………………」

「……………………」

被由仁阿姨丢下的我们两个之间,泛起了令人相当难熬的沉默。

我们并没有相互表达出敌意,反倒是连眼神都从未对上过。

但是,我的余光瞥见结女以一副抱着自己身体的姿态,右手抓着自己左手的上臂。

或许,这是本能上的自卫意识的体现,但就结果而言,她胸前的隆起因为她的动作而被愈发凸显出来。

不是,这女人该不会是故意的吧。该不会像是某一天以身上只裹着一条毛巾的姿态来诱惑我的时候一样,饶有兴趣地期待着我的反应吧。

我变得有些疑神疑鬼,光是紧绷着面部表情就已是竭尽全力。就在这时,由仁阿姨带着水壶和茶杯回来了。

我竟为此感到了安心。明明刚才还在为由仁阿姨的存在而紧张,结果等她离开之后我居然反倒会承受不住二人独处时的尴尬氛围。所到之处皆为地狱,前门去虎后门进狼,正是双重束缚的死循环状态。

【注:双重束缚,指著名英国心理学家葛雷格里•贝特森提出的关于精神分裂症病因的理论(Double Bind Theory),具体内容自行百度。】

三十六计走为上。

在此关头,只能投身于生平第一次的蛋糕速食大赛了!

「话说你们两个,上学上得怎样啊?」

面对将满腔决心随着力度一起注入了叉子的我,仿佛故意抢占先机一般,由仁阿姨不缓不急地说道。

一边说着一边将冒着热气的茶杯放在我们面前,

「重点高中到底是怎样的啊?我上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公立高中而已,所以有些在意呢~。」

我看着双手端起自己的茶杯微笑着的由仁阿姨,心底里满是绝望。

这……完全是打开话匣子了。

完全是一副要当听众的架势啊!

我偷偷瞄了瞄正对面。

与此同时,那个女人也将视线对准了我。

开玩笑的吧?这种状况下让我们谈些什么啊?

咕……!但是,在由仁阿姨面前,我们又不得不演绎关系良好的兄妹戏。光是期中考那时就已经大吵了一架,我们二人正一门心思地想要蒙混过关呢。

「说……说是重点高中,我觉得也没什么特别的呢。对吧?」

张嘴开火的结女马上将皮球踢给了我。

我一边将叉子插入巧克力蛋糕中分散着注意力,

「是这样……呢。虽然备考期间的认真程度跟初中相比天差地别就是了。」

「确实是呢。那时候整个学校都好沉重。」

「学生也是,既有老实认真的学生,也有川波那种类型。」

「话说川波同学留着那样的发型居然没有被骂过么?满头都是茶色的,还天天玩他的刘海。」

「他大概其实早被骂过了只是打死不去修而已吧?」

「这份胆识,某种意义上还挺值得尊敬的呢……」

虽说有些笨拙,但总算是成功和平地接上了话头。只要加把劲还是能做到的嘛,无论是我还是这个女人。

死死紧绷着的身体总算是稍微放松了一下。我想要稍微放松一下,伸长了放在桌下的脚————

「说道备考期间,晓月同学她————噫呀!?」

————然后,我光着的脚似乎碰上了什么。

……那是别人的脚。

其主人,大概是我正对面坐着的女人了。

猛然间发出了奇怪声音的结女,一把趴到桌上浑身颤抖起来。

……不、不过是脚被碰了一下而已,这算什么反应啊……。

这种程度的接触,至今为止已经是要多少次有多少次了吧!

「怎么了结女?没事吧?」

「……没、……没事的……。只、只是、只是脚趾、磕到椅子了而已……」

她低下的脸庞,看起来已经红得无法光用刚洗完澡这一个借口蒙混过关了。

这个,该怎么说呢,比起脚被人碰到这件事本身,她看起来更像是对因为脚被碰到了这种程度的事而做出了过度反应的自己而感到害羞一样。

……哼~?

为什么呢。看着她的样子,似乎有点什么东西缓缓地涌上我的心头。

这个嘛……我得好好确认一下才行。

「然后呢?你说南同学她怎么了?」

一边说着,我在桌下将脚探出。又一次找到她的脚后,我用大拇指抚摸了一下她的两只脚趾之间。

「…………!?」

结女好不容易将自己的反应抑制到了微微一颤的程度,朝我瞪了一眼。

我则是手托着腮面无表情。

大概是就此察觉到了我的意图,结女抬起了头来。

「有一次没占到自习室的位子,晓月同学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把理科准备室的钥匙给借过来了————」

结女一边装作平静地继续着对话,一边将脚收回到自己的身边。

但预见到了这种情况的我用脚趾勾住她的小腿,阻止了她的行动。

「这么说来,川波那家伙也曾经不知从哪里搞到过社团大楼的空房间钥匙呢。」

结女边应和着边将另一只脚也送到了前线。

我也用双脚进行抵抗。捉住不断踢来的脚,给她的脚掌挠了挠痒。

「————咕。……那、那两个人,人脉真的很广呢。我们明明都是同一天入学的,究竟在哪里有所不同呢……」

「要我来说的话你的人脉也已经足够广了吧,全学年最才色兼备的结女同学?」

「真、真是的……别拿我寻开心了啊水斗同学?」

结女堆出满脸的笑容,脚下踹得越来越狠。

感受到她的怒气,我决定就此撤退。

「你们两个看起来都过得很开心,真是太好了呢!虽然学习也一样很重要,但人生在世还是要过得开开心心的才好啊!」

您的女儿现在可是一点都不开心来着。

「那我也差不多该去准备晚饭了哦。你们想吃些什么?」

「……鱼。」

「……肉。」

「哎呀呀完全相反啊。家里还有剩下些什么呢……」

待到由仁阿姨转过身去,我狼吞虎咽地扫光剩下的蛋糕,喝干了冷得差不多了的红茶,离开了座位。

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快步走出了客厅,但在刚刚踏上第一层阶梯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了追来的脚步声。

「你、你这是想干什么啊……!?」

果不其然,那是脸已经红成了灯笼的结女。

她这是在说我在桌子底下找茬的事吧。

我看向了墙壁的方向,

「因为不知怎的……感觉很有趣?」

「哈啊……!?」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那么敏感的反应……所以说呢……那个……」

我斟酌着话语,用手捂住嘴边。

「……好像,打开开关了。」

让我看到了裸体的你,在我的触碰下,会做出什么反应————我想再多看几眼。

……这样的说法,有点夸张了呢,嗯。

实话实说我只是不想错过这难得的羞辱你的机会罢了。

「啊……呜呜……!」

结女面色通红下嘴唇一张一合了好一阵子,终于,

「我……我也……完全搞不懂啊……」

伴随着蚊鸣一般细弱的声响,她开口了。

「明明、穿着衣服,却像没穿一样……脑子里一片模糊……总觉得坐立不安……每次接触,被碰到的地方就会一阵酥软……所以————」

踏前一步。

虽说是距离很短的一步,但看来在那一步之中,蕴藏了强大的意志。

无意间被看到裸体的女孩,主动接近那个无意间看到了裸体的男孩————这样的行动,不可能不需要勇气。

「————……被看到的对象是你,真是太好了。」

尽管一而再再而三地压低了声响,我还是没有听漏了她的话。

瞬间,我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看向眼神指着我的肚子一带的她,

「……哈啊?」

我回复道。

只回复了这么一句。

随即,结女露出了一副找回自我的表情,慌慌张张地三步并作两步和我拉开了距离。

「是、是我说错了……!多少!我的意思是看到的人是你多少会好一点!因为,你看,因为你是最无所谓的那个!」

面对这个不断摆着手找借口的女人,我仔仔细细地端详了几秒过后,

「……这样啊。」

叹了一口气。

「嘛,反正我对你的裸体也是半点兴趣没有,咱彼此都当作没发生过吧。」

「哈啊!?」

结女和我作出了同样的反应。

因此,我选择了无视。

转过身去登上楼梯时,跟上来的只有结女的声音。

「你、你好歹道个歉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

「……对不起。」

「诶?」

我转过头,在楼梯的上方居高临下地看着结女,

「你的裸体,我不会再看第二次了。」

我如此说了。

说给她听了。

结女的脸上————倒不如说是整个脑袋,显而易见地攀上了血色。究竟是因为羞耻还是因为愤怒,对我来说根本不得而知,因此我再一次选择无视,又向上登了一阶。

「那、那是当然的啊,你个笨蛋————————!!」

我心中大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别以为光是被看到了裸体就能从我这占到上风啊。

————那一天晚上。

「…………真是贫瘠的身体呢。」

「!?」

在我刚洗完澡时和现身的偷窥狂大吵了一架,又一次损害了双亲的印象。



-->"> 本章已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