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章 开幕

第一卷 背弃的龙血  第十章 开幕
轻轻地抿了一口茶后,血离将茶杯放在了面前的桌上。

而坐在对面的,是一位有些年纪,大概四十多岁的女人。虽说有四十多岁,但是她包养的还是很好,即使上了年纪皮肤还是显得很光滑,皱纹也不是很多,清淡的胭脂味也并不让人反感。宽大的衣服并不显得肥胖,反而将其可能稍微大上那么一圈的身材掩盖的非常好。

“赎身费的话,十金币就好了,您知道这并不算贵,换做别的比较有名的头牌之类的,上百金币都是有可能的。”

“确实,相比之下并不算贵。”

血离微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这十金币对她来说仿佛轻而易举。

但实际上,她现在全身上下一个金币都凑不出来

而那女人笑的更加开心了,像是觉得这笔生意已经谈成了一样。

“杏白,把字签了后你就归这位小姐了,以后就不用在这工作了。”

说着,那女人将一张合约放在了桌上,微笑着看着坐在她身边的杏白。

看着她高兴地样子,估计现在已经在考虑金币怎么花了吧?

也对,毕竟这个叫杏白的貌似并不是很受大众欢迎,书法也很难展现,不心疼很正常。

“愣着干什么?快点啊,有人要赎你你还不乐意?”

见杏白在旁边一直没有反应,那女人催促道。

“不,老板娘……我不想被这位小姐赎走。”

杏白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哈?为什么?你难道还怕人家虐待你不成?哎呦,你看这小姐一脸和善,一看就是好心人,你从了她又怎么了?跟着她一定不会不好过的,这总比那些没教养的有钱小混蛋好多了吧?”

老板娘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她很不理解杏白为什么拒绝。

“不……我没有觉得这位小姐怎么样,我只是单纯的,暂时不想离开而已。”

杏白摇了摇头,想要多说什么,但是却又止住了。

我就知道,这家伙不可能答应,之前一会儿还和法里顿约定好了,有人赎她她必不可能答应,再着,就算没和法里顿约定好,她应该也不会想被别人赎走。

“哎呀,这种时候你就别犹豫了,难得有人赎你,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够碰上第二次了!”

“那个,杏白绝对没有对小姐有什么偏见,是杏白自己的原因不想被赎出去的。为了不耽误客官时间,请去找别的姐妹吧,接下来杏白要去沐浴了。”

面对着血离说完后,杏白站起身来,向房间内洗浴的地方走去。

估计是为了等会和法里顿再次相见的时候,想让自己以最美的样子出现吧,真是简单易懂。

“喂,等下……”

那女人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血离拉住了。

“让她先去吧。”

“诶,不是我不想让她跟你,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了。正常来说都希望被赎走才对,等会我再帮你说说她,主要是我们直接关系就是合约,我也没有权利直接把她卖给你。”

她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一个烦字仿佛写在了她的脸上。

“毕竟,这些年龙境法案对公民权利都很好,只要不是奴隶,都会尊重基本的权利。”

“对啊,换做是别的地方,倒是可以直接我做主,真是的,等会她会来我再帮你说说她。”

见血离理解,她点了点头。

“没关系,老板娘你先去忙吧,等会杏白沐浴完我和她聊聊,有时候或许外人的话比较好。”

“好吧,如果到时候她还是不从的话,我们这还有很多别的姑娘,到时候小姐你想要那个一个说就是了。”

“到时候说嘛。”

走前,老板娘还扭着腰提醒了血离,而血离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敷衍了她一下。

目送这位老板娘出去后,血离舒了口气,然后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

这里,就是杏白住的地方,虽然谈不上有多华丽,但是绝对比普通平民家要好,生活环境看起来还是很不错,毕竟连沐浴的地方都有配。

想到这里,血离看了看之前杏白去的地方,此刻她应该已经在沐浴了。

“那边吗?”

血离皱了皱眉头。

实际上,她头上的纹路有发热了。

并且,她隐约能够感觉到,貌似有东西就在杏白那边的位置,但不确定是什么。

去看看吧,虽然偷看女生洗澡有些那什么……

但是没有关系,反正也算不上是流氓行为,不被发现就不算偷看!

这么想着,她将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只穿着袜子踩在地面上。

脱鞋子的原因很简单,不穿鞋子再小心点的话,几乎就是没有声音。而且是室内,不穿鞋子也并不会被划伤什么的。

脱下后,她悄无声息的向着杏白的沐浴室走去。

随着点点水波的荡漾声传来,她们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不一会儿,血离便到了沐浴室外。

“应该就是这了,如果看到了估计血液倒流也说不定,谁知道为什么这身体对女性会起反应。”

小声地自言自语着,血离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她看了看沐浴室的门,但她并不打算偷看了。

她要找的东西,并不在里面,而是在这沐浴室旁边。

一边想着,她一边撇过头看了看旁边放着衣物的盆子,而里面放着的,应该就是杏白的换洗衣物了。

“咕咚——”

靠近后,血离咽了一口口水。

一股女性的幽香从衣物上传来,因为刚刚才褪下的原因,上面还存在着些许杏白的体温。

洁白且叠好的样子,令人看起来像是未穿过的衣服一样。但是,下面所压盖着的,肯定有着已经穿在身上有一段时间了底裤,如果是这种仙子的一般的女性的底裤,会是什么样的?额头上纹路所指示的东西,难道是……

这么想着,血离伸出了手,但手在半空中又停了下来。

并不是,怎么可能是找底裤这种莫名其妙的设定,如果不是的话就没有必要翻弄,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会想到马车里的场景,血离不禁又咽了咽口水。

“这个。”

再次环顾了一下后,血离拿起了衣物旁的一个吊坠。

而在她拿起后,她更加确信,额头上纹路所指示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她就是确信是这个。

这个纹路,是个探索用的东西吗?

如果是的话,是探索什么的?矿石吗?

还是说,是魔法物品?如果说是魔法物品的话,那可就奇怪了,一个艺伎凭什么会有这么罕见的东西?

就连龙境领主手上应该都没几件的东西,一个艺伎会有,这很奇怪不是吗?

而且目前看来,魔法物品的可能性大一些,结合之前说的,这纹路应该是龙境家传下来的东西,如果说这玩意是探索矿石的,那就太奇怪了。

不过,目前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用就是了,毕竟她又不是法师,就算是法师,想要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用,怎么用估计也得花些时间。

这个时候,估计贪的人会直接拿走吧?

然而,血离将其原原本本的放了回去,然后和来的时候一样,悄悄地回到了之前的大厅内。

“虽然感觉上像是白跑了一趟,但她洗完澡还有些时间,到时候再决定拿不拿也不迟。况且知道后,我有一万种方法从她手里搞过来,直接偷反而会被怀疑。先找找,她房里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以防万一。”

说完,血离向杏白的卧室摸去。

她想确定一下,杏白的一些个人的东西,如果这个女孩很简单,那个吊坠是碰巧得到的之类的,血离自然会把这东西拿走,但如果不简单的话……那就另谈了。

到了杏白的卧室后,血离发现这卧室异常的简洁,出去必要的床和放置东西的柜子以外,就连凳子也没有,比起外面来说寒碜了不少。

比起罗勒和伊苏罗蒂房间内大量的装潢装饰,这里只能和平民家比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里比起那些平民家绝对干净了不少。

“让我想想,一般来说重要的东西绝对不会正常放在抽屉里,要么在床下或者夹缝里,要么就卡在柜子里的死角,反正也没有别的地方了。”

这么想着,血离走到柜子前和床前开始翻弄起来,虽然说是翻弄,但是在确定没有东西后她还是将其恢复成了原状,以防被发现。

于是,在她翻寻一会儿后,终于在发现了几封书信,以及一大堆像是杏白的写的字。

“这老板娘还真是没有经商头脑,要我就专门让她写字去了,那还当什么艺伎。”

自言自语着,血离将那些书信拿出来看了一下。

而书信的内容,血离越看,两眼越是开始放光起来。

信是杏白的家里人寄过来的,信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她是出自一个贫寒的家庭,贫寒的家庭意味着什么呢?当然是平民了。

而最近,似乎这些商人要在卡门斯的黑白家族带领下,进行一些行动,而这行动自然是对平民不利的。

结合之前从商人们哪里听到的,应该是要修改法案了,而这些平民的利益会被剥削到几乎没有。

这些平民自然是要奋起抗争,当然了,除了嘴上说说反对以外,他们不肯能能够和商队的护卫作对,这也是为什么要寄信给杏白的原因。

而信最重要的内容,则是关于那个吊坠,和血离猜测的一样,那个是魔法物品,并且是杏白家的传家宝,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让这种农民家庭有这玩意的。

最后就是这个传家宝的使用方法,只要杏白将其吞下去,法术就会发动,而效果貌似是这座城镇内所有人都会陷入昏厥状态,并且会有很大的特效的样子。而他们潜伏在外面平民所组织的团队,则会趁这个时候进来。

想想,之前看到的那些到处逛的家伙,可能就是这些农民进来摸点的人吧?

不管这点摸的有够烂的,就连她都察觉到了,那个黑白家族不可能察觉不到。

看来,她祖上可能还是有点东西的,而且还是这种大规模形的法术,估计龙境图书馆里那个家伙也做不到吧

“还真是巧呢,没想到居然这么巧如果这样子的话……”

一边想着,血离一边露出的笑容,这笑容比起之前伪装的微笑,看起来不知疯狂了多少。任谁都不会相信,她居然能够露出这样的笑容。

“这不就等于,所有事情都连接起来了吗?仿佛这整个龙境都是舞台一样,剧本已经被写好了哈哈!一出大戏马上就要上演了,希望所有演员都就位,别出什么岔子。这简直就像是,演戏演到一半,告诉我是导演一样!”

一边笑着,血离一边将书信放回去,不过马上她就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自我调节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随着她迈出这间卧室,她眼眸中的疯狂被压抑了下来。

回到大厅后,她开始静静等待起来。

她完全没有必要去搞那个魔法物品,也没有必要用这个来换取罗勒,或者那些商人们的信任。

一个完美的计划已经在她脑海中成型了,所需要的铺垫也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要的,只是临门一脚而已。

龙境城,领主议事厅。

罗勒此刻正看着火燎火燎赶来的伊苏罗蒂,不管是远处的士兵,还是罗勒表情都显得有些凝重。

“到底什么情况?”

“血离不见了,一起的还有罗颖和法里顿,我也是刚才才得知。”

伊苏罗蒂回答道,言语之中透露着些许不安。

“那个家伙?该死,这个时候怎么不见了?他们去哪里了?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他们三人一起去阿奇拉了,这是马车行给出的答案,法里顿和小姐还有一个同行女子。然后就是,我用法术搜寻过,这三个人都不在龙境城内。”

回答罗勒疑问的,是不知何时出现在旁边的莱瑞安。

“阿奇拉?主动去阿奇拉干什么?法里顿这个蠢货,他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罗勒情绪有些不稳定的狂怒起来,这个时候法里顿要是在他面前,他估计恨不得直接一拳上脸,反而是血离他并没有怎么在意。

“谁知道呢,任谁能够猜到,龙境第一骑士法里顿,居然会带着小姐和一个女的前往敌营。”

莱瑞安摇了摇头。

“罗勒,我们接下来去寻找他们吗?要知道,万一出了什么事……”

伊苏很不安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担心罗颖的安危,以及血离到底是什么情况。

虽然她并不怎么管事,但是最近关于黑白家族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她也知道罗勒绝对不会答应,事情比起之前的龙纹丢失,现在上升到更加大的一个层面了。

“不,现在要集结部队过去,起码要等到明天,今天怎么也不可能能够立马出发。”

“我们女儿在那里啊!我们还要等吗?”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不是想出兵就出兵的,就算只派一小队人,如果已经落到黑白家族手里,那一小队人肯定会全送了!”

罗勒此刻内心十分纠结,他有些无力的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之后,黑白家族肯定会以她女儿为要挟,让他修改法案,而且作为卡门斯掌权四大家族之一的黑白家族,他现在完全没有能力与其直接开战。

关键是,他不理解为什么是法里顿,他根本想不出,为什么法里顿在这个时候叛变了。

是有什么隐情吗?

“等下。”

就在这时,莱瑞安打断了罗勒和伊苏罗蒂的对话。

“怎么了?”

伊苏罗蒂问道。

“法里顿貌似回到龙境了,另外两人好像没有——”

听到这话,刚刚还没反应的罗勒立刻暴起了身,一脸不善的样子向外走去。

“所有人给我过来!去看看我们的龙境第一骑士怎么解释。”

罗勒说完后,在场所有人互视一眼后,跟着这位龙境领主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