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迷宮內轉移的覺醒(搬ESJ的)

48 蹂躪

译者:翻譯:suferdia 搬運君:海獺

格上,格下,不知道該翻譯成什麼就留的原文,意思大概分別是superior 和 inferior 的存在

與高等獸人的上位種——獸人將軍的戰斗,已經變成了一邊倒。

和剛才恰恰相反,現在是以這邊被單方面壓倒的形式。


風見面朝獸人將軍,屢次釋放雷擊。

但是即使承受了那個攻擊,獸人將軍的衝刺也沒有絲毫停止的跡象。


「去死!去死!去死!怎麼回事!吃了我的雷擊,為什麼沒受到任何傷害啊!」


敵人吃了自己的攻擊卻若無其事,面對這種前所未有的狀況,風見驚慌失措。

然而,準確地說,傷害本身是起效了的。

陷入混亂的風見甚至無法認識到這個事實。


正處於混亂之中的不僅僅是風見。

櫻等人面對自己的Unique Skill無法發揮作用這一事實,也逐漸失去了戰斗的勇氣。

不管自己怎麼掙紮都贏不了,他們心中開始萌生了這樣的想法。


零只能在後面觀望這個局面。

就算現在加入與獸人將軍的戰斗,自己也頂多成為他們的絆腳石。


(沒想到這個隊伍會如此不堪一擊)


零在心中這樣喃喃自語。


風見一行人到目前為止,通過最大限度地活用Unique Skill,與格上的對手交鋒也能占優勢——他們如此深信著。


但準確來說並非如此。

只能說至今戰斗過的敵人的等級比他們要高,實際上不能被稱作格上。

不過是使用Unique Skill就能取勝的格下罷了。


對於風見他們來說,獸人將軍是名副其實的,初次交戰的格上。

由於從未經曆過這種千鈞一發的戰斗,他們不知道應付的方法。


最終,一直勉強維持著的戰力均衡,崩潰的瞬間到來了。


和先前的騎士同樣,獸人將軍的攻擊目標突然轉變為風見。


「什っ——」


在逼近的強敵面前,風見卻無法動彈。


「危險!」


看到這一幕的零倏地向前奔去。

那麼巨大的身軀,用魔法劍是無能為力的。


眼看獸人將軍就要把鐵斧朝風見揮下時,零推開了他的身體。

緊接著,鐵斧劈在零身旁近在咫尺的地面上。


「がッ……」


零的身體隨即感受到強烈的衝擊。

被鐵斧砸碎的地面變成破片向四周飛散,直接擊中零。

由於產生的衝擊,零的身體被彈飛,在地面上跳起好幾次後,才終於在BOSS房間的牆壁上停了下來。


(あ、れ……?身體、動不了了)


不知什麼原因,身體不聽使喚。

最多只能動動指尖,除此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可能是哪里在流血,只知道視野中混入了紅色。

眼前就像危險信號一樣,顯示著縮減到僅剩下1成的HP。

而且每一秒都還在一點點地減少。


在朦朧的視野中,零繼續觀望戰斗。

但是,在那之後的一瞬間。


首先是失去理智的風見。

他看到滿身是血倒在地上的零,重新意識到死亡正不斷逼近自己,發出了尖叫。


「う、うわぁぁぁあああああ!」


不知他在想些什麼,風見跑向BOSS房間的門,然後對著門用拳頭反複錘打。


「喂!你們還在干什麼!那里有人的吧!?快點救我們啊!這不是你們的職責嗎!」


風見忘記了BOSS戰結束之前門是不會打開的這件事,也忘記了丟下此刻可能在門對面的B級隊伍並提前進來的正是他自己,只是一味拚命地求救。

但是在戰斗中,這種行為只會給敵人創造可乘之機。


停在風見背後的獸人將軍,大幅度地揮下了鐵斧。


「我、不是應該死在這種地方的——」


——然後,風見的身體很輕易地被劈成了兩半。


「信?是騙人的吧?」

「死了嗎……?」

「……那樣的」


親眼目睹了風見的死,櫻等人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在這種狀態下,他們不可能認真和獸人將軍交鋒。


「いやぁ!」

「不要!」

「がはっ!」


在那之後,獸人將軍的蹂躪仍在繼續。

風見死後約2分鍾,除了零以外的所有人都被獸人將軍不由分說地殺死了。


獸人將軍殺死了第四個的櫻後,瞥了一眼橫躺在地的零,然後轉過身逐漸遠去。

不知是認為零已經死了,還是認為沒有自己親自下手的必要,總之零的生命因此得以延長一段時間。

直到每秒都在減少的HP歸零為止。


但是,也有連那短暫的緩期都不允許的存在。

自獸人將軍覺醒以來,一直在房間角落待命的騎士單手拿著長劍,慢慢接近零。


(要在這里……結束了嗎)


零僅把視線轉向BOSS房間的門。

門現在也緊閉著,沒有一絲要打開的跡象。

沒有人會來救自己的。


究竟是在哪一步弄錯了呢。

是在加入獨特之王這件事上嗎?

還是說沒能阻止打算挑戰BOSS的風見他們?

抑或是自己也一起踏入BOSS房間這個決定?


就算思考也想不出答案。

那也無可厚非。現在全部都已經結束了,光是想也沒用。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會這麼想。

至少犧牲的只有做出愚蠢選擇的我們自己。

如果自己死了,那扇門就會打開。

那樣的話,B級隊伍的冒險者們一定會進來打倒獸人將軍的。


最後,我只希望能夠如此。

在高高掄起長劍的騎士面前,零靜靜地閉上了眼睛——


——カラン、と。

響起了什麼堅硬的東西掉落在地上的聲音。


(あれ……?不痛、嗎?)


只有聽覺捕捉到了那個聲音,不管過了多久疼痛都沒有襲來。


戰戰兢兢地,零睜開眼睛——


「抱歉,讓你久等了」


——聽見這樣的聲音,看到了那個背影。


「——為、什麼?」


眼前的景象令她難以置信。

站在那里的是不應該存在於此的人物。


騎士的頭盔滾落在地上。

它的軀體一邊發出沉重的響聲響一邊倒下。

握著用那刀刃將騎士斬斷的白銀長劍的男人,是零也知道的存在——天音 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