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版 第一章 王立魔法學園入學

暴食

译者:路邊的小石頭

 考試結束後,在擺放著豪華椅子的房間裏,彌漫著沉重的空氣。坐著的人影中也有剛才監督尤里斯等人考試的考官身姿。


放在中間的圓形桌子上有數百張按個人分類的紙束。僅此一點可見會議已經進行了很長的時間。


「……那麼,今・天・舉・行・的・第・3・部入學考試的結果,合格者20名可以嗎?」


拿著一張紙的中年男子大聲說道。

聽到這句話,大家都沒有否定點了點頭。


「但是嘛,今年真是大豐收啊~」

「是的,第三公主蒂娜大人、聖女塞西莉亞大人、胡格諾公爵的伯恩大人、還有米勒公爵的安娜塔西亞大人都入學了!」

「今年似乎會有大風波呢!」


大家都一樣大笑起來。

現在列舉的人都是國家的重要人物。他們是首當其衝肩負著未來國家的年輕人。


而且,每個人都擁有不輸給別人的才能。


例如,塞西莉亞作為聖女擅長治癒,只要她身處於國家國家就會被女神守護著……即使這樣說也不為過。


其次是伯恩。最近幾年都沒有出現雙屬性的使用者了。因此,這次的入學教師們也會寄予期待。


然而ーーーー


「聽說胡格諾公爵家的兒子在考試中落敗了,即使這樣也會合格嗎……?」


坐在中央首席的一名少女。與幼稚的外貌相對,雖然聽起來措辭很老套,但從那個人身上感受到威嚴。


「那、那是……」


意氣風發的男性說不出話來。


「但是,伯恩大人是雙重屬性……」


「即使那樣,輸了就是輸了。有貭素卻怠慢努力的弱者……嘛,筆試沒問題,考慮到今後的發展ーーーー嘛就當作是好事吧」


那個發言,讓男人們放心了。

接着,不知是否還有在意的事情,少女面向全體張開了嘴。


「喂,那場比賽似乎是安德魯克子爵家的孩子做對手吧?……有誰在場?」

「啊,是我……」

「那場比賽怎麼樣?安德魯克家的兒子有那麼强嗎?」


戰勝了雙重屬性對手的那個少年。

少女不知道他就是無能。故問道。


「……我不知道」

「……為什麼?」

「坦白地說。我,不知道那場比賽發生了什麼」


聽到這一句話,周圍的人都議論紛紛。

真的,不知道為何會出此言吧。


「那傢伙不是被稱為無能的人嗎!?光是贏了伯恩大人就難以置信了,還有在此之上的事情嗎!?」


然後,中年男子拍打桌子站了起來。

雖然被那個氣勢嚇倒,但是只要少女還在場,考試官就會老實地說出來。


「……伴隨著考試開始的訊號,比賽便結束了。回過神來,尤里斯・安德魯克踩著伯恩・胡格諾ーーーー那時,伯恩大人已經沒有意識……」

「不可能!?我從來沒聽說過這種魔法!?」


事實上,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瞬間轉動(telepot)的魔法。

窮盡武術和魔法的鬼才之人,使用身體强化的魔法瞬間縮短距離……就只有這樣的事例。


「發出開始的訊號之際,他這樣說道ーーーー」


傲慢(superbia) 。


「「「……」」」 


周圍的人都啞口無言。

因為大家不能理解她所說的話。


「呼呼……」


唯獨一人,少女開心地笑著。

那雙眼睛,就像找到新的玩具一樣。


「傲慢……明明聽上去那傢伙更傲慢……」


然後,那個少女高興地抬起臉,面向大家放言。


「將尤里斯・安德魯克改為考試合格者!不容有異論!」


就這樣,在尤里斯不知道的地方,他的合格已成定局。


◆◆◆


另一方面。

一名少年和少女在碧藍的天空中轉移著。


「嗚嗚……好過分……好過分啊塞西莉亞……!」


……那名少年,不知為何眼淚汪汪。


「不、不行!我聽瑪麗說了……尤里斯,想去那些……猥亵的店的事!那、那可不行!」

「嗚嗚……」


面對紅著臉生氣的塞西莉亞,尤里斯的眼淚完全沒有平息的迹象。


其實,後來筆試結束了,尤里斯試圖給塞西莉亞找個合適的理由去娼館。


但是,塞西莉亞阻止了。看來,是事先詢問過瑪麗安娜尤里斯打算去哪裡,那個地方是什麼樣的地方。


因此,被塞西莉亞紅着臉阻止的尤里斯,哭着回去。


「我也是個男孩子啊……會想做無愧於色欲的那種事……一直在積累著啊」

「那、那種事……!?」


僅僅只是聽到了那種事這樣的單詞,塞西莉亞的臉便冒出了熱氣。


「原、原来尤里斯是那麼不純潔的!這樣的話,彼此……啊,如果不是相愛的人女神大人會生氣的喔!無、無論如何都要說出來的話……哇、我……啊」


塞西莉亞雖然說了些什麼,但似乎輸給羞耻心而退縮了。

雖說獲得了一定的知識,但對塞西莉亞來說這個門檻也許過高了。


臉染得更紅,羞答答地捂著臉亂動著。


「等、等一下塞西莉亞小姐!?這樣亂動的話很難設定座標啊!?」


塞西莉亞激烈地亂動著令視野搖搖晃晃。因這個原因,轉移的座標高度在越來越低的位置。


要做激烈運動的話希望不是現在而是在床上,這樣想著的尤里斯。


然後,塞西莉亞「啊」,恢復了自我停止激烈的動作。


「啊真是……塞西莉亞真的是……」

「對、對不起……」


回復平靜後,知道自己的行為帶來了麻煩的塞西莉亞垂頭喪氣。


「……嘛,不是不知道塞西莉亞麻煩費事ーーーー話說,『我』ーーーー什麼呢?好期待啊~」 

「~~~~~~~!?絕、絕對!絕對不會做的!?」

「誒?」

「才不是『誒』!」


面對開玩笑的尤里斯,塞西莉亞生氣臉紅著。

但是,那種景象有種非常溫馨的感覺。


「……嗯?」

「怎麼了?」


那樣的途中,尤里斯突然向下看。沒有轉動,隨著尤里斯停止了傲慢,現在正自然地逐漸下降。

儘管如此冷靜地詢問的塞西莉亞,也許已經習慣了這個轉動。


「……不,你能看見那個嗎?」


然後,在強風中尤里斯指著廣闊的森林。

在那裡ーーーー


「是精靈……的人嗎?而且……正在被追趕著呢」

「啊啊……大概,那是半獸人群吧」


一名精靈少女,被醜陋的猪臉魔物追趕著。大概是拼命地亂竄吧,一邊注意身後一邊在森林中忘我地奔跑著。


但是,半獸人也不甘示弱地集體追趕著。

……說不定,被捉捕也只是時間問題。


「半獸人是獸人的上位個體。光是一只就夠棘手了,如果被集體當做對手,即使是熟練的冒險者也會很危險」

「說到獸人確實是ーーーー」

「啊……是一種捉捕女性後會令其孕育子種,然後補食掉的生物。那名女孩子要是被捉到了也會被吃掉ーーーー無疑,是暴食呢」


被抓到的話,那名精靈少女將會踏上殘酷的未來。在獸人的欲望平息之前都會被當做苗床,之後被補食。


一定,普通地被殺掉會更幸福。


「尤里斯……」

「啊啊……」


尤里斯降落在附近的樹上。從那裡可以看到少女被追趕的身影。


然後,正如尤里斯所料,少女絆倒後不一會兒就被獸人包圍了。


所以ーーーー 


「我並不是什麼正義的夥伴ーーーー但我沒有怠惰到不去幫助明知有困難的人」


尤里斯向那群半獸人舉起了手。


「喰盡一切吧ーーーー暴食」


那一瞬間,半獸人群的頭上出現了無數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