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轻之国度自录组录入

图源:yuyuko

录入:狂奔

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为什么人睡觉的时候会做梦呢?

有学者认为做梦本身是一种“隐藏的愿望的表现”。

例如:你想跟某个女孩长相厮守,却因可悲的原因而无法与她相见,心里无时无刻惦记着她。

久而久之,在某个夜晚,她就会出现在你的梦中。

因为在“现实”的世界无法相见,所以希望至少能在梦里相会。因此,对方会出现在你梦里。

……这是“愿望以梦的形式出现”的例子中,最浅显易懂的例子。

不过,我无法认同“做梦只不过是无法被满足的愿望的表现”这种学说。

因为,我每晚不断梦到的梦,是个不折不扣的噩梦。

我所做的梦,并不像电影一样看得那么清楚。

整个梦境昏昏暗暗的,充满着吵杂声。就像老旧的录影带一样,上演着一幕幕令人心痛的影像。

感觉像被强迫观看自己很久很久以前的古老记忆一般。

我想梦中的地点,大概是某个地方的古老城镇的广场。

然后,在那里展开千篇一律的影像。

一位身材娇小、闪亮的金发剪得很短的女孩,身上仅穿着一件粗布衣,被强行带到广场。

她那像竹竿似的修长双腿,很可怜,并没有穿鞋子。

脚下还堆放了许多枯木。

然后,枯木被放了一把火。

是“火刑”!

群众围观着这个残酷的处刑大典。

有的人嘿嘿地露出了残虐般的笑容。

有的人因恐惧而全身不停地颤抖。

大家都冷眼旁观一个瘦弱的女孩子就这么活生生地被火舌吞噬。

真是混帐!

被火焰包围的少女叫喊着。

她睁大了眼睛。

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

因为彩度与解析度不足的梦中影像,像是罩了一层薄雾一般,总是朦朦胧胧的。

不过,唯有包围着少女身体的火焰,仿佛从异世界闯进来似地释放出耀眼的火红光芒。

深红的火焰,宛如恶魔之舌,又宛如一条火蛇似地包围住少女细瘦的身子。

然后,我————

我开始咆哮。

觉得悲伤、愤怒又绝望。

我痛恨这世界上的一切。

我不知道那位少女是何许人物。

尽管如此,我依旧叫喊着。用沙哑的声音嘶吼着。

我很想救她,但身体却动弹不得。

好像变成石像一样。

无止息的呜咽,最后变成了呼吸困难。

我逐渐失去意识。

当我挣扎着寻求氧气而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现实”的床上,满脸泪水。

几年前,我第一次梦到这个梦。

那时我只是吓了一跳,以为它只是个“恐怖的梦”。

不过,一个月后我又梦见那个梦。完全一模一样的梦。

我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再做同样的梦,那个令人心碎、哀伤的噩梦。这时我真的受到很大的惊吓,而变得很怕睡觉。

不过,尽管如此,不睡觉身体实在支持不住,只好放弃抵抗,乖乖地睡了。

然后,那个噩梦又不断地出现。

刚开始,是几个星期梦到一次。

然后,慢慢地开始提高到十天一次,七天一次……现在终于演变成一星期大约有五天会梦到这梦。

有学者认为:“所谓的梦,是过去的记忆”。

不过,我当然没有这么恐怖的过往。

我只是一个住在关东常见的郊区都市里的平凡高中生。

不可能会有如此惊心动魄的体验。

难道是我幼年时期观看的电影或电视节目的记忆,像是自己的亲身体验似地重新涌现?

不,不是这样。

如果这只是在电影或电视上看后的画面重现,不可能那么令人痛彻心扉。

噩梦缠身,常让人有一种“要是再继续梦到这种景象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的想法。

我在“现实”的世界里,不曾经历过那么痛苦、那么悲伤的事。

这个梦对我来说,比起每天没什么事发生、平淡无奇地不断向前推进的“现实”更让人觉得真实且沉痛。

然后,我每天晚上一直梦到那个令人痛苦不堪的梦。

我这个人,这几年来对“现实”可以说是不太感兴趣地一直生活到现在。

午夜所梦见的梦中世界,对我来说才是“真实”的。

“现实”和它比起来,只不过是个不痛不痒的“平淡世界”罢了。

正因为……这是个温和的世界,所以和午夜那令人窒息的噩梦世界相比,当然令人感觉舒服得多。

总之,对我来说,梦中的世界才是真实的的世界,“现实”反而是混沌、不可靠的世界。

自从梦见这个梦之后,我常用自己并不怎么聪明的脑袋模糊地思考着:

所谓的“梦”,到底是什么呢?

所谓的“现实”,又是什么呢?

说不定午夜梦到的梦迴世界才是真正的现实,而自己一直认为是“现实”的白昼世界才梦境。

这几年,我就是这么微微感到不安地生活着。

不过————

那一天,出现了一个把模糊存在的我,从暧昧的睡眠中唤醒的家伙————

上弦紫苑。

我一直觉得很不确定的“现实”,因为那家伙的出现而逐渐变成无比强烈的“现实”……无可取代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