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暗杀者的我明显比勇者还强_间章 萨兰团长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间章 萨兰团长

Side织田晶

萨兰团长是个奇怪的人。

我到目前为止,都还没遇过一个像他这样如此符合奇怪这个字眼的人。

「晶,你有看到团长吗?」

而身为萨兰团长左右手的吉尔副团长,则可以说是最懂得人情世故的人了吧。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总是在寻找突然不晓得跑到哪里去的萨兰团长。

「啊啊,萨兰团长刚刚在训练骑士团的成员。」

「是,这个我知道。但我刚到那边去,他已经不在了。」

真想给到处跑来跑去的萨兰团长装一个GPS。在我遇到不懂的事情想要询问他时,就马上知道他会从哪里现形。甚至还可以正确得知他是不是使用了什么技能。

「那么,晶啊,如果你有看到萨兰团长的话,可以告诉他我在找他吗?因为有急件资料要给他。」

吉尔副团长说完之后,就往某个地方走去了。看来好像真的很忙。吉尔副团长距离秃头的日子恐怕真的不远了。

这么说起来,为什么吉尔副团长不是团长呢?比起萨兰团长来说,吉尔副团长绝对会让工作进行得更顺利,不会有所耽误。不过不管怎么说,吉尔副团长对萨兰团长还是非常尊敬,原因可能就是这么单纯而已。

我一边想着一边潜入了国王特别锁住的藏书室。虽然藏书室确实好好地锁上了,

但那并不是使用指纹认证,再加上我的暗杀者等级提升,同一时间喑杀者所必须具备的技能,萨兰团长也一一教我了,包含不发出任何声音的走路方法、在 对手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将其一击毙命的技巧等等,所以对我来说,开锁简直易如反掌。那个人真的什么都知道,宛如这个世界的绘本中会出现的「贤者」一样。

「那么,从这里到那里的部分都读完了吗?」

即使到了晚上,我也会善用睡眠时间来学习知识,已经把哪一本书放在哪一个书库都完全掌握了。不过,萨兰团长却已经到了将所有书本的每一页内容全部记住的程度,我没办法做到,也没打算要做到。

「……就这样啊。虽然说是看过了,但偶尔会冒出我不懂的单字啊。」

我喃喃说着,并站了起来,想去找萨兰团长。

「……喔喔,这个字的意思就是政变啊,这一本好像是某种计划书吧。如果你可以学会这个,那你的眼界也会提升许多。」

在只有我一个人存在的空间里,响起了其他的声音。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会吓一跳,并且赶紧用短剑摆出战斗姿态,但没多久就习惯了。况且,现在的我既没有短剑,先前拿到的刀在藏书室也没办法好好发挥作用,所以后来我就不做出任何反应了。

我叹了一口气,接着转过头来。

「我觉得萨兰团长比我还想要成为一个暗杀者呢。」

静静地在我身后的书架阴暗处站着的,就是一脸笑意的萨兰团长,他随着到刚刚为止都隐蔽起来的气息一起现身了。

「让身为暗杀者的你这么说,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我想我的脸若是有一点呆滞,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对方虽然呆呆的,但却是被称为「最后防线」的高手啊。

「吉尔副团长说有急件资料要给你,正到处在找你呢。」

「喔喔,那件事我已经办妥了。现在这个时间点,吉尔应该已经在进行确认了。」

尽管说他是玩世不恭的人,但要让他能够分辨得出什么时候可以开玩笑,什么时候不能闹着玩,似乎也不是太困难。只不过,他真的非常擅长隐蔽技能,真的是达到了神的等级啊。

即使萨兰团长是一个怪人,但我还是很尊敬他,将他视为我的老师。

「这样啊……对了,为什么你会知道这本是政变的计划书?」

如果说真的是政变的计划书,那就更加诡异了,怎么会明目张胆地放在藏书室呢。

听到我的问题之后,萨兰团长脸上浮现了奇怪的微笑,并在堆积成山的书本上坐了下来。

「这个国家的国王发自内心地深爱着王妃。然而有一天,王妃为了购买女儿的生日礼物而前往市区时,在中途遇到了盗贼袭击。为了守护她而戮力奋战的骑 士们力有未逮,王妃就此香消玉殡。失去了最爱的人,让国王失去了理性,为了让王妃起死回生,他将自己的女儿及邻近各国全都牵扯进来了,而他所需要的,就是 超过一万条以上的人命。这本书就是得知这个疯狂计划的骑士团团长所写的。藏在这里的理由也很单纯,把书藏在藏书室里,就好像是把树藏在森林里一样,而且封 面也伪装成料理相关的书籍……话虽如此,但我觉得其实藏得很好,你能找到还真是不容易。」

萨兰团长轻轻地笑了。

这一席话让我冷汗直流,而且我记得好像在哪里也听过类似的内容。是昨天听到的,王妃死了之后,公主就成为国王手中的傀儡,两者不是很像吗?

「诱导我去读这本书的应该就是你吧。书本的排列方式跟昨天不一样了,所以我才会去拿到这本书吧。」

我的话语里隐藏不住内心的震撼,听到我的话之后萨兰团长依旧笑着。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也一起来帮忙吧。首先,从今天的任务开始做起。」

任务就是在夜里潜进公主的房间。如果可能的话,就把诅咒勇者的媒介破坏掉。

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在想,但其实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才更加令人感到可怕,不仅不想违逆他,甚至还被他不知从哪散发出来的魅力深深吸引。

「……知道了。」

其实不应该说知道了,因为这可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会被硬逼着成为共犯。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还是点了点头。

萨兰团长露出了妖艳的微笑。

「老实的孩子就是得人疼。」

此时的我,作梦都没想到如此这般的萨兰团长,隔天会被发现已经遭到某人杀害。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