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二十六章

web版本篇  第二十六章
前情侣回归故里② 黄昏已逝





「水……」

我捉着野餐布的边角想要呼唤一声,结果话到了嗓子眼却愣是没能吐出来。

站在对面的水斗手上捉着野餐布另一半的边角,正等待着我的指示。我们正在铺满了小石子的河滩上铺设临时的休憩场所。

水——义弟一脸惊讶地皱着眉,

「怎么?」

「不……那个……水斗——同学。咱们就铺在这一带吧?」

「……?啊啊,好的。」

我们将野餐布铺在地面,又四处找了些合适的石头固定住了野餐布的四角。

叫……叫不出口……。

明明昨晚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叫出口了。结果就过了那么一阵子,就再也没办法直呼他的名字了!

为什么啊。难道只是因为昨晚有些太过激动了而已吗。明明我还以为自己接触到了这家伙的过去,作为家人和他拉近了不少的距离。

而且为什么你那边还不愿意直呼我的名字啦!

在我因为蛮不讲理的怒火气得浑身发抖的时候,一旁的河流方向传来了喧闹声。

「下来吧,竹真。水流慢得很,没什么好怕的啦。」

「嗯,嗯……」

「小心河底的石头喔~」

「我知道……」

圆香小姐和竹真君将脚伸入水中,确认着水流的速度。

我们如今,正在种里家附近的河流。

水流涌动的声音,拂过水面的微风,沙沙作响的树叶听着十分舒心。日光虽然有些强烈但并不觉得有多么燥热,或许是因为我们身在水边的缘故吧。真是个相当舒适的避暑胜地。

据说,河边烧烤是在种里家聚会时的保留节目。这一家上下可真是有够现充的。不过自家附近要是有这么好的地方,会想来烤个烧烤倒也不是什么怪事呢。

我们先大人们一步来到了河边游玩,也顺便受峰秋叔叔所托,把那个搞不好一天到晚连一步都不会迈出书房的水斗拖出了门外。

把他带出门的时候也还好说,而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

但是,在这段过程中,我注意到了一件事——昨晚下定决心以后要直呼他的名字,但如今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

「好了。」

水斗在铺设完毕的野餐布上放好行李(其中装着毛巾和急救箱等用品)后,就火速脱下自己的凉鞋,盘腿坐在了旁边。

然后,他又从行李中取出文库本,在四角短裤式的泳装上翻阅了起来。

「……你还真是天塌下来都不带变样的呢。」

「多谢夸奖。」

这完全不顾及别人看法的模样,我行我素得简直让人羡慕。

……我是不是也应该带本书过来的?

「小结女呀,防晒霜和驱蚊液都涂好了吗?」

一直看着竹真君的圆香小姐回到了岸上。

「啊,正打算涂呢。」

「好吧~。难得皮肤这么好,你可千万要好好涂喔。我也来涂一涂好了。」

圆香小姐没有拖鞋,先是直接一把跪在野餐布上,从行李中取出防晒霜来。

接着,她坐在了野餐布的角落上,干脆利落地拉下了自己连帽式防晒衣的拉链。

穿在防晒衣内部的,是略显成熟的黑色比基尼。

没有多余的装饰,款式也十分简约的布料,覆盖着她大幅向前突出的胸线。而下方的腰围却是骤然收紧,勾勒出一道完美无瑕的沙漏式曲线。

而圆香小姐略显成熟的容貌,愈发显得黑色比基尼妖艳万分。

圆香小姐一边挤出防晒霜,一边抬头望着我,发出了「嘻嘻」的笑声。

「怎样?论身材我可是很有自信的。」

「嗯……。很漂亮。」

「哎呀,就这点评价么?无论男女,大多数人看到我的胸部,照理来说情绪多少都会更高涨一些来着。」

「啊~……实际上呀,我有个朋友比你还更大些……」

「诶!?真的假的啊!?就是说她有G以上咯!?给我介绍介绍!好想揉一揉啊!!」

「但是我拒绝。哪怕同性这也足以构成性骚扰了。」

「诶诶~!真小气~!」

看着嘟起了嘴的圆香小姐,我不禁笑了起来。不管是晓月同学还是圆香小姐,为什么都会那么喜欢揉人家的巨乳呢。明明圆香小姐自己的就已经足够大了——话说回来,她说『G以上』,也就是说圆香小姐是F杯吧……。怪不得会选择黑色比基尼呢。

我偷偷瞥了瞥旁边的水斗。

他的眼神一如既往地盯着书本——看上去好像是这样的。

……他究竟是看了,还是没看?

究竟是对圆香小姐的泳装根本就不感兴趣,还是看了一眼后马上就收回了视线……。

我回想起昨晚和晓月同学在LINE上的交流。

顺着话头,我曾问过她这样一句话。

<你知道川波同学的初恋是谁吗?>

一般情况下,男生们的初恋对象都是怎样的人——我只是想知道这么一个普世价值观而已。普世价值观,嗯。

晓月同学毫不犹豫地作出了答复。

<我>

<彳亍口巴>

<停。我整活儿呢我!别一副好好好是是是多谢狗粮饱了饱了的反应成么!>

<所以说到底是谁?>

<据说是幼儿园的老师来着>

<顺带一提,晓月同学的初恋是?>

<无可奉告>

看来是川波同学没跑了……。

晓月同学她居然真心以为这样就能瞒过我的眼睛,意外地有些粗枝大叶——虽说她或许就只会在和川波同学的相关事件上犯傻就是了。真是奇妙。

不过总之,川波同学的第一次果然也献给了年长的女性呢。

这个嘛,对小孩子来说,身边的人们基本上都比自己年长,从概率上来说这也算正常啦。何况对于水斗来说,他的身边就只剩下圆香小姐这一个年纪相仿的女性了……。毕竟他连妈妈都……。

呜,心里好乱。

毕竟,到头来只有我一个人献上的是初恋,不会有种挫败感嘛?

不过话说回来嘛?无论水斗的初恋到底是谁?都跟我?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就是了?

「小结女,给。防晒霜。」

「啊,好的。」

圆香小姐一边往自己的脚上喷洒着驱蚊液,一边将防晒霜递到我的手上。

我手下防晒霜后,脱下凉鞋踩到了野餐布上。

我看了看自己能坐的位置。

野餐布本就不算特别大,已经坐了水斗和圆香小姐两人后,能够供我选择的空间已经不复存在——

——于是乎,我无可奈何地,坐在了水斗的身旁。

我和圆香小姐一样,在泳装外部披了一件防晒衣。

穿着衣服自然是涂不了防晒霜的。于是我理所当然地拉开了防晒衣的拉链。

防晒衣里穿着的,自然是我前一段时间和水斗一起外出时购买的那套白色花边款的泳装。

上身比基尼,搭配下身短裙的款式。这样的裸露程度已经是我能够忍受的极限了。

我一边若无其事地挤出防晒霜,一边窥视着水斗的反应。

果然,他的视线依旧集中在书本之上。

……虽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总觉得他在我买这款泳装的时候还表现出了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来着。不过,毕竟这家伙的视线感知能力十分高超,搞不好又是马上错开了视线也说不准。

又或许,是因为他在买的时候看过了,所以现在才显得毫不关心……?

啊——真是的!根本搞不懂!!

「唔哦哇哈~!」

一旁的圆香小姐发出了奇怪的欢呼声。

「你真的好瘦啊小结女……。你这腰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里面真的装着内脏么?」

「有、有装着啦……。只是我没什么肌肉而已。」

「不不不,虽然身边的人时常也会夸我腰很细啦,但我是真的好羡慕你哎~。你这腰一细,胸也能显得更大——哎呀我不会揉你的,不会揉啦。」

见我一把用手捂住自己的胸部,圆香小姐不禁笑了一笑。

「这套泳衣也很可爱呢。你自己选的啊?」

「这个……。姑且是吧……」

「姑且?……哼~?」

圆香小姐意味深长地扬起嘴角,瞬间把自己的嘴凑到了我的耳边。

「(男朋友选的?)」

「(诶……不是啦……)」

「(哼哼~。也就是说,你们还不是那种关系呀?)」

「(不,与其说还不是,……)」

倒不如说,曾经是……

我条件反射地瞄了水斗一眼。

「诶?」

圆香小姐的双眼瞬间瞪得浑圆,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她的视线所指之处,正是水斗所在的方向。

啊……!糟了!

「(诶,诶?诶!?真的么?是这样么!?)」

「(不,不不不!不是啦不是啦!)」

「(这慌张的样子好可疑呀~)」

「(真不是这么回事啦……!饶了我吧……!)」

「(那就当是这样吧~)」

圆香小姐两眼放着光,嘴角浮现出一抹心领神会的微笑。

真、真的没问题么……。虽然我觉得她应该不至于告诉妈妈就是啦……。

「(咦?不过昨天,由仁阿姨告诉过我水斗君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女孩子……。诶?难道说,水斗君其实很受欢迎……?)」

瞧这架势,圆香小姐那边倒是对水斗一点想法都没有呢。嘛就算有想法,也跟我没什么干系就是了。

……话说回来,妈妈泄露我们的个人情报也泄露得太勤快了点吧?

「小结女今年去过海边了吗?」

趁着我仔细涂抹着防晒霜的关头,圆香小姐突然转变了话题。

「不……虽然我朋友跟我提起过这样的话题。」

「诶~?那为什么没有去呀~?」

「我朋友告诉我说,去海边会被搭讪,还是别去了。」

「噢噢~,真是一个好朋友。相当为你着想呢。难得出去玩,要是被烦人的家伙缠上可就太扫兴了呢~」

圆香小姐理所当然地说道。明明一眼看上去就是个书店店员或图书管理员类型的人,居然也被人搭过讪啊……。

不过话说回来,身材这么好还穿着那么一身黑色比基尼,被搭讪倒也是理所当然的呢。

「也就是说,这身泳装就是专门为了这次来河边而买下的咯?好可惜啊。」

「但是,在人多的地方穿泳装,不觉得很羞耻吗……?」

「虽然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种想法啦,但我倒是无所谓。我反而觉得,难得买了一套可爱的泳装,总会想要给别人显摆显摆不是吗?」

「……这个我倒是可以理解啦。」

「小结女你也是啊,难得身材这么好又这么可爱,至少秀给你的朋友看看呗!拍张照吧,拍张照!」

「诶,诶诶~……?」

的确,现在穿的这套泳装,我只让水斗看见过,但至于特地拍下照片给人看么……。

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圆香小姐已经自顾自地翻起我的行李,大叫一声「找到啦」摸出了我的手机。太、太强硬了……。

「来。给你。你拍张自拍——不,等等……」

还没等我下定决心拒绝,圆香小姐已经露出小恶魔式的微笑,

「水~斗~君。打扰一下喔~!来张照片,谢啦~!」

将我的手机,递给了读着书的水斗。

「……诶!?」

我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来、来张照片?啥照片啊!?为啥啊!?

水斗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机和笑容满面的圆香小姐。

不,没问题的。水斗这家伙怎么可能会特地中断读书来陪我们干这种事情——

「……好吧。」

咦!?

水斗合上书本,从圆香手上接过我的手机。

平时我跟他搭话的时候根本就对我爱答不理的……!为什么换成圆香小姐就……!

「谢啦!啊,但是密码——」

对了。我的手机设置了锁屏密码。只要不告诉他们密码就——

【打开照相功能是不需要密码的,少女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哼。」

水斗轻轻地哼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地输入了一组四位密码。

屏幕顿时亮了起来。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密码啊你!?」

「谁知道呢。大概是因为你太单纯了吧?」

虽然这个男人知道这组数字也不奇怪,但没想到他居然一上来就输入了这个密码……。

「嗯嘻嘻。不错啊不错啊。那就,都站起来吧~、」

圆香小姐发出怪笑,招呼着我们站起身来。

而站在我对面的水斗,转眼间便把手机举到了眼前。

「对对对。小结女看着镜头。至于摆拍就……虽然简简单单来个V字手势也不是不行,不过还是把手背到后面看看吧!」

咦?为什么连摆什么pose都要受人指定呀我?

但圆香小姐根本没有给我提出疑问的时间,我只得唯唯诺诺地看向镜头,将双手背到身后。

……水斗的双眼紧盯着手机的屏幕。

他正透过手机镜头,看着我身穿泳装的样子。

我从无机物构成的镜头之中感受到了仿佛具备着生命般鲜活的目光,让我感觉有些心痒难耐。

这、这算什么啊,好羞耻……。

「……和那时候还真是截然相反呢。」

水斗轻轻地说道。

那时候?说到截然相反的话,那应该是我给水斗拍照的时候——

啊,说的是水族馆约会那一天的事啊。

我回想起了至今仍然沉睡在我手机里的那张我与川波同学共同创作之家庭教师风眼镜帅哥摆拍照,

我、我现在,和那个一样……?

「哦,这表情不错!好机会!」

咔嚓!随着一阵快门声,我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刚才啊!?我完全没有做好任何准备!

水斗放下手机,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段时间。

「怎样怎样?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水斗被圆香小姐缠得实在没办法,只得给她看了看手机上的画面。

「噢噢噢,这可真是……」

我也凑到一旁看了看手机屏幕,之间里面映照出的,是一个身穿泳装,双手背在身后,面庞微微泛红,抬起视线看向镜头的女生。

…………这个,好像……。

圆香小姐发出了「嘻嘻嘻」的怪笑声,说。

「小结女,不错嘛!从此世上又多了一张完美的绯闻照喔!」

【绯闻照:原文「匂わせ写真」,指经常被上传在SNS平台上的一种通过各方面的旁敲侧击间接向观众秀恩爱的照片。】

啊。啊啊啊~~!

这角度,这表情,这动作,个个都给人一种『这是男朋友给我拍的喔~』的感觉……!

「不不,这张不行吧!我为啥要暗示这种事情啦!?」

「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嘛?」

「这样很有趣嘛!?」

说出来的话根本没有道理可讲啊!所以我才受不了阳咖角色啊!

「好啦好啦。后面再补上一句『让欧尼酱给我拍了一张~☆』什么的兜个底不就好了嘛。你的朋友也会追问你拍照的人是谁,小结女也能就此感受到莫大的优越感,这不是互利共赢的好事儿嘛。……咦?话说回来你们到底谁更大呀?」

「我是他姐。」

「我是她哥。」

我和水斗瞬间做出了回答,而圆香小姐听罢,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怎么办哪这张照片……。我对优越感也没什么兴趣啊。

「你也别想太复杂啦,反正往insta上一丢不就完事儿了嘛?和朋友们共享回忆也是很重要的喔~?」

圆香小姐说着,把我的手机还到了我的手上。

和朋友共享回忆,吗。

听她这么一说,感觉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呢。

不过也实在是不太敢把这种照片直接丢进班级群呢……。要是整出什么奇怪的传言也是一桩麻烦事。既然要上传的话,干脆就选个不太容易外传的地方会比较好……。

思来想去,最终我决定将视频上传到了和晓月同学与东头同学构成的小群组里。

<Yume:回归童心,河边玩耍中>

一分钟不到的功夫,信息已经被打上了已读的标识。

又稍微过了一会儿,

<あかつき☆:真巧啊~!我也在泳池呢~!>

诶,泳池?大家一起去的么?难道说,我这是被一个人排除在外了……?

这样的一份危机感也不过持续了一小阵子的时间,晓月同学没过多久也发了一张照片上来。

那是身穿黄色泳装的晓月同学的全身照。

泳装的上身是带着褶边的可爱款式,……但是这褶边,怎么看都是为了糊弄自己的胸部大小而特地选用的……。

她的左手拿着冰淇淋,右手比了个V字手势,看上去相当享受盛夏的时光。

因为不愿意让我被人搭讪,所以就没带上我,自己去了泳池么——想到这儿的我有些沮丧,但忽然之间,我注意到了。

这张照片的镜头,被摆得相当高。

考虑到晓月同学的身高,照片被拍成俯瞰的视角倒是没什么不自然的。然而,即便如此,这也太高了点吧?照这个角度来看,摄影师的身高怕是要比晓月同学高上了三十公分左右。

更加决定性的证据,则是照片背景里的泳池——里倒映出的影子。

那故意整得七凸八翘的发型,我可是熟悉得很。

好一张完美的绯闻照——这可是真货啊。

在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存下截图后的下一个瞬间。

<「あかつき☆」撤回了一条消息>

<あかつき☆:抱歉,当我没发过>

迟了。

<Yume:很遗憾,已截屏>

<あかつき☆:诶>

<Yume: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あかつき☆:不不,你等等>

<Yume: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两位就当啥都没发生过,尽情玩耍去吧>

<あかつき☆:我说真的啦给我等等。真不是这样的>

究竟哪里不是这样的呀~?

和男性同学结伴去泳池玩,这不是约会又是什么呐~?

「……你在这傻笑个什么啊你,好恶心。」

「呵呵呵。你看看这个。」

为了和水斗共享这对共同的朋友最新的进展,我凑到水斗身旁,给他看了看手机里的截屏。

水斗看来也是马上发现了这张照片里藏着的秘密。

「……嚯。」

「什么嘛。就这反映么?」

「那两个发展到那一步,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吧。」

「你倒是多感兴趣着点儿呀,你们不是朋友嘛?」

「那是他单方面的说辞。」

啊……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能和他正常地进行对话了。但是直呼水斗名字的时机,却还是意外地难找……。

但此时的我,却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在我和晓月同学先后上传了照片的讨论群里,还有着另一位成员的存在。

随着音效声响起,手机屏幕亮起了推送界面。

而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打开了推送——就在水斗的身边。

LINE的界面被点开。

照片显示了出来。

是身穿死库水的东头同学。

「……………………」

「……………………」

无论是我,还是看着同一个手机屏幕的水斗,双双沉默下来,面面相觑。

回忆一下。

我们所属的高中别说游泳课了,就连泳池都没有。

也就是说——高中时期的校园泳装根本就不存在。

那么自然,相片里的东头同学所穿的泳装,只可能是初中时期穿过的。

那叫一个紧啊。

东头同学的发育本来就好,再穿上以前穿的校园泳装,穿着显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下半身勒进屁股的泳装自不多言,丰满的胸部更是眼看着就要把泳装撑破了。

而且,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泳装穿着太难受,东头同学可是在满脸通红、眼角带泪的状态下拼命伸长了手臂拍下的这张自拍——

<あかつき☆:干嘛突然往群里投放色图啦东头同学>

嗯。……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只能联想到这种用途。

<イザナギ:这不是在举办绯闻泳装照大奖赛嘛>

【イザナギ:即伊邪那岐,伊邪那美的哥哥,日本古代神话的神明。由于前三个假名的发音和伊佐奈极为相似,故有此ID。第二卷最后和web相关内容里东头的LINE账号名都叫イザナミ(伊邪那美),此次估计是笔误。】

<あかつき☆:我可不记得咱举办过这劳什子大奖赛。而且这算哪门子的绯闻照啦,你到底暗示了什么啦>

<イザナギ:本来想把手机放在书架上拍的但无论如何都拍不好,到头来只能自己用手自拍了一张。话说你们为什么都这么熟练啊?你们到底练习了多少次啊!?>

对不起,东头同学……。我们两个的照片,其实真的是让男生帮我们拍下来的……。

我将视线从手机上挪开,见到水斗以手掩面长吁短叹的样子,不由得战战兢兢地问了他一句。

「……要不,咱别告诉她了?」

「……还是说了吧。」

我只得一咬牙一跺脚开始了编辑。

<Yume:对不起,东头同学>

<Yume:让水斗看见了>

<「イザナギ」撤回了一条消息>

东头同学惨叫不止的光景仿佛近在我的眼前。

真的,非常抱歉。





架在烤肉网上的烤肉,发出馋人的嗞嗞声响。

在这此起彼伏的烤肉声下,令人食欲大增的香气转眼间就遍布了整个河道。

「趁热赶紧从烤好的开始吃啊——!」

夏目婆婆接二连三地将串好的烤肉架到烧烤架上。听说她已经年近七旬,但看上去甚至比我还要活力十足。

我本以为哪怕是烧烤规模也大不到哪去,但一看种里加的长辈们载来的烤肉装备,竟然有整整六套之多。

这究竟是从哪儿弄来的啊……。难道说是原本就存放在仓库里的么。

「据说啊,夏目奶奶有个办烧烤营地的朋友,这些设备都是从他那里低价借来的呢。」

圆香小姐一边咀嚼着嘴里的烤肉,一边解答了我的疑问。

「真不愧是曾经的名士对吧~。我以后也好想嫁给一个有钱人哪~。」

「圆香啊,这话要是让阿帝听到,绝对哭给你看哦!」

「开玩笑啦开玩笑!嘻嘻!」

阿帝?

正当我困惑不已的时候,圆香看着别处轻叫了一声。

「哎呀,竹真~,你怎么吃得满嘴都是啦~」

「唔哎?」

在圆香小姐身旁狼吞虎咽的竹真君的嘴边,已经被烤肉蘸酱溅得乱七八糟。

「好脏啦,真是的~。嗯,餐巾纸餐巾纸……」

「啊,我有带手绢。」

我从防晒衣的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绢,跪在竹真君的身前,给他擦了擦嘴。竹真君的双眼瞪得老大老大的,却也并没有反抗。

嗯嗯,真是个好孩子。

要是换成水斗,怕是早就推开我的手绢,用手什么的随便抹一抹嘴角完事了吧。

“好,擦干净啦。”

“……呜……啊……”

圆香小姐看着竹真君嘟嘟囔囔的样子,嘴角一咧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竹真~。不跟结女姐姐说声谢谢吗~?」

「非……非常、……非常感谢……」

「嗯。不客气。」

「呜啊……!」

我微笑着回应了竹真君的感谢,但不知怎的,竹真君的脸竟然瞬间涨得通红,一下蹿到圆香小姐的身后躲藏了起来。

……他果然是在躲着我吧?

虽然对我来说,要是能有个和水斗截然相反的可爱弟弟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嘻嘻嘻。真是罪孽呀小结女~。」

「将死?」【谐音。「罪」「詰み」日文读音相同。】

我们应该没谈到过将棋的话题来着。

「哎呀呀,小竹真好可怜呀。不过话说回来,这也算是个经验吧。」

圆香小姐意味深长地说着意义不明的话,将视线转向了别处。

「小结女,你去陪陪水斗呗?」

顺着圆香小姐的视线望去,只见水斗正坐在野餐布上,丝毫没有动上一动的意思。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圆香小姐为什么会找上我呢?」

「平时一直都是我去缠着他的,但总是会被若无其事地拒绝呢~。」

真亏她能笑着谈起被别人拒绝的话题……。

水斗的视线依然集中在书中的世界,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想要参加烧烤聚会的迹象。而种里加的人们看上去也丝毫没有强拉着如此表现的水斗加入他们的意思。

水斗的举止,似乎已经成为了惯例呢。

水斗就是这样的人——关于这一点,看来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定。

「嗯~,真是没办法呢。」

圆香小姐突然奔向烧烤架的方向,端起纸盘子麻利地夹起了各式各样的肉类与蔬菜。

难道说她不仅是个酒豪还是个大胃王么。明明身材那么瘦……。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脂肪全往胸部跑的那类人么。

「来,这个给你。」当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圆香小姐已经将盛得满满当当的纸盘递到了我的跟前。

「诶?……不,我已经有自己的份了……」

我急忙想要端起自己还留有食物的盘子,

「不不。这是水斗的份啦。」

「诶」

「帮我给他一下咯?」

圆香小姐又一次发出了嘻嘻的怪笑声。

……她对我果然还是有所误会吧?

我和水斗明明真的不是那样的关系——相反,我们明明是相互厌恶的关系才对啊。

「好啦好啦快点去吧~。再不去都要凉啦。」

「……好吧。」

话虽如此,太过强硬地拒绝这种请求反倒会惹人生疑。

我终究还是老老实实地接过盘子,走向了野餐布的方向。

时间已是傍晚,天空已经渐渐染上了一层夕阳红。河道两边的树木在横向照来的阳光下,倒映出一道道阴影将野餐布一带笼罩了起来。

我走进这副景象之中,对着岿然不动地盯着手上的文库本的水斗,

「水……」

话到嘴边,果然还是一阵踌躇。

好羞耻……而且,不知怎的,总有种不太顺口的感觉。

如果换成圆香小姐的话,想必根本不会这么犹豫吧……。

想到这,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我调整着自己的嗓子,极力努出开朗的声线——模仿着圆香小姐的音调,朝着水斗打了声招呼。

「水~斗~君!」

「好恶心。」

水斗根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甩了我一句。

看来是从脚步声推断出了我的身份吧。

当然了,我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我脱下鞋子,一屁股坐在了水斗的身边。

「给。这是你的份。」

将手上的餐盘递出之后,总算是瞥了我一眼。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放下书本的意思。

「你不吃么?」

「不,吃还是要吃的……」

见到水斗打开的书本左侧的书页已经所剩无几,我明白了过来。

这是看到了高潮部分吧。这种情况下的确会想要先看完整本书再吃东西呢。

这样的话……。

「嘻嘻。」

「…………?」

水斗看向我的眼神瞬间多出了几分疑惑。糟了,这笑声,让圆香小姐传染了。

我拿起筷子,从水斗的餐盘里夹起一片烤肉。

「张嘴。」

「哈?」

「啊~」

大人们的笑声从近处传来。

水斗瞥了瞥笑声传来的方向。

「没事啦,天色这么暗,他们看不到的。」

「不,才不是这方面的问题吧……」

「那是哪方面的问题啊?」

「这个……」

「嘿。」

「唔咕!」

我趁着他开口说话的空当将烤肉塞进了他的嘴里。

水斗嚼完被塞进嘴里的烤肉,一口吞了下去。接着,他以抗议的眼神紧紧盯着我,

「喂!这很危——」

「啊~真是的,瞧你吃得满脸都是~。」

「唔咕咕咕!」

没等他说完,我便用早已准备好的手绢给他擦了擦嘴。

拭净了水斗的嘴角,我轻声地笑了起来。

「你呀,只要闭上嘴巴,也能变得和竹真一样可爱呢。」

「……那你直接找竹真去不就完事了么。」

「你没事吧?该不会是看到姐姐我被抢走了在吃醋吧?」

「好恶心。」

我的嘴角不禁漏出了咯咯咯的笑声。

哪怕是这个向来可恨的男人,只要改变一下对待方式也能变成一个可爱的弟弟呢。

也不知是因为读书正好告一段落了,还是因为不想继续让我喂食,水斗合上书本放在一旁,从我的手上夺走了餐盘和筷子。

我在一旁看着将烤肉和蔬菜一并夹进嘴中的前男友兼现义弟,

「……呐,水——」

嗯咕。

真是的!为什么总是叫不出口啊!

水斗咀嚼着食物朝我这边看来,

「你今天好像老是管我叫『水』来着。真是个崭新的外号啊?」

「你……你注意到了!?」

「这不当然的么。亏我还做好了从今往后都要被你直呼名字的心理准备。」

……正如直呼他人的名字需要觉悟一般,被他人直呼名字也是需要做好觉悟的么。

「……那,倒是你先叫我的名字试试看啊。」

「为什么啊。」

「光是我直呼你的名字,不觉得很不平衡么?」

「关我什么事啊,都是你自己要叫的。」

「你确定?要是我叫你水斗而你还在用结女同学来称呼我的话,任谁怎么看都只会觉得我是你姐姐喔?」

「……可恶,太卑鄙了。」

水斗嘴硬了一句之后,懊恼地撅起嘴唇,

「……结——」

「结?」

「……………………」

「真是个崭新的外号呢。」

「吵死啦!」

水斗大叫一句,狠狠地咬了一口土豆。

他究竟是在害臊……还是,在惋惜呢?

究竟是因为直呼了我的名字而感到了羞耻……还是说,对如今早已不复存在的『绫井』这一称呼,而感到了惋惜呢?

——早安,绫井。

——那本书你读过了吗,绫井?

——我喜欢你,绫井。

——绫井……

曾一次又一次地掠过我耳畔的,那轻柔的呼唤。

事到如今已经无法挽回的,那初恋的残影。

我承认,我的心口早被不明正身的悲凉戳得鲜血淋漓,……然而也正因如此,我才更不能沉湎于我们的过往。

也更不能,紧抓着心中的留恋不放。

同为『伊理户』的我和他——已不过是一对义理的家人罢了。

曾经的交往史,事到如今早已是细枝末节。

义理的家人这层身份,已是如今的我们之间存在的一切联系。

「我们两个啊,也已经习惯了不少呢。」

「你指的是对家人的这层身份么?」

「是啊。……我们已经,不再需要像刚开始时那样刻意掩饰了。」

「……是这样么。至少今天,我的确花了不少的心思来掩饰。」

水斗望着眼前的潺潺流水,说话的语气有几分僵硬。

「毕竟义理的哥哥老盯着妹妹的泳装看,实在是没个兄妹的样子啊。」

……啊。啊啊……。

这样啊,是这么回事啊。

哼~?

「你……你为什么,要特地把这件事说出来啊。」

「还不是因为你是个麻烦的家伙么。……怎样?明白了人家对你的泳装漠不关心的理由,是不是觉得安心多了?」

「……笨蛋。」

看到水斗嘴角一扬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我急忙别过了脸。

要是我告诉你『这我就安心了』,岂不是更没个姐弟的样子了嘛。

「总之嘛,从今往后也要好好将这份紧张感维持下去才行啊。尤其是还在这里的期间更要时刻注意,毕竟穿帮之后会惹上大麻烦的对象,这里实在是太多了。」

「也对呢……。的确如此。」

偷偷瞥了瞥身旁的水斗,他的餐盘已经被扫荡一空。

而水斗的双眼,也正紧紧地盯着手上空无一物的盘子。

「……没吃够么?那就再去拿一点吧?」

「……也对。」

水斗有些吞吞吐吐地回应着,偷偷看了看我手头上的餐盘,

「你也一起去拿点东西吃吧。」

「诶?我已经差不多——」

「你这身材再瘦就只剩皮包骨头了,快去多吃点儿。」

他莫名强硬的语气,让我反应了过来。

这家伙是不想一个人去啊。

我露出了趁火打劫的微笑。

「你叫我一声结女,我就听你的。」

「……咕……」

水斗的脸庞一阵抽搐,错开视线沉默了好一阵子。

随后,才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身来,低头看着还坐在野餐布上的我,一脸认真地把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走吧,结女。」

「……嘿诶?」

我顿时发出了漏气般的怪叫声。

后背感到一阵酥软,一股子莫名想要逃离现场的冲动蹿遍我的全身。

水斗低头看着我的表现,一咧嘴「哼」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输了。」

「……诶。」

「妹妹啊,咱们走。」

「什……啊……」

这……这个家伙~~~……!!

那你这又算什么嘛,不装腔作势到这地步连我的名字都害羞得叫不出来,这跟输了又有什么两样嘛!?

「……知道啦。哥~哥~!」

「呵。」

阴阳怪气的一声哥哥,也被他当成了耳旁风。

我拉着水斗的手站起身来。

大概,我已经再也不会叫他『伊理户同学』了。

大概,他也再不会称呼我『绫井』了。

我们已经摆脱了回忆的残像。

我们已经丑陋的留恋之情,并接受了全新的自己……

……才对。

本该是这样的。

朝着亲戚们所在的方向走去,一个念头在我的心中闪过。

可是为什么——我为什么,会想要多握一握这只手呢?





「乡下的夜路很危险,路上要小心呀。」

等到烧烤结束,即将散会之时,西下的夕阳已经几乎躲进了遥远的山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