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ffee No Sugar

撒,来放任自流地放一个没有戳人G点之处的烂大街桥段吧!

  “啊啊啊,是失败了啊啊啊。

  我的内心在感叹着,妄图尽可能地把懊悔拉长,来逃避反思与自责。

  至于这么感叹的原因,大概是玩了一下午,玩完了,想起来自己中午多么痛定思痛地想要做出改变吧

  可是,如果我中午没有这么疼痛地去反思自己,我现在也不会难过,对吧?

  

  也就是说,我现在其实不一定会为我的荒废反思,不是吗?

  那么,我就不必为自己的荒废时间感叹,对吧……

  “别,不能这么想。”

  “停下来,当没有思考过,我没有这么想过,没有……”


  ……


  我要……干什么来着?


  对了,现在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去吃点东西,吃东西。


  先把东西吃了,然后就……


  然后……


  我……还是会……


  我……


  ……


  “去@#吧……”


  下意识地,我倒吸了一口气。


  “不行,不会,不可能,绝对不能,不会如此,别这样,没这么想过,那是本能闪过了一下,不是我的真实想法,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去,去吃东西。


  对,吃东西,把肚子填饱,先把肚子填饱,其他的都先放一放,放一放。


  于是,我打开门,走出了只有我一人在的家。



  我不想走太远,只打算就近随便找一家餐厅,或者说超市,把晚饭解决掉。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事就把时间给重要的事空出来。


  “尽管,我压根没什么可能做到……”


  好吧,看来我还在想着。


  我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掌上。


  我将双手刻意地伪装成下意识放松的样子,一舒一张地活动着,借以打断思绪。


  很好,像往常一样,效果不错。



  小区门口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周围有不少餐厅,便民超市。确实几乎是每天都省了我不少事。


  但,它们自己也不亏嘛。


  不,应该说是,如果在这里开餐厅超市会亏本赔钱,它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互利共生啊。


  反正能有机持续的整体都是这样的吧。


  那到头来,这里比其它地方更为林集的超市和餐厅也不过是极其稀松平常的景象就是了。


  那么,到底去哪里解决晚饭呢?


  我犹豫了一会儿,相中了马路对面的一家店面。


  虽然那家店除了店名,就连招牌的样式都看起来跟周围店面如出一辙就是了。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为了省下成本而一起批发来的一样啊。”


  尽管事实也蛮可能就是这样……我干嘛在意这些?


  我,只要吃顿晚饭就好了啊。


  只是吃顿晚饭啊,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啊?


  我再次把注意力转回了活动双手上。


  然后站在马路边上,像是发着呆一样等着红灯改变。



  我正注意着来往的车辆,而且似乎是比大部分人还要谨慎地在注意着。


  动机是?


  当然可以是“为了自身安全着想”。

  但我是明白的,我自己心底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幼稚,幼稚得要死,我在妄想些什么?!


  呵,呵呵呵,呵哈哈,呵害害害。

  会有这种想法,不 愧 是 我。

  算了,都会有这样的吧。


  妄想着如同故事展开一样的情况发生在自己眼前。


  希翼着自己会是那种独特的。


  只是那是不可能的。


  即使退一万步,那种事真的存在,地球有多少人?而故事的主人公能有几个?


  再说了,那种事如果真的发生了,也不见得会美好。


  就算是最经典的“转角碰倒叼着早餐的赶路女生”,要是真的把别人早餐碰掉了,还会希望自己有好果子吃?甚至倘若倒霉一些,吃的东西洒到女生的浅色衣服上弄脏了……啊,想想就感到了极度的糟糕。

  那么,我也只能因为现在的谨慎观察确实对保护自己的安全有好处,才可以稍微容许自己有些这样的痴心妄想吧。


  “那辆车……不对劲?”


  一辆黑色高级轿车正向路口驶来,但它的速度却比我感觉中“普通地驶来”的速度……要快一些?


  “不,这个距离上就能感觉到速度有些过快的话,那么其实速度很可能已经是很快了……”


  我看了一眼身边和对面等着绿灯的人。


  有的在观察着车辆,有的在低头摆弄着手机,但都在规规矩矩地等着,应该没有想冒险冲马路的人。


  我把注意转移回了那一辆轿车上。


  看起来它没有减速。不但如此,随着它的靠近,我所感受到的“过快”的感觉也正越来越明显。


  “接下来……”


  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故的。


  毕竟行人现在都规规矩矩地守在马路两旁,那辆轿车也跑得很直很稳,没有发生左右摇摆之类的危险情况。


  而且现在这个路口也没有什么车,只要那个司机打一打方向盘,碰到别的车的可能性也很小。


  那么,接下来那辆黑色高级轿车会发生的恐怕就只能是,要么猛地来一个附送长长轮印的刺耳刹车止住,要么勉强赶上它的绿灯,再或者,不幸地入手罚单了。



  嗯,轿车的行驶速度没有变化迹象,对面人行道上的红灯倒数预期不足。


  看来这车是要闯个红灯了。


  其他行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正在“目送”着这辆轿车。


  我则已经开始替司机心疼钱包和驾照了。


  不过,说不定那个司机并不在意这些?


  毕竟,一路开过来都那么平稳,简直就像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蓄意要闯的一样。


  但是不是蓄意,我反正也不会知道的吧。



  那辆黑色高级轿车现在正保持着“总感觉很微妙地没有超速”的速度逼近着这个十字路口,但它面对的红绿灯已经转黄了。


  这让我预感到自己即将“见证”某种平时并不多见的情况。


  我稍微转移了一下思绪,在心里为那辆轿车开始默默地读秒。


  “预计冲线倒数,5……4……3……”


  对面的绿灯亮了起来,但轿车的速度仍未改变。


  一切,都在宣判着名为“闯红灯”的存在即将到来。


  一辆黑色高级轿车自右至左,一骑绝尘,冲过红灯,并秒秒钟扬长而去。


  我下意识脑补好了这样的画面。


  但是……


  我余光没看错的话……


  左边好像有人……在往马路对面走?!



  我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那个不要命的傻逼家伙。


  一个戴着耳机,正低头摆弄手机的人。


  前因后果直接了当。


  一股无名怒火涌了出来。


  可它没能冲上我的心头。


  因为现在更让人在意的是,这个距离,即使是离得最近的家伙(我),也没法伸出手就拉住了。


  我,愣住了。


  在意识到这情况有多要命的一刻,我脑海里分类,封装好的情绪,想法,逻辑,感觉,欲望,便山洪般蜂拥而出,疯狂地交融,搅拌,燃烧了起来。


  巨大的恐惧与焦急,一时间驱赶得思考速度超过了我能感受过程的极限。


  结果像是走马灯一样,或者可能是大脑火急火燎地只想把思考结果告诉我一样,一个接一个地,许多潦草的“可能”在我眼前闪过。


  我,下意识地,按照我下意识认为最合适的“可能”,行动了。



  我死死地闭着眼,视野一片漆黑,其它感知也在这一瞬间被彻底压制至如同消失。


  现在,极度的恐惧正把我的精神逼进了一个像是人类精神自我保护机制的,如同死人般的极端冷静,或是麻木之中。


  因为,我扑出去了。


  就像鲁莽地把自己的生命放上赌桌,妄图博取更多的生命一样地,我扑出去了。


  “……”


  头脑里平日的喧嚣都在死亡的威胁面前成为了寂静。


  只有一个念头,如同满雾黑夜中骤然升起的,炽热灼烧的太阳一样,无尽地放大着。


  “我……不想死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