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话 牵手、手制料理

第一卷  第一话 牵手、手制料理
  「……这里是」

 初白小鸟在结城的房间里一个人醒了过来。

 看了看闹钟,初白吓了一跳。时间已是下午1点,而且今天还是工作日。

 糟了,彻底迟到了。

 『───!!───!!』

 在意识到这一切的瞬间,初白的脑中响起那早已听惯的怒骂声。

 「……唔、咕」

 她感到透不过气,胸口发闷。

 恐惧。单纯的恐惧。

 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初白的眼角却泛出了泪光。

 「……哈啊,哈啊,哈啊」

 她捂住胸口调整着呼吸。

 没事,没事的。

 这里是昨天遇到的那个少年的家。不是那个地方。

 花了数分终于冷静下来的初白再一次倒在了床铺上。

 她感觉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可能是太累了吧……」

 一直紧绷着神经的少女终于意识到了。

 「……再稍微,睡一会也是可以的吧」

 嗯,大概,可以的吧。

 这里是安全的……。至少现在去上学的房间的主人是一个温柔的人。

 「但是……在那之前」

 初白费了好大的劲才伸出右手,设了下午四点的闹钟。

 如果在结城回家时起床还不去迎接一下的话,未免也太过于失礼了。

 昨天当自己说要做他女朋友时,结城显得非常高兴。那股子高兴劲让初白自己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他回来的时候自己去迎接一下的话,他说不定会很高兴吧。

 「呵呵」

 想到这,初白不禁笑了出来。

 那么,睡吧。上一次睡回笼觉是多久之前呢。

 裹在毛毯中的初白就这样缓缓闭上眼睛,放松了下来。

 交到女朋友了。

 我交到女朋友了。

 我终于tm交到女朋友了。

 虽然感觉话中有话,总之,结城佑介交到女朋友了。

 实现了心愿,心情发生180度大转变,高兴得不行的结城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话说,交到女朋友之后要怎么办?

 至今为止结城都对男女的恋爱关系毫无想法,简直到了不正常的地步。

 这三天里的妄想也好,胸中痒痒的感觉也好,总觉的自己正陪着身边的女朋友(假)一起在幸福地做着什么也好,都不过是他自己的抽象脑补罢了。

 结城一边将这些事情放在脑中一隅思考,一边痛苦地熬过了上午的课程。在意识到自己一个人再怎么想都无济于事后,他决定在午休时间问问坐着自己身后为数不多的友人。

 「我说,大谷。世间的情侣都会做些什么事情?」

 「啥? 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突然回以辛辣言语的人是大谷翔子。是一名戴着红色半框眼镜,稍显丰满的女孩子。(对她直言「你长得真健硕啊」的话,就会被气势汹汹地回以「这叫丰满」)

 虽然她的面相看上去有点凶,但五官也算得上精致,再稍微瘦一点的话或许也会是一位美女吧。

 顺便一提,虽然她的名字和某个二刀流棒球大联盟选手只有一字之差,不过他们完全没有关系。硬要说的话,她也是班委和漫画研究部的二刀流。(译注:有个棒球选手叫大谷翔平)

 「不是你看,你之前不是说过自己经常会画恋爱漫画吗。我还以为你会了解」

 「我画的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来着」

 「诶?」

 「话说,你交到女朋友了?」

 「诶? 那个……算,是吧」

 鉴于初白的情况结城觉得还是不说为好,只是自己找人商谈又有所隐瞒实在是不太实诚。

 还有就是他也到了交到女朋友之后就会想稍微炫耀一下的年纪。

 结城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你那傻笑的表情真是让人讨厌啊」

 想必他笑得很欢吧,不然也不会被大谷回以如此辛辣的言语。

 「但是,你居然有女朋友了呢,还以为你对这种事情完全不感兴趣,她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啊?」

 「什么样的孩子?」

 嗯……结城抱起胳膊歪了歪头。

 「就算你这么问我,我们昨晚才刚见面啊」

 「什么鬼? 刚见面就交往了吗?」

 一脸吃惊地大谷托着腮帮子叹了一口气。

 「哎,算了。只能说不愧是你。对了,你是不是问我交往了之后要怎么办?」

 「嗯嗯,对,是这样。老实说,我之前对这种事完全没兴趣所以不是很清楚」

 「这样啊,要说交往之后要做什么的话,果然只有……」

 「果然只有?」

 「S○X了吧」(译注:○遮代E)

 「……你没有少女的羞耻心吗」

 「没有哦」

 瞬间速答,还是在男人面前。

 「大家都是从受精卵里诞生的,这有什么好羞耻的呢。还是说,你不想做吗?」

 「不是,要说想不想那肯定是想的」

 毕竟也是健全的17岁人类。

 「但是你看,这种要循序渐进的嘛……一上来就那么做的话,对方会讨厌的吧……而且,情侣之间能做的也不光只有那个吧。我还想享受各种各样的打情骂俏啊」

 「哼~你意外的少女心呢」

 是这样吗?和我同龄的其他男生脑子里就只有把那个放进那里然后做那个了吗?

 「算了,我想想看哦。根据我看到今天为止的少女漫画、恋爱喜剧和黄油来看的话」

 最后那个就当没听见吧,结城是健全的17岁高中生,遵纪守法。

 「首先是牵手之类的吧。女朋友亲手制作的料理也蛮受男性欢迎的」

 「牵手和手制料理啊」

 今天不需要打工,结城很少见地上完课就直接回家了。上一次白天回家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牵手……手制料理……牵手……手制料理……」

 走在回家路上,一直这样自言自语的结城像极了可疑的人物,大谷的话语始终飘荡在他的脑海。确实,结城非常想要和她牵手,手制料理也自不用说。可是,要怎么拜托初白才好呢。

 既然已经是男女朋友了,结城觉得直接说出来也未尝不可,但还是有些太羞耻了。最重要的是,初白现在委身在自己家中,自己直言的话未免太过于强硬。

 不断思考着的结城不知不觉中回到了自己家门口。

 「……牵手……手制料理……」

 旋转把手打开家门。

 「……啊,欢迎回来,结城」

 「牵手!!亲手料理!!」

 「嗯?」

 「诶? 啊,等等,刚才的不算。不算!!」

 或许是结城太久没有听到“欢迎回来”这个词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他并没有回答“我回来了”,取而代之的是被大声喊出的这句话。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是的,就是这样」

 结城和初白在起居室的桌子前面对而坐。

 结城刚才在门口脱口而出的「难得为了情侣之后想要做的事情」被初白听到之后,想着就算蒙混过去也很不自然,因此就坦率地说了出来。

 虽说这事由自己来说明相当地羞耻。

 就在结城思考着这些的时候。

 「……要牵吗?」

 初白这么说道。

 「诶?」

 「……手,要试试牵一下吗?」

 说着,初白伸出了右手。

 「……诶,真的可以吗?」

 「……嗯。因为结城……是我的……男朋友」

 是对自己说的话感到害羞了吗,初白的脸上泛出了红晕。自己女朋友那犯规级别的可爱,让结城的脸也有些发烫。

 「那、那么,容我失礼」

 这么说着,结城战战兢兢地伸出手。

 「啊,那个」

 初白用轻地似乎要随风消逝一般的声音说道。

 「……可以的话……请……温柔些」

 「啊,啊啊,好的」

 其实结城昨天就注意到了,每当有人向初白伸出手,或者用稍显强硬的语气和她说话时,她都会不禁害怕起来。

 所以,牵手也要慢慢地,轻轻地进行。

 「……嗯」

 结城再次下定决心,伸出手。

 结城看着初白那举在桌子中央手心正对着天花板的右手。

 那是一只白皙,小巧而又美丽的手,不像结城的手那样刚健有力,十分纤细光滑。

 接着,他再次看了看初白,啊啊,果然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端正的五官、挺拔的鼻子、光泽的黑色长发、纤细而匀称的身材。一言一行都端庄高雅。相比自己,稍显凶恶的眼神,随意修剪的短发,或许正是因为初白与自己那粗枝大叶的举止完全相反,所以才被她所吸引了吧。也正因如此,才会在触碰她时如此忐忑。

 思绪万千的结城伸出手,直到自己的手快要碰到初白的时候。

 他才注意到。

 「……」

 初白双眼紧闭,不住地颤抖着。

 平时总给人以稳重温柔感觉的她,现在却宛如一直害怕惩罚的小狗。

 结城很清楚其中的缘由。

 在初白穿着的名媛学校制服领下,青色的淤痕清晰可见。

 那是与昨天如出一辙的暴力的痕迹。

 结城并不知道少女身上具体发生过什么,但他可以肯定,初白对与人接触一事抱有相当的恐惧。

 结城叹了口气,收回了手。

 「谢谢你,初白」

 「……诶?」

 初白抬起头,睁开眼看向结城。

 「你很害怕吧? 即便这样你还愿意和我牵手,我很开心哦」

 「那,那个……」

 初白摇了摇头。

 「……不行。你都让我住在这里了……这种程度……」

 「不要强迫自己。你不高兴的话,我也不会开心啊」

 初白低头道歉道。

 「……对……不起。不管怎么样……我都……对别人感到害怕……我知道结城是很好的人,但是……」

 「没事的,慢慢来,循序渐进就好」

 听到结城的话语,初白微微露出了笑容。

 「但是,那什么。最终还是想要抱一下啊」

 「……抱一下?」

 「嗯,就是双手拥抱」

 说着,结城展开双手抱住了床上的枕头。

 这一幕,让初白瞪大的眼睛。

 「……啊,难道说吓到你了吗?」

 「呵呵」

 初白轻轻地笑了,笑得非常可爱。反正早晚会抱的,真想现在就抱上去啊。

 「……是呢,虽然可能会花一些时间,不过,等我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之后可以麻烦你吗……」

 「嗯」

 「啊,不过,作为替代,我稍微会一些料理,可以给你做哦」

 「诶,真的吗!?」

 结城一下子就燃起来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女朋友的手制料理是所有男生的浪漫嘛。

 「啊,但是,我刚买了便利店的便当」

 「那就,从明天早上开始吧」

 「好啊,我会好好期待的!!」

 第二天。

 结城和以往一样不到六点就起床了。

 虽然闹钟一般都设定在六点,但结城的生物钟早已习惯了在这个时间起床,所以他并不怎么依赖闹钟。结城也知道自己是一个早睡早起的人,只不过今天的他比平时多了几分兴奋,一大早就从床上蹦起来了。

 「好耶,女朋友的手制料理!!」

 情绪高涨得就好像郊游那天早上的小学生。

 说起那位女朋友,由于闹钟还没有响,所以她还在客厅地板的被褥里沉睡着。

 两天前,床还是给初白睡的,可昨晚在她的要求下,床的主人便换成了结城。

 对于结城而言,他还是希望初白去睡床,自己也表示过并不介意。只是初白以「床应该让身为家主的结城来睡」为由推卸掉了。

 那么就,快点让初白为我亲手做料理吧!!

 「初白,早……」

 只见初白双手紧握着毛毯,睡梦中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她的表情很僵硬,就像在惧怕着什么。

 「……对不起……妈妈……」

 紧闭着双眼的初白小声地呢喃着。

 「……我……会努力的……所……所以……」

 「……好啦,你好好休息吧」

 结城压低声音,关掉了闹钟,悄无声息地做起了上学的准备。他从冰箱里拿出昨天在超市买的便当,和筷子一同放在了桌上。

 接着,又附上了一页纸。

 「……我出门了」

 轻声地道别后,结城走出了房间。

 和往常一样,结城在上课前一小时便来到了学校,打开参考书学习起来。

 「你真是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勤勉」

 说话的是戴着半框,瘦下来就会变成美人的大谷翔子。

 「当然的吧,我可没有偷懒的余裕」

 结城是5阶段特招生中最高一级,也就是SA特招的学生。所谓的SA特招生不但可以享受学费、学杂费全免,甚至还有修学旅行公积金和房租补助。对于没法从家属那获取一分钱的结城来说,这可是难能可贵的机会。只不过,SA特招生需要在定期考试中保持前五名的成绩。

 为了维持这一身份,他需要付出相当的努力。

 「真是厉害啊」

 大谷说完便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读起书来。

 平时教室里来人的顺序基本都是结城、大谷包揽前二。在上课之前,结城一般是默默地解着参考书上的题目,而大谷则是一言不发地读着书。

 两人之间基本不会有什么对话,只不过今天大谷却先开口了。

 「所以,进展顺利吗?」

 「嗯?」

 「昨天的那个」

 「哦哦,那个啊」

 牵手和手制料理。

 「那个~,还没呢。昨天没能做到」

 「什么嘛,一点都不好玩,难得我都教你了」

 「……我们也有自己的节奏嘛」

 「明明刚见面就告白了,真敢说啊你」

 被这句话呛得无言以对的结城,这才意识到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无可救药。

 就在这时。

 教室的门被猛地打开,一个男高中生冲了进来。

 藤井亮太。结城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仅是高二的他就成为了棒球部的王牌。

 他懂得察言观色,不论在棒球部还是班中都是充当活跃气氛的存在。顺便一提在将棋上,作为对手的结城只需要6手就可以把他将死,而且他和某个职业棋手也是完全没有关系。(译注:有个职业棋手叫藤井聪太)

 这个男人除了啰嗦了一点,头脑还是年级前10的水准。至于长相,尽管校规不允许留太过于花哨的发型,但光凭他那张英俊爽朗的脸就可以吊打电视里的那些男演员,性格上也是一样,对谁都一视同仁不区别对待,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只不过有一个缺点。

 「翔子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虽说大谷翔子确实是一个很好说话的稳重好女孩,但这个男人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总会以一种十分愚蠢的方式去接近她。

 「今天的你也是超棒的呢!!请和我交往吧!!」

 「一大清早就这么吵。再不闭嘴就让我漫画里的大叔上了你哦」

 「毒舌的你也是棒棒的耶!!」

 「给我滚」

 当事人的大谷只是回以了冷淡的态度。

 藤井则是毫不在意地抖抖肩,看向了结城。

 「我说结城,为什么我的心意总是传达不到啊? 明明我都爱的这么热烈了」

 「可能是因为太轻浮了吧?」

 说着,结城看向大谷。

 「因为你轻浮,啰嗦,还总是缺一根筋啊!」

 毫不留情的大谷,真强啊。

 结城向藤井搭话道。

 「我说,你的话女孩子要多少有多少,为什么要在一个已经明确拒绝你的家伙身上吊死啊」

 「嗯? 真是愚蠢的问题呢。因为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翔子啊!!」

 藤井不但没有任何害羞的迹象,反而很爽快地说了出来,这家伙也好强啊。

 「虽然女孩子要多少有多少,但是翔子只有一个啊!!还是说,如果结城交到了女朋友,又和其他的女孩子变得要好了,就会和现任女友分手,或者脚踏两头船吗?」

 「不管怎么样,我并不是你的女朋友哦」

 「我的脑内可是连结婚场地都预约好了哦」

 「新作就画棒球部的王牌被流浪大叔们◯奸的故事好了」

 结城将聊着愚蠢话题的两人抛在一边,抱起手臂嘀咕起来。

 「虽然其他的女孩子要多少有多少,但是翔子只有一个……么。嘛,确实。那家伙以外的女孩子我也没什么兴趣」

 「什么? 诶? 你那个说法,诶,真的吗? 结城,你有女朋友了?」

 藤井一脸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难得的帅哥人设也崩塌了。班上的女生看了大概会哭吧。

 藤井似乎为了确认这件事,将视线移向了大谷。

 「诶诶,是哦,令人震惊的事实呢」

 「……真的假的」

 也不用那么惊讶吧,结城嘀咕着。大谷也是一样的反应,看来这件事对认识结城的人来说是一个极具冲击性的大新闻。

 藤井长舒一口气,恢复到了平时的美男子形象继续说道。

 「嘛,挺好的。我也觉得你应该多享受一下自己的青春」

 「嗯? 何出此言?」

 「毕竟,我觉得你绷得太紧了嘛。虽然我也知道维持特招生的身份不是一件易事」

 「这样啊?」

 「是啊,我从没见你玩过」

 因为入学之后,结城就一直忙于学习、打工的生活,所以并没有这方面的自觉。

 「……话说,结城你还是不打棒球吗?」

 结城挠了挠头,回答道。

 「嘛,没有打的理由,也没有打的精力了吧」

 「这样啊……嘛,算了,你可要和女朋友好好相处啊!!下次来双重约会吧,好不好,翔子酱!!」

 「去死」

 藤井被大谷狠狠地瞪了一眼。

 初白做了一个梦。

 梦中,年幼的自己哭喊着。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我会做好孩子的,所以,无论如何至少让那个人……

 初白紧紧抱住被子。

 只有像这样把身体遮盖住,仿佛自己与世隔绝的时候,初白才会感觉好受一些。

 微微睁开眼,看了眼闹钟。

 一瞬间,血色从初白的脸上褪去了。

 ——糟了。

 已经下午5点了。明明和结城做了手制料理的约定。

 『──!! ──!!』

 她的脑海中响起了怒骂声。

 「……唔」

 被子里的初白缩成了一团。

 搞砸了,罪恶感在她的脑子打转。她想要就这样消失。

 「总之,不起来的话……」

 即便自己消失,睡过头的这一事实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想着要起床,初白却觉得自己的身体比起昨天更加沉重了。看起来,到了第三天,先前积攒的疲惫感才真正地显现出来。

 费力地坐起来后,初白注意到了桌上摆放着的便利店便当,边上贴心地放有一双筷子。

 以及一页纸。

 『这个鲑鱼便当,超级好吃强烈推荐!!』

 「……」

 啊啊……真是温柔啊。

 初白直到刚才还涌动着的内心变得平静了下来。

 「……我开动了」

 初白打开便当盒吃了起来。

 这份便当本应该是流水线生产批量商品,更何况还放凉了,但却每一口都让初白的内心深处感到了几分温热。

 「谢谢你,结城」

 这份温热让她的眼角泛出了泪光。

 「……嗯,好吃」

 初白已经很久没有在吃东西的时候享受过食物的美味了。

 「有没有什么,是我能为结城做的呢……」

 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单方面地受着他的照顾。

 「……嗯」

 吃完便当的初白,站起身走向了厨房。

 结城上完课就动身前往了打工的地方。

 在汗流浃背的工作之后,下班的他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时间已过晚上九点。

 一大清早就去学校学习,在这个时间结束打工,回家再学一会然后睡觉。今天也和往常一样。

 「这么一想,我真的只有学习和打工啊」

 对结城来说,这些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他并没有任何不满,但藤井的那句话也不是毫无道理。

 「是啊!!我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结城的青春依然健在。

 「嘛,虽然现在还没有做过像是恋人的事情,不过今后……」

 他就这样嘀咕着回到了公寓,登上楼梯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

 「啊,欢迎回来,结城」

 「……」

 出来迎接的是穿着围裙将黑色长发束成马尾的初白。

 和昨天一样,往日回来时漆黑一片的房间里,今晚也亮着灯火。

 「……怎么了?」

 「啊、啊啊,没。没什么。我回来了初白」

 「……嗯。然后,结城……关于今天早上……非常抱歉。明明约好了却睡过了头什么的」

 初白用无力的声音地说着,深深地低下了头。

 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不过对结城来说,闹钟本来就是自己醒来后关掉的,所以并没有生气。想着自己或许应该就这样说出来。

 「我没有生气,快把头抬起来吧」

 「……真的吗?」

 「嗯」

 「……是、这样啊。结城就是这样的人呢……」

 「等有时间了再做给我吃就好」

 结城说完,初白的表情些许明朗了起来。

 「嗯,我已经准备好了哦,请跟我来」

 「嗯?」

 结城听从了初白的指示,跟着她来到了客厅,接着便闻到了那飘荡在空气中的汤汁的香味。

 ……这、这是。

 难道是……!!

 「我擅自动用了冰箱里的东西。虽然做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

 是女朋友的手制料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城在心里做了个胜利pose。

 「哇,这、这是怎么了,这么突然」

 「啊,不好意思」

 看来结城不只是心中在呐喊,似乎还真的摆出了胜利pose。

 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嘛。

 这可是手制料理哦!!女朋友给我做的!!手制料理哦!!

 不一会儿,结城便洗完手盘腿坐到了饭桌前。

 今天的菜单是煮乌冬。

 「那个,真的,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对不起」

 「不不不,怎么会,我超开心的!!超级无敌开心的!!都可以进我人生的最开心的事排行榜前三名了!!」

 那么,我开动了,结城双手合十说完便拿起了筷子。

 首先,嘬一口汤。

 啊,好喝。

 这是什么啊,和我做的完全不一样啊。

 结城偶尔做做饭,不过充其量也就是把速冻面放进锅里,然后随意地浇上酱汁。而初白的料理和这种男子汉做的完全不一样,不禁让结城啧啧称奇。明明用的是同一种面条,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呢。放在里面的每一味食材都相当入味,十分好吃。

 ……啊啊,感受到了,沁人心脾的味道。

 品尝着名为“有女朋友为自己做如此美味料理”的幸福,结城忘我地吃起乌冬。

 「……」

 初白一脸不安地看着结城。

 啊啊,对了。结城这才想起。

 因为太过于好吃,自己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太好吃了。初白,谢谢你」

 「……好、好的。谢谢,我很……开心」

 说着,初白害羞得脸红了起来。

 呜哇,好可爱啊。

 看到初白这副模样,结城这才发现马尾辫和围裙的组合与她是如此的相衬。给人一种新娘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的大脑正被幸福侵蚀。

 结城对女朋友手制料理的破坏力早有耳闻,不过却没能料到会到如此地步。

 结城不一会就吃完了。

 「……好、好吃,老实说我还想再吃点」

 「不、不愧是男孩子呢……我还以为做得够多了。那个,材料也还有,我再去做一碗吧?」

 「诶? 可以吗?」

 想到回头做多了的话会有剩,让初白从头在做一份自己也过意不去。

 如果先前做的还有剩下那也没什么,不过若是让初白重新做一份的话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但是……,嗯,果然还想吃。结城可没法在美味面前欺骗自己的感情。

 「那么,就麻烦你再来一碗了」

 「好的」

 就在结城伸出手准备将碗递给初白的时候,他的手偶然间碰到了与正欲接过碗的初白的手。

 「……啊」

 接着,不知为何,他们的手心在阴差阳错下合在了一起。初白手心的柔软触感传达了过来。

 「……」

 「……没事、吧?」

 触碰着的初白的手,果然还是有些颤抖。

 可就在结城准备抽回手的时候,他的手却被初白的手指包住了。

 他惊讶地抬起头看向初白。

 「……要说不害怕的话,那肯定是骗人的……」

 初白的脸比刚才更红了。

 「但是,比起害怕更多的是高兴……」

 「这样啊……」

 「……嗯。所以,就这样,再一会也行……」

 「啊啊」

 「……」

 「……」

 宁静温柔地包裹着客厅,可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结城此时的内心的话,就是——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什么嘛,我的女朋友太可爱了吧。手也就这么牵上了。啊啊,这样真的好吗?我不会活不过今晚了吧?

 初白并不知晓此刻结城内心的想法,她只是紧紧握着那只手。接着,眉毛弯作一道弧线,安心地嘀咕了一声。

 「……好温暖」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