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版 第一章 王立魔法学園入學

序幕

译者:路邊的小石頭

~半年前~


某國邊境的一條大道。 

這條路經常被行商於來往其他領地時使用。


在那裡,不是行商的一個集團在路上走著。

數十名被認為是武裝士兵的人圍住馬車,那身姿讓人感覺到正在進行著十全的警護。


即使是一般的行商,也會雇傭護衛。

但是,現在經過這條路的一行人卻不同,風格有何處不同。

馬車光彩奪目,以白色為重心的金黃色貨架讓人感到神聖,擔任護衛的士兵讓人聯想到熟練的步伐。


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一定會發現上面坐著一位偉大的人物。

看到這一幕的群眾表現出興趣,貴族將頭低下,而盜賊呢——


「盜,盜賊出現了哦哦哦!!!」


————將其當作格外甜美的吸引。


「哈哈哈!!」

「這不是久違的大人物嗎!?」

「要活捉女人啊啊!!」


走在一條視野開闊的大道上的一行人,被從懸崖上出現的盜賊襲擊。

當前,恐怕是被埋伏吧。那個被統率的行動,像是預料到會出現一樣。


「全員,保護聖女大人!」

「「「了解!!!」」」


但是,儘管是突然的襲擊,隨行護衛的騎士們卻毫不動搖地圍繞並保護著馬車。

是委託人,還是侍奉的對象呢……雖然不知道這一點,但還是能感受到「無論如何也要保護」的强烈意志。


但是,和數十名騎士對抗的是人數三倍以上的盜賊。

雖說是熟練的騎士,但數量是壓倒性的不利。更進一步說,盜賊像是將目標夾在兩邊的懸崖之間般出現 ,這裡既無處可逃也無處可躲。

可以說狀況是最糟糕的。


「我,我也要戰鬥!」


一名少女從馬車裡冒了出來。

飄動著美麗金髮,她一邊踏出顫抖腳步,一邊向保護自己不受即將的盜賊襲擊的騎士說道。


「不可以的聖女大人!請退下!」

「這裡就交給我們,快逃吧!」

「就,就是那樣」

「這個人數差,不可能壓制這個場面!所以,就算只有聖女大人也要逃啊!」


是的,熟練的騎士們馬上就能明白了。

在這種情況下,絕對贏不了盜賊們。雖然他們沒救了,但是如果只有聖女大人也許有辦法讓她逃脫。


「我,我不能就這樣拋下你們逃掉的!」


被稱為聖女的少女勇敢地叫著。


但是,這是一種何等蠻勇且愚蠢的行為,她本人卻沒有意識到這點。


「你們這些傢伙,是狩獵的時間啊啊啊啊啊!!」

「「「呀哈!!!」」」


因此,任何人都能預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光景。


♦️♦️♦️


「嘖,因為很豪華所以還以為會有相當多的女人呢……不是只有一個女人嗎?」

「可是老大!這傢伙,身上的東西非常好啊!」

「而且,有大量的黃金装飾!」


然後過了一會兒。

以這一帶為地盤,在國內引起巨大麻煩的盜賊的歡喜之聲此起彼伏。


「大,大家……」


再加上,少女絕望的聲音也在迴響。

……嘛,這也不是沒有道理的。要問為何,那是因為在周圍散佈著之前一直守護著自己的騎士們的遺骸。


少女癱倒在地上,拼命向那些屍體伸出手。

那只手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從外表來看,聖職者——那是,地位很高的傢伙」


被稱為老大的盜賊,看著那個少女的樣子喃喃低語著。

能放出淡淡光芒的人大概是聖職者,或者治癒魔法士。但是,眼前的少女和冒險者的裝束不同。


因此,得知她是聖職者這件事。


「是聖職者的話,可以賣個好價錢!」

「嘛,現在的貴族大人就是想把這種存在變成自己的東西啊……。或者,威脅教會索取金錢也不錯啊」


老大在想。 

如何對待這個少女。


被盜賊抓住的人都無一例外不可能邁向光明的未來。

作為奴隸被賣給哪個貴族,還是成為盜賊們的消遣品……會被殺嗎。


所以,才會煩惱。

不管結果在哪邊,對於盜賊們來說都是值得舉行宴會的事情。


(久違的上等貨啊……殺了她我們會感到可惜呢)


外表相當整潔。而且,乘坐這麼豪華的馬車還被護衛著——應該是立場相當高的人。

盜賊裏,沒有人信仰女神。


所以,無論眼前的聖職者怎麼做,也毫無抵抗之力。


「嘛,算吧……喂!找人把這傢伙帶走!」

「嘿嘿!」


伴隨著老大的訊號,一個盜賊向少女伸出了手。


「噫!」


剛才一直拼命地將手伸向旁邊倒下屍體的少女被那只手嚇到了。

畢竟,這名少女也知道如果被盜賊抓住會受到怎樣的待遇。


身體使不上力。

想大叫可是聲音卡著說不出話來。


「老大,我們先玩玩不行嗎?」

「住手。那傢伙應該是我先玩的吧」

「吶……之後呢?」

「……不到弄壞的程度玩也沒關係喔」

「不塊是,老大啊」 


那些對話,更令少女陷入恐慌。感覺到自己的末路,就臨在眼前。

而且,當浮現出卑鄙笑容的盜賊向自己伸出手的話就更不用說了 。


(請幫幫我……主啊!)


那叫聲衝向天空。

然而,天上沒有回應的聲音。

但是————


「聚在一起搶奪財物——那是強欲啊」


突然,眼前的盜賊倒下了。

和從喉嚨裏濺起血沫,保護少女的騎士不同,沒有留下悲鳴。


「發,發生了什麼!?」


盜賊的老大看到那個光景便大聲喊叫。

聽到那個聲音的反應,目瞪口呆的盜賊們也一起開始驚慌。


「不去理解眼前發生的光景,而是去問別人——那不是怠惰嗎?」


再次,聽到聲音。

但是,這次大家都沒有困惑。

因為,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那個聲音主人,攜帶著沾滿鮮血的劍。


「……你,你是?」

「……來遲了,抱歉」


沒有報上姓名,少年覺得很抱歉,將貌似溫柔又讓人安心……無法言喻的表情轉向少女。


少女不知所措。

眼前的少年怎麼出現的?為何眼前露出卑鄙笑容的男人倒下了?


(莫非……是主派來的勇者大人?)


因為自己向主求助,所以他是奉主之命出現的嗎?

……嘛,其實並沒有那樣的事。


然而,現在和少年的出身沒有關係。

現在,這個瞬間他出現了,對我露出溫柔的笑容,這才是應該要考慮的事情。


「什麼你這混帳是!?」


盜賊的老大激昂。

也不是不能理解。手下就在眼前被殺了。


雖然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但很明顯眼前的這個少年做了什麼。

正因如此,老大將藏在懷裡的刀的刀尖朝著少年。


但是,少年並不畏懼。

用傲慢且如同看著穢物般的眼神,堂堂正正地放言要庇護少女。


「對於被欲望所迷惑的愚者是不值得報上名字的」


這樣說著,少年向盜賊們的集團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