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话 介绍朋友

第一卷  第三话 介绍朋友
   「话说回来,初白啊」

 「嗯?」

 吃早饭时,结城说起之前就很在意的事情。

 「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你看,生活必需品之类的都是我之前准备的备用品」

 结城救初白那天,她的包里就有放着生理用品和校服的衬衫,保证生活最低限度的物资姑且也还算齐全。

 「……嗯,想要什么吗?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这样啊?」

 初白是女孩子。既然她说没什么想要的,结城便也不再多问,原本他觉得初白应该会想要些什么。

 「嗯。啊,结城要再来一碗吗?」

 「好啊,麻烦你了」

 接过结城的碗,初白走向厨房。

 看她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在克制自己。

 「唔姆」

 「我说大谷,你怎么想?」

 「我觉得很奇怪」

 放学后结城找大谷征求意见,大谷立刻如此断言。

 「和我们只差一岁的女孩子,穿的衣服就只有一套制服和运动服,还完全不化妆,要说有什么像样的兴趣,那也就只有你买的游戏。这样还没有任何不满,怎么想都不对劲吧,真的太不对劲了」

 「有那么不对劲吗?」

 「是啊。用男人举例的话,完全不◯冲还一点都没有欲求不满的样子,这很不对劲吧」

 那可太不对劲了。

 「但是,她本人好像真的没有任何不满诶,看上去也不像是在克制自己,虽然我并不擅长察言观色」

 「……是啊。虽然只是我的推测,她会不会是在寄住到你那里之前从没和同龄的女孩好好相处过,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而且从你的话里来看,那孩子也太无欲无求了」

 大谷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深蓝色的圆形扁平罐子。

 「这是什么?」

 「护肤用的乳霜,一种多合一产品,里面包含了肌肤护理必须的所有东西,价格很便宜,用起来也还不错。我给其他孩子推荐过,其中有很多现在也还在用呢」

 「这样啊。我完全不懂这些,感觉还蛮挺新鲜的。啊,是能让人平静下来的味道」

 「那也是这款乳霜的优点呢。我也不知道她的喜好,所以不好推荐气味强烈的产品……这可是这个时代女孩子们的日常对话哦,那样的话自然而然自己也会变得想要的吧」

 原来如此,结城点点头

 不过初白会不会像之前的结城那样,由于有了无论如何都要做的事情而对其他事情完全不感兴趣呢。

 结城自己也知道,同龄人中几乎没有像自己这样的人。

 「而且,如果不在这种地方多少表现出一点兴趣的话,就会跟不上别人的话题哦。你的女朋友要是能有一个教她这种『凡俗话题』的同性朋友就好了」

 「这样啊,教她『凡俗话题』的同性朋友么……」

 就目前看来,她应该没有这样的朋友。

 初白是个好孩子,但她的内心十分纤细,相当怕人。为了不惹别人生气,她往往会考虑很多超出必要的事情。即便和结城同住一个屋檐下,明明是男女朋友却完全没做任何亏心事,想必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吧。

 在了解这一点的基础上还能和初白成为好朋友的女孩子本就不多吧?更何况还必须是值得信任的人。

 「嗯……嗯?」

 结城看向了坐在课桌对面的大谷。

 大谷迅速移开视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好了。回去继续画绯红的◯片吧」(译注:绯色的欠片)

 结城一把抓住想要离开的大谷下衣摆

 「干嘛?」

 「…….大谷啊。我见你是个『凡俗』的女人,有事要拜托你」

 「半年午饭钱」

 「你狮子大开口啊!!那太长了,两周如何」

 「看来我们不怎么投缘呢」

 「啊,等一下,两个月、两个月怎么样?」

 结城焦急地恳求着,大谷朝他微微一笑。

 「真是个明事理的好男人呢,结城」

 「综上所述,我叫了朋友明天来家里」

 「啊,这样啊」

 放学,打完工,回到家,吃完晚饭,一通学习过后,靠在床上的结城和初白彼此依偎在一起。

 睡前一边感受彼此的体温一边聊些无关紧要的话已然成为了两人的日常。

 「……那么,到时候我出去就行了吧?」

 「啊,不,不用这样做,她知道我们的事情,而且我也跟她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

 听到结成这么一说,初白不知为何稍稍皱起了眉

 「……那位大谷同学,是女性吧?」

 「啊啊,是的。她是我的同学,就坐在我后面」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性?」

 嗯~,结城稍稍思考了会,说道。

 「我觉得她是一个很可靠也很好说话的家伙。平时很认真,偶尔会开开玩笑,也很会照顾人。虽然平时都是在看漫画和小说,但只要她好好学习一下成绩就会很不错」

 「……真是毫无保留地夸了一番呢」

 「嘛,毕竟她是我唯一的女性朋友。至于有什么不足之处……硬要说的话,就是虽说她现在挺受欢迎的,但要是能再减减肥,肯定能变成一个更漂亮的美人吧。虽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不过从外界看来还是会觉得可惜吧」

 「……嘿————这样啊这样啊」

 说着,初白突然扭过脸去,身体也离开了结城。

 随着体温消散而逐渐变凉的右肩稍感寂寞。

 「怎么了,初白」

 「我·不·知·道」

 初白带着不满的神色回答道,而摸不清状况的结城则是满心的疑惑。

 怎么突然就不高兴起来了,我只是很普通地说了大谷是个好人而已……

 (难、难道说……这是)

 结城那在定期考试中考得年级第一的脑袋终于得出了某个结论。

 是嫉妒了吗?

 他仿佛受到了雷击一般的冲击。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确实,男朋友在自己跟前一个劲儿说其他女生好话的话,那确实会不太高兴呢。不过,这样啊……嫉妒啊。

 唔哦哦哦,虽然很好不意思,但这确实可以作为初白在意自己的证据,好开心啊,不过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把这话说出口。

 「…….为什么一脸笑容啊,结城」

 「不是,因为初白在嫉妒啊,看到你那么在意我就觉得很高兴……啊,说出来了」

 结城就这么普通地、直接地说出来了。

 初白的脸一下子红了,接着她鼓起了脸颊。

 「……结成这个笨蛋……哼」

 「啊哈。等,别用手戳我的侧腹啊,好痒啊……啊哈哈」

 在那之后一段时间,结城的侧腹持续遭受这初白手指的进攻。

 第二天。

 由于教师们的缘故,学校今天只上半天课。放学后结城和大谷便一起来到了结城所住的房间前。

 「这么说来我还是第一次进去呢,虽然之前搬显示器的时候来过一次」

 「这么一说好像是这样」

 放学后大谷先回了趟家,虽然她还穿着制服但书包早已换成了其他的背包。里面到底放了些什么呢?

 「那么。就让我来见识一下那个天天被你挂在嘴边,听的我都心烦了的初白酱吧。就因为你总是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吵吵个没完,搞的我都有些在意了」

 「哼,那句话可丝毫不假……毕竟初白可是世界第一可爱」

 咔嚓。

 「打扰了」

 「听我说啊!!」

 似乎是察觉到结城要开始撒狗粮,大谷赶忙打开门走了进去。

 刚一走进玄关,就看到客厅里的初白跟往常一样穿着制服出来了。

 「欢、欢迎回来结城」

 「啊啊,我回来了。那个,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班同学大谷翔子」

 初白的神色稍稍显得有些紧张。虽然有听结城说过,但初白还是对要和结城以外的人面对面交流一事抱有着恐惧。

 「好、好的。初次见面……我是……初白、小鸟……」

 啊,果然,声音越来越小了。

 反观大谷这边。

 「……」

 她像是看到难以置信的东西一般,睁大着眼睛愣在了原地。

 「喂,怎么了?」

 「……骗人的吧……为什么……」

 大谷嘟囔着摇了摇头。

 这不同寻常的反应是?……不对,等一下。

 结城的脑海里闪过各种可能。

 (难道……大谷她,知道初白的事情?)

 记得大谷有说过,自己有熟人在初白所在的学校。也许她就是借着这层关系才知道初白的吧。

 既然如此,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才会让她作出这种反应?

 「……因为,这……根本不可能啊……」

 跌跌撞撞的大谷将手撑在门上。

 她的样子就像是见到了幽灵一样。

 难道,初白跟大谷小时候失踪的朋友很像?似乎之前从大谷那借来的漫画里有过这样的展开。

 不管怎么说,初白看起来也有些担心了。总之,先出去和大谷把事情问问清楚吧。

 「为什么……」

 「我说 ,大谷,到外面去说吧」

 「为什么,这木鱼脑袋的女朋友是一个黑长直的超级美少女啊? 你是在小看这个世界吗?」

 咚一声,结成摔倒在地。

 「你惊讶的是这个吗!!我差点都要误会了!!」

 大谷用看傻子的眼神,俯视着结城。

 「……你这什么和傻子一样的反应啊?」

 「我才不想被你这么说……」

 不过,看到别人的反应后,结城再次意识到初白是一个相当漂亮的美少女。

 大谷面向了初白,用亲切的声音打起招呼。

 「初次见面,初白同学。我是大谷翔子。是这个三流搞笑艺人的同学」

 感觉受到了很过分的评价。

 「好、好的。请多指教,大谷同学」

 「嗯—」

 「那个,请问怎么了,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是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嗯—,眼睛里应该没有心形标志吧,瞳孔里也还有着神色」

 「……嗯?什么?」

 初白一副完全没听懂的样子。

 「结城,让我看下你的手机,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催◯APP」

 「有个鬼啊!!」

 「开玩笑啦,玩笑,三成左右」

 比想象的要认真啊。

 「嘛,那个之后再谈。初白同学」

 「啊,在」

 「我想不用多说你也明白,这家伙虽然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但意外是个不错的家伙。要说有多不坦率,具体来说就是湘南新宿线那种程度」

 「这我已经听过了」

 到底是有多让人捉摸不透啊,湘南新宿线。

 「不过嘛,你能明白这家伙的优点,就说明你是个眼光不错的孩子。我喜欢有眼光的人,所以,如果你能接受我的话……可以让我与你好好相处吗?」

 说着大谷向初白伸出了右手

 「啊,那个……」

 初白稍显困惑地看向结城。

 在见到结城默默地点了点后,尽管很害怕,她还是怯生生地握住了大谷的右手。

 「……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

 看来,第一次接触十分顺利。

 太好了太好了。结城正这么高兴着,但想到之前自己花了不少时间才和初白握上手后,他又有些不甘心。

 「……那个,怎么了吗,结城?」

 或许是自己的不甘流露在了表情之上,初白显得有些担心。

 「……不,没什么。只是觉得,果然还是女性之间相处起来比较容易啊」

 听了结城的话,初白疑惑地歪了歪头。

 「……结城,难不成,你嫉妒了?」

 「啊? 不是,我没有那种想法……」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呵呵」

 初白开心地笑了起来。

 好吧。结城确实相当地不甘心。

 「喂,我说,你们在搞什么……这糖,还要我吃多久?」

 大谷有些厌烦地说道。

 自我介绍结束后,结城一行人去到了客厅。

 「东西真少啊」

 这是大谷进来后的第一句话。

 虽然初白并没有说什么,但结城还是再一次意识到像自己房间这样没多少东西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

 「大谷同学,请喝茶」

 「哎呀,很有眼力呢。真是个出色的女朋友啊」

 「对吧!!初白是一个很棒的女朋友哦。勤勤恳恳、有眼力还很会做饭」

 「……!!」

 「……向别人炫耀自己的女朋友倒是可以,不过你女朋友可是被夸得满脸通红了哦?」

 正如大谷所说,初白白皙的脸上染上了红晕,她正用端茶的盘子遮着脸。

 嘛,被人当着面狠狠夸奖的话确实会觉得很羞耻吧。

 「抱歉抱歉,初白。下意识地就想炫耀一下了」

 「……真是的,结城这个笨……」

 感觉初白只是嘴上这么说着,实则还是有些开心的,这大概是结城男朋友滤镜的缘故吧。

 不知不觉中,结城的表情也舒缓了下来。

 「……」

 只见大谷的表情就像是喝了一整杯的糖浆一样。

 「怎么了?」

 「你没点自觉吗……算了没什么。就是感觉和你们待一块可能会得糖尿病」

 「?」

 结城和初白似乎都没能听明白大谷的话,一同歪了歪头。

 「诶,算了」

 说着大谷不紧不慢地从包里翻出了巧克力、零食、碳酸饮料和软糖……总之就是一堆零食。

 结城看着这些,问道。

 「嗯? 这是伴手礼?」

 「嘛,我去朋友家的时候基本都会带些零食」

 「所以说,你才瘦不下来」

 踢。

 「好痛!!」

 桌子下面,大谷狠狠踢了一脚结城的小腿。

 「……」

 「嗯?怎么了初白同学,一直盯着零食看」

 「啊,那个……」

 看着初白的样子,结城意识到了。

 「初白难道,没有吃过吗?」

 「……嗯,虽然好像记得小的时候吃过一些」

 继没有手机之后,又出现了一件让人吃惊的事实。

 大谷不住地眨着眼睛。

 「这样啊」

 说着,大谷撕开原味薯片的背部封条并把它放在了桌子上。这是让每个人都能拿到的派对风打开方式。

 「那么,初白同学,请用」

 听到大谷这么说,初白就像在试毒一样怯生生地拿起了一片薯片。

 「我、我开动了」

 初白张大嘴,咬了半口薯片。

 期间,大谷一直盯着她。

 「……啊,好吃」

 带着稍许惊讶的表情,初白坦率地说出了感想。

 看到这里,大谷满意地点了点头。

 「来,再来一片吧」

 「诶……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

 说着大谷也抓起一片薯片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在这种情况下,不和我们客气才是正确的礼仪哦」

 「……那,我就」

 初白又礼貌地说了一句我开动了,拿起一片薯片吃了起来。

 接着,初白的表情舒缓了下来。她那坦率的反应很好地传达着吃到美味的东西而感到幸福的感情。

 在那之后,或许是受到一片接一片拿薯片吃的大谷影响,初白也开始往嘴里送起薯片。

 大谷一脸微笑地看着初白轻轻嚼动着嘴,一脸幸福地吃着仅100日元点心的样子。

 「原来如此」

 这么说着大谷探出身体越过桌子摸了摸初白的头。

 初白似乎有些吃惊。

 「那、那个,大谷同学」

 「啊—,那个。结城,我已经充分理解你乐此不疲地一直说初白好可爱好可爱的原因了」

 「……这、这种评价,我受之有愧。大谷同学才是,真是一个很帅气的美人呢……」

 「这话从像你这般可爱的好孩子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让人火大啊……不过你太可爱了所以原谅你了!!」

 这么说着的大谷摸着初白的手更起劲了。被大谷抚摸的初白虽然看起来有些为难,但似乎并没有在害怕。

 这时,门口的门铃响了。

 「啊,我去看看」

 就让这两人好好相处一会吧。

 「推销报纸真的是辛苦呢」

 结城在门外聊了十多分钟。

 对方是一位身材很棒的女性,看上去像是大学生。虽然结城已经拒绝,但推销人员还是以洗衣粉和游乐园门票为赠品缠着他,若是意志不坚定的人或许会就这么签约了吧。

 打开门,结成再次回到屋中。

 (不过,把大谷带过来真是太好了)

 从刚才的样子来看,她们相处的很愉快,与其说是同性朋友倒更像是姐妹。

 初白看上去也很开心,这下她就能自然而然地从大谷那了解有关普通女孩子的事情了吧。

 这么想着结城回到了客厅。

 「抱歉抱歉,推销太缠人了」

 「怎么样,初白同学,这个,我觉得秀介和亮的二人CP很让人脸红心跳呢」

 「喂你这家伙」

 大谷让初白看的漫画封面上,有两个美男子不仅身子紧贴在一块儿,就连脸也紧挨在了一起。

 「干嘛,这又没有H的场景,是全年龄的哦」

 「不,不是那个问题。我是想让她多了解些世俗的东西,不是让你直接教坏她啊」

 「你这是在说什么呢。这才是淑女的爱好哦。根本没有会讨厌BL的女孩子」

 「你这偏见太过了吧」

 「那么,初白你觉得呢?」

 「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初白一边恭恭敬敬地读着被递过来的漫画一边回答道。

 你看吧,结成向大谷递了个眼神,大谷不知为何很遗憾地垂下了肩膀。

 「但是……」

 初白的表情透着几分困惑。

 「为什么会这样呢……看到男人们紧贴在一起的样子……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燃起来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燃起来了

 听到这句话的大谷仿佛见证了新生命诞生一样,她的眼睛里闪着光。

 「……这可太棒了,初白同学。你一定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淑女。啊啊,还有,这个叫FBO的手游现在很流行」

 「喂等等,我听说那个很烧钱啊」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也就每月给圣杯供奉个一两回谕吉爷爷罢了」(译注:一张谕吉1万日币)

 「这完全就是相当危险的黑暗提款机吧!」

 结城开始怀疑带大谷过来可能是个错误的决定。

 顺带一提因为初白没有手机所以也就玩不了FBO。

 在那之后三人吃着零食相聊甚欢,大谷看了看手表站了起来。

 「已经这个时间了呢。走吧?」

 「要去哪儿?」

 面对结城的问题大谷回答道。

 「还用问吗,当然是附近的购物中心啊。要去给初白同学买点衣服吧」

 啊,原来是这样啊。结城领会了大谷的意思。

 然而,初白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给……给我买衣服吗?」

 「是啊。总不能让你就这样一直轮换着穿制服和运动服吧?」

 「我倒是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啊啊,不过,多一套衣服的话洗衣服的时候可能会轻松一点」

 「……不,那不是重点。虽然我也从结城那边听说了,你还真是无欲无求呢」

 大谷叹了口气。

 嘛,初白无欲无求的程度就连自认为低欲望的结城都自叹不如。

 照这样下去,初白又会因为在意结城破费而感到过意不去吧

 「……而且,都已经让我住在这里了,怎么还能奢求……」

 初白说出了如同结城预想一样的话。结城时常在想,为他人着想的初白固然可爱,但如果她能再稍微任性一点就好了。

 「啊—,这样啊—,这可真是遗憾啊—,结城」

 大谷用棒读的语气说出了这话。

 「哎呀,结城之前在上课的时候还说,想看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朋友呢」

 突然间说在什么啊,就在结城这么想着的时候,大谷给他递了个眼神。

 陪·我·演·戏。

 原来如此。真希望她不要用上课说漏嘴这个设定,不过,为了初白上就上吧。

 想要确认的初白看了过来。

 「啊啊,是啊。好想看到和平时不一样的初白啊」

 结城一脸认识地说道,接着初白的脸颊染上了红晕。

 「……那个,好的。能为我买新衣服,我很高兴」

 「妥。那我们走吧」

 大谷一脸满足地说完,便大步流星地朝门口那走去。

 「那我们也走吧」

 「好的」

 但是,在那之前结城有一件事情不得不问。

 「那个,初白……没关系吗?」

 「……嗯。没关系的」

 「喂喂—,快点走吧—」

 大谷在门口呼唤着。结城和初白也朝着玄关走去。

 结城以住在这里之后重复了几百次的连贯动作穿上自己的鞋,接着打开了房门。

 而另一边,初白则是在门前盯着来这里那天穿的学校指定来福鞋。看见她这副样子,先行出门的大谷开口问道。

 「怎么了初白同学?」

 「不,没什么。对不起……我这就来」

 「……我说,初白」

 「……没关系的……没关系」

 初白用像是要说服自己的语气说着,然后穿上鞋子站了起来。

 就在她准备出门的时候。

 突然,初白的身体微微倾斜。

 「初白同学!?」

 突如其来的事态让大谷吓了一跳。

 「(接住)」

 预先在旁边待机的结城立马用双手撑住了初白的身体。

 「……果然,还是太为难你了吗?」

 「……结城,谢谢你」

 「结城,果然是怎么回事?」

 初白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回答了大谷的疑问。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说来惭愧我对出门还有些……」

 「总之,先坐下来吧,初白」

 是的,初白从来到结城的房间起就没有出去过。不知道来这里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只要她一在玄关穿上鞋子站起来,身体就会失去力气。

 不管尝试多少次也都没有变化。至今为止,初白只有在去阳台晾衣服的时候才会走出房间。

 正因如此,做饭的食材都是初白写好便条,然后由结城去附近的便利店购买。

 以结城的立场来说,自然不希望一直这么持续下去,但他也不想让初白勉强自己所以就没有特意提及,他打算让初白再好好休息一阵子。

 初白来这里快两周了,结城本以为这回应该能出去了,现在看来可能还是太心急了。结城向大谷简单地说明了情况。

 听完之后,大谷睁大眼睛,露出了不知该说什么,十分抱歉的表情。

 「……对不起。初白同学」

 「……没事,大谷同学不用自责」

 结城再次真切地感受到,虽然最近的初白变得爱笑了,但恐怕她仍是一个背负着沉重过去的女孩子。外出对普通人来说或许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但对初白而言却是一道不得了的心殇。

 当然,不管如何她都是自己最喜欢的可爱女朋友。

 「总之,今天还是在屋子里悠闲地聊聊天吧。屋子里还有可以两个人玩的游戏」

 大谷也附和着结城的话。

 「是呢,买东西就下次再去吧」

 初白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

 恐怕,她觉得自己给大家添了麻烦而感到自责吧。

 接着。

 初白抬起头说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话。

 「……不,我要去」

 结城对初白从口中挤出的话感到吃惊。

 虽然让人担心,但初白的表情却十分认真。

 「初白……」

 「……我也不能一直向结城撒娇」

 「而且」初白微笑着继续说了下去。

 「……结城能高兴的话,我也很想让你看到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自己」

 少女的笑容,恰似在痛苦中故作坚强,只是那充斥着恐惧与胆怯的瞳孔深处亦混杂着几分决心。

 反复五次深呼吸后,初白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结成同学……能、牵着我的手吗?」

 「嗯。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开的」

 「……谢谢。刚才我还说不能老是撒娇,果然还是不行呢」

 「初白能向我撒娇,我很高兴哦,再多任性也可以哦」

 结城刚一说完,初白便将额头抵在了结城的肩上。

 「……最喜欢你了。结城」

 听到这句话结城愣了一下。

 啊,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被女朋友,被初白说喜欢自己。

 结城的身体一下子就热起来了。

 他开心得说不出话来。

 离开结城的肩膀后,初白又做了一次深呼吸。

 接着。

 她以蹒跚的脚步,向前迈出一步。

 二人的手紧紧相牵,又往前踏出一步。

 两人的手指自然地互相缠绕在一起。那不是普通的手掌相合,而是十指相扣。他们在更近的距离上感受着彼此的存在。

 接着,还剩一步。

 一条隔开玄关与外面的界线就在她的面前。

 初白握紧了手,传递来的是不安,又或者是恐惧?

 所以,结城也紧紧地回握住初白的手。别怕,有我在。

 初白再次深呼吸。

 迈出了最后一步。

 「……呼」

 差不多有两周没出来了呢。许久没来过外面世界的初白微微地吐出一口气。

 然后,她看向紧紧握着自己手的结城。

 「……谢谢」

 「啊啊,你很努力了呢……」

 「初白同学!!」

 大谷打断了结成的话,走到初白身边来回摸起了她的头。

 「干得漂亮,真棒真棒!!」

 「等、等等,大谷同学」

 稍显粗暴的抚摸让初白有些为难,不过,少女的脸上所洋溢着的无疑是喜悦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