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6 下在卢昂的雨

第一卷 6 下在卢昂的雨

“……紫苑……你还活着吗?”

零仰卧在操场上,动了动自己的手。

紫苑一是身子向前趴倒在自己旁边。

那百不要紧吧?幸好村雨只擦过她的肩头。

不过,总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得救的样子。

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居然这么健壮,还能保持意识清醒。

虽然几乎连动的力气都没有。

因此,意识才会出奇地敏锐。

“……唔……唔……”

紫苑的呻吟声从旁边传来。

零伸出了手。

大概神经还有点麻痹。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

在黑暗中,他摸索到紫苑的手,立即紧紧握住。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影像。

一个熟悉的风景,中世纪的广场。

是卢昂。

贞德正要开始被公开处刑。

(是吉尔的梦吗?)

那并不是和以前一样昏暗的梦,也没有被影片的粗粒子弄得脏兮兮的。而是比现实的情景更真实、经由视网膜也绝对看不到那么细致的影像。

贞德被绑在木椿上。第一次看到那么鲜明的景象。她和紫苑长得很像。不过,她的脸和手脚却伤痕累累。那个有着和紫苑相同脸孔的少女,被酷刑、凌辱得不成人形。即使想转开视线,也无法移动分毫。因为,那不是用肉眼所见的景象。而是直接被传送到大脑里的影像。

(真糟糕。我明明很清醒……居然还看到这么清晰的幻觉。难道自己的意识就这样被吉尔侵占了。)

(……零……零……你还好吗?痛不痛?抱歉……真的对不起。)

那是——

紫苑的声音。

零发现一堆声音混在一起。

他的意识和紫苑的意识,已被吉尔和贞德夺走了一半。

两者的意识在某处互相混合交错着。

(是腹部被村雨击中的时候吗?)

自我的界线变得模糊不清。我是零,还是吉尔?两个意识正在混合。自我的界线暂时瓦解。紫苑也一样吧。所以,两相冲突的意识——紫苑和我的意识,以及贞德和吉尔的意识,全部混在一块。

(紫苑吗?我还活着。幸好你在最后关头放慢了手。)

骗你的。其实,我的神经、骨骼和肌肉都快坏死了。

体内充满的奥尔根,几乎全被转换成DOR。

自己还活着,是因为肉体的物理性“构造”没有损坏的缘故。全身的细胞只是惯性地活动着。不过,再这么下去的话——

可是,有件事更重要。

紫苑,你还好吗?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我和零一起睡的话……这种事……都是我害的。)

(没关系,快起来。容克要走过来了。再躺在这里的话,你会没命的。)

(那个……我醒不过来。我无法走出贞德的梦境。)

什么?

紫苑已经开始被贞德的意识侵占了吗?

虽然我挺身出面阻止,还是迟了一步?

零很想叫出来。不过,就是做不到。

(不行,不能放弃!怎么做才能让紫苑从梦中醒来?快想啊!有没有什么办法?再这么下去,紫苑就会被容克杀死了。容克也发现紫苑快被贞德侵占的事实了吧。这次她似乎不会轻易放过紫苑。)

……有烧焦味。

堆放在贞德脚下的木柴被点上了火。

挤满整个街道的群众,有的人嘿嘿地露出冷笑;有的人假装转过头去,又因好奇心和虐待心的驱使回头观看贞德的火刑。

(难不成这个梦境结束的时候……紫苑就会消失?)

那个已经让人做过好几百遍的梦。不过,至今也只能勉强分辨出那是“梦”中的影像。可是,这——不就是“现实”吗?鲜艳的色彩、甚至传来具有深度的空气感、群众的吵杂声、木柴裂开的声音,以及那股焦臭味,甚至连火焰所散发出来的热气都从空气中传来,再再刺激着零的……不,是吉尔的鼻腔。

是的。当这个梦结束时,梦境就会变成现实。

然后,我和紫苑的回忆,以及紫苑从以前一直生活到现在的记忆,都会变成一场梦。

如果变成那样……还不如让容克了结自己的生命。

(……不。不行,不行。如果我在这里放弃的话,那一切不就结束了吗!)

没办法让吉尔的身体动起来吗?

不能破坏这个梦吗?

虽然不晓得这么做,自己会不会觉醒过来。

不过,如果让紫苑就这么等死的话……!

(是贞德!贞德就在我的眼前。她整个人全变了。我来晚了一步吗?最后,还是救不了你吗?)

是吉尔的声音。他其实是用中世纪的古法语喊叫着。不过,吉尔的“思考”直接传到有一半精神已和吉尔同化的零的意识中。

(我……明明发誓要永远保护贞德的……我真是个懦夫。为什么舍弃了一切,还是不能把贞德从卢昂夺回来。我的计划不够周详,只能徒留懊悔。我真的能说,我已经尽了全力吗?应该有胜算才是啊。)

火焰终于烧到贞德的脚下。

(啊!贞德。上帝啊,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向您祈求。请您至少让卢昂降下豪雨……!请您浇灭要把贞德身体烧焦的火焰!请您现在就为摩西分开红海的奇迹、上帝的恩宠,赐予贞德……!)

零很想大声斥责吉尔:

混蛋……!

你干吗磨磨蹭蹭地哭个不停!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发生奇迹?连一滴雨都没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卢昂的天空明明是这么地阴暗,为什么连一滴雨都没下?上帝啊……您想眼睁睁地看着贞德被烧死吗……!)

这种时候你还在祈雨干吗?

站起来!

你最终要的人,不就在你眼前吗?

赶快伸出援手!

快去救贞德!

你——

不是上帝,是你!赶快去救她!

吉尔,只有你能救她!

就是因为你,在这么重要的时刻什么也不做,只是一味地哭泣,所以紫苑和我,才会被卷入这个莫名其妙的计划,受到这种折磨。

你算什么贵族,什么元帅!

你这个……没用的混帐……!

(……对了!贞德还活着,而且,她不就在我眼前吗?上帝啊,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即使当场被判为异教徒也没关系。请您救救贞德……不,我不会再祈求上帝了!这些家伙,不就是借上帝的名义想杀死贞德吗?我,我要救贞德。代替不愿伸张正义的上帝。吉尔·德·雷,站起来吧!实行你的承诺吧!用你的意志,或许可以救出贞德。用力拼到底……!)

并不是零的声音传达给他的样子。

因为,这个梦,是过去的事情不断重现。

在过去的这个场景,吉尔其实真的如此想过吧。

那个隐身在群众中,一直相信会发生神迹、会开始下雨的吉尔,用自己的意志力站了起来。

他从人群中挤过去,一直往贞德的方向迈进。

不过——

贞德虽然发现吉尔出现在她眼前,神情却很绝望。

虽然他的衣着有点脏,但她不可能会看错。那个眼神温柔地望着自己的人,的确是吉尔。

手脚被束缚着,被火舌吞噬的贞德,仅有那么一秒,她露出了欢喜的表情。

(啊!吉尔,你来了。你来救我了……)

还好我一直相信你。

……不过——

……吉尔,已经太迟了。

(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被践踏得体无完肤……这样的我,不救也罢。)

很久以前,谣传吉尔和拉·伊尔等一伙人可能会来刑场解救贞德。因此,贞德的周围部署了众多士兵,伺机而动。不仅如此,还有许多士兵乔装成村民隐匿在群众之中。他们认为拿贞德这个小姑娘当诱饵,或许可以钓到法军的大人物。特别是那个叫吉尔·德·雷的超级人物,说不定也会自投罗网。

所以,在卢昂的广场上,部署了森严的警备,连一只蚂蚁都逃不出去。

只要吉尔一走到贞德面前,吉尔就会立刻被逮捕,或当场被杀死——就在贞德的眼前。

(……救我……吉尔……吉尔……救我……)

贞德打从心底很想这么叫出来。

不过,她不能说。

说出来的话,吉尔就会毫不考虑地冲出来吧。

然后,在自己的眼前被杀死。

为了这个不值得一救、被夺走人格的自己。

因此,贞德开始呼唤着别人的名字:

“耶稣啊!”

为了拒绝吉尔——

虽然被火焰包围,她仍一直呼唤着耶稣的名字。

吉尔停下了脚步。

(你明明发现我的踪迹,为什么叫着上帝的名字?)

贞德!

你,真的要将自己的身心奉献给上帝吗?

真的要拒绝我吗?

呼唤着耶稣的名字被活活烧死,就能进入圣女之列吗?

是啊!如果在这里死去,数百年后的未来,你的确可以被列为圣女吧。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不是选我,而选择上帝?

(……是因为我有妻子吗?……你无法原谅有虚假婚姻的我吗?只要我和妻子离婚就好了吧?我没有勇气吗?我被贞德抛弃了吗?)

吉尔的心碎了。

贞德细瘦的身体,开始燃烧起来。

肉体逐渐烧焦,发出恶心难闻的味道。

尽管如此,贞德依旧一直唤着“耶稣”的名字。

零气得大骂:

你这个混蛋,贞德为了保护你,而想一个人去死啊!这点道理你都不懂吗!

混蛋,混蛋!你这个混帐王八蛋……!

贞德,你也太笨了!你明明很希望吉尔救你。不要再忍耐了。

尽管如此——

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

你们两个,都是无可救药的笨蛋……!

为了无聊的事互相猜疑,结果就是这样吗?

我不一样。我——

即使紫苑选择在我面前一直当个“男孩子”——

那也没关系。

只要紫苑能活着就好。

即使要我现在就死——

即使我牺牲性命,最后仍救不了紫苑——

即使最后一切都白忙一场,我也绝不后悔。

我只是尽我所能——

答应要保护紫苑。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能做的事。

是的!我终于明白了。

我不是吉尔。

我才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紫苑被杀死。

不管紫苑说什么,或有多讨厌我,我都要救她。

“紫苑,快点醒来!现在不是被这个梦侵蚀的时候!”

我不会变成吉尔。

我怎么会对紫苑见死不救?

我是……居待月零!

“打倒容克!你……你绝对不能死!你要活着……!”

咔嚓!

空间出现了无数个裂缝。

慢慢地裂开了。

世界变成了玻璃碎片。

散落一地。

“……你为什么会醒来?你应该差不多被贞德侵蚀掉了才对啊。”

不可能。

容克往后退了一步。

紫苑的意识应该被贞德的精神侵蚀了一大半,不可能再复原才对啊。

最后,应该是在紫苑沉睡的这段时间,当她的肉体活动完全停止时,一切就结束了……

尽管如此——

容克犹豫了,真的要把这个毫无防备、沉睡中的少女杀死吗?这很不像自己的作风。

紫苑醒着时,看起来像野猴子似地粗野不堪,但她沉睡的模样,却像在童话中登场的睡美人般清丽动人。

(快下手!现在不杀了她的话,世界就要毁灭了!)

容克念诵着陀罗尼的嘴唇,不禁颤抖了一下。

她的迟疑,与不可能发生的事态相关。

紫苑突然在容克的眼前握紧村雨,站了起来。

容克盯着紫苑那双瞪视着自己的眼眸。

里面没有掺杂一毫贞德的意识。

“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你醒得过来?”

“……因为零叫我赶快起来……”

“哼,本来你一直沉睡下去的话,可以不用那么痛苦地死去。你那把刀,根本没有力量和我对打。”

容克的视线落在紫苑平举的刀锋上。

她是瞄准自己的喉咙,还是人中?

紫苑把刀锋笔直地对准容克的正中线之后,突然静止不动。

不过,蕴藏在村雨刀身中的奥尔根那妖艳的光芒,已完全消失无踪。

奥尔根已经用尽。

这里是异常干燥的操场中央。

成为水源的河川和泳池,在遥远的另一端。

而且,容克用普累罗麻的雾气布下了结界。紫苑无法从操场逃出去,也无法呼唤妖物。紫苑根本毫无胜算。

“只要击中你的要害,我就能赢!”

“你认为只用肉体的力量就能击中我的身体吗?”

“不试试哪知道!”

她这样跟赤手空拳没两样,居然想用一把没有刀刃的刀子和我对打?

容克的红色瞳孔,发出慑人的杀气:

“那么,你就试试看吧!”

“……我……一定会赢……我要打倒你,然后带零和那百到医院去。”

“不用担心那百。受到致命一击的,只有居待月零。如果你想救他的话,现在就拐乖乖地受死。这样,我可以保证他没事。”

“……咦……”

紫苑的斗志,瞬间动摇了一下。

不过——

“……笨蛋……你死了的话,就没有意义了……赶快打倒那家伙……”

零声音微弱地说。

紫苑从梦里脱身的同时,零的意识也恢复了。

不过,身体已死了大半。零站不起来,只能用爬的。

“……可是……可是……”

“吵死人了!闭嘴!听好了,如果你死了,我也会死……”

“不,不行!零,如果你擅自死了,我就宰了你!”

真是无聊的对话。

好像小孩子在吵嘴一样。

容克耸了耸肩。这世界居然即将毁在这种家伙的手中。

关于计划的概要,也已经说明完毕。

不过,那似乎也没什么意义。

“你们无聊的吵嘴吵完了吗?那么,紫苑,这次你就去死吧!”

容克的手掌向村雨的刀锋伸了过去。

她的手掌也有一颗矿石。

容克开始念诵陀罗尼。

她的掌中,正有一个青白色的光球在形成。

(啊……糟糕?)

紫苑慌忙地想给她一击。

不过,来不及了。

“发生……!”

容克念诵陀罗尼的同时,“另一个容克”突然从她的手掌中跳了出来。

这家伙有着和容克完全相同的容貌,不过,头发和眼睛的颜色都是黑色的。

而且,身上穿着黑色牛仔裤、黑色衬衫和黑色运动鞋。

(他是男的容克吗?)

啪!

紫苑朝着容克实体的人中挥过去时,“黑容克”突然出现,像在保护容克似地双手夹住刀锋,阻止了紫苑的攻势。

空手夺白刃!

紫苑顿时无法动弹。

村雨既无法推出去——

也无法收回来。

“唔……好强。这家伙到底是谁……?”

“它是从我的无意识中唤出来的原型,也是你时常唤进来的艾斯的伙伴。虽然我无法像你一样可以随意地聚集奥尔根或无限地唤出艾斯,却可以把潜藏在自己体内的原型叫出来。”

“原型……?”

“原型有许多种,这家伙是我的影子。是受到自我压抑、排除在外的人格。所以,它和我不一样,既不会害怕,也不会犹豫,更没有良心和道德心,它会毫不迟疑地杀死你。”

黑容克两手夹住村雨的刀锋,开始慢慢地往前推进,缩短与紫苑之间的距离。

它的眼中不带有任何感情。

(和刚才受到操纵的那百一样。容克在操纵这家伙。)

“嘿……你没打算亲自战斗到最后吗?……太狡猾了……!”

“因为这影子比我强好几十倍啊。人类的肌力,只能发挥实力的几成而已。为了避免身体超过负荷,破坏身体组织,所以无意识地设定了限制。不过,如果本身是无意识的影子,就能完全发挥百分之百的肌力。当然,不只有肌力而已。它在所有的战斗能力上,比我还要厉害,也不受感情控制,可以像机器一样地杀死你……当然,你无法物理性地伤害没有实体的影子。现在的村雨,绝对打不过影子。”

“哼……!你藏了这么厉害的家伙,干嘛还要利用那百,把她卷进来……你实在太奸诈了……!”

“因为我绝不允许失败。这是世界存亡与否的要紧关头,像你们这样的笨蛋,是不可能理解的吧。”

“唔,唔唔……!”

身材娇小的紫苑,细瘦的臂膀怎么也敌不过容克的影子。

只要移动一下村雨,就可以给这个妖怪致命的一击。

如果可以使出这双手仅存的力量……

斗大的汗珠,一下子从紫苑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细瘦的双脚不停地颤抖着。

(紫苑会被杀!不行,快站起来呀我!)

在紫苑的背后,零咬紧牙关拼命挣扎着想站起来。

不过,全身的肌肉痉挛,不听使唤。

事已至此,虽然不想让那百卷入,但也只能请她出手相助了。

“……那百……喂,那百,快点起来……!”

零摇了摇倒在一旁的那百的肩膀。

“……好痛……唔,波吉老爱逞强……零?这里是哪里?”

刚才的记忆好像消失的样子。

她只是受到容克的催眠术操纵,会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现在没时间一一说明了。

“你看!那两个坏家伙正在攻击紫苑!你去撂倒那两个人!打倒他们!”

“好,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打架是吧!包在我身上……好痛……”

那百急得想跳起来,却软绵绵地跌坐回地上。

“……咦?身体……没力气……”

村雨掠过那百的肩膀时,她的体力似乎都被夺走了。

虽然没有像奥尔根用尽、濒临死亡的零那么严重,但要叫她站起来战斗,也太为难她了。

“抱、抱歉。不知怎么的,我整个人精疲力尽……”

“嗯,那就没办法了……”

万事休矣吗?

就在零快要绝望,移开视线的时候——

砰砰砰!

……咚!

轰!

紫苑的身体,就像举起村雨时一样,被容克的影子给举了起来。

连挨了好几下影子的重拳。

紫苑双手紧握村雨,承受着黑容克的拳打脚踢,如蝴蝶般在空中飞舞着。

“……哇……哇……!”

零和那百不禁惊叫起来。

影子的出拳,并不像人类的出手攻击。

而是异常沉重,快得令人不可思议。

就像被沉甸甸的榔头或铁锹连续重击一样。

就连那百,都不是它的对手。

更何况是与无法使用村雨的紫苑对打,这对影子来说,就像捏碎布偶那样,是个轻而易举的游戏。

“紫苑,你在干什么?快点放开刀子!快逃!”

“……不行……放开村雨……就输定了……”

“没关系,快点放开!你会被杀死的!”

“……容克……如果我死了……你真的会……放过零和那百……?”

容克抱着胳膊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影子后面,点了点头。

“……笨……笨蛋……你是大笨蛋吗!别耍帅了!”

“……可……可是——”

“你想当贞德·达鲁克吗,笨蛋!”

“……可是……零……我动不了啊……”

容克的影子,把紫苑的身体连同村雨一起往空中用力一掷。

从零和那百所蹲坐的位置往完全相反的方向扔过去。

紫苑被影子像丢行囊似地扔出去,整个人无力地滚落在操场上。

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放开村雨。

“……唔……唔……”

紫苑仍挣扎着想站起来。

我不想死!

身体很老实地反应着。

不过,心中却浮现出相反的想法:

如果我就这样死掉的话,可以救零吗?

如果是这样,要我死也可以。

容克好像也不是那么坏的家伙。

那家伙……不敢直接跟我对打。

其实她讨厌伤人。

所以,才叫那百和自己的影子上场代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在这里死去好了,而且,也可以救零……

“……咳咳……”

影子慢慢地走过去。

紫苑闭上了眼睛。

(……零,再见了……)

不过——

那百的声音传了过来:

“笨蛋!哪有为了保护仆人而死的主人!反了吧!你想叫零救你,对吧!那么,你就清楚地讲出来!零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笨蛋啊!你不说的话,谁知道你的意思!”

……那百。

我那么坏心眼。

想一个人独占零。

你却为我哭泣。

……啊!

还有一个人在哭。

是零。

很没用地,哭得像个女孩子似的。

一直哭喊着,没下雨,没下雨。

“……零。”

如果我就这样为了保护零而死的话,零这一生一定会为了没能救我而后悔不已。零会一直生活在后悔当中,痛苦地、悲伤地过着不幸的日子。如果是这样的话,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何而死,自己的死就毫无意义。就跟贞德一样;就跟吉尔好不容易来救贞德,而贞德却为了保护吉尔而死去的情形一样。贞德明明不是想呼唤耶稣的名字,其实很想向吉尔求救,想叫吉尔救她。她心里明明很开心的啊!为什么不让贞德幸福呢?真正的幸福,是能与心爱的人心意相通。为了救心爱的人而自己一个人死去,只会让另一个人更加不幸而已。吉尔专研魔术,被判死刑,也是为了让没能获救的贞德复活啊!零、零、零一定也会做出同样的事,然后变得不幸,变得比这世界的任何人都更加不幸。

我……想和零一起到最后一刻……

想和零……在一起……

零明明说会保护我的。

为什么我不相信零呢?

我和贞德不一样。

会相信零……到最后……

“……救我……”

紫苑的嘴唇动了动。

“……零……救我……救我……”

零在紫苑出口求救之前,早就跪起来,把自己的手掌贴在地上。

是吗?

没关系。

即使紫苑没有向我求救,不管紫苑怎么看待我,都不要紧。

我想救紫苑,所以我就去救。

我,死也无憾。

是我擅自要帮助紫苑的。

方法,不就是这个吗?

就是埋在手掌心的,这个!

难道,这东西是为了这种时候而存在的吗?

如果现在使出这项能力的话,毫无疑问的,我会没命。

以前为了紫苑,施展喷水绝技给她看了之后,送走紫苑后,自己就当场昏倒了。结果,住院住了一个月。因为过度使用这项能力,自己的体力和生命力全部被夺走,所以父亲严厉地告诫我,除非遇到“紧要关头”,绝对不可以使用。如今,我终于明白了。

这就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刻而赋予我的。

吉尔,我和你不一样。

我不管紫苑说什么,或拒绝我——

我都要救紫苑。

我很笨。

我本来就没有像你那样的智慧,不像你,尽想些不必要的事,找一大堆逃避的借口,想拖延情况,敷衍了事。

为了弥补没能解救在自己眼前的贞德,所以你后来想用魔术或炼金术让死去的贞德复活。但是,你错了!你让贞德复活,是想成立新的基督教吗?还是你想让贞德成为真正的女神?

亏你聪明绝顶,却看不清最重要的一点。

人一旦失去生命,是绝对无法复活的。

所以,这一点很重要。

你所追求的,并不是女神。

而是贞德。

是那个以男孩之姿从都雷米村来的,有点奇怪却又很普通的……平凡女孩子。

零让埋在手臂上的矿石运转。

念诵着父亲所教的关键字,启动矿石。

“……乌云……炸裂……!”

大量的奥尔根从地底被吸了上来,往零的手掌直冲。

乌云,炸裂!

将蕴藏在大地深处的地下水,或以其他形式沉眠的奥尔根吸取上来,然后向大气中释放出“奥尔根之泵”。

零的身体就像通雷的避雷针一样,成为奥尔根的通道。

连疼痛的感觉都逐渐麻痹了。

当身体感到疼痛难当时,大脑就会阻断疼痛的讯息。

一道蓝色的光柱形成奔流,从零的背后往上升。

零以前认为这个力量只是“汲取地下水,让水喷出来的能力”。

不过,现在他才明白。

这是为了消除DOR云的“能力”。

用大量的奥尔根冲撞DOR,可以使其中和。所以,把奥尔根连同水从地下吸上来,撞向积聚在空中的,即可消除它。

这就是为此而生的力量。

结果,DOR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充满水蒸气的云层出现在上空。那是因为把水蒸气连同奥尔根一起大量地吹到大气中的缘故。

这么一来,不久后便会开始降下大雨。

如果下雨的话——

紫苑一直拿在手上的村雨就会复活。

不过——

(嗯……不行……力道……不够……!)

遮蔽低空的白雾结界形成一个屏障,使水柱无法到达DOR层。

此时,紫苑的叫声传到零的耳边——

“零,救我……!”

那当然!

不用你说,我也要救你!

糟糕!已经停不下来了。

好像有源源不绝的力量涌出。

虽然身体应该已经等同于濒死状态。

紫苑的那句话,似乎成为最后的燃料。

“……我还没……还没使出全力呢……!”

零的额头冒出青筋,开始把装在手臂中的装置转到极限。

“呜噢,噢噢噢噢噢噢……”

我的心脏啊,请你再坚持一下!

包含着奥尔根的蓝色水流,加足马力往上空冲,往普累罗麻所布下的白雾屏障直冲而去。

简直就像用水流制成的钻孔器。

白雾的屏障有了裂缝。

“怎么可能……会被破坏……?”

容克跑了起来。

一定要阻止零。

万一结界被破坏而降下了雨,村雨就会复活。如此一来,或许连影子都打不过紫苑了。

不过,那百挡住在容克前面。

她呼吸困难,双脚也站不稳。

尽管如此,她的两眼并非无神。

而是眼角往上吊的倒三角形。

进入扁人模式。

“……如果你不停下来的话……即使是现在的我……”

“让开!”

“真讨厌!你擅自进人家的房间,对我做了什么?”

那百就像半个病人,很容易被击倒。

不过,那样就来不及了。

容克叫道:

“影,别管紫苑了!先阻止零!”

影子转身了。

……

时间有限。

普累罗麻的结界被破坏了。

笼罩在这世界的白雾瞬间消失,黑色的天空又开始在四人及影子的头顶上展开。

不过,含有大量奥尔根的水柱一下子就让那些黑云消除了。

取而代之,形成了灰色的雨云,逐渐成长。

就像在天空飞舞的巨龙一样。容克心想。

然后——

一滴。

二滴。

三滴。

雨珠落在容克白皙的脸上。

转眼之间——

天空下起豪雨,雨水像瀑布似地冲刷下来。

回头一看,影子刚好被紫苑劈下来的村雨砍成两半。

影子为了袭击零,而转身背对着紫苑。

那似乎成了它的致命伤。

紫苑在影子无力地消失前,早就向容克冲过来。

容克几乎把自己所有的奥尔根注入到影子内。

如今影子被击倒,她的身体变得有如铅块般沉重。

所以,她无法避开紫苑的攻势。

就在容克快要被击中的时候——

与紫苑四目相视。

紫苑的眼里,并没有对自己的憎恨或愤怒之情。

有的只是,即将失去零的悲伤。

心好痛。

(……师父……对不起……)

容克的胸部挨了村雨一刀,被弹了出去。

被打败了。

她从操场的中央一直弹到最北边。

容克的背狠狠地撞到门上,才停了下来。

她虽然想重新站起来,两脚一软,又摔倒在地。

不过,心脏还在跳动。

虽然消耗得很厉害,并没有生命枯竭的感觉。

也就是说——

(……她是用刀背砍的?)

正确的说,是点到为止?

紫苑在让容克受到致命伤之前,就略过容克的身体。

紫苑把村雨收回剑鞘,然后一步一步地慢慢走近被那百扶在肩上的零。

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DOR云突然一溜烟地不见了。

只有几片雨云的残骸漂浮在夜空中。

那场下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的豪雨,也停止了。

但比起那些事,有件事更令人惊讶。

紫苑应该因那百的退行催眠而几乎被贞德夺走意识。

可是,紫苑的意识却令人难以置信地完全恢复了。

从紫苑的表情,已看不到贞德的征兆。

“……为什么……为什么你恢复了?”

“谁知道!不是因为零救了我吗?”

“不对,是因为你哭着向我求救吧!”

这就是零。

“我才没那个样子!”

“不对,我微微听到了!”

“我没有说!”

容克虽然不太明白那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总之,是因为他们采取了与贞德和吉尔过去所经历的“卢昂悲剧”完全相反的行动的……缘故吧。

贞德不向吉尔求救,而选择独自死去。另一方面,吉尔则对贞德的态度感到绝望,而无法行动。

但是,紫苑向零求救了。而零也在听到紫苑的求救声之前,早就挤出自己最后的力量站了起来。

这两人……是用各自的行动拒绝成为贞德和吉尔的相似素体,切断与自己息息相关的相似律吗?

(不可能。)

总之,只有师父被冠上“出卖世界”污名的这个情况,可以暂时避免。

不过……

容克对那三个越走越近,最后站在自己眼前的人,低声说道:

“……你们并非就此逃过命运的安排……今晚,容佛劳并没有全员到齐。所以,你们只是运气好,逃过一劫罢了。”

“容佛劳,是什么?”

“我说过了。只准备贞德的相似素体,是无法让死者复活这么巨大的相似律发生的。为了将贞德的精神唤到这边的世界,需要一些或祭品。那就是一系列的容佛劳。”

“那是什么?而且,为什么连我也是其中之一?”

那百无法理解。自己一觉醒来,就倒卧在操场上。也没有人告诉过她关于贞德的复活计划。

“你的父母,和居待月同属秘密结社的人员。这样,你就明白了吧。”

“什么是秘密结社?我更不懂了!”

“……你们的头脑真的很笨耶……虽然你们今晚幸运地阻止贞德的复活,但早晚有一天,容佛劳会全员到齐。到那时候,谁都无法阻止……即使容佛劳减少了一个。”

“减少?”

“杀掉那百吗?谁做得出来!”

“……那么,现在就在此杀了我吧。我也是容佛劳。”

容克自嘲地低声说着。

“咦?”

“你也是吗?”

“杀了我,全员就暂时无法到齐。只要紫苑活着,就无法完全阻止计划。即使如此,消灭一个容佛劳……可以拖延相当多的时间。”

“你是说,我要到处杀容佛劳一辈子吗?”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这并非我的本意,因为必须把牺牲人数减到最小。那是先师的遗志……”

紫苑把村雨丢在脚下,说:

“我不干了!父亲大人千叮万嘱叫我绝对不可以砍人。即使是你,也是人吧。”

“……我可是你的敌人!”

“算了!如果你再让我看见,我真的会杀了你!你滚!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你想救全人类……做这么愚蠢的事……你会后悔的……”

“吵死人了!”

“你可以告诉我们关于那个秘密结社的情报吗?”

零问了问,但容克没有回答。

因为她连回答的力气和体力都没有了。

容克的身形像幻影似地开始消失在空中。

紫苑说她还有事要问而伸出了手,却抓不到她。

手只能在虚空中徘徊。

容克又消失不见了。

往无明的黑暗中——

“……那家伙这次也躲在远处吗!”

“不,这是实体。她是怎么消失的呢?”

“总觉得她还会再出现的样子。先给她致命的一击不是比较好吗?”

“别胡说!妖物姑且不论,容克是人类耶。”

……

终于结束了。

零抬头望着一轮明月。

无论这世界会毁灭,或死者会复活——

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

我只想和紫苑他们相亲相爱地生活。

互相插科打浑。

和紫苑一起生活,一起吃饭;和紫苑平平安安地一起度过无聊的日子,然后走完人生。

这样不是很好吗?

世界会怎么样?历史会怎么样?人类会怎么样?

那些老爱思考自己无法胜任的夸张抽象事物的家伙,总喜欢随便创造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把这个世界弄得乱七八糟的。

……父亲……他在这个把戏中,到底参与到何种程度呢?

装在我手掌上的矿石……为什么……拥有能让吉尔所祈求的“雨”落下的“能力”?

而且,连那百的父母都牵涉其中,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唉,算了。

现在,只想回家。

总觉得很累……

“紫苑,回家了。”

啊,咦?

虽然想迈出步伐……

……办不到。

自己果真已经不行了。

地面在旋转,天地完全倒转。

不对,是自己的身体正往下摔倒。

糟糕!

眼前突然变得模糊不清、昏昏暗暗的。

眼镜掉了。

眼镜、眼镜——

(……不对。我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零心想:真希望自己能再活久一点啊!

好想跟紫苑再待一会儿。

是啊!

零发现了。就是这种“依恋”让人感到痛苦。

为了使贞德复活而沉迷于魔术,最后上了绞刑台的吉尔,以及继承他遗志的那些家伙。

二十一世纪的现今,还抱持着让贞德复活的想法的那些家伙们也是。

不过,我应该了无遗憾了。

我解救了紫苑。

所以,我应该在这里讲些潇洒的话,然后带着笑容死去。

可是——

(……不行。完全想不到什么漂亮话。)

如果是在寺庙里看惯人类生死的和尚,应该想得出来此刻该说什么话好吧。

很遗憾,我只是一个充满烦恼的凡夫俗子。

还有一堆尚未破关的电玩。

硬碟录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