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第一卷 终章

零一醒过来,就发现他置身于自己熟悉的房间里。

不知何时换上了睡衣,仰卧在床上。

然后,紫苑也同样穿着睡衣,双手紧搂着零的脖子,小小的脸蛋埋在他的怀中睡得很熟。

“……咦……我还活着……?”

人生的尽头,自己应该是胡思乱想地要魂归九泉才是。

听说人在临死之际,会表现出他最真实的一面。

如果是这样,我应该是个……没用的家伙。

我还活着。

难道昨天和容克的战斗是在作梦吗?

(我仍然分不清梦与现实的界线,继续活着。)

……咦?

(……侧腹部……好痛!)

被紫苑的村雨刺入的地方,开始阵阵抽痛。

好痛!好痛,痛痛痛痛!

我明白了。这是现实,这种疼痛,是错不了的。

我懂了。我恢复了意识,所以我的痛觉神经,请你手下留情吧。

如果脱掉睡衣,腹部一定有着很严重的淤伤。

尽管如此——

(为什么紫苑会抱着我睡觉呢?)

紫苑并不是只握着零的手睡觉,而是像猫咪似地把柔软的手脚缠绕在零身上,紧紧地贴着他睡。

(紫苑明明气得跟我说不要再一起睡的。哼!难道她在我昏过去时,改变了心意?)

“好痒……”

不妙!紫苑的头就在自己的鼻尖下方。早晨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紫苑的金发沐浴在阳光中闪闪发亮,她的发丝正轻搔着自己的鼻子。

紫苑的发梢好像有刚挤好的牛奶香。

零心想:那是紫苑的味道。

咦?

怎么连嘴巴里也有牛奶的甜味……

……不可能吧?

“……嗯……零,早安……”

紫苑缓缓睁开眼睛。

(像这样非常近距离地看紫苑,她的眼睛还真是大耶!)

紫苑好像还没完全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白皙的手指用力揉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喂,你那么用力揉,当心眼睛充血哦!)

就像个麻烦的小动物一样。

“紫苑……为什么我还活着?”

“哦……是我救了你呀。”

“是你?你怎么救我的?”

“你要感谢我,是我授予你生命的。”

她是不是在骗我?虽然心里掠过一丝不安,但也无所谓了。

零笑了笑。

因为,紫苑笑颜逐开。最后连自己也受到影响而笑了起来。

“所以从今天起,你要比以前多十倍地,尽心尽力做我的仆人!”

“你还好意思说!对了,你有梦到贞德吗?”

“没有,完全没有。还是跟零一起睡最安心了。”

“是吗?可是,你睡觉的时候还面带微笑耶。你做了什么梦吧?”

“和你一起玩的梦啦!”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总是很直接地望着自己。

零觉得很不好意思,转眼看着天花板。

“……那种事也不用特地作梦吧。”

“嗯。这次我们是一起踢足球耶!玩得很开心哦。因为我没办法上体育课,所以我很喜欢在外到处乱跑。”

“要是踢足球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奉陪。”

“真的?”

“对。我不会再叫你穿裙子了。我们再一起去玩吧!”

“好!啊,可是——”

“可是什么?”

“……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可以穿女孩子的衣服。那个……如果零……想看的话……”

最后那句越说越小声,所以零没听清楚。

紫苑好像有点害羞,实在很不像她。

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他移开自己的目光,轻轻地摸了摸紫苑的头。此时此刻的紫苑,正在自己怀中贪婪地享受着安详的早晨时光。

紫苑的喉咙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身体一动也不动地。

如果现在在紫苑的额头上亲一下,她也不会生气吧。

就在零开始想着这种事的时候,紫苑突然站起来,喊道:

“……啊……要上学了……都忘记了!”

紫苑猛然踩了零的腹部一脚,从床上一跃而下。

“哇!”

好痛……痛死了!

这家伙是看穿我的邪念,而故意让我受到老天的惩罚吗?

零按着胃部起身,叫道:

“紫苑,你不是全身都在痛吗?今天请假好了。”

“不要!我已经不要紧了……虽然手和脚还在痛。”

“如果你觉得一个人躺在床上很无聊,我陪你一起请假!”

“不用!父亲大人说不可以请假不上学……唔,可是,连走路都很困难。”

紫苑刚才精神奕奕地从床上一跃而下,但脚一踏到地面,似乎全身的肌肉和骨骼就开始发出悲鸣,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那还用说!你被容克的影子打得很惨。”

“对了!零,你背我!”

“什么?”

零不由得倒退好几步。

那两只手要干吗?

为什么举着手向我逼近。

她那无比幸福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你要背我到学校!你是我的仆人,做这么点小事是应该的。”

“开什么玩笑!谁要做那么丢人的事!你在学校可是以男孩子的身份上学耶。”

“那有什么关系。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耶!”

“难不成你打算把这句话挂在嘴上一辈子?”

“没错!”

“……唉……真拿你没辄……只有今天哦!如果明天你还是全身酸痛的话,就要请假哟。”

“太棒了!那么,我们快点上学吧!”

“喂,你不要在我房间换衣服!不要脱睡衣!不要让我看到你的胸部!”

容克还没放弃阻止那项计划吧。

她说只要紫苑还活着,贞德复活的计划就不会终止。

而且,零的父亲、紫苑过世的父亲,说不定连那百的父母都有参与那项计划。

如今想起来,那百能够看到那些妖物……艾斯,是因为那百也是那个称为“容佛劳”计划中的“一部分”。据容克所言,那种东西普通人是看不见的。

不过……紫苑相信自己的父亲。

即使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父亲大人是真的把我当做亲生孩子在爱护。

而且——

和零一起生活的梦想,如今也已成真。

所以,我不会再受到贞德的威胁。已经不要紧了。

因为我的梦,与我所生活的现实吻合地重叠在一起。

只要零在我身边——

零在的世界,就是我的现实世界。

所以,我不会再迷惘了。

零背着紫苑慢慢地走在枫叶步道的缓坡上。紫苑在零的背后低声道:

“喂,零!”

“干嘛?你要尿尿吗?”

“不、不是啦!那个……如果我是梦里面的人,你也会保护我吗?”

“什么?那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那个,你只是因为这世界刚好是现实世界,所以才保护我的吗?或者……”

“反正……不管是梦还是现实,都无所谓。根本没关系。”

“……是吗?”

“以前常做吉尔的噩梦,让我有点困扰。是不是自己认为是梦的世界才是现实,而自己认为是现实的世界才是梦?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在意哪边的世界是梦,哪边的世界是现实了。紫苑……对我来说,有你的世界,就是‘真实’的世界”

和我的感觉一样!

紫苑满意地撒娇说:

“是吗……嗯,真是模范仆人的回答耶。”

零突然回过神来,自己是不是说溜了嘴?

“你还没睡醒吗?你又不是梦里面的人。你今天早上睡觉又流了一堆口水在我睡衣上!”

“咦,真的吗?”

“你张着嘴巴睡觉,看起来真的很像白痴耶,麻烦注意一下。”

“吵、吵死人了!”

噼里啪啦。

紫苑猛K零的头。

“住手!你在这里把我打倒了,坐在我背上的你也会跌下来!”

“哈哈哈!这叫做同舟共济!”

“济你个头啦!你真的很呆耶!”

当这两个人在枫叶步道上展开激烈的争吵时,那百和满仁刚好从对面的转角走过来。

那百好像还有点疲倦的样子,她看到零和紫苑一大早就白痴地打情骂俏,呼地叹了口气,然后惊讶地低声说:

“一看到你们,我就觉得自己今早一直烦恼这烦恼那的,实在很笨。”

“那百,早安!今天也一起吃便当吧。”

零摇了摇头,说:

“紫苑,今天早上没有做便当。起得太晚,来不及做。”

“什么?你这个仆人真是没用耶!太懒散了!”

“吵·死·人·了!你自己也很晚起床啊!”

“好痛痛痛!不要扯我的耳朵!”

满仁跟那百悄声耳语:

“这两人……好像比上个礼拜更有危险的气息……难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而让彼此更加亲密吗?嘿嘿嘿。”

“嗯,谁……知道……”

其实那百知道。

昨晚她看到了。

上弦对零做了那件事。

怎么会有那么天真的笑容,那么坚忍不拔的意志……

……那么……开心地……令人脸红……

……那么……幸福地……令人着迷……

……啊……

啊啊啊!

我已经不行了!

(……唔,唔……)

那百终于爆发了。

手指点了点坐在零背上不停嚷嚷的紫苑。

一脸凶恶地说:

“喂,紫苑!”

眼睛呈倒三角形。

是那百想扁人的样子。

“是,是的?”

紫苑不由得恭敬地回答。

(我做了什么事惹那百生气了?)

不过,从那百口中所说出来的话竟是……

“上、上弦……请、请跟我交往!”

“咦咦咦咦咦咦?”

零紧张地移开视线,说:

“那、那百,你和我不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吗?现在你说想跟我交往或喜欢我,让我有点伤脑筋耶。”

“不是你这个波吉啦!”

那百狠狠地踢了零的膝关节一脚。

“哇!等等。那百,你怎么真的踢我?我父亲都没踢过我!”

“为、为什么是我?我,那个,对女孩子没兴趣。”

“我昨晚看到了,很佩服你的男子气概……!那么……激烈地……为了救战友而做到那种地步……啊,哇哇……”

“昨晚很激烈,是什么意思?紫苑,发生了什么事吗?”

“呃,零。那个嘛——”

“那个……总之,今后我认同你把波吉当仆人使唤,所以请你跟我交往!如果你现在没有学会正确的男女关系,你就会误入歧途,堕入罪恶的深渊!身为你的战友,我不能坐视不管!”

“我不要,我不要!零,你也说一说嘛!”

“……什么……那百,你不是向我表白吗?和电玩的情节不一样耶,真是怪了?”

“怪你个头啦!谁会喜欢你这个波吉?”

咚!

“好痛!那百,你又踢我!”

“紫苑现在太纯真了,哪能受到像你这个波吉变态的荼毒!”

“我哪里变态了?我正常得不得了!其实是另有隐情啦!”

“你这个开心背着表弟上学的男生,还敢狡辩!”

“那百,这是有理由的。”

砰!

又踢了一次。

好痛,踢人脚部这一招,痛死了!

零差点泄露出真正的原因。

紫苑慌忙地在零的耳边小声说:

(我只有在你的面前才当女孩子哦!)

紫苑当了十七年的男生,现在突然要她改当女孩子,也太难为她了。

所以,除了两人单独在一起之外,紫苑想继续当父亲大人所希望的“男孩子”。

这似乎是紫苑的决定。

(只在我面前吗……)

零觉得有点难为情。

虽然“女孩子”和“女友”之间还有段距离。

不过,零认为暂时这样也不错。

因为,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

紫苑就是紫苑。

“……是、是吗……我知道了。”

“太恶了!零,为什么你被我踢还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喂,快点从实招来!你有什么理由?”

那百追问着。

“那、那是……”

“那是什么?”

“那是……我和紫苑之间的秘密!”

“……可恶!我要杀了你!现在就宰了你!”

“哇哇!你们两个不要打架!”

在满仁的面前,怒火中烧的那百和背着娇小表弟的零,开始展开激烈的战斗。不,即使说是战斗,零也只有挨打的份。或许用“虐杀”或“扑杀”的字眼来形容比较正确吧。

满仁只是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

什么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个爱吵嘴、爱面子的损友,居然在吵什么能不能交往的。我们从什么时候变成青春偶像剧的主角了?

(啊,这跟吾辈没有关系吧?)

不过,昨晚这些家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唉,算了。谁叫他们沉浸在爱河之中呢。

这才是天下太平吧!

“嗯,和平也不错嘛。嘿嘿嘿。”

满仁喃喃地说着(为什么没人来跟我表白?是因为我的长相吗?我长得太恐怖吗?大家果然都是以貌取人)不禁抬头望了望天空。

秋天的天空,万里无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