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4 灰姑娘的魔法于午后六点解除

第一卷 4 灰姑娘的魔法于午后六点解除

那天夜里。

位于黄金镇郊外,小山边的饭店里的一个房间。

从这家名闻遐迩的饭店最顶楼的豪华套房,可以眺望整个黄金镇。

不过,在那间富丽堂皇的房间中,到处都是被撕碎的枕头以及棉絮从腹部跑出来的布偶,情况真是惨不忍睹。

每天早晨,饭店员工都会趁房客外出时前来打扫,让房间恢复原来一尘不染的美丽模样。不过,晚上才闲晃回来的房客,一夜之间又把房间破坏殆尽。这两个星期以来,这个房间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事。

不过,虽说对方行为古怪、引人注目,却是个拥有白金卡的VIP客人。出手很阔绰,所以饭店方面也无法抱怨。

那天也是一样,那位客人……容克一回到房间,就开始发疯似地乱摔乱扯东西。然后,把撕破的枕头、扯裂的床单以及拔掉的小熊布偶的头全丢出窗外。

甚至连脱掉洋装,换上便服的时间都没有。

(已经……没有时间……没有时间了……!)

容克整个人趴在床上。

头阵阵地抽痛。

她刚才用普累罗麻之术让灵体分离,飞到紫苑她们所在的社团教室。

这对容克已经开始损坏的脑部来说,使用这么大的法术很不明智。

好痛!头好像要裂开一样!

容克这个名字的自我,正逐渐被破坏。

(……还不到时候,还不要紧……)

容克紧咬着床单,喃喃低语着。

还需要一点时间,紫苑才会被贞德夺走意识吧。

不过,在那之前,容克本身的自我好像就会消失的样子。

一闭上双眼,黑暗中又浮现出那个画面。

一位贵族男子走向绞刑台,低语了几句。又出现那样的景象。

容克混在群众当中,望着那名男子。

虽然很想救他,却什么也无法做。

男子的颈子被吊着,即将断气。

……

这几年,几乎每晚都梦见这个梦。

虽然是梦,却真实得和现实没有两样。不,比起这个梦,现实只不过是像泡影般的模糊世界。

而且,现在这个梦居然大白天就堂而皇之地溜进容克清醒的意识中。这是上个礼拜才发生的事。她在街头漫步时,那个梦有如映像的洪流般突然袭来。即使闭上眼睛,那个影像也没有消失。因为,它并不是映照在自己的视网膜上,而是自己的大脑直接看到那个影像。

紫苑开始计划移居黄金镇的同时,事情就突然恶化。

(最先消失的人,会是我吗?)

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容克责骂自己。

我不是相似素体。

为了取回自己的心,我会不惜一切手段。

不过,紫苑的村雨,只要条件齐备,事实上可以无限地聚集莫大的能量。而且,能集中在一点释放出那个能量。在局部战中可说是最强的武器。

既然对方已经知道自己的存在,突击也很难奏效吧。

不过,也不能和对方正面冲突。不容许再失败了。因为,自己被打败,就意味着这个世界即将灭亡。

容克决定孤注一掷。

决定用具有高度战斗力的“容佛劳”来对抗紫苑。

让两者的力量互相抵消,把紫苑逼入无法补充村雨能量的境地。

然后,趁村雨力量用尽时,打倒对方。

此一战术是个两面刃,非常危险。

如果用容佛劳都无法抵消紫苑的力量,便会加速贞德的觉醒。容克自己就会成为贞德复活的帮凶。

尽管如此——

(如果自己会这样消失的话,那就放手一搏吧。)

这也是师父的遗志。

拯救这世界免于“贞德”所带来的灾难。

“这样就安全了。紫苑,你也过去一点。”

居待月宅邸的地下室。

零带着紫苑走到自己多年不曾再踏入过的,父亲的研究室。不,与其说是带着紫苑,还不如说是紫苑紧粘着他。

“可是,说不定那家伙又会出现。”

“我不是说不要紧吗?容克无法进入这栋屋子,因为,这里已布下结界,怪东西是进不来的。你在这里没看过容克说的那个叫艾斯的妖物吧?”

零的父亲曾莫名其妙地说“要建造一栋连UFO和幽灵也无法入侵的、有灵力防卫屋子”,而在地下室建立了一套古怪的安全系统。零现在已打开该机械的电源。他并不知道这套安全系统是怎样的构造,或许对容克那家伙无效。不,既然容克知道父亲的事,父亲八成也知道有容克这号人物存在,所以这套安全系统一定是专门用来对付容克的。零如此认定。

(那些妖物……“艾斯”,也进不来吧。)

尽管如此,零还是坚信这些事不可能与着迷于奇异科学的父亲有关。

虽然紫苑一来到这里,自己就逐渐地被卷入诡异的世界。

零伸出右手,开始寻找成排地摆在墙上的光碟。这些全是记录父亲研究资料的陈年光磁片。

为什么零只用右手找东西呢?

因为,紫苑“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左手臂。

“你别妨碍我找东西了。只要在这间屋子里就很安全,放开我。”

“呜。可,可是……我不能乱砍人。因为,父亲大人说我绝对不能做那种事……”

“你刚才不是给容克一刀吗?”

“那是一想到零很危险,身体就擅自动起来的!……如果你不在,我就无法和那家伙战斗……”

“也就是说,我不当人肉盾牌的话,你就毫无胜算?”

“是啊!你是我的仆人吧?所以,你要当我的盾牌!”

“好,知道了。我会当你的矛和盾。所以,我在做事的时候,放开我的手吧。”

“已经半夜了。我们去睡觉,睡觉吧!明天再继续做就好了。”

虽然隔着一件衬衫,紫苑的胸部往自己的手臂压了过来。

虽然很微弱,仍有软绵绵的触感……

紫苑完全没有意识到,但零快受不了了。

这样什么都查不到。脑袋好像快熔化了一般。

“……说,说的也是……就这么办吧……”

零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累得瘫在床上。

今天真是辛苦的一天。

在图书馆倾听历史迷的和尚讲述中世纪的法国史。

黄昏时分,在戏剧社教室遭到容克的偷袭,还听对方说了一堆贞德的复活计划如何如何的,以及自己和紫苑是相似素体等莫名其妙的话。

(不搜集一些情报不行……也得调查一下父亲是否真有什么企图……重要的是,要让紫苑远离贞德的相似素体吧?)

不过——

“零!你怎么留我一个人在房间?你不陪我,我不依,我不依,我不依!”

好不容易造访的安宁,没几分钟就被破坏掉了。

换上睡衣的紫苑闯了进来,又开始缠着零。

“哇,你的胸部紧贴着我!你不要贴得那么近啦!”

“可是,我好害怕!我怕妖物或容克会跑出来。”

“我不是说这里已经布下结界,怪东西进不来吗?”

“呜。零,你好冷酷……”

“……好啦。你不要噘着罪。你到底想怎样?你就这么想和我同床共枕吗?”

这么一来,在某种层面上会让零如坐针毡,但总比她没完没了的吵闹下去要好。

“是啊!可是,睡觉之前,我们先一起去洗个澡吧!”

“你不要用那么天真浪漫的笑容说那么可怕的事!听好了,你是女孩子,所以和男生一起洗澡……”

“咦,又不行吗?”

“……啊,不……不行就是不行……”

“即使我一个人孤单地惨死在浴室里变成骷髅,你也不在乎?好冷酷啊……呜呜……你还说是我的永劫仆人……你骗人!”

零一想到浴缸里漂着紫苑的尸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实在令人寝食难安。

“一、一起洗也可以,但是……你要穿泳衣。女生和男生一起入浴时,都要穿泳衣。不对,男生也一样!‘穿泳衣入浴’这条规则,男女通用。”

“什么?”

“你看,男女生在泳池里都穿着泳衣吧?所以,在浴室当然也一样。”

“哦,是啊!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零心想:总算胡弄过去了,还好紫苑有够笨。

(唉,不知懂事好还是不好?)

总之,零不得不穿着泳衣和紫苑一起入浴。

因为不能偷看紫苑换衣服,所以零到自己房间换泳衣,并早一步先到浴室泡在浴缸里。

(我到底在干嘛啊……反正容克和艾斯都进不来,自己应该断然地拒绝紫苑才是……)

“锵锵!久等了!零,这样可以吗?”

零瞬间担心了一下:紫苑带来的泳衣该不会是男用的吧?幸好,紫苑穿到浴室的,是女生穿的学生泳衣。

“……还好……那个……为什么你会有那件学生泳衣?”

零不知该往哪里看,所以整个人浸在浴缸中,只露出鼻子以上的部分。

真糟糕。那件泳衣莫名地强调出紫苑细长的四肢以及平胸,反而更引人遐想?

(原来我……喜欢学生泳衣……吗?)

受不了……如果不叫紫苑穿上大正时代的条纹长袖泳衣,自己好像就无法保持冷静。

“我一直没在学校的泳池里游过泳……但我在老家的泳池游泳时,父亲大人都叫我穿上这个。”

“你老家有泳池?你家有那么富裕吗?”

“我家的泳池是父亲大人帮我做的充气游泳池哟!直径大约有一公尺!”

“哦,是给幼稚园小朋友玩的那个呀……很适合你。”

“是啊!我最喜欢充气游泳池了!”

“我刚才是在讽刺你耶。”

(说起来,十年前的夏天,她还哭着求我和她一起在充气游泳池里游泳呢!)

不过,比起那时候,紫苑现在的身体……实在改变太多了。看着泳衣紧贴在她身上展露出的身材曲线,她果然是个女孩子。

(唔,唔……真是酷刑……)

“还有,村雨一遇水就变得很强!”

“为什么?”

“因为,村雨是从水中聚集能量的。父亲大人说的。”

原来如此。零发现了一件事。

或许是偶然,黄金学园校区内拥有丰沛的水源。南边有河流经过,而且,很幸运的,戏剧社教室所在的那栋社团教室大楼,是建在流经黄金学园主楼南方的河流对岸。

也就是说,那栋社团教室大楼隔着一条河流与主楼相望。

而且,戏剧社的阳台位在北边,所以阳台本身是位在河川的上方。

学园,特别是戏剧社的社团教室,水源特别丰沛。

(因此,村雨才会有那么强大的威力。)

虽然容克使用坦多罗风的曼陀罗封闭时空,但在她出现之前,紫苑在教室里待了很久。也就是说,那时村雨就从河水中聚集了足够的力量吗?

“零,不可以在浴室睡着哦!”

扑通!

“喂,你不要跳进浴缸!两个人一起泡很挤耶!喂,不要黏在一起。”

“我们今天也手牵着手一起睡觉吧。和零一块睡,就不会做那个恐怖的梦了。”

“……是啊。没有梦到那个梦最好了……因为,那个梦是贞德的记忆在侵蚀你的意识的征兆……基于相似律的法则,恐怕我和你,已经无意识地被吉尔和贞德吞噬掉一部分的自我。”

“咦?那么,如果这个梦变得越来越真实的话……”

“或许就不只在无意识之间,连意识都会被夺走。”

“……如果变成那样……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知道。或许贞德的意识会变成‘现实’,而你的意识则变成‘梦’……唉,我的情况也是一样。从我开始梦到那个梦的时候,就越来越弄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

紫苑不安地瞪大了眼四下张望,并且紧紧地抱住零。

不管胸部再怎么平坦,只隔着一件泳衣,零的手臂还是感觉得到柔软的触感。

(哇!刚刚……听到……一声软乎乎的声音!)

零有点焦躁。然后,想了想:

这边的世界果然是现实。

一定是。

“紫、紫苑,很挤耶。”

“零,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对方没有实体,打不死。而且,还从我们的体内一点一滴地侵蚀我们的精神……总之,我们只有先脱离被当作贞德和吉尔的相似素体的这个现状。”

“怎么样才能脱离?我果然……还是不能待在你家。不如回家好了……我觉得我们越亲近……就越接近贞德和吉尔的关系。”

“那也不行。要是你被容克袭击怎么办?我不在你身边,你不是无法和那家伙战斗吗?”

“……说的也是……而且……我不想回去。我不想再孤单一个人……”

零想:我也不要。

还是跟紫苑在一起比较开心。

虽然会附带赠送许多苦头。

尽管如此,比起不知是梦还是现实,一直糊里糊涂地生活要快乐多了。

(没有其他方法吗?别的方法……对了!)

零战战兢兢地决定提出一个意见。这是他用九成的认真所思考的主意,剩下的一成有他个人的私心。嗯,紫苑应该不会发现吧。

“我们把主人和仆人的关系改变一下,你觉得怎样?比如说……那个……男女朋友的关系?这样就可以立刻脱离贞德和吉尔的主从关系了。”

“……那样,好像是趁火打劫耶……零……”

零被瞪了一眼。

连紫苑也似乎察觉到零身上瞬间散发出来的桃红色气息。

紫苑果然具有女性的本能吗?

零慌忙地挥挥手,说:

“不、不是啦!我只是想帮你……我的命运和你一样……!只要做做样子就可以了!因为,你只要不变成贞德的相似素体就没问题了!”

“哼!好吧,我相信你。”

“哦,包在我身上。那么,明天我们就去约会吧。”

“咦?那容克怎么办?”

“有我在,不用怕。而且,我不出门也不好。一直关在家里,好像会更接近吉尔的样子。”

这是真心话。很久没踏入父亲的研究室,那里感觉就像是个炼金和魔术的实验场所。刚才零待在里面时,心情一直觉得很不愉快。

“这样啊?那么,要我跟你约会也行。当然费用都是你出哦。”

“这是我提议的,当然。”

“可是,好讨厌……男生跟男生约会……”

“你不是说在我面前是女生吗?”

“可是,你说我也可以当男生的。害我很高兴。”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你的心可以是男孩子,但是,试着打扮成女孩子的模样!这样就可以脱离贞德的魔掌了。”

“知道啦!虽然很无趣……也没法子了。唉……我的脑子乱死了。”

噗噗噗。

紫苑一离开零,就一脸生气地把头浸到浴缸里,开始吹起泡泡。

“停下来!你是螃蟹吗!”

“噗噗噗,噗——!”

隔天早晨。

零和紫苑为了改变让吉尔和贞德连结在一起的“主仆关系”,穿着便服约会去了。

零身上穿的是在附近平价商店买来的轻便衬衫和牛仔裤。

而紫苑呢,虽然已是秋天了,却穿着藏青色的五分裤。细瘦的双脚裸足穿着一双平底便鞋。上次是像水手服一样白底淡蓝色条纹领的长袖衬衫,头上还戴了顶白色的小水手帽。

“零,你起来了吗?那么,我们出发吧!出发!”

大概是昨晚也没梦见那个可怕的梦,紫苑一大早就活力充沛。

“你的打扮看起来还真的有点像女孩子耶。看着你,心里就觉得闷闷的……”

零用尚未睡醒的声音嘟囔着。紫苑一整晚紧挨着零,害他没睡好。

“咦,是吗?可是,水手服是男生穿的服装吧?日本的学校真是奇怪,最先叫女孩子穿水手服的家伙,真是变态耶!”

“唉,仔细想一想,你穿这个还蛮合适的。”

(嗯?等等。如果我和紫苑真的变成情侣关系,那不就与贞德和吉尔之间的关系不大一样吗……因为,贞德一生保持处女之身,而吉尔也不近女色?两人的关系与现代的恋爱关系截然不同,反而是比较接近宗教信仰的关系。中世纪所谓的“骑士精神”就是这样的。)

零的脑海里慢慢地浮现出一个邪恶的想法。

(或许……要解救紫苑和我……那是最快的方法……两个人……那个……就是那个……如果那个的话……)

不,等等。我只是被欲望冲昏头想歪了。

零不禁摇了摇头,却被紫苑踩了一脚。

“你干嘛?”

“喂,我们已经走到街上了吧?接下来要到哪里约会?”

零回过神来,发现他们已经来到车站前的闹区。

哇,糟了!零抱着头,说:

“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约会,踏出光荣的约会之路的第一步,可是我却心不在焉地想事情……而且,还要紫苑做这做那的……唉,我真笨!”

“喂!‘做这做那’是什么意思?”

“没,没有,没什么事。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约会啦!”

“那个我刚才就听过了!”

“所以,呃,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做什么才好。”

“那种事我也不知道。这是你提议的,所以你要自己好好想一想再决定啊。”

紫苑说的没错。不过,零太紧张了,所以有些不知所措。说到早上约会……

“对了,要不要在第凡内吃早餐?”

“什么是‘第凡内’?可以吃吗?”

“其实我只是说说看,我也不太清楚。有一部电影就叫这个名字吧。早上九点三十分之前进去的话,好像可以吃到马芬套餐?大约四百元。”

“我比较喜欢吃汉堡,而不是马芬耶!”

“一大早就吃汉堡,你真的是剑术道场的女儿吗?”

“那你住那么大的房子,早上连四百块的套餐都没有?哈哈哈。”

唉,虽然和平常一样和气融融,但完全不像约会。

总之,零先和紫苑牵着手去逛商店街。

如果紫苑是一身学生服打扮,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很难牵手,但紫苑今天的服装,看起来倒有点像是男人婆穿着五分裤的样子。

“嗯,在漫画或电玩中,像这样两个人逛商店,很容易被朋友发现。”

“那样不太好吧?两个大男生牵着手约会如果被朋友看到的话——”

“不过,大部分的约会都有牵手。”

“昨晚都牵了一整晚,今天不牵也没关系!”

“那个和这个的意义不一样。没有做做样子不行。哦,对了!”

叫紫苑换穿更有女人味的衣服吧。

零战战兢兢地走进一家展示着许多少女服饰的时髦服装店。

店内都是高中女生。店员也是年轻的女性。

“哇,这家店怎么搞的,都是女孩子!我们快走,我要回去了。”

紫苑率先显示出对女孩子过敏的拒绝反应。

“好好。我买件新衣服给你,至少今天约会的时候要穿裙子。”

“咦?不要,不要。你不要叫我做那么变态的事。”

“你不要那么大声说会让人误解的话!那不是变态!为了摧毁与男装少女贞德之间的相似律,你现在必须穿女装。”

(讨厌,男扮女装吗……)

(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BL情侣……)

(太可恶了。居然强迫不愿意的少年穿上女装……)

周围的女孩子以零为目标,投射刺人的视线(但有一部分是陶醉的炽热眼神)。

零发现了。对了,是“女装”(注:日文通常指男生穿女装的场合。)这句话有问题。

“哇,大家都误会我是变态了!”

“谁叫你要叫我穿女装。零,你果然很变态耶!昨晚还叫我在浴室穿学生泳装……”

“安静,安静!”

零慌张地随手拿了一件陈列在眼前的时髦洋装塞到紫苑的手中。然后,抓着紫苑躲到店里的试衣间。

“拜、拜托你,你不要大声说那么奇怪的话。我到外面等,你换上这件。”

“咦?我才不要穿这种有一大堆花边的鲜红色衣服。总之,裙子很恶心。”

“这只是做做样子。听好!这里和学校不一样,只有我会看见,所以没关系吧?为了不变成贞德,你必须穿女装。”

“呜……”

紫苑不知何故脸红地低着头。

(强迫可爱的男孩穿女装,大概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吧。)

零心情很复杂地从试衣间走出来,并拉上门帘。

不过,只等了几分钟。

门帘一打开,零就被紫苑拉到里面。

而且,在试衣间的紫苑,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裤。

虽说是内裤,却不是女生穿的,而是白色的男用平口内裤。

零瞬间陷入一种(咦,他果然是男的?)的错觉,接着,(怎么可能!啊,情况真是有够混乱……!)立刻闭上眼睛。

“喂,零!我实在不知道这件衣服该怎么穿!裙子和上衣黏在一起,拆不开耶!”

“那、那、那是洋装!本来就拆不开!还有,你不要把我硬拖到试衣间!这样,我才真的是变态。”

“帮我穿,帮我穿!”

“我、我拒绝!叫店员帮你穿!”

……

两人越吵越凶,零只好设法把店员抓来请她帮紫苑换装。

费用全部是零买单。

虽然荷包大失血,但一分钱一分货,效果很好。

穿着洋装走出店外的紫苑,摇身一变,成了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从服装杂志里飞出来的美少女。

鞋子也换成红色的高跟鞋。

头上用细发箍代替帽子。

店员用像在打量笨蛋的眼神望着他们:

(打扮成那种浪漫少女的模样……是要参加哪个地方举行的COSPLAY秀吗?)

不过,这已是零拙劣想像力的极限了。

因为,零最熟悉的女孩子,只有青梅竹马的那百。

那百虽然没有男装癖,但她只穿中性的衣服。她觉得裙子和高跟鞋会妨碍打架,百害而无一利。

而且,其他女孩子在学校都是穿制服。零没看过她们穿便服的样子。

因此,对零来说“像女孩子的服装”,只有电玩和漫画世界里的衣裳。自己真是有点可悲啊,零不禁在心中泣诉着。

“女、女孩子大都穿这样的衣服吧?”

“真的?呜,总觉得超丢脸的……裙子又短又飘来飘去的……好像会看到内裤耶……这双鞋子,鞋跟好高,很难走路。”

“你不要让人看到你的内裤。因为,你穿的是男生内裤……要不要把内衣也换成女生的?”

“不要!内裤是武士的灵魂!绝对不要!”

唉,总比扎上兜裆布好。零也放弃了。本来紫苑穿红色洋装逛街这件事,昨天之前根本是无法想像的异常事态。

“喂,紫苑。我们牵手吧,把手伸出来。”

“不要。实在是丢死人了……我……觉得自己被当成女生……”

“你本来就是女孩子啊!听好,贞德最大的特征,就是男装癖。不从这一点开始切割的话……”

“唔……我知道啦……可是,我总觉得你的眼神很色耶。”

“我、我才没有?你的说法有什么根据……”

“……而且……总觉得来往的男生都盯着我看……”

的确如此。

像他这样仿佛从动画世界或法国电影中跑出来的金发美少女,突然降临位于关东郊外这个小卫星都市的黄金镇,只要是男人都会注意到她。

“嗯,这件洋装可能显眼了一点?不过,你应该很习惯别人盯着你瞧吧?你本来就很引人注目。”

“好像不太对。周围的视线不对劲……有点令人毛骨悚然……”

“大概是你不习惯被人当女孩子看啦。好,那么,我们到不会让任何人看见的场所吧。”

零拉着紫苑的手往这条街唯一的一家综合电影院。

“电影院里黑压压的,应该很安全!”

“是、是啊。那么,我们一起去看泰拳的电影‘装得满满的楠普拉!’我想看这一部。”

零心想:明明很讨厌椰奶,却看泰国电影。

“好像很好看的样子,不过不行。因为,今天是约会。为了破坏与贞德之间的相似律,所以不能看武打片!看甜蜜的爱情片吧。”

“什么?我对爱情片没有兴趣。一定很无聊!”

“我也完全没兴趣,但没办法。因为,这是对抗贞德的策略。”

“呜,啊!本来我很期待和零一起出来玩的,可是一点都不好玩!”

……

最后,两人看了法国电影“折翼的八头身金发天使”。

二个小时的播映时间,紫苑绷着脸把头扭向一边,而零不愧是零,因为电影放映中不能讲话,所以只是默默地握着紫苑的手。

电影的情节让人看得一头雾水。

故事是说一个欠了一屁股债的无业男子,本来打算在塞纳河投水自尽,一个金发天使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不仅帮他打倒讨债的帮派分子,还不断地鼓励他,展开一连串连现在的萌少女游戏中也不可能会有的情节。

……二个小时,实在让人觉得很漫长。

“哇,故事真是离谱……紫苑,你醒着吗?”

“醒着。你一直握着我的手,哪睡得着!”

“为什么?你不是说握着手就不会做噩梦吗……为什么你那么紧张?”

“因为,周围一大堆人……我又穿着女生的衣服……总觉得……很不舒服。”

“真是奇怪的家伙。”

从电影院出来,两人在街上走了一会儿,争执着接下来要去哪里。

“紫苑,你一直坐着会累积压力吧。我们去打保龄球好了。”

“不要!穿着高跟鞋不能自由行动耶!裙子也很累赘。万一动作太大被人看到内裤怎么办。”

“那要怎么办?还是要买内衣吗?不过,我不能进女性内衣专卖店。”

“我想回去……无聊死了……无聊死了……”

紫苑说着沉默下来,步履蹒跚地开始往前走。

零没办法,也追了上去。

几分钟后。

两人好不容易来到黄昏时分的公园。

零买了紫苑爱吃的棉花糖递了过去,但紫苑气还没消,板着脸,一直没说话。屁股靠在树干上站着不动。

“紫苑,一整天一直强迫你是我不对。来,打起精神来!”

“……无聊死了……我真的很期待耶……可是这样子,根本不是我!强迫人家穿裙子和高跟鞋,连跑步都不能好好跑……而且,还被许多陌生男子用奇怪的眼光盯着瞧!我,我只是想和零一起玩而已……!”

她在哭吗?

零现在才发现,自己深深地伤害了紫苑。

我这个混蛋!

终究只有自己一头热,只有自己觉得很快乐吗?

因为紫苑穿洋装太可爱了,所以自己才以“要破坏与贞德之间的相似律”的名义,随意地玩弄紫苑?

心好痛!

“紫、紫苑,抱歉……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子约会。那个,是我冲昏头了。”

“……我也是第一次约会啊!尽管如此——”

“抱歉,都是我不好。下次就随你高兴好了……”

“已经没有下次了。我讨厌约会!”

“是、是吗?”

“……心里一直很难受……脸又很热……我讨厌这样。和零在一起变得很痛苦!”

“嗯?你的脸很红,难道感冒了?”

“不是啦。总觉得……很丢人……”

“这、这样啊。虽然我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总之都是我害的。对不起!”

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零和紫苑都觉得心乱如麻。

两人都没有发现,紫苑的心情发生了小小的变化。

或许,零其实已经注意到了。

不过,他不想承认。

或许,他想一直和她当个好兄弟。

如果他再和少女打扮的紫苑在一起的话,好像会破坏什么重要的东西,太可怕了。

就在这时候——

告知午后六点的钟声,在宽阔的公园里开始响了起来。

在灰姑娘的魔法解除之前,应该还有六个小时才对。

不过,已经结束了。

“……嗯,那个……总之,我们回家吧,紫苑。”

“好啊……回到家,我们又可以恢复原来的样子。”

“对对。没关系。”

零为了让紫苑放心而点头说道。不过,真的不要紧吗?

“不会再有陌生男子奇怪地盯着我瞧,对吧?”

“谁也进不了房子。你放心。”

零心想:是的,紫苑一直当男生就好了。

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女生的紫苑”。

不想把紫苑……交给任何人。

“……大家都一直盯着我……那样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咦?”

紫苑,你想说什么?

“其实,我大部分都是男生。尽管如此,要我学女孩子的样子,看起来很恶心吧?我穿女生的衣服一点儿都不可爱……”

“咦?咦?”

“……可是,零,你很想有个女朋友吧?所以,我想今天就一整天当你的女朋友……可是,你并不想要我这么奇怪的女友吧……”

“你在说什么?”

“……如果是真的女友就好了……”

零哑口无言。

什么?紫苑,你是怎么了?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全搞不懂。

因为你太可爱了,所以街上的男生都看呆了。

你误会了……而且一直忍耐吗?

为了我?

想到这里,就令人很受不了。

“啊,你真是个小傻瓜!你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奇怪。”

“……什么?”

“你很可爱!比这城市的任何人都要可爱。你可能是日本最可爱的人了!真是超乎常理!大家只是因为你太漂亮了,所以都看呆了。”

“咦?没关系,零,你不用使出仆人的拍马屁功夫。”

“不是的!不过,叫你打扮成那个样子,是我的错。抱歉……!即使你没有特地穿这种衣服,也比任何人还要可爱!非常可爱!你穿男装也超可爱的!你打扮成女孩子的样子太耀眼了,简直是犯规!所、所以,今后你上街的时候,要穿平常的衣服出门。”

心中的某样东西溃堤了。零揪住紫苑纤细的肩膀,有如怒涛般地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零,零……?好痛,肩膀很痛。不要抓着我。”

“……啊,抱,抱歉……我,说得太激动了……”

明明不想破坏重要的东西。

不行。自己会先毁灭。

这家伙……犯规。

零紧紧地抱住紫苑细瘦的身体。

糟糕,好柔软啊。

这是现实。

这家伙并不是梦。

比贞德的梦更真实。

紫苑的肌肤,甚至飘来像牛奶般香甜的味道。

甚至听得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我不想破坏它。

我想和紫苑永远当个好哥们儿。

尽管如此,我好像会亲手破坏它。

“……零,很痛耶。”

“抱歉,我太用力了。”

“不是。我的心很痛。好痛,我是怎么了……好可怕……”

“我也是。可恶……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啊……那百?”

紫苑叫了一声。

零不由得回头一看。

那百提着购物袋,全身僵硬地凝视着这番景象。

“那百?不,这是,那个……你误会了……误会了……!”

零说着,心想不管是误会或什么都对吧。

如果有误会,也只是说紫苑其实不是个男孩子。

“波吉……你……真的……有那种兴趣……?”

那是……完全误解了。

“那、那百,这是有原因的,但我不能详细跟你说明……”

“为、为什么不能说?为什么叫上、上弦穿成那样……”

“不是,那个是……这个——”

巴嗒!

零想放开紫苑。不过,紫苑不安地双手紧紧搂着零的脖子。

紫苑……害怕再这么下去,会被零抛到一边。

好不容易才能见面,零又要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虽然心里已被侵蚀了一大半。

如果在这里放手的话,就无法……

紫苑突然有这样的预感,所以拼命地想维系这份关系。

她和那百四目相视。

被那百瞪了一眼。尽管如此,紫苑也没有别开视线。

那百的牙齿开始咯咯作响。

这家伙……是认真的……!

突然出现。

打算夺走零。

明明是个男生。

“笨……笨蛋,笨蛋……哪有这样……哪有这样的事……!”

那百转过身,开始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