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二十二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本篇 第二十二章

前情侣寻求刺激。「别说什么帅气啊。」

「呐,水斗同学。这本书的书签上哪里去啦?」

下午,我悠闲地在客厅里读书的时候。

听到结女突然间找我搭话,我不得不抬起原本落在书本上的视线。结女向我展示的,是前一阵子我从这个女人那边借过的书。书签?

「啊啊……这么说来好像确实有书签来着。大概在我的书桌上吧。」

「诶诶~?就那个乱七八糟的书桌吗?为什么不好好夹进书里啊?」

「抱歉咯,是我用不着书签。待会儿我去找找,找到了放你桌上————」

「现在去找到了拿来啊!反正你肯定会忘的吧!」

「蛤啊~?真麻烦……」

「蛤?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别人的东西的错吧?」

「啊————,是是是。」

我叹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起身。诚如您所言啦我懂我懂。

本想赶紧找到书签重新开始读书,但在走出客厅前,我察觉到了看向我们的视线。

那是罕见地两人同时在家休息的老爸和由仁阿姨。

两人坐在餐桌旁,含笑看着我们的方向。

「怎……怎么了?」

同样察觉到了视线的结女问完,由仁阿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是,那个,因为……对吧?」

「嗯。是啊。我懂我懂。」

老爸说着,也轻笑起来。

无论是我还是结女都是一头雾水。刚才那一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由仁阿姨面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对我们说。

「毕竟你们两个呀————刚才就像是一对进入倦怠期的情侣一样呢!」

「「!?」」

倦怠期。

我们对于这一存在,姑且作为一项知识有所耳闻。

所谓倦怠期,是指交往中的一对男女,在逐渐开始习惯于两人的共同生活后,对彼此的关系失去了新鲜感,并开始在意对方缺点的时期。

视情况甚至有可能就此造成分手的,夫妇与情侣关系的天敌————

「真是出乎预料。」

结女一边狠狠地把靠垫按在地上,一边说道。

说话的地点在结女的房间。

那是为了处理预料之外的事态而开展的紧急会议。

「本以为我们已经习惯了眼下的生活,已经不再有穿帮的可能了……没想到,对新生活的适应竟然会起到反效果……」

「倦怠期……仔细想来,这确实是最像是在一对情侣之间发生的现象呢。哪怕有装出一副恋人样的假情侣,也不可能连倦怠期也一并重现出来呢。」

「我们也已经不是恋人了吧!」

「话是这么说,但问题是现在别人会这么想啊。」

当然,老爸他们说这些话应该也不是出于真心————我想,我们曾经交往过的事实大概还没有被察觉到。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开始适应了已经长达四个月的同居生活后,我们的神经似乎有些过于放松了。

比如刚才那段往来,也确实不算是『相处融洽的义理兄妹』呢————相比而言,那确实更像是陷入倦怠期的情侣,或者亲生的兄妹才会采取的态度。

作为距离初次见面仅仅过了四个月的人来说,这适应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些————被人这么认为,也并非没有可能。

「看来有必要回归初心了……」

结女满脸苦涩地说道。

「我们必须要取回四个月前的,也就是我们刚刚开始同居时的紧张感才行。」

「不过,就算撇开老爸他们的意见不谈,你最近也确实太过放松了。总是理所当然地深更半夜打电话过来,还老是穿着一副超随便的样子在客厅里晃悠。」

「我、我才没随便呢!只是入夏之后衣服穿得薄了些而已吧!?」

结女紧紧抱住靠垫往后拉开距离,仿佛为了藏起自己的身体一般。

结女现在穿着的,是略显宽松的衬衫和相对较短的马裤,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袜子也从之前的过膝袜换成了小腿袜。明明出门在外的时候那么执着于不让人看到自己的大腿,现在她的大腿却是露出了一半以上,而衬衫也因为型号较大的缘故,在屈身的时候,领口部分就会挤出空挡,若隐若现地露出胸口来。嘛我不会看的。不会看的啦。

而且,她还戴上了眼镜。

虽然平时是戴的隐形眼镜,但暑假开始后,需要出门的日子少了很多,或许是因为怕麻烦的缘故吧,她戴眼镜的日子一下子变多了起来————这样一来,对我来说,无论如何都会回想起初中时期的那段时光,对精神方面的摧残可谓是效果拔群。

「……眼神好色情。」

镜片的深处传来蔑视的眼神。结女说着盘起膝盖,将大腿暴露在了我的面前。虽然很想吐槽她一句「你这该不是故意的吧」,但总算是强忍着开口的冲动挪开了视线。

「……总之,如果是四个月前,你又怎么可能会以如此松懈的打扮出现在我的面前。说好听点叫梦回初中时代,说难听点……」

「啊~真是的你好啰嗦哎!反正只要度过倦怠期就行了不是吗!」

「我都说了,我们又没在交往,也谈不上什么倦怠期吧。……不,等等。这作为范例或许还能用用?」

「范例?」

「我的意思是说,情侣们跨越倦怠期的方法,或许能成为让我们取回紧张感的参考手段也说不定。」

「啊啊,原来如此……。毕竟我们也确实不知道究竟该做些什么呢……」

结女用大拇指按着自己的下唇,喃喃说道。

「但是……说是要度过倦怠期,具体该怎么办呢?」

「……………………」

「……为什么不说话啊?」

「不是……我就想啊,我们不就是因为没能跨过倦怠期才分的手么。」

「…………确实…………」

彼此都越来越着眼于对方的缺陷————当时的我们,正是陷入了这样的模式。

虽然当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但大概从去年的夏天开始的半年左右时间,正是我们的倦怠期吧。

只不过那段日子实在是太过乏善可陈,让我们根本无从回忆就是了。

「这样的话,就只能依靠前人的智慧了呢。」

「前人的智慧?」

「别称,因特网。」

「……难道说,你每次和我发生了些什么的时候,都会试图仰赖网上的知识来解决问题?」

「才……才没这回事喔?」

眼神游离得厉害。就觉得她怎么会时不时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来。

结女翻出手机,语音输入了「倦怠期。突破的方法」后开始了搜索。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现在的我们确实没有任何其他可以倚仗的东西了。

「嗯~……」

结女的手指不断触碰着手机屏幕,目光上下游弋不止。

「怎样?」

「……如果够快的话,倦怠期大概会在交往过后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段内开始。」

……那反倒是关系最亲昵的时间段来着。

「为了成功跨越倦怠期,重要的是重新确认对对方的爱情————网上是这么说的。」

结女透过眼镜瞥了我一眼。你这是想让我说些什么啊你。

「这种废话就别念了。找一下具体的手段啊,手段。」

「你就是这样火急火燎地想要直达结论。我讨厌的就是你这一点啊。」

「唷,这不是完美地重新确认了自己的感情嘛。这样一来不就能成功摆脱倦怠期了么。」

「正从倦怠期奔着憎恶期绝赞进化中呢。」

「然后呢~,」结女的双眼重新对准手机屏幕,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一……去平时不去的场所进行约会是相当有效的手段。」

我们不禁面面相觑,沉默良久。

……约会。

为了不让老爸他们误认为我们是情侣,而进行情侣之间特有的活动,这究竟是闹哪样。

「……怎么办?」

结女抱紧了坐垫,放下双腿以人鱼坐的姿态坐在地上,缓缓地歪起头来看向我这边。

「……要去,约会吗……?」

对我来说,我倒是很希望你能一笑而过来着……

……果然,最近这家伙的戒备心还真是放松得厉害啊。

「…………就算要去,又打算去哪里啊。所谓平时不去的场所又是什么意思?」

「去书店和图书馆以外的地方?……啊啊不对,这已经是初中时期的事了呢。」

的确,尽管我们在初中时期总是一同出入书店和图书馆,但自从开始了同居后,我们两人一起去买书或看书的次数并不频繁。

反过来说,如果转变思维,先想出平日里常去的地方并将其排除在外的话————

「……只要不是家里和学校,其他地方好像都可以啊?」

「……原来如此。」

因为无论在家还是在校都在一起的缘故,我们二人相互之间的戒备之心已经放松到了会被外人误认为情侣的程度,这一点恐怕是货真价实的。

那么,去改变这样的生活环境本身,或许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手段。

「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结女一边嘟囔着,一边不住地划动起了手机屏幕。这又是哪门子的原来如此啊你?

「……这样的话,说不定是个不错的时机呢。」

「什么时机?」

「反正只要不是家里和学校就可以了对吧。正好我有个东西想买,你就陪我一起去吧。」

「有东西想买……?」

除了书以外的东西?想买夏装的话,似乎已经有些迟了……。

结女将下颚托在怀中的坐垫上,满脸戏谑地扬起嘴角。

「是•泳•装。」

「我去一趟书店。」

「噢噢。可别热昏咯。」

「快去快回~」

听到我的满嘴谎话,老爸和由仁阿姨没有表示出一丝一毫的怀疑。这种情况下,深居简出的日常生活就体现出了优势。

我走出玄关,走过家门口的道路,在拐过第一个拐角后停下了脚步。

热死了……。

我站在电线杆的阴影之下,抬头望向夏日满是蝉鸣声的天空。桑拿一般充斥四周的热气,仿佛一条条丝绸布料紧紧勒着我的脖子,抬高了我的体温。出门还没多久呢,我就已经有了回到冷气充足的房间吹空调的想法。

那个女人,嘴上说着自己要换衣服所以让我先出门,该不会打的就是让我中暑身亡的算盘吧?

「久等咯。还活着吧?」

当我差不多产生了这样的疑虑时,拐角的另一边出现了结女的身影。

反正无非又是平时的大小姐装扮吧。我心中叨叨着回头望去,脑海瞬间一片混乱。

我都要认不出是谁了。

今天结女的穿着打扮,一言以蔽之就是活力十足。

上半身穿着的白色的衬衫,配上深蓝色的牛仔短裤,小腿上覆盖着黑色的及膝短袜。

令人惊异的是这身打扮的露出程度。衬衫的袖子仅仅盖住了双肩,领口也开得很低,隐约能够看到锁骨部分。而牛仔短裤和短袜之间,结女的大腿暴露无遗,甚至连短袜那略微嵌进了小腿中的橡皮环都看得一清二楚。

然而,对我来说比这些都要危险得多的,是她脖颈以上的部分。

大概是为了规避日晒吧,她的头上戴着宽松的大帽子,长得令人厌烦的黑发被分成两半扎起,顺着肩头披在了胸前。

光是这些都已经足够勾起我的一些回忆了,但更加决定性的是她的眼睛。

她就这么戴着刚才在房间里的时候戴着的眼镜。

「咯咯咯。」

结女看着我的脸,像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一般轻笑起来。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二。惊喜是绝妙的催化剂。」

我皱了皱眉头。

这家伙果然是故意的吗。

从肩头垂下的双马尾辫,再配上眼镜————那完完全全,就是初中时期的绫井结女。

只不过,现在的她给人的印象,和当初的她已是天壤之别。

「嘛,毕竟让熟人认出来了的话也会很麻烦呢。就当成是我乔装了一下吧。……啊,对了。来,这个给你。」

说着,结女将一顶好像是青色的棒球帽一样的帽子递了过来。嗯?

「毕竟你也在期中考拿过第一名,学校里认识你的人也不少呢。你把这帽子一戴,就没那么容易被人发现了吧?」

「……搞得跟演艺圈人士一样。」

「如果你不介意在返校的时候传出我们两个约会过的传闻的话,那你不戴倒也无所谓喔?」

「……嗯嗯……」

「而且,」

在我下达许可之前,结女已经一把将帽子套在了我的头上。

「今天阳光很毒,万一中暑就麻烦了。」

我透过帽檐看到的那张脸,已经丝毫没有了当年那个只会跟在我身后的绫井结女的影子。

究竟是因为长了个子的缘故呢,还是因为截然不同的打扮所致呢。

亦或是————她精神上的成长,给了我这样的感觉呢。

虽然即使如此,我也没打算当她的弟弟就是了。

「…………知道啦。」

「很好。」

我进一步压低了帽檐。

接着,我本想就此出发,但在我行动之前,结女突然开始扭扭捏捏地偷瞄起我这边。

「怎么。还有什么事么?」

「呃,嘛,那个~……还、还有,一个东西……」

结女缩手缩脚地从挎包里把东西取了出来。

那是一副眼镜。

结女抬起视线,用祈求般的眼光盯着我的脸,打开手中的眼镜凑近我的身旁。

「就当是乔装啦……你看我这也戴了……所以你也……」

「不干。」

「为什么嘛~!明明很帅气!」

别说什么帅气啊。

实在是受不了在烈阳高照之下走上几十分钟的路,我们便坐上巴士来到了百货商店。

虽然在离家近一些的地方也有商场存在,但那里又属于我们『常去的地方』而必须规避才行————此次外出,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取回平日的紧张感而采取的行动。要是忘掉这一点的话,我就成了单纯的陪逛。

「居然要买泳装,你这是要去海边么?」

走进入口之后,感受到包围全身的冷气后不禁长出了一口气的我,对着结女说道。

结女一边用手帕擦拭着颈部渗出的汗水,

「倒也不是。原本以为晓月同学她们会制定类似的计划,但结果她们说她们不想被搭讪所以还是算了。而且毕竟海边离这也很远呢。」

「……哼~。」

「这样就放心了吧,姐控弟弟?」

结女将头探到我的跟前,抬起视线从斜下方看着我的脸。

我依旧维持着自己的表情没变,但结女却发出了嘲弄般的笑声。

总觉得今天一直都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啊?必须注意一下才行了。

「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还会需要泳装啊?」

为了夺回主动权,我重新开口问了一句。结女听罢,一边看着店铺的展示窗口一边回答,

「至于为什么嘛,那是峰秋叔叔跟我说的啊。说是盂兰盆节要用。」

「老爸说的?盂兰盆节?————啊啊,不是去海边是去河边啊。」

在盂兰假期期间,我们预定会回老爸的老家一趟。

现在我们居住的,原本是在我出生前就已逝世的祖父所有的房产。因此,虽然老爸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因为我的祖母(存活)所在的老家另有所在,因此每逢盂兰盆节就回一次老家已经成了我们家的习惯。

尤其是今年还增添了新的家人呢————不回家露个面是不可能的。

祖母所在的老家,一言以蔽之,就是相当标准的乡下。除了河边以外没有任何娱乐场所,活像是一个现代社会中的桃源乡。不过嘛,小时候的我,消磨时间的主要手段还属翻阅祖父的藏书来着————这也可以说是让我成为了滥读派的主要原因了。

一想到她是为了这个而买的泳装,原来如此,怪不得她没有叫上东头或者南同学而是叫上了我。原本需要泳装的只有自己,这样一来也确实很难出口让她们陪同呢。

「如花似玉的女高中生为了在乡下玩耍而屈尊前来物色泳装么。听上去简直寒碜到想笑呢。」

「什么嘛,河边有什么不好的嘛。比起人挤人的海边浴场,河边可要开心多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是既然只会给家里人看,那用以前穿过的不就行了么?」

「……你这话是在挖苦我么?」

「哈?」

结女单手捂住自己的腹部盯着我的脸,一脸无语的表情。

「你这是明知道我去年的体型还故意这么说的吧?」

「……啊」

我不由得在一愣后,真的是在无意之间,瞥向了结女的胸口。

现在她胸前那清晰可见的膨胀撑起了她所穿的白色衬衫,但在一年前,这样的光景却并不存在。不,印象中这家伙是在初中三年级的时候迎来了姗姗来迟的成长期,想来大概在去年的这时候或许已经有料了不少也说不定————在暑假到来之前和她吵了架的我,并没有确认这一点的机会。

「……别看得这么入迷啊。」

结女扬起双手遮住自己的胸口,后退一步和我拉开了距离。

「怎么回事?今天是发情期还是怎么了?你没事吧你?等等还要试穿泳装呢你不会出手袭击我吧?」

「怎么可能。我要是这样一头猴子,事到如今东头可就不得了咯。」

「…………。说来很懊恼,但这反驳还真犀利……」

我生平第一次觉得东头是个毫不设防的家伙真是太好了。

结女又前进一步,回复到了原本和我保持的距离,

「但是,你还是尽量别这么看我吧。今天可不是给你放福利的日子。」

「哈?你该不会觉得这种东西就能构成所谓的福利吧?就凭你的泳装?呜~哇,您还真是自信呢。我好尊敬您喔~。」

「真————是火大!!」

结女一边踹着我的小腿,一边和我一起来到了泳装商场。

在最显眼的地方摆放着的人体模型所穿的比基尼泳装,是那种只在巴西之类的地方才适合穿上的大胆款式。这个极度抗拒露出,以至于在夏天都要穿过膝袜的家伙,想来总不会穿这种东西的吧……。

「……那个,虽然瞧你两眼放光的样子让我很不好意思打扰你……我办不到喔?绝对办不到喔?这可是连屁股都露了大半的款式喔?」

「不是,我怎么会不知道啊。谁会让你穿这种东西啊。明明都不知道到时候会让谁看见……」

「…………你的意思是只要在没人能看见的地方就可以咯?」

「……我可没这么说。」

「哼~……」

「你这意味深长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好像曾经有个人啊,在女朋友穿上她压箱底的迷你短裙的时候啊,还跟女朋友抱怨过呢。」

…………居然还记得这种事么。

「好~啦。那么,就让我好好找一套不会让某人的独占欲爆发的泳装吧~。」

「真————是火大…………」

就在全身上下充斥着类似于杀意的某种感情的我踏入店铺里的时候。

「这位客人您是想找什么呢~?」

野生的 店员 出现了!

一位女性店员发出了仿佛超音波一般的尖锐嗓音问了我一句。她脸上贴着的微笑,完美到都有半只脚踏入了毛骨悚然的领域。

诚然,对这个人来说,她也不过是在履行自己身为店员的职责吧。但对我而言,我无论怎么看都只觉得这是一头迷宫里出没的怪兽。究竟是该打倒它还是掉头就跑,二者择一的时候到了。

在我即将伸手选择『逃跑』的半秒前,一位女生勇敢地朝着怪兽前进了一步。

「呃,我在找泳装……」

「泳装是吧?是要找比基尼吗?还是想要一体式的呢?」

「啊,先看看一体式的吧……露出度稍微低点的会比较好。」

说着,结女稍稍瞄了我一眼。

瞬间,女性店员的视线飞快地在我和结女之间兜了一圈后,脸上的微笑变得愈发熠熠生辉起来。

「即使要选比基尼式泳装,我觉得只要选择短裙类型的款式也无需太过担心露出度的问题哦?这样一来您的男朋友也就能放心啦!」

「诶。」

诶。

「那、不是……那个、男朋友……!」

「那么我这就去帮您找找,能麻烦您告诉我您常穿的型号吗?」

「诶、啊、型、型号!?」

结女面色微红,视线慌里慌张地在我和店员之间来来往往。最后,她凑近了店员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些什么。

店员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请稍等~!」

随即消失在了店铺的深处。

结女一把按住自己通红的耳朵,长出了一口气。

「这、这莫名其妙的,说得我都有些焦躁了……」

「你还挺行的嘛。我一直都以为你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场合来着。」

「我当然不擅长了,只是被我克服了而已。……虽然某人完~全~没有在意过,但身为女孩子,总不能跟你们一样缺根筋吧。」

我没有回复她,思绪顿时回到了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身穿私服的样子的时候。

明明自己的人际关系一片狼藉,但第一次看到的私服装扮,却靠谱得让我大吃了一惊。……这么想来,在我目不能及的地方,她确实有好好地努力过吧。

不过,事到如今,这也已经与我无关了就是————

「————喂喂,看到了吗!?看到了没!?」

「看到啦看到啦!好~可~爱~啊~!酸酸甜甜的高中生情侣真棒啊~!」

「……………………」

「……………………」

店员啊,你这些话就不能离远点再说么。

我们之间的氛围变得愈发尴尬起来。我们漫无目的地看着商场里的泳装商品和通道里来往的人群,没过多久,刚才的那位女性店员走了回来。

「久等了~!我为您找了件符合您要求的款式,如果型号不对的话还请你不要客气尽管提出!啊,试穿的时候还请记得从内衬的上半身部分开始!」

说着,女性店员将一件泳装递给了结女,不知为何又给我递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色后回到了柜台。这写满了『加油吧』的眼神是几个意思啊这个。

「嗯……那,我去试穿一下看看……」

结女拿着泳装转身面对着更衣室,忽然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要看吗?」

不是,你让我看个什么啊。

「你倒是自己照镜子自己判断去啊。」

「我、我只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买泳装,所以需要听听别人的意见而已!」

「你听完我的喜好之后就会照着买么?」

「这……当、当然是反着买了!反着买!我这是为了选出你不喜欢的款式!」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嘛,被一个人晾在这儿也确实不太好受呢。」

「对吧?毕竟你和这种场所简直不般配到了极点。」

「还不是多亏了你。」

在我移动到了试衣间附近之后,结女消失在了门帘的里边,而我则坐到了试衣间前的凳子上。

泳装么……。初中时期倒也上过游泳课,但我们的高中并没有泳池。因此,我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这个女人穿泳装的模样了……。

咻……沙沙,唧唧————

门帘的另一头传来衣物摩擦的声响,衣服落地的声响、拉链拉开的声响等各种各样的声音。真亏她能在仅仅相隔了一层薄薄的门帘的地方脱衣服呢————更何况,不远处就有我在。

在结女换衣服的时候不幸撞上————万幸的是,这种一听就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态,目前为止还一次都没有发生过。说准确点,我倒是曾经撞见过这个女人出浴时的样子就是了————

当时不由得目击到的光景,那雪白而又肉感十足的曲线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旋即让我赶出了思绪。

我初中生么我。

都已经同居了四个月的时间————事到如今,怎么能因为这种程度的事情就动摇呢。

正当我试图摒除杂念的时候,试衣间里的声响停了下来。

过了大概十几秒,门帘被稍稍拉开了一点,结女从里面探出头来————依然戴着她的那副眼镜。

「怎么了?」

「不,那个……周、周围没人吧?」

结女左顾右盼,确认着四周的情况。虽然能够看见店外喧闹的样子,但四周除了我并没有别人。充其量也只从柜台的方向能够感受到了店员们的视线。就算是他们,也没有一探试衣间内部的角度。

「没人。话说你这泳装本来不就是打算在外面穿的么。在试穿阶段就害羞成这样,到时候怎么办。」

「吵、吵死啦!我只是头一次穿上暴露程度这么高的衣服……倒不如说,冷静下来想想,总觉得这已经和内衣没什么区别了……」

「你越是磨磨蹭蹭的就越有可能让别人看到哦。」

「别催我啦!你就这么想看吗!?」

「我只是倾向于尽早解决掉自己讨厌的事情而已。」

「你……!我、我哭给你看喔!」

唰的一声,门帘被一把拉了开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纯白色的短裙和在那之下的雪白大腿。

视线顺着余光瞥到的腹部向上移去,结女那纤细到令人心生不安的腰部正中间,有一个小小的肚脐眼。

视线继续上移,看到的则是花边式样的白色布料。一分为二的双马尾辫搭在与苗条的身材并不匹配的隆起之间并顺流而下,在肋骨一带遮盖出两片阴影。

最后,我看到了她仿佛忍耐着什么一般紧紧地抿着嘴唇的表情。

似曾相识的眼镜和在视野之下一览无余的乳沟形成了强大的视觉冲突,让我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怎样?」

结女互蹭着自己的双腿,视线透过眼镜投向了我这边。

那令人怀念的面孔,和那包裹了最低限度的布料的身材,在我的心中并没能重合在一起。绫井她就算再怎么恭维也不敢说是身材姣好的那类人。就算在接吻和拥抱的时候,哪怕多多少少有些兴奋,我也一次都没有想过去碰她的胸部或者臀部。明明是这样的,怎么会,怎么可能……!

「……呃~……那个……」

大脑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才总算组织出一句像样点的回答。

「……挺好的吧。大概。」

「不……不行啊,这种评价。你再好好夸两句啊。」

「就算你让我好好夸两句……」

结女从靠在试衣间墙边的挎包里翻出手机,把屏幕凑到了我面前。

「跨越倦怠期的方法其三。多寻找并夸赞对方的优点。」

「咕……!」

难道,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

要是拒绝这个要求,这次外出的意义本身就会产生破绽。原来是为了这样羞辱我,才会突然间提出让我陪她买东西的么……!

结女露出胜利的微笑。

「你怎么啦,水斗同学?我的优点在哪儿,你倒是告诉我呀?」

我又一次将目光投向身穿白色比基尼泳装的结女。

裙子款式的下半身以下的双腿纤细而又修长。从上到下没有哪怕一点点的赘肉,白得简直要让人怀疑起毛孔的存在。这世上羡慕这双腿的女性,想必是多得数也数不清吧。

和腿部一同构成三角形的臀部曲线之上,是骤然收紧的腰部。女生的腰部,究竟为什么会这么纤细呢。明明她的腰围本身和初中时期比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在胸部和臀部一上一下的两处对比之下,竟显得仿佛随手就能掰折了一般纤细。

然后就是,和初中时期相比差距最大的胸部了。

这到底是因为泳装本身就有这样的功能呢,还是因为她是所谓的穿衣显瘦体质呢,总之,现在她的胸部看上去比平时还要大上一些。 乳沟被清晰地凸显出来,两束马尾辫在其间仿若水流一般飞流直下三千尺————大概是一只手勉强罩不住的程度那么大吧。初中时期,我们相拥的时候总是能紧紧地贴在一起,但倘若换做是现在,大概在腹部就会空出一条缝隙……。

这么看-->">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