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版 第一章 王立魔法學園入學

尤里斯,絕不原諒傷害重要之人和朋友的人

译者:路邊的小石頭

「那麼,蜜拉貝兒也會入讀王立魔法學園吧!」

「雖然還未知有沒有合格呢!而且……『也』,塞西莉亞和尤里斯是入學志願者嗎?」

「嘛嘛。順帶一說,塞西莉亞已經合格了」

「騙人!?好、好厲害啊塞西莉亞醬……」

「因為以我的情況,是沒有入學考試的……」


從為了讓蜜拉貝兒睡覺而租的旅舘出來,現在尤里斯他們在街道上的市場走著。

從往來的人們臉上洋溢著笑容和熱鬧喧囂,可以看出這個市場充滿活力。


這裡是距離安德魯克領地數十公里的米勒領。

是和安德魯克家,有交情的米勒公爵家的領地。


「不愧是聖女大人嗎?會有發生那種情況的感覺?」

「呃……我是想接受試試」

「那個考試對你來說太苛刻吧……」


聖女塞西莉亞基本上是負責後方支援的。

在安全範圍內治癒受傷的成員ーーーー所以不會戰鬥,是徹底的後援。因此,關於這次尤里斯參加的考試,不管受到多少女神的恩惠,都會輸給内行的學生。

……嘛,在那之前塞西莉亞是個超級運動白癡。


「但是,尤里斯的話毫無疑問會合格的!因為,就是那麼的强!一開口便是一發!」

「……這樣的話,在喰完對方之前都不會停下來ーーーー可以嗎?」

「原、原來是那麼可怕的嗎……?」


聽到尤里斯的危險發言,蜜拉貝兒的臉頰抽搐着。

那個黑色的東西在捕食結束前,都不會停下來。那麼在考試中使用的話,學生必定會被吃掉。


打從心底覺得自己沒被盯上太好了。


(啊嘞……但是,考試會場裏有蜜拉貝兒嗎?)


精靈的她在場的話應該會注意到,但是尤里斯那時沒有注意到。


(……說不定,考試分成了幾次)


那樣的話就可以理解,尤里斯立刻將湧出來的疑問從腦海中抹去。


「這麼說來蜜拉貝兒接下來會怎麼辦?我們本來想就這樣回家的……」

「唔……雖然可以回到精靈領,但是老實說有點猶豫。如果能入學的話,就必須要再去學園一次,所以正在考慮要不要找個對精靈友善的地方住宿」


王立魔法學院是全寄宿制。

入學後不得不住在各自被分配的房間裏度過校園生活。


光是再次從僅移動就花很多錢的精靈領去學園,就對蜜拉貝兒的經濟狀況有點苛刻。

……所以,才想步行回到精靈領。


「嘛,對精靈的意識會根據場所而變化……」


尤里斯環視了一下周圍。

路過的人和攤子的店員用好奇的眼光望著這邊。一定,是在看塞西莉亞和蜜拉貝兒。


精靈是很少走出領地的種族。正因為如此,一旦外出就經常被人以奇異的目光看待。

而且,在有些地方會受到不好的待遇。討厭其他種族、人族至上主義,在獻納給貴族的領地,這一點尤其顯著。

更進一步說,精靈以美麗的種族而聞名。正因為如此,為了錢而被綁架的情况也並不少見。


「那樣的話停留在這裡怎麼樣?這裡是獻納給米勒公爵的領地,治安很好,也沒什麼種族歧視?」

「是呢……嗯,就停留在這裡吧!」


聽了尤里斯的提議,蜜拉貝兒决定在這裡停留。

剩下的只是找便宜的旅館。


「那麼,就在這裡分別了吧……關係好不容易變親密了,有點寂寞」

「但是,我合格了的話還能再見面哦!因為是朋友嘛!」

「是呢……是!是的!還能再見面呢!」


在一瞬間露出悲傷表情的塞西莉亞馬上變得明朗起來。

就塞西莉亞而言,能和關係親密的人再見面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事呢。


「那好吧,時間也沒問題,稍微在這裡觀光一下ーーーー」


『你這個混帳!你對我做了什麼!?我可是伯爵家的人!?』


尤里斯剛要說什麼的瞬間,突然從往來的人群中聽到了聲音。

好奇地移動視線,就看到周圍的人開始吵吵嚷嚷、聚集在一起的樣子。


「……發生了什麼事嗎?」

「好,回去吧」


在塞西莉亞說出疑問的瞬間,尤里斯就轉過去。

這段時間,連一秒都不到。速度和傲慢差不多。


「呃哆……去哪兒尤里斯君?」

「快點離開蜜拉貝兒……如果不早點離開這裡,塞西莉亞就會投身於其中ーーーー」


『怎麼了?ーーーー喂,你在做什麼!?』


「塞西莉亞醬的話,已經朝着那個騷動的地方走去喔?」

「……」


尤里斯為塞西莉亞的行動而抱頭苦惱。


(啊……來不及了……)


如果有什麼騷動塞西莉亞會與其扯上關係。

也許有人要尋求幫助ーーーー那樣的話就必須要幫忙,這是基於這樣的意識下採取的行動。


「哈……」


尤里斯一邊「沒辦法」感歎著一邊朝著騷動的方向走去。


伴隨著這個,蜜拉貝兒也緊隨其後。


◆◆◆


尤里斯走近發生騷動的地方,那裏有庇護著小女孩的塞西莉亞。小女孩哭個不停,手握緊杯子蹲著,手腕上有個很大的被打紅斑。


然後,現場還有一個胖胖的男人站著。

豪華的衣服上有沾了甚麼液體的痕迹ーーーー大概,是少女的飲料濺到在衣服上。


「所以不是已經道歉了嗎!為什麼還不原諒她啊!?」

「下賤的平民弄髒了我的衣服!不可饒恕!」

「但即便如此,對這麼小的女孩子施暴是最差勁的!主是不會原諒你的!?」


騷動越鬧越大。

但是,除了塞西莉亞以外誰也沒有阻止他。原因是在身材矮胖的男人身邊等候的騎士們。


「……出手打小女孩,真是太差勁了」

「啊啊……那個有同感」


尤里斯贊同蜜拉貝兒說的話。如果事情正如所言,那男的做的行為確實很差勁。

但是,對方說是伯爵家的人。不成熟的言行會有招致處罰的可能性。

正因為如此尤里斯覺得很麻煩,但也不能放著塞西莉亞不管,所以靠近那個集團。


「我們家的人失禮了」

「……嗯?你是誰?」

「鄙人是安德魯克子爵長子……尤里斯・安德魯克」


尤里斯為了妥善處理事件,擠進塞西莉亞和男人之間。

與此同時,尤里斯向不知名的對方低下頭。


「哼!子爵家的人是有什麼事!?我現在在和那傢伙說話!我要讓那弄髒了我衣服的傢伙品嚐痛苦的滋味!」

「能不能請您寬恕這一點呢?那孩子,絕對不是有什麼惡意ーーーー」

「那種事我不知道!在弄髒了我衣服的瞬間,那個女的便是對我無禮!」


完全不聽尤里斯的話的男人。

尤里斯覺得很麻煩,內心很焦躁。



「這是已决定的事!身為伯爵家的我,會立即進行處罰ーーーー嗯?在那裡有只精靈嗎?」


憤怒的男子突然發現了旁邊的蜜拉貝兒。

然後,浮現出卑鄙的笑容ーーーー


「你,要成為我的女人!能成為格里德伯爵兒子的我的女人應該要感到光榮!順便說一下,那個金髮女也要成為我的女人!」

「……誒?」


(……蛤?)


對於男子突如其來的發言,蜜拉貝兒和尤里斯都僵住了。


突然在說什麼啊?尤里斯這麼想著,男人用下流的眼神盯著蜜拉貝兒。


「不容拒絕承認!喂,你們!快把這個精靈和聖女帶走!」

「「「哈!!」」」

「不、不……!」


在男人的命令下,身邊的騎士們開始行動。

看到這一幕,蜜拉貝兒的口微微發出了害怕的聲音。在附近的尤里斯耳朵裏,傳入了蜜拉貝兒的聲音。

然後ーーーー


轟隆!!!


「嗚哦!?」


伴隨著激烈的衝擊聲,一個胖胖的男子留下了這樣的聲音飛到遠方去。

瞬間,肥胖的男子從現場消失。望着飛去的方向,男子被埋在貨物裏流著鼻血。


「用討厭的傲慢態度,就想得到蜜拉貝兒ーーーー是太強欲。那種事在別處幹」


另一方面,男人曾經站過的地方,尤里斯以不遜的架勢站著。是生氣了吧,他的額頭上浮現出青筋。


「在我面前,休想對塞西莉亞和蜜拉貝兒出手ーーーー這只骯髒的豬」


發動了傲慢魔術的尤里斯,絕不原諒傷害重要之人和朋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