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二十一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本篇 第二十一章

原青梅竹马感到寂寞。「事到如今,我才不需要你呢。」

虽然这是我每当回想起来就会一阵后背发凉的事实,但我在初三的一段时期中,确实曾经拥有过所谓的女朋友。

那是我从懂事起就待在我身边的青梅竹马————是个仿佛是我的家人一般,理所当然地和我在一起的对象。

呐,你有没有爱上过自己的哥哥呢?

你有没有憧憬过自己的弟弟呢?

嘛,虽然世界上一定会有这样的人,但是比起那样的人,大概将初恋献给一个偶尔才能见一次面的亲戚的人会多得多吧————是的。比起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对象,和不常见面的某人堕入爱河的人要多得多。

所以对我来说,我也从未将那家伙当作恋爱对象来看待过。

————直到那时为止。

我听说,曾经有一种说法叫做『挂着钥匙的孩子』。

就是指被父母托付了自家的钥匙,从学校回家的时候家里总是空无一人的家庭的孩子。

明明孩子拿着家里的钥匙是理所当然的,家里谁也不在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么看来,这种孩子,曾一度是被特意用这种称呼区分开来的少数派。

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我,一如既往地自己打开门,进入自家的玄关。

我从未说过『我回来了』。

因为没有可以说的对象,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就连一句『再见』,那一天我也没有说过。

因为没有可以说的朋友,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坦白,我是依赖性很强的那一类人。

一旦和人的关系好起来就会变得尤其黏人,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一旦被拉开了距离就会感到不安,纠缠不休到烦人的地步。正如之前,我对结女酱做过的那样。

这个时期的我对此还没有什么自觉,并没有有意识地进行抑制……所以,被大家保持了距离。连一起放学的朋友也没有。

把双肩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了看餐桌,那里放着写了『晚饭在冰箱里』的便条。打开冰箱,迎接我的是堆积如山的速冻食品。一如既往,我可以从中尽请挑选自己想吃的东西。

我从不觉得这种生活悲哀。

我早就习惯了,也认定这样的生活理所当然。

只是……有时候。

————……今天吃什么好呢——

有时候。对于自己的自言自语得不到任何回应的现实……偶尔会有种无论如何,都无从抑制的委屈而已。

我坐在沙发上,拿起客厅桌子上的平板电脑,打开视频网站。看着关注的投稿者的新视频,啪嗒啪嗒地蹬着脚放声大笑起来。

这就是我放学后的日常。

————……扰了

————打扰了!

这时,从隔壁屋子传来了阵阵吵闹的声音。

那是阿暮的家。

阿暮是很受欢迎的人,有很多朋友,经常带朋友到家里去。双亲经常不在,房间里有Wi-Fi,有游戏机的阿暮家,对于男孩子们来说是很棒的聚会场所。

我并不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疏远了那家伙。就算是那时候也会经常一起吃晚饭……只是,因为那家伙是个天生的阳咖,是有100个朋友的混蛋的缘故,导致他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而已。

对此,我也只觉得,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跟新朋友一起玩的那家伙看起来很开心————我也不想跟别的朋友一样,让阿暮觉得我烦。

像阿暮一样把朋友们叫到家里来,会很开心吧?

会是怎么样呢?我不禁开始想象起来。因为我不会察言观色,不会调整气氛,也许一个人独处反倒会更开心也说不定呢。

毕竟,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无论我像这样反反复复地看投稿人逗猫的视频看上多少次,也不会有人觉得我怪。

————川波你啊,跟南在交往吗~?

从墙壁的另一边突然传来了大声的玩笑话,我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

春天来了————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情窦初开,渴望成熟的我们,进入了只是男孩子和女孩子在一起就会起哄的时期。就是这么回事吧。

但是阿暮并没有因此改变和我的距离感,那种提问是必然会有的。

又或许,虽然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题,但阿暮却被问过了不知道多少次也说不定呢。

他会怎么回答呢?我想。

我并不是阿暮的女朋友。即使是开玩笑,被说了那种话也会很困扰吧。毕竟,阿暮那么受欢迎,或许我会因此被认定成一个不知好歹的人,并受到欺凌……

现在想来,那是多么肤浅的想法啊。

完完全全只想着自己,完完全全没有顾虑到别人的处境。

而阿暮他————明明那么真挚地关心着我。

————哈啊——?都说了不是那么回事。

————比起女友来说,那家伙要有趣的多了。

听到的瞬间,我全身都僵住了。

我的思绪再也无法进行任何思考,唯有咚咚响个不停的心跳声回荡在我的耳畔。

————所以说,那不就是喜欢吗?

————才不是!不要和那种无聊的东西相提并论!

那样的话语声,从右耳钻进我的全身。

视频不知不觉间切换到了别的。

平板电脑掉到了地板上。

但是我没有捡起来,而是摇摇晃晃地走向自己的屋子————

噗地一下倒在床上。

————~~~~~~~~呜呜!!!!

我把枕头抱在胸口,使劲扑腾着双脚。

脸像是刚刚奔跑过一样热,心一直嘭嘭地跳,热量在身体里来回翻滚着,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冷静下来。

肯定会被嘲笑的。

肯定会很郁闷的。

就算是被误会是说谎也没什么办法反驳。

尽管如此,阿暮他,还是愿意对别人说我的好。

也许只是以牙还牙的说辞罢了。

也许只是条件反射的回复罢了。

说到底这话仔细回想起来也根本就意义不明。什么叫比女朋友更有趣嘛?

……但是。但是。尽管如此。

那个时候的我,却是因为这一番话,欣喜到无法自拔,欢喜得几乎发疯。

啊……是了。

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吧,我心中有某个重要的部件,就已经坏掉了。

————啊啊,但是,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啊。

————这样的话,阿暮岂不是要单身一辈子了吗。

————都是因为我。好可怜啊……

————……啊,对了。

————如果阿暮想要女朋友的话……

————那个时候,就只能,由我来当他的女朋友了呐。

地狱的种子,就此萌芽。

※※※

「嗯啊啊啊啊啊啊~~~~~~~~」

暑假开始了。

而我,正在自己的房间的床上抱着枕头无所事事地翻来滚去。

「结女酱~~~~~~~~」

我并不是担心什么。

就算学校放假,只要约好出去玩就随时能和结女酱见面————我本是这么想的。

但是,结女酱要比我想象的正经得多。

说是要早点把作业做完,所以7月里没有要出去玩的打算。

虽然我也喜欢她这样的一面,结果上来说,我因为处于被放置的状态。饱受结女瘾的摧残。

这种时候,我便会打心底里无可奈何地怨恨起和结女酱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伊理户同学,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出于这份怨恨,我决定今天也通过LINE对他一通轰炸。虽然到头来连个已读标识都没显示但我绝不会沮丧的。

我就这么一天天打发着时间。但是到了中午,叮咚一声,家里的门铃响了。

不是公寓入口的对讲机,而是门前的门铃。这个公寓的门是自动上锁的,所以大概是同一层的邻居吧。

说实话觉得很麻烦,但是姑且是有看家的任务,也不能完全无视。

「来了来了~。」

我跨过散落一地的衣物往玄关走去,没有通过猫眼确认,径直打开了门。

门的另一边,是我的邻居。

而且是,我最熟悉却又最不想见到的邻居。

「喲。」

这么说着举起手来的,是住在隔壁屋子的同龄的男性。

总而言之,是川波小暮。

「……………………」

我一言不发地想要关上门。

「唉哟。想得美。」

但是,川波像是个推销员一样,把鞋子卡在了门缝里。

我用死鱼眼看向那副恶心的笑容。

「……什么事?我希望你不要随便闯进女性的家里。要叫警察吗?」

「我也不是想来才来的。是阿姨拜托我的。说是好一阵子没回家了让我帮她看看状况。你这家伙明明不是没点家务技能但偏偏不爱去用,搞得一到假期日子就过得倍儿颓废不是么。」

「……才没有颓废。」

「亏得你这身打扮还敢这么说啊。头发乱乱糟糟,衬衫也松松垮垮的,仔细一看连胸罩都没穿。啊,你好像也没有穿胸罩的必要嗷。」

「有谁在吗——!!救命————」

「扰邻啦你吵不吵啊!现在只要是个邻居都知道你这招是用来骗人的啦!!」

「呣咕嘎嘎嘎!」

川波用手捂住我的嘴就这么推着我进了玄关。完全就是个罪犯啊。总之先对着胯下踹一脚再说吧。

「砰!」地一下,脚上传来了坚硬的触感。

「真可惜啊。已经做好防御了。」

「呣咕咕咕……!」

同样的招式不会适用第二次么。卑鄙小人。

要把他推回门外也很麻烦,我就回到了客厅里。

「是来看情况的吧。行行。要看什么就随便看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呜哇!」

跟着我走进客厅的川波发出了像是看到了猫的尸体一样的声音。

「真是有够乱七八糟的啊。好歹把杯面的碗收拾一下吧。」

「你好烦哪……」

我一脚踢飞了掉在地上的点心盒子,咕噜一下躺在了沙发上。

明明以前我才是照顾人的那一边,还真是得意忘形啊……

嘛,能利用的人还是尽请利用为好,我现在没有打扫的心情。

川波拿来了垃圾袋,把地板上的垃圾一口气放了进去。放垃圾袋的地方就算我不说这个男人也知道。

我继续趴在沙发上,啪嗒啪嗒地甩着光脚玩着手机。看我摆出这样的姿势,川波的视线扫过一遍后,突然摆出一脸无语的表情。

「你这家伙啊,稍微注意一下别人的视线吧。」

今天的我穿着一件大号的衬衫。对,一件。下半身只穿着内裤。宽大的衬衫像是连衣裙一样,在家里已经足够了。既轻松,又凉爽。没有需要注意打扮的对象。

然而川波家的小暮同志,似乎对从衬衫的下摆露出的大腿和若隐若现的下摆内部在意得不得了哇。哈哈~?

「对不起咯~?你对我的美腿感到心痒难耐了吗~?如果觉得难受的话赶紧回去放松一下也可以喲?」

「哈,确实哈。今天我更想看巨乳大姐姐哈。」

「我非杀了你不可!!」

我把靠垫丢了过去。川波轻松地接住之后丢回了沙发上,开始收拾起被我扔得满地都是的衣服。

「呜哇,你倒是别把内裤丢客厅里啊我说。」

「你可别偷啊。现在内裤有点不够用。」

「因为胖了?」

「只是因为没有洗衣服!」

「不管怎样都不值得表扬就是了。」

我玩腻了手机,就悠闲地横躺过来,眺望着手脚麻利地收拾着房间的川波。

「你这家伙啊——」

「啊?」

「明明对自己的事满不在乎,但是很喜欢对别人多管闲事呢。」

「你还有脸说别人。你一点都没有自觉么,瞧你这房间就像是满不在乎这个词的倾情演绎。」

「你对待伊理户同学的态度也是这样。」

「你对东头的态度不也一样么。我听说了,你给那家伙出了不少主意不是吗。」

「……果然,在同样的环境下成长的话性格也会变得相似吧?」

「哈?我跟你吗?」

川波嗤之以鼻。

「如果这是你在膈应我,那恭喜你,这招相当有效。」

……实际上,我跟这家伙也并不相像。明明仿佛亲生兄妹一般从小玩到大,真是讽刺。我从根本上是个阴咖,但这家伙却是个天生的现充。

「哈啊~,真是火大。」

「别发牢骚了。只要整理到能住人的地步我就会走人。我今天可是有约在身。」

「诶诶~?怎么?交到女朋友啦?」

「这是在嘲讽吗?是嘲讽吧?」

我突然笑了出来。

让这家伙变成无法交到女朋友的体质的人……实不相瞒,正是我。

「中午开始有客人要来。嘛,不会很吵的所以放心吧。毕竟他就是那样的人。」

「哼~。是个老实的孩子吗。」

「是啊。你也应该知道的。」

别有深意地翘起嘴角,川波说道。

「是伊理户家的水斗同学。」

我提出我也想去那边,结果遭到了他的拒绝。

真无聊啊。我还想看看如果在这家伙面前推倒伊理户同学的话这家伙会露出什么表情呢。不过到时候伊理户同学大概会面不改色地把我推开吧。实在是太过没戏我都快哭了。骗你的。

果然撮合他和东头同学才是上策吗。即使由此成功解放了结女酱,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办呢。啊~,想让结女陪我一起睡觉……

正当我放飞着自己的思绪时,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看来,伊理户同学已经到了。

虽然说话声已经移动到了隔壁,但却模模糊糊的没法听清。嗯,毕竟这里的隔音效果比起之前有了些改善呢。

伊理户同学会来玩还真是少见啊。

虽然很在意他的目的,但是那家伙没有告诉我。如果换作是我,根本不可能特意跑出有结女酱在的家里来到那家伙的房间。绝对是有什么目的。

「――――,――」

「――,――――」

虽然竖起耳朵,果然还是只能听到微弱的声音。

到底在说什么呢?模糊不清的交谈声,反倒是突然间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那个,我记得是……」

我慢吞吞地爬起来,翻起了自己房间的壁橱。虽然事到如今这个壁橱已经不过是个胡乱塞满了用不上的道具的垃圾场,但我记得我当初确实把拿东西放进了这里————

「有了有了。」

从一堆破烂的底部找出来的,是一个长着耳机和听诊器一样的东西的盒子。

是混凝土麦克风。

能够读取墙壁的震动,精准地捕捉到墙壁另一侧的声音的好东西。是初中的时候用零花钱买的廉价品。

我轻轻地掸掉灰尘,把它拿到了客厅的墙壁边,打开了开关。确认启动了之后将耳机戴上,把听诊器形状的麦克风贴在了墙壁上。

『————明明身处全校男生羡慕嫉妒恨的境遇里,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总说别人家的孩子总是最好的嘛。在我看来你这别人家的孩子可要比我好多了。一身轻松的多令人羡慕。』

能听清说话的声音了。

……但是,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呢?

『哈哈。原来如此,人只能看到别人值得羡慕的一面啊,对我来说,要是有人能和我对换立场的话我还求之不得呢。』

『……不,我倒还是没有到非要和人互换立场不可的程度呢。』

『……………………』

『喂,你笑什么笑啊,好恶心哎。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把和那个讨人嫌的女人同住一个屋檐之下的痛苦强加给别人,也会让我过意不去的』

『我明白我明白。』

『这家伙绝对没明白……』

嗯嗯~……。

难道说,伊理户同学同学来到这里,只是因为想离开家吗?

也就是说,伊理户同学因为对暑假开始之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和结女酱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状况感到了疲倦,所以就跑出来避难了……?

何等奢侈!

这么不愿意那倒是换我来啊!

————要是我这么跟他说的话,他又会露出那一副满脸嫌弃的表情来吧!我可再清楚不过了!啊啊真是的烦死了啦!

『那么,差不多该收下休息费了咯。』

川波的声音稍微变大了一点……到了就算不用麦克风我也能听清的程度。

『你这话说得好恶心啊……不过嘛,毕竟当初是这样约好的。』

『都已经暑假了。一定攒了不少故事吧!』

『攒你个头啊你恶不恶心呢你。说到底,我们开始同居可是已经过了四个月喔?哪有那么容易发生意外事件。』

『不是意外事件也无所谓啊。反倒是那些不值一提的日常故事才是我想听的。比如说呢,我想想……中午是怎么过的?有课的日子我记得你是带的便当来着。』

『啊啊,我想起来了。好像有过这么一回事呢。之前,那个女人也不知道脑子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想去自己做午饭。』

结女酱亲手做的料理!?

『那家伙的手指差点让她给整成了炒饭的材料,到头来,切材料的活还是交给了我。』

而且……诶?等一下。也就是说……

『……难道说,伊理户……你们是两个人一起站在厨房里做的饭吗……?』

『嗯?确实是那样。』

吱吱吱吱!!

我在墙上狠狠地划下指甲印。

那个声音通过混凝土麦克风传到我自己的耳朵里,对自己造成了意外的伤害。

『顺……顺带一提,味道怎么样?』

『不好吃,这是当然的吧?泛着那么点焦炭色。』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既然这样那倒是换我来————

『……不过嘛,比起前一阵子吃过的味道,倒是要好多了。』

似乎有些生硬,又暗藏了几分不甘的声音。

我一听就明白了。

————实际上是很好吃的吧!!

『伊理户……姑且,再问一下。』

『怎么了?』

『你刚刚这句「比前一阵子好多了」,有好好告诉伊理户同学吧?』

『哈?怎么可能说啊。光这种程度就得意忘形起来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你倒是说啊!!」』

墙壁那边的声音和我的声音重合起来。实在是没能忍住声响。

虽然我很乐意见到伊理户同学在结女酱心中的好感度下降,但这样一来结女酱多可怜呐!

『……嗯?刚刚,是不是哪里传来了声音……』

『啊、啊~,大概是视频的声音传出来了吧?比起那个,还有什么别的吗,别的!』

『除此以外啊,我想想……7月份的时候,发现那家伙房间的空调坏了。在修好之前,那家伙一直在客厅避难,有一次我看到,那家伙居然在沙发上打瞌睡————』

伊理户同学每道出一个故事,磨牙声都会响彻我的房间。

如果是我该有多好!换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这些都够我欢天喜地地度过下个月啦!

尽管连飙出血泪的冲动都有了,但现在毕竟受苦于结女瘾大作,实在是舍不得错过这听取珍贵的居家结女酱小故事的机会。

嫉妒到气不打一处,心脏仿佛要从胸口蹦出来一般,我的思绪在体内横冲直撞着,仿佛喝醉了酒一般地头晕目眩起来。

『好~嘞,就是这样!还有吗还有吗? 』

『……我累了。别光让我说话,偶尔也说说自己的话题吧,川波。』

『嗯嗯?』

『南同学不就住在你隔壁吗?总会有一两个小故事吧。虽然我对她没有兴趣,但是她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我想稍微掌握一下她的行动模式。」

什……难道说,这是想像刚才提起结女酱那样,让川波讲一讲我的故事?

我夹在嫉妒和幸福之间悸动不已的内心,急速地冷却了下来。

『啊——……是为了伊理户同学吗?这个义兄可真是娇惯人家呀。』

『别想打个哈哈蒙混过关。』

『……啊~……』

快……快住手————!给我拒绝!你应该知道敢说出口的话会落得个什么下场吧!

『这个嘛,有倒是有的……但有言在先,我们的故事听上去可不像伊理户同学的小故事那样舒服。那家伙可硬核了。坦白说,那家伙甚至做过几件触犯法律的事。』

『我知道。所以我才问的。你不说的话我也不会说的————「休息费」已经足够了吧?」

『……唉,你这家伙还真是无利不起早啊。』

虽然想狠狠地敲一下墙壁,但是那样的话我正在偷听的事情就会暴露,我的故事集里又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即便如此,事到如今实在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呜呜呜呜!

『我想想啊……那大概是小学时候的事吧。』

在我采取行动之前,川波已经开始讲起了故事。

『我们两个人一起买了手机。』

『小学的时候?真早啊。』

『因为双亲总是不在家嘛。估计他们也是为了能够随时取得联系才给我们买的吧。然后,毕竟是一起买的嘛,就交换了电话号码和Line的ID之类的信息。』

『嗯。』

『结果啊,信息轰炸从那天就开始了。』

『我猜也是。最近也冲着我来了。虽然没有读。』

呜咕咕……

那只是因为刚刚拿到手机太高兴了。才不是每天都想跟这家伙说话,也绝不是迷上了这家伙的声音回响在我耳边的感觉。。只是像是买了新玩具一样的感觉罢了。

『我也因为摆弄刚刚到手的手机非常开心,一开始还是很乐于奉陪的……但渐渐地就觉得厌烦了。跟她说了一句 『稍微收敛点吧』。在这之后嘛,虽然Line和电话的双重轰炸确实平息了没错啦……然后她就开始了。」

「这已经完全是全线爆炸了吧,居然还有能炸的东西么?』

『还真有。有一天啊,因为双亲回来很晚,想跟她一起吃个晚饭就打了电话过去。然后————你猜发生了什么?』

等……那件事也要说吗!?

『嗯嗯?反过来没有接电话?』

『也的确是没有接。毕竟————那家伙的手机就藏在我的枕头下面啊。』

『…………哈?』

伊理户同学显然完全没能理解状况的的声音相当刺耳。

「来电的震动声从我的枕头下面传出来了。也就是说,她在神不知鬼不觉间,把手机塞到了那里。』

『放在那里忘了……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呢。』

『当时的我也是这么想着,就拿去还给她了。毕竟当时还是个小孩子嘛————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青梅竹马窃听啊。』

『……………………』

解……解释……请容我解释……。

那个,那个真的只是一时冲动……该说是因为情况允许就管不住自己这双手了呢还是……毕竟,只要把声音录下来,即使不用打电话也没问题了……

呜呜呜呜!我,我这不是和以前比起来根本没有半点成长嘛!闯进结女家的时候我的思考方式不是和这个完全一样的嘛!

『到头来,我当时直到最后都没有注意到呢。等到我升入初中的时候,在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后才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原来那个时候是这么回事啊」。那之后我家就常备了反窃听用的电波探查器。直到现在也保持了定期进行检查的习惯。』

『……该怎么说呢。』

伊理户同学谨慎地选择着语言。这反应反而很让人痛苦。

『你……有个那样的邻居,真亏你能坦然地面对啊……』

『毕竟我可是个经历过十八层地狱的男人啊。就这?这已经是地狱中的天堂了啊。』

『顺带一提,今天没问题吧?』

『当然了。倒不如说,自打进了高中之后就一直没什么问题……嘛,虽然也有电波探查器也找不到的窃听器就是了。比如说————」

川波装腔作势地顿了一顿。

『————像是混凝土麦克风之类的东西。』

心脏猛地一跳。

……难道说,暴露了?就是因为知道才让我听的吗?

这么一想,之所以特地告诉我伊理户同学要来也是因为……难道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膈应我!?

被、被摆了一道……!为什么要挖空心思做出这种事来啊!?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不,想也知道肯定很讨厌我啦,我也是知道的啦。那就无视我不就好了么。如果是我先膈应的你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是你先……

总之,既然已经知道是这么回事,我就没有必要再顺着他的意继续下去了。

就在我准备把麦克风拿开的瞬间。

『……不过嘛。』

麦克风捕捉到了稍微柔和了一点的声音。

『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那么警戒啦。那家伙只是……只是比普通人更容易寂寞而已。』

『听完刚才这个故事,总觉得这已经不是「一点」的问题了……』

『别看她那个德行,其实已经算是比以前好多了哦。前一阵子的伊理户家非法入侵事件也是,她心底里其实也挺后悔的。只要不再暴走,应该就不会有问题。』

『那么,如果又暴走了的话,该怎么办?』

『到时候————』

川波像是开玩笑一样带着笑意说道。

『————只要由我来阻止她就行了吧。』

我把麦克风轻轻地从墙壁上拿开。

……刚刚的那番话,一定是没打算让我听到的话吧。他一定以为我在意识到自己的窃听暴露了的瞬间,就会马上放下麦克风————

————只要由我来阻止她就行了吧。

的确,我是个容易寂寞的人。

的确,我是个没有他人的体温的话,马上就会冻僵的弱小人类。

但是————

『……事到如今,我才不需要你呢。』

※※※

「哦,来了啊。干嘛啊,一大早就把人叫出来。」

第二天早上,我把川波叫到了我家。

特意把这家伙叫出来的理由,现在只有一个。

「帮我打扫。」

「啊啊?又来了吗?从那以后你自己就没做过吗?一定是惹阿姨生气了才————」

这么说着走进客厅的川波,惊讶地皱起眉头。

「————这不是都打扫好了吗。不管哪里都没有打扫的必要……」

无论是曾一片狼藉的厨房,还是被换洗衣物和垃圾铺满的地板,都已经被我自己打扫得干干净净。之前的我不过是没有没这个干劲而已,想做还是能自己做好的。

所以,今天要打扫的不是房间。

「我说的打扫,是指这个。」

说着,我敲了敲连接着听诊器状的麦克风和耳机的箱形的机器。

是混凝土麦克风。

「能帮我扔掉吗?」

听到我一脸淡然地说完,川波将原本紧盯着我的视线,转移到了麦克风之上。

「……怎么可能,我可欢迎了。不过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反正又不能靠这个听到结女酱的声音。」

「话说你倒是自己去扔啊。我也根本不知道这东西该扔哪里又该怎么扔。。」

「……我呢,是那种不擅长割舍的性子呢。总会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把东西留下来。」

本该舍弃之物。本已舍弃之物。

到头来,无论哪种,都依旧留存在我的手里。

「至于怎么个丢法,我已经调查过……拜托你了。」

我想,至少在现在,还是应该老老实实地拜托他为好。

我抬起头盯着川波,过了一会儿,只见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后,挠了挠自己的头。

「我知道了……但是,有个交换条件。」

「诶?」

「今天的晚饭你来做。家庭餐厅也差不多吃腻了。」

说着,川波轻轻拿起麦克风。

我抬头看向那张脸,我突然发出了一声嘲笑。

「就这还说人家容易寂寞呢。」

「啊?」

川波猛然回头。

「……啊!?」

慢了半拍后反应了过来,

「难道说,你听到————」

然后,麦克风咚地一下掉到了地上。

我转身背对着他。

麻烦事也顺利甩给了别人,就给结女打个电话吧~♪

「喂~?结女吗?作业做完了吗~?」-->">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