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版 第一章 王立魔法學園入學

精靈少女

译者:路邊的小石頭

「哈……哈……!」


氣喘吁吁,靠著樹下蹲的少女。那個表情非常痛苦。



(為什麼這裡會出現半獸人啊……!)


眼前是圍繞著少女的半獸人群。雖然拼命四處逃竄,但中途摔倒了,結果陷入絕境。


即使想站起來,但似乎跌倒的時候扭傷了腳踝……患處徹底腫了起來,沒能如願以償地站起來。


(唔……這樣的話,就該付錢給行商乘坐馬車了!)


前幾天舉行的王立魔法學園入學考試。

能順利地結束是很好,但是離居家所在的精靈領地有相當的距離。如果乘坐馬車移動那樣的距離 的話,對平民來說是破格的金額。那就是,以平民的工資來算也得工作1個月。


本來只是入讀王立魔法學園,學費便相當厲害ーーーー不想在那之上再花費金錢是理所當然的。


因此,這名少女决定步行回家。只是幾次的露營和住在街上的便宜旅舘,那些總有辦法解決的。


……然後這一次,弄巧反拙。


「嘰嚕呼呼……」

「噫!?」


半獸人的舔嘴和笑聲,讓精靈少女害怕。雖然也有腳扭傷的原因,但主要是因為膽怯而不能順利移動。


ーーーー如果是有入讀王立魔法學園志願的學生,在這裡是可以使用魔法進行抵抗的。


然而但是,恐懼阻礙了那個想法。


「啊啊……有誰能來救我……!」


閉上眼睛,想逃避現實而縮著身體。


自己不試圖打破現狀,只向別人求助是怠惰。本来,降低自己的生命價值而不肯花錢才導致的現實,是自作自受。


但是ーーーー


喀喳。


「……誒?」


突然傳來了像肉被壓碎那種栩栩如生的聲音。

少女很在意,睜開眼睛ーーーー


「這、這是什麼……」


映入視線的是,半獸人群頭上張開的像大野獸般的口。漆黑、不祥,原型和形狀多種多樣不固定。但是,看到巨大的牙和形狀的話,無疑是口。


那些口,不容抵抗地吃掉半獸人的頭蓋。


……然後,吃完頭蓋,接下來是軀體,再是下半身,最後剩下的,只有四散的獸人之血。


少女感到困惑。

因為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事,而體驗了在半獸人之上的恐懼。


不知道是從哪裡出現。然後,在半獸人之後會不會是自己呢?


(這,這怎麼可能贏得了啊……)


這種不祥,令下半身不禁泄漏出液體。

是什麼ーーーー說出來的話會讓人有所忌憚。


然後,黑色的口吃完所有獸人ーーーー


「哎呀,獸人倒是意外的美味呢。和羊肉一樣味道?」

「知道味道嗎?」

「那是,當然。因為這可是為了滿足我的暴食的魔術哦?沒有味覺的飲食,不是沒有意義嗎?」

「是!尤里斯的魔術果然很厲害呢!」

「那是理所當然的吧!」


ーーーー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突然出現在眼前。

白髮,加上便於行動的輕裝。金髮,配聖職者特有的修道服。充滿異樣的組合。那一剎那,少女張口結舌 。


然後,兩人逐漸靠近。


「沒事嗎……請放心吧,尤里斯把牠們都幹掉了」

「嘛,從上面看沒有其他半獸人的身影,應該沒問題吧?……真的很努力呢」


然後,兩人以溫柔的笑容面向少女。

為了讓少女安心,告訴她已經沒事了。


(啊啊……這些人來救助我呢ーーーー)


有了這樣的實感,少女的意識就此消失。


◆◆◆


「精靈在這裏……吶?精靈領地應該是更西一點吧?」


尤里斯望著失去意識的少女感到疑惑。

長長的金髮,精靈特有的尖耳朵。儘管如此,和人類無異的可愛端正容貌。從以淡綠為基低的休閒服中可以清楚看出優雅的腰線。


「是呢……而且,只有一個人太危險了」


塞西莉亞一邊治癒眼前精靈少女的腳,一邊說出疑問。


精靈領地,是沒有貴族但國家承認的領地。原本,人類和精靈是對立的,在締結和平之時國王把領地贈送給精靈。


精靈在那裡生活,一切不會受向國家繳納的稅和貴族的縱社會影響ーーーー據說有那樣的條件。

(縱社會:重視上下關係的社會)


但是,那個精靈領地相當的遙遠。那就是,在邊境之地安德魯克領的距離之上。


「之後一定要說教呢」

「不愧是聖女大人,真是溫柔」

「這是作為一個人應該做的事!」


在精靈少女不知情下,看樣子說教似乎已經被確定下來。


「比起這個,暈倒過去的這傢伙該怎麼辦。就我而言,其實想在塞西莉亞開口回答之前便作出决定」

「為什麼我不能開口回答?」


治癒完畢的塞西莉亞逼近尤里斯。

精靈少女紅腫的腳踝完全消失了ーーーー果然,是從女神那裡直接得到恩惠的聖女。


「可是,如果問塞西莉亞的意見,必定會說『我不能就這樣拋棄這個人……能幫助她嗎?』 之類的話吧。我,果然是那樣的ーーーー」

「我不能就這樣拋棄這個人……能幫助她嗎?」

「喂喂,有聽我講話嗎這個孩子?」


對於完全一樣的發言,尤里斯的臉頬抽搐著。


尤里斯不是完美的善人。並不會像塞西莉亞那樣,對任何人都表現出溫柔。


但是ーーーー


「拜託了……」


塞西莉亞努力地低下頭。

明明不是自己的事情,卻像自己的事情一樣拼命。


(……啊,太狡猾了)


看到她這樣的樣子,不就不能拒絕嗎?尤里斯在腦子裏發了牢騷。

所以ーーーー


「……總之先找個地方休息。然後,在那之後我會負責把她送到安全的街道ーーーー這樣可以嗎?」

「……哇!謝謝你尤里斯!」


塞西莉亞滿臉笑容地表達了喜悅和感謝。

面對這樣的笑容,心不由自主地高漲起來,這也是沒辦法的嘛。


(唉,我可能一輩子都贏不了塞西莉亞)


不知為何總覺得無法抗拒塞西莉亞的笑容。

這時,尤里斯產生了這樣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