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迫近真理的七秒钟

第一章「科学加速前行的终点」

第一卷 迫近真理的七秒钟 第一章「科学加速前行的终点」

所谓研究,就是发现其他人看不见、其他人没有发现的东西。——康拉德·洛伦茨

物理学不久就将迎来终结。科学家们差不多该发现物理法则都是图方便制造出来的东西了。——天川理璃

1

那一天,日本列岛从地球上消失了。

时钟的指针正好指向七点,他正和三位家人一起围坐在餐桌旁。毫无征兆的,在他按照平时的顺序品尝味增汤、将筷子伸向烤鱼的那个瞬间,世界历史和科学历史发生了史上最大的变革。

正好出现在电视新闻里的外国大都市纽约现在已经不存在了,理由很简单,美利坚合众国国土所在的北美大陆整个消失了。

另外还有欧亚大陆、非洲、南美、南极、澳大利亚——换句话说,地球上所有的大陆都消失。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改变了形态。原来的六个大陆及其周围的岛屿变形成了无法分辨原形的样子。

面对一个人站立在不再是日本列岛了的大地上的他,只有秒针在走的始终告诉他,这些都发生在短短的七秒钟之间。

造成世界人口的半数、五十亿人牺牲的这次科学实验的失败,或者说成功,在后来的历史中被称为『奇异领域的奇异点』。在最后的一秒钟,展现在他眼前的确实是颠覆以往常识的东西。

2

研究室中呈球面悬浮着好几个四边形的全息显示屏。在它们的中央有一位十五六岁地少女。丝绸般的黑发覆盖在微微隆起的胸部上,沐浴在全息显示器朦胧的蓝色光芒下,窈窕的身体一丝不挂地悬浮在空中。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看起来不是睡着了,就是已经死去了,但这两种说法都不正确。

她是他律型人工智能机器人。像她这种能够遵照指示、命令行动的旧世代人造人,虽然外表和人类分毫不差,但没有意识。换句话说,不是活的。而且她还在没有完成,不,应该说是即将完成。

呵,的一个小声在研究室里响起。然后逐渐变大,变得拥有明确的意义。是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声音的主人身穿白衣,像弹钢琴一样富有节奏地操作着全息显示屏,愉快痛快至极地独自大笑着。这情景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估计会怀疑他的人格,但他,一之濑贤悟是以弱冠十七岁之龄就公然自称天才的,谁也无法否认的出色的怪人。

「和计算一样,和计划一样,和计略一样啊。太过顺利到了可怕的地步啊。本来不过是个旧世代的人工智能,本大爷怎么可能失败!有个科学家好像说过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不过看啊,现实却是这样!天才来源于百分之百的灵感啊!」

摆出了握紧右拳的姿势后,贤悟完成了人工智能程序的最后设定。

「来吧,跨世纪的瞬间。」

全息显示屏像是被吸进去一样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到了他律型人工智能机器人地身体里,机器人悬浮的脚缓缓落到地上。她睁开眼睛,平静地发出声音。

「正常启动完毕。Master,请提示我的名字。」

贤悟翘起嘴角,好似在说「完美」。

「好吧。华丽丽地发表本大爷三天三夜不睡觉想出来的绝佳名字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你可知道为了想出这个名字身为天才的本大爷花费了多少辛劳?对,这正是听者落泪、言者落泪、每次说出无不落泪——」

「那种怎样都无所谓啦,快点说吧,Master。」

「哦、哦哦、噢噢噢?」

「您在结巴什么啊?」

被他律型人工智能吐槽,贤悟感到有些偏离预定。

「那、那我就说了。你的名字是加奈。」

「加奈,吗?」

她像是在确认发音似的念出自己的名字。

「你看起来很满意嘛。」

「不,完全不行。连一丝一毫的感觉都没有。但是,这名字是Master起的,为了让Master高兴我就忍一忍吧。我真是舍己为人啊。」

「等等!加奈,你真的是他律型人工智能吗?」

明明是自己制造的贤悟却像个笨蛋一样问。不过,他律型人工智能没有意识。换句话说,应该和兴趣、嗜好之类的概念无缘。

「是的。不过,我通过了图灵测试。话说回来,Master,这个问题太蠢了。」

图灵测试是判定机器知性的测试,如果判定者和这个机器交谈后无法将其和人类区分开来就算测试合格。说实话,贤悟制造她的时候全凭灵感,细节的地方都不记得了。

「嗯。说起来好像也不是没有这么一回事啊。换句话说,所谓连一丝一毫的感觉都没有什么的,是那个吧?」

「是的。是由疑似意识模式之一决定的。简单的说就是随机的。」

「也就是说太蠢了那句话也是?」

「是随机的。」

「但是为什么说出来的都是坏话?」

「凑巧而已。因为都是随机的。」

「不过总觉得坏话有点多啊。这部分是什么结构?」

「我不知道。话说回来,Master,我不是您自己做的吗?请不要问我。」

加奈鼓起嘴巴,把头转向一边。不愧是通过了图灵测试,举止很像人类。不,好像有点过头了。贤悟一边这样检验着人工智能的成果,一边说:

「爱因斯坦曾说,能够查到的东西没必要一一记住。」

「那么那种无聊格言也快点忘了吧。」

真的是随机的吗?贤悟努力忍住把人工智能拆开检查的冲动。

「总之,先穿上衣服。那边的架子上放着你的衣服,选你喜欢的穿吧。」

「Yes,Master。不过,最终都是随机的哦?」

「哦。没关系。」

「明白。」

以下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20 才可浏览

加奈面露微笑,把右手举到额头变敬礼,然后啪嗒啪嗒地跑向架子。途中,「啊」的一声转过身来。

「响了哦,Master。」

仔细一听,果然听到耳边响起铃铃铃的电子声。那是纳米智能手机发出的来电提醒音。现在,除了一部分研究用电脑和一部分家电制品外,许多电子仪器都整合为了这个名叫纳米智能手机的纳米机器里。常用的有电视机、收音机、个人电脑、录像机、音响、导航仪、游戏机等等。另外,纳米智能手机之间还能构成网络,拥有废弃纸币电子化后的货币结算功能。到公元二十一世纪为止,纳米科技连简单的纳米机器人都无法生产,到现在之所以如此发达,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基于奇异领域理论开发出来的奇异领域制御装置(DCU)。

显示,纳米智能手机对贤悟的脑波产生反应,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全息显示屏。在来电者一栏中显示着西条彩世。她是和贤悟同属世界国家第一大学的同级生。

应答。全息显示屏上映出一位活泼的女孩子。她晃着剪得很轻便的暗棕色头发,大眼睛里闪着光辉。她脚上穿着的米色角斗士凉鞋的鞋跟很低,貌似全速跑步也不会碍事,上身穿着长款的黑色吊带衫外加黑白两色的条纹短T恤,贴身地描绘出略显贫瘠的曲线。从牛仔热裤中露出柔软紧致的肌肤,更显出腿部曲线的美丽。

她略过寒暄直奔主题。

「现在在哪儿?」

「啊?」

「不是『啊』,你现在在哪儿?」

彩世透过显示屏瞪过来。

「怎么了,这么突然?」

「啊,未接来电。看来你没看未接来电啊。电话也不接。你到底在做什么?」

贤悟为了完成加奈的最终检查三天三夜都猫在实验室里。大概是没注意到有电话吧。

贤悟努力藏住心中的动摇,回答道:

「那真是抱歉。在老地方的研究室里。」

「我马上过去。你给我想好借口和回答哦。啊。还有啊——」

彩世露出鲜花盛开般美丽的笑容,

「要是逃走的话,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哟?」

挂掉电话,收起全息显示屏。贤悟把心里话全都嘟囔了出来:

「……遭了。要露馅儿了。」

「Master,您在忙吗?」

加奈依然全裸,手上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

「哦。稍微出了点麻烦事,要开溜了。快点穿上衣服。」

「这个,Master,稍微有点麻烦,我好像没法穿上衣服。正确的说是,想要穿内衣的时候出现了错误。大概这一项没有被写进动作程序里。怎么办?」

「加奈君,没有时间了。别开玩笑了啊。身为才华横溢的科学家的本大爷怎么可能犯这么马虎的错误?」

「玩笑没有写进程序里啊,Master。难道说,您才华横溢是因为容量太小了吗?」

「真的没写进去吗你这个突然黑化的家伙!」

他律型人工智能没有意识。现在的贤悟是对着自己编写程序的随机说话的机器人偶吐槽的寂寞人类。

「我的Master的性格好像不受女孩子欢迎啊。」

「说、说什么蠢话。本大爷对你来说只是Master,但在人类中却被称为恋爱Master啊。算、算了,区区他律型人工智能怎么可能明白。」

贤悟用像没油了的机器人一样的动作在同一个地方无意义地走来走去,连他律型人工智能都很清楚他在动摇。

「初吻是什么味道的?」

贤悟像被打断了脊骨似的瘫了下去。

「对、对不起。我只是逞强而已。请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贤悟对着自己制作的人工智能痛哭流涕。

「呢么,衣服该怎么办?这样下去没法执行命令啊。」

「稍、稍等一下。现在要治疗心灵的创伤,等三十秒。」

贤悟捂住耳朵,闭起眼睛,像念咒似的说了好几次「删除」。三十秒很快就过去了。

「还没好吗?」

「吵死了。小生很敏感的。」

思春期的他会随着心情改变第一人称。强势的时候或者心情好的时候用本大爷,消沉的时候用小生,非常容易理解,也会经常使用我或俺这样一般的第一人称。

「不过,约会一类的总有过吧?」

「可恶————!」

哐、哐哐,贤悟开始用头撞击地板。地板破了,碎片飞散开了,但他的头却完全没事。

「Master的头真是结实啊。」

贤悟听到加奈的话坏笑起来,突然兴高采烈地说:

「哼,不用这么夸我啦。本大爷的头和那些笨蛋们的确实有本质区别。因为它守护着世界最尖端的头脑啊。等等,我想到了。不,想起来了。」

贤悟猛地站起来向加奈拿着的衣服伸出手。

「在不眠不休制作动作程序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是涌不出穿内裤的灵感,于是本大爷决定先把这一项放一放结果就忘记了。」

「我诞生得真草率啊。请先查错啊。」

「就这样吧,不过你放心。只要跳过穿内裤工程应该就不会有错误了。」

「那我就不穿内裤吗?要是裙子翻起来了可怎么办?老实说,我是无所谓,会因为违反他律型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公共道德相关法律而遭到逮捕的可是Master哦?那不是很糟糕吗?」

「哼,谁说要你不穿内裤了?」

面对眯起眼睛的贤悟,加奈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小脑袋。

「哎呀哎呀,就是因为这样才说他律型人工智能欠缺想象力啊。听好了,你仔细想想。把你无法穿内裤作为A,把不穿内裤作为B。这时候,在逻辑上A=B成立吗?不,不成立。」

「Master,我的思考程序出现了错误。」

「要说为什么——」

他紧紧握着带粉色丝带的内裤宣言道:

「本大爷帮你穿上内裤不就行了吗!」

贤悟那像是发表了跨时代科学理论的朝气蓬勃的科学家般充满自信的眼睛里,闪着和说着『还是幼女好』的真正变态一摸一样的光辉。

「Master的表情像超萝莉控老爹一样威风凛凛呢。不过,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可怎么解释?」

「不用担心,加奈君。喂这完全不威风凛凛吧!谁是超萝莉控老爹啊!」

「吐槽太慢了,Master。到底要怎么解释啊?」

「算了,听好。第一,这种事情偶然被别人目击到在漫画、动画里是既定的发展,但是在现实里没那么容易发生。第二,就算被目击到了,现实中的人类也没那么容易就模板式地误会我在做猥琐的事情。第三,就算被误会了,如果惊慌失措只会显得更可疑,只要堂堂正正的就能立刻洗清现役。这是三次元世界里的误会三法则,只要不反转重力就不可能有人对本大爷的伦理人格产生怀疑。听明白了就把右脚抬起来。」

「Yes,Master。」

贤悟让加奈的右脚通过带粉色丝带的内裤。接着正要命令她抬起左脚的时候,背后传来自动门打开的电子音。

难道,不,要相信——贤悟默念着自己定义的三次元世界里的误会三法则的优点,想要转过身去。但是,他没能做到。空气的重量和温度都与刚才说俏皮话的时候大不一样了。那位有名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在解释自己提出的理论时说过:『请把手放到热炉子上一分钟试试看。感觉像是有一小时那么长对吧。然而和可爱的女孩子坐在一起的时候,即便过了一小时感觉也和一分钟差不多。这就是相对性。』贤悟此时正亲身体验着相对性。

要说为什么,现在,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贤悟的人际关系中最麻烦的少女。

「一之濑君,这究竟是什么研究?」

正像贤悟担心的那样,西条彩世用努力抑制感情的语气问。不过不幸中的万幸,三次元世界里的误会三法则中的第三法则还没有被打破。

「Hi,Caiiishi. How do you do?」

「Master,冷静一下。请堂堂正正的。」

加奈小声提醒由于太过惊慌变成伪外国人语气了的贤悟。贤悟总算回过神来,像发现了未知现象的科学家一样说:

「彩世,过来一下。没想到机器人的这里竟然是这个样子的啊。到底是怎样的结构啊,就算是本大爷也完全不明白啊。」

「完全按照Master的设计,在硬件方面有着和人类女孩子完全相同的技能。」

这个瞬间,贤悟的直觉感到三次元世界里的误会三法则破灭了。

「是吗。哼哼。一之濑君原来是这种人啊。」

彩世的声音和身体颤抖着。

「等等,等一下,彩世。那是危险的想象。你好好想想。不一定是你想象的那样对吧?」

「讨厌啦。不用那么担心,我不会误会的。我啊,已经全明白了。」

彩世嫣然一笑,连没有心的机器人的笑容都比她更像人类,贤悟感到背脊发凉。

「不,你不明白。你什么都不明白。像你这样自以为是以为明白了是最要不得的。你想说什么就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好了。那样就能全部解决了。澄清误解,消除担心。世上万事大吉。」

「那么,首先,我说了啊?」

「哦,请吧。」

贤悟使劲拍了一下胸脯,做出什么都可以问的样子。彩世缓缓走近,露出温顺的笑容。一瞬间,她突然不见了,像瞬间移动似的绕到贤悟背后,用手心贴住贤悟的背心。

「把一之濑君,从细胞分裂开始重制为胆小鬼如何?」

彩世周围摇荡起苍白色的光,贤悟的身体突然像重力反转一样浮上空中、加速、一头扎进天花板。

「好、好疼。彩世你,用奇异领域制御装置(DCU)太卑鄙了!」

「你是铁头所以没关系吧?还是说比起『飞行(Flight)』你更想尝试一下『非杀伤性武器(Stun Gun)』?我可以亲切指导一下后进哦。」

贤悟听到这里对彩世怒目而视。

「……这句话是挑衅吗?还是自吹自擂?」

「是一之濑君自己自卑而已啊。不甘心的话去考取DCU管理者的资格就好了啊。和教授打架结果被无限期停学真是可笑。我看你差不多该放下架子去道歉了。」

「做不到。」

「为什么?」

「怎么可能为没错的事情道歉?差不多不要再靠亲戚关系了。」

彩世的表情仿佛发出了咔嚓一声一下子冷淡了下来。

「我说啊。不要用那种说法。如果你是说真的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哦?」

两人针锋相对。

「生气又怎么样?要对我使用非杀伤性武器?做得到的话就试试看。本大爷可没空奉陪女人无聊的歇斯底里。就让本大爷证明奇异领域制御装置不是绝对的给你看。」

「女人无聊的歇斯底里?」

彩世牵动面部的肌肉摆出寒气逼人的笑容,平静的用食指指向贤悟。

「把一之濑君,从遗传因子排列开始重组为丧家之犬如何?」

「等、等一下啊,彩世。说让你试试没让你来真——」

贤悟的眼中映出一条从彩世的食指伸向他身体的红色光线。在那瞬间,贤悟像杀猪一样大叫。

「万分抱歉!小生,有点得意忘形了——」

但是太迟了,光线贯穿了贤悟。紧接着,贤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剧烈疼痛,发出好似坏掉的收音机中噪音的惨叫,瞬间失去了意识。

3

贤悟醒来的时候视线不自然地高。看来他的头还戳在天花板里。因为一直吊着那里,脖子有点疼。

「加奈君,你在吗?」

「Yes,Master。」

和回答一起出现在贤悟面前的加奈穿着色彩鲜艳的红底上绘藤花的长袖和服。

「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

「是彩世小姐给的。穿这个的话即使不穿内衣也不会不自然。话说回来,Master,明明程序里设计了穿衣服却不能穿内衣真是奇怪。你不下来吗?」

看来彩世也觉得非杀伤性武器有点做过头了,这身和服看起来相当贵。即便如此,她却不愿当面致歉,不过贤悟也知道自己说得有些过分。和他打架的教授正是彩世的父亲。

「当然要下去。你要是早把我放下去就好了。」

贤悟用手撑住天花板,使劲把头从天花板中拔出来。经过自由下落之后,在地面上四肢着地了。

「但是,我没有命令就无法行动啊。比起这个,Master,刚才的是什么现象?」

「哦?」

「我的思考程序发生了两次错误。第一次是施加在Master身上的重力发生反转造成了加速现象,但没有发现任何原因。第二次是在我的环境解析探测器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Master突然发出惨叫失去了意识。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外伤。这是为什么?」

「哎呀哎呀。」贤悟大幅度耸肩,说,「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真是让人困扰。」加奈则回答说:「是的。Master没有输入真是让人困扰。」贤悟被这个回答噎住了,只得从「那是奇异领域啊。」开始解释。

「正式名称是singularity domain。奇异点的领域,连续的奇异点。奇异点以现今的科学技术无法用机器观测到。更进一步的说,在人类重能以可以认知的精度观测到奇异点的只有脑内移植了奇异领域制御装置的DCU管理者(Administrator)。所以你的探测器才没有任何反应。」

奇异点被称为领域,拥有对科学家来说极其棘手的性质。因为它没有质量、没有大小、没有能量。即便使用各种最尖端的测量仪器依然看不见、听不见、无嗅无味、当然也摸不着。即便如此,人类的大脑却可以确实地感知到奇异点。根据奇异领域理论,大脑本身作为感觉器官观测奇异点。但是,以人类天生的技能无法把握奇异点的正确位置。于是,在大脑中植入增强、修正大脑关于奇异点的能力的装置『奇异领域制御装置(DCU)』的人就能感知奇异点,甚至可以控制奇异领域。

「那么,这里有一个问题。你觉得奇异领域到底能干什么?」

贤悟的表情好似正在显摆刚学到的知识的小孩子。他是公认的无与伦比的科学笨蛋。比起一日三餐更喜欢研究这一点自不用说,由于太过专注于实验以至于被发现倒在了研究室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Master,你是明知道我没有那种想象机能而问的吗?」

贤悟完全无视加奈的挖苦继续说:

「哈哈哈,不要被吓到了哦,它在理论上什么都能做到。啊,由于受到奇异领域理论和素材理论的制约还是有例外的,不过在本大爷的头上展开拥有数倍引力的奇异领域让本大爷的头插进天花板里不过是小菜一碟。因为,奇异点不受物理法则的影响。」

在奇异领域理论发表的时候,没有一个科学家相信。但是,提出奇异领域理论的五位天才科学家实际进行了奇异领域的大规模展开试验并获得了成功,情况便大为改变。

在目击到从始于日本、横断北美大陆的广大范围奇异领域展开、所有大陆全部变形的现象之后,科学家本不得不承认这个理论的正确性。如此一来,现在科学家的主流是承认奇异领域理论。这也就是和过去的物理学道别了。因为,奇异领域内部的法则——素材定律(Material Law)——是优先于物理法则的。那么,人们自然会觉得原本既存的物理法则是奇异领域制造出来的,这也是奇异领域理论的一般说法。

公元二十世纪物理学界的双壁、解释时间于空间性质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表述选字或分子等极小尺寸现象的量子力学也被证明不严格正确。在现代物理学界,物理法则被改写是常事。

「Master是DCU管理者吗?」

贤悟突然咬牙切齿,挤出一句话:

「……反正,小生只是个没有资格的无资格者(Guest)。」

「那么,刚才的彩世小姐年纪和Master差不多却是DCU管理者好厉害啊。还是说,Master只会逞口舌之利?」

「你什么意思啊。」

这个失败作,干脆分解了吧。正在贤悟冲着人工智能发火的时候自动门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跟竹竿似的瘦高男生。年纪和贤悟差不多,长相十分帅气,被当成是偶像模特也不奇怪,可是却被手里拿着的除尘拖把和身上的蓝色工作服白白浪费了。男生松开拖把,拖把依然直立在地面上。他用双手推眼镜腿把眼睛扶正,看了看破损的地板和坏掉的天花板之后,对贤悟怒目而视。

「贤悟,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了?」

「谁知道你在说什么?」

男生拿起拖把,向上扔去。拖把咕噜咕噜地高速旋转了六圈之后像是被吸引似的落回男生的手心。真是习惯用拖把到恐怖地步的男生。

「不要破坏、不要引燃、不要弄乱研究室。时刻把整理整顿放在心上,让走的时候比来的时候更干净。这是美化清扫员对你的期望。」

他的名字是神崎清十郎,实习中的美化清扫员兼贤悟少数的朋友。世界国家第一大学从二年级的后半开始所有学生都要参加实习。根据适应性和个人意愿分配,前往中央交通终端站、空艇消防局、气象局、天然资源生成中心、奇异领域发电厂等各种地方。清十郎被分配到得地方是环境美化推进中心。实习的内容当然是奇异领域制御装置。

纪年从公元变成世界历的时候,教科书中物理学和化学的部分被大幅度削减,高中被废止了。大学则是专门学习奇异领域理论的地方,其中能学到最尖端知识的就是世界国家第一大学。就像『给人们带来无限的财富和和平』这句赞美中所说的一样,新开发出的奇异领域制御装置所展开的素材定律是各个分支的重宝。

像是在证明这个事实似的,在拖把停止旋转的时候破损的地板和天花板已经恢复原样,室内也被打扫得闪闪发亮。能将无资格者的清扫员要花上一整天的工作量在几秒钟内做完,世界国家大学的学生在实习生阶段就被各种企业、团体争相拉拢。

「不要这么说啦,清十郎。不管是地板还是天花板,都不是故意弄坏的。全是彩世那家伙——」

地板完全是贤悟的错,但他吧彩世的名字当成节后使用。

「不管西条做了什么肯定是你不对。」

「为、为什么会这样?你这理论太奇怪了!」

「西条是好人,你是坏人。如果西条生气了那一定是你的错,这么想很自然吧?」

「清十郎,你知道先入为主这个词吗?」

「正因为知道,才越发不明白以为什么要在这里引用这个词语。你是净会给别人添麻烦的笨蛋这件事是客观事实吧?」

「俺到底干了啥子啊?俺是你杀父仇人?还是人类之敌?」

贤悟一边做着夸张的动作一边感叹,而清十郎则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自称做实验,将学校设施全毁二十六次、半毁四十次。自称验证奇异领域制御装置,教唆研究院和实习生导致实习课程及研究延迟合计十四次。你还有什么借口?」

以世界国家第一大学之大,做尽此等恶行的学生也只有一之濑贤悟一人。

「本大爷厉害之处就在于干了这么多事却没让一个人死去。」

贤悟得意洋洋地说,却因为「当然了!」的一声怒吼立刻消沉了下来。和以往的经验一样,他情绪波动剧烈。

「那,西条怎么样了?」

看到这巨大的落差清十郎帮了他一把。他从大学入学之初就一直和贤悟是朋友,可见他有多么会照顾人。

「让我尝试了非杀伤性武器的滋味之后走掉了。」

「这还真是——」清十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选择了:「那还真是一场灾难。」

在目视远方的贤悟面前,清十郎打开了纳米智能手机的全息显示器。

「事实上有个好消息。」

清十郎将全息显示器放大,显示出网络上的科学新闻头条。贤悟立刻捕捉到『沉睡的超级计算机,终于觉醒了!』这个抢眼的报道,盯住了显示屏。

「喂,清十郎。这个真的是真的吗?不是噱头吧?」

「刚才向立石教授确认过了。他好像接到了本人的联络所以应该没错。别被吓到了哦。现在已经匆忙决定要在今天的素材通讯上演讲了。」

「笨蛋,这种事情早说啊!」

贤悟突然向外面跑去,加奈连忙追上。稍迟了一会儿清十郎也跟了上去。

「等等、等等。你想去哪儿?」

「去告诉彩世。那家伙平时都是把素材通讯录下来看的。现在哪里是那样悠闲的场合啊!」

贤悟跑出房间,穿过走廊,加奈和他并排,而清十郎则稍微落后一点。

「总之先打个电话,电话。连目的地都没决定不要一下子就跑出去。」

「你在说什么蠢话,当然要先跑起来再说了!目的地什么的之后再决定就好了。」

把还想说些什么的清十郎仍在一边,贤悟拨通了纳米智能手机,全息显示屏上立刻出现了彩世的脸。在有点儿不高兴的她开口之前,贤悟便手舞足蹈地说开了。

「出大事了,彩世。今天天川理璃要在素材通讯上演讲啊。是天川理璃啊,天川理璃。提出奇异领域理论的研究机构『Singularity』的原成员,那五名天才科学家之一啊。你倒是显得更惊讶一点啊!」

面对完全忘记了刚才吵架事情的贤悟,彩世长大了嘴巴,但听到他的话后紧接着惊呆了,然后又无可奈何地缓和了表情。

「稍微冷静一点。这是真的吗?天川理璃是那个沉睡的超级计算机吧。她在最近都没有发表论文,现在却突然要上素材通讯这种二流科学频道的节目,而且还是做演讲,可能吗?听上去像是来源不明的谣言。」

「不用担心,这是内幕消息。如果是假消息的话情报源清十郎随你处置。」

跟在后面的清十郎好像在抗议,不过贤悟完全不理他。

「那,你现在在哪儿?这边现在和清十郎在一起。我们去找你。」

「嗯,好啊。我现在在青森的那个常去的澡堂里。」【译注:青森位于日本本州岛最北端,距离东京直线距离大约580公里】

世界国家第一大学的校园和被『奇异领域的奇异点』消灭了的旧日本列岛形状相同,面积也基本相等。地址也原样采用旧日本地名,贤悟他们现在的所在地是东京。正确的说是世界国家第一大学东京都,不过一般都简称东京。

「知盛浴啊。那么,十分钟后就到。」

结束通话,贤悟关上全息显示屏,对一脸复杂表情看着天空的清十郎说:

「怎么了?一脸阴沉的。」

「不,刚才上空有空艇消防署通过。明明没什么灾害却明显偏离了平时飞行的路线,不知道为什么。」

空艇消防署是世界国家第一大学中执行防灾活动的航空要塞。火灾自不用说,连洪水、雪崩、地震等都能用奇异领域制御装置无效化。它还是防卫机构的一部分,可以防止针对世界国家第一大学的产业间谍和侵犯凌空行为、甚至还有方法应对直接攻击。不过,最重要的任务还是处理奇异领域实验失败引起的各种灾害。

「大概是地下发生了奇异领域灾害吧。比起这个,你脚停下来了哦,清十郎。快点上传导路、去终端站吧。」

贤悟转换方向,踏上如雪路般纯白色的道路的瞬间,他的身体浮了起来,像鸟儿一样飞到空中,向前加速。

4

世界国家第一大学的校园之所以和旧日本列岛形状相同,是因为设立大学的研究机构『Singularity』的研究者尝试曾经能否用奇异领域制御装置的实验再现日本列岛,而且成功了。这个以大学来说太过广大的校园有一半都被用来进行奇异领域制御装置的大规模实验,居民不到旧日本的五分之一。但是,由于实验设施、实习场所、研究所、休闲场所等设置在大学各地,可能会出现第一节课在札幌,而第二节课必须移动到新泻的情况。而课间时间只有二十分钟。【译注:札幌和新泻都是日本地名,札幌位于北海道,新泻位于本州岛中间偏北,两地间直线距离大约600公里。】

让在如此紧张的时间里移动这么远的距离成为可能的是遍布世界国家第一大学的交通网:传导路和终端站。

传导路是用常温超导体铺成的道路,在其上空可以利用装入了纳米机器的电磁铁产生的磁力飞行。这是纳米智能手机的功能的一部分,所以可以读取脑波进行飞行控制,达到随心所欲自由飞行的目的。要想较好地飞行需要一定的训练,所以如果没有取得飞行执照就只能依照飞行程序自动飞行岛目的地,不过只要是没有恐高症的人基本都有执照。贤悟、清十郎和彩世也是如此。如果问贤悟这是为什么,他一定会以『愚蠢』开头,这样说:因为在空中自由飞翔是人类的梦想。

话虽如此,传导路的限速是每小时一百五十公里。以这个速度还是不可能在二十分钟内从札幌移动到新泻。然而,如果把时速提高到五百公里、或是一千公里,安全性就会显著降低,必须称作电车或是飞机一类的交通工具。这又无法避免乘车人数的限制和发车间隔引起混乱或晚点。通过提高速度来尽早到达目的地这种以往的交通手段尤其极限所在。

那么,要怎么办?科学家们想到可以缩短从札幌到新泻的距离。于是他们开发出了终端站。终端站的基本构造和地铁相似。不存在电车那样的交通工具,取而代之的是用奇异领域制御装置展开的素材定律『最短路线(Line)』连接各个终端站。最短路线能消除该奇异领域内部的距离。一个终端站和下一个终端站等同于挨着,使用者从一个终端站踏进最短路线一步就能到达下一个终端站。而终端站的构造使得平均走过五站就能到达想去的终端站,移动距离平均为五百米。

简单的说,终端站使得札幌到新泻的距离缩短为了五百米。

终端站是由『如果不能提升速度那就缩短距离』这个极其单纯的想法产生出来的划时代的交通手段,但在奇异领域理论确立、奇异领域制御装置被开发出来之前都只是纸上谈兵,缩短实在的距离在物理上被认为是不可能的。

利用这些现代科学的结晶:传导路和终端站,贤悟照他自己说的在十分钟内从东京以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