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本篇

第二十八章(1)

web版本篇  第二十八章
前情侣回归故里④ 来自初吻的宣战公告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男朋友的东西。

那是一段多么幸福的时光啊。

嗯。我已经,不会再强撑着面子否认这一点了。

在那段作为伊理户水斗的女朋友而度过的时光里——至少是直到初三暑假为止的时光里,我是真的,真的很幸福。

而那份幸福的巅峰——回想起来,一定就在那一天。

那不是什么圣诞节,也不是什么情人节,说到底,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节日。

那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

那一天,我们一如既往地分头走出教室,在校外碰头,一起放学回家。

当时的我们,开始交往已有一段时日,在渐渐地也习惯了牵着手走路的感觉后——也开始展望起了下一个阶段的事情。

『你的初吻大约在什么时候?』

我的脑海中,闪过自己前一天夜晚在网上找到的一篇贴子的标题。

我心下回忆起贴子下的那些『在第〇次的约会』,或者『在开始交往后的第X个月』等诸如此类不知究竟靠不靠谱的含糊数据,转头偷偷瞥了一眼手牵着手走在我身边的男朋友。

或许……差不多要来了。

毕竟贴子里提到的前提条件,基本上也都已经完成。

差不多……是时候了,吧?

明明是走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放学路上,我却是紧张得无法自拔。

时刻担心着他会通过我的握力或手汗什么的察觉到我的思绪,搞得我一直忐忑不安。

但与此同时……我却也期待着他能够察觉到我的这份心意,并且能够主动开口。

但是,我的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就算我再怎么愚蠢,在交往了这么久后也实在不可能意识不到。

伊理户水斗他是万万不可能自己主动亲吻我的。

也就是说,我必须要自己主动去和他接吻才行吗……?

但是,这又应该怎么做呢……?

就这么手忙脚乱了十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分头回家的分岔道。

换作平日,我也不会感到寂寞的吧。

毕竟回到家中也能电话联系,第二天也能马上再见到他。

但是,这一天——

——那么,明天见。

伊理户同学轻轻挥了挥手,转过了身。

就在这个瞬间。

我毫无意识地出了手。

我急忙伸出手去,抓住了伊理户同学的手腕。

——嗯?

伊理户同学一脸诧异地回过头来。

但是我……到头来,还是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

只是一个劲地盯着他。

紧紧地,紧紧地盯着他——

除了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眼,我什么都做不到。

察觉到吧。

察觉到吧。

一定要察觉到啊。

心底里默默地祈祷着——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闭上眼睛,轻轻地,抬起自己的下颚。

要是这都被他无视的话,我就只有一死了之了。

堪称货真价实的背水之阵。

我的心跳加速到仿佛要炸裂开来,全身上下僵硬得活像一块石头。

那大概,是我的一生所经历过的最长的几秒钟了。

我开始觉得,自己闭上眼睛或许是个错误的选择。

如果现在还睁着眼睛,至少还可以一边确认伊理户同学的反应一边等下去。

但是,要是事到如今才睁开眼,一切肯定都会泡汤的。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啊!伊理户同学应该还在吧?毕竟我还抓着他的手臂呢,应该没问题吧!?我应该,不会被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吧————

突然间,我的嘴唇传来了一阵柔软的感触。

让我全身上下动弹不得的紧张感,就在这个瞬间冰消雪融。

而暴动不已的心跳声,也转眼间就转化为平稳的节奏传遍我的身体。

咯噔一声,我们的牙齿碰上了。

于是,我们也自然而然地将嘴唇分开。

我终于睁开眼——看到了我的男友的那张,被夕阳染得通红的脸。

——……意,

我感受到舒心的暖流从心底里涌上面庞,一边若无其事地用手遮住嘴唇,

——意外……有些难呢。

而在我发出嘿嘿的笑声掩饰着自己的害羞时,他也嘴角一扬,轻轻地笑了。

——……从今往后,越变越熟练就好。

就是这个瞬间啊。

这个瞬间,便是我的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了。

从今往后,我可以和这个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处,都能做到同样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飘飘然地泛起了一股无以复加的幸福感。

我回到家中,就把这一天设置成了手机的锁屏密码。

因为我觉得,只要这么做,就能让这份幸福永远持续下去。

……怎么可能呢。

明明天底下,根本就没有什么不散的筵席。

正因如此。

你才会落得个独自跑去夏日祭的下场啊——绫井结女。





※※※





「小结女……太棒了!」

穿上了浴衣的圆香小姐的视线从头到脚把我的身子舔了个遍,眼里露出了满满的兴奋之情。

「这苗条的身材,简直就是为了穿浴衣而生的……!好棒!棒极了!完美的大和抚子!!我说啊,下次要不要试试看大正浪漫时代的服装?Cos服我来准备!」【大正浪漫:自行百度。】

「不、不必了……浴衣就足够了……」

对圆香小姐的气势有些避之不及的我,看向了试衣镜中倒映出的模样。

当初和水斗的初次约会也是在夏日祭的现场,但当时我身穿的浴衣,是以藏青色为主调的冷色系浴衣。

但这次我被圆香小姐半强迫地选下的,是一件以白色为底配上了红色绣花的华丽款式。

「把你称作在地面上绽放的焰火真是再合适不过啦!这样一来今年这场焰火大会的失败可就板上钉钉了呢!大家都忙着看小结女你了,谁还有那闲工夫去看什么焰火呀!!」

「不是,那个……你是在逗我玩儿吗?」

「这明明是我的真心实意……」

嘟起嘴闹着别扭的圆香小姐则与我相反,身穿的是以藏青色为主调,仿佛要与黑暗融为一体的浴衣。据她所言,今天她是打算「彻底转战幕后」。

「来来来。走吧走吧走吧。水斗在那边等着喔~?」

「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提起水斗的事啦……」

「好啦好啦~。我可不管小结女你怎么说,我让你去只是因为我想看他的反应!走咯!」

毕竟刚刚才让对方帮忙穿上了浴衣,实在不好意思断然拒绝。我被圆香小姐强推着走出了玄关。

一辆车正停在门外等待着我们。

夏日祭的举办地点是车站所在的城镇,需要峰秋叔叔开车前往才行。而且据说,他也要顺路和妈妈来一场约会。

而水斗和竹真两人,也在车前等待着。

察觉到我们二人走出玄关,他们两个也回过了头。

圆香小姐将我推到两人跟前后,从我的肩膀后面伸出脑袋,面露微笑地给水斗递了个眼色。

「怎么样?怎么样?漂亮吧~?」

水斗则是用他那一如既往的无神眼光打量起了我的装扮。

就像是在给我量身定价——

——身穿着深灰色的浴衣。

「……照、」

「嗯?」

我没有理会圆香小姐惊讶的表情,踉踉跄跄地朝着身穿浴衣的水斗跟前夺路而去。

「照、照片……我能拍张照片吗!?」

这浴衣太合身啦————!!!!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啦这个男人!?你难道就是为了穿上和服而生的么?修身配上溜肩,全身上下的曲线把简约朴素的浴衣之美衬托得淋漓尽致!我、我必须要记录下来才行……我非把这副景象存进手机里不可……!!

水斗眯着眼后退一步,和我拉开了距离。

「……总觉得有点恶心,不干。」

「为啥啊!这哪里恶心了啊!瞧你这天底下第一帅气的打扮!!你可以侮辱你自己,但你想侮辱你自己的浴衣打扮可得先问过我答不答应!!」

「我说的是你啊!瞧你这德行不是恶心还能是什么啊!!」

这个遭天谴的家伙!我可不管你了我自己拍!!

依稀听到背后的圆香小姐眼睁睁地看着我从拉绳布袋中取出手机,似乎苦笑了一声。

「小结女啊,你这不是根本没有资格说我嘛……」



「那么,我们去把车停一下。」

「大家小心喔~!」

让我们下车后,载着妈妈和峰秋叔叔的车辆驶入了行将爆满的停车场。

我又一次确认了四周的状况。

「这人口数可真是完全不一样呢……」

「对吧~。距离那种荒郊野外几十分钟车程的地方居然能有这么多的人,想想都会吓一跳呢。」

当初,我原本就觉得车站一带看上去更有种城市的味道。

设立了商业设施的大楼也很显眼,过路的人流也并不稀少。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多到这种程度。

填满了整条人行道的人,人,人。

在这朝着同一方向移动的人群之中,甚至哪怕连一道能够穿过的缝隙都没有。

这么多的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啊。

「毕竟这里的祭典,在附近一带算是挺有名的呢~。所以有不少人会专程从外地坐电车来到这里参加。虽然肯定是比不上京都的祭典人多啦。」

「听说还要放焰火对吧。这么厉害的吗?」

「那是相当的厉害喔~。更何况,从举办庙会的神社那边求来的签也素来以灵验著称。」

「求签?」

圆香小姐意味深长地嘻嘻一笑。

「就·是·求·缘·签·啦♪」

「…………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呢。」

「诶~所谓求缘签,指的可不仅仅是姻缘来着~?你这是心里想象着要跟谁干什么才会说出这种话来呐~?告诉姐姐我呀快点快点~?」

「……呜咕……」

越、越来越烦人了……。

「嘻嘻嘻!总之呢,那家神社也因此成了附近一带为数不多的约会地点。不过反正又不是非要去那儿参拜不可,就普普通通地去庙会现场好好玩一圈儿呗?」

说着,圆香小姐向竹真伸出手去。而竹真,也老老实实地握住了握住了她伸来的手。

「万一走丢可就麻烦了喔?」

圆香小姐轻笑着,眼神从我和水斗这边一扫而过。

这意图简直再明显不过了。

水斗轻叹了一口气,

「我可没有幼稚到会走丢的地步。哪怕万一真的走丢了我就自己回——」

抢在他说完之前,我已经抓住了他的左手。

水斗看了看自己被捉住的手,又看了看我的脸,

「……你想干什么。」

「毕竟弟弟走丢了可是姐姐的责任呢。对吧圆香小姐?」

「对对对!」

我与圆香小姐四目相对,相视而笑。

水斗呀水斗,为了这种小事而较劲的阶段可早就已经过去了喔?

水斗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

「……知道啦。我牵着还不行吗。」

「真听话。真乖。」

「吵死了你……」

我强忍着笑声,和水斗并肩前行。

昨天,在水斗面前大哭一场之后,总觉得自己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与其说是放下了心中多余的重担……倒不如说,感觉从那以后,我已经能够以更加放松的心态和水斗来往了。

一旦撇开前情侣这一属性,这个男人也不过是一个值得捉弄的沟通障碍症患者而已。

我一边注意着不跟丢负责领路的圆香小姐和竹真,一边小声朝着身旁的水斗问道。

「为什么你今天会和我们一起过来?这人挤人的场面,你不是再讨厌不过了吗?」

「也没人会喜欢这种场面吧。……只是每年都会被圆香姐硬拽到这儿来,事到如今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而已。」

「哼~……」

『难道不是因为想看我穿浴衣的打扮么?』

这一句戏言,我并没有说出口。

浴衣,夏日祭。与这两件事相关的那段最近的回忆,实在有些太过苦涩了。

初中三年级的暑假期间。

因为之前发生的争吵,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已经闹僵,在这难得的假期里,我们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安排。

但即便如此,我也……怀揣着一缕微末的期待,穿上浴衣来到了某个夏日祭的现场——

——那个在整整一年之前,我和这个男人首次约会来到的地方。

或许,他也会来到这里——并且,或许还会像当初那样找到我的存在——心中怀揣着这么一缕可笑的念想,来到那个阔别一年的地方。

而其结果,想必也是不言自明的。

当时的我,孤身一人迎来了祭典的结束。

这个男人一定不知道吧——对我来说,这便是我对浴衣和夏日祭的,最后一份回忆。

他一定不知道我那一天的寂寞,那一天的无助,以及那一天,我看到了这段感情的终点时,向我袭来的那股无边的悲伤——哪怕消化了心中的留恋之情,我的这道伤口,恐怕究其一生,都无法治愈罢。

我们顺着人流来到一条类似参道的地方,看见参道的两旁罗列着各式各样的夜市店铺。

章鱼烧、苹果糖、腌黄瓜、巧克力香蕉、大阪烧、腌黄瓜、炒荞麦面、炸鸡块、黄瓜、黄瓜、黄瓜——

「这黄瓜店也忒多了点儿吧?」

「每年都尤其的多呢~,也不知道为什么。」

圆香小姐咯咯地笑着说道。

不知为何,我一眼望见了好几家店铺里随意陈列了几根插在棒上的黄瓜,其数目简直能跟章鱼烧店和炒荞麦店的数目比个高低。腌黄瓜店的需求量真有这么高么?

「你们两个想吃些什么呀~?我从奶奶那边带来了军费,你们尽管用,千万别客气喔~!」

「夜店的价格,明显会比一般店面高出很多呢……。这么一看,总会觉得还不如去便利店买东西划算。」

「不必担心!这个地方再怎么说也还是乡下,你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便利店的!嘻嘻!」

对价格昂贵这一点倒是丝毫没有否认呢……。

不过嘛,这种店铺,想来也是和咖啡厅里的咖啡类似,在商品的标价里包含了现场气氛的一份价值在内吧。在夜市购买的章鱼烧和在便利店里购买的章鱼烧,想来果然也不能混为一谈。

「如果不知道买些什么,那就让我带你们去一家我熟人开的店铺吧。要是今年也有在这里开店就好了。」

「诶?熟人?……圆香小姐你应该一年只会来这里一次吧?你应该没有在这一带定居吧?」

「睁大眼睛看好喽。这才是货真价实的现充啊。」

「你能不能别把话说得好像我是虚假的现充一样?」

「这不是事实嘛。」

「所以我才让你不要这么说的!」

「给泛着一股子臭气的东西加盖再多的盖子都不可能盖得住的。」

咱这边可是用这种战术过着自己的高中生活咧!

遵循着圆香小姐的指引,我们最终来到了某一个摊位旁。

「唷~!今年也在这儿开店哪!」

「喔~!似宵圆香啊~?镇丝亿如几汪的票靓哈~!」

「嘻嘻~,谢谢谢谢~!」

……可疑的印度人。

摊位的主人,是一位口音磕磕巴巴到让人一听就觉得很假的可疑印度大叔。

虽然对方只是肤色黑了点儿,的确不能光凭着这一条断定对方是印度人……主要是因为,他一边和圆香小姐说笑一边搅拌着的锅里,装着的是咖喱……。

「这家店的印式咖喱鸡可好吃啦。你们两个要不要也试试看?」

而在圆香小姐的身旁,竹真伸出自己小小的双手,将零钱递给了谜之印度人。

「噢噢~似竹真啊!蟹蟹啊!窝德咖哩,必起印度本蒂的好次多囖~!」

这个跟日本人的刻板印象具现化的存在一样的谜之印度人是怎么回事啊……我还在满心狐疑地想着这种事,竹真却没有表现出多么胆怯的样子,从印度人手上接过了咖喱鸡。看来已经是习惯了老板这德行。

「那……毕竟机会难得。」

「OK~!大叔,再给他们一人一份~!」

「吼啊~!」

虽然擅自给水斗加上了一份,不过他本人也没有表示反对,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没过多久,咖喱鸡便已经被递到了我们的手上。

我一边防止自己的浴衣被弄脏,一边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伴随着鸡肉的口感,一阵辛辣的风味在我的口中扩散开来。

「……好、好吃……」

「对吧~?这大叔的东西可好吃啦!虽然很可疑!」

「窝才卜可疑哦!」

原来圆香小姐也觉得他很可疑啊……。

在我的身旁,水斗也一言不发地吃着咖喱鸡。从他的表情上完全看不出任何想法。

「好吃么?」

「……还行。」

「你倒是说清楚点儿啊。」

「……………………」

结果反倒是紧紧闭上了嘴。你就这么讨厌听我的话么。

「呜哇,竹真你瞧你吃得满嘴都是。别动喔,我给你擦擦。」

「我、我自己会……呜咕。」

圆香小姐拿出纸巾擦了擦竹真的嘴。或许是因为害羞吧,竹真反抗个没停。烧烤的那一天,还是我给他擦的来着?

当我还在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份景象时,看见圆香小姐忽地给我递了个眼色。

……啊。

我急忙回过头去,看见水斗的嘴角沾着咖喱的汤汁。

「水斗——」

「……………………」

正当我即将掏出纸巾的瞬间,水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拭去了嘴角的咖喱。

呜咕咕咕,下手迟了!河边烧烤那次明明做得很成功!

「你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啊你。」

「你想啊,要是跟圆香小姐做出同样的事情,我不就成了姐姐了嘛。」

「才没这回事。」

「有的啦!」

身为独身子女的我,至今为止都是凭着感觉来扮演姐姐这一角色的。

但是这下可不一样了。如今我的眼前就有着圆香小姐这个范本,想要获知身为姐姐应该采取怎样的行动,可谓是轻而易举。

这样一来,想必周遭的人们都会认为我才是水斗的姐姐吧。而没有范本可做参考的水斗则做不出同样的事情来。呵呵呵呵……。

「……嘻嘻。原来如此啊~……」

离开了谜之印度人的店面后,我们沿着参道向前走去。

这股让我们几乎无法自由行动的人流,一直向前延伸着,远远望不到头。

「啊,竹真,快看快看。那边有玩打靶游戏的店铺呢。要玩吗~?」

 听圆香小姐这么一说,竹真转头朝着店铺的方向看去。在看见店铺深处摆放着的奖品之后,他「啊」地轻轻叫出了声。

恐怕,是因为放置着特等奖的橱柜上层摆了一种游戏的软件的缘故吧。

……不过嘛,总觉得那种级别的奖品,会被店家布下各种机关重重保护,好不让玩家中奖呢。

「我……我要玩……」

「好嘞~!和姐姐我一起朝着特等奖努力吧!」

交完钱后,竹真从店家手中接过枪支,身体大幅前倾,将枪口对准了装着游戏软件的盒子。

但是,他手上的枪飘飘忽忽地抖个不停。看来是因为臂力不足的缘故。

这样的话怕是中不了了吧——当我想到这的时候,

「啊~真是的。不拿稳点儿怎么行啊。」

圆香小姐含笑说着,以一种从后方抱紧了竹真的姿势,托住了他的手腕。

「姐、姐姐……我一个人、就可以……」

「别客气啦!来来来,不好好瞄准怎么行嘛~?」

……所、所谓的姐弟,原来是距离感如此亲近的关系么?

啊这,就,胸部都直接按在背上了,呼吸,近得几乎就,就要灌进耳朵的距离——啊,也对,毕竟是姐弟,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在意的呢——

砰的一声,竹真手上的枪支射出了子弹。

然而遗憾的是,那颗子弹有气无力地偏向一旁,最终掉到了地上。

「哎呀~好可惜~。」

「……呜呜……」

「嗯嗯……实在没办法就此结束呢。……所以呢,水斗!」

遭到突击点名的水斗扬了扬眉毛。

「竹真的仇,就交给你来报咯!……小结女也要好好帮帮他才行呀?作·为·姐·姐♪」

我看着圆香小姐嬉笑个不停的表情,这才意识到我上套了。

圆、圆香小姐你……居然听到我拿你做范本,就故意……!

「……真没办法。仅限一次哦。」

水斗并没有丝毫察觉的样子,余光瞥了瞥难掩遗憾之色的竹真,将零钱递给了店铺老板。

水斗持枪在手,身体前倾开始了瞄准。

而圆香小姐眼见着我僵在水斗身后一动不动,一把迫近到我的身侧,朝着我的耳边轻轻呢喃起来。

「(姐姐你怎么了嘛~?不去帮帮弟弟可不行呀~。)」

「(不是,可那个……!)」

「(咦咦咦?好奇怪呀~?不过是让小结女去从后面抱住一个普·通·的·弟·弟·而已,多简单的事情,究竟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圆、圆香小姐……性格好恶劣!

被抄了后路的我,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靠近了水斗的后背。

如果他并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还能拿这一点来当借口糊弄过去,但毕竟是个缺乏运动的豆芽菜,瞧那发抖的枪口,比起竹真也好不了多少。

照这样下去,怎么想都不可能报得了竹真的一箭之仇。

是、是了……这都是为了竹真……。

我终于下定决心,从后方伸出双手,支住了水斗的手臂。

「诶……喂!?」

「好、好啦,你别往这里看啦!好好瞄准!」

我急忙喝住了想要回头的水斗。

与此同时,我的手沿着浴衣的袖口向前伸去,捉住了水斗的手腕。

……虽然那么的纤细,肌肉线条却很结实……果然和女生的手不太一样。

而这个男人,在碰到我的时候,会不会和我产生同样的想法呢?『和男生的手不太一样呢』什么的。

「是不是往右偏了点儿?」

「没这回事吧。」

「有啦!」

「你好吵哎。那这样行了吧。」

「这下往左偏过头啦!」

这么一通拌嘴后——我们终于瞄准了准星。

接下来只要按下扳机就好。

……但是……。

我感受到自己架在前台上的手肘开始颤抖起来。

从刚才开始,我一直紧绷着自己的手臂,不让自己的身体——尤其是胸部——碰上水斗的后背……但瞄准靶心意外花了很长的时间,使得我手上的力气……。

「好……」

水斗屏住呼吸,将力道注入了手指中。

而就在这个瞬间,我的手臂终于迎来了极限。

「啊」

——话说在前头。

初中生时期的我们,简直就像是发情期的猴子一般逮着机会就接吻,这的确是事实没错。

但是,我对天发誓,比那更进一步的事情——也就是,比如,呃……摸来摸去啦……被摸来摸去啦……什么的,绝对!从来!完完全全没有做过!

我的手臂不禁一松,身体连带着往下一压——

——我的胸部,一下子碰上了水斗的肩胛骨。

「!?」

随着水斗的身体瞬间一阵抽搐。

一颗子弹从枪口中被打了出来。

比起瞄准的方向往高处偏了不少的子弹,划出一道小山坡一般的抛物线。

「啊~」

后方传来圆香小姐有些遗憾的叫声。

失、失误了……。这完全是我的错啊……。

但这样的想法,也就持续了一眨眼的功夫。

噗通一声。

射出的子弹在划出一道抛物线后,打中了我们瞄准的游戏软件下方的一个白兔型玩偶。

玩偶应声掉到了地上。

「噢,打中啦!」

射击店的老板捡起玩偶,和水斗手上的枪支做了交换。

我们呆呆地望着那个运动少年范儿十足的白兔玩偶,一下子没能缓过神来。

「……你最后那一下,难道是故意的?」

水斗喃喃地说。

「怎、怎么可能啊……!我只是手酸了而已……」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自己义理的妹妹并不是一个痴女。」

「痴……!?话、话说你才是啊,你那是什么反应哪……!那种程度的接触……你不是早、早被东头同学整习惯了吗……!?」

「……你怎么能和那家伙相提并论啊。」

「诶?」

「东头粘过来的时候那是脑子里根本啥都没想,你瞧你那紧张样,我都能感受得一清二楚。你倒是冷静点啊你!」

「什……!你、你这话说得好像我比东头同学还不习惯和男人接触嘛!倒是你也太敏感了吧你个闷声色狼!」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妨碍人家做生意啦~。」

圆香小姐推着我们的后背暂且离开了参道。略显昏暗的路边,有好几个人正蹲在地上吃着章鱼烧和荞麦面。

我又一次看向了手上抱着兔子玩偶的水斗。

「一点儿都不合适……」

「你也用不着动不动就说出来好吧。你就不会把一些话藏在心里不说么你。」

「噗哧。这不挺好的嘛?这样看上去或许能更有亲近感一些呢。」

「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抱着在路上走吧!我又不是那种内心黑暗的萝莉角色!」

虽说他打的这个比方我听不太懂,但无论如何,水斗和玩偶的组合实在是有些太不着调了。哪怕换作东头同学,看见水斗的房间里放着这种玩偶,也会说出诸如『诶?整反差萌呢这是?这也太作了点儿吧?这种老套的属性早就不受欢迎了啦~』之类的话来吧。

从妄想中回过神来,发现竹真正紧紧地盯着水斗手上的玩偶。

这么说来,我们原本就是为了替竹真报仇才会去参加射击游戏的来着?

不过,男孩子会喜欢这种可爱的玩偶吗……?

「嗯?」

察觉到竹真的视线,水斗眯起眼睛重新看了看玩偶的模样。

「啊啊……是那个啊。」

在喃喃说完这么一句话后,

「给。」

水斗便把手上的玩偶硬塞到了竹真的手上。

竹真条件反射地揭过玩偶,抬头望着水斗的脸,一双大眼睛眨巴个不停。

「啊……那个……」

「我不需要这东西,你就收下吧。」

听水斗语气生硬地这么一说,竹真紧紧把玩偶抱进怀中。

「非……非常感谢……」

嗯~……太合适了。

虽然是男孩子,但竹真可爱的脸蛋和玩偶简直堪称绝配。

而且看他扬起嘴角的样子,似乎是真的很想要这个玩偶呢。

我偷偷地询问水斗,

「(你为啥会知道他想要啊?)」

「(因为那个玩偶是游戏里的角色。)」

「(诶?是这样么?)」

「(是宝可梦。我看竹真玩过这个。)」

啊啊……说来也是。

我从满脸欢喜的竹真身上移开视线,看向了一旁面无表情的义弟。

「(观察得还挺细致嘛,真是意外。平时明明连一句话都不说。)」

「(……毕竟他就是那个性子,平日里一定很辛苦吧。)」

尽管水斗并不认生,但也不是一个能够融入集体的人。

正如我对竹真泛起了亲近感,想必这个男人对竹真也一直都很挂心吧……。

果真如此的话,好好跟人家说不就行了吗。

要是让他知道他其实很受竹真尊敬,也不知道他会露出怎样的表情来呢。

「(你啊,当哥哥的时候也是有够笨拙的呢。)」

「(这『也』是几个意思啊你。我什么时候笨拙过了?)」

「(这下我更觉得我不能让你当我哥哥了呢。)」

「(总比让你当我姐姐来得强。)」

真是一如既往的啰嗦。瞧人家竹真多坦率,你倒是学学人家呀。

水斗一肚子闷气地哼了一声,我看着他的侧脸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焰火大概是什么时候放啊?」

在那之后,我们被圆香小姐拉着逛遍了整个夜市。

章鱼烧或棉花糖之类的食品店自不必说,就连自动占卜机这种可疑的代名词,都让我们拿来试了试手。结果居然给我整了句恋爱运状态绝佳,这机器果然是块废铁。

虽说速度缓慢,但我们已经逐渐靠近了神社本殿的方向,看来还能过去参拜参拜呢——至于姻缘之神嘛,我果然还是没什么好求他的,反倒是很想很想给他来上一拳。

只不过,看到眼前的人群,我感觉到不预先占个好位子根本就看不了焰火,便问了圆香小姐一句。

「嗯~。我记得应该是8点左右吧。」

圆香小姐一边舔着手上的棒棒糖一边说道,

「我们已经拜托别人帮我们占位子了,这一点你们就不用担心啦。」

「拜托别人?」

「啊,是叔叔他们。」

听到圆香小姐突然叫了一声,我沿着她的视线望去。

只见一个看上去像是神社办公室的建筑物前,妈妈和峰秋叔叔正和一个陌生的大人谈着话。

我记得妈妈他们说过他们要两个人独自去约会来着……。

「这是在和谁说话呀?」

「那个婆婆是谁来着呢~?你想啊,我们家毕竟是曾经的当地名士嘛,所以社会上的人脉都还算挺广的。」

也就是说,是妈妈在和他们打招呼吗?又或许只是偶然相遇聊上了而已也说不定呢。我是不是也过去打声招呼比较好……?

「——啊,结女~!水斗君~!」

与此同时,妈妈注意到了我们的存在,挥手让我们过去。

我若无其事地放开水斗的手。无论如何,在妈妈面前还这么牵着手可就要出大问题了。

我们和圆香小姐与竹真二人一起靠近了母亲所在的方向,

「你们来得正好!祁答院婆婆,这是我的女儿结女。」

「哎呀呀,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儿。这身浴衣实在是很适合你,最近的年轻人可少有这么适合穿浴衣的了……」

「谢、谢谢夸奖。我叫伊理户结女……」

因为没有给我介绍的缘故,我直到最后都没能明白她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她高雅的言谈举止,总给人一种社会名流的感觉。

「生得这么好看也不愁没人要了呢,真是令我羡慕。瞧我那个孙女,都奔三十了还成天在外头晃荡……」

「诶~?这年头三十岁一点儿都不算老啦~!没问题的没问题的!」

刚刚还嘀咕着『她谁啊?』的圆香小姐,谈起话来却是丝毫不见胆怯之色。往好了说叫勇敢,但说难听点也叫粗线条。不过这个性子,我倒希望多少能分我一点。

「水斗君也是,这下也有了除爸爸以外的家人呢。」

高雅的婆婆温柔地笑着,将目光投向了我的脸。

「虽说是外人,不过从夏目那边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我也是捏了一把汗呢。虽说你大概也处于生活环境大变样的阵痛,但也请你务必要照看好水斗啊。」

「……好的。」

虽说点头应和了一句,但我却从中感受到了些许的违和感。

她这话仿佛就像是在说,水斗是个离开了别人就活不下去的可怜孩子。

我所知道的水斗尽管不主动与周遭产生联系,但却是一个能自己打点好一切的人。

我也不觉得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哪怕一次也没有过。

我们真的是在谈同一个人么?我都有些搞不明白了……。

「我们已经为种里家的各位准备好了观赏焰火的好位置。这就给各位带路。」

「每年都这样,实在是太麻烦您了。」

「结女和小圆香打算怎么办?距离焰火大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呢——」

我一边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一边回过头去。

而就在这时,我才察觉到。

一直都在我身边的水斗,不知何时已经和我拉开了一段不短的距离。

无声无息地——仿佛溶解在了来来往往的人流之中一般,消失了身影。

「……啊……」

并不是逃离了现场。

也不是遭到了疏远。

就像是——溶解在了空气之中。

在我看来,就是这种感觉。

水斗消失了踪影——仿佛从一开始,他就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啊~,又消失了。」

圆香小姐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这一点,有些困扰地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啊……。每次焰火大会开始之前,水斗都会一个人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呢。」

就在这个时候。

我的脑海里,闪过了这几天发生的一切。

——第一天。

水斗辞别宴会现场之时,峰秋叔叔对他说了句『谢谢』。

现在我明白了,那句话一定是在告诉水斗,『谢谢你愿意陪我们参加宴会。』

想必这世上,只有身为水斗的亲生父亲的峰秋叔叔一个人,知道那场宴会对水斗来说并不是什么让他开心的场合吧。

——第二天。

水斗从头到尾都没有加入到烧烤聚会中来。

他只是一个劲地潜心于自己的世界,哪怕连头都不愿意抬上一抬。

直到我主动找上他之后,才总算是搭理了我们几句……。

——第三天。

水斗看到和竹真交谈的我,表现出了明显的不悦之情。

活像是一个被人抢了玩具的小孩。

但是,那并不是对竹真有什么不满,毕竟——

——而今天。

水斗也绝非有意地无视了他的亲戚们。

事实上,他也好好地观察并关照了竹真。如果他是真的对亲戚们完完全全漠不关心的话,又怎么会想到把自己的玩偶交给他呢?

何止是这些,还没完呢。

——母亲节的那一天,我在他亲生母亲的佛龛前看见的虚无表情。

——生怕自己在水斗的心中失去一席之地的东头同学。

——而甩了东头同学时所说的,『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