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 小恶魔来袭与迷途的羔羊

第一卷 1 小恶魔来袭与迷途的羔羊

那天早晨,居待月零也是被同样的噩梦吓醒。

不过,他已经习惯了。醒来的下一秒,意识立即切换回“现实模式”,走到盥洗室洗脸。起床十分钟后,已经戴上眼镜,穿好黑色制服走在前往学校的路上。他已经独自生活了好几年,所以能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打点好一切上学去。

眼镜对零来说,是让自己的思绪转换到“现实模式”的重要工具。零有近视,没戴眼镜的话看不清周遭的景色。如此一来,噩梦与现实之间的界线就变得暧昧不明。这样会很麻烦,因此,他醒着的时候,常用眼镜义务地持续提供清晰的超高画质影像给自己的视网膜。

“还是现实的影像解析度比较高,太好了!色调也很深,连声音都是三百六十度的立体环绕音响。”

零一边呼吸着秋天的空气,一边踏上通往学园的唯一道路……“枫叶步道”的缓坡。他不禁心想:这边的世界果然是唯一真正的“现实”啊!

“什么‘影像解析度’?你不要一大早就边走边说那么恶心的话,很丢脸耶!”

青梅竹马三日月那百说着,突然从后面执行“撞膝盖”的酷刑。零完全没料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招,眼看就要摔了个狗吃屎,他赶紧使出从漫画中学来的动作“三战立”稳住身子。

“哇!你干吗?”

“你很耐推嘛。早啊,波吉,你有看昨晚的P-1吗?”

那百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是个有双水汪汪大眼、绑着清爽马尾的美少女,但不知何故,她从小就很喜欢观看火灾和打斗的场面。每天,以世上最强的人类凶器为目标,是个不断锻炼肉体的街头格斗悍妞。像羚羊一样细长的双腿,只要摸一下就知道它其实锻炼得有如钢铁一般坚硬。以前零不小心碰到她的小腿,挨了她一脚,差点丢了半条命。

对了,所谓“P-1”是指所有格斗技的高手聚集一堂,决定谁是世界第一强者的终极变种格斗技比赛节目。

“我才不会看那么野蛮的节目呢。我们都已经是高中生了……还有,不要叫我‘波吉’!”

“你就是波吉啊!零长得就是一副欠人欺负的样子,谁叫你全身散发出‘赶快来欺负我的气味’啊!”

“那是因为你肾上腺素分泌过剩,老爱欺负人!青梅竹马就要有青梅竹马的样子,每天来叫我起床之类的,而不是像这样子捉弄我。”

“不可能!你早上刚起床时的脾气最坏了,我才不想扯上关系呢。”

“(都没在听)例如,早上把还在被窝里睡懒觉的我叫起来,用远胜过男子的怪力硬是掀开我的被子,然后,一看到我的胯股间,就惊叫一声,两颊通红……难道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什么?你半夜看太多卡通,脑子烧坏了吗?而且,像你这种波吉,跟鑫鑫肠一样小的小弟弟,我才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哩!”

“别叫我波吉!”

零不禁感叹自己的不幸。真是个嘴巴恶毒的家伙。她不说话时明明很可爱的。

两人就这么边吵嘴边走着,不久就到达私立黄金学园的校舍了。

黄金学园是男女合校。学生有一半是运动型的,一半是升学型的。

也就是说,有各种不同的学生就读的大杂烩私立学园。

今早那百的鞋柜里,也有好几封女孩子写给她的情书。

“你很受同性欢迎嘛。噗!”

“吵、吵死了!你自己不受欢迎,还嫉妒那些女孩子,真是太烂了。唉,我对同性又没兴趣。真是伤脑筋。”

“要不然,我假装是你的男友,让她们死了这条心吧?”

“要我假装跟你这个波吉交往,还不如和女孩子在一块哩!即使是同性,至少大家都是人类,总比跟一只小狗在一起好多了。”

“你、你说什么?”

两人在走廊上走着走着又吵了起来。这时恶友三人组之一的三轩茶屋满仁刚好出现,他手上经常拿着一些艰深的书,是班上首屈一指的高材生,却是一脸凶恶的模样。不是混黑道的,却剃了一个大光头。苍白的脸上,几乎看不见眉毛,炯炯有神的目光好似吸血鬼一般的渴望着鲜血。大概因为他是个素食主义者,所以身材像瑜伽修行者一样纤瘦,唯独一双细长的眼睛闪烁着强烈的光芒,相当有魄力。不过,他的性格有点别扭。

“哇,你们两个一大早就卿卿我我啊!嘿嘿嘿。”

“和尚,你那种笑法太恶心了,我不是叫你别那样笑吗?”

“没办法。人家越说我恶心,我越是会笑得更恶心。嘿嘿,嘿嘿嘿嘿。”

对了,满仁家是间寺庙,因此他的绰号叫“和尚”。由于他是修行僧,所以才剃了个光头。而且,他的眉毛好像天生就那么稀少。

明明是女孩子,却是个干架番长的那百,再加上一个拥有超乎高中生惊人力量的凶恶杀手满仁——

零想着(就是因为自己每天和这两个家伙鬼混,才会怀疑现实才是幻梦,抱持着这样的疑问吧?)三个人就这样并肩地从走廊一路走进教室。

他们三人被班上同学称为“二年B班的三大恶人”,大家看到他们都有点害怕。

其实做坏事的,只有爱打架的那百一人,真是没办法。因为,满仁长得一副吸血鬼的模样,而零虽然比起这两个人来说,是个极为平凡的人物,但他明明是个高中生,不知何故却一个人独自住在镇上最大的宅邸里。

于是,大家自然而然地就把“干架番长”、“吸血鬼和尚”和“独居的眼镜仔”这三个特点联想在一块,而产生了“三大恶人放学后聚集在大宅院里做着什么坏事”的印象。

其实,他们只是互相吵吵嘴、无所事事穷聊天的三个没出息的家伙罢了。

总之,三个人顺利就座。

零和那百坐在最前排,彼此比邻而坐。而零的正后方就是满仁的座位。

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和平常一样平凡的学校生活,今天也应该就此展开……才对。

不过,这短暂的平静,一瞬间就破灭了。

因为,教室的门哗啦地被打开了,一位非常显眼的金发男孩随着老师走了进来。

“他是谁?转学生吗?”

“他是外国人吗?”

“美……美少年耶……!美若天仙的美少年耶。”

班上女生的视线全都集中在站在讲台上那位陌生的转学生身上。

那位新来的男孩有着一头蓬松的短发,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小小的脸蛋,眼角微翘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眼珠子是清澈深邃的深蓝色;高傲微翘的尖鼻子,带点傲慢微笑的樱桃小口。让人错以为他是女孩子的娇小身材,不知何故穿着一身纯白色的学生服。

而且,不知怎么的,腰际系了一把收在黑色刀鞘里的日本刀。

“他的头发……不是染的,是天生的。他是混血儿吗?”

“哼,原来是男的……还以为是‘妖精国度的美少女来袭’,快把我怦然心动的感觉还给我!”

那百和满仁分别从旁边和身后像是不规则的立体声似地跟零讲话,但零只回了一句:

“还有其他地方可以吐槽的吧!”

新来的转学生外表太过显眼,大家似乎没发现他最有问题的地方。

没错。

(为什么他的腰际佩了一把刀……)

“好了好了,大家安静点!今天要跟大家介绍这位转学生。”

导师赤木绿小姐(二十五岁,单身)拍了拍可爱的转学生的肩膀,笑容满面的开始说了起来。

“这位同学的名字叫做上弦紫苑。他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法国人。不过,他是在日本出生长大的,所以讲了一口道地的日语。大家不用大惊小怪。”

“老、老师,请你不要碰我。”

啪!

那个叫紫苑的金发转学生,泪眼汪汪地把小绿老师放在他肩上的手挥开。

“咦,为什么?”

“我最怕女、女、女人碰我了。”

“紫苑同学……你觉得老师是女人吗?啊……谢谢你!班上这些小鬼都把我当作是年过半百的欧巴桑。”

“所、所以,请不要抱我。呜呜呜。”

他讨厌女人?难道他有恐女症?

教室里的女孩子开始唧唧喳喳地骚动了起来。

(难得世间少有的美少年,太可惜了!)

(也就是说,他还没恋人咯?)

(我一定要想办法去除紫苑他的心理障碍。)

(唉呀,这个任务是我的!)

另一方面,男孩子则“噢噢噢……!”地一齐发出充满希望的声音。

(脸蛋长得像女孩子,居然是个硬汉。)

(本以为班上的女孩子会被他一人独占,看来我们还是有希望的啦!)

(他一定是小时候太受欢迎了,才会有害怕女人的精神创伤!)

“喂,你们都没注意到他腰际的日本刀有问题吗?”

零如此低语着,不禁紧盯着站在自己眼前……讲台上的紫苑的脸。零突然发现自己盯着对方,连忙别开视线。大事不妙!他的背后好像可以看光环,看起来满可爱的。不,不对,我才没有那种嗜好呢。绝对没有!啊,如果这个转学生是女生就好了。太可惜了!为什么是男的呢?

(咦?这家伙,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嗯……好像快想出来了,又想不起来……)

“喂,波吉。你干嘛一直盯着男生的脸啊?超恶心的。”

“没错,没错。紫苑的确比这里的女生可爱多了……唉,真是的……为什么他是男的呢?唉……!”

那百和满仁满嘴废话,零则是很认真地在回想着。不晓得怎么回事,他的本能告诉自己有危险。赶快想起来。然后,快逃……否则安稳的日常生活就会毁坏殆尽。

(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呢……我好像见过这个家伙……)

嗯,他到底是谁……?

唔,虽然小脑不断地发出危险信号,但大脑就是拒绝播放那段记忆。

三秒……二秒……

啊,没有时间了!现在一定要马上想起来!

要不然,好像会发生什么大事……

一秒……

时间到!

“……啊!零,好久不见了!”

和紫苑四目相视。一瞬间,紫苑红着脸颊高兴地飞奔到零的身边,一下子就紧紧抱住了零。

“我和你同班耶,好高兴哦!”

“咦?咦?什么?”

哇!

班上的女生们惊叫连连。

“紫苑是……玻璃?”

“他是同性恋吗?”

“居然偷袭教室里最不起眼的眼镜仔!”

“紫苑喜欢戴眼镜的。真的耶!”

连那百和满仁都连人带桌地往前靠了一步。

“嗯,波吉……原来你有那种嗜好啊?你已经从萌少女游戏毕业,终于要进入BL的世界了吗?”

“嘿嘿……吾辈可不羡慕你哦!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好羡慕的!”

“别扯了!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跟男生又没有什么暧昧的过去!”

“啊,太过分了!零,你忘了我吗?要是你想不起来答应过我的事,别怪我不可气!”

紫苑柳眉一扬,指尖就放在刀柄上。

“你想砍人?开玩笑的吧?”

“哼,我是认真的!虽然父亲大人吩咐过我不能随便砍人……不过……只有这件事,我可不依。你明明……答应过我的!”

眼中……闪着泪光?

咦,他是认真的?

……他真的下得了手!

就在那一瞬间,零平常半梦半醒的脑细胞突然觉醒了。

多巴胺、内啡呔、酪氨酸、血清素、赖氨酸……!

面临死亡的恐怖,众多神经传导物质以光速在神经元之间传递……!

哔——砰!

随着一声奇怪的音效,封印在零无意识深处的(不愿想起的)儿时记忆开始重播了起来……

那是十年前的暑假。

那年夏天,上弦叔叔寄宿在我家。

叔叔和我们家……居待月家,似乎有亲戚关系的样子。

他还带着一个与我同年龄的小男孩。是他的儿子。叔叔看起来很像标准的萨摩武士,但他的儿子却长得很像女孩子,而且不知何故,居然有一头金发,还有着蓝眼珠……他是外国人吗?

“……呜,呜呜……”

“这是我的独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很伤脑筋。帮我锻炼他一下。”

“……啊,偶偶……偶叫‘紫文’……请多多指教……”

紫文躲在叔叔背后,眼睛噙着泪水,嘴里吸着手指说。

“你看起来真像女孩子耶。我们去院子里玩吧!”

当时的我,比起现在的我威风得多。在那天之前,我是个威风凛凛的男子汉。但从那天以后,我整个人就像从斜坡滚落似地变得很窝囊。原因再明白不过了。

大概是父性不能作祟的缘故,我一见到紫文,就觉得不能不管他。于是,我就带着紫文到院子里开始玩“综合格斗技P-1”。我一把扭住紫文,往地上一摔。

紫文毫无反抗地哭着摔倒在地上。

“呜……呜呜……好可怕,可怕死了……对不起……”

原以为他会像那百一样奋力抵抗,害我非常后悔。这样不就像是我在欺负紫文一样吗。

“你、你不要哭了,这只是在玩……”

“可是……好恐怖耶……呜呜呜。”

叔叔家代代经营剑术道场。

他的儿子紫文身为继承人竟是这副模样。未来还真是让人担心。

那时的我,只有二个选择。

一是,狠下心来化身为鬼畜,给紫文来一个魔鬼训练。

二是……菩萨心肠大发慈悲,帮助紫文建立自信心。

其实我大可不必理他,但自己大概是着了什么魔,我居然选择了后者。

虽然那时年纪很小,父性不能还是隐隐作祟。

“真拿你没辄。那么,我来保护你好了。所以,你放心,不要哭了。”

“……真的?”

“对,一言为定!”

“那,那么……你可以当我的仆人吗?”

“仆人?那时什么?是像骑士一样的人吗?”

“嗯,很类似哦!”

“那么,好吧。我来当你的仆人!(鼓起干劲)”

“那我们可以打勾勾发誓吗?”

“好,没问题!”

“你发誓‘零一辈子都要当紫文的仆人’吗?”

“‘一辈子’有点久耶。”

“那么,‘永远’也可以。零要永远当紫文的仆人?”

“‘永远’是什么意思?算了,我发誓就是了。”

“……谢谢你……!我好开心……!我不用再害怕了吧?”

“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但已经不要紧了!我会当你的仆人保护你!”

“太棒了!”

下一秒,紫文就把我打倒在地,骑在我的背上。

“仆人,仆人!前进,仆人!快点走!”

“喂,等一下!这样哪里是骑士,是马儿吧!”

“闭嘴!仆人要乖乖听从主人的话!喂,快走!”

跑啊!跑啊!

“你不要猛踢我的肚子!啊啊啊,我是不是答应了一个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

“君子一言为定哦?你要永远当我的仆人耶!哈哈哈!”

我回头瞪了紫文的脸一眼。

……他绽放出像天使般的灿烂笑容。

这家伙真的笑得很灿烂的样子。

(唉,算了。)

心想自己真是太粗心大意了。

完全被他打败了。

……

……对了。从那天起,就开启了我窝囊的人生……

那个暑假,我每天每晚都被紫文虐待……!一个夏天,就有一百零八个精神创伤深植我的记忆中……!具体的内容……吗?我坚决地拒绝回想起它!

后来我查了一下字典,原来“仆人”的汉字写作“下仆”,竟然是奴隶的意思!

还有“永远”就是“永久”的意思!

那不是比“一辈子”还要长吗!

于是,我急忙想反击。

紫文那家伙其实像魔鬼一样厉害……!

完全不需要我保护他!

即使跟叔叔抱怨“我被骗了!”,叔叔却呵呵大笑着说:“事到如今,你还好意思说!你不是说‘一言为定’吗?哈哈哈哈。”

我就是这样被这对黑心父子给骗了。

啊……我被这对黑心肠的父子给骗了……!

覆水难收。

那个曾经梦见有着无限未来的少年,在那个夏天,他的人性尊严以及男性自尊全被夺走了。

被那个……金发碧眼的小恶魔……!

“啊……啊……啊啊啊……你,难道就是……紫文……吗?”

“不是紫文,是紫苑啦!紫·苑。零,你总算想起来了。”

零明白了。对了,自己一直叫错这家伙的名字。因此,记忆中的紫文和眼前的紫苑才兜不拢。大概当时的紫苑发音不清楚,所以自己才把“紫苑”(sion)听成紫文(simon)。虽然他现在还是有点口齿不清。

那么……那个超困扰的诺言……现在就要实行吗……在这间教室里被迫做牛做马?

……被一个男生?即使他再怎么可爱,也是个男的耶?

“答,答应的,是指那个承诺吗?”

“是啊,你发誓要永远当我的仆人吧?虽然我们很久没见,今天我就是来请你履行你的承诺的!”

那年夏天,人性尊严不断被践踏的儿时记忆,在零的脑海里苏醒。

零感到不寒而栗。

身体自然地开始颤抖起来。

“我、我才不要!你恶意欺诈,我只是中了你的诡计!那种契约早就无效了。”

我才不要当你永远的……仆人呢!

零不由得一把推开紫苑的身体,想从教室逃出去。

“等、等一下!你不用那么害羞嘛!”

“谁害羞啊,我是打从心底害怕!”

“等等我……哇!”

正要去追零的紫苑,突然跌了一跤。

整个人狠狠地摔在地上,脸还敲到地板。好像搞笑剧一样,不小心踩到香蕉皮滑倒、跌了个狗吃屎。教室里一片哗然。

(他跌倒了!)

(他跌倒了耶!)

“……呜……呜呜呜……好痛……好痛……”

紫苑脸朝下整个人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好痛,痛死了……零,扶我起来……”

“你、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这是陷阱,我不会再上当了!零不顾紫苑转身就要往门扉走去,但看到教室内的女生投以责难的目光——(可恶的男生!)(居然丢下向他求救的紫苑,想自个儿逃跑!)(不可原谅!)顿时像被鬼压床一样动弹不得。再这么下去,大家会以为我是一个大坏蛋。

零叹了一口气,握住趴在地上的紫苑伸出来的手,一把扶起他。他的手怎么像女孩子一样纤细?害零心头震了一下,越来越觉得自己很没用。

“真、真拿你没辄……喂,站起来吧。”

“嗯,零果然很温柔耶!一点儿也没变。”

抱紧!

方才的呜咽声早就烟消云散,只见紫苑突然笑颜如花地一把抱住了零,不愿分开。

“等等,唉,你……你又假哭了?又不是小孩子!”

“嘻嘻。”

班上的女生煞时一齐发出尖叫声,男生则七嘴八舌地说“是吗,原来是这样啊!”“既然他们这么相爱,也不用太苛责他们了。”“嗯,加油啊!”“我们会在远处温暖地保护你的!”表情复杂地互相点头示意。

那百和满仁也第一次感觉到与这个好友之间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障碍。

“真的吗?你真的是同志?难怪我都没听说你跟二次元电玩角色以外的女生的绯闻耶!”

“零,谢谢你。托你的福,吾辈才没有堕入邪魔歪道。我可一点儿也不羡慕你!嘿嘿……嘿嘿……”

和尚,你是在讽刺我还是在嫉妒我?明说好了。零喃喃地说着。

“对了,老师!小绿老师,你不要袖手旁观,也帮帮我嘛!”

“……对紫苑来说,老师我连你这个眼镜仔也比不上。我是不是该从教坛隐退呢?真令人泄气……”

“不是啦,请您没收他的日本刀,日本刀!”

骨碌,砰!紫苑把零压倒在地,并一脚踩在零的脸上,说:

“总之,零,亲我的鞋底!发誓对我忠心不二!”

“不……不要,死也不要!太可悲了,我都这么大了,怎么可以当你这臭小子的仆人!”

“哼,你不愿意的话,一刀宰了你!”

“你怎么可以乱砍人!”

“只有你例外!因为你是我的仆人,所以我这个主人当然可以砍你咯!”

“哪、哪有这种事……唔唔……唔啊啊……唔啊啊啊啊啊啊!”

居待月零,十七岁的安稳学园生活……就这样结束了……

到了午休时间。

零想悄悄地从教室逃跑。

不过,才过了三秒,就被动作敏捷的紫苑给揪住脖子。

“零,零!我们一起到顶楼吃饭吧!”

紫苑兴高采烈地说,让人很难拒绝他。

“嗯,可是,我一个人……(嘴里咕哝着)”

“就是这样,你现在立刻去买炒面可乐饼面包和茶来!”

早知道就一口回绝他。零后悔自己太天真了。

这家伙,紫文……不,紫苑就是这种人。

“你有听到我的话吗?”

“如果你十分钟之内没有回来,当心我宰了你!”

“就算你用那么天真浪漫的笑容宣判我的死刑,我也赶不及啊!”

教室里传来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

(马上被当成跑腿的耶。)

(他们以前一定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关系。)

(三大恶人之一的干架番长会如何应战呢?有好戏看了。)

零心想:你们讲悄悄话,就要小声讲。不要讲那么大声让我听到!

零死心地正要到福利社去。结果,满仁堵住他的去路。于是,紫苑噘起了嘴生气地叫道:

“干吗?想找茬吗?”

“满仁,难道你是来救我的?”

“嘿嘿嘿,零和吾辈·三轩茶屋满仁,以及干架番长那百,我们是三位一体,形影不离。既然你叫零跑腿,吾辈自然也有对策。”

“对啊,对啊!即使是像我这样的小狗,也是有志气的!”

满仁那双像吸血鬼一样充血的细长眼睛闪着光芒,说道:

“……你也把我当跑腿的使唤吧!”

“咦,什么意思?你有那种嗜好吗?”

“不、不是。我只是想分担你当跑腿的辛苦啦……嘿嘿,嘿嘿嘿。”

不过,对于满仁所提出来的意见——

“不要!”

紫苑只花了零点三秒就一口回绝。

“你的眼神很凶,我讨厌!”

“紫苑,满仁虽然长得很像凶恶的杀手,其实他的心地不坏。”

“哦,真不愧是零。你真是我的知心好友啊!”

“只是心肠有点黑就是了。”

“哪里黑!”

紫苑不予理会。

“总之,只有零适合做我的仆人,你落选了。”

“可恶,我一点儿也不羡慕你!零,你给我记住,你小心点!我会焚烧护摩诅咒你!嘿嘿,嘿嘿嘿。”

满仁丢下这句凶狠的话之后就离开了。

零不禁心里嘀咕着:为什么我要小心?我只是被男生当跑腿的使唤而已。那、那个紫苑……老实说,虽然乱可爱的……总是个男生吧?

“零,快点去!还有八分钟。”

“紫苑……我一定会让你哭的!你给我记住了!”

“哈哈哈,你只会开玩笑!明明是个文弱书生。”

紫苑微笑地说着,把手放在刀柄上。

(噩梦……果然这边的世界才是噩梦。)零喃喃地说着,快步往福利社跑去。

后来——

零好不容易买到面包和茶,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顶楼时,居然发现紫苑和那百不知何故很要好地吃着便当。

“咦,怎么回事?我拼死拼活买来炒面可乐饼面包,不就白忙了一场?”

“波吉,你太慢了!他说他肚子饿了,所以我就把我的便当分他一点吃……你不会因为我妨碍你们的两人世界而生气吧?真的很恶耶。”

“对了,那百,你都叫零‘波吉’吗?”

“谁叫这小子只有小狗等级,太没用了。我不记得我是这样训练零的。”

“我有把他当马儿调教过一番。只有小狗等级,真是太没用了!”

这两个家伙讲话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零坐在紫苑旁边,用力拉了拉紫苑闪亮的金发。

“好痛!零,你干吗?”

“原来不是假发啊。对了,紫苑,你要吃面包吗?”

“啊,辛苦了!我要吃,我要吃!”

“那么,给钱!”

“什么?你要收钱?”

“那、那还用说。我为什么连你的伙食费也要出!”

“哼!……好吧,给你二百块。”

“不够。含消费税是二百一十元。”

“零,你很小气耶!只是个仆人,跩什么跩!”

紫苑咄咄逼人地说。零气得戳了一下他的额头。

“你不要毫无预警地突然转学过来。要事先打声招呼啊……对了,叔叔他还好吗?”

“父亲大人已经去世了!我觉得很孤单,所以就搬到这里来了。”

是吗?那个看起来很强悍的叔叔去世了吗?

紫苑应该没有其他的家人……所以,他现在是孤零零一个人。

如果是这样,我就能理解他为什么要搬来我这个亲戚所居住的城市的理由了。

“哦,原来如此。不过,你住的地方……”

“啊,那个呀——”

“对了!上弦,你也要付我便当钱。”

那百突然打断紫苑和零的对话。

“咦?要收钱吗?”

“那当然。不然是怎样?难道你吃波吉的面包就付钱,吃了我的便当就不用付钱吗?我一大早起来亲自做的炸虾,难道会比波吉买来的现成可乐饼面包差吗?”

“那百,你干吗突然找茬……又不是小孩子。”

“闭嘴!波吉闭嘴!”

那百的眼睛变成倒三角形,这是她想扁人的前兆。她已经蓄势待发了。

“呜呜呜,女生果然都是小心眼。我还以为那百像个男子汉,我认定你是个‘名誉男子’才跟你一起吃便当的,哼!”

“紫苑,你不要用‘名誉男子’那么奇怪的名字。”

本来以为他们处得很好,没想到情势急转直下。

那百这家伙,难道是故意把紫苑引诱到顶楼这个空无一人的绝佳场所,想向紫苑挑衅吗?她果然把打架当作家常便饭。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我就趁零在的时候跟你挑明了,这家伙是我的小狗!我不会把这么方便的家畜让给你这个初来乍到的人!”

“不行!零是我的‘永劫仆人’!不论是前世、今世还是来世,都是我的仆人!他已经答应我了!”

“这十年来的每一天我都跟零在一起!所以,零是我饲养驯服的!你这十年来都没见过零吧?零好像也忘了你哦!”

那百砰砰地拍了拍零的肩膀,得意洋洋地向紫苑表示“你甭想了”。

“你、你胡说……才没那回事哩……!零,零是我的永劫仆人……我们说好的……”

目瞪口呆的零,赶紧挡在两人之间,说:

“你不要自个儿造些‘永劫仆人’之类的怪字。你们一点儿都不顾我本人的意志和基本人权!”

(唉……为什么我周遭尽是这种怪家伙。)

零不禁抬头仰望着天空,刚才还是大晴天,现在居然换成了阴沉、灰暗的云层覆盖了整个校舍的天空。

(咦?什么时候,突然下起雨来了?)

就在零将视线转回到眼前的那百和紫苑身上的瞬间——

……身体颤抖了一下……

零忽然感到背后有一股阴森之气。

明明不冷,却让人不寒而栗。

应该没有人站在自己背后啊。

尽管如此,这种非常真实、令人不舒服的感觉是什么?

“我后面……有什么东西吗?”

“是不是受到排挤的满仁在偷窥我?因为,那家伙的眼睛是美杜莎(注:Medusa,希腊神话中的蛇发女妖,其眼神可使人变成石头。)级的邪眼,哈哈哈。”

不对。不是满仁。

那个绝对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它正从后面逼近。

这是……

“……安静!零,那百,你们不要动!”

紫苑微皱着眉头,坐着握住腰间的刀子。

在那百开口抱怨之前,紫苑早就立起单膝,迅速拔刀往眼前的虚空划了下去。

那把出鞘的刀身,并不是像一般的日本刀那样发出银光的钢刀。

那是一把与众不同的剑。

刀身通体漆黑无比。

不过,看到那漆黑的刀身也只是转瞬而已。

拔刀,切断,然后收刀。

紫苑风驰电掣地将剑收入剑鞘里。

“咦?”

“什么?”

零和那百不由得回过头来,同时往紫苑一刀划裂的虚空中看去。

空中漂浮着一个身体被横砍成两半,外型奇异的软体动物般的可怕生物。

那个东西旋即摔落在水泥地上,恶心的体液四处飞溅,像无数只触手般的手臂不断地抖动着……

……最后,它像一阵幻影似地消失无踪。

“刚刚是怎么回事?紫苑,你给我说明一下!即使你威胁我,我也不会把波吉分给你。”

“紫苑,你……到底砍了什么?刚刚那个像章鱼的东西为什么会消失?”

就在紫苑若无其事地开始吃起炒面可乐饼面包的同时,一时全身僵硬的那百和零,像是被解开束缚似地开始质问紫苑。不过,紫苑只说:

“嗯,福利社的面包果然不合我的胃口。”

“这不是合不合胃口的问题!你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们。”

“没错没错。我晚上会怕得不敢一个人睡觉。”

“零,你……真的太胆小了。”

“要你管!”

“吃东西吧。”

紫苑似乎很熟悉那种东西了,就好像那是他极为普通的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他早就砍惯了那种东西了。

“嗯,刚才出现的东西,是从以前就一直纠缠我的‘妖物’。”

“骄纵(注:‘妖物’和‘骄纵’的日文发音相似。)?”

“那百,装傻也要看场合。”

“是妖物,鬼魂啦。也就是妖怪或鬼怪之类的东西。不知为什么,从我小时候那种东西好像特别喜欢我的样子,常常出现。”

从他小时候?

“这么说来,你以前一直很怕什么东西……难道就是因为你看到像章鱼那种东西,所以才那么害怕吗?”

“对。不过,只要练好剑术,就可以轻易除掉它们。而且,它们出现的频率很低。即使出现了,一天只要砍杀一只就够了,所以今天已经没事了。”

紫苑将零手上刚喝了几口的宝特瓶乌龙茶一把抢过来,把里面剩下的茶一饮而尽。

“恶,这个好苦哦……”

“哇!两个大男生居然毫不介意地间接接吻……你们果然是那种关系。”

“那、那百,你误会了。这小子只是认为‘我的东西就是他的,他的东西还是他的’如此而已。”

“幸好有零当了我的仆人,让我有杀掉那些妖物的勇气。不过,和它们对打之后,才发现这些东西居然弱得很。所以,我能够这么精力充沛地生活,也是托零的福。”

“它们会攻击你吗?你也有可能被杀吗?”

“它们没有实体,不会攻击人的肉体。所以,它们一旦被砍到,就会完全消失。”

“那也太虚幻了吧。不过,如果被那些东西缠住或进入体内,会很危险吧……紫苑,你有过这样的经验吗?”

“它们没有进入过我的体内,但被它们碰到会觉得很恶心。”

“是、是吗……那么,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吗,到底是什么呢?嗯,我没想过耶!”

那就想想吧!零不禁在心中吐槽他。

“啊,真是的,我都搞糊涂了!我们只是看见幻觉吗?”

极度不擅长动脑的那百叫道。

“我最怕这种超自然现象了。人类、狮子和老虎,我赤手空拳就可以打倒他们,并没有什么好怕的……可是,那种东西是不能用人类的拳头解决……”

“等等,狮子和老虎对你来说,也纳入‘能赤手空拳打倒的名单’内吗?”

“那种像软体动物一样软趴趴的东西,光凭拳头和脚劲是无法置它们于死地的……而且,它们也没有关节的样子……”

“你这个干架番长,打算全部用拳头来解决吗?”

“哼,姑且不说上弦。零,你也未免太适应超自然现象了吧!为什么能够那么冷静地接受呢?”

“嗯,因为我也有一个奇特的经验。我没有跟别人说过。”

“是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如果你每晚不断重复作着相同的噩梦,即使有一、二只章鱼妖怪也不足为奇了。因为,“说不定这边的现实世界,其实只不过是个梦罢了。而在梦中所见到的世界,才是我生活的真正现实世界”,我现在仍无法抛开这个疑问。零在心中如此嘀咕着。

“没关系。虽然普通的攻击我打不赢,但只要我有这把爱刀村雨,就可以一刀打倒它们。”

紫苑自豪地摸了摸佩在腰际的刀鞘。

“对了,那把刀的刀身为什么是漆黑的呢?那不是普通的刀吧?”

“这是父亲大人送给我的礼物,是用钢铁和钻石所铸造而成,专门用来对付妖物的特别武器。它没有刀刃,所以对人类来说,只有像沉重的木刀那种程度的攻击力,大概也不会违反枪炮法吧。”

或许吧。

“不,即使是木刀程度的刀子,要是我的话,挨一刀就完蛋了……唉,算了。为什么由钢铁和钻石混合打造的刀子能杀死没有实体的妖物呢?”

“唔,我很笨,我也不太清楚。你的问题我只能回答你三分之一的程度。”

“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