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八章

web版本篇 第八章

前男友想要守护。“……为什么想要和我结婚呢?”

虽说在结女看来一定是一场意义不明的唐突约会,但在我眼里,那场约会,就是一连串事件最后指向的终点。

虽说找了这个那个的理由总算避免了对当事人说明事件原委,但实际上那场约会的意义,是对从结女感冒休假以来一直逼进她的危机的防御措施。

当然,拟定这次白痴作战策略的并不是我,而是一个名叫川波小暮的蠢货。虽说事件结束后被我抓着念了三十分钟的经,但从结果上来看他也确实帮我挡下了这场危机,也就放过他吧。

————能和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吗?

一切的开端,是在照顾感冒的结女后的第二天,放学后的图书室里。

是的————一切都起源于,在夕阳映照下的书架旁,我受到某个女生求婚的那个时候。

※※※※※※※※※※※※※※※※※※※※※※※※※※※※※※※※

从开学以来一直都是放学后直接回家的我,这几天每天都会在回家前去一趟图书室。因为最近发现学校的图书室作为高中图书室,藏书却意外地丰富。就算是身为乱读派的我也有钱包上的极限,因此这从专业书到轻小说应有尽有的这间图书室,一定会成为我强大的伙伴的。

“……竟然是Slayers的第一卷……”

这一天的我也一样,像发掘化石的考古学家一般,惊愕于在这名为书架的地层下发掘到的新发现。这能让人感受到时代感的封面图像,破破烂烂的封皮边缘,这本书究竟是什么时候入库的啊。我通过这本书的借书卡上写下的名字感受着这本书的历史,走向借书窗口。

我一直都不擅长光明正大地占据图书馆的位置读书。虽然不知为什么,但是大概也无非就是因为不喜欢有人坐在我旁边吧。毕竟我是个坐电车都喜欢站着的人————一定是我本能地无法忍受读书这种私人行为受到不相识之人的妨碍。虽说有时候也会在教室里读书就是了。

几近黄昏的阳光照射着我的后背,我一页一页地翻着书。啊啊,Slayers这书,原来是这样的啊。总有种真的来到了那些著名景点的感觉呢。

就在我沉浸于观光旅行一般的观光读书时,我的身边,有一个人站了上来。

那么。

她离书架有2米左右的距离————是透过窗户能看到什么么?

我抬起头来,眼前的是一个两个麻花辫子垂过肩前的女生,正睁着一对大眼睛透过粗框的黑绿色眼镜看向我这边。

“…………?”

我回头看向后面。除了墙壁什么都没有。

她到底在看什么呢?又不可能是在看我……。

“不不不,除了你还能有谁啊。你该不会是有灵识什么的类型吧?”

……哦呀?

麻花辫,黑绿眼镜,就差把脸上我是个正经的孩子写在脸上了的女生,以莫名地让人感到俏皮又活蹦乱跳的快活语气说着话。

真是个其妙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国外电影找错了吹替声优一样。

“真是的————,你可让我好找啊,伊理户同学。没想到你会在这么角落的地方呢。你不坐下么?”

“……不,不是这个问题。”

“什么意思?啊,痔疮?坐着很痛苦什么的?”

“问题在于我和这个熟头熟脑地过来打招呼的外表和性格完全南辕北辙的女生完全是头一次见面啊。”

你谁啊?

当今时代如果有做这种少见打扮的女生存在的话,即使是我也会有印象的。

“哦?难道说你没认出来?太好了!这变装变得真值了!”

“……变装?”

“你等等哦————”

女学生模样的女生低下头来遮住脸,卸下眼镜,取下绑着头发的皮筋,将放下的头发用手整到脑后,再一次抬起了头。

“你好啊!这样就认得出来了吧?”

“……啊”

别说认得出来了————是前一天还来过我家的人呢。

这单马尾发型,加上仔细一看也差不多的小型体格————小动物一般的氛围。

“……南同学?”

“回答正确!怎样?老实系打扮也挺适合我的吧?”

南晓月重新戴上眼镜迅速地扎好辫子,露出了微笑。

她是和结女玩得很好的女生之一,也就是在这所高中里属于顶层阶级的人。但是,挺厉害啊。只要她不开口说话,任谁都会把她当成是认真老实的女生了————我深刻地感受到人类的印象有九成来自外表。

“有点不想惹人注目,就改头换面了一下————!改成了一副感觉上很适合和伊理户同学对话的样子呢!”

“……只要一开口,变装的面具就会一层一层地脱落下来,看来很遗憾你的变装在概念上有着致命的破绽啊。”

“诶?真的假的?”

“就算没有,这里可是图书室。你要是能把音量降下来我会很高兴的。”

“哇啊————。这样啊这样啊。……这种程度的音量可以吗?”

连带着说话的气势都跟着音量一起降下来了。看来这家伙的音量调整机能有着巨大的缺陷。

“……然后呢?说到底这里原则上是禁止窃窃私语的,所以你如果有事的话就快点说吧。”

“嗯,我知道了。那么呢,伊理户同学,你能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吗?”

“…………………………”

就像是读着水平稀烂的翻译小说时一样,我的阅读理解能力开始怠工。

“…………对不起。你刚刚说什么?”

“诶————。真是的,你认真点听嘛————”

南同学凑近了距离,透过黑绿色眼镜直视着我,一字一顿地说。

“伊理户同学,你能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吗?”

……诶?我可真是的,竟然连着听错了两次?

交往……不止这个,我好像还听到了以结婚为前提这样的字眼?

“啊咧————?这样还没听清么?我说请你和我交往。我拜托伊理户同学让我当你的女朋友,恋人,最终结为夫妇。”

“…………对不起。听是听到了,但完全没能理解。”

难道说,我,高中入学连一个月都没到,就被同班同学告白了?

不止告白,还被求婚了?

……OK,冷静。这是陷阱。要不就是误会。先让我冷酷地收集情报,聪明地判断现状吧。

“……南同学,你想和我结婚吗?”

“想。”

“……南同学,你喜欢我吗?”

“喜欢到想结婚的程度。”

“……南同学……为什么想跟我结婚呢?”

“那是因为!”

南同学笑容满面,瞬间回复到了原有的气势。

“和伊理户同学结婚的话,就能成为结女酱的妹妹了!”

“………………………………………………………………………………………………………………………………………………”

能理解才怪了啊。

“————于是乎,在那之后,就像传销人员一样滔滔不绝地向你灌输伊理户同学的好是吧。”

“就是这么回事……”

那天晚上,我在自家房间里,耳边挂着好朋友川波小暮的电话,深深地叹气。

“搞不懂……。那算啥啊那个……。南同学就是这样的人么……?”

“她就是那样的人哦。糟透了对吧?哈哈哈哈!”

川波不知为何心情相当不错。……怎么说呢。情绪高涨得就像是得遇知音的阿宅一样。

“学会了伪装对她已经算是了不得的进步了。在这之前的她可是以这个状态四处放毒哦。她选择了几乎没有同一个初中出身的这所高中,大概也是因为这方面的理由。”

连她也是高中出道吗。她也好结女也罢,出道组可真多啊。

“她是……那个、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川波,我记得你和南同学之前就已经认识了是吧?”

“头脑容易发热,并且绝不会有冷静下来的时候————这就是南晓月。”

川波露出了比起平时更多出几分认真的语气和表情,对我说道。

“一旦全身心投入了就是一根筋,并且随着时间推移温度只会越升越高。就像是没有了制御棒的核能发电站一样。到头来向周围散尽了有害物质之后,最终来个大爆炸。”

轰隆的一声,川波说笑般的声音从话筒的另一边传来。

“会……爆炸的么。”

“会哦。不过,是被投入的那方会爆炸。”

“怎么回事?”

“有这样一件事。初中那会儿,南曾经有过男朋友。”

“这样啊。”

“就是这样。还真有这样的蠢男人呢。理所当然地,南那家伙疯狂地投入到这段感情中,恨不能每时每刻都和男朋友在一起,方方面面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至于她的男朋友呢,一开始倒确实很是高兴啦。自己喜欢的女人如此照顾着他,怎么会有不高兴的道理。”

莫名地有股真实感呢……虽这么想着,但我也并没有打断川波的话。

“但是一个月以后。……你猜怎么着了?”

“……感到厌烦,分手了?”

“真那样倒算是和平了。……南的男朋友,被压力压垮,住院了。”

“蛤?”

不,等等。

不是受到了方方面面无微不至的照顾么?如果是照顾别人也就算了,为什么会变成受到照顾的一方倒下的展开啊?

“你知道么?即使是猫什么的,被摸得多了怜爱得过头了也会因为压力而倒下的。而南晓月就是一个能以人类为对象干出这种行径来的女人。将喜欢的东西怜爱至死的行径,呢。”

“怜爱……至死。”

“嘛她那个男朋友倒是总算保住了性命,现在也依然活蹦乱跳的就是了。不过据说南本人家里已经死了好几匹宠物了哦。……昨天,你和南一起去探望伊理户同学了吧?那时候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前兆?”

……这么说来。

喂食什么的,吹气什么的,对相识还没一个月的朋友来说,这样的探病是不是有些周到过头了?

“哈哈。一如既往的一见钟情么。这样啊。原来如此啊。男生不行就找上女生了啊。真特娘的是个天才啊。”

“……怎么了?”

“不不这是我这边的问题。……不过,从她没有直接找上伊理户同学这一点上,就足以看出她奇葩的思考回路了吧。所谓的射人先射马么?或者说,也许伊理户同学根本就没被她看成是恋爱对象,而是单纯只是想做她妹妹也说不定。也许这次她迷上的不过是作为‘姐姐’的伊理户同学呢。”

“那家伙看起来有哪怕半点的姐姐范么?”

“我哪知道。要是摸透了南的感性那还得了?”

川波的语气仿佛是把话语从嘴里狠狠吐出来丢掉一般,一点也不像一直以来半开玩笑地说话的风格。

“总之,重要的事只有一个。……伊理户,你有和南结婚的打算吗?”

“完全没有。我可是属于希望被放着不管的类型。”

“果然如此。那就不要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明明白白地拒绝拒绝再拒绝。虽说考虑到她的目标不是你而是伊理户同学,她会变得更加难缠就是了。……要是那家伙做的事做过了火,届时再来找我商量吧,我会给你制定一个更直接的对策的。”

就这样,我遵从川波的建议,我对缠上来的南同学开始了彻底的拒绝、无视与否定。

“那个……我说,等等啊。跟我结婚吧。”

“啊啊。那个啊,我绝对不要。”

就像这样。

无数次重复的过程中我变得越来越熟练,最终流程被缩短到了光是“那个……”“啊啊”对话就能成立的程度。南同学实在是直肠子得很,求婚的台词从头到尾都不带改一改的。

所以这才成为了盲点。

我本以为她不是那种在暗中偷偷摸摸地行动的人————所谓人类的印象有九成来自外表,明明内在的真实,就连一成都不会显露在外的。

“你放跑了吧!就在刚才!把你带进家里的女孩子!”

某一天的放学后。不知何时回到家中的结女突然找起了我的茬。

玄关有女式平底鞋云云。怎么可能。反正八成不过是那个女人自己看错了吧。我本这么想着,却被结女指证了她拍下的女式平底鞋的视频。这让我彻底意识到这绝不是什么玩笑话。

这个女人明明爱好着本格推理,都能想到拍下视频当证据,却在重要的地方显得注意力不足————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能想得到我把她的朋友给惹来了呢。

平底鞋的型号很小。是的————如果不是像南同学那么小身板的人,是不可能穿那种型号的鞋子的。

转动玄关门的把手,发现锁是被打开的。也就是说,没有家里的钥匙的人刚出这个门没多久。那么,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有头绪了。我回家之后回到房间,想起我是不是忘了关玄关门,但下楼检查发现还是上了锁的。大概,这时候那双小巧的平底鞋已经在玄关处了,只是躲在台阶的影子之下没让我发现罢了。

被摆了一道。

只要在外面竖起耳朵听,就能听清玄关门的锁有没有从里面被锁上————最近,南同学到了放学后也依然缠着我,现在想来这大概不仅仅为了说服我和她结婚吧。或者她只不过是察觉到我没有锁上玄关门,一时冲动之下干出了这种事也说不定。从她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鞋子这一点来看,是后者的可能性应该比较高……。

但无论如何,想要和我结婚并成为结女的妹妹的南晓月,非法入侵了我家,在一直待在房间里的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离开了。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了。

那样的话,不得不考虑到她待在结女的房间里的可能性了————无法否认结女的私人物品有所遗失的可能性。

我这么想着让结女检查了自己的房间,但还好南同学看来还没有堕落到行窃的地步。虽说也许她做过闻结女内衣的味道啦在结女床上滚来滚去啦之类的事,不过反正也没少块肉,这种程度的行为就放过她吧。

但是,她也实实在在地跨过了不可跨越的底线。

按照既定事项,我立即接通了我可靠的朋友•川波小暮的电话————听说了事情原委的川波,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说道。

“……看来那个女人,压根就没有一星半点的悔改啊。我们必须尽快让她放弃伊理户同学。我可不想我们班上出一个有前科的。”

“我也是啊。但是具体要怎么做呢?”

“这事简单。————你和伊理户同学约会去。”

蛤?

“万幸,伊理户同学有着弟控的嫌疑。你看,就是入学之后,她为了解你的围而用的手段。”

“啊啊,那个啊……我倒是记得。那为什么又是约会呢?”

“你听好了。如果你能让南以为那件事是事实的话,她就会觉得即使成为了你的妻子也只会惹伊理户同学不快而已。只要这样一切都解决了!就是这么回事,伊理户水斗啊————”

之前认真的语气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川波以全力偷税一般的声音宣言。

“为了守护伊理户同学,秀一场相亲相爱的约会给南看看吧!”

虽说想着他是不是傻,但可惜我实在是找不出用于反对的方案。

虽说垂死挣扎一般地试着指出了“要是反而惹南同学发火了怎么办”的忧虑,却被一句“那时候就抓住她呗。我会在暗中当好你们的护卫的”给堵尽了退路。

就这样,事态发展到了我不得不和结女约会的程度。

约会当天,前往碰头地点之前和川波会面时,刚刚相识的友人失礼得“唔~~~~嗯”地大幅摇头不止。

“……我说你啊……你可不是打算去便利店哦?”

“……?我知道啊。”

“那这感受不到半点干劲的打扮算什么啊!现在开始你可是必须将伊理户同学撩到神魂颠倒不可的喔!?你就尽点人事吧,尽点人事!”

毕竟发生的是这样的事情————倒不如说是由于犯人身份的缘故,我们不能将事情的真相传达给结女,也就是说两人齐心合力演戏的手段是用不了的。因此,我必须竭尽全力将结女攻陷下来才行。

纵使心中有千万个不情愿,嘛如果是素不相识的女生也就算了,但这可是曾经交往过的对象,她的兴趣爱好我可是相当清楚的————我本是如此以为的……。

……我们还在交往的那段日子里,我可也是以这身打扮去赴约的啊?

“嘛我就猜到会变成这样,我这边可是做好了各种准备。来,换上这套衣服!然后整理一下发型!”

“整理发型?……啊啊,把头发固定得跟蜡像一样的那个啊。”

“你的认知有点恐怖啊!?”

体验了一下被持续涂装接近一个小时的塑料模型的感受过后,川波重新打量着我,似乎露出了一副愕然的表情。

“……糟糕,有点失去信心了。”

“果然不适合吧,这样的打扮。”

“完全相反啊笨蛋。虽说我原本就觉得是快有待雕琢的璞玉……”

看来总而言之算是完成了。虽然相当的提不起劲,但川波反反复复地说着“没————问题!绝————对没问题的!说实在的就你这副模样根本连小手段什么的都不需要————!”,我只得不情不愿地前往了约会的碰头地点————也许是我的心情反映到步子上了吧,到达的时间稍微有些迟。

已经等在碰头地点的结女,四散出来的不高兴气场远远看着都能够感受到。就像是被侵犯了领地的狼一样。她的周围仿佛形成了一个真空气潭。

不过即使如此,这个女人不愉快的气场我也早已习惯了。我普通地向她搭话。

早已做好了被嘲笑这身一点也不适合的装扮的觉悟,但出乎意料的是,回过头来的结女目瞪口呆地张开了嘴,做出了和川波完全相同的反应。

“…………超————————”

“超?”

我将头一歪,结女慌慌张张地错开了视线。……已经不合身到根本不忍直视了么。

真是的……打一开始攻略难度就上升了啊,川波。

想挠一挠头却想到头发已被发胶完全固定。

嘛,我的外表分什么的根本从一开始就跟没有一样的。虽说是已经过去的事,但毕竟这个女人可是和那样的我欢天喜地地交往过的家伙,但愿我在其他方面存在挽回的可能。

首先是行动。我将川波告诉我的教条一项一项地回忆起来。

“时间有点紧,我们快点走吧。”

虽说有些犹豫,但我还是尽可能自然地拉住了结女的手。

要用略带强硬但也能让人感受到温柔的力度————什么的,这要求真是有够强人所难的。

“……!”

万幸,她没有生气到大叫出声。毕竟这里人多,这个女人大概是顾及到自己的体面闭嘴的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结女直到最后也依然没有开口————即使张口对她说些什么也显得心不在焉,果然事到如今才和我约会什么的根本提不起劲来吧。

在这种状态下,虽说不知道会不会有意义,但我还是尽可能地采取了具有绅士风度的行动。走在靠近车道的一侧啦,帮她挡住行人啦,又在等信号灯时挑起话题什么的,总之算是付出了血一般的努力。但是大致上属于小女人体质的结女的话,一定是可以察觉到这些细节的。要是察觉不到的话我可就不干了。

虽说如此,南同学毕竟只是在一旁远观,我即使重复再多次这样的动作也是不会有效果的吧————川波说只要南同学得知我会和结女一起出门,一定会跑来偷窥的。也就是说她现在一定躲在某处暗中观察着我们。

“……关系真好啊————。好羡慕……”

“……喂,别老看那边啊……”

耳中传来擦肩而过的一对情侣的对话,我差点没有转过头去。

虽说被帽子挡着没能看清他们的脸,但不会错的————那是川波和南同学。

川波说是会暗中监视我和结女以及偷窥我们俩的南同学,但看起来他的身影已经事先被南同学发现了。然后到头来,就演变成了直接监视南同学的结果了么。看来川波正在为了让南同学不被结女发现而出谋划策中。

“唔呵。唔呵呵呵呵呵呵呵……”

身旁的结女突然发出了恶心的笑声。

“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

我一瞬间还以为她已经发现了川波他们,但她似乎又没有特意关注二人所在的背后。如果暴露了的话恐怕拐弯抹角的讽刺之语早就接踵而至了,而结女出口问的却是之后的行程问题。

由于过去曾经还在交往的时候,一说到我们的约会,想到的无非就是书屋图书馆旧书店的三大套路,我作为曾经有过女朋友的人,却对正经的约会流程一无所知。因此,还是川波为我敲定了这次约会的目的地。

说是游乐园可能会有等待时间的问题,电影馆会显出兴趣方面的差异,所以去水族馆是最无可厚非的选项。

“尤其是这个水族馆,特别适合用于约会哦。游客不多不少,光线不明不暗,鱼群的看点也是恰到好处。在那里有足够多的拉近距离的机会,却没有拼命说话维持话题的必要。”

“这话说得好像你受了它相当多的关照一样嘛。”

“无可奉告。”

就这样,我们迎来了生平第一次的水族馆约会。

在路上,川波通过手机联络了我。似乎是要和南同学装成一对情侣跟我们一起进水族馆的样子。这可真是场奇妙的双重约会啊。

我理所当然般地连结女的份一起付了入馆费,进入了水族馆中。

“还挺昏暗的呢。别走散了哦。”

“我、我知道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开始交往之前两人一起前往当地的祭典结果漂亮地走散,终于找到的时候已经快要哭出来了的到底是谁来着。

————忍住差点出口的话语,我“嗯”地短短答应了一声。

太危险了太危险了。虽然至今为止由于结女莫名地安静的缘故而一直没出什么问题,一旦说起话来一不小心就会表现出一直以来的状态。

“————小心。”

由于结女看起来就要和行人相撞,我反射性地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拉了回来。

“水族馆这种地方,人意外地多呢。没撞到吧?”

结女在极近的距离内瞠目结舌地看着我。

啊,糟了。这次行动并没有得到川波的指示————糟糕了吗?

“————噗嚯!轻松爆了啊”

从后方传来了和南同学装成情侣混在人群中的川波的声音。已、已经糟糕到让川波不小心漏出声响来的程度了么……?

“……你想抱着我的肩膀到什么时候?”

结女盯着我冷冷地说。

“啊,啊啊。抱歉。”

我只得连忙拉开距离。糟透了。完全惹她生气了。

这时候照理来说会从川波那边传来指示才对的,但手机完全没有震动的迹象。喂喂!认真干活啊!

没有办法,我只能一言不发地仰头看向水槽。

“……………………”

“……………………”

“……………………”

“……………………”

……好像,总觉得刚才开始一直就被盯着看。

糟了。这可真是太糟糕了。明明必须让结女看起来像是一个重度兄控才行的,这样一来可完全就是反效果了。

“……哈啊……”

她叹气啦!怎么办啊这个!该怎样才能挽回啊!

我一边看着从水槽里反射出来的结女模模糊糊的表情,一边让脑子急速运转着。可恶。就这样默默地带她走遍水族馆也没有意义。必须来点补救措施才行。

“嗯?”

我装作完全没有在意刚刚的叹气声,转过头来看向结女。

“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就这样,我姑且成功让结女坐到了长椅上。然后我朝着自动贩卖机一路小跑,买了她一直都在喝的红茶。总之先让她喝一喝喜欢的饮料,多少就会回复一点心情。这就是我的如意算盘。

将易拉罐接到了手上的结女,目光在拉环的部分停留了好一会儿。

我看着她的样子,忽然回想起来————这么说来,好像曾经有过我替这家伙拉开拉环的事呢。那时的她,连同行的我都不懂得依靠的笨拙样子,实在让我都有些看不下去。

反正她无非就是想着不想给人添麻烦吧。那时候的她,真心地认为着,比起麻烦他人还不如让自己遭受损失。

现在到底如何……我是不知道的就是了。

结女将手指卡进拉环里,简简单单地拉开。然后,轻声地说。

“…………已经,不需要,再给人添麻烦了呢。”

听到这有些寂寞的声音,我的心口猛然一紧。

这家伙,把一成不变的我丢在一边,自己已经变得坚强到判若两人的地步了。之前明明是我在照顾她,但事到如今我们的立场已经几乎完全掉了个个。如果将适应社会称作是成长的话,她毫无疑问是获得了成长。

曾是我的恋人的绫井结女已经不复存在。

在这里的,不过是我义理上的妹妹伊理户结女————既然如此,也许从南同学身旁守护她什么的,也不过是我狂妄的一厢情愿也说不定。也许结女一个人就可以自己将这个问题解决也说不定。毕竟,连拉环都无法独力拉开的她,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

如果是这样,我做出如此破漏百出的演技,根本就不是为了守护她————我只是想对着某种存在,强调着自己守护绫井的那段日子仍在继续而已。

这样的感情,一定是有某种特定的名字吧。只要打开国语词典就一定会有所记载。但是,我仅存的自尊,拒绝了将其化为言语……。

我将中空的易拉罐兑到嘴边掩盖住自己的表情。明明扑克脸是我为数不多的绝技,但现在,我却无法抑制住自己的表情。但是————

“…………我已经不会被骗了。就算你再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也不会被你攻陷的。”

“呜”

心脏骤然一跳。被看透了————这念头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看来结女是将我刚才的表情误解成了扑克脸。这样对我来说反而正好,我也就任凭这桩误会继续下去。

但作为代替,我完全舍弃了撑到现在的错漏百出的演技。啊————啊。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果然我就不应该听信川波的信口雌黄的。还打扮成这么不合适的装扮————

“肯定超适合你的啦你是不是傻啊?”

“果然呢————嗯、诶、啊?”

啊咧?适合……啊咧?到底是适合还是不适合啊?

以为是听错了的我看向结女,却看见结女仿佛发了烧一般地红着脸别过头去。

“刚……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

“啊、啊啊……这样啊……。”

很合适……她是这么想的吗。

你倒是说啊。

你不说我哪知道啊。

明明并没有被盯着看,我却连忙错开了视线。实在是感觉有些尴尬,我像是随口糊弄一般,尽可能以平静的语气说道。

“评价不错可真是太好了。”

“我不是说了当我没说过那句话吗!?”

“疼!”

肩膀被狠狠地敲了一下。

……啊啊,这才对啊。

现在的我们,就应该是这样的关系啊————就算想要强行回到从前,也不可能会那么顺利的。

我从结女那边征收了红茶的费用。这样我们之间就互不亏欠,也不再有任何障碍。我们再也没有必要考虑到对方的感受地,回到了那对等的,平等的,公平的————

无论是喜欢还是讨厌都无所谓的关系。

“实际上呢,”

我说了实话。

“今天我是带着和你做一场脑子发蠢的情侣戏给人看的使命来到这里的。”

“哈啊?给人看……是要给谁看啊?”

“到底是谁呢。大概算是所谓的情敌吧?”

到底是谁眼里的情敌,到底是谁的情敌,关于这些倒是挺微妙的就是了。

于是乎,向南同学秀恩爱的作战计划,算是在运转不灵下空中分解,我们为了回收入馆费用,不得不普通地在水族馆里逛了一圈。

已经有段时间没来过水族馆,重新来到这里才发现看点也是挺多的。

“啊,你看。有头北海狮。个头好大。”

“好大呢。”

“那张脸明明就跟你一样丑。”

“揍你哦。”

“别这么直白地威胁我啊!?”

“你才是别这么直白地骂我啊。”

……要是在我们还在交往的期间来到这里就好了。我稍微这么想了一想,但这份留恋马上就像泡沫一般地融解不见了。

“抱歉啊。明明为我准备了那么多。”

“不不不。这次行动可是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啊兄弟。南那个表情……噗咯咯咯咯!”

“蛤?”

“我的意思是,果然小手段也不过是小手段啊。我们这就回去了,我可没有鞭尸的爱好。你就接待伊理户同学到最后吧。”

“你觉得她像是会老老实实地让我接待到最后的人么。”

“这样才好不是吗。弟弟君?”

“是哥哥。怎么可能好啊,那个性格恶劣的家伙。”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了打断川波的笑声,我挂掉了电话。

听他的口气,看来事情的进展还算顺利。果然比起让人以为我们关系很好,让人以为我们关系很差的做法要效率得多了不是吗。关于这一点我们可是再擅长不过了。

如川波所说,我们在水族馆逛了一圈后,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哎呀哎呀。虽说辛苦了一天,但达成了目标可真是太好了。接下来只要老老实实地待在各自的房间里,就能平安无事地迎来明天————

————这么想着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事件并不是在约会途中发生的,而是在家中发生的!

“诶嘿、诶嘿嘿、诶嘿嘿嘿嘿嘿嘿嘿……!!”

不知为何被按在沙发上凹了造型,又不知为何被结女拍照拍了个遍。

……这家伙,也太喜欢这身打扮了吧……!

第一次见到这身打扮时的那一脸不高兴的表情算是怎么回事啊!这不是超喜欢的嘛这个女人!

众所周知,推理狂谈论自己喜欢的东西时,其语气必然批判性十足(偏见),但没想到本属于这类型的这个女人竟会舍弃理智到这种地步……化妆强者川波,恐怖如厮。

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呢。————这么想着提起了兴致的我,想必是气运已尽。

难得如此,我索性就再听你一个要求吧————面对提出这句话的我,舍弃了理性的结女瞬间给了我答复。

“我坐在这沙发上,你从后面轻轻抱住我,在我耳根子边轻声说点什么!”

诶诶————……。

原来你憧憬着这样的东西么……。

怎么说呢,抱歉……。

我被谜之罪恶感拷问着身心,转到了坐到沙发上的结女身后。从背后就能看出她小鹿乱撞的样子,让我也变得有些异样地紧张。

轻声说点什么……什么的,该说什么好呢?嗯嗯……。

从脑中仅存的人云亦云的少女漫画知识中挖掘出了挺像那么回事的台词。呜咕咕咕咕咕咕咕。羞死人啦真是的!

虽然在出口之前已经有些想死了,但这毕竟是对方提出来的要求。就算嘴滑了那也不是我的错。倒不如说被当成傻瓜一样看待的话反而能落得一身轻松!

我心中一横,从后面抱住了结女的肩头,在她的耳根子边,开口,轻声说道。

来吧,如你所愿我就说给你听吧。你就尽管爆笑吧!

“(————捉到你啦)”

瞬间。

结女轻轻握住我抱住她肩头的手臂,在极近距离下抬起头看着我,悄无声息地,恨不能避开全世界的耳目一般,喃喃轻语。

“(————被捉到啦)”

我死了。

※※※※※※※※※※※※※※※※※※※※※※※※※※※※※※※※

就这样,这一连串的骚动(也称不上),以在客厅里生出了两具尸体迎来了悲惨的结局。而且结女那边好像是忘了自己最后回复的话,变得好像只有我受到了额外的伤害一样。太狡猾了。

不过,这一次的舍身行为总算是收到了成效,南同学缠着我的次数显著地减少了。

只有一次,在约会的第二天早晨,我被她叫了出来。地点是一直以来的图书室角落。

“抱歉。闯进家里实在是做得太过火了呢。”

眼镜配麻花辫的土包子模式的南同学将双手一合,微微低下了头。

“我没有恶意的!实在是伊理户同学粗枝大叶到忘了锁门,一时间没能禁得住诱惑!”

“我能不能说句你在听锁门的声响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