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话 想要赠予礼物

第一卷  第二话 想要赠予礼物
  女朋友好可爱。

 我的女朋友好可爱。

 我的女朋友太tm可爱了。

 「……话说,女朋友实在是太可爱了,我该怎么办啊?」

 「鬼知道啊」

 午休时,结城这样说着,便被在看漫画的大谷踹了一脚。

 然而沉溺在兴奋之中的结城并没有就此消停下来。

 「不妙啊,你快看这个哟」

 结城指了指课桌上打开的便当盒说道。

 煎蛋、牛蒡拌胡萝卜、炸鸡块、炒蔬菜、裹着鸡肉松的米饭,是一份普通却又精致,让人能感受到温暖的手制便当。

 「看上去很好吃呢」

 「错!!是超级好吃!!」

 「……你好烦」

 大谷似乎说了什么,但结城并没去在意。

 顺带一提,不仅是这次的便当,自从初白开始做饭的那一天起,结城每天都能吃到她亲手制作的早晚餐和午间便当。多亏如此,结城最近的身体状态也是好得不行,果然光靠便利店便当,还是有营养均衡的问题呢。

 今天打工回去的时候,初白也会在明亮的房间里做好暖和的料理等待着我吧。

 「真是,太感谢她了」

 只是口头感谢是不够的。

 「嗯,想稍微答谢她一下啊,做什么会让女孩子开心呢」

 「哼—,那送点礼物怎么样?」

 说着,大谷把她在看的漫画递给了结城。

 纤细笔触描绘的少女正高兴地抱着男友赠送的小熊布偶。

 「嗯,原来如此」

 的确有听说过,女孩子都很喜欢可爱的东西。

 结城已经在脑内把漫画的女主角替换成了初白。

 她收下了递过来的布偶,脸颊变得通红,然后。

 『……谢谢。(死死地将布偶抱在了怀里)』

 「要被萌死了啊!!」

 「最近的你确实吵得要死」

 「要送我礼物吗?布偶?」

 「啊嗯,作为你一直给我做饭的答谢」

 那天晚上,结城在吃晚饭的时候马上就和初白谈论起了礼物的事情。

 「不,那个,太不好意思了……」

 然而,初白立刻就摇了摇头。

 「餐费已经增加到两人份了……不能再继续给你添麻烦了……」

 「怎么会,你不用在意那个。我平时就只是打工、学习,并没有其他花销。所以存了不少钱」

 就结城目前手头的存款来看,半年内两人的餐费、水电费都完全不需要担心。

 可是。

 「……不用,就算你这么说……真的不用了,像我这种人……」

 说着,初白低下了头。

 结城本来是想让她开心一下的,却没想到她会如此地过意不去。

 话虽如此,“像我这种人”什么的,初白明明这么可爱,性格沉稳温柔,还每天给我做美味的料理。

 顺带一提今天的晚饭是蛋包饭。鸡蛋是甜口的,尝起来非常美味,无论多少都能吃得下。所以别说是给她买一两个布偶,哪怕买再多礼物结城都不会觉得自己吃亏。在他心中初白就是如此完美的女孩。

 「啊,行吧,既然这样的话。待会用手机看看有没什么想要的。只要不是特别贵的都可以哦……话说你好像没有手机来着?」

 没错,在这个时代的初白居然没有手机。据结城所知她并不是将手机放在了家里,而是根本没有。

 「话说,我去上学、打工的时候你不会感觉无聊吗?」

 虽然这话由自己来说也有点那啥,结城也觉得自己房间能消磨时间的东西少得可怜。

 有的只是参考书,书桌和饭桌,能用于娱乐的东西一概没有。

 对结城来说用手机玩游戏、上网就足够排解无趣了。

 「平时有借你的参考书来学习,没关系的哦」

 「就算这么说,也还是会觉得无聊的吧?」

 「呵呵呵,结城也会说这种话呢?」

 「被你这么说我还真是还不了口啊,以前就被大谷那家伙说过自己是什么『灰色青春男』」

 毕竟,就连结城都觉得自己是个只会学习、打工的无聊家伙。

 「不过,嘛……现在我的青春已经不再是灰色的了。回家之后有你在。回家之后有人等着我,这真的是最棒的事情」

 说着,结城轻轻牵起了初白的手。

 初白也用纤细的手指温柔地回握。

 自第一次牵起她的手的那天以来,初白已经可以像这样好好地回应结城了。

 「……结城」

 「嗯?」

 「我很喜欢,做着料理和扫除等待你回家的这段时间哦」

 「……这样啊」

 「……嗯」

 (可恶!!这么好的女孩子,必须得做些什么让她开心一下才行啊啊!!)

 结城在心中呐喊道。

 「嗯—」

 第二天。

 放学后,结城顺路来到了购物中心的手机店。

 「唔呣。本来是想给初白买手机的,但仔细想想未成年人买手机是要经过监护人同意的啊」

 话说,她来我家都快一周了居然没有引发任何骚动,这是怎么回事?双亲没有去提交人口失踪报告吗?这么长时间没去上学的话学校也应该会有所行动吧。

 「而且,考虑到手机价格和基本话费,初白肯定不会收下的。就连要送她一个布偶她都那么过意不去」

 虽然结城觉得能这么懂事是非常了不起的,但她是不是也太过于乖巧了呢,明明再任性一点也没关系啊……

 「算了,干脆就这么一声不吭地买了吧。可是这样一来,初白估计会内疚得要死,在家里呆不下去了吧」

 虽然想把平日里的感谢以送礼物的方式表现出来,但要是不能让对方开心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就在结城这样思考着这些在购物中心瞎逛的时候,一个广告牌让他停下了脚步。

 「……说不定这个能行」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结城」

 进门之后初白像往常一样出来迎接。

 「听你说难得地今天不用去打工,可回家还是有点晚呢」

 「啊啊,稍微绕了下买了点东西」

 初白歪了歪脑袋。

 结城从纸袋里拿出了从购物中心的玩具商城里买来的东西。

 「……这是,游戏机吗?」

 「嗯。以前的作品出重制版了。有些怀念就买下来了。嘛,就当是学习之余换换心情了。比起这个,先吃饭吧,我好饿啊」

 「啊,好的,今天有烤鱼哦」

 初白的拿手菜还是以和食为主。怎么说呢,调味很细致就像老家外婆的味道,吃起来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今天的晚饭也一如既往的美味。

 「接下来」

 结城买来的是PW4主机以及『神枪传说3』的光盘。

 这个游戏小时候在朋友家里玩过,结城记得那时自己玩得非常开心。

 结城这么说着一边给显示屏接上插头。

 顺带一提这个显示屏是以前大谷不要了就丢过来的,基本没用过所以上面全是灰尘。

 「噢,来了来了」

 开场动画在显示屏上播放起来。

 初白看起来以前没怎么见过游戏,她饶有兴趣地看着画面。

 「……好漂亮啊」

 「是啊,我以前玩的时候还是像素画面,连角色都没有配音。最近的技术进步真是惊人呢」

 当然,以前的像素画面也别有一番风味,我也一样喜欢。

 结城拿出了游戏手柄。

 「开始吧。来,初白」

 「……诶?」

 看着我递过去的2P手柄,初白眨了眨眼睛。

 「这个,可以两个人一起玩哦。机会难得,陪我一起玩吧?」

 「……」

 初白畏畏缩缩地向手柄伸出手,仿佛在犹豫自己是否有资格碰到它。

 「拜托你咯。初白……好吗?」

 「……好、好的」

 在我用尽可能柔和的语气再一次请求之后,初白接过了手柄。

 第一次触碰手柄,初白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兴趣满满地摆弄了起来,简直可爱的一塌糊涂。

 「那么,游戏开始」

 就结论来说,初白是个货真价实的游戏新手。

 首先,她连A键B键这种基础知识都不知道。结城的同龄人都理所当然地知道A键确定、B键取消这种常识,而初白则按错了好多次,不断地低下头说着“抱歉、抱歉”。

 所以,她的操作技术也糟糕得惨不忍睹。

 即便现在正处于战斗之中,初白选择的兽人角色没有忘记对着空气输出组合连招,简直像在泰米O尔喝了酒一样乱来。

 「对、对不起,结城。我马上就过去!!哎——呀,欸!!」

 初白一边叫着一边将身体连同摇杆一起夸张地倾斜。

 于是乎,初白的兽人角色莫名其妙地跑向了与敌方相反的方向,撞到地图边缘的石墙后她也依然继续前进着。这是要去那里啊?霍◯沃兹嘛?(译注:哈利波特,九又四分之三车站)

 「呼。好险。总算打倒了」

 结城终于一个人打倒了敌人,HP也变红了。

 「从这片区域开始敌人也变强了呢。啊,有回复女神像。真是贴心的设计啊。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就玩到这吧」

 说着,结城存好档接着关掉了电源。

 「……呜呜,对不起。总是拖你后腿」

 初白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道歉。

 「没事,一开始都是这样的。玩了之后你感觉怎么样?」

 听了我的话后,初白显得有些为难,她的右手正摆弄着自己长长的黑发。

 结城最近才发现,初白在犹豫如何说话时都会有这个习惯。他决定在初白下定决心之前先好好等着。

 片刻过后,初白微微张开嘴,不好意思似地说道。

 「那个……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还说这种话感觉有点不要脸……那个……我感觉很开心」

 听到这些话,结城——

 好耶!!在心中摆出了胜利姿势。

 「那个,结城,怎么了吗?为什么突然做出胜利姿势?」

 「诶?啊,不是不是,没有没有。嘛,不过,那个操作,相当不熟练呢」

 「……呜呜」

 「所以,那个。你要是愿意的话就用其他的存档练习一下吧,这游戏一个人也可以推进剧情」

 「欸,啊,嗯,说的是。不、不能给给你添麻烦了」

 「嗯嗯,那么,我去洗澡咯」

 说着结城站起来,满足地伸了个懒腰

 这样的话,即便一个人在家她也不会太无聊吧。

 (我自己也很开心。啊—,这么说来,上一次感觉玩游戏很开心,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

 虽说学习的时间变少了一点,不过这段时间也不坏。结城这般想道。

 「诶—和女朋友打游戏啊」

 和初白一起玩游戏的第二天。

 和以往一样的午休时间里,大谷吃着买来的三明治这么说道。

 「嗯。初白也看起来很开心真是太好了。说不定现在也正在练习呢……嗯?为什么你一副很意外的表情」

 「嗯,我很意外你这种人也会关心别人啊」

 「等下等下。你是想说我平时都是对别人毫不关心的人吗?」

 「……诶?」

 「喂,别摆出一副『你没一点自觉吗?』的傻眼表情啊」

 「开个玩笑啦。你这家伙虽然有些琢磨不透但总是会为别人着想。我是看不透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就和湘南新宿线的高崎方向和笼原方向一样让人捉摸不透」(译注:湘南新宿线的高崎方向和笼原方向一直到大宫站为止都是同一方向,之后会分开,很容易坐错。译注2:是的良良就经常会……)

 「你这个例子才让人捉摸不透吧!!」

 话虽如此,结城确实有一次从东京回来的时候误乘了笼原方向的车。

 「不过这一次,你倒是非常好懂呢。女朋友……是叫初白来着?你不是为她买了台游戏机吗?为了让她没有顾虑,还刻意说『自己也很怀念,所以一起来玩吧』、『在下次一起玩之前练习一下吧』之类的话」

 被大谷完全言中,结城有点不好意思。

 「是我多管闲事了吗?」

 「我觉得并没有哦,比起这个,那个叫初白的女孩子,你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

 「啊啊,你果然也这样想吗?」

 「如今居然还有没有手机的孩子,甚至连游戏都是第一次接触。而且,在你家住了这么久亲人和学校那边也没一点动静……」

 确实如大谷所言。尽管我并没有和她提及过初白在废弃大楼的屋顶上跳楼以及衣服下面有淤青和伤痕的事情,即便如此也已经相当异常了。

 结城把想到的说了出来。

 「还有就是,她是个十分乖巧的好女孩,但总觉得乖巧过头了呢」

 「是啊。在搬进你家之前她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啊……话说,那个女孩的学校是附近的名媛学校吧?我在那边有些熟人,要不要我去那调查一下?」

 大谷这样说着,我思考了片刻摇了摇头。

 「……我不想强迫初白说出自己的事情。我啊,喜欢现在那个每天做好饭等着我的初白。所以在她能够坦然看待过去,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愿意告诉我之前,我还是什么都不做为好」

 「行了,知道了知道了。谢谢你的狗粮,听得我都要反胃了」

 大谷看呆了似地叹了口气。

 「算了,你就是那种不会强行干涉他人的性格。虽说如此,世界上也有很多想要说出真心话却说不出来的人,这样的孩子正无意识地等着别人来多管闲事,尤其是女孩子」

 「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的哦」

 一边说着,大谷眺望向远方。

 「想说却说不出来……吗」

 打工回家的路上,结城的心里还回荡着大谷的话。

 的确,就算是结城也很在意初白的过去。

 结城的心里埋下了个疙瘩,不经意间已经站在了家门口。

 「嘛,不过,最近在我的房间里的她确实比之前安稳多了呢」

 刚开始的时候笑起来总有些别扭,现在已经可以很自然地微笑了。

 「我回来了」

 特别是,对归来的结城说出“欢迎回来”,然后同时露出笑颜的初白,简直就是天使。

 「……啊,欢迎回来……结城」

 「……」

 看着从厨房出来的初白,结城皱起了眉。

 感觉她脸色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看起来有点摇摇晃晃的。

 「怎么了吗?结城」

 「初白……发生什么了吗?」

 听到结城的话,初白的目光有些游离。

 「没,那个……没什么……」

 「……这样啊。如果有事的话要跟我说哦」

 「好、好的。啊,今天是咖喱哟」

 「哦,这样啊」

 那之后,就像往常一样。

 初白做的咖喱十分美味,她本人也没什么异样。

 这天的打工很忙所以回家也晚,结城没玩游戏就直接睡了。

 自那天起,初白的身体状况一点一点地开始恶化。

 虽然她本人说没什么事,但明显脸色有些糟糕。

 大谷的话语再次浮现在结城的脑海里。

 『世界上有很多想要说出真心话却说不出来的人,这样的孩子会无意识地等着别人来多管闲事,尤其是女孩子』

 正好这几天打工的地方很忙,回家比平时晚,这更让结城焦虑起来。

 直到,那天晚上。

 起身收拾晚饭餐具的初白。

 突然倒在了地上。

 「初白!!」

 结城急急忙忙地跑了过去,悔恨在他的脑中翻腾。

 果然,最近几天的初白不太对劲。为什么之前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呢?

 (不对。比起那些,现在首要的是叫救护车……)

 可是。

 「嗯?」

 结城刚想扶起倒下的初白。

 「……呼—,……呼—」

 接着便听到了平稳的酣睡声。

 「嗯嗯?」

 「……呼—,玛〇的圣域……维尔〇维普斯……普斯〇普……」

 「嗯嗯嗯嗯?」

 从初白的嘴角漏出的梦话,似乎是『圣枪传说3』里的用语……

 结城将初白抱到床上,接着接通了只玩过一次的『圣枪传说3』的电源。

 然后,看到的是。

 「什么啊这是」

 结城与初白两人的存档1下面有一个存档2,而且已经完全通关了。

 「游戏时间,六十小时……」

 从买来那天算起才过了四天。

 「也就是说,那个。这只是……睡眠不足?」

 「……嗯,尼伽玛〇塔,好强……」

 睡梦中的初白不断地嘀咕着。

 第二天上午,今天是休息日。

 结城对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才醒来的初白说道。

 「那个,你一整天都在玩吗?连半夜也偷偷起来玩」

 「……嗯。结城睡得很沉,关掉声音的话就不会吵醒了」

 正坐在结城面前的初白低着头说道。

 的确因为平时学习和打工回家都很累的原因,结城睡得很死,稍微发出点声音是不会吵醒他的。

 「就算这样,你也够拼的啊。装备什么的,不是基本都齐了吗?」

 啊,重制版的这个角色装备是这样的啊。

 装备其他的装备后的CG看起来也和印象里的完全不一样,好新鲜啊。

 「……对不起」

 让初白这么沮丧的自己真是太过分了。

 在结城看来,她并没做什么坏事……

 「……让你担心了。今天的早餐也没有做。最重要的是……在结城努力学习、打工的时候自己居然光顾着玩」

 是的。初白就是这样的少女。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依然在为对方考虑,反省自己,这孩子实在是太过乖巧了。

 她的声音颤抖着,就像打破了窗户玻璃被父母训斥的孩子一样。

 现在的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懊悔,亦或是畏惧着对方即将燃起的愤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初白对他人的愤怒有着过剩的恐惧。

 初白挤出声音说道。

 「……我再也不会玩游戏了。所以」

 所以。

 「嗯。太好了。你能玩的这么乐在其中」

 结城用明快的声音驳回答道。

 「……诶?」

 一脸茫然的初白,似乎没明白他说了什么。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

 「不,那个,不是这样的」

 「既然你玩了六十个小时,就说明一定玩得很开心吧?」

 初白先是愣了一会,然后用微弱的声音回答道。

 「……嗯,很开心。那个……」

 初白战战兢兢地问道。

 「……不生气吗?」

 结城叹了口气,走到初白身边,把自己的手盖在了她颤抖的手上。

 一直低着头的初白抬起头。

 两人的视线重合,结城直视着初白的眼睛说道。

 「不生气」

 「……!!」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生气的啊。说到底,这游戏就是为了让你打发闲暇时间才买的啊」

 「欸欸,是这样吗。虽然隐约有这样的感觉……」

 「所以说,你能开心地享受游戏我就很高兴了。我就是为此才给你买的。啊,不过,如果能不忘记给我做饭的话我会很开心的。最近,吃初白的料理已经变成我人生的意义了」

 「…………呜」

 「呜?」

 「呜呜呜呜呜……」

 「唔哇!?你怎么了?」

 初白突然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是我手握得太用力了吗?

 结城赶忙松开的手,却又马上被初白握住。

 「……结城……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

 眼角噙着泪水的初白说出了这样的话。

 与其说是温柔,结城只是为初白做了自己想为她做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她会哭成这样,这让他很是焦心。

 不过,要说为什么的话。

 「因为,我是初白的男朋友啊」

 听到这个,初白的眼角再一次涌出了泪水。

 结城有些犹豫,但还是温柔地抚摸起大哭不止的初白的头。

 初白柔顺的头发摸起来手感很好。

 初白的哭声在寂静的房间回荡了一段时间。

 「……没事了,没事了。等冷静下来,我们再一起玩游戏吧」

 这样说着,一遍又一遍。结城一直抚摸着初白的头,直到她不再哭泣为止。

 初白终于平静下来了,于是两人决定在下午的打工开始之前一起打会游戏。

 读取买游戏那天两人的存档1。

 那么,就让我来看看这四天连睡觉都不舍得,努力练习的初白的实力吧。

 「啊,结城,这个敌人我对付(啾啪啪啪啪)」

 「哦,好」

 好、好强啊。敌人几乎没有反击的余力,初白使出结城完全没看懂的谜之连招打倒了中BOSS。

 「咕,虽然一发都没打中,不过这攻击还不错嘛,火大……」

 这个,为了不拖后腿,还是在后方支援她比较好吧。

 初白操控的兽人角色太强了,结城还在欣赏着话里的游戏场景的时候,她就已经将中BOSS消灭了。

 「呼……五分十三秒吗。因为有一发没打中,比之前战斗时慢了五秒。真是人生的耻辱。让你看到我这么丢人的地方真是抱歉」

 「不会,这已经厉害到除了厉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话说,这个游戏本来就不是竞速游戏吧。

 「啊,不用跟着地图上的路走,往这边的路里面走就行了。我想可能是游戏的Bug,我们先去之后阶段才能去的城镇里买点强力装备吧」

 居然,连游戏Bug都找到了吗,就在四天不到六十小时之内。

 「哼哼哼,出现了,稀有敌人。可以大赚一笔咯」

 (嗯—不过,那个。感觉有点寂寞啊。)

 看着享受着游戏的初白的微笑,结城不禁这么想到。

 怎么说呢,觉得现在的笑容是她迄今为止笑得最灿烂的。竟然会嫉妒游戏,连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啊,结城。差不多快到打工时间了。今天就玩到这吧」

 「啊啊,说的也是」

 初白说完,结城便在存档之后关掉了游戏电源。

 华丽的画面与音乐随之消失,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并坐在显示屏前的结城与初白。

 去打工前还有一点时间。结城想就这样再聊些什么。

 「初白已经相当厉害了呢,我都只能跟在你后面」

 就在结城这么说的时候。

 「那个……结城」

 「怎么了?」

 「那个……肩膀」

 肩?结城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上面并没有粘着任何东西。

 初白扭扭捏捏的,过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说道。

 「可以靠到你的肩上吗?」

 「欸?啊,啊啊。我的话没问题哦」

 结城对这个意外的提议有些惊讶。

 「真的,可以吗?」

 毕竟,这可是起初连别人的手都不敢碰的初白。

 「要、要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可是,我想这样做,所以……」

 初白微微颤抖着说道。

 这样啊,即使面对着恐惧初白也想继续前进吗。

 「这样的话,那,来吧」

 「好、好的。那借用一下……」

 说完后,稍显犹豫的初白先是愣了会。

 然后,咚的一下,结城的肩膀上传来了温暖的感觉。

 「好暖和……结城……谢谢」

 明明用的是同一种洗发水,初白身上飘来的柔和的香味让结城的心跳不禁快了起来。

 就这样,两人彼此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与寂静,少顷初白说道。

 「……那个,结城。最近回家都很晚呢。工作很忙吗?」

 「是啊,最近是有点。不过,忙的时期就快过去了」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初白似乎放心了下来,接着她将手放在了结城的手上。

 「……那个,我也知道对在外面努力学习和工作的结城抱有这样的想法不太好。要是你能早点回来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初白就这样把头靠在了结城的肩上。

 「虽然玩游戏很高兴……可是,和结城在一起的时间,才是让我最开心的」

 「初白……」

 啊啊。

 真的。

 好可爱啊。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很羞耻了吧,那满脸通红的样子格外惹人怜爱。

 ……今天的打工要不请假吧。

 好想要就这样再度过六十小时。

 作为男女朋友交往之后,结城看到了初白的各个方面。

 作为情侣交往的话,就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初白了呢。

 他这样想着。

 最初她给人一种阴郁消极少女的印象,稍微交流之后发现是个上流家庭的乖巧少女,甚至太过于乖巧以至于有些胆怯,现在却又热衷于享受游戏。

 「我家的女朋友可爱过头了,怎么办才好啊?」

 「啊是是是,你·可·真·幸·福·啊——」

 第二天和嘴里塞满猪排三明治的大谷说了这些事后,结城被回以了棒读般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