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话 备战考试与女朋友

第一卷  第六话 备战考试与女朋友
  『二年A班,结城佑介同学。请你来资料室一趟』

 「啊,又来……」

 放学后,一连几天都会有这样的校内广播把结城叫出去。

 「又是那个吗?」

 大谷把东西收拾进包里问道。

 「嗯,大概是」

 「唔。这样看来,那个临时教练还蛮辛苦的」

 「大谷能替我去吗?帮我代打」

 「你知道我的运动神经是反向超神的吧?」

 「这么说来确实是……哎」

 结城长叹一声。

 「所以说怎么样啊结城同学!!有想过加入棒球部吗?」

 一进入资料室,结城就被如啦啦队般响亮的声音迎接了。

 说话的是棒球部的临时教练,清水浩司。

 「啊。我不是说了多少遍了自己没这个打算吗?」

 结城用无奈的声音说。

 坐在折椅上的清水身边有一位满脸困扰、上了年纪的男教师。这个戴着眼镜稍显软弱的社会课老师,其实是棒球部的顾问。只不过他好像没打过棒球,主要负责比赛的接送和受清水之托把结城叫来资料室之类的杂务。

 他是个不会拒绝别人拜托的人,所以在面对强硬的清水时的他想来十分辛苦。

 「但是啊,我想让你的才能开花结果。要是你和藤井在的话,打进甲子园都不是梦啊」

 「哪有这么好的事。再说,藤井也不是热衷于这种事的人」

 「你说什么,不想去甲子园还能算打球人吗?我可有体验过站上那最高的舞台,藤井当然也会……」

 「要是没别的事就我先告辞了」

 「诶?啊,等下结城同学!!」

 「还有,以后请不要在放学时来叫我。学业和打工都很忙的,尤其是这段时间」

 结城放下这些话便走出资料室。

 没错。尤其是这段时间。

 迎来暑假的在校生们即将面临学校组织的大型活动。

 期末考试。

 作为特招生的结城,在面对这场考试时需要比其他学生更加努力才行。

 对平时就足够努力的结城来说,这是一场必须进学年前五的残酷战斗。虽然迄今为止他每次都取得着第一名的桂冠,但输赢难料这句话无论在棒球还是学业上都是一样的。

 在还剩下两周里,他需要奋勇冲刺才行。

 「所以,最近我会在自习室呆得更久」

 和往常一样,在睡前二人牵着手悠闲放松的时候,结城这样说道。

 「期末考试吗……」

 「我想回家时间会变晚,抱歉啊初白」

 结城觉得比起在家里学习,在学校学习有着压倒性的效率,因为他可以随时请教老师。特别是定期考试期间,为了让复习的重点与考试范围重合,能直接向出题老师提问的机会便显得非常宝贵。

 「……」

 初白沉默了一会儿。

 结城知道初白非常看重和自己一起度过的时间。正因如此,他才觉得应该把这件事好好说清楚。

 然而,初白却平静地说道。

 「没事的。结城想当医生的话当然要努力才行……你要加油哦」

 「初白……」

 「作为交换……今天能让我撒会娇吗?」

 「……嗯嗯,当然。不如说,你这样说反而让我感到开心」

 听到结城这样说,初白便将牵住的手握得更紧,身体也靠了过来。

 更亲昵的姿势让初白的体温好好地传了过来。

 「好温暖」

 「嗯」

 「结城,别要在意回家的时间好好努力就好……会做好热饭热汤等你的」

 「初白……」

 在那之后两人没有说话,唯有时间静静地流逝。

 寂静之中,结城感觉到的只有时钟的声响与对方身上的体温。

 (啊可恶。就是这个)

 这段时间。

 让结城的内心很是纠结。

 自从初白到来之后,结城就把这段舒心的时间安排进了自己的每日日程,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时间,他才能在自习室里安心学习。

 最初只是睡前的一小段时间,但现在只要在家他就都会这么做。不仅对初白,不,应该说,比起初白,结城在这段时间里更为惬意。在家学习的结城虽说不至于被这段时间诱惑,但多少会变得分心。

 平时的学习或许可以刨根问底,但是在期末考试冲刺时就非常不好了。

 (……哎,两周啊)

 结城第一次觉得期末考试是如此的可憎。

 ……要是跟大谷说这些事,她一定会直接说「太少女了让人反胃」吧。

 在那之后,结城又一次踏入了学业的战场。

 早上,结城比以往提早到校学校学习,放学后直到完全闭校前都在自习室自习。自习结束之后还要去打工,所以下班都已经深夜。一回家就是吃饭睡觉,所以也没有和初白闲聊的时间。

 即使这样。

 「一路顺风,结城」

 「欢迎回家,结城」

 初白一如既往地做着家务,和往常一样说着同样的话。

 多亏了她,结城才能拼尽全力。

 (没有了亲昵的时间好寂寞啊!!但是这话我绝对不能说!!)

 要更努力学习。就算不能完美无缺也绝不会把第一名让给别人。

 更努力……更努力……

 「啊—初白酱一定会觉得寂寞吧」

 在结城进入考前模式一周后的午休。

 一如以往来找大谷的藤井喝着咖啡牛奶说道。

 「啊啊,她肯定会寂寞的」

 早早吃完午饭,在看教科书的结城抬起头。

 「嗯,是这样吧。你比我想象的更爱初白啊」

 大谷也边大嚼着炒面面包边说。

 「啊,是吗?哎呀—真害羞啊」

 看着神情舒畅,说话扭捏的结城,大谷感叹了一句「好傻」。结城一边解题一边说道。

 「……话虽如此也不能怠慢学习啊。」

 「哦?要是因为我而让翔子酱感到寂寞的话,我会马上选择放弃考试哟?」

 说着藤井向大谷眨了眨眼。

 「这种废柴男谁要啊」

 果然,他被大谷一口回绝了。

 「怎么能放弃啊。我可是特招生啊,现在住的地方也是用这个补助在付房租哦?」

 结城这样说道。

 「但是,翔子只有一个啊!!不可取代的事物一定要珍惜啊!!翔子,is, only love!!」

 就藤井这英语水平完全让人想不到他上次英语考试考了90多分。

 不过嘛,也不是不能理解。

 「先别提蠢货的胡说八道,你不和初白聊聊吗?那个孩子是宁可忍受寂寞也绝对不会来打扰你,而是选择自己忍耐的类型吧?」

 「的确」

 「嗯,还有初白同学……」

 大谷想继续说,又摇了摇头。

 「……算了,还是先不说为好」

 「什么啊我好在意」

 「考完试再告诉你」

 大谷一边折叠着吃完的面包包装纸一边说道。

 「欢迎回家,结城」

 「我回来了,初白」

 初白像往常一样迎接了打工回家的结城。

 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但即便如此结城也算比以往回来的早。

 「饭已经做好了哦」

 笑容也和往常一样。

 「……嗯,谢谢你」

 「怎么了吗,结城?」

 「不,没事,还是先吃饭吧,快饿死了」

 「嗯嗯。稍等一下,马上准备好」

 结城洗了个澡,换上家居服出来时,桌上摆了一盘咖喱。

 「我盛得有点多,没关系吧?」

 「嗯,多谢了。我开动了」

 说着结城吃了一口咖喱。

 「……果然,初白的咖喱是最棒的」

 「是吗,平时的不一样吗?」

 说着初白拿起勺子不过她并没有吃,而是开心地看着结城吃的样子。

 「嗯,味道和往常一样。所以才好啊」

 初白特制的咖喱有特意将蔬菜煮烂,所以食材的味道会完全融入咖喱,虽然很清爽却又不会让人感到味道寡淡。而且,最近吃的几次都是这个味道。

 结城喝了一口水。

 「不只是料理,还有一直以来为我做的家务,还有出门时说的『一路顺风』,回家时说的『欢迎回家』,都让我倍感振奋。真的很感激你」

 「这、这么感谢,我会不好意思的」

 「……话说,初白。你该不会在勉强自己忍耐吧?」

 结城直视着初白的双眼说道。

 他想过很多更自然的问法,但兜圈子不符合他的个性。初白用右手摸着头发说。

 「没,我没事……我只是在做一如既往的事情」

 初白的脸上挂着与往常一样的笑脸。

 「那就好。看来是我误会了」

 可是,初白正用右手抚摸发丝,这让结城意识到她还有话没说出口。该怎么办……

 「那个,结城。真的不用在意我。专心备考就好……」

 初白一脸的歉意。

 结城知道继续这个话题只会适得其反。初白最难以忍受的就是结城为自己的事而白白浪费掉学习的时间。她知道备考对结城有多么重要,所以她绝不能让结城因自己而分心。

 (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啊)

 可是,对于结城而言,如果现在对初白的搪塞置之不理的话,自己反而会不能专心学习。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却瞥见了显示屏边上的参考书,那是结城一年级时的东西。

 如今的结城已经用不上这本书了,想来是初白在看吧。在结城上学的时候,她似乎也花了不少时间用结城的书学习着。

 ……既然这样的话。

 「我说,初白,我想在睡觉前再学习一会儿,能陪陪我吗?」

 「……诶?不是说,考试前都会在学校学习吗」

 「我想换换感觉……可以吗?」

 「……」

 初白显得有些犹豫。

 「……那、要是不介意话,就请让我一同学习吧」

 她缓缓地点头说道。

 寂静中唯有时钟的滴答与铅笔的划动声。

 结城在看数学笔记,初白则是在做英文阅读题。

 做着自己的功课,结城朝初白瞥了一眼。

 挺着腰,以端正姿势坐在地板上的初白运笔流畅。虽不及结城,但她也在笔记上流利地书写着答案。

 「……之前就在想,初白的学习能力应该也很好」

 现在初白做的是难度相当高的习题集。这可不是一年级的初白能轻松解答的东西。即便她就读的名媛高校偏差值很高,但也没几个人能做到这样。

 「我不像结城那么优秀,只是略懂而已」

 「是吗?也对,毕竟你连手机都没有,来我家后才第一次接触游戏」

 「嗯。我平时放学后就会马上回家做家务然后学习……和现在一样,只不过不上学还是让我感觉有点怪」

 「初白……」

 「所以,我早就习惯一个人慢悠悠学习了哦」

 说着,初白对着结城笑了。

 只是她还在摸着自己的头发。刚刚说的话都是让结城不再牵挂的假话……也不一定如此,不过她还是没将全部的真心话说出口吧。

 ……话虽如此,结城也不能硬要她说出来,就像自己不能打听初白的往事一样。这样的话还是等她想说的时候再说为好……

 只是。

 「初白。你刚刚说的『我只是一如既往』,所以并不需要感谢对吗?」

 「啊?是,是的」

 「可我觉得,初白的『一如既往』是相当了不起的事啊」

 结城知道大谷所谓的想说却说不出的人确实存在,因为他的女朋友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想营造出让初白更容易开口的环境。

 「喜欢说大话的家伙通常都做不到一如既往。初白一直都对周围人很上心。我是那种有话直说的人,所以才会觉得你真的很厉害。初白能这样『一如既往』地照顾我,真是帮了我大忙」

 结城停顿片刻,继续说道。

 「不过,我觉得太勉强自己不好。所以……我希望初白能说些任性的要求,虽然我不一定都能做到,但会尽量满足哦」

 说完结城又将视线移到笔记上专心起了自己的学业。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初白都只是握着笔,呆呆看着结城学习的样子。

 「然后呢,结果还是没听到初白的感想吗」

 「是啊」

 第二天早晨。

 和往常一样第一个到校学校的结城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了第二个到的大谷。

 「听上去,初白的确很寂寞呢。要不你腾出点学习时间,去陪陪初白呗?」

 「不行,这样行不通。这么做的话,初白就会因为自己给我添了麻烦而过意不去的」

 「……唉,过于好心这点也得考虑到呢」

 大谷无奈地说道。

 「不过,这倒是让我下定决心了」

 结城的表情确实和昨天不同,他已经不再迷茫。

 「既然初白如此关照我,那我就欣然接受,专心学习」

 决意已定的结城握紧拳头说道。

 「等考完试我就请一天假!!」

 「请假?」

 「嗯,打工学习都先缓缓。那天我要陪着初白。然后,那个,邀请她约会的话……她会不会高兴啊?要是她愿意的话」

 「……」

 大谷的表情就像一口气喝了罐蜂蜜一样难以言喻。她叹了口气,默默从椅子上起身。

 「嗯?怎么了大谷」

 「有点反胃,我去买罐黑咖啡」

 这是怎么了?想着结城歪了歪脑袋。

 期末考试的日子到了。

 有人胆战心惊,有人自信满满,相信着这次能考个不错的分数,也有人事不关己地擦着昨晚熬夜打游戏的眼睛。

 然后,上一次定期考试取得第一名成绩的人,也就是结城佑介。

 「……是时候了」

 他盯着桌子上那张翻面分发的试卷。

 「放马过来,骨灰都给你扬喽……」

 完全不像是要期末考试的人会说的台词。但他身上迸发的斗气和热量让人难以吐槽。结城坐在木制椅子上睁大了双眼,俨然一副征战天下的大将雄风。

 「嗯—那么,开始吧。」

 随着监考的声音,结城翻过试卷。

 然后,出现的考题们,一问一答,填空题,论述题,各种各样的士兵向结城袭来。

 「看招!!」

 嘎刷!!结城抄起大剑(铅笔)向着敌军发起突击。

 「哼。虽然是比平时难缠的题目……不过很可惜,尔等都已是我的手下败将了」

 考试范围内的题目早已经被结城背得滚瓜烂熟,熟记于胸了。

 结城挥舞大剑(铅笔),将题目逐一解答。有些问题是出题老师出于好玩而设置的恶心题目,但已经深刻理解习题集的结城就连出题人的意图都能理解。

 而且,结城的身体状况也比上次考试好得多。以前的结城为了节约时间,三餐都在是便利店便当或是在外面吃,不过他现在有了初白的营养均衡饮食规律正常的美味三餐。大脑的运行速度都是体感的三倍。

 简直是一骑当千,天下无双。还剩下二十分钟,还剩下最后一题敌人就全灭了。

 「唔哈哈哈哈,没意思,真没意思,居然被你这玩意夺取与恋人相处的时间真是太滑稽了。好了,最后的题目,让我看看你能提供啥乐子——」

 「结城做题小声点,要你扣分哦」

 「啊抱歉。」

 被监考老师警告之后结城老老实实地开始解题。

 偷看眼大谷,她看着这边就仿佛在看着世界级的傻瓜。

 随带一提,最后一道论述题比想象中要难,但结城还是在十五分钟内解决了。要是没失误的话应该能考满分。

 「……好了,把试卷送到前面来」

 期末考试第三天,作为最后一场的数学B结束了。

 「今天没什么特别的事所以就到这里。大家回家时小心点」

 作为监考的A班班主任说完就走了。

 最后一天也就是第三天,因为只考三门课所以中午就放学了。而且,多亏校长明智之举,结城他们的学校在考试结束那天的社团活动或委员以「努力学习太费眼睛了所以好好休息」为由全面暂停了社团活动,大家都在思考要如何欢度之后的自由时间。

 「呼~」

 结城喘了口气。

 「……幸苦了,考的怎么样?」

 坐在后面的大谷收拾着文具问道。

 「可以说,很满意」

 结城有点困惑的样子说。

 「总觉得,这是迄今为止最顺利的一次。考虑到实际的学习时间,这次也是用时最短的」

 「诶。难不成这就是女朋友的力量吗?」

 大谷半开玩笑地说。

 「说不定就是呢。一想到考完就能和初白一起,身体就会涌出无穷的力量」

 说着结城从包里掏出某主题公园的双人票。大谷看着一脸认真考虑着这种事的朋友,打心底里感到惊讶,表情也变得僵硬。 

 「……啊是是是。无穷的力量亏你说得出来呢」

 然后,稍微停顿了一下,大谷降低声调说道。

 「……那个,结城。关于初白同学的事」

 「……什么事?」

 「之前,说过要调查一下初白同学的学校对吧?」

 「嗯,是啊。」

 于是,结城也认真地看向了大谷。

 「那个时候,我说过不会和你说调查的结果……不过我感觉不说不行。我之前联系了初中时的同学让她帮忙调查一下……」

 大谷又停了片刻,然后说出了结城预想不到的话。

 「那所女子高中……似乎没有叫初白的学生哦」

 「……什?」

 远远超出预想的话让结城的思考中断了。

 「不对不对,等等。不管怎么说」

 初白确实穿着那所学校的一年级学生制服。不单是校服,就连书包运动服也是那所学校的东西。

 「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想再仔细调查一下」

 「……」

 大谷对呆然的结城说。

 「不好意思啊,你可能不想听我说,但这事不告诉你我也良心不安」

 「……不,这样就好。谢谢你告诉我」

 「我觉得,是时候让初白讲讲自己的事了?不过……你做主就好」

 看着手里的票,结城呆呆地站了一会儿。

 从大谷那里听到了意料之外的事实,想着不能继续胡思乱想下去的结城,总之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行动了起来。

 虽然考试结束了,但结城是个不会落下复习的人。考试结束那天趁着记忆还新鲜,他回顾了期末考试的题目。虽然这次考试没有不懂的问题,但回忆还是很花时间的。很难解答的题目以及可能出错的题目都要按自己的习惯好好整理。

 「……果然,把联立方程式移项时经常忘记改变符号的坏习惯还是得改,浪费太多时间了」

 即使在考试前鼓足干劲学习,也很难有人在考试结束后做到这一步。但正因为这种彻底有始有终的态度,结城才能常年保持第一。

 说心里话,结城很想现在就回家把票交给初白,但现在只能忍忍。要是半途而废的话,放着寂寞的初白不管,集中精力参加期末考试的意义也就没有了。

 「……话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刚才大谷说出的事实在结城脑中反复。

 当然,他对初白的态度不会因此改变。初白就是初白。

 可是,就像大谷说的那样,差不多该问问她的身世了。结城很清楚,初白完全是那种有想说的话也绝不会说出口的人。

 ……当然,倘若她心有芥蒂,结城也不会逼问。

 「要是让大谷选,她大概会说逼问会比较好」

 算了,这个先放一边。

 现在先赶紧结束复习,初白还在家等着呢。

 复习结束后结城离开学校,时间刚过中午。

 结城小跑在回家路上,接着便看见那家常去的超市。

 「啊,难得这么早,买个蛋糕回家吧」

 结城记得好像是在大谷给他看的女性杂志的漫画里,有看到独自赴任的丈夫买了蛋糕回家的场景。大概是想将蛋糕作为在自己工作期间让妻子感到寂寞的道歉和守护家庭的感激吧。

 结城看的时候还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现在想来,那确实是明智之举。

 于是,结城走进超市在摆放着甜点的糕点区物色了起来。

 「哎呀?这不是结城同学吗?」

 「额」

 是提着一篮子巧克力蛋糕和罐装啤酒的清水浩司。

 「早啊」

 清水笑着朝结城走去。

 「这不是,结城同学吗!!」

 结城本想打个招呼就走,但对方情绪太过高涨,又不好无视。

 「你,你好。清水教练」

 「这—种地方都能碰到真是巧啊!!」

 「确,确实。你住在附近吗?」

 「不,我住的有点远,附近的超市休业了所以来了这里。哎呀,真是巧,我想一定是神明在对结城同学说『你应该加入棒球部』,你觉得呢?」

 这种神就该毁灭,结城心里想着。

 (啊,怎么会,这种人好难对付……)

 清水一直不厌其烦地劝说结城加入棒球部,结城虽对此不反感但也不想和他多聊。明明平时是个开朗快活笑盈盈的人,应该不会很难相处才是……

 结城从没这种情况,所以他才会对这种陌生的感觉感到困惑。

 「说了很多次,我不想加入棒球部」

 「别啊,别说这种话嘛,你的话完全可以学业棒球两开花……嗯?结城君也来买蛋糕吗?」

 「诶?是啊。想庆祝一下考试结束」

 他没说是给家里等着的女友准备的,虽然也没在撒谎。

 「嗯嗯,是吗。既然这样,那边有卖贵一点的蛋糕不过很好吃,卖得特别好。我给你拿几个」

 「别,不用您费心了」

 「你等会儿啊!!」

 说着,清水便走向了其他柜台。

 ……在他回来之前撤吧,就在结城这样想的时候。

 「那个,结城。为什么一脸难受的样子啊?」

 初白不知何时站到了结城身边。

 穿着一如既往的制服

 「啊啊,没什么。你出来买东西吗?」

 「是。准备做晚饭的时候发现酱油不够了……」

 「是吗。那正好一起买吧。我帮你拿篮子吧」

 「谢谢」

 结城接过装有瓶装酱油的篮子。

 「结城在甜品区,是想买什么吗?」

 「啊—」

 结城挠了挠脸。

 虽然,可以直接说是想买蛋糕来答谢考试期间给予了自己支持的初白。

 (……明天再买吧,这种东西还是作为惊喜买回家最好)

 日常中的小惊喜非常重要。

 初白没来的时候结城或许会直截了当地说出来,不过最近他也渐渐有了这种意识。虽不及藤井,但他还是要表扬一下能意识到这种事情的自己。

 「不,没什么事」

 「喂,结城同学。蛋糕来啦」

 气氛都浪费了。这男人真是可恶啊。

 清水手里拿着一个看起来很贵的方形蛋糕盒,正朝这边走来。

 「来来来,这个冰激凌蛋糕可好吃了……」

 「……嗯?怎么了吗?」

 清水突然站着不动了。

 到底怎么了?结城沿着他的视线看去。

 「……」

 初白睁大眼睛僵住了。

 「喂,怎么了初白?」

 「爸爸……」

 一开始,结城并没能理解初白口中话语的意思。

 刚刚,初白说了什么?

 「……小鸟。」

 另一方面,清水也用自然的口吻呼唤起初白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