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3 法国史的学习与暗自窃笑的黑衣刺客

第一卷 3 法国史的学习与暗自窃笑的黑衣刺客

“仆人,起床!快去做早餐!吃完早餐要去上学!”

咚!

在空手道少数的攻击招式中,与攻击下体并称杀伤力最强的是“下段踵踢”……!

也就是说,踏踢倒下对手的脸部或身体。

熟睡中的零,腹部毫无防备地受到这一击。

整个人就如字面上的意思,顿时跳了起来。

“哇……!喂,你一大早干嘛啊!”

“零,早安!快去做早饭,我肚子饿了!”

一觉醒来,就看到紫苑双手插腰,不动如山的站在床上。

零才坐起身,一双脚丫子就毫不客气地往自己的头踩了过来。

(紫苑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

哦,对了,昨晚自己睡得迷迷糊糊时,她突然钻进被窝来……

哇!

没……没穿衣服?

只穿着……内裤……?

“喂,你的衣服呢?睡衣呢?”

“咦?啊,睡着睡着就脱掉了。我睡相很难看啦。”

“哇,哇!现在立刻穿上睡衣!喂,上衣在这里,裤子在那边。”

零别开视线,摸索地让紫苑重新穿上睡衣。

紫苑打着呵欠,站得直挺挺的。

“喂,把手举起来。你至少也表现一下自己穿衣服的样子啊。”

“唔,麻烦死了。反正待会儿就要脱掉了……穿着睡衣,你不会觉得想睡吗?”

“不会。”

“唉唷,脱掉睡衣又没有关系。”

“你没关系,我可有关系!昨天不是说过了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要怎样啊?”

“是,是。跟零两个人在一块的时候,我是女孩子,对吧?”

“没错。女孩子不可以在男生面前一丝不挂。”

“不要再说‘女孩子禁止做什么’了好吗!我想自由自在地生活!这里是我的家,不是吗?”

紫苑的表情有点忧郁地说。

嚇!

零从紫苑脸上的表情就能立即看出她的心情,她现在真的很伤心的样子。

“没错……啊,你说的很对啦!”

(是啊。突然叫紫苑在家里举止要像个女孩子,她也很困扰吧。这里是这家伙的家……而且,她也无处可去……)

零叫紫苑穿好睡衣后,握住紫园的手。然后,挥了挥紫苑细瘦的手臂,说:

“我知道了。我不会再禁止你做什么了,就照你以前的方式做吧!”

“嗯,你明白就好!那么,赶快去做早餐!”

“你啊,脑袋瓜里只有吃饭吗!”

“那么,我把让人昏昏欲睡的睡衣脱掉好了……”

“哇!我拜托你,拜托你不要在我面前光着身子!那是酷刑!是精神虐待!这不是命令,是请求!我求求你!”

“哼,我的身体是精神虐待?什么意思?哪里有问题?”

紫苑大概想检查自己的身体有没有问题,又开始脱起衣服。零慌忙地制止她,说: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别脱!男人是那种看到女生的裸体,就会窒息昏倒的可怜生物!”

“是吗?我没有这种弱点耶。”

那还用说!零很想用力捏一下紫苑的脸颊。毫无防备也要有个限度!

“好了,我们到一楼去吧!”

再这样下去,再多颗心脏也不够用……这是一清早就被吓得半死的居待月零,十七岁的秋天。

三十分钟后。零和紫苑出了门,小快步地走在上学的路上。

零最后不但做了早餐,连中午的便当都做好了。

“福利社的面包真是不合我胃口。谁叫我是上流人士啊。”

“你哪里是上流了!明明就是个连泰式咖哩都不敢吃的小鬼!”

“吵、吵死了!”

零身上穿着黄金学园规定的黑色冬季制服,手上拿着两人的书包和便当。虽然有十年的空白没当仆人,但现在做得还满得心应手的。

紫苑一身纯白的学生服。腰间还佩着她的爱刀村雨。

紫苑蹦蹦跳跳地走在枫叶步道上,有一两片红色的枫叶刚好飘落在她的金发上。

(……哦……真是漂亮啊……!)

零不由得别开视线,心想:

(昨天为止一直以为是表弟的家伙,即便突然说她其实是个女孩子,我也不会相信。可恶,不要在意啊。这家伙只是紫苑,那个把我当仆人,一直虐待我的金发碧眼的小恶魔。)

“零,你在做什么?仆人一定要守护着主人。因为万一有危险,你可是要当‘人肉盾牌’的耶。”

“盾牌?”

啪嗒!

紫苑突然紧挨了上来。然后,在耳边嘀咕了一句:

“……在别人面前,不可以把我当女孩子对待。我想像以前一样,以男孩子的身份上学。知道吗?”

“知、知道啦……(脸红)”

“所以,我紧挨着你时,你不可以脸红。”

“我哪有办法啊!”

这时,那百和满仁刚好走了过来。

“咦?你们怎么一起上学?”

“你们的关系很奇怪唷!一大早就这么亲热,嘿嘿嘿。”

“不是,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零慌忙地说明。紫苑是自己的表弟,昨天突然搬到自己家。因为紫苑没有其他亲戚,只好勉强答应收留他,之类的。当然,零并没有泄露紫苑是女孩子的事。因为如果说出来,紫苑肯定会宰了他。

“哼,你们原来是亲戚啊。波吉,真是太可惜了,如果紫苑是女孩子的话,你不就像置身在天堂一样?”

那百按着零的额头,说道。

“不过,他长得这么可爱,即使是男生,也像在天堂吧,嘿嘿嘿。”

和尚的说法,大家都直接当没听见。

“那百,你要戳我的额头戳到什么时候?很痛耶。”

零困扰地说。

“喂,绑马尾的,不要欺负我的仆人!休怪我不客气!”

紫苑的手按着村雨的刀柄。然后,毫不犹豫地缩短与那百之间的距离。

“哼,你想讨打吗?就让你这个矮冬瓜见识一下,什么叫地狱!”

那百真不愧是那百,立即单脚往上一跳,摆出了泰拳的架势准备迎击。

“哦,是日本刀和最强摔角战士之间的异样格斗技比赛吗?零,你赌谁赢?吾辈赌紫苑一千块。”

“大家都在看,太丢脸了,别打了。好了,我们上学去吧。”

“什么?我要打倒这个绑马尾的!”

“真是的,波吉,你很扫兴耶!”

“是你们太胡来了!”

一进校舍,就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那百的鞋柜每天早晨总有几封女孩子写给她的爱慕信,这是司空见惯的事。

不过,紫苑的鞋柜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哇,这是什么?我的鞋柜怎么会有这堆东西!”

“这些全是女生写给你的爱慕信吧……你比那百还受欢迎耶……”

“不愧是真正的男子汉。像那百这种冒牌男生,是比不上正真男子汉的,嘿嘿嘿。”

“等等,和尚。你和波吉不是连一封情书都没收过吗?也就是说,你们比我还不够格当男生,太丢脸了吧,鑫鑫肠二人组。”

“……我说不过你……嘿嘿……”

满仁在心中呐喊着:如果我不是天生长得像金融极道电影里的主角一样凶狠,哪会这么窝囊,总有一天会给你好看!

“这些堆得像山一样高的信要怎么办?对了,零,你先拿着吧!”

“紫苑,不要塞那种东西到我的书包里!这是什么?居然有很多男生写情书给你。如果是男校也就罢了,我们是男女合校耶。而且,男女生的比例是三比七,女生明明占多数。怎么会喜欢上你呢……”

零歪着头思考着,满仁立刻接着说:

“我明白。真是历历在目啊……每天过着与女生无缘的寂寞日子,而对现实感到绝望,不受欢迎的部分男生,终于领悟到‘这时候,只要长得可爱,男生也可以!’的道理,而奔向进化的舞台。”

零和那百同时吐满仁的槽:

“那不就是你吗?”

“和尚,你一大清早就很恶心耶。”

“你们也太失礼了。吾辈还没沦落到喜欢男生的地步!我们的宗教是绝对禁止男色的!”

满仁家是寺庙。零有些介意地问:

“对了,和尚,你家是属于哪个教派?”

“我家吗?偷偷告诉你们,我家是有正当来历的真言立川流,嘿嘿嘿。”

“那不是邪教吗!”

唉,一大早就鬼话连篇。零左思右想:

(嗯?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趴在桌上睡觉,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午休时分。

三大恶人加上紫苑所组成的四人帮,聚集在顶楼举行午餐会。

昨天嚷着要帮紫苑跑腿而被无情拒绝的满仁,今天因为有那百和零帮他说好话,所以取得了参加聚会的最后一张门票。

“零,紫苑的便当是你做的吗?你还真的当他的跑腿啊,嘿嘿嘿。”

“如果被班上女生知道这件事,你们一定会被认定是真的BL情侣的。”

“喂,零,你的香肠给我吃!我的纳豆就赏给你!”

“紫苑,你这样真的很像偏食的小鬼耶。”

“虽然你们是表兄弟,感情还真好啊。就算亲兄弟也没你们这么好。”

“零!不要放弃你的人生,我可不想让人家说我们是‘同志堡垒的三大恶人’啊。”

“801堡垒(注:一种隐语,指同性恋小说。)啊……听起来跟203高地一样帅耶!不错嘛,嘿嘿嘿。”

又是毫无内容的白痴对话。今天也像这样混过去吧。

唉,这样也好。接着,零一口吃掉刚才差点被紫苑抢走,夹在筷子中的香肠。

“呜啊啊啊,我的香肠……!呜。”

“谁说是你的!好吃,好吃。啊,香肠真的太好吃了!”

“波、波吉居然和上弦互抢香肠吃……太、太色了……让人起鸡皮疙瘩。”

(咦,我在干嘛啊?忘记重要的事可不行!……啊,对了。昨晚做的梦!)

零终于想起正题。和这些家伙在一起,转瞬间就把时间白白浪费掉了,太可怕了。

“对了,放学后请你们到图书馆集合。”

“好啊,不过我最怕上图书馆了……一看到那些字,就会让我抓狂……”

“哦,图书馆吗?零,很稀奇耶。吾辈是个阅读狂,可以随时陪你去。”

“我记得有一个让我很介意的画面……我想应该是历史电影或什么的一个场景……不过,我不清楚它到底是哪部电影里的画面,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很介意,所以想调查一下那到底是哪部电影。”

零总不能说出自己和紫苑做了同样的梦这种超自然现象,所以就随便掰了一个故事。

“我想那大概是欧洲或美国的故事。因为背景看得到十字架,而且有火刑场面。”

“哦,那大概是魔女狩猎或是中世纪的异教分子审判吧。”

满仁咀嚼着蔬菜汁的粗果粒,点了点头。

“别看我这样,吾辈可是个历史迷啊。特别是日本史,偏差值是55。嘿嘿嘿。”

“哇,你这个半调子。你的成绩有值得这般吹嘘吗?”

“那百,那是因为老师太笨,看不懂吾辈那旷世剧作的论文。如果是三选一的问题,我通常都是满分耶。”

顺便一提,满仁曾把论文“明治维新是共济会之阴谋”写在日本史的答案卷上,结果被校长叫去训话。

“和尚,真的吗?这次的题目是世界史耶。”

“即使是世界史,我绝对比你们还要熟悉。嘿嘿嘿。”

“你别瞧不起人!我、我也知道美国国务卿叫什么名字。”

啊,自己在和尚的眼里,也跟那百这个白痴一样吗?零不禁热泪盈眶。

“和尚,拜托你了。让我瞧瞧你那平常派不上用场的,没用的知性吧!”

“包在我身上!嘿嘿嘿,我才是三大恶人中头脑最聪明的人!”

“我们原本不就只有三个人。”

那百耸耸肩地说。

接着下一秒——

大口大口吃着便当的紫苑,突然大叫一声,把嘴里的饭粒喷得到处都是。

“零,你说的电影是什么?是梦吧,我和你的……唔唔唔。”

“你说话颠三倒四的,给我闭嘴!”

梦?零和紫苑两人的梦?

那百和满仁立刻竖起耳朵,但因零捂着紫苑的嘴巴,所以听不到下文。难道是上弦梦到和零两人一起看电影?那百又胡乱想到BL的情节而涨红了脸。

下午发生了一些事。上体育课时,紫苑以自己“心脏有毛病”为由坐在一旁观看大家上体育课。紫苑在走廊走着时,被一个低年级的女生突袭,而引起一场纠纷。在走廊上突然被陌生女子表白的紫苑,很困扰地拒绝对方,说:

“我、我对女孩子没有兴趣……”

不过,那个女孩子好像很倔强,而且有严重的妄想症的样子。

“你喜欢那个坐你隔壁的眼镜男吗?”

那女孩莫名其妙地说着,并用手指着站在紫苑旁边的零。

“为什么要指我?干我什么事!”

“因为你们从昨天就一直在一起了,不是吗?”

“这家伙是我的仆人。我对男生也没兴趣。”

“小姐。紫苑是个小孩子,她还不知道什么叫爱情,什么叫喜欢。”

“我没有那种和男生交往的兴趣,而且女生唧唧喳喳的吵死了。不过,如果有比我更可爱的女孩子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嗯,的确没有。至少在日本。)

零点点头,说:

“所以,并不是小姐你没有魅力,应该说你长得还满可爱的,只不过紫苑是个少见的怪人。要不然,我跟你交往好了。”

“打死我也不要!呜哇,我被甩了!”

“她跑掉了。”

在前往约定地点图书馆的途中,紫苑质问零,说:

“零……你想要有个女朋友吗?”

“那个嘛,有总比没有好。我是个健康的高中男生耶。”

“哼,我才不要女朋友。想都没想过。”

“你不想,我可不一样。”

“哦,虽然我不太懂,但就是觉得很生气。”

紫苑用脚后跟狠狠地踩了零的脚尖。

“痛痛痛,痛死了!”

“零,你当我的仆人就够了!女朋友只会妨碍你的仆人道。”

“什么是‘仆人道’?”

“未来永远侍奉本大爷,以跑腿的身份生存下去的,非常伟大的男子之道。”

“哪里伟大了!我觉得那只是像球潮虫一样矮小的人生。”

“哼!”

紫苑又用力踩零的脚。

“好痛,好痛,好痛!你不要猛踩我的脚!”

零安抚着不知何故火冒三丈的紫苑,走进图书馆。

在世界史专区的一个角落的桌上,堆满了相关书籍,那百和满仁就在那儿等着他们。

“你们也太慢了吧。经历了一场混战吗?嘿嘿嘿。”

“是啊。刚才有个女孩子跟紫苑表白,被紫苑一口回绝……结果,连我也挨了那女生的一顿臭骂。”

“这家伙居然想追求那个跟我表白的女孩子。明明只是个仆人,竟然不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

“总之,我们赶快找出答案吧。我一看到书就头痛。”

“你只是看,不阅读吗?”

那百双脚搁在桌上打瞌睡,让零忍不住吐槽她。那百一进入像图书馆这样知性的空间,生命力似乎就会极端减弱的样子。她把所有的事全交给满仁,自己决定在一旁打盹。

而这边的满仁则精神奕奕地露出令人不快的微笑,开始切入正题,说:

“嘿嘿嘿。你们太晚来了,所以我先挑选了一些相关书籍。”

“一提到书本,你整个人就生龙活虎起来。不过,和尚,你笑得那么幸福的样子,看起来比平常更恐怖耶。”

“从中午听到的情节来推断,那场景一定是在欧洲或美国。”

“是啊,因为受到火刑的是个金发女孩。”

“而且,十字架也登场了。不过……女性被处死的历史事件中,最有名的是在法国大革命中被处死的法国王后玛丽·安东妮德,她是被当时最新锐的发明——断头台斩断头颅的。可惜并不是火刑。嘿嘿嘿。”

“……唔,唔唔……”

紫苑平时盛气凌人,没想到胆子却很小。此时吓得不由得躲在零的背后。

“和尚,你说那种可怕的事时,那张没有头发和眉毛的脸上不要笑得那么诡异!紫苑会害怕!”

“会判处火刑的,不是异教审判,就是魔女审判。唉,因为中世纪的欧洲是个恐怖的内乱社会嘛,嘿嘿嘿。”

“你好像审判异教的法官似的。不管是异教或魔女,我都不太明白。”

“所谓的宗教,通常有正统和异教之分。你知道为什么吗?将一个教义权威定位成‘正统教义’的最佳方法,就是捏造一个对立的‘邪恶教义’!嘿嘿嘿。我们立川流,就是基于这种体制,被正统宗派指摘为邪教而长年受到打压的。”

“你的话很难懂。也就是说,为了确保教会的正当性,异教和魔女等邪恶的宗教被认为是必要的吗?”

“对,就是这么回事。异教和魔女是因为政治而存在的。”

紫苑坐在椅子上双脚开始动来动去,让零很紧张。如果再继续谈一些这家伙不能理解的话,她一定又会开始撒娇、耍脾气。

“总、总之,和尚,讲你的结论吧。”

“说到被处以火刑、像男孩子的短发少女,就属贞德·达鲁克(注:Jeanned’Arc,1412~1431,即圣女贞德。)了。虽然我不清楚贞德是不是金发……但她并不是法国占大多数的拉丁裔,而是在德国占多数的日耳曼裔,所以她有可能是金发。因为,贞德出生地是接近德法边境的都雷米村。”

“然后呢?”

“贞德被视为拯救法国的英雄而受到崇拜,其实她可能是属于北欧民族的日耳曼后裔。那些历史上有名的狂热民族主义者,不知何故其实以外国人居多。像当上法国皇帝的拿破仑生于科西嘉岛;希特勒并不是德国人,而是奥地利人。”

满仁把资料摊开在桌上,开始说明贞德·达鲁克的故事。

贞德·达鲁克。

十五世纪,因英法百年战争而濒临灭亡危机的法国,突然出现了一位少女救世主。

她的名字出现在世界史的教科书中,她的故事也数次被拍成电影。

贞德在一个和平的乡下农村——都雷米村长大,她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少女,自幼在森林中就听得到天使的声音。不过,有一天,那个声音跟贞德说“你要前往查理王子身边,解救奥尔良”,如此命令贞德。

当时的法国,北半部的国土被英军占领。拥有法国王位继承权的王子查理七世,仓皇地逃到法国南部,连加冕礼都无法举行。而且,查理王子军的最后防卫据点奥尔良也被英军包围,随时有被攻陷的可能。一旦奥尔良陷落,查理王子军将无法抵挡英军的攻势。如此一来,整个法国国土将受到英军的蹂躏,法国也会随之灭亡。

当时法国国内的贵族四分五裂,根本不想在查理王子的统帅下团结起来,把英军逐出法国国土。有些贵族和英军同流合污,有些贵族支持查理王子,有些贵族则抱持着观望的态度……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而且,更糟糕的是,优柔寡断的查理王子无心也没有能力整顿自己的阵营。

法国已经忘记自己是一个统一的“国家”,随时都有亡国的可能。

就在此时,一个十七岁的乡下少女贞德,奇迹似的出现了。

贞德遵照天使的命令,骑着白马,穿着铠甲,火速赶到王子身边。然后率军前往奥尔良,并如天使所预言地解救了奥尔良。

贞德即使在战场上胸部中箭濒临死亡,也能立即复原重新站起来。

最初,查理阵营的贵族和武将们都怀疑贞德是魔女,但不久后即尊崇贞德为真正的圣女。士兵也是一样。只要说是为了贞德而战,就能激起士兵舍身与英军一决死战的勇气。

相反地,英军把虽是少女之身却率领法军拼命发动奇袭的贞德称为魔女,吓得四处逃窜。

贞德一解除奥尔良之围,就迎接查理七世到兰斯举行加冕礼。“法国国王查理七世”于是诞生,英法百年战争的情势至此完全改观。从此以后,法军一下子获得优势,最后成功地将英军完全逐出法国本土。贞德拯救了法国。

不过——

当上国王的查理,是个猜疑心很重的人。他嫉妒受到大家爱戴、自豪有神灵附体的少女指挥官·救世主贞德。他怀疑、甚至害怕贞德一旦掌握实权后,会反过来夺走自己的王位。

查理出卖了解救自己的贞德。

贞德被国王出卖,而成为英军的俘虏。

当时,贵族和武将是为了向敌军索取赎金的重要人质,所以不会被处死。因此,被俘虏的贞德也相信查理会解救自己。不过,查理并没有付赎金救贞德,而是见死不救。

于是,贞德被判定为魔女,宣告有罪,在卢昂被处以火刑。

那时她只有十九岁。

零心想:唉,历史上这种事还蛮常见的。

对主公来说,太能干的家臣在困境之中是不可多得的人材,但一旦取得天下,却成了眼中盯。日本也有一个悲剧英雄源义经,其兄源赖朝嫉妒他消灭平氏功绩显赫,最后在奥州被杀害。

不过,贞德所受到的对待,未免太残酷了。

贞德并不是一个充满肌肉的男子汉。

而是一个无知的、十几岁的乡下姑娘。

她在奥尔良作战时才十七岁。

刚好和现在的我以及紫苑同龄。如果是在现代的日本,就是高二生。

而且,贞德只是想把侵略自己家园的英军驱逐出境而已。

可是,那个查理七世却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贞德见死不救。

贵族和将军们也没有对柔弱的战友伸出援手。

那些异教审判官们假借上帝的名义,把年幼的贞德拘禁起来,不断虐待她,最后更残酷地把她烧死。

……多么肮脏的一群人啊!这样也算男子汉吗?

真叫人恶心得想吐。

(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尽一切努力把贞德救出来……!)

“喂,零,你怎么了?有在听唔辈说话吗?”

“什么?啊,嗯……有啊。”

因为太生气了,零的意识好像一瞬间跑到过去的时代。

“你也跟在那边打盹的那百一样,一用头脑,生命力就会减弱吗?”

“啊,这家伙可真会睡……可是,和尚。除了贞德·达鲁克之外,没有其他的候补人选吗?”

“这个嘛,电影中少女遭火焚的有名场面,只有贞德·达鲁克吧?”

“嗯,好像是这样。”

(其实那并不是电影,而是“梦”中的情节,可是……)

那个人果真是贞德·达鲁克吗?

果然是……

零记起一百零八个精神创伤中的一个。昨晚和紫苑牵着手睡觉时,突然回想起来的记忆。

(零,你是我的仆人哦。)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取消耶。)

(总之,从今天起我要叫你元帅!而你要叫我贞德。)

(什么?元帅?贞德?那是什么?)

(说到“主人与仆人”,就是指贞德与元帅。他们两人发誓永远永远地保持主仆的身份!)

(这个誓言也太不正常了吧。他们是哪个时代的人啊?)

(嗯……很久以前!)

……

没错。那时紫苑的确是这么说的。

贞德与元帅。

那时自己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现在终于把这两点串联起来了。

假说一:

紫苑八成小时候在哪儿看过贞德的电影。因此,学会玩贞德和元帅的仆人游戏。她很喜欢有仆人的生活,所以就把我当作仆人了。

紫苑和我做的梦,可能是曾经一起或分别看过贞德的电影,电影情节变成一种精神创伤而不断地在梦中出现。

这是很合理的说明。

另一个是,极为不合理的说法。

假说二:

我和紫苑的前世,其实就是元帅与贞德。

因此,在梦中才会不断地看到贞德被火烧死的“记忆”。

那么,那个元帅是贞德的部下之一咯。

不晓得是哪位?

哼,连我都觉得这个假设很荒谬。

零为了问无聊地乱动双脚,径自喝着自己带来的茶的紫苑,说:

“紫苑,你知道贞德·达鲁克吗?”

“嗯,不知道!”

充满自信的回答。

“我只是忘了。那么,你知道那个叫元帅的家伙吗?”

“嗯,谁知道!”

啊,这家伙真是个小呆瓜。因为太呆了,所以只是忘了。

人类怎么会有前世的记忆!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耶。

人类都坐太空梭登陆月球了。

“嘿嘿嘿。凌,怎么回事?元帅是什么意思?”

“和尚。跟贞德·达鲁克有关的人当中,有没有一个叫做元帅的家伙?”

“和贞德一起作战的武将和贵族很多。有名的有巴塔尔,就是后来的杜诺瓦伯爵。这家伙是查理七世的表弟,奥尔良的司令官。起先把身为女儿身却穿着铠甲来到奥尔良的贞德当作怪人,但贞德一现身,风向就突然转成对法军有利的气候。从此以后,他就把贞德视为圣女,对她非常崇敬。嗯,是个有萝莉塔情节的人吧。”

“那家伙就是元帅?”

“等等,还有一个。他是英俊的亚兰森侯爵二世。这家伙有‘美侯爵’之称,应该长得相当俊美吧。让人很嫉妒,嘿嘿嘿。贞德对其他家伙都很专横跋扈,但看到这位俊俏的亚兰森侯爵时,曾戏称他是‘可爱的侯爵’呢。”

“真是让人火大。这样,只是个平凡的高中女生嘛,跟想像的完全不一样。”

“是啊,吾辈讲着讲着也有点生气。不过,亚兰森侯爵也曾被贞德的预言所救,所以很崇敬贞德的样子。”

“嗯,那么他们两人在交往吗?”

“怎么可能!贞德是虔诚的基督徒,发誓一辈子保持处女之身。她并不是自称为贞德·达鲁克,而是贞德·拉·皮塞尔。所谓的‘拉·皮塞尔’,也就是日文‘少女’的意思。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处女’。因为贞德太纯洁、庄严,所以和贞德一起并肩作战的那些鲁莽男子,都不敢戏弄贞德,或对贞德做出无礼的举动。”

“那还是和现在的高中女生不一样!贞德果然了不起!”

“不管是什么时代,男人就是对纯洁的少女没辄。嘿嘿嘿,还有一个比较有名的是长相丑陋的佣兵队长拉·伊尔。这家伙是出了名的残忍,‘拉·伊尔’是他的绰号,是‘愤怒’的意思。因为他太没有女人缘,所以很愤世嫉俗。好像是为了杀人或掠夺财物而当佣兵的。不过,自从这家伙对初次见面的小姑娘贞德出言不逊而被甩了一巴掌之后,就被贞德收服了。从此以后,成为贞德忠心的家臣,开始信仰上帝,整个人脱胎换骨,毕生努力当个好人。而贞德被捕后,拉·伊尔也一直为了解救贞德而战。”

这样啊。并不是所有的伙伴都弃贞德于不顾。零觉得好像有点安慰。

“嗯,好像贞德的仆人一样。那家伙就是元帅吗?”

“不是,刚才提到那些名字的家伙,并没有当到那么大的官。所谓‘元帅’,是指法国军队里地位最崇高的人。在贞德的战友中,能晋升到元帅的人物……就只有一个。”

满仁稍微压低声音说。

像在念不祥的咒语一样。

“吉尔·德·雷”。

吉尔·德·雷。

零也听过这个名字。

法国残酷童谣“蓝胡子”的主角……就是以那个把自己的太太一个个杀掉的杀人魔·蓝胡子男爵为蓝本。

“哇!还没讲完啊?”

“那百,现在刚好说到问题的核心,你也来听一听。嘿嘿嘿……吉尔·德·雷是生于法国布列塔尼地方的年轻贵族,是个拥有广大土地和城堡的法国首屈一指的大富豪。比那个被英军追击而逃到法国南部的查理王子更为富有。而且,查理王子是个鬼迷心窍、一脸穷酸相的恶心男,也就是说跟吾辈长得很像。不过,他跟吾辈不一样,是个笨头笨脑、优柔寡断、猜疑心很强的小人。相反地,吉尔·德·雷体格壮硕,一脸威严。而且,他也是当时法国最具代表性的知识青年。当时大部分的贵族都是一群目不识丁的家伙,只有吉尔·德·雷例外。他还收集高价的圣奥古斯丁(注:拉丁语AireliusAugustinus,古代基督教会教父,著有《忏悔录》、《上帝之城》等。)和奥维德(注:PūbliūsOvidiusNāsō,古罗马诗人,著有《恋歌》、《列女志》等诗集。)的抄本在战场的阵营内埋头阅读。”

“和尚,那是真的吗?蓝胡子不是一个杀人魔吗?”

“那是圣女贞德被烧死之后的事。年轻时代的吉尔·德·雷从奥尔良之役、帕提会战、兰斯加冕礼到巴黎战役,总是跟随在贞德左右。而且他战功彪炳,才二十五岁就晋升到法国国军元帅的地位。因为,实际指挥贞德军的人是吉尔。吉尔保护着少女将军贞德,不断在战场上勇敢杀敌。不过,当上法国国王的查理七世利用完贞德后就把她一脚踢开,那些自奥尔良以来的战友也弃贞德于不顾,最后贞德被出卖而落入英国人之手。虽然吉尔与其伙伴拉·伊尔集结军队想救出贞德,终因寡不敌众,惨败收场……”

救援……失败……

怦怦怦!

零的心脏好像沸腾似地开始发出火热的心跳声。

“贞德在卢昂被处以火刑时,吉尔好像也在那里的样子。或许他已做出最坏的打算,想亲自把贞德从刑场救出来吧。唉,这计划从一开始就百分之百不可能成功,嘿嘿嘿。于是,法国的救世主贞德就在一四三一年被当作魔女烧死。吉尔就是从贞德死后的隔年开始变得怪里怪气的。他回到自己的领地,终日埋首于炼金术和魔术的实验。起先他好像只专注于炼金术的样子,后来逐渐迷上为了召唤恶魔的黑魔术。于是,村子的小孩成为牺牲的祭品……待大家发现时,他已成为杀人魔蓝胡子了。”

“没有人想变成那样……他是因为贞德被火烧死,才对人类感到失望吗……太可怜了。我不喜欢这么悲惨的故事……”

那百用手捂着脸,说道。

“一四四○年,吉尔终于被人告发而遭到逮捕。据说有八百个小孩被他杀死,但实际上的情形并不清楚。因为,那个爱嫉妒的国王查理七世很讨厌吉尔·德·雷。反正尊崇贞德为圣女的人,查理七世都很讨厌,一心想把那群人全部肃清。不过,吉尔虽然投入大笔资金在炼金术和魔术上而濒临破产,但他仍拥有广大的领土和财产。因此,必须将吉尔当作异教徒处死,才能夺走他的财产。”

“那么,他是冤枉的吗?”

零的背后流了一身冷汗,问道。

卢昂……解救失败……卢昂……

那么,那个梦……

是吉尔·德·雷元帅所看到的景象……吗?

吉尔·德·雷混在群众之中观看贞德受火刑?

心里虽然很想救她,却因害怕而全身动弹不得?

眼睁睁地看着贞德被烧死……吗?

不不,冷静点。

首先,自己不可能和那个中世纪的连续杀人魔有关系。

“是吧。权势者利用异教审判铲除对手的方法,在中世纪是很常见的。例如:欧洲中世纪拥有最大财富与权力的圣殿骑士团(注:拉丁语Ternplarii,为保圣地,击退异教徒,于1119年成立,后遭人构陷,于1312年解散。)被人告发他们崇拜半人半兽的恶魔巴弗灭(Baphornet),最后被消灭殆尽。当然,这全是为了圣殿骑士团的财产而捏造的谎言。骑士团的首领杰克·德·莫雷及其部下受到严刑拷打,被迫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最后全数被烧死。异教或恶魔崇拜并没有具体事证,所以很容易捏造证据。总之,这是击溃政敌的最佳借口。”

“那么,吉尔也是受到不白之冤吗?”

“只有几个主仆,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杀掉八百个小孩。审判吉尔的法官亚拉塞也和贞德的法官一样,一开始就决定判吉尔死刑。那些哭诉着自己小孩被吉尔拐走的村人们的证词并不可信。不过,实际上很可能有几个人被杀。一般是把小孩当作祭品献给恶魔。否则,被囚禁的吉尔不可能自白自己是杀孩童的凶手,而哭着请求上帝赦免。”

“是自白吗?不是因为严刑拷打?”

“不是,因为吉尔的身份很崇高,审判人员也对他忌惮三分,所以没有用酷刑。吉尔最初被逮捕时态度桀骜不逊,有一天不知何故突然悔改。在众多旁观者围绕的法庭上忽然开始嚎啕大哭。然后,坦然说出自己的杀童之罪。吉尔供述自己于一四三二年第一次犯下罪行……也就是圣女贞德受焚而死的翌年。”

“……可是……可是……吉尔不是尊奉贞德为圣女吗?”

“虽然历史上没有记载,但从他和拉·伊尔等人策划救出贞德的事情来看,大概八九不离十吧。吉尔从小与好几个女孩有婚约,但她们都死于意外,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吉尔很讨厌女人,也不想与自己被迫策略性结婚的妻子见面。吉尔虽然有一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