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ffee No Sugar

让像破破烂烂的桌布一样人来当主角会有什么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对吧!

        边承宣,男。

         女朋友,无。

         处男,不,死处男一条。

        今天也是一事无成。

        这样的我,这样的人,绝不会只有我这一个。我自然明白,于是,我自然地逃避。不应该地,麻木着接受自己今天的无所作为。

  “不,这么不对。”

  我应该去做点什么。我有一千万,一亿万的理由去做点什么。可是。

  “又,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

  我的生命正在我手里失去价值。

  所以,紧接着,也相当自然地,一如既往地,我开始如所有陷入死沼的人一样,渴求了机械降神。

  “如果。。。如果。。。”

  “如果”不存在,这本来是实在正常,简单不过的现实。

  可企图逃避现实,不就是我,最大的过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