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迫近真理的七秒钟

第四章「科学家们的假说和实验」

第一卷 迫近真理的七秒钟 第四章「科学家们的假说和实验」

科学不能解决大自然的最终奥秘。那是因为,归根到底,我们自己就是我们不断试图解决的奥秘的一部分。——马克思·普朗克

神只存在于人的心中。只要能用方程表示感情便可正面这一点——西条古人

1

在科学中,黑暗如影随形。比方说,过去曾有一些钻牛角尖的科学家用今天称之为旧科学的遗传工程学方法,想要制造能让科学发展的头脑。在这个名为人类进化计划的研究中,四万五千零五个生命从试管中诞生,然后在那里迎来死亡。科学家需要的是超越人类的优秀头脑,并且可以明确表现出这一点得能力。经过遗传因子操作的人类像家畜一样接连出生,被判定失败后便被一个按钮处分。这种事情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但是,科学家们当中,也有人拥有最低限度的道德。一位科学奖无法忍受不断杀死实验体的罪恶感,哭着向大学的恩师揭露了研究的内容。大学教授立刻拨通了110,科学家们被戴上了手铐。

研究数据和与研究相关的东西被全部扣押,却留下了一个问题。研究设施中,第四万五千零六个实验体已经诞生了。

这个订单婴儿虽然是愚蠢的科学家们留下的负面遗产,不被任何人期望,却没有像随处可见的悲剧的牺牲者那样变得不幸。

实验体不知经过了怎样的周折,最终被通报警察的大学教授领养了。他从自己的名字里拿出一个字将实验体取名为贤悟,对他倾注和亲生女儿同等的爱,将他抚养长大。

也许是遗传因子操作的影响,贤悟的免疫力和身体能力都比普通人优秀一些,头脑也很聪明,但还说不上是进化人类的水平。大学教授把他当做普通的孩子抚养,打算一辈子向他隐瞒关于他出生的事情。也许某天他会察觉到自己和父亲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只有他是为了什么目的被生产出来的这一点不想让贤悟知道。背负这个事实的只是那些生产出他的人就够了。

正如大学教授所愿,贤悟从来没有表现出对自己出生的怀疑,他们一直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和睦家庭。

但是,贤悟从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了。因为,还在试管中的时候,他就能听懂科学家们的话了。贤悟感谢大学教授的心意和恩情,决定一辈子装作不知道。

所以,将他们割裂的不是真相,不是不和,也不是必然。那个骇人听闻的冲击平等地到访了每一个人类。

『奇异领域的奇异点』,在那个瞬间,世界确实崩塌了。到底有多少人认识到了这样点呢?贤悟眼前的餐具、桌子、家、草木、大地、天空,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然后,在至今为止存在的景色对面浮起的,是宇宙和闪烁其间的满天繁星。这本来应当是充满美感的景象,不知为何给人以那是舞台背面的错觉。不知为何总觉得世界的构成、这个世界的真理就在那里,不由得看呆了。明明应当是真实映照在眼中的。父亲、母亲、妹妹和景色一起融化的情景。然而,只是呆立着看着。总算回过神来,拼命伸出手去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抓不到了。呼唤父亲,呼唤母亲,呼唤妹妹。不停呼唤家人的名字。

然后,在时钟显示的最后的一秒钟里。在那长得难以置信的一秒钟里,充满噪音的世界中传来了微弱,却又清晰的声音。那一定是被世界吞没的众多的人的喊声,贤悟拼命地在其中分别熟悉的声音。本以为不可能做到。但是,听到了。

「哥——哥——听——我——在——」

那是令人震惊的话。妹妹,佳奈这样说:

「——外侧——啊——」

贤悟确信。消失了的五十亿人现在一定还活着。他为了再次夺回家人,开始了奇异领域理论的学习。

2

听过贤悟的往事之后,理璃立刻说:

「真是讽刺啊。创造出你的科学家们在最后的最后偶然地成功创造出了能够推进科学发展的头脑。」

听到这句话,贤悟心中的激动转向了奇怪的方向,他露出无法显示激动的表情。贤悟虽然至今为止一直相信自己是天才,但还从未被别人这样说过。

「老师……。老师,这也就是说,我是才华横溢的科学的宠儿,没错吧?」

「是的。你无疑是个天才啊。」

贤悟举起双手,做出胜利的姿势,脸上欢喜的表情让他刚才解救家人的决意全都白费了。看到他的动作,清十郎一针见血的评论说:「从来没见过这么白痴的天才。」

理璃大大点头,

「说的不错。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完全没有发挥出才能的白痴而已。说实话,一想到这种白痴竟然是天才,我都快哭出来了。真是一个白痴的天才啊。没救了。」

贤悟带着沉入无底沼泽的阴暗表情软了下去,双手撑着地面,肩膀颤抖着说:

「老师……。请告诉我。老师您是在夸奖我吗?还是在打击我?」

「怎么可能。硬要说的话,是想击垮你。」

咔嚓,好像听到了玻璃的心破碎的声音。

「算了,老实说这种事情根本无所谓。听好了,学生。你应当思考的是,在科学中天才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我,小生认为,天才是从一开始就能坚定不移的人。反正,小生是做不到的。嗯,做不到啊啊!」

他已经完全落入了负面情绪中,开始自暴自弃了。

「错。我们不是神。无法从一开始就坚定不移。我们拥有的只是疑问。然后,还有啊,能够注意到别人注意不到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你的才能超乎寻常啊。可以说不在同一个等级上。因为,你能够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贤悟感到理璃话中有话。

「我之前就在想。明明拥有这么直观的才能却没有注意到,真是没用。赶快变得像样一点来帮我做研究吧。」

总觉得马上就要明白了,不过脑子里突然冒出了现实的问题,总之先问问这件事吧。

「说起来,盯上老师的,到底是什么人?」

理璃愣了一下。

「我被盯上了?」

「嗯。完全被盯上了。被像是军队的一群人。」

等等,贤悟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向雅丽珊卓。她立刻理解了贤悟的意图,回答说:

「是自卫队。」

那是世界国家日本拥有的防卫组织的名称。没有自称军队单纯的是因为沿用以前的名字而已。

「啊,那个,你是说那些被我们揍了一顿的家伙?」

「哎,没办法啊。不动手的话就轮到我们被干掉了。如果有什么万一,就让大学帮帮忙好了。」

所谓日本史世界的名字,尚未解体的国家都被收入旗下。但是,现在本应拥有最大权利的日本政府却逐渐形式化,自卫队也不断弱化。其原因便是世界国家第一大学的独立化。握有世界霸权的是日本,但构成其繁荣的基础的是奇异领域制御装置,也就是全权运营世界国家第一大学的研究机构『Singularity』。现在世界上提供的物质、能量中,有八成都是世界国家第一大学生产的,自卫队则完全比不上使用最先端素材定律的大学特殊警备队。『Singularity』的干部们对日本政府采取「只要不妨碍研究就在政治上予以支持」的强硬态度。不管怎样,如果没有世界国家第一大学的帮助,现在的世界根本无法运转。形式上如何姑且不论,在实质上,全力平衡已经逆转,甚至连大学的校规都优先于法律。

「啊啊,原来如此啊。我知道啊。我认识的人里就有一个喜欢这种小动作的家伙。十有八九是那家伙干的。」

说着,理璃打开全息显示器,开始用纳米智能手机拨号。大概是施加了一些连接影世界和普通世界的措施,电波平安到达了对方那里,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位穿着衬衫和白衣的男子。

『交际科学家』西条古人。

「嗨,冒牌教授。好久不见了啊。稍微善良一点了吗?」

「啊啊,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瞌睡电脑啊。你才是,差不多该考虑长眠了吧?」

两人从第一句话开始就平静地对骂。

「不巧,那是很久以后的预定事项。说起来,你最近没有陷害我吧?」

理璃单刀直入。

「哎呀,露馅了吗?其实那也不叫陷害啊。只不过是因为实验的关系有不少事情要让日本政府帮忙,于是作为交换条件,就把他们想要的情报说出去了。」

古人立刻举旗白旗。

「是吗。你到底说了什么谎话啊?」

「别这么说嘛,传出去不好。我不过是说,你知道一些关于钥匙的事情而已。根本没说谎话吧?」

贤悟几人不知道所谓『钥匙』是什么,但是理璃明白似的点头,

「确实是日本政府感兴趣的情报啊。不过,这是信口开河正好蒙上的吧?」

「你的玩笑真是对心脏不好。我不擅长说谎,说话的时候如果没有好好思考的话,说不定会有人不小心当真呢。」

「当然,那不是谎话哦。我得到了钥匙。」

古人沉默了。他像是在脑子里回味理璃的话似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

「外表返老还童了里面却越来越老练了啊。以前的你可没有这么善于交涉啊。」

「当然。以前的你也没有腐烂到这种地步,不是吗?」

古人苦笑着,理璃微笑着。这两人看上去差了足有二十岁,但实际上是同年级的。

「我输了。投降了。说实话,我对钥匙很感兴趣。找我有什么事?」

「你自己不知道吗?」

理璃试探性的问,古人叹了口气。

「好吧。你来我的研究所吧。我让你看看进展到了哪一步。」

「哇啊。竟然让我看科学家看得比性命更重要的研究,果然老朋友就是好啊。」

「哎呀。在这一点上我完全同意。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事,老朋友都是可以信赖的啊。」

电话挂断了。彩世和清十郎同时说:

「你们,关系不好吗?」「你们,关系很好吧?」

两人一起产生了疑问,

「不,刚才的怎么听都是关系不好吧?关系险恶吧?」

「没有那种事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爸爸那么开心地说话呢。」

彩世羡慕地看向理璃。理璃有些为难地说:

「在女儿面前这么说也许不太好,不过那家伙从小就性格扭曲。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建立正常地人际关系。坦率的说就是有病啊。而且外表上看上去挺好的又不和别人交往,听不容易被发现的呢。不管怎么想都少了一个词啊。听好了,不要被媒体骗了。那计划,是『交际疯狂科学家』啊。」

理璃说了一大通之后,大概是觉得说得有点过了,把视线从彩世身上移开,露出抱歉的表情。恐怕她是那种想说什么就止不住的性格吧。当事人彩世倒是不怎么在意,反而对父亲的坏话很感兴趣似的听着。

「说起来,大家要一起来吗?其实来不来并没有什么所谓。你们大概完全没有注意到吧,所以我事先声明,实际上,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只能不断前进的巨大潮流之中。这并不是指自卫队或古人这样眼睛能看得到的容易发觉的威胁啊。反而是,本来没有联系的东西会一个接一个地串起来,这才是这个潮流的特征。所以,我现在总是极力避免违逆『偶然』。如果你们要跟来的话,就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听好了,神会掷骰子。不过啊,那是个作弊骰子。」

理璃又说出了难以理解且故弄玄虚的话。她自己大概也这么觉得,反省似的一手托腮,

「嗯。简单的说,只有两个忠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负责任。还有,不管怎么样都别以为古人说的是真话。」

「你真会吓唬人啊。」

贤悟说出感谢,而理璃恶作剧似的翘起嘴角,

「我说过了吧。那家伙是『交际疯狂科学家』啊。」

3

回到世界国家第一大学后,贤悟等人和雅丽珊卓道别,通过终端站移动到了冲绳。基本上,校舍和居住区都设在东日本,西日本主由研究所和研究设施构成。冲绳是天然资源生成中心,是生产所有从矿物质到水、植物、水产品、家畜等等广义的天然资源的工厂。在食品方面,只用一天就能生产出足够世界人口食用一周的分量。拥有如此生产力的工厂,当然不可能挤在冲绳县内的零散岛屿上,而是建造在海底一万五千米的地方。

去往天然资源生产中心的话可以使用海底电梯,不过这次的目的地是更深处的,处在海底两万两千米的西条研究所。走出海底电梯,在由传导路组成的海底隧道中飞行大约二十分钟,便看见了伫立在海中的巨大亚久设施。

按下入口的界面,不就便听到古人的声音说:「请到最里面的房间来。」大门像卷帘一样向上打开。理璃走了进去,贤悟等人跟在她身后。

「小萨沙,没问题吧?」

彩世突然说,清十郎回答说:

「不管有什么理由,她可是谎称自己是弥赛亚啊。回到教会以后恐怕日子会很难过吧。」

「再加上,不会有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谁知道呢。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她啊。」

「没什么,至少暂时不用担心。」

贤悟自信满满地断言。

「为什么?」

「刚才让她给本大爷看了未来,本大爷最近会去找萨辛卡。所以至少到那时候为止都没事。」

「嗯嗯,哦~哦。」

彩世斜眼看着贤悟。

「怎么了?想说什么就说啊。」

「什么事也没有。因为,我已经全都知道了。」

「不,彩世。这样随便决定时危险的判断。你是怎么样知道了什么事情,倒是说出来听听啊。」

彩世露出非常意外的表情,

「可以吗?可以说吗?真的可以吗?你不生气?绝对?」

贤悟明明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却因为彩世意想不到的态度不知要说什么,浑身僵硬,咽了口吐沫。

「说、说吧。」

「那,我就说了。一之濑君对自己感兴趣地东西超级执着对吧。看向拥有未来见的小萨沙的眼神不正常啊。所以,我只是发觉了而已。啊啊,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啊。」

「彩、彩世。听好了,彩世。彩世小姐啊。你这是没完没了的误解。你说谁的眼神不正常啊?不管怎么看都是纯粹的好奇心吧!对吧,清十郎?」

接过话题的清十郎拍着贤悟的肩膀,

「看向小加奈的眼神也是变态的好奇心吧?」

贤悟猛地转向加奈,

「不要看过来,Master。那种眼神是性骚扰。」

被他律型人工智能机器人打下最后一击,他当场沉没。

「学生啊,站起来。视野如此狭小,怎能继续前进?听好了,在宇宙人眼中,所有人类都是变态。因为啊,归根究底,所谓变态不过是文化差异。那么,你怎么能不对自己的文化感到骄傲?」

「老、老师……我、我错了……」

理璃说,要对自己的变态性感到骄傲。

「……彩世。彩世啊——!」

他大喊她的名字。在他脑中空转的齿轮现在已经完全咬合,开始工作了。

「怎、怎么了?」

彩世在贤悟亮得可疑的视线面前不禁退缩了。

「本大爷——本大爷是变态!啊啊,没错,会对他律型人工智能感到兴奋,对未来见怀有色欲的扭曲科学控超级变态。至于奇异点则是说全心全意也不过分。但是,但是不过,借用别人的话,本大爷和科学的交往极其诚实。这件事中没有任何虚假。本大爷绝对是认真的!只有这个,只有这一点,别小看了哦!」

贤悟拼命表示自己在变态这件事上的诚实性。说实话,这真是正常人类无法理解的飞跃式的嗜好和想法啊。

不过,彩世点点头,想到了什么似的说:

「是吗。那,我成为奇异点好吗?」

「别说蠢话。那种事情怎么可能。」

贤悟按着彩世的脑袋,把她的头发揉得一团糟。

「呜,什么嘛。明明这么高兴。」

「才没有高兴。」

「我啊,想成为一之濑君的奇异点。看吧,脸上笑了。」

贤悟用手确认自己的表情。其实笑的是彩世。

「哇啊。一之濑君中计了!」

「可恶,耍这种小聪明!」

从后面看着两人胡闹的清十郎对理璃说:

「你不觉得只是时间的问题吗?」

「有顺利的情侣,就有不顺利的情侣。这可说不准。恋爱就像奇异点一样。」

就在恋爱话题大放异彩的时候,他们到达了最里面的房间。操纵附近的触摸屏后,像隔离墙一样厚重的门分成上下左右四块打开,在他们进入后自动关闭。

屋子的中央有一个黑色的盒子,旁边放着笔记本电脑。看上去像是实验室,但看不出这里在做什么实验。看不见西条古人的身影,只有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

「各位远道而来辛苦了。请随便坐,不必拘谨。」

房间里没有椅子。何止如此,还展开了覆盖整个房间的奇异领域。清十郎试着打开门,但是门被锁上了一动也不动。

「你再多学习一下脉络这个词怎么样?」

「哎呀,干嘛这么斤斤计较。那我就简单解释一下吧。首先,请注意中央的装置。不过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只不过是发物质炸弹和稍微有点特殊的电脑而已。」

古人若无其事地说。

「放心吧,我已经让它无法引爆了。展开的奇异领域也对人体无害。素材定律是『湮灭无效化(Anti-Matter Off)』,只有让湮灭反应无效这种无聊的效果。所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样简单的条件,能引发四年前的『奇异领域的奇异点』呢?」

四年前,向日本发射的十几万发反物质导弹被过去的『Singularity』,也就是当时的天川理璃和西条古人等人使用未完成地奇异领域制御装置,以『湮灭无效化』的素材定律迎击。结果便是『奇异领域的奇异点』。

实验室地情况正是当时的小规模再现。

「放心吧。我试过许多次了,这个条件无法成功。我也很烦恼,那个时候存在,而现在这个实验室里不存在的条件到底是什么?怎么也找不出来。四年前那次的奇异领域覆盖了地球面积的约二分之一,所以条件候补实在太多了。但是,仔细一想,我注意到了一件事情。『奇异领域的奇异点』中,有五十亿人消失了。那难不成,是因为『奇异领域的奇异点』的发生条件里,必须要有人类吗?」

就在他们察觉到古人意图的同时,实验室的门被成功打开了。意识到被反锁在内的瞬间,清十郎便用『废弃处分』破坏门的电子锁,然后再用『废弃物回收箱』修理。用纳米智能手机连接上恢复到初始状态的电子锁,进行初始设置后打开了门。

「快跑!」

贤悟大喊,他们一起跑出实验室。

「这可不行。好不容易来一趟,稍微在实验中帮帮忙吧。」

贤悟他们跑出实验室的瞬间,又有一个覆盖了整个研究所打奇异领域展开了。而且,颜色已经变成了黄色。

「不会吧。这不可能!」

也难怪清十郎会这样大喊。基本上,奇异领域的范围越大,实行素材定律所需的时间也就越长。奇异领域制御装置的性能没有差别的基础上,古人的素材定律展开速度实在太快了。

「『湮灭无效化』。」

伴随着扩音器中传出的无机质的声音,素材定律实行了。

一秒——两秒——三秒钟过去了。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就是现在的研究成果。从结论上说,没有什么进展。」

古人披露自己恶趣味的玩笑。在大家掂量他的真实想法的时候,理璃走近黑色盒子,拿起笔记本电脑。

「这是真的吗?」

「你可以随意检查。钥匙在哪里?」

「我也随你检查。」

「好吧。」

实验室左边的电梯门打开了。

「只有在你检查的时候才让我检查实在有点不公平啊。」

「你想让我让着你就直说嘛。当然,我才不让着你呢。」

说着,理璃走近电梯。门关上,过了一会儿又打开了。里面不再是理璃而是一名穿着衬衫和白衣的男子,西条古人。他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贤悟等人走过来,有些惊讶地苦笑着说:

「我还在想在哪里见过呢,原来是彩世啊。你来这里做什么?」

「干什么,陪朋友?」

「要说研究。」

「那就这个吧。」

「哎呀,真是热心啊。」

贤悟从彩世那里听说她和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确实,对女儿使用敬语的古人身上带着不协调感,但他的应对方式也不算太过脱离父亲这个身份。

「看来我上了天川的一个大当啊。算了,坐下吧。机会难得,就趁她搜刮我的研究数据的时候说说话吧。」

古人拿出椅子给贤悟等人。虽然有过无限期停学的那件事,但他好像已经完全不记得贤悟的样子了。

「你们认为,天才是什么样的人?」

古人抛出的是一个好像在不久之前听到过的话题。

「是指能够发现其他人没有发现的东西的人吗?」

古人露出意外的表情。

「没想到天川会带你们这样的学生来,不过看来她也多少有些教书育人的意思了呢。说起来,你们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会想起谁吗?」

这个问题在出乎预料。不过,想想看,也许是认为某人是天才才这样说的。被成为沉睡的超级计算机的,世纪的天才科学家到底将谁评价为天才呢?很感兴趣。

「是九十九伊月哦。我们经常被誉为天才科学家什么的,不过真正能称得上是天才的我只认识他一个。在这一点上其他三个人也一样。」

九十九伊月是提出奇异领域理论的五名天才科学家之一。他由于这个功绩而获得了『自然科学的奇异点』这个别名,却在『奇异领域的奇异点』之际殒命。

「如你们所知,发现了奇异点的是九十九。那时和现在不同,没有奇异领域制御装置,当然也就没有奇异领域雷达。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发现奇异点的吗?」

奇异点是由大脑直接感知的。但是,感知的精度非常低,在不使用奇异领域制御装置的情况下是无法发现的。教科书上说,九十九伊月发现了不存在奇异点的地方,由此察觉到这个世界上存在奇异点。

「经常被用来举例的是笛声。考虑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有笛声回荡在耳边的情况,如果没有这个声音消失的瞬间的话,人们就无法注意到笛子的存在。奇异点正是如此,所以至今为止没有人注意到。九十九正是因为偶然发现了奇异点不存在的地方,才得以发现奇异点。教科书上是这么写的。」

留有余地的说法。

「也就是说,其实不是这样的?」

「不,正是如此。不过啊,我们五个人都去了那个地方。在九十九说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我们完全没有察觉。大脑感知到得奇异点就是如此微小。他就凭着这一点点的不对劲,像着了魔一样开始调查奇异点,然后将只有大脑能观测到奇异点这件事写成了论文,最终为了得到证实在自己的大脑中开始了奇异领域制御装置的实验。」

据说,九十九伊月的大脑中由于植入了未完成地奇异领域制御装置,机能逐渐被麻痹。在末期,基本变成了生物计算机,即便没有发生『奇异领域的奇异点』,也活不了多久了。

「说实话,真是难以理解。他的眼中只有奇异点。明明是在削减自己的生命,九十九看起来却十分快乐。我感到有些不甘心呢。至今为止,我都被人说成是为了研究不择手段的疯狂科学家,但和他比起来还远远没有超出常人的范畴。不过,也有像天川那样对他抱有好感的好事之徒。」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说的这些不要传出去哦。」

说着,古人眨眨眼。虽然也明白他为什么被叫做『社交科学家』,但由于过去的争执,贤悟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话虽如此,也不是不能理解他想给在课上对题外讨论找茬的学生一些教训的心情。

「实际上,我怀疑『奇异领域的奇异点』是九十九引发的。」

听到这里,贤悟的心脏加速。冷静,他在心中对自己重返了好几次后,问古人:

「这是什么意思?」

「通过『奇异领域的奇异点』,本来没有完成的奇异领域制御装置完成了。那么,为了完成奇异领域制御装置而引发『奇异领域的奇异点』,这么想也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吧。」

据说在九十九伊月变成了生物计算机后,别人很难和他交流。然而,谁也不能证明他没有意识。

贤悟思考着,但无论怎样都无法得出答案。

「现在,人类使用的奇异领域的展开、素材定律的实行、直至闭塞,实际上都是由一台电脑执行的。奇异领域制御装置不过是通过作为黑箱的收发信机和那台电脑连接而已。那便是通过『奇异领域的奇异点』,变成了奇异领域中的奇异点的名叫九十九伊月的生物计算机。」

真是不得了的假说。但是,说得通。就像奇异领域能够操纵物理法则一样,奇异领域中的奇异点能够控制素材定律。如果拥有奇异领域中的奇异点和生物计算机的话,确实能够操控奇异领域。另外,贤悟曾经质问古人的问题,展开素材定律必须经过下载和设置的理由,也是只有操控奇异领域的生物计算机九十九才知道的完全黑箱。

还有一点。奇异领域制御装置的黑箱是奇异领域制御装置中的奇异点。这个奇异点作为收发信机和顶端的电脑连接这个构造,酷似理璃提出的关于大脑意识的假说。从顺序上来说,她是不是从这个奇异领域制御装置的假说中,想到大脑也是同样的构造呢?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

「消失了的五十亿人和九十九伊月都存在于世界的外侧。」

「哎呀,回答正确。消失了的五十亿人的遗体,之所以一具都没有发现,是因为他们通过『奇异领域的奇异点』变成了奇异点吧。而且,我想,他们在世界的外侧构成了类似奇异点的网络的东西,成为了奇异领域制御装置连接到九十九伊月的道路。」

所以,西条古人曾说,为了科学的发展牺牲了五十亿人。以古人的假说而言,正因为成为了奇异点的五十亿人形成了网络,奇异领域制御装置才得以运作。

「天川。你没对你的学生说这些,是因为九十九的缘故吗?」

古人向着电梯方向说。不知何时,理璃已经回来了。

「你还是没变啊。你才是,根本没必要特地对毫无关系的他们解释这些吧?」

「只不过是打发时间而已。最近有点陷入只能等待的情况了。」

「那不是挺好的吗。话说回来,进入正题吧。你快点去解开日本政府对我的误解,要不然我就要去直接交涉了。到了那个时候,不好意思,我可要把你的恶行全都抖出来。再不行靠武力解决也可以。」

古人举起双手表示没有敌意。

「铭记在心。」

「那再见了。你多多行善吧。」

「嗯。我也衷心祝愿你能分清科学和妄想。」

两人相互诅咒一番之后,理璃事情办完走出实验室。贤悟等人站起身,跟上了头也不回地离开的她。

「西条怎么样?」

跑过走廊的时候,发现本以为在一起的彩世不见了。

「被丢下了啊。像Master这样的人就被称作是薄情之人。」

「我去叫她。你先拉住老师。」

「那也得我能拉住啊。」

理璃不知在闹什么别扭,看上去很很不高兴。

「加油。你是天才。」

「……太不负责任了吧?」

和发着牢骚的清十郎道别,贤悟返回实验室。打开门,发现彩世好像在和古人说话。正在他由于要不要说一句「我们先走了」的时候,他们好像说完了。古人走进电梯,彩世冲他轻轻挥手。在古人的身影消失之后,彩世注意到了贤悟,离开跑过来。

「那个,我去试着说服他。」

看到贤悟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彩世继续说:

「我试着拜托他,让他解除一之濑君的无限期停学处分怎么样?」

「这个,但是……」

和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这句话是彩世自己说的。从刚才看了,好像没有那么严重,不过在外人面前终归要装装样子吧。

「不行吗?我多管闲事吗?」

彩世担心地问。

「能行的话就谢谢啦。」

「嗯。交给我吧。我会加油。」

「那么,如果办成了的话我就帮你做毕业研究吧。」

「啊。可以吗?要是说谎的话我会让你后悔生为男孩子哦。」

彩世不知在想什么,高兴地说出这样的话。

「本大爷怎么可能反悔?不过,我事先声明,彩世。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没有说谎也无法实验的不可预料的失态也是存在——好疼!」

贤悟的耳垂被彩世用指甲掐住。

「这个给我吧?」

「怎么可能。一下子说什么啊?」

「我想把它做成护身符。」

「饶了我吧。」

真是血腥的护身符啊。

「有什么嘛。不过是耳垂,去趟医院不久能治好了吗。小气。」

虽然是这样,但问题不在这里吧,贤悟想。

「那再见。加油吧。」

贤悟挥着手转身。他刚走出实验室就听到「一之濑君」的一声,回过头去。门从四个方向关闭的途中,彩世什么也没说只是直直地看着他。

「……不帮忙也可以哦。」

隐约看到彩世挥手,门关上了。贤悟为了追上理璃立刻跑了起来。彩世是抱着什么心情挤出这句话的,现在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

4

清十郎成功拉住了理璃。贤悟追上来的时候,她略微有些过头地道歉:「慌慌张张地抱歉啊。」但是,完全不是能让别人提问的氛围,充满窘迫的气氛,就这样一直回到了平时的研究室。

理璃一到研究室,就说「稍微有些事情要想一想」,躺倒简易床上瞬间就睡着了。这次睡着的时候没有发生不稳定的现象,大概是不知什么时候用素材定律去除了电子的性质。虽然对沉睡的超级计算机到底在计算什么很感兴趣,但贤悟也有许多贤悟要思考的事情。

天川理璃的『盒子』,西条古人关于『奇异领域的奇异点』的假说,他们的想法让人兴奋且充满独创性,最重要的是非常有趣。共通的主题是世界的外出。如果,能够证明它的存在,那么家人们应该就在那里,而且一定能救回。就算变成了奇异点,也一定能找到解救他们的办法,贤悟带着比直接为止更加强烈的意志,三天三夜废寝忘食地埋头考察世界的外侧。

在第四天早上,贤悟收到了一封邮件。看到那封邮件的时候,他愣愣地说:

「加奈君,打本大爷一拳。现在马上。」

「不要。殴打Master的话手会被弄脏的。」

加奈姑且还会遵从不能伤害主人的程序,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和平时一样由疑似意识程序产生的毒舌。

「好了好了全力打过来吧。什么嘛,小姑娘的一两拳怎么可能奈何得了本大爷?」

在命令盖过基本程序的瞬间,贤悟的身体飞舞到了空中。震耳欲聋的喷气喷射爆炸声是加奈的火箭飞拳发出的。这当然是随便说出『全力』的贤悟的过错。他律型人工智能听不懂玩笑。

「刚、刚才那一下好疼。剧痛啊。呵、呵呵呵、嘎哈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打到了不好的位置,贤悟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小声爬起来。

「要再来一拳吗?」

加奈举起左手,贤悟的小声顿时抽搐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算了吧。就算本大爷超乎常人地抗揍,被这玩意打多了也是会死的啊。」

加奈踏着小碎步走到墙边,拔出自己嵌进墙里的右手,一边装回右臂上,一边说:

「说起来,Master。这个世界上,好像有一些虽然没有活着的价值但死掉的话很麻烦的东西吧?」

「嗯,这真是个哲学问题啊。啊,什么意思啊,你这个失败品!」

「但是,其实死去不会有麻烦,也不能成为不能继续活下去的理由啊。人生真是深奥啊。和Master的内涵大不相同。」

贤悟狠狠地咬着牙,瞪着他律型人工智能机器人,不过还是不停念叨着「随机的随机的」忍住了,他说:

「嗯。嗯,算了吧。今天本大爷心情好。」

「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