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二十三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番外篇 第二十三章

前情侣的日常快照 伊理户家的早晨

「结女————。去叫水斗君起床一下————。」

从三月底开始的新生活,在持续了接近三个月的时间后也会多少开始趋于安定呢。

说到家里最迟起床的人,毫无疑问就是伊理户水斗,我的义弟无误了。

一开始,叫他起床是峰秋叔叔的工作,但或许是我们的亲密姐弟行动太过于奏效了吧,不知何时开始,这份工作越来越频繁地被丢到了我的头上。

真是的……为什么非得去叫醒那个男人不可啊?明明我既不是那个男人的保姆又不是那个男人的母亲。

话虽如此,我也不可能将这事推给被各种准备工作缠得脱不开身的妈妈。我登上楼梯,走进了水斗的房间。

虽然一度期待过那个男人已经起了床的可能性,但眼见着那张床上的被窝正鼓成一大团。

走近床边,窥向枕头的位置,只见那里有一张发出平稳鼾声的男生的面庞。

唯独睡相是那么的可爱,反倒是引起了我更甚一层的怨气。

「起床了————」

试着叫了他一下,但得到的回复只有鼾声。

实在是别无他法,我只得戳了戳他的脸颊。指尖处传来的感触令我直怀疑究竟是不是男生的皮肤。

水斗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

「嗯嗯————……」

本以为他会就此苏醒,但他却翻了个身将后背对准了我。似乎是要抗争到底的样子。

既然你打的如此算盘,我也有我的对策。

我咳了两声调整好嗓子的状态,将嘴凑近了水斗的耳边。

「(起床啦,伊理户同学)」

那正是初中时期的我的声音。

因为变声的缘故,我当时的声调比起现在要高上一些。是的,只是因为变声的缘故罢了。绝不是唯独在男朋友面前伪装了自己的声音。

效果拔群。

水斗缓缓地将脸转向这边,以呻吟般的声音说道。

「……绫、井……?」

我咧开嘴微微一笑。

「早上好,水斗同学?」

「…………………………」

水斗睁着惺忪的睡眼看了我一会儿,眨了眨眼皮后————

————重新盖上了被子。

「晚安……」

「(真是的,快起床嘛!要迟到了喔?)」

「……………………赶紧给我停止使用这个声线,我说真的。」

一记穷追猛打的轻语过后,水斗漏出满是怨恨的声音,终于缓缓地爬起了身。

呵的一声,我浮现出了胜利的微笑。

「看来终究还是敌不过我的现场ASMR呢。」

「……真亏你能知道这种词汇呢。」

「是东头同学教我的。」

「…………那家伙,看我今儿个不掐死她…………」

看来水斗依然介于半梦半醒之间,语气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也不知是因为低血压还是单纯的夜猫子习性的缘故,这个男人,刚起床的德行相当不像样。

再这样下去也只是坐在床上发一辈子的呆,于是我取下挂在墙上的校服扔给了水斗。

「好啦,快点换衣服吧。年级第一上学迟到还怎么给大家做表率?」

「嗯嗯……」

水斗呻吟了一声后,开始卸起了胸前的纽扣。

眼前浮现出他洁白又单薄的胸口,令我一下子惊惶失措起来。

「等、等等……你、怎么就开始脱衣服了啊!?」

「哈啊……?不脱衣服还怎么换衣服啊……」

「虽说是这个道理没错啦!你倒是等我出去之后再换啊!」

「双方原本就打算坦诚相见了,事到如今……」

「睡迷糊了吧这是!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究竟在说些什么啊!?」

啊啊真是的!

看到水斗磨磨蹭蹭却又径直将手搭到了裤子上,我连忙飞也似的逃出了水斗的房间。

「早上吼啊……」

片刻过后,水斗伸着懒腰出现在了客厅。

他的眼神比起刚才似乎是清醒了一些,但脚步却依然飘忽不定。

「早上好啊,水斗君~。面包已经烤好了~」

「早上好,水斗。虽说是老生常谈了,但你就不能整整你的发型么。」

「嗯嗯……」

水斗一边以根本构不成答复的答复应对着妈妈和峰秋叔叔,一边摇摇晃晃地坐到了我的正对面。

虽说发型也是个问题,但比起这个,还有令我更在意的地方。

是校服的领带。

领带已经歪得不能再歪,戴成这样还不如干脆不带算了。这个男人,打点的时候绝对没有用镜子。看上去也没有洗脸,眼角还沾着眼屎。

我属于比较在意细节的一类人,就连自己的书架都是遵照作者名字来进行排列的。按照我这个性子,水斗现在的这身模样甚至已经远远超出了减分的领域。要是穿着这身行头跑去上学,我都要质疑他的精神状态了。

磨磨蹭蹭地吃完了早餐的吐司面包,水斗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大概是要去盥洗室吧。在盥洗室刷完牙后出门,是这个男人每天早晨的惯例。

「我吃饱了。」

就在此时,我也离开了餐桌。

走向盥洗室,我看见我那个两眼似睁非睁的义弟正刷着牙。

「嗯」

水斗大概是以为我也要使用盥洗台吧,他便横移一步为我让开了空间。

我无视他的举动,步步逼近水斗的身旁。

「嗯嗯?」

「站着别动。」

我将手伸向含着牙刷的水斗的勃颈处,解开了系得歪歪扭扭的领带。

「真是的……你自己连领带都系不来么?」

「嗯——嗯嗯嗯嗯嗯」

「成为你姐姐的是我可真是太好了呀?毕竟其他女孩子可没这么温柔呢。」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毕竟嘴里还含着牙刷,完全听不懂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趁着这个机会,我一把系紧他的领带,顺便用头梳理了理他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咕噜咕噜咕噜————……呸!……趁着我没法说话你可真是有够为所欲为的啊。」

「我可是将你那身惨不忍睹的形象多多少少给弄得社会性了一些,我倒希望你能感谢感谢我来着?」

「这样啊。那作为回报,这次由我来帮你系一系领带好了。你可要好好练一练不用嗓子进行呼吸的方法啊。」

看来满脑门子装的都是把我掐死的打算。

……况且。

我低头看向正垂在胸前两团隆起的正中间的领带。

「……哼。想来的话就来试试看啊?」

我仿佛自己凑过去一般地挺起胸口发出了嘲笑。

「就算你拿自己根本办不到的事情来威胁我也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害怕啦。你这个废柴————」

刹那之间。

只见水斗的手猛然向前探出,掠过我的胸口握紧我的领带,狠狠地拉了一把。

待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被拽到了他的身前。

在这就连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的距离之下,被水斗俯视着。

「办到了哦。」

水斗的嘴角渗出胜者的微笑。

这道视线仿佛洞穿了我的全身一般,令我再也动弹不得。

「你……你还没睡醒么……?」

「是啊,或许正是如此吧。」

说着,水斗进一步将脸凑近我的面前。

虽说一时间的惊讶令我浑身颤了一颤,但水斗的嘴凑近的,却是我的耳边————

「(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照,绫井。)」

他以他初中时期的————那温和的,轻柔的的声音,轻轻说道。

甘甜的刺激从耳边传遍全身,脑中顿时宛若电流涌过,我大吃一惊将水斗推了出去。

「什……喵……!」

我一边用手捂住他刚刚凑近了说过话的耳朵,一边紧盯着微笑不已的义弟不放。

哼的一声,水斗开口了。

「看来终究还是敌不过我的现场ASMR呢。」

「~~~~~~!!」

当时明明都没有睡醒,为什么唯独这段记忆能记得这么清楚啊!

「这么一来就扯平了呢。」

水斗拍了拍我的肩膀,准备走出盥洗室。

我将脸扭向一边,轻声地说。

「……算上我被逼着看了你换衣服的事情,才没有扯平呢。」

「哈?」

水斗一脸惊讶地转过头来。

「换衣服,指的是什么?」

「诶?」

我也回过头去,抬头看向了水斗。

「……你不记得了?」

「…………?」

水斗眉头的皱纹越皱越深。

看来是真的不记得了。

明明连换衣服的事都不记得了,但他却居然还记得我叫他起床的声音……。

噗哧,我轻轻地笑出了声。

「……喂。什么啊,究竟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明一下。」

「没什么呀~?我只是觉得啊,过去的我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呢~」

「这满脸堆笑的表情是怎么回事,真是让人打心眼里火大!」

我避开水斗追着伸来的手,回收了放在可行里的书包。

然后快步走向玄关,向着包含义弟在内的家人喊道。

「————我出门了~!」



-->"> 本章已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