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一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第一章

前情侣的日常快照 暴风雨夜的袭击者

狂风呼啸。

『是啊。电车已经停运,看样子今晚是回不了家了。我这边已经成功和由仁汇合————』

『那就拜托你和结女一起看家咯,水斗君!』

应诺一声后,我挂断了电话。

将视线投向庭院,横向落下的雨滴毫不留情地拍打着窗户。

六月已经过半,夏日的临近也意味着台风的临近————仿佛顾虑到上学与上班族的境况而选在傍晚才降临的台风,瞬间夺走了人们移动的自由。也就是说————

「……妈妈他们怎么样?回得来吗?」

「不……他们说今晚会在商务旅馆留宿一天,明天才会回家。」

面对义妹•伊理户结女发出的疑问,我头也不回地答道。

在二人独处的客厅里,唯有风声呼啸而过。

嘛,就是这么回事。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仅以我们两人之力捱过这整整一个夜晚。

「……总之,先准备晚饭吧。冰箱里还有什么来着。」

「……是呢。我记得应该还有一些冷冻食品。得去把米饭煮下去才行————」

嗯?莫非你们以为,区区两人独处程度的事件,就会让我们失去平常心不成?

同居生活开始已经过了将近三个月————对于在家中独处的场景,我们早已身经百战。虽然要两人度过整整一夜的情况确实还是第一次碰见,但这充其量也不过是我们至今为止的经历的拓展罢了。

人类是会成长的生物,也是会适应的生物。

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光是这种程度,根本不过是连麻烦都称不上的下级事件而已————

————我本是这么想的。

「噫呀啊啊啊!?」

吃完晚饭,跑完澡,正当万事俱备只等睡觉的夜半时分,家中响起了尖锐的悲鸣声。

哎呀,是杀人事件还是怎地。

我紧锁着眉头走出了房间。那个女人,大半夜的吵吵嚷嚷个什么呀————

紧接着,被一位长发的女人抱了个满怀。

「唔哦哇!?」

一瞬间还以为是贞子什么的,结果定睛一看原来是我的义妹。

结女一把将脸埋到我的肩头之上。从扎成两束的黑色长发上传来花卉味护发素的香气,我不得不努力将这份气味赶出我的意识。

「怎……怎么了?」

听到我平静又冷静又泰然自若的询问,结女身躯微微一颤,用手指向了自己开了门的房间。

「那……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它……!」

「嗯嗯?」

那个东西?你倒是把名字说清楚啊。又不是房间里出了伏地魔。

心理如此犯着嘀咕的我在将视线投向结女卧室的瞬间,顿时意识到我随口举出的例子还真未必有错。

那是在地毯之上。

我看到了不能将名字念出口的「那个东西」————让全世界陷入恐慌的漆黑之霸王。

我看到了,那个微小的、漆黑的残影,在地毯上高速穿过的光景。

「你、你想想办法啊……!杀虫剂!杀虫剂在哪里!?」

准确地掌握了现状的我当机立断,采取了最佳的行动。

也就是————

————蹑手蹑脚地走近房间。

————将手搭在门把上。

————啪嗒一声,静静地关紧了房门。

「…………封印,完成。」

「瞧你把那东西封印在谁的房间里了啊!?」

我没有放松戒备,蹑手蹑脚地拉开了与封印之地的距离。

看着我的举动,放开了我的结女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

「难道说……你,怕虫子?」

「…………或许确实也有这么一种表达方式来着吧。」

「也只有这种表达方式了吧!你都不觉得丢人么!?百年的热恋也会被惊醒的!」

「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年的热恋而已,而且早就醒了吧。」

我尝试着战略性撤退到自己的房间里,却被结女紧紧地抓住了手臂。

「别说那么多了,快把杀虫剂拿来呀!我不知道放在哪里!」

「话说得这么好听,其实心底打的不还是等我把杀虫剂拿来之后连处理工作一起丢给我的算盘么!唯独在这种时候装出一副弱女子姿态可真是有够厚脸皮的!」

「总比丢脸的男人强多了!」

实在被折腾得没法子,走到一楼取出了杀虫剂后,结女不出所料地躲到我的身后,恬不知耻地念叨了一句「拜托你了」。啊啊可恶,一直以来这种事都是交给老爸的,为什么偏偏今天会……!

我将喷雾器握在手上,下定决心打开了结女的房门。

我的视线以刚才目击到的地毯为中心,在地上展开了搜寻。结女的房间虽然有很多书籍,但却整理得十分清楚。她并没有像我那样把书放在地上,而是将多达三位数的藏书被规规矩矩地收进了书架上和纸箱里。

所以,她的房间并没有多少死角。……明明是这样的。

「……这不是不知道跑哪去了嘛……!」

那个东西,那个可怖的身影,早已连带着气息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满心苦闷地咬紧了牙关。

「……既然如此就展开地毯式攻击————就用扩散型杀虫剂充满整间屋子让它无处可逃!」

「诶?那我今晚该睡在哪里才好啊?」

「老爸他们的房间不是空着么?」

「哈……?你、你是要让我睡在新婚夫妻的床上么!?」

……我还真没想过这种事。毕竟是亲生父亲呢……无意识间将这种事排除在考虑范围之外了。

「那客厅的沙发如何?」

「……不要。」

「哈啊……。那我睡沙发,你就————」

「不要。」

结女用坚定的声调说完后————轻轻地,揪住了我睡衣的袖口。

「要是那个再一次出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

即使有我在她身边也只能跟着一起瑟瑟发抖来着。这女人莫非是不知道?

在结女的房间里喷洒完杀虫剂(万幸房间里并没有电脑),并且用杀虫喷雾又在门缝处喷了一通后,完美的封印就此完成。

「这么一来就无路可逃了……。那个东西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活得下来。」

「这么一听反倒是感觉立下了生存flag呢。」

「糟糕。」

然后,我们移动到了我的房间里。

关上我的房门后,结女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避开地上堆积如山的书本,微微皱紧了眉头。

「明明这个房间比我的要脏得多,为什么那东西反倒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啊……」

「那是因为我的房间在冬天一直都有好好通风,通过降低室内的温度杀死了那东西的卵的缘故吧。……不过话说回来,在你住进来之前你那个房间一直闲置着,所以一直没有正经地通过风呢……」

「啊啊真是的!」

噗通一声,身穿睡衣的结女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上。

乌黑的长发用洁白的发圈扎成两束双垂辫,垂在了她的胸前。看着她这令人怀念(虽然很不情愿)的打扮,我又一次提出了不知问过多少次的问题。

「……我说啊,你认真的么?」

「你在担心什么啊?」

结女的视线把我捅了个对穿。

「你就……那么没有自信么?保证自己不会对我做些什么的自信。」

结女将双手撑在了自己的身后,仿佛宣告着自己既不会逃也不会躲。

她的穿着,只有薄薄的一层睡衣。

几乎从不为他人所见的————只会展示在家人或恋人面前的姿态。

将这样的打扮堂堂正正地展示给人看,想必需要相当的勇气。既然如此,我也应该满怀着勇气与理性来回应她才对。

穿着睡衣的时候,一般会穿胸罩么。

这种条件反射之下浮现在脑海的疑问,现在就把它封印起来吧,正如隔壁的虫子那般。

「……怎么可能。」

「呵。是啊。毕竟初中时期也什么都没做到呢。」

「啰嗦……」

(插图p16)

我单膝跪在床铺边缘,掀开了被子。

「这边。」

「……我靠墙睡么?」

「不行吗?」

「…………不,没什么。我无所谓。」

在结女钻进被窝后,我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靠墙睡的人,要有个什么万一,岂不是无处可逃了么。

……嘛,确实没问题呢。所谓的『万一』根本就不会发生。

我也紧接着钻进被窝,用遥控器关掉了灯光。

视野变得一片漆黑之后,仿佛在耳边回响一般的呼吸声和后背处传来的体温就充斥了我的五感。

本想自然而然地拉开些距离,结果差点从床上掉了下去。

稍微往回挪了一点,结果屁股又碰上了什么柔软的东西,颤了一颤后立即逃了开来。

脚部的可移动范围也实在太过狭窄。只要稍微向后方挪动一点点距离,就会碰上仿若光滑的小腿一般的东西。每次碰上,都会慌慌张张地移开,然后又碰上,又移开————在不断重复的过程中,终于停留在似碰非碰的位置上放弃了挪动。

脚踝相触。

放置不管了一阵子后,对面将位置错了开来……然后,将自己的脚架到了我的脚上。

在我感到有些不服气便又一次将脚挪开时,对方则进一步进行抵抗,用双脚夹住了我的脚。

为了寻求解放,用拇趾戳了一下对方的脚趾甲,而对方也通过拇趾发出了进一步的抵抗。她的拇趾沿着拇趾指甲,挤进了我的拇趾和食趾之间。真疼哎。我也向脚趾注入力道,掐住了对方的脚趾。

紧接着————终于,手伸了过来。

我用左手捉住她那有些不知所措地推着我的后背的手,将它推了回去。

两人纤细的手指,推着搡着,夹着挠着————最终,十指紧紧地扣在一起,相互僵持了下来。

————远处传来了呼啸的风声。

今天晚上,无论是老爸还是由仁阿姨,物理意义上都不可能回到家中。

所以————

现在,在这里。

我们无论做出什么事来。

————都不会像平时那样,随时有被他们发现的可能。

……我究竟在考虑些什么啊。

你问我现在我们在这里打算做什么?当然是睡眠了。除此以外还能有什么事情啊。

毕竟,是的,这名为床铺的家具,对我们来说,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其他的用途?

根本连哪怕一种都没有。

所以,如今,这个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整个晚上,都不会有任何人闯进这片空间————这种情景设定,完全,完全,完完全全没有任何考虑的必要————

突然,两支手臂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身躯。

「……!?」

我一片愕然地确认了这份感触。

从身后经由我的腋下,抓住了我胸口的两只手。

触碰到我的肩胛骨,透过薄薄的布料传来的柔软感触。

以及,脖颈处传来的,那略带湿气的吐息。

不……不是吧?

事先反复确认过的,不是你本人吗。

结果反倒是你自己,在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我之后————

咚咚咚,喧闹的心跳声响彻在我的耳边。

这或许是我的心跳————又或许,是透过压在后背的胸部传来的,她的心跳也说不定。

啊啊,不对。

不行啊。

千万要克制住。

想用手按住左胸压下心跳,但我的左胸已经被她的手占据。

已经,没办法了。

我将身体,朝着后方————

「————我,我说啊……」

就在这时,从后颈处传来的,是因为胆怯而颤抖的声音。

……嗯嗯?

「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蛤?」

我竖起耳朵聆听起来。

————咔沙。

「!?」

大脑急速冷却了下来。

心脏顿时因为其他理由而跳得飞快。

难、难道说……那样的封印还不够!?

「开、开灯!开灯!」

「我知道……!」

我用放在枕边的遥控器打开了电灯。

视线快速地扫过整个房间————只见地上堆起的书山之间,正伫立着那个漆黑的存在!

「呜哇啊!?」

「噫呀啊!?」

我们瞬间踢开了被褥。

可恶的东西,居然打破封印来到了这里!!

「杀虫剂!杀虫剂!」

结女紧紧地贴在我的背后大叫个不停。啊啊啊,动不了啦!你就一点战意都没有吗你!

以防万一将杀虫喷雾放在了身边可真是太好了。这个房间里有很多东西————一旦跟丢了目标,想要再次找到的几率实在太过渺茫。

「……必须动手了……就在这里……!!」

我紧握住喷雾器走下了床。

为了不刺激到它,轻轻地,蹑手蹑脚地靠过去……。

但是。

那个东西难道还具备着感知杀气的器官不成么————在我扣动扳机的瞬间,以令人惊惧的爆发力动了起来。

「休想逃!!」

那一定称得上是我人生中最快的反射速度了。

我瞬间重新校准了目标,启动了喷雾器。一发恐怕连职业玩家都要自叹不如的精准制导,瞬间捕捉到了那漆黑的躯体,夺走了它的运动能力。

在它停止了移动后,我依然没有停止喷雾。

「呜咕……居然还活着……」

真是恶心透了。真心受不了。

过度的生理厌恶让我几乎化身成为一介女高中生,我直到那个东西真正意义上再也一动不动为止,都一直持续着输出。

这就是与无论受挫多少次最终都重新站起的主人公为敌的反派角色的心境么。真是这样的话,反派角色们想要骂上一句两句的心情可真是太过真实了。

结束了长达数十秒的喷雾后,身后的结女战战兢兢地问道。

「……死了么?」

「大概吧……」

总觉得在此下妄断言的话那玩意儿又会复活过来。这生物是什么鬼东西啊。是那种会变身的boss还是咋地?

虽然已经杀死了它,但也不能将那具尸体一直就那么放着。

仿佛对逝去的人类所做的那般用白色的纸巾包裹住它的尸体后,我用畚箕将其盛起,封印到了几层厚的塑料袋里。

这次的封印应该总算完美了。

「……哈啊……」

看到我牢牢系紧了塑料袋的口子,结女长出了一口气。

「我说你啊,你好歹多少帮把手吧……」

「……有、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大概也就在这种场合才会依赖以一下了。」

「你当我是G处理专员么你。」【注:G=Gokiburi=蟑螂。日本常用的代替说法】

我也长舒了一口气后,结女露出了一副尴尬的表情……细声呢喃道。

「……谢谢。」

「说得太晚了。」

「一、一般会有人去抱怨人家的谢辞吗!?」

我哼地笑了一声。

而结女则满脸不服地嘟起嘴,从仿佛避难所一般地躲着的床上走了下来。

「既然那家伙已经消失,我就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了呢。只要给我的房间透个气————」

「……大台风天哎?」

「…………………………」

横向飞来的雨滴,猛力拍打着窗门。

要是在这种关头打开窗户,作为满屋子杀虫剂的替代品,会打入大量的雨水————在那个放置了大量书籍的房间。

「而且,这东西能有一头在,有个三十头也不奇怪呢————也有必要给那个房间来个彻彻底底的净化才行。」

「…………那就,」

结女一把将脸别向别处说道。

「实在没办法了…………今天,就拜托了。」

「怎么连句『谢谢』都没听到?」

「吵死啦!你应该感到光荣才对!!」

无论雨声还是风声,都已平息下来。

取而代之的,是耳边平稳的吐息声。

「……咻……」

从沉睡中回复意识的我在条件反射下,睡眼惺忪地看向鼾声传来的方向。

在那里,有一个紧闭着修长睫毛的可爱女生。

……已经有多久,不曾在如此近距离之下凝望你的睡颜了呢?

从以前开始一直都是这样,唯有五官是生得那么的标致……明明我说了那么多遍,你哪怕连一遍都没有相信过……。

而事到如今,你却演绎起了才色兼备的完美超人的角色……啊啊,真是的……。

我,伸出手指,拨开她的刘海。

为了能够,将那张脸看得更清楚些。

……让我好好看看,也没什么关系吧?绫井……。

略有些湿润的呼吸,轻抚过我的嘴唇————

————咔沙。

脑海中闪过一道电流,让我不禁一跃而起。

刚才的声音,难道是!?

……话说回来,我刚才,究竟打算做些什么啊……!?

就在刚睡醒没多久的头脑因过热而宕机的时候。

「呜哎啊啊啊!?」

直到前一个瞬间还发出平稳的呼吸声的结女也从床上蹦起,抱住了我的身体。

「……诶。」

————咔沙。

听到声音扭头一看,只见被放在一堆书籍上的打印纸落在了地上。

是纸张的声音。

这样一来……问题反倒是转移到了,方才跳到我胸前的,这个女人身上。

「……你、你……」

「……………………」

「你……原来、醒着么?」

「……………………」

她难道、注意到了?

注意到了我刚才在半梦半醒间,几乎搞砸的行径?

结女把脸埋进了我的胸口————仿佛是为了藏起自己的表情。

「…………我保持沉默。我对一个趁着女孩子熟睡的机会亲吻对方的男人没什么可说的。」

「既然注意到了————」

「时间!」

结女突然大叫起来,一把将我推向一边后走下了床。

「再磨蹭下去会迟到的!台风也明显已经过了!」

单方面地说着————逃也似的离开了我的房间。

呆呆地望着被关上的房门,我喃喃地说。

「……既然注意到了————」

————那你倒是躲开啊,你倒是拒绝啊。

这样的一句话,涌上了我的嗓子眼后猛然停滞下来……接着就这样,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一如那已经过去的暴风雨夜。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