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版 第一章 王立魔法学園入學

尤里斯與塞西莉亞

译者:路邊的小石頭

尤里斯·安德魯克是統治安德魯克這邊境地區的子爵領主的兒子。


年十五歲。從世間的角度來看,勉強是成人的年齡。


那樣的他早上起得很晚。基本上太陽升起後過一會兒才會醒。時間大概是早上十點左右吧?所以,吃早飯是和家人一起――――沒什麼,總是一個人的。


父母和他不同,早上有規律地起床。不會因為是貴族而驕傲,會在自己規定的時間內醒來,這和尤里斯大不相同。


但是,在這一段時間內尤里斯有所不同――――


「尤里斯,請起床!是早上哦!」


太陽還沒有開始升起的時候。


在大房子的某個房間裏,傳來了可愛的聲音。長到腰部,發出淡淡光茫的白金色頭髮。以白色為重心的修道服及金飾說明了她的神聖。


「……還有,4小時」


「睡4小時是不行哦!?」


金髮少女看著還沒有起床的少年歎氣。在沒有那麼大的床上,一名白髮少年正蜷縮在被子裏,只露出臉,想在一個舒服的早晨睡懶覺。


「……是怠惰」


少女看到沒有起床的少年便鬧別扭。


怎樣才能起來呢?怎麼才能看著我的臉呢?少女正在思考。


然後,那小小的腦袋得出的結果――――


「……尤里斯,不起床的話我也會一起睡哦?」


「是,早上好塞西莉亞!」


「呵呵,早上好」


在耳邊低聲細語的那句話似乎效果出眾。


被稱為尤里斯的少年立刻挺起上半身,打精神飽滿的招呼。面對這樣的驟變塞西莉亞忍不住笑了起來。


「……吶,能停止每次以這樣方式叫起來嗎?從早上開始就對我心臟不好耶?」


「那麼,請好好起床。錯的不是我!是尤里斯!」


出乎意料的話,令塞西莉亞臉漲得滿滿的十分憤慨。自己只是來叫起床而已,全是貪睡的尤里斯不好……沒錯,塞西莉亞是這麼想的。


「不……但是呢?那個威脅對我心臟不好。直接令壽命縮短」


「……就那麼討厭和我一起睡嗎?」


「討厭」


「用不著馬上拒絕……我,也想和尤里斯一起睡啊」


看到毫不掩飾地垂頭喪氣的塞西莉亞,尤里斯感到有罪惡感。

說實話,尤里斯也想和塞西莉亞一起睡。


稀有白金色的頭髮。纖細的白色肌膚,可愛的容貌及讓人聯想到小動物的嬌小身材。塞西莉亞是壓倒性的美少女。不想和這麼可愛的孩子一起睡什麼的,一定是失去了作為男人的機能。


即使是尤里斯,也想要向塞西莉亞展示那個優秀的東西!


(嘛,塞西莉亞只是單純地想一起睡而已……)


塞西莉亞是個天真無邪的少女。那個發言裏沒有像尤里斯那樣不雅的意思。


但是,尤里斯和其他人不一樣。一起在床上度過一夜,必然會理解為有那樣的意思。


正因為如此,才斷然拒絕想和尤里斯一起睡的塞西莉亞。


那就是ーーーー


「和聖女塞西莉亞一起睡的話,我會被殺的……」


「唔?為什麼尤里斯會被殺?」


與說沉重話的尤里斯相反,塞西莉亞可愛地歪著頭。


那個動作非常可愛,尤里斯忍下了現在想馬上邀請她到床上的衝動。



在尤里斯面前的塞西莉亞。


她,是教會裏只有三個人的聖職者ーーーー『聖女』。


作為離信仰的女神最近的存在,受到信託保護人民免於災害,用女神的恩惠撫慰人民,引導世界向應有的方向發展。這就是,聖女。


因此,人們普遍認為,不是國家而是世界級規模被受信仰的教會的聖女,雖然不是貴族但立場在貴族之上。正因為這樣,可以說是和公爵家的人對等的的存在地位如此之高。


教會的權力和女神的信仰在這個國家已經擴散到如此程度了。


那樣的聖女,假設子爵家的人出手的話?


(不只會引起騷動這麼簡單……)


並不是不可以做。


只是,出手後周圍的反應很恐怖。尤其是,伯爵家以上的貴族們不會默不作聲。

『為什麼只有子爵程度的人會和聖女大人結合啊!?』等等。


所以,尤里斯不能出手。


像這樣的邊境子爵,被伯爵以上的貴族盯上的話一瞬間就完蛋了。


「嘛,先放置我會被殺的事」


「雖然不是能放置的事情……」


「比起那種事ーーーー」


尤里斯盯著塞西莉亞的眼睛。

然後,說出自己的心裡話。


「……什麼時候才回去啊,聖女大人?」


聖女本來,就不可能停留在這樣的邊境地區。因為必須輾轉各地傳播教義和信仰,並給予人民撫慰。

正因為如此,聖職者最高級別的聖女不是在王都,就是在各地奔波的情况有很多。


但是ーーーー


「我怎麼可能離開這裡!說實話,我無意離開尤里斯!」


「……作為聖女的工作又如何?」


「教皇大人說可以讓我們自由行動,沒有問題吧?而且,請不要使用敬語!我討厭!」


對於塞西莉亞,聖女傳播女神的教義及撫慰百姓,那理所當然是自己的宿命。


但是,這是沒有限制的。並不像人們所想的那樣是善人。


聖女也只是一名人類。


正因如此,想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ーーーー這個,是得到教會最高級別的教皇允許的。


所以,塞西莉亞沒有離開這裡的意思。當然,前提條件要有尤里斯在場。


「……嘛,我對塞西莉亞沒什麼抱怨的」


是假話。說真心話,一直被其他貴族「想要獨佔聖女!」這樣說,如果可以的話恨不得馬上離開這個地方。


但是,那個不能對本人說。即使是坦率說話的尤里斯,也要最大限度地鄭重對待聖女,尊重本人的意見。


「……而且,我還沒有向尤里斯報恩」


「……嗯?」


「什,什麼也沒有!」


紅著臉頰,轉過身去的塞西莉亞。


似乎在喃喃低語什麼,但是聽不到的尤里斯只是歪著頭。


(……嘛,如果父親和母親都沒有問題,那我也沒問題)


到頭來只是沒有繼承爵位的子爵的兒子。結果,貴族之間的問題和領地都是父母想辦法解决。所以,尤里斯就這樣守護著塞西莉亞ーーーー當時是這樣想的。


「這麼說來,馬魯薩大人叫你哦?」


「父親嗎?」


「呃……似乎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說」


「……呵?」


到底是什麼事?

對此有疑問的尤里斯,但被父親叫到的話就必須馬上去。


「謝謝你塞西莉亞。現在就去」


「請這樣做。似乎在食堂那裡」


「了解」


尤里斯使沉重的眼皮覺醒後,依依不捨地從床上起來。然後,帶著旁邊的塞西莉亞離開自己的房間。


「……吶,外面還很暗耶——現在幾點?」


「是早上4點啊?」


太早吧?我家的生活節奏太奇怪了,尤里斯感到渾身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