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 小恶魔惊人的秘密与疯狂的羔羊

第一卷 2 小恶魔惊人的秘密与疯狂的羔羊

放学后。

零和那百、满仁一起放学回家,因为他们回家的路线有一半是相同的。

顺便一提,零是回家社。所以,并没有关于社团活动的插曲。

那百从一年级开始就积极地想成立综合格斗技社,简称“综格社”,但因入社考试太过严苛(戳眼、头锤、肘击脸部或攻击下体等,均为有效的杀戮规则,以三战决胜负,只要能打倒或踢倒那百一次就算及格),所以没有招揽到任何社员。其实,也没有人要参加入社考试。社团教室是她(用暴力)扣押的,以现在的状况,好不容易得来的社团教室只变成“二年B班三大恶人”闲聊的场所。有时,运动社的人想来吸收那百,但被那百大喝一声“想说服我,就用你们的拳头打倒我!”就全吓跑了。

满仁因忙于念书和修行,实际上是回家社。其实他是戏剧社的社长,不过戏剧社本身一年前已经变成幽灵社团,社员纷纷逃离,也没有社团教室。今年二月,戏剧社的前社长为了重建停摆的戏剧社,任命有高材生美誉的满仁为新社长,但因满仁充满杀气的笑容实在太过恐怖,所以连剩下的少数社员也逃之夭夭。戏剧社就这样名存实亡了。于是,那百强占并支配已空无一人的戏剧社教室,做为综格社的地盘。而教室被侵占的满仁也不在乎地说:“反正戏剧社没人,无所谓。”实在太不负责任了。

三个笨蛋缓缓走在枫叶步道,兴高采烈地聊着紫苑的八卦。

“波吉,你真的和上弦没有奇怪的关系?再多告诉我们一些以前的事嘛。”

“……以前的事,不堪回首……”

“嘿……为什么只有我没有被邀请一起吃午餐?太奇怪了!对吧?”

满仁喃喃地抱怨着。

“谁叫和尚要说什么‘让我跑腿’那种恶心的话啊!”

“那只是我不小心说溜嘴,吐露了自己的真心话而已。”

“这样更恶心。”

和尚的头挨了那百一拳。

(咦……?)

三个笨蛋中走在最后面的零,感觉背后有一道锐利的视线。

又是那个章鱼怪吗?

不过,这次并没有那种邪恶的感觉。好像是人类的目光。

(……?)

零瞥了后面一眼。

他发现有个女孩子在枫树的树干后面瞧着他们。

那女孩有着像白瓷器一样透明、苍白的肌肤。

服装并不是黄金学园的制服,而是哥德式萝莉塔风洋装。

一头柔顺的银发。

像洋娃娃一样秀气的脸庞。

还有火红的眼眸。

(虽然长相和紫苑完全不一样,好像也是外国人。难不成又是转学生?)

瞬间,两人四目相交。

那女孩立刻飞快地隐身到树干的阴影中。

在她消失之前,感觉她微微冷笑了一下。

“她是谁啊?”

“零,你在干嘛?走快点!”

“刚刚偷看我们的女生是……”

“八成是我的粉丝啦。即使搞错,也绝不可能是‘喜欢波吉的女孩子’。”

满仁邪恶的眼睛更往上吊,奸诈的笑着说:

“嘿嘿嘿,也可能爆冷门是我的粉丝哦……”

“绝对,不可能!”

“你们也不用一起讲吧。你们不是常意见不合吗?”

“唉,今天发生了许多事,说不定看到幻影了。走吧!”

“走吧,走吧!”

前半段三个人结伴而行,到了十字路口,零便和满仁、那百分道扬镳。

零一个人独自走着,只要从小路一直走过去,便可到达居待月家。

居待月家,曾是这个黄金镇屈指可数的资产家之一。

当然,居待月家的房子占地很广,单是庭院或许就有学校操场那么大。

不过,零的父亲,居待月空,却丢下代代继承的事业,跑去当奇怪的科学家了。

唉,有钱人的二、三代通常是败家子。

零认为,这种人……因为出现这种将祖先资产败光的败家子,社会资产才得以公平地重新分配,对世界来说,反而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不过,过度埋首于科学的父亲,甚至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家里了。

母亲早逝,唯一的妹妹花音,又被父亲给带走了。

还好那百和满仁常来聊天,所以不太会感到孤独,但当零晚上独自一人时,总会有一种无以言喻的心情。而且,这几年一入睡,就会被那个奇怪的噩梦吓醒。

(唉,每个人睡觉时都是孤独的。没办法。)

零感到与自己年龄不符的灰心丧志,好不容易走到了自家门前。

然后……他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噢……?噢噢噢噢?”

门前居然并排停着十台印有小马标志的大卡车。

“嘿唷!嘿唷!”

“小心搬,小心点!”

“这幢房子还真大,大门和房子的距离太远了!”

身强体壮的搬家公司临时雇员们,像工蚁一样排成一排,默默地把大量的行李搬运到屋内。

不知何故,信乐烧的狸猫,中世纪的铠甲,以及莫名其妙的家具(是吗?)一个接着一个从卡车里被搬出来。

零连忙对看起来像负责人的老头说:

“等等,等一下。这里是我家耶!”

“是。这里是居待月家吧?我们没有弄错。”

“可是,我并没有叫人搬家或搬行李啊。这些到底是谁的东西?”

“啊,这件事请你去问雇用我们的人吧。他现在在房子里。”

“哼!到底是谁?怎么想也只有那个人了!”

零气冲冲地往前冲。

(那家伙一定在等我。)心里如此期待(?)着的零觉得自己很没用。

到了玄关,果然不出所料。

“零,太慢了!你也来帮我搬家吧!”

紫苑换上短裤和无袖汗衫,一身清凉的打扮,光着脚丫子随意地坐在走廊上。

“喂,现在已经秋天了,你穿那样小心感冒……不对!你干嘛擅自搬进我家来?”

“嗯,因为父亲大人已经去世了,我又没有其他亲戚……”

“就算这样,你也不能未经许可就……!”

紫苑的眼眶泛着泪光,身体开始颤抖着,说:

“呜……难道零,你讨厌我吗?我打扰到你吗?你生气了?”

“啊,我不讨厌,不讨厌。所以你别哭了,不要把鼻涕滴在我家走廊!”

“那么,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咯?太棒了,太棒了!”

零在走廊上两手趴在地上,无力地垂着头,喃喃地低语着:

为什么?这种情况如果是发生在萌少女游戏或漫画中的情节,应该是跟可爱的女孩子开始同居生活才对吧。

为什么我非得和男生住在一起呢?

这样子,我就会从“独居的纯朴眼镜仔”降格成“哇!住在男人窝的BL眼镜仔(来者不拒)”了!

不过,紫苑唯一的至亲,叔叔已经去世了,应该很寂寞吧。我也很难开口叫他走。我从以前就拿他的假哭没辄。

零死心地闭上双眼,说:

“真没办法……我就借你地方住好了。不过,你可别擅自改造我家的房子。”

“嗯!我知道了!”

叩叩叩!

轰隆轰隆!

二楼响起震耳欲聋的钻孔机的声音。

“你别光说不练!不到一秒就破坏约定!二楼在干什么?”

“那个嘛,我请人把浴池的更衣室改造成我的房间。人家想随时都可以进去泡澡嘛。”

“混蛋!那我怎么办?我没洗澡也会很困扰啊!”

“到时候,我可以借你洗啊!”

“不用你借!这里是我家耶!你只是个来借住的人!”

“咦?零是我的仆人吧?仆人的家就是我家,仆人的浴室就是我的浴室咯?”

啊啊啊!这是噩梦。这家伙果然是个金发碧眼的小恶魔……!

啊,如果紫苑是女孩子,现在的情况就真是太幸福了。

这家伙为什么是男的?至少性格也要好一点呀!

“我又没有随便改造自己房间以外的地方。我又不是魔鬼。我保证!”

“啊啊啊啊,你这个臭小子!”

零抱着头,抛下还想再吩咐些什么要事的紫苑,冲进自己的房间。整个人倒在床上,抱着头,说:

“我要冷静!这一定是梦。一定是噩梦!”

为什么?小妹被不负责任的父亲带走,取而代之出现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小恶魔!而且,还是个男的。长得明明比周围的女孩子都还要可爱,反而令人更生气。

“可恶!给我妹妹,我要妹妹!送我表弟就免了!”

是的。零的妹妹,居待月花音,以哥哥的眼光来看,也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虽然他们已经有好几年没见面了,但以前住在一起时,她很喜欢零这个哥哥。

父亲居然只带着花音跑了,却把我这个儿子丢着不管。

老爸,你也做得太明显了吧!

如果我自己当了父亲,也会做同样的事吧!

(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啊?今天发生太多事,脑子都糊涂了。还是换衣服睡一下吧。)

不过,零连在自己房间里舒适地睡一觉的自由都没有。

咚!

零在床上呈大字形打算小睡一下,没想到从未受过锻炼的腹部,突然狠狠地吃了一记铁肘子。

“唉哟!”

“零,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啊!起来!”

毫无疑问,这是紫苑毫不留情的攻击。

零呛了好几下,立起身子,说:

“咳咳咳……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

“为什么?为什么?仆人的房间就是我的房间啊!”

“你不要一直讲那么幼稚的话!(爆青筋)”

“……呜……呜……可是……我们说好的……”

啊啊啊,又要假哭了。虽然知道做仆人的悲哀,还是无法忤逆紫苑的意思。

“真是的。我知道了。这次又怎么了?搬家都搬好了吗?”

“嗯,搬好了!施工也顺利完成了!”

零不禁目瞪口呆。紫苑笑得很灿烂,好像背后开满了向日葵一样。真不敢相信他前一秒还泪流满面。零已经不再相信他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今天很累吧?你也去休息一下。”

“我肚子饿了!”

“什么?”

“我饿了!零,你去煮晚饭!”

你就是为了这个来的?说的也是,紫苑应该不会做家事……

“咖哩饭好了!咖哩饭!做咖哩饭!”

“我很累。而且,我并没有喜欢男生到想做饭给男生吃的地步。”

“呜呜呜,所以你讨厌我咯?即使我是你的主人?”

“不是啦,一般来说……唉,算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做咖哩饭给你吃!”

“太棒了!那么,动作快点,仆人一号!”

你至少也要谢谢我吧。就在零这么想时,脸上重重挨了紫苑一脚。

“如果你不是我的表弟,早就把你埋在院子里!我是说真的……唉,我干嘛跟你这个小呆瓜生气,真是太幼稚了……”

“咦?零是呆瓜吗?”

“是你!你才是!”

“我才不是白痴!我只是笨……有一点而已。”

“还不是一样!”

于是,零站在厨房做起咖哩。反正晚餐都是自己煮的,并没有多费什么功夫……零喃喃自语地围上围裙。幸好,大型冰箱里储藏着大量的蔬菜和肉品,而且必备的香料和酱料也一应俱全。

“那百那家伙也很喜欢咖哩呢。说不定有那种‘白痴都喜欢咖哩’的统计数字呢。”

“零,咖哩饭还没好吗?”

紫苑白痴的声音从紧临的客厅传过来。

如果紫苑在厨房里走来走去会碍手碍脚的,所以零就先让他玩电视游戏。

刚开始,紫苑莫名其妙地说着“我没碰过电视游戏,不会触电吗?”一副很害怕的样子,但用双截棍型的无线控制器玩了三分钟之后,整个人就完全沉浸在“超级马路欧兄弟”的世界里。后来,更在客厅里跳来跳去,专心玩着“超级马路欧”,一边等待着咖哩饭。

“喂,零?如果我叫你,你没在一秒之内回答我,就要扣你一分!”

“扣一分是什么意思?”

“仆人的评分表啊。”

“哦,是吗?那加人有什么好处吗?”

“加十分,可以到夏威夷。”

“嗯,很不错嘛。”

咦?

(自己不知不觉地和紫苑开始闲话起家常起来了。)

瞬间,零发现自己的嘴角居然浮现出一抹微笑,不顾手上拿着勺子就抱头哀鸣。

(呜呜呜,受男生的欺压,变成专业主夫……我到底在做什么啊……!还不如被那百欺负比较好!那家伙好歹还是个女的。嗯,虽然不是很确定。话说回来,那家伙像阿修罗一样强悍,真的是女人吗?)

尽管如此,除了“被那百欺压”之外,零实在想不出能和她有什么亲密关系。

“喂,跟你废话之中,茄子已经炸好了。再来要炒鸡肉和竹笋……嗯,我做比较轻淡一点的泰式咖哩,好好期待吧。”

西式和和式咖哩比较注重口味,必须慢火熬煮,而泰式咖哩基本上用炒的就可以了,做起来比较简单。当然,用炒的就好了的,只是有咖哩味的菜而已。将材料适度地炒过,再于炒菜锅中加入大量的椰奶和清水,最后再撒上楠普拉(鱼酱油)做调味,就大功告成了。不过,由于零非常爱吃楠普拉,所以在熬煮时,仅先加入少量的楠普拉。装盘之后,再跟白痴一样地淋上去大量的楠普拉来吃。这种习惯垃圾食物的年轻世代吃法,那百和满仁也是一样,因此随便调味一下即可。

“哇,这个椰奶甘甜的香味最棒了!用面粉把汤汁弄得粘粘的英式咖哩,实在很难下咽。而且热量很高。不过,日式咖喱也算是英式的,要我来评分的话,实在是不及格。”

零俐落地进行绿色咖喱的调味。

预计咖哩完成时,饭也煮好了。

“零,还没好吗?我饿死了!”

“再等一下,你乖乖地玩。”

“不好吃的话,扣你三分!夏威夷就离你越来越远了哦。”

“扣很多分的话,会有什么惩罚吗?”

“扣十分的话会被解雇,并烙印上仆人失格的记号。”

“哦,这样啊。那么,我要努力累积负分才行!”

“啊,这是骗你的!胡说的!零是我的永劫仆人!”

戏弄白痴真的很好玩。

“所以,零,你放心。我不会抛弃我的仆人的,无论你有多无能,我都会忍耐。”

……真是令人火大。

“哦,快要煮好了耶……加入大量的椰奶……嗯,香菜用完了吗?……算了。反正是给紫苑吃的。”

好了!完成了!

用蘑菇代替草菇加入咖哩中,虽然相当马虎,但意外地变成富有零个人风格的泰式绿咖喱饭。

(我长年一个人住可不是住假的!)

零在脑中呢喃着(绝对让紫苑暂不绝口!)这个旧世纪的死语,兴冲冲地将泰式咖哩饭端到客厅的桌上。

不过……

“唔……好臭!”

“什么?”

“这个咖哩饭很臭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好恶心,呕。”

紫苑的反应相当激烈,仿佛盘子里装的是毒药似的。

接着,当他吃下一口咖喱后,双眼立即泛着泪光,用手帕捂住鼻子,身体发抖地指着零,说:

“零,你想谋杀我吗?”

“哪有!你不知道泰式咖喱饭吗?”

“谁知道!又臭又甜,恶心死了!这种东西怎么能吃啊!”

“是吗?第一次吃椰奶的人大都受不了它的味道。不过,吃习惯了之后,就会觉得很好吃。”

“不要,不要,不要!我喜欢普通的咖喱饭!”

紫苑在地上翻滚,手脚乱挥乱动,开始撒起娇来。

手上还拿着汤匙,一副嘴馋的模样。

“你是小孩子吗?”

“我要吃咖喱饭!我要吃咖喱饭!”

“全国的泰式咖喱餐厅的厨师都要哭了!哥哥我不允许你这样!你太偏食了!”

“呜呜呜,坏心眼!零……你故意煮我不喜欢的食物,想把我赶出你家对吧……?呜呜呜……”

“不管你再怎么假哭,唯有食物这一项,我是不会让步的。你就老实地把我亲手做的菜吃掉!”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不要,不要!”

“——我、我不会上你的当……假哭这一招没用!”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结果,三分钟之后,零投降了。

他再度把围裙围在夹克上,这次被迫要做正统的西式咖喱饭。

“我会一直监视你,看你有没有偷加椰奶!”

“要监视我的话,就来帮忙!去切洋葱!”

“不要!我最怕拿菜刀了。好恐怖——”

“什么?你这个在学校乱挥刀子的家伙,说这什么鬼话?”

“啊,湖萝卜我切成小星星的形状。”

“闭嘴!啊,为什么我要特别另外做一份……麻烦死了……”

“零,你也可以做你的份呀。”

“我要吃泰式咖喱,所以不用了。太浪费了。小心出现浪费的妖怪!”

“那种妖怪,我会用村雨帮你解决掉。”

“这么做的话,你不就是大坏蛋了吗……”

零颤抖了一下。难不成今后每天晚上都得做这家伙的晚餐?

而且,他像小孩子一样偏食,难道每天都要做两种不同的食物……

那不是要比平常多花两倍的时间(社内比较)做菜吗!

“对了,比起牛肉,我比较喜欢海鲜。”

“没有!没有蛤蜊,也没有虾子!陛下,你还想怎样!”

尽管如此,零实在无法真的对紫苑发脾气。

(唉……说这又说那的,这家伙还真像我弟弟啊。)

我果然非常渴望与家人沟通……

总之,自己既没见过母亲,父亲又是个狂热的科学家,经年累月没回来过;妹妹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被父亲带走,而这个臭小子亲戚也只是在十年前一起度过一个暑假而已。仔细想想,自己是不是“弃儿”呢?

(与其没人理睬,还不如被人说任性、被人虐待比较快乐。我,其实是个很寂寞的人吗?唉……至少紫苑……是女孩子的话……)

零反省着,觉得自己实在太软弱,太放纵旁若无人的紫苑了。

折腾了老半天的晚餐终于结束了。

不用说,紫苑吃完咖喱饭的同时,立刻跳起来说了句“吃饱了!睡觉,睡觉咯。”就一溜烟地跑掉了,所以只有零一个人收拾善后。

“开什么玩笑……即使是表弟,也不能这样横行霸道啊……!”

这次一定要毫不留情地说说他。

像是“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至少要认真地学习共同生活的常识”或其他的话。

“不过,还好家里有最新式的洗碗机,可以轻松收拾善后。”

……一个人做完了。

我就是无法真的生紫苑的气。这是从小养成的,受过他训练的仆人的可悲习性吗?

(不过,好累……)

全身的肌肉莫名其妙地又痛又沉重。

其中或许有被紫苑拳打脚踢后的伤痕,还有午休在顶楼被妖物吓到而受到的精神创伤。

但零一想到紫苑日夜(?)和那些妖物战斗,心又软了下来,不忍苛责他。

(唉,算了。总之,先洗澡吧!)

才一天就好像累了一百天一样,待会儿可要在浴缸里好好地泡一下,治疗身心的创伤。

零迅速脱掉上衣,踏进自以为是更衣室的地方。

“……咦,这里不是更衣室吗?”

那里已经变成紫苑的私人房间了。

房间的一角做了一个像壁橱的空间,收入剑鞘的村雨就立在那儿。

没有床,木质的地板上铺了一床粗糙的棉被。不愧是道场主人的儿子,虽然外表看起来像外国人,房间摆饰却是和式的。唉,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架上放了许多漫画和剑术的书。桌上看不见教科书的影子,却成了摆放塑胶模型的场所。不过,就男生的房间来说,整理得满整齐的。如果这个房间深处没有这栋屋子里唯一的浴室,就没什么问题了……

想到这里,零终于发现一件事。从今天起,我每次想在家里洗澡时,都得光着身子经过紫苑的房间吗?这不是个大问题吗?

“……那个白痴……!真的给我改成这样……!可恶,人跑哪儿去了?”

环顾了房间,到处都看不到紫苑的影子。

他在宽广的宅邸内闲逛吗?对了,搬家公司的人搬来的信乐烧狸猫放在哪儿?看来除了这个房间之外,他还非法侵占了好几间房间。

“唉,算了。反正都是男的,房间的问题以后再考虑好了,先去洗澡……”

零摘下眼镜,随便脱下衣服扔在地上,便打开了浴室的玻璃门。

……在白色的蒸汽中,紫苑正光着身子站着淋浴。

“咦?是零吗?你不可以随便进来,这是我的浴室。”

“哇,吓我一跳。喂,紫苑,这幢房子里只有这里有浴室!如果变成你专用的,我很不方便耶。”

“算了。我们以前也常一起洗澡吧?可以帮我擦背吗?”

“我拒绝。都是男生,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

“咦?为什么?以前明明……”

“我们都已经长大了!不过,你看起来还是像女生一样……身体弱不禁风的……一定是太挑嘴了,不吃东西,才会这么瘦。”

“吵死了!”

紫苑关掉莲蓬头的热水。

水蒸气被通风扇吸走,浴室里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之前被白色水蒸气遮蔽的部分,清楚地映在零的视网膜上。

那个部分是……

紫苑的胯股间。

要是平常的话,即使有人付钱叫他看,他也绝对不会想看,那个令人感伤的部分……

“……咦……?”

零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他的眼睛越睁越大。

这次的冲击比午休时看到的章鱼怪来得更大。

没有。

没有。

真的没有!

紫苑的跨下……应该有的东西,居然没有……!

零大声吼叫。

神经元整个燃烧起来,烧得脑细胞都快蒸发掉了。连他自己也搞不清了。

“那、那个……是什么?”

“咦?怎么了吗?”

紫苑若无其事地笑着说。

然后,全身湿答答地走近零。

“怎么没有……!你没有耶!没有应该有的东西!”

零很想逃走,但肌肉完全僵硬,动弹不得。

就算想闭上眼睛,也不行。

想把头转向另一边,也不行。

对了,把视线往上移。从他的胯股间别开视线!

零试着往上瞧。

他看到了!看到了紫苑的胸部。

第二道冲击。

紫苑穿着衣服时,完全没有发现……

他的胸部有些许隆起!

这么说……这是……女孩子的……胸部……?

“哦哇!哦哇,哦哇哦哇!”

“零,你怎么了?你被蒸汽给蒸昏了头吗?”

身体僵硬不能动,彼此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近。

紫苑的脸蛋就在眼前。

零心想,他的脸蛋真可爱,一点儿也不像男孩子。难道,不,不是难道,紫苑他……是女孩子吗?这么说来,紫苑其实是个……绝世美少女?她现在正光着身子站在自己眼前?

“这、这是梦!一定是梦!”

“哇,你的脸很红耶。你感冒了吗?是不是因为我太久没使唤你,所以你才这么容易累?”

“啊,啊啊啊啊啊。你不要乱说!”

“怎么了?你还好吗?”

零已经精神错乱了。紫苑把手放在零的额头上。哇,好柔软的手指!

“我、我不要紧!不过,你,你有很大的问题!”

“我很好啊?今天妖物不会再出现了。”

“没有耶,你的下面……没有!没有应该有的东西!”

“啊……那个吗?”

终于把话传达出去了。

紫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有些害羞地扭动着身体。然后,左手遮着跨下部位,嘴唇含着右手食指。

零兴奋得快要昏倒了。

等一下。她摆那种姿势,对我来说真是太危险了。

即使是男子汉,也有不受自己意志力控制的肉体部分。

因为,现在那个已经完全露出来了。

零没有戴眼镜,只能模糊地看到紫苑的模样。幸好如此,才能勉强地拉回自己的理性,勉强稳住阵脚。

“零……那个……这、这玩意儿啊,早晚会长出来的……”

“早晚会长出来?你是属于哪一种动物啊?长得出来才怪哩!”

“咦?长大之后不就会长出来吗?……毛……”

“跟毛没有关系!”

“不是吗?”

“不,你的确……毛、毛、毛。毛还没有长出来……不过,你还缺少一个重要的东西!也就是,缺少那个,那个啦!”

“那个?喂,那个是什么?”

哇!可爱的笑容,总觉得那里有点蠢蠢欲动。

“唔,就是那个……嗯……那个香、香菇……!”

“啊,是零下面长的那个吗?”

哇!

不要用手指着它!不要盯着它瞧!

我快忍不住了!

“那个我也是长大之后就会长出来的,父亲大人是这么说的……不过,好像不太可能了。”

“那是什么性教育啊?怎么会有这种父亲!”

咦?

这么说来?

零想起小时候的紫苑(当时叫紫文)带给自己的,不愿再想起的一百零八个精神创伤中的一个。为了防止面对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后自我崩溃,所以不得不想起来。

那是以前,紫苑住在这里的夏日的某一天。

是紫苑和零第一次一起入浴的时候。

老农感和今天一样,一看到紫苑的胯股间就全身僵硬。

没有。

没有应该有的东西。

因为,紫苑的身体……

和妹妹花音的一模一样?

“紫文,你的身体怎、怎、怎么回事?”

“咦?什么怎么了?”

“你没有男孩子的特征耶!被狗吃掉了吗?”

“啊,这个吗?父亲大人说,等我长大之后就会长出来。”

“什、什么?有男生长大后才会长出这个的吗?”

“对啊!我就是这种体质的人!你这么小就已经长出来了呀!好棒哦!”

“是、是吗?很棒吗?”

“我也想早点像零一样,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哈哈哈,你要多吃饭才会长得像我一样!加油!”

“嗯,我会的!”

然后,紫苑说要“稍微摸一下”,却对它又扯又踢的,害得零在浴室里光着身子昏死过去……最后,还引起骚动叫救护车来……

……零不禁仰望着天空,感叹自己真是太愚蠢了。

(啊,以前的我,太天真纯洁了。)

哪有“长大后就会长出来”这回事!

天底下有那么笨的人吗!

叔叔,你到底把紫苑怎么了?

“……紫苑。你可能会吓一跳,但是你……不是男生。”

“咦?你说什么?我是男生啊?”

“你是……女孩子!”

咚!

“咦?为什么?”

喂,你应该更震惊一点吧。

“无论如何,只要看你的身体就知道了!你在学校没有受过性教育吗?”

“对啊!没有!父亲大人说,那种教育在家里教就好了……”

真的假的?

“那,健康检查的时候,你是怎么蒙混过去的?”

“健康检查的那天,一定会刚好碰上父亲大人举办的剑术集训,每次都请假没检查。”

“那毕业旅行呢?”

“毕业旅行时,我没去洗澡。因为父亲大人说不可以和别人一起洗澡……”

“那和一堆男生一起换衣服呢?游泳的时候呢?”

“父亲大人说不可以和别人一起换衣服或游泳……”

你的父亲……是故意的!

“他还叫我不可以告诉外人我有这种体质。所以,知道我还没长出来的,只有零一个人唷!”

“是吗?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吗!我真是太荣幸了!”

“嗯,没错!不愧是我的仆人!”

啦啦啦,啦啦。

“喂,现在不是两人手牵手跳舞的时候吧!放、放、放开我的手!”

“哦。”

“听好了,你真的是女孩子!虽然你的父亲明知道你是女生,却因为某种原因把你当男孩子养!你没有上网查一下自己的体质这件事吗?”

“当然全面禁止!”

“那么,你知道什么叫……性……性爱吗?”

糟了。这样不就等于是性骚扰吗?零说着说着差点喷鼻血。

“嗯,那个我当然知道!就是嘴巴和嘴巴碰在一起咯。”

“那是亲吻!”

唔,太厉害了。超乎想像的纯真教育。

唉,如果叔叔没有做到这种地步,即使紫苑再怎么白痴、纯真,也不可能一直认定自己是男孩子直到现在吧。不过,为什么呢?叔叔家代代经营剑术道场,难道有不是男孩就不能继承道场的规定吗?不,如果是这样,领养小孩就可以解决问题……啊,想不通。

“总之,我是男生!”

“那么,明天开始你还是要以男孩子的身份继续上学吗?”

“当然啊。零,不要说些奇怪的话。”

“可是,你真的是女生啊!不管你怎么说,在我眼里看来你都是女生!”

零心想:我干吗要这么坚持己见呢?

“即使你叫我把你当男孩子看待,我也办不到。我会心神不宁,到最后变得精神衰弱耶!”

“咦?主人是男是女,不都一样吗?”

“哪里一样了!”

“那么,当仆人的,比较喜欢侍奉男主人还是女主人呢?”

“当然是侍奉女主人比较快乐呀!”

啊!在动脑之前,直接脊髓反射式的回答了。

“……嗯?那么,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扮演女生好了。”

“什么?”

“再怎么说,重要的仆人变得精神衰弱,我也会很伤脑筋。今后你每晚都要煮饭给我吃,还要打扫、洗衣服,这些全都是零的工作……”

“咦?我还以为你会很排斥呢!”

“不会啊,我还是我,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不会改变。”

唔,这家伙真有点了不起呢。

“不过,如果零喜欢女生的话,那我就当女生好了——只有在零的面前。”

说完,她莞尔一笑。

给零带来精神创伤的紫苑她那“天使的微笑”,不再是以前让零感到害怕的那种“如果不小心怦然心动,就会堕入罪恶深渊的可爱男孩的笑容”,而是宛如从动漫世界中跑出来的绝世美少女的笑颜。

零已经无法像刚才那么冷静了。

为什么自己以前无法违抗这家伙的意思?

难道是自己的“雄性本能”早已嗅出紫苑的真实身份?

这么说来……紫苑的身体,从以前……就有像甜牛奶般的……香味……(这也是一百零八个精神创伤中的一个)

啊……现在也……现在也有……

“可是,我完全不了解女生是怎么回事。零可以教我吗?”

“不行不行。这么做的话,不就会把你调教成我喜欢的女孩子吗?”

“那样也不错呀。为什么不可以?反正我只在你的面前才是女生嘛。”

只有在我面前,是女孩子……!

她本人好像不太了解这句话的意思,真是杀伤力强大的一句话。

这是烧夷弹!不输给烧夷弹的破坏力。

“你好,我可不好!我哪能那样对待你啊?”

(……啊。视线又停留在紫苑的胸部……)

不妙!真不愧是混血儿,颜色超淡。啊!我在说什么啊?不行,不可以这么堂而皇之地鉴赏少女的裸体!

不能因为紫苑不会害羞,就一直盯着她看!

咦?这么说来,我不也是光着身子吗?

哇,丢死人了!

全身的细胞吓得缩成一团,这是我唯一的救星。万一那个站起来的话……我哪有脸见紫苑啊!

啊,已经不行了。不能再忍受了。饶了我吧!

“那、那么,我该出去了……”

“咦?你那样出去会感冒的,我们一起洗吧。你要像以前一样帮我擦背哦。”

“不行!血气方刚的男生和女生不可以一起洗澡!”

“什么,你讲话的语气很像委员长耶。”

“除非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否则不可以一起洗!”

“哼,恋爱啊……我没试过,所以不晓得。”

(什么?)

零发现了一件事。对了,紫苑她……虽然身体是女的,她的心却是男的……

也就是说,今后和紫苑成为一对恋人的可能性,是零?

是啊,完全不可能。

只要紫苑没有那种“我也是男生,但我喜欢男生”的嗜好,这种机率就等于零。

然而紫苑她,并没有那种兴趣。

不过,我也很奇怪,是哪里不对劲呢?

我也没有那种“喜欢男生”的嗜好啊。

……可是……

只在我的面前当女生……?

紫苑是这么说的。

虽然她本人并没有深思熟虑,但她的确是这么说的!

(也就是说……有可能?有可能和当女孩子的紫苑成为恋人的,只有我咯?)

可是,这样……不就等于是作弊或靠关系入学的吗?

对于这个一直以为是男生的表弟,一知道她是女生,就立刻改变想法,妄想着自己“能不能和她成为一对恋人”,我还算是人吗?

(难道说,我……从以前就……喜欢……紫苑?)

不,虽然那并不是讨厌……

砰!

(一百零八个精神创伤中的三十个一下子全想起来的声音。)

“呜哇,呜哇,呜哇啊!”

天啊,我该怎么办才好!

这个看似幸福无比的状况,其实是在折磨人,是令人绝望的深渊!我该怎么应对呢?

叔叔,你太残忍了!我恨你!恨死你了!

“啊,零?你真的感冒了吗?”

“我已经六神无主了!呜哇,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身体不停打哆嗦……

零无法再面对紫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抱着棉被滚来滚去。

已是深夜时分了。

不早点睡的话,明天一大早很难爬起来。况且,明天还要上学。

(可是,睡不着!啊啊啊,紫苑居然是女生……而且我,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