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二十五章

web版本篇  第二十五章
前情侣回归故里① 西伯利亚的舞姬





「这好像也并不怎么乡下嘛。」这是我走出列车来到车站后,第一时间闪过脑海的念头。

车站本身相当的大,其中有各式各样的土特产店,在走出车站后,也有一家规模不小的商场。周遭熙熙攘攘的人群,简直可以算得上是一座城市了。

莫非水斗所说的『相当标准的乡下』,其实不过是用了夸张的手法而已?

如此这般的疑问,也仅仅维持到了我登上巴士的时候。

随着噗咻的一声响,巴士合上了车门。

而巴士之中,除了我们一家四口以外,哪怕连一名其他乘客都没有。

大中午的居然还能有这种事?

我看向窗外,眼看着人类文明的气息愈发淡薄。建筑物没过多久便已是无影无踪,放眼望去,只能看见无数的电塔连着电线,一座接一座地呼啸而过。

巴士驶入深山后,四周的绿意愈发浓厚起来,事到如今,除了这座巴士以外,也就只剩下我们脚下那条单调又乏味的省道能有点儿人类文明的味道了。【注:省道原文「県道」,即县道。日本的县相当于省级行政区,为了方便中国读者理解,故修改。】

「谢谢啊!」

当巴士停靠到了车站后,峰秋叔叔说道。而巴士的司机则稍稍举起帽子点了点头。看来还是熟人呢。

待到巴士离开车站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篇广阔的田地。

巴士站并没有顶棚,而是由茂盛的树枝遮出了一片阴影。每当微风拂动,炫目的阳光便会透过随风摇摆的树枝的间隙,毫不留情地灼烧我的眼帘。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巴士的轰鸣声远去后,取而代之的是此起彼伏的蝉鸣声。

简直就像是异世界一样。

我甚至对自己是否能够回到自己所熟知的世界感到了一抹不安。

「呜哇——!结女,快看快看!这边的巴士一天只停三班呢!」

妈妈看过那张已经烂得七零八落的班车表后,立刻喧闹了起来,完全没个中年妇女的样子。

峰秋叔叔微微一笑,

「能早中晚各来一个班次已经很不错了。往这种乡下地区派班车,根本就赚不到钱。」

「这里的人要买东西的时候该怎么办啊?」

「毕竟这里老人家比较多,都是由城区里的店铺接收乡镇办事处的指导,来统一调配物资的。而且这年头,就算是老人家是会网上购物的呢。如果这样还不够的话,就要开车去刚才那边的城区采购了。」

「哈啊啊~……」

「开不了车的孩子们就必须要赶末班车回来咯,真是令人同情。不过如果只是短短几天的话,这里还是个不错的休闲地点呢。咱们走吧。」

峰秋叔叔顺口说完,便迈开了脚步。

据峰秋叔叔所说,他的妈妈,也就是水斗的祖母的家,从这里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

正当我准备抓住放在地上的行李箱时,我的身旁伸出另一只手,将箱子抓在了手上。

「啊,等等……!」

我的义弟•伊理户水斗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无视了我的喊声拖起了我的行李箱。

擅自动人家的行李是想干什么嘛,真是的……!

我追上他的脚步想要抱怨两句——然而几乎脱口而出的抱怨,马上又被我咽了回去。

在我们的跟前,我看到了一道陡峭的斜坡。

「……………………」

水斗一言不发地拖动着行李箱走上斜坡。

本该是相当累人的工作,但他却是满脸的气定神闲,看不出哪怕半点吃力的样子。

……所以说啊。

既然有理由,你就不能早点告诉我嘛!





「呜哇……」

「哦……噢噢噢~……」

登上斜坡之后,我和妈妈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大门,心里满是震撼。

这,就是水斗的祖母所住的家么。

不对,与其说是家……倒不如说是宅邸吧?

我呆呆地望着眼前宽度超过了50米的围墙和瓦片堆砌而成的屋檐。

「难道说,其实峰秋君的家里其实超级有钱……?」

「不不,说是有钱也只到我祖父那一代啦。据说祖父当初并没有让子女继承家产的意思——到头来,自己的遗产基本都捐了出去,留下的就只剩下这座房子了。」

「哈诶~……。真是可惜……」

「倒是我听说当时母亲和伯父二话不说就走出家门,对此好像并没有什么怨言。」

这么说来,水斗当时好像也是为了学费减免才努力成为了特招生的来着。

偷偷望向一旁的义弟,只见他正仰望着当空的太阳,满脸的烦躁之色。

「好热……」

「也对。我们赶紧进去吧。」

穿过前院,峰秋叔叔按响了玄关的门铃。

这古色古香的宅邸中响起的电子铃声,总让我有种怪异的感觉。

「来了来了……」

推拉门被哗啦一声推了开来。

从大门内侧出现的,是一名身穿围裙的老婆婆。

虽然一瞬间还以为她是仆人,但她在看到水斗的瞬间,两眼瞬间就放起了光。

「哦~!这不是水斗嘛!都长这么大啦!」

水斗微微低下头来打了声招呼。

老婆婆听到水斗打招呼,「呜哈哈」地大声笑了起来。

「真是一如既往地冷淡呢你!你这样子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

「妈。你当初好像还说过你不想成为一天到晚结婚结婚结婚的老太婆来着?」

「噢噢噢。的确的确。危险危险。」

她招呼着我们走进了玄关。而她,则在登上玄关的台阶后,

「我叫伊理户夏目。」

端庄有礼地低下头颅,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很抱歉这么迟才给你们打这声招呼。实在是因为我这笨蛋儿子提到自己再婚的时机太过于突然了……」

「也不突然了吧。我都提前两个星期跟你们说了呀。」

「这还不够突然么!?」

我悄悄地点了点头。而一旁的水斗也轻轻地和我做出了相同的反应。

虽然我能理解他们顾虑到正在备战考试的我们才会在最后的最后告诉我们再婚的消息,但总觉得这事还有更好的处理方式。

……不过嘛,我总觉得,倘若我们真的在分手之前就得知了他们再婚的打算,或许情况会更糟也说不定。

「妈,对不起啊!其实我和峰秋当时也是一直犹豫到了最后关头……」

「没事啦,由仁。光是你让这孩子重新生出了结婚的打算这件事,我就已经足够高兴啦。真的非常感谢。」

「不不,您太客气了!」

夏目婆婆——还是该称呼她为奶奶呢?——深深地低下了头,妈妈见状诚惶诚恐地摆了摆手。

这么说来,关于妈妈和峰秋叔叔究竟是如何相遇,又是如何相爱的,我还从来没听他们说起过呢……想来,应该是历经了不少艰辛吧。

「然后,这位就是小结女了吧。」

注意到夏目婆婆的眼光看向了我这里,我下意识地挺直了后背。

「我叫伊理户结女。这几日承蒙您照顾了。」

「哎呀呀还真是有礼貌呢。真是个认真的孩子。有和水斗好好相处下去吧?」

「有、有的。」

「甚至比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好呢。对吧由仁?」

「对呀对呀!水斗对她可温柔啦!」

「水斗很温柔!?真的嘛~」

夏目婆婆柔和地笑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突然间多了一个年长的孙女可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呐。就好像是孙子取了个媳妇儿进门一样呢。」

「诶」

媳、媳妇?

当我不禁呆住的时候,妈妈发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声。

「怎么样?你要不要和水斗君结婚呀?」

「才、才不会。才不会结婚啦……」

「开玩笑啦!开~玩~笑!」

这、这可真是一桩对心脏不好的玩笑话啊……。

我姑且瞥了瞥水斗那边的状况,但见到的只有一张扑克脸,完全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虽说总比狼狈不堪的样子要强,但却总给我一种莫名窝火的感觉。

「大家都累了吧。进来吧进来吧。峰秋,午饭吃过了吗?」

「在路上已经吃过了。」

「这样啊。那就先把行李放放吧。峰秋,你给他们带个路。」

「明白。来,这边。」

我们提起行李来到走廊,和夏目婆婆分开之后,顺着峰秋叔叔的引导前进着。

这座府邸简直大到了独自走在家中都会迷路的程度。但与此同时,房屋的年月也相当久远,每次踩在地上,都会发出吱吱的声响。

「妈是关西人么?」【注:虽然由于翻译难度问题没有做出区分,但夏目婆婆从始至终用的都是关西腔,故有此问。】

「她的方言是受到了我爸的影响啦。毕竟我爸是个土生土长的京都人。」

一旁的妈妈他们正谈论着这样的话题,而与此同时,我见到府邸里甚至还有一道面向前庭的套廊,甚至泛起了一丝感动之情。虽然伊理户家中就有前庭,但如此地道的套廊我还只在电视剧里见过。活像是犬神家一样呢……。【注:犬神家,出自横沟正史著《犬神家一族》又名《血溅的遗嘱》中出场的犬神家族。】

「我和水斗在这里,你们住隔壁这间。」

「好的~。」

「放好行李咱们就去佛龛那边哦。」

「好的好的~。」

可能是顾虑到了我和水斗的感受吧,分配房间时,我和妈妈、水斗和峰秋叔叔被分别安排到了同一间。

我进入铺设了榻榻米的房间,从行李箱中取出换洗衣物时,妈妈忽然「哈啊啊~」的一声长出了一口气。

「婆婆是个和蔼可亲的人真是太好啦~。我一直很担心她如果是个严格的老人家该怎么办才好呢……」

「连妈妈你也没见过夏目婆婆么?」

「虽然曾经通过电话聊过几句,但也仅此而已啦。」

「这样啊。」

「真是太好啦……」

妈妈瘫倒在地上,一副筋疲力竭的样子。

看来她刚才其实很紧张呢,真是意外。不过这倒也是,毕竟能不能被亲家所接纳,可是事关生死的头等大事呢。

对这个家庭来说,我们便是所谓的外来物种。

这么说来,我倒是没怎么考虑过就轻轻松松地跟到了这里,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据说亲戚们都会聚集在这个家里对吧?大概会来多少人啊?」

「嗯~?我听说来人以种里家的人为主。」

「种里?」

「是婆婆的旧姓啦。听峰秋说婆婆她有个哥哥,他的子辈孙辈会有几个人过来。」

妈妈的婆婆的哥哥……也就是我奶奶的哥哥了。这该怎么称呼来着?

他的子辈孙辈——吗。他应该算是……我的义表亲?也不知道是不是同龄人呢……。

「由仁,结女。咱们去佛龛咯——。」

「知道啦~。结女,我们走吧!」

我们拉开格子门。和水斗与峰秋叔叔会合。

水斗依然是一副不知看向何方的呆滞表情,只是跟在叔叔后面向前走着。……这家伙,自打他来到这个屋子是不是连一句话都没说过?

又一次穿过吱吱作响的走廊,我们来到了佛龛所在的房间。

毕竟盂兰盆节将至,我们一家人也会一起去扫墓的吧。不过水斗母亲的墓碑并不在这里,回去之后是不是也要去那边一趟呢。

「就是这里。」

说着,峰秋叔叔停下脚步,将手伸向了前方的格子门。

但就在这时,格子门自己打开了。

「啊。」

格子门的里侧,是一位年轻女性的身影。

那是一位带着红框眼镜,身材高了我大约十公分的女性。看她的样子,大概是一名大学生吧。她乌黑的头发轻柔地顺着肩头垂下,散发出书店店员或图书管理员一般的气质。

感受到这股与自己类似的气息,我不禁生出了一丝亲近感。而就在这个瞬间——

「——这不是水斗嘛~!!好~~久不见~!!」

她忽然快活地叫了一声,紧紧抱住了水斗。

……嗯?诶!?

这一切实在是太过突然,让我的大脑有些跟不上节奏。

书店店员与图书管理员的第一印象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听她的语调,反倒完完全全就是个派对女……!这闪瞎狗眼的阳咖之光,简直能比晓月同学耀眼三倍!【派对女:原文パリピ=party people,日本辣妹独创缩略词,指喜欢群聚、喜欢热闹的人,说白了就是现充。顺带一提,パリピ本没有男女之分,译作「派对女」只是为了译文顺口而作出的妥协。】

更重要的是,这肌肤接触也太过分了吧这。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用拥抱打招呼的人呢。你是美国人么?是美国人吧?

「噢噢,这不是小圆香嘛?好久不见。」

「我也好久没见峰秋叔叔了呢~!」

这位被称作圆香的女生就这么抱着水斗,欢快地跟峰秋叔叔打了声招呼。

不出所料,她果然是亲戚家的孩子吗。

倒是她究竟打算抱着水斗抱到什么时候啊?就算是亲戚,但这个男人可是尤其讨厌被人亲近的体质哎。更遑论让人搂搂抱抱的了。换我这么抱上去,绝对会被他一言不发地赶开然后遭到他的无视——

「圆香姐,好久不见。」

他说话了!?

听到他在被人紧紧拥抱着的状况之下,虽然生硬但却的的确确发出了声音,我一片愕然地转过了头。

明明自打进入这个家门以来,这家伙根本连呼吸都不带发声!

「嘻嘻,那我可就安心咯~。今年也还是这么冷淡呢!我还一度很担心要是你来了个高中出道的话该如何是好呢~!」

「所谓高中,也不是什么值得出道的地方啦。」

「唷,真敢说呀~。」

居然在回答人家的问题!?

而且刚才我是不是被这家伙若无其事地怼了一通!?

「嗯」

圆香(?)小姐放开了水斗后,又将视线对准了我和妈妈。

「叔叔,难道说这就是……」

「嗯。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和我再婚的由仁阿姨,这边是她的女儿结女。两位都姓伊理户。」

「我叫伊理户由仁~。」

「我、我是结女。」

「嚯嚯~……哼~……」

透过红框眼镜,我感受到了她仿佛鉴定价值般的眼神。而且视线主要锁定的并非是妈妈,而是我。怎、怎么回事……?

「那么,这边就是,」

峰秋叔叔的手指向了圆香小姐的方向,

「我伯父的孙辈——应该算是小结女义理的表亲吧?——种里圆香小姐,以及,种里竹真君。」

诶?

正当我为突然出现的第二个名字而感到惊诧不已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脑袋战战兢兢地从种里圆香小姐的长裙背后探了出来。

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个女生,但既然峰秋叔叔用『君』来称呼他,就意味着他是个男生吧。

看上去,大概是个还在上小学高年级的孩子,

他的身材十分纤细,活像个小巧可爱版的水斗。而在他长长的刘海内侧,他的眼神游弋不定,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男孩——也就是种里竹真君在和我对上了视线的瞬间,就一下子藏到了姐姐的身后。

这副模样——显然是个十分认生的人。

这次绝不会错的。我的心中泛起了真正的亲近感。

回想过去,我也像他所做的这般躲到母亲的身后过呢。

「啊,对不起喔。这孩子有些认生呢~。」

「没什么啦~。结女直到不久前为止也一直都是这种性子呢。对吧?」

「……妈妈。不要擅自把这种事说出去呀。」

「啊,对不起对不起。」

为什么为人父母总是会轻而易举地透露儿女的隐私啊?

我绕到圆香小姐的身后,来到竹真君的面前蹲下,和他对上了视线。

「你好啊,竹真。我是伊理户结女。还请多多关照哦。」

试着尽可能温柔地打了声招呼……但竹真君那张仔细一看十分可爱的脸竟是瞬间涨得通红,一溜烟地朝着走廊的方向跑去。

把人家吓跑了……。

「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而圆香小姐,又一次以鉴定价值般的眼神观察着我现在的状况。

「那个,有什么事吗……?」

「不不……我只是在想,你的身上能看得到努力过的痕迹呢。」

「诶?」

「啊,对不起呀!我可不是在小看你。只是我一直很担心万一水斗的新姐妹是个辣妹的话该怎么应对她才好。不过看到小结女这样子啊我可就放心了呢~。作为亲戚,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喔!」

圆香小姐单方面地握住了我的手。

嗯……嗯嗯~?

她这是在夸我……吧?

『作为亲戚』这句话,应该也没有什么深意吧?

这应该不是在给我打预防针吧?

「话说啊,结女,我们俩的服装品味是不是有点像啊?总觉得有一股子亲近感呢~」

「诶」

听罢,我重新确认了圆香小姐的服装。

整体上色调偏淡,下身选择的是轻柔系长裙,而上半身则用尺寸偏大的束腰外衣,轻轻地别进了长裙的里侧。这整体上的风格,和前一阵子我为东头同学选的那身服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我这才发现……这个人的身材可真了不得。

因为个子高的缘故,她比东头同学看上去要苗条一些,但论及胸部的大小,她这怕是和东头同学有得一拼吧……?

在近距离之下,甚至能从略微敞开的衣领处看见若隐若现的乳沟,看得连我都不禁有些心跳加速。

「的确……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点相似呢。」

「对吧!我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这种风格的衣服!虽然大学的朋友老是说这种衣服很幼稚,但我果然还是觉得轻飘飘的可爱衣服才是女孩子们最真实的夙愿呢,小结女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对吧?」

「的……的确。我觉得这样很可爱。」

我当初可是为了迎合旁边这个男人才变成了这样来着。

…………嗯?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圆香小姐说她『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这种风格的衣服』——也就是说,她从很久以前就在选用这种裸露部分很少的大小姐风格的服饰。

而作为她的亲戚,水斗大概也是看着这种风格的服饰长大的吧。

而他也正因如此,才会以这样的风格来要求我。

……嗯?

嗯嗯嗯嗯???

我本以为水斗之所以会喜欢清纯系的服装风格,是受到了轻小说之类的影响……。但难道说……实际上是因为……。

「感觉是个很谈得来的人真是太好啦!毕竟,我家的亲戚根本就没有年轻的女孩子。咱们可要好好相处哦,小结女!」

「……啊,好的。那是当然……」

这么说来,我好像听说过一种说法——

——大部分的男生,都会将初恋献给身边的某位大姐姐。





时间来到傍晚,亲朋好友的各位叔叔阿姨渐渐聚集起来,家中开办了宴会。

而宴会的主宾,自然便是我和妈妈这两张新面孔了。

「有没有和水斗好好相处啊?摊上这么个孤僻的孩子,想来你也很辛苦吧!」

「不不,实际上啊,他们两个的关系意外地好呢!」

「是嘛?那我们也就放心啦!」

类似这样的谈话,已经是第五遍了。

我除了拿着乌龙茶赔笑不已以外,根本别无他法。

「噢噢!小圆香喝得可真豪爽呀!」

「明明今年才刚到20,真不愧是种里家的人!」

「我这才刚开始呢——!」

在这十几个大人喝得热火朝天的宴会现场里,未成年人仅有我、水斗和竹真三个人。

压倒性的客场作战,让我完全跟不上他们的节奏。

所谓的酒宴,就是这样的氛围么。还是说会变成这样的氛围,其实只是因为彼此都是亲戚的缘故?无论是饮酒会还是亲戚集会,我的相关经验都实在太过匮乏,根本无从判断……。

「居然让青春期的男女同居在一栋房里,当初我也是捏了一把汗哪。」

「毕竟都说最近的年轻人都偏草食系嘛。」

「阿峰啊,你这说法早就过时啦!」

「啊,是这样吗?」

「小结女呀,你别客气,尽管吃啊。来来来,寿司都还剩着呢!」

「好、好的……」

身处这一片混沌的宴会现场之中,我不得不埋头苦吃着餐盘中越变越多的食物。

许久,

「好——狡——猾——啊!!」

随着一声大喊传进我的耳朵,我的背后突然间感受到了一阵柔软的感触。

「哇!?……圆、圆香小姐?」

「小结女真是太——狡——猾——啦!」

浑身酒臭!

压在我背上的圆香小姐浑身发热满脸通红,全然一副喝高了的模样。

话说我的背上好像压着什么体积相当惊人的东西哎!哪怕隔着胸罩都能感受到它的重量哎!压在我背上都给压变形了哎!就算我也是女人也实在免不了一阵心跳加速哎!

「水斗君啊——,他对我啊——,根——本就不理不睬的啊。可是啊——,为什么小结女马上就能和他打成一片啊——?」

「诶,是这样的吗?」

「就是这样的啊?明明我从他上幼儿园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照顾他呢!」

身旁的水斗正故作不知地吃着红薯。

不理不睬……?我记得他从一开始就对我挺温柔了来着……?

「水斗和我爷爷,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

说出这句话的,是圆香小姐和竹真君的爸爸。他的年纪和峰秋叔叔相仿——大概40多岁吧。我这边又该怎么称呼他呢。

「沉默寡言的性格也好,莫名顽固的观念也罢,就连读书的爱好,也是一模一样啊。看他这副模样,总给我一种日后必成大器的感觉,想想还有点激动呢。」

「喂!你对你亲生女儿就没有半点激动的感觉么!?」

「大丈夫上课绝不迟到,你先做到这一点再说这话不迟。」

「我才不是什么大丈夫咧——!」

我有些疑惑。

「我爷爷,指的是……?」

「也就是我们的曾祖父啦,也是这个府邸原本的持有者。名字……是叫什么来着——?」

「叫候介啦,种里候介。」

看上去还没有喝醉的峰秋叔叔答道。

「他的人生那叫一个波澜壮阔——虽然为人父母,总会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就是了。」

「这不挺好的嘛。光是能健康平安地长到这么大,就已经是万幸了啊……。峰秋啊,你已经很努力啦!真的,很努力了啊……!」

「非常感谢……」

峰秋叔叔笑了一笑,从圆香小姐的父亲手上接过了酒杯。

而站在他身边的妈妈,也露出了温柔而又高兴的笑容。

「……毕竟峰秋叔叔在水斗君出生之后,马上就成了单身父亲呢……。」

趴在我背上的圆香小姐以几分感慨的语气喃喃说道。

「虽然夏目姑婆有去帮他的忙……但我想,那段日子一直都过得很艰辛吧……」

……据说,水斗的亲生母亲伊理户河奈的体质本就十分虚弱,在生下水斗之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当时,峰秋叔叔大概也才二十多岁吧。……青年丧偶的他,硬是凭着一己之力守护着水斗,一手把他拉扯到大。

而在自己的儿子结束了义务教育的同时,他和妈妈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我终于明白了。

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在那样的节骨眼上再婚。

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犹豫到最后才下定决心,为什么连我们都会被他们蒙在鼓里。

也明白了为什么我和妈妈受到了预料之外的热烈欢迎。

因为,峰秋叔叔的再婚,正是他跨越了一场重大试炼的证明啊……。

想到这里,我再次下定了决心。

我——不,我们——

一定要将眼下的这个家庭守护到最后才行。

「……爸。」

「嗯。」

回过神来,只见水斗站起身子,走到峰秋叔叔的背后叫了他一声。

「我吃完了。」

「啊啊……。谢谢。」

「那我走了。」

水斗当即离开宴会现场,走出了这间房。

他这是打算去哪里呢?

而且为啥是『谢谢』啊?

「我可不会让小结女跑掉喔!」

「圆、圆香小姐……好、好重……!」

「你有男朋友么~!?你一定有吧~?毕竟你这么可爱嘛!要是还没有的话就让我来当~!」

「圆香已经成了相当了不得的酒鬼了咧。」

「不愧是种里家的孩子呀!哇哈哈哈……!!」





「呼~……」

任由热水没过肩头,我终于安心了下来。

我漫无目的地眺望着水蒸气朝着青色瓷砖所筑的天花板升腾而起的景象。

诚然,我也有着亲戚的存在,偶尔也会与他们碰面。

然而,如此规模的大家庭聚会,对我来说却是头一遭……更重要的是,一想到我和那个男人一起参加了那样的聚会,就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涌上心头。

……和他交往的那时候,我可是做梦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和他的全家上下见面呢……。

我从未听他说过他的曾祖父是个富甲一方的人物,也从未得知他居然还有像圆香小姐这样漂亮的表姐……。

话说回来,虽然对水斗来说不过是基本操作罢了,但一般会有人会在那种酒宴上一个人开溜么?

我泡完澡后,朝着走廊的方向走去。

毕竟你们想想,跑完澡去走廊吹吹晚风,听上去是不是有几分风雅?

远方依然隐约能够听见大人们的晚宴声。在我退场之后,妈妈依然留在现场喝酒没走。我这个母亲的适应能力可真令人惊讶……。

「咦。」

「啊……」

走廊上已经有人了。

只见竹真君面朝庭院坐在地上,小小的双手正捧着一台游戏机。

游戏机呀。

也对。说到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最先想到的就该是游戏才对呢。都怪某人的影响,看到他手上拿着的不是书,我竟然下意识地感到了惊讶。

「竹真君,你一个人吗?」

「……嗯,嗯……」

哦。他终于第一次回应我了呢。虽然他的眼光从来没从游戏机上挪开。

我有些高兴,

「你姐姐呢?」

「她还在喝酒……」

「诶诶~……这样啊……」

听说她才刚满20岁来着?真亏她还能跟那群酒豪喝到一起去……。

「那,你是逃到这里的?」

「我、我姐姐她,一喝醉就会来抱我……」

「泡过澡了吗?」

「已、已经泡过了……」

「这样啊。那我是不是该把那个家伙叫来呢……」

夏目婆婆交待过我,跑完澡之后要去跟还没泡过的人打声招呼来着。那个男人八成到现在还没泡过吧。

「……………………」

正当我思索着这样的问题,我察觉到竹真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怎么啦?」

「啊,不,嗯,没什么……」

说着,竹真君唰的一下和我拉开了距离。

这是在戒备我么。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换作是我突然得知自己多了一个素昧平生的女性亲属,我也会戒备的。

感觉需要有一个共通的话题来打开他的心扉,但他看上去并没有读书的兴趣……。

「……我说啊,竹真君。在你看来,那个男人——不对,在你看来,水斗君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因此,我将我和竹真君共同的熟人作为话题抛给了他。毕竟除他以外也根本没有任何选项我也没办法,嗯。

竹真君惶恐不安地扭捏了好一阵子,

「诶?这个……」

「比如说他很温柔啦,很可怕啦之类的。」

「……嗯~……这个……」

犹豫良久,竹真君缓缓地说出了口。

「……我不太、不太了解。」

「这样啊?」

「我,我几乎就,没和他说过话……。他一直都,都待在曾爷爷的书房里、」

曾爷爷的书房……。那个男人,哪怕待在亲戚家里都改不了家里蹲的毛病么。

竹真君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感到了一些不安,有些焦虑地说道,

「……可、可是……!」

「嗯。」

「……我感觉……他有点,帅气……」

「帅气?」

竹真君看上去有些害羞地点了点头。

「因为他……堂堂正正的……根本就、不在乎外人的眼光……我、我做不到……」

「……是啊……」

他的这份心情,我再理解不过了。

毕竟初中时期的我,也一样怀揣着这样的一份憧憬。

然而实际上……那个男人,也并非十全十美。

也会经历失败。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呢……」

「诶?」

「啊,对不起喔。我只是在自言自语。」

我笑着揭过了话题。

「打扰你玩游戏了,抱歉啊。」

「啊,没事……」

「那就——对了,还有一件事想问问你。」

一如杉下右京那般,我忽然回过头去。

「书房往哪里走?」

【注:自行百度『相棒』『杉下右京』。】





我依然记得初次见到他时的场景。

那是我们被分配到同一个班级的那一天——教室里的每个人都在努力地结交朋友,唯有他一个人泰然自若地沉浸在书本的世界中。

我是『绫井』,而他是『伊理户』。

按照姓氏的五十音顺序被排到第一排的我,眼看着背后那个一言不发地看着书的那个男人,却一点儿都不觉得他『很寂寞』。

每次回头,都能从他的身上收获一份微末的勇气。

他让我意识到,人生在世,还能有这样的生存方式。

绝不徒然与他人产生联系,仿佛与背景融为一体,却又执着地追寻着独属于自己的世界——人生在世,还能有这样的生存方式呢。

诚然,这或许不过是我试图寻找比自己更加下等的人以获得宽慰的心理作祟也说不定——但是,我背后的这样一个存在,支撑着我走过了整个初中生涯,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当时的我也实在未曾想过,那个人会成为我如此重要的存在就是了——

照着竹真君的指示,我在走廊的尽头找到了书房的所在。

这便是水斗的曾外祖父——现在也是我的曾外祖父——种里候介老先生的书房。

据说,水斗从很久以前开始,只要来到这个家中,就一定会把自己关在这间房里。

这么说来,他本人似乎也说过他在这里『读书度日』来着……。

房门并没有关。

月亮柔和的光晕,透过房门洒进了房间里。

书房的两边陈列着巨大的书架,活像是一个藏书的地窖。

书架放不下的大量书本被杂乱地堆在地面上,让本不就宽敞的房间显得愈发狭窄。

而房间里的光源,唯有天花板上的一个老旧的灯泡,书桌上的一盏台灯,以及洒入的月光而已。

而在这有如洞窟般昏暗的房间之中——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桌边上,仿佛和这份光景完美交融。

仿佛唯有眼前的这间书屋倒转了几十年。

而沉浸于这份景象的水斗,也几乎要让人误以为,他打战后期间开始就在这里里度过了长达数十年的时光。

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犹豫着,不知自己究竟该不该向他打声招呼,又该不该踏入这间书房。

毕竟——这片空间,已然完美。

这个小小的世界,仅凭着水斗一个人的存在,就已经彻底完善。

而一旦被我这种异物涉足其中,这个圆满的世界,就有可能因此分崩离析——

——是啊。

伊理户水斗其人,从一开始,就已经圆满了。

他孤独,孤傲,凭着一己之力构筑起这么一个圆满的世界,根本没有他人涉足的空间。

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

——为什么让我这样的人,成为了你的女朋友呢?

事到如今,回想起初中时期的那段回忆,竟有几分如梦似幻的感觉。

他仅仅对我一个人展现出的温柔、笑容、害羞……这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只是一场遥远的梦想,又宛若一场美丽的误会。

此时此刻,我才深切地感受到了。

正因为我和他成为了家人,正因为我们同住一道屋檐之下,正因为我从很久很久以前便已和他相识的亲戚口中听说了他的事迹,我才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了。

感受到彼时的他,是个独特得无以复加的人。

感受到彼时的我,是他的人生中仅有的例外之一。

……但是。

但是啊。

现在,摆在我眼前的这副景象——却是当时的我,所未曾得见的。

终有一日,我们之间不再独特,我们回归了平凡。

一时的激情,在那一天冷却下来,回归冷静,回归现实。

正因如此,我——

集中精神,深吸一口气,也仅仅深吸了一口气……便一步迈过了,这道挡在我面前的门槛。

陈旧的纸张散发出独特的香味,轻轻地刺激着我的鼻腔。

无数被罗列在两旁的书本,让我感受到了压迫感。

这就是所谓历史的厚重感么……正当我惊叹于这样的氛围之时,水斗的视线从书本上移开,看向了我的脸。

「……是你啊。……怎么了?」

听见他比起平时低沉了进的嗓音,我努力保持着平静,回想起此行的目的。

「我是,……来叫你去洗澡的。」

「这样啊……都这么晚了么……」

水斗发出叹气一般的低语声,合上了放在书桌上的书本。

那是一本有些古怪的书。

虽然看上去是一本精装书,但却既没有装帧也没有图案,唯有一个标题被赤裸裸地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