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迷宮內轉移的覺醒(搬ESJ的)

28 獨特之王

译者:翻譯:Hikarian 搬運君:海獺

在我回想起一年前的事件時,眼前的風見露出敷衍的笑容繼續說道。



「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和小天音重逢呢。可以的話,能給我介紹你現在隸屬隊伍的成員嗎?」

「……抱歉,沒有同伴,因為我是獨行俠呢。」

「單人攻略……?啊哈哈,小天音,別開玩笑啦。單人攻略這裡需要500級以上哦?」

「才沒在開玩笑哦……看。」



我把能力值畫面給風見看。

反正等等也馬上會給管理員看,我不介意。

雖然如此,我當然只有把等級給他看,技能等等則是隱藏起來。

在他人閱覽自己的能力值時,可以只顯示一部分。


風見看過我的能力值後,眼睛大大睜開了。


「等級682……?你的?」


然後用看似疑惑的眼神看我。

那也是當然,以我退出風見隊伍時的狀況考慮,那時的我不可能有力量能夠成長至此。

再加上我目前是一個人,他的疑問應該又更多了吧。


雖說如此,風見受到的打擊似乎不足以令他動搖,他馬上又變回原本的樣子。



「哈哈,這真是令人吃驚啊,沒想到你居然變得這麼強了。自從你退出隊伍後我一直很擔心你,不過看來你成長的很順利,這樣我就放心了!」

「……啥,真敢說。」

「嗯?你有說話嗎?」

「沒有,沒事。先別管那個了,看來你們的等級超過2000了呢,為甚麼還要來劍崎迷宮?」

「啊,那是因為……有她在!」



看向風見手指的方向,那裡站著一位陌生的少女。

及肩的天藍色長髮和富含理性的青色瞳孔。

給人的印象比起可愛,不如說是漂亮。


……說實話從剛剛開始就有點在意她。

因為包括風見在內的五個人,有四人都是過去的隊友,只有她沒看過。


少女戴著耳罩式耳機,望著別的方向。

根本看不出她接下來要進迷宮。



「她的名字是黒崎 零,是今年剛成為冒險者的新人哦。」

「……既然你們一起行動,也就是說該不會?」

「是啊,就是你想的那樣。技能的說明就省了,她擁有獨特技能,而且還是非常優秀的哦。我看出她的才能並邀請她加入我的隊伍──【獨特之王】,而她也同意了。我們今天是為了要陪她升級才來的哦。」

「……寄生可是禁止事項哦。」

「不用擔心,雖然她成為冒險者才2個月,但已經超過300級了,就算是在劍崎迷宮也非常夠用哦,我們頂多只會輔助啊。」



短短兩個月就300級嗎?

就算有風見他們的幫助,若本人沒有才能確實無法到達這個領域。


「啊,閒話家常就到此為止吧。再見,小天音 ,祝你好運。」

「嗯,也祝福你啊。」


對話到這裡就結束了,風見他們退到入場隊伍的後方。

麻煩人物總算走了,我鬆了一口氣。


「……(盯)」

「嗯?嗚喔!」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突然感受到奇妙的視線,結果一抬起頭就發現少女的臉近在咫尺,身體忍不住向後仰。


我記得應該是叫黒崎零吧。

不知道她到底想幹嘛?


「……你就是天音凜?」

「是、是沒錯。找我有甚麼事?妳的同伴已經先走了說。」

「倒也不是有事找你。我有聽過風見他們提到你,說是曾經待在隊伍裡的無能。」

「那個渾蛋……」


沒想到在我退出隊伍以後,他們居然還在進行負面行銷。我忍不住咒罵他。


不過把這孩子又是怎樣,把那種事情告訴本人。

在學校沒有因為不會讀空氣而被霸淩嗎?有點擔心。


我還以為是這麼一回事――


「但你看起來根本不像他們說的那樣。」

「咦?」


――接下來黑崎說出口的,是預料之外的話語。


「痾──你為甚麼會那樣想?」

「只是我的直覺。不過如果硬要說理由的話,我可以從你身上感覺到某種堅定的事物,應該也可以說是自信滿滿的感覺。至少那不是自認為無能的人會有的神情舉止。」

「喔、喔喔……」


看來這傢夥擁有相當優秀的觀察力。

自己好像被認同了,感覺倒也不壞。

來,哥哥給你糖果哦。


那種事情先不管。

為甚麼要特地跑來和我說這種事情呢?

難道……


「難道你在隊伍裡也受到某種欺淩,所以想和我商量之類的?」

「不是,沒有那回事。他們有在好好地輔助我,我沒甚麼不滿的……除了一點。」

「……(吞口水)」


察覺到黑崎給人的感覺改變了,我吞了吞口水。

貌似沒有被欺負的樣子,但除此之外,她好像打從心底無法接受某件事情。


「凜,可以問一件事嗎?」

「嗯,甚麼事?」


對於她的情感,我感覺自己必須要正面回應。

所以就算突然被她直呼其名,我也不會介意。


她這麼告訴我。


「對於我們的隊伍名稱,你怎麼想?」

「…………」


一年前的事情浮現在腦中。

風見在全體隊員的面前這麼說道。



『我們全部都是持有獨特技能的天才!不久後,我們應該也會到達獨特技能持有者的頂點……也就是到達王的位子吧!因此我們的隊伍名稱就是獨特技能的王,【獨特之王】!』



……嗯。


「說實話我一直覺得超土的。」

「……我也覺得!」


黑崎來到我旁邊,露出滿臉的笑容並向我伸出手。

是這樣啊。至今為止就算覺得隊伍名稱很土,也沒有人抱持同感呢……我記得,除了風見以外的傢夥也都興致滿滿呢。


我為了回應她的想法,緊緊地握住她的手。


「你是第一個能理解我感覺的人,希望你從今以後可以叫我零。」

「嗯,零,我知道了。」


此時此刻,獨特之王的受害者協會成立了。

我再次切身感受到我和零互相理解。



……這是啥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