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陷阱与溃逃

第一卷 第三章 陷阱与溃逃

七位勇者在神殿集合之后又过了一个小时。阿德雷特在森林中奔跑着。如果脑中的地图是正确的话,这附近就是雾幻结界的尽头了。

「雾幻结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结界啊?如果这样简单就能出去的话可就是个大笑柄了喵」

刚刚遇见的汉斯在身旁奔跑着。阿德雷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虽说没有讲别人坏话的道理,但他确实是个非常可疑的男人。

阿德雷特一边跑,一边在四周的树上做标记。向前跑了一会,先前做过标记的树挡住了去路。前进的方向不知何时反了过来。

「果然结界是在运作呢」

「不出所料喵」

阿德雷特和汉斯决定再一次尝试走到结界的外面去。可结果还是一样。试着一边走一边在脚边划线、也试着靠向前方扔细绳前进着,可就是走不到结界的外面。

但是,他们总算知道了。那就是只有想要走到结界外面去的时候,方向感才会变得混乱。只要在结界里面就不会迷路。

「果然除了解开结界之外就没有其它的方法了」

阿德雷特叹了口气。

七个人决定先以解除结界为目标。比起找出谁是假的勇者,如何解除结界才是当务之急。阿德雷特和汉斯去摸清结界尽头的情况,剩下的五个人在神殿里寻找解除结界的方法。

「回神殿吧喵」

汉斯说。阿德雷特点了点头,开始跑了起来。

「喵。话说你不会就是乱入皮埃纳神前武斗会的家伙吧?」

一边奔跑着,汉斯一边询问道。

「对啊。你知道吗?」

「四处都在传闻哦。卑劣的战士阿德雷特。话说你抓了巴特阿鲁爷爷的孙女为人质的事是真的吗?」

「什么传闻呀」

根本没抓什么人质。本来就不应该被叫做什么卑劣的战士。

「话说回来汉斯。从没听说过你的名字呢。你以前都在做些什么呀?」

阿德雷特询问道。汇合在一起的七个人中,除了汉斯全部都是名人。娜谢塔尼娅自不必说,莫拉和茶末、还有戈尔道夫都是颇有名气的人物。芙蕾米作为六花杀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名声也很响。只有这个汉斯一点名气都没有。

「嘿,被你知道了的话可就麻烦咯」

「什么意思?」

什么都没回答,汉斯只是抿嘴一笑。

回到神殿时,五个人都在等着阿德雷特他们。娜谢塔尼娅、莫拉、茶末三个人集中在祭坛的周围。戈尔道夫和芙蕾米在离那儿不远的地方。

芙蕾米的两个手腕绑上了锁链。监视她的戈尔道夫握着锁链,盯紧了她的一举一动。行李和火枪都在莫拉的手上。即是不可能反抗的状态。

最先被怀疑的,当然就是芙蕾米了。茶末等主张应该马上杀了她。但经过六个人共同商量后,达成了姑且先束缚住她的结论。

被绑住的芙蕾米用不带感情的眼神盯着祭坛。一副放弃了似的表情。

「那么,怎么样了喵?莫拉」

汉斯向莫拉搭话。关于圣者使用的神言、让圣者力量增强的结界这些方面的事情,似乎莫拉是最了解的。

「嗯。知道了一部分。但是在此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呢。我目前还对不上你们的脸和名字」

「喵喵、你记性真差啊」

汉斯笑道。

「自我介绍的同时,也说点自己简单的履历和直到与大家汇合为止的经过吧」

「为什么这样做?」

「可能会成为参考。假冒的人……为了追查出第七个人」

阿德雷特他们到祭坛的周围集中后。戈尔道夫推着芙蕾米的肩膀,也加入了这圈人中。

「那么谁先开始说」

莫拉说。不知何时起她变成了领导者的角色,可大家也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她是一个同时具备了冷静和威严的人。

「我先来。我的名字是阿德雷特?麦亚。地上最强的男人」

首先发言的是阿德雷特。他说了一些关于自己的简单经历,和娜谢塔尼亚的相遇,和芙蕾米的相遇,还有到达神殿为止的事情。当然他也不厌其烦的重复了好几次自己是地上最强的男人这句话。

「……那个,阿德雷特是吗。选出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听完说明的莫拉,耸耸肩说道。

「地上最强?喵哈哈、笨蛋、这家伙是个大笨蛋喵」

汉斯一个劲地笑着。阿德雷特无视了他的反应。

「结界启动的时候,离它最近的是我。那个时候的事也要说吗?」

「不用、稍后再详细的询问你。下一个谁说」

站在阿德雷特旁边的娜谢塔尼亚举起手。

「兔子姐姐的事要好好听一听呢。如果听的时候只有两个人就更好了」

「汉斯是吧。给我注意点分寸。这位大人是皮埃纳王族的第一王女。像你这种人原本连说话资格都没有」

戈尔道夫插嘴说。

「喵?兔子姐姐,居然还是公主吗。这样的话我就更加感兴趣了」

「我,可以说了吗?」

娜谢塔尼亚一脸不耐烦的说着。

她到达神殿为止的经过和阿德雷特的差不多。但是,和阿德雷特分开后,马上就和戈尔道夫汇合的事情阿德莱特还是头一次听到。在阿德雷特离开后不久,他们就到达要塞听到了雾幻结界的事。

接着戈尔道夫也述说了自己的过去。追捕六花杀手的事情。在得到六花纹章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待在圣河国的事情。还说了和娜谢塔尼亚汇合的事情之类。对阿德雷特来说这些都是已经知道的事了。

接下来开口的是莫拉。

「我叫莫拉?切斯特。既是<山>之圣者,也是万天神殿现任的首领」

「万天神殿?」

阿德雷特插嘴道。虽然听过名字,但具体就不太清楚了。旁边的娜谢塔尼亚加以补充道。

「万天神殿就是将我们这些圣者聚集在一起的组织」

「还行吧,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工作。为了圣者的力量不被恶用,类似监视之类的工作而已。总之要牢记所有七十八名圣者的脸、名字、还有能力」

「茶末跟同伴们呢、如果得到圣者的力量的话,就一定要到莫拉阿姨那里打声招呼才行哦」

「不过,惟独在那边的芙蕾米是我不知道的。<火药>的圣者。我从没听说过。大概是新诞生的圣者吧」

「新的圣者诞生这种事,有可能吗?」

阿德雷特说。

「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最近有差不多百年没出现过而已。回到正题」

莫拉继续说着。

「大约十年前我取代先代首领<太阳>圣者利乌拉大人,登上万天神殿的首领之位」

利乌拉。阿德雷特在旅行的途中好几次听说这个名字。一位能操纵太阳的光和热,拥有焚尽一座城池力量的圣者。虽说不清楚上了年纪后操纵<太阳>的能力有没有衰退,但据说因为身体衰弱,想从安乐椅上站起来都不行。然后,她差不多在一个月前失踪了。

「十年里,我自己觉得没犯任何大错的完成了使命。虽说为了压制住茶末不让她暴走让我好生心力交瘁」

「我觉得莫拉的工作很了不起。父亲也曾说过,只要有莫拉女士在,想必圣者们就不会做坏事吧」

「皮埃纳王曾经说过那样的话么。深感荣幸」

对于娜谢塔尼娅的话,莫拉一脸满足地点着头。

「魔神觉醒的时候,我因为工作而身处赤岭之国。一感到魔神觉醒我就立即朝魔哭领出发了,二天前到达汇合地点。我从要塞的劳伦上等兵那儿听到了雾幻结界的事,在同一天就决定好了对策。本来是想一个人躲起来等待的,可昨天汉斯晃晃悠悠的一个人跑过来。接着就是方才看到神殿的方向发生了爆炸,于是就急忙赶了过来」

「直到前天为止你还不知道关于雾幻结界的事吗?管理圣者是你的工作?」

阿德雷特询问道。

「虽然知道其存在,但我并不清楚具体效果。结界发动的方法,以及神殿的位置都是二天前从劳伦上等兵那听来的。我想,早知事情会变成这样,事先就和<雾>之乌斯帕、<幻>之阿德莱亚好好商量了」

刚刚提出的名字是制作结界的圣者们的名字吧。她认识制造结界的那些人。这件事得记住了,阿德雷特想到。

「那么下一个,茶末」

莫拉一说,茶末点了点头。

「那个,茶末就是茶末啦。是<沼>之圣者今年14岁哦。大概7岁的时候成为了圣者。因为茶末有点强得过头了,一使用力量总会让莫拉阿姨很生气啦。

很久前参加了黄果国的武斗大会。一不小心在第一回合就把对手给杀了,于是本应该出场的人全部都弃权了」

阿德雷特也知道那件事。那是彰显她厉害之处,尽为人知的逸闻。

「到这里为止……倒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呢。魔神觉醒的时候我在家里啦。让父亲和母亲帮我准备旅行的东西,拿到地图后就朝着魔哭领出发了哦。本来应该是茶末第一个到的,但是因为迷路而迟到了。

茶末一路随意的打倒凶魔往前走着,因为这里发生了什么骚动就跑过来看看。然后突然就起雾了,到了神殿后又看到芙蕾米,吓了我一跳呢。茶末要说的就是这些吧」

茶末的说明结束后,戈尔道夫又为莫拉和汉斯补充说明。诸如曾经茶末和芙蕾米战斗过,还有芙蕾米是六花杀手的事情。

「喵。那家伙是六花杀手吗。难以置信啊」

「本人也承认自己是犯人。不会错的」

戈尔道夫回答了汉斯的疑问。汉斯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但没说出来。

「芙蕾米的事最后再听吧。下一个是汉斯」

「好滴」

被莫拉催促着,汉斯开始讲述。他的话要特别注意听,阿德雷特想到。外表、言语举动、还有那从容的态度。虽说擅自下结论是不好的,但是这个男人是最可疑的。

「喵。本喵叫汉斯?汉普缇。出身的话……算了,那个无所谓啦。职业是,杀手」

「杀手?」

娜谢塔尼亚有些不明所以。

「公主。所谓杀手就是为了金钱而接下杀人的工作,把杀人当作买卖的人」

对于戈尔道夫的说明,娜谢塔尼亚感到很惊讶。看来她并不知道有种叫做杀手的职业。

「……这样的人能成为六花勇者?」

「喵?难道杀手就不可以是勇者吗?」

汉斯像是在嘲笑不谙世事的娜谢塔尼娅。

「对六花来讲经历如何根本没关系啊喵。不管是杀手还是什么的,能打倒魔神的人就会被选为六花勇者。不对吗?」

「但、但是………」

「公主殿下。这世间没你想象的那么美好。委托本喵杀人的家伙中,有很多都是你们国家的大人物」

「怎么会!」

「算了,杀手什么的怎样都行啦喵。继续讲咯。喵呜?」

阿德雷特点头。虽然对娜谢塔尼亚过意不去,但是杀手这个工作是另一回事。

「被选为六花的时候,本喵就在魔哭领的附近。本喵先去见了这个国家的国王,和他交涉如果打倒了魔王的话会给多少钱。那个国王真阔气。一下子就付了定金。之后本喵把钱藏好后,就来到魔哭领,在那里碰到了莫拉哦」

「谈价钱?在战斗之前?」

「喵?我奉行没钱就不杀的原则哦。难道你们都是白干活的?」

靠打倒魔神来赚钱什么的,阿德雷特从没想过。

「你不知道关于结界的事吗?」

戈尔道夫说道。

「喵?好像国王是叫我去一个要塞来着喵。不过本喵觉得跟自己没啥关系就无视掉了哦。关于结界的事还是从莫拉那里听来的喵」

有点不太对劲,阿德雷特觉得。雾幻结界的话,不是重要事项吗。连那都不听就和莫拉汇合实在说不通。但是,姑且先不提,听下去再说。

「然后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看到爆炸发生,就来到了神殿。喵呜」

这时候,茶末问了一个一直觉得迷惑不解的问题

「喂,为什么要这样子说话呢?」

「喵喵。你听得很仔细哦」

说着,汉斯像猫一样的用拳头挠着脸。接下来他翻了跟头后就解释道。

「本喵的剑是猫之剑。完全是靠模仿猫的动作编出来的剑术。所以说猫是本喵的师傅啊喵。为了对师傅表示敬意,所以也模仿了说话的语气喵」

「这次的六花净是些奇怪的家伙呀」

莫拉说道。

「一点都没错」

阿德雷特点了点头。

「你还好意思说。这个地上最强笨蛋喵」

说着,汉斯笑了出来。

汉斯说完后,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最后一个人。被戈尔道夫束缚住的芙蕾米,一言不发的听着其他同伴们的话。

「……那个,叫芙蕾米是吧」

莫拉说道。

「不想说话可是过不了关的哦。不开口的话只会让你的立场变得更加恶劣」

「还有比现在更恶劣的么」

芙蕾米厌恶的说完,然后就陷入了沉默。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她缓缓地开口道。

「我是,凶魔和人类之间生的孩子」

除了茶末和戈尔道夫,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戈尔道夫,取下我头上的布带和眼带」

戈尔道夫按她所说去做,她那桃红色的右眼露了出来。在额头的中央,有作为凶魔证明的角的痕迹。虽然那角已经被从根部折断,只留下了一抹伤痕。

「说起来,你的角不见了呢。是你自己折断的?」

茶末说道。芙蕾米没有回答,开始讲述起自己的经历。

「大约在二十年前,一部分凶魔离开魔哭领潜伏进人类世界。为了给魔神复活做准备,它们决定制造出能和六花勇者对抗的棋子。那就是我」

「……」

「我的父亲是人类。不过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因为在母亲怀上我的时候他就被杀了。我是由身为凶魔的母亲所生,由凶魔养育长大的。母亲和她的同伴拐走不少人类。然后让他们建造用来祭祀<火药>之神的新神殿。在那,我得到了<火药>之圣者的力量」

「……然后呢」

「我应母亲的期待而变强了。然后为了让魔神完全复活,我遵从母亲的命令杀掉了很多强悍的人类。对此,我并没有感到疑问。就算我有一半是人类,但我更是个出色的凶魔。坚信着魔神是保护我们,引导我们的伟大存在」

「那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为什么想要打倒魔神?」

莫拉这样问道。这里才是谈话的核心。

「……就算说了我也不觉得你们会信」

「但是你不说的话就无所谓相信与否了」

莫拉和芙蕾米互相盯着对方。在这时茶末插嘴了。

「就算不想说也行啦。她可是曾经想要杀我的,对吧?假货肯定就是芙蕾米,不是吗」

「别这样茶末。还没确定呢」

茶末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看着阿德雷特。她的瞳孔深处带着些许愤怒。

「你,名字叫啥来着。真是麻烦的人呢。你母亲没教你命令茶末是不可以的吗?」

「鬼才知道」

「那么,现在知道了吧。和茶末斗嘴是不可以的哦」

「茶末!现在还是要听芙蕾米怎么说!」

在莫拉呵斥之后,茶末就变得老实了起来。阿德雷德很庆幸有莫拉在。如果她不在的话现在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芙蕾米,请告诉我们。为什么会想要和魔神战斗」

娜谢塔尼娅这样说道。然而芙蕾米只是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众人。

「……茶末刚才说了不用说也可以吧,我可不想说出来」

这之后,芙蕾米完全闭上了嘴巴。就算是阿德雷特这样劝说她让她讲出来,她连望都不望他一眼。最后大概连莫拉也失去了耐心吧,她改变了话题。

「用自我介绍来浪费时间也没什么用。比起这个,如何才能从这里出去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虽然阿德雷特想抗议话还没说完,但还是算了。莫拉的提案更有建设性。

「虽然是戈尔道夫和芙蕾米已经说过的事,我和茶末、娜谢塔尼娅三个人试着探索过这个结界的构造」

阿德雷特和汉斯点了点头。在他们去查看结界边缘期间,莫拉他们解读完了置于祭坛的神言之书。

「首先从结论开始说吧。在神言之书中并没有记载解除这个结界的方法。虽然也有存在解除结界的方法的可能性,但那个方法是现在的我们所无法知晓的」

「……喵,这不是很糟糕吗?」

汉斯嘀咕着。

「但是,还有另外的两种办法。首先,发动了结界的人能解除结界。接着另一个就是,发动了结界的人死了的话,结界也会被解除」

「不会有错吧」

「百分之九十九没错。连发动结界的人都无法解除的结界在理论上是不存在的。而发动结界的人死去后仍能继续工作的结界也同样不可能存在」

「这样啊……」

阿德雷特想起了结界发动时的情形。门打开的瞬间,穿着盔甲的士兵就袭击而来,然后背后传来凶魔尖锐的笑声。有人在这段时间内发动了结界,然后逃跑了。

究竟是谁,又是怎样做到的。为了寻找头绪,阿德雷特对莫拉提出疑问。

「发动了结界的人,还在结界里面吗?」

「在的。不管是人类还是凶魔都绝对不可能从结界中逃离出去。就算是发动了结界的本人也是一样」

「可以在神殿外面发动结界的吗?」

「不可能」

「发动结界的只能是人类吗?」

莫拉想了想回答说。

「只能是人类。凶魔启动了圣者所造的结界什么的根本不可能」

「也就是说……成为魔神同伴的人类是存在的吧」

阿德雷特这样说后,莫拉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我不觉得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如果魔神完全复活的话,人类也许会灭亡啊。不管有什么理由,做这种事的人都不可能存在」

「至少,在我们之中有一个」

阿德雷特说道。

「所以说芙蕾米就是敌人嘛。为什么连这个都不明白呢」

茶末似乎很不解的说道。

「还不能确定。我相信芙蕾米是同伴」

「然而除了芙蕾米以外,我不觉得会有帮助魔神的人类」

莫拉疑惑不解的说道。

「有的」

阿德雷特有力的断言道。

「凶魔绑架了许多人类并胁迫他们。被胁迫不是谁都能拒绝的。遵从凶魔的人类肯定是存在的」

「……明白了,阿德雷特。也就是说不能掉以轻心啊」

莫拉如是说。

「……从刚才开始」

这个时候,芙蕾米突然开口了。众人惊讶的看着芙蕾米。

「莫拉虽然说明了很多东西,但这个人说的真的正确吗?」

莫拉盯住芙蕾米。

「我是不会以臆测作为说明的。那些都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虽然有点对不住,但是并没有任何能证明你是真货的证据」

「……」

「我不是冒充者……第七人。第七人是你们六人之中的某人。在我眼中看来,你也不过是嫌疑犯其中一人。把发动结界的人杀掉就能解除结界,凶魔是无法发动结界的。这些话谁能保证就是事实」

莫拉闭上了嘴巴。阿德雷特有种出乎意料的感觉。莫拉是身份明确的人物,所以未曾怀疑过她。然而,正如芙蕾米所说,谁都无法保证她说的话就是事实。

「……芙蕾米小姐,我觉得莫拉说的是正确的」

「嗯,茶末也这样觉得」

娜谢塔尼娅和茶末说道。

「是嘛。但是可不能忘了。我们之中的某人就是敌人。还有某人正在说谎」

「芙蕾米小姐。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你哦」

娜谢塔尼娅这样说。

「我不是第七人。现在我能说的只有这个」

「那么,谁才是第七人?」

对于戈尔道夫的问题,芙蕾米什么也没回答。

一点一点的,对于存在冒充者这个事实让恐惧渗透了阿德雷特全身。在这里的某人是敌人,某人在说谎。就算是极为琐碎的话语,也不能不去怀疑一下。反过来说,只要作出不慎的发言,阿德雷特也有被怀疑上的可能性。不得不注意啊。要做到不能被欺骗,也不能被怀疑,而且不能把真实与谎言看混了。

在这时,茶末插话了。

「喂,茶末已经感到很麻烦了。不就是杀掉芙蕾米就搞定的事情嘛」

「又这样说」

虽说对方是个孩子,阿德雷特也开始真的感到火大。

「所以都说好多遍啦,除了芙蕾米以外,谁才是假货?反正发动了结界的也肯定是芙蕾米。那个高大的家伙,把她的头扭断吧」

戈尔道夫摇了摇头。

「茶末小姐。在结界发动的时候,她就在我和公主身边。就算她是假货,发动结界的也是别人」

「这样啊。那么拷问到她把事情说出来吧。虽然茶末是第一次拷问人,但我会努力的」

这样说着的茶末把狗尾草放在了嘴边。这个时候,阿德雷特背后感到一阵恶寒。虽然不知道那个狗尾草是用来做什么的。但那应该是极其恐怖的事。

「等下!住手!」

阿德雷特一边把手按在腰间的剑上一边喊着。

「拷、拷问?那种事,是不行的。戈尔道夫,阻止茶末小姐!」

对于娜谢塔尼娅的命令,戈尔道夫露出迟疑的表情。

「公主。为了保护您那是无可奈何的事。阿德雷特,给我把公主带到外面去」

「戈尔道夫!你在说什么!?」

娜谢塔尼娅苦恼的叫道。茶末慢慢地靠近了芙蕾米。

莫拉虽然有点犹豫,但是也并没有去阻止。娜谢塔尼娅仅仅在那惊慌失措着。正当阿德雷特以为不得不战斗的时候,从意料之外的方向传来制止的声音。

「住手吧。我不认为芙蕾米是第七人」

是汉斯。茶末惊讶地将嘴边的狗尾巴草拿开了。

「……在说什么呢,猫先生」

「怎么说呢,芙蕾米过于可疑了」

「这根本不能成为理由」

「喵。那么,我就好好地说吧。假如芙蕾米是第七人的话,为什么阿德雷特还活着?」

「?」

茶末脸上浮现出疑惑的表情。

「如果芙蕾米是第七人的话,阿德雷特没被杀掉就太奇怪了。同行的公主也应该是顺便杀掉才是。就听你们的话中,这种机会有多少要多少」

「……那是」

「七个人聚起来对芙蕾米来说是最坏的状况。全员集合的话,存在冒充者这件事就会败露。而作为六花杀手,长相和名字早已暴露了。显而易见会被拷问并且杀掉吧?」

「也是」

「对于芙蕾米来说,无论如何都是要回避七人聚齐的情况。然而她却按阿德雷特说的话,毫不在乎地跟了过来。如果芙蕾米是第七人的话,那家伙究竟想做什么呢?」

「……有点道理。如果芙蕾米是敌人的话,不合理的行动太多了」

莫拉说道。

「也许……是呢」

娜谢塔尼娅也同意了。意料之外的帮助,让阿德雷特松了一口气。

「然而,芙蕾米是最可疑的这点并没有变化哦」

「嘿,确实如此。但是,打算要骗过我们的话,应该会做得更精明点才对」

茶末有点悲伤的看着狗尾巴草。

「那个,不能拷问了吗?」

「喵。现在,还不可以」

「这么多人和我顶嘴,茶末还是第一次」

茶末陷入无精打采的状态。总而言之,眼前的危机算是回避掉了。

「……那么,从现在开始该怎么做」

在拷问的骚乱平息之后,莫拉用厌烦的声音说。虽然从刚才开始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但事情几乎没有进展。

在这个时候,娜谢塔尼娅突然按住额头蹲了下去。

「公主!」

戈尔道夫放下芙蕾米,跑到娜谢塔尼娅跟前。汉斯马上握住了芙蕾米身上的锁链。

「没事的……只是有点头晕而已」

娜谢塔尼娅这样说道并试着站起来。

「坐着吧,别勉强」

阿德雷特这样说道。

「……好」

娜谢塔尼娅捂着额头跪坐在地上。戈尔道夫在旁边挨着,支撑着她。

娜谢塔尼亚脸色很不好。看起来相当疲劳的样子。就连第一次和凶魔战斗的时候,她也没露出过如此弱不禁风的样子。

她是优秀的战士。然而,在没有任何不利条件下长大的她,心性方面还很脆弱。同伴之中的某个人是敌人。对于这种状况,她承受不了也很正常。

「没办法。都去休息一下吧」

莫拉耸了耸肩说。虽然不是休息的时候,但是大家还是各自去休息了。

娜谢塔尼娅就交给戈尔道夫吧。阿德雷特站起来的时候,莫拉向他招了招手。阿德雷特和莫拉就往神殿的角落走去。

「怎么了,莫拉」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只是觉得在这里面就你最能商量事情而已」

「没错呢。不管怎么说我可是地上最强的男人」

「最能商量事的人居然是你,今后的发展可真令人担心」

莫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能确信芙蕾米不是第七人?」

「没有根据。只是,在和她一起的时候感受到了她的心情」

「充其量也不就半天吗」

「即便如此能感受的东西还是感受到了」

「含糊不清的理由啊」

「从最开始遇到她的时候,我就决定要相信她了」

莫拉露出满是苦涩的表情。

「……你太年轻了。不知怀疑为何物的年轻,这也会带来危险啊」

「感谢你的忠告。可是我没有改变的意思」

「我感到很不安。包括你在内,这次集合的勇者也太年轻了。茶末啊戈尔道夫啊,年纪都还可以说是孩子。命运之神的判断是不是有错啊」

确实如此。阿德雷特和娜谢塔尼娅也只有十八岁。芙蕾米和汉斯的年龄虽然不详,但看起来和阿德雷特也没差多少。

「不是只要有经验就强的。年轻人也有年轻人才有的强悍」

「……是这样就好了」

「这样想更轻松啊。悲观的话能赢的都赢不了哦」

「原来如此,能这样思考也是年轻人的特权吗」

这样说着,莫拉笑了。不过,虽说按世间一般的标准来评判的话,莫拉也是相当年轻了。但说话腔调却格外的老气横秋,这个人到底几岁啊。

「别去猜测女性的年龄啊。混蛋」

也太敏锐了吧。阿德雷特苦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娜谢塔尼娅站了起来。她脸上已经回复了精神,眼中也充满了斗志。

「我已经没问题了。给大家添麻烦了」

凌乱分散的七人回到了祭坛的周围。戈尔道夫则把监视芙蕾米的工作交给了汉斯。

「到外面去吧。不去追启动结界的人可不行。首先要找点线索。阿德雷特,把结界启动时的状况尽可能详细地说明一下」

莫拉催促着大家走向外面。娜谢塔尼娅握住了刚迈出步子的阿德雷特的手。

「怎么了,娜谢塔尼娅」

「那个,请不要认为我那么不可靠。刚才只是有点惊慌失措而已」

「我懂的。比起变得怯弱,恶作剧捉弄人才更像你」

娜谢塔尼娅握紧拳头让阿德雷特看。

「我会努力的」

「努力恶作剧吗?」

「努力解除结界和找出第七人」

七人走到了神殿前面。在门前的阿德雷特把他记忆中所有的情况都说了出来。首先是倒在神殿盐柱那边的变形型凶魔的事。它变成女人的样子催促自己进了神殿,在露出原型后逃跑了。

「那个凶魔应该知道些东西。如果能抓住它,让它说出来的话……」

戈尔道夫如是说。但是,茶末像是害羞的挠了挠头。

「不好意思啊。那个家伙我杀掉了。它刚好逃到我那去了」

「你做什么多余的事……」

戈尔道夫呆了。莫拉解围道。

「就算抓到,要问出情报也是不可能的。凶魔是忠诚的生物。被命令不要说出来的话,就算杀掉它们也不会说的」

阿德雷德接着说下去。包括门上了锁的事,以及他将其爆破了。

「奇怪啊。上锁了吗?一般来说不是拿了钥匙去的吗)」

茶末疑惑的说道,莫拉从怀中掏出了钥匙。

「钥匙是我拿着。劳伦上等兵也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种状况吧」

阿德雷特继续讲下去。说到了破坏大门时袭击而来的,两个穿盔甲的士兵的事。这是最不能理解的。虽然他们袭击了阿德雷特,但并不像是凶魔的手下。

「是这个盔甲吗。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在意了……」

娜谢塔尼娅拿起掉在地上的盔甲看了看里面。里面没有人,是空的。

「盔甲的内侧密密麻麻的写着神言。太难了我看不懂」

「这是<封印>之圣者制作的哨兵。不经过正规手续开门的人都会被无差别攻击」

莫拉这样解释道。

「被相当严谨的封印着呢」

「制作这个结界的铁岳之国国王是秘密主义者。不仅是凶魔,连人类也是禁止进入这里的。应是为了防止被用来做坏事吧」

「虽然现在正在被用来做了坏事啊」

虽说是抱着善意制作的东西,但如果没有这个结界的话我们也不会被关起来。都想去追究造成这种情况是谁的责任了。

阿德雷特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发现了事情有些奇怪。汉斯在观察着盔甲里面。接着为了保险,又望着被破坏的门。他的表情很严肃。阿德雷特正想去问他怎么了的时候,莫拉开始催促着要阿德雷特继续说。

「那之后呢」

「啊啊。打开门的时候,结界已经发动了。我想,雾气产生的时候就是把门爆破后不久。进去的时候,剑已经插在台座上」

「……结界的发动是在你打开门前不久,吗」

「接着,在神殿之中看不到有人影。说实在的,当时我觉得不敢相信」

莫拉双手交叉思考着。

「我不觉得是普通人能搞的鬼。肯定和圣者有所关联」

「圣者干的……为什么圣者会协助魔神呢?」

「是被威胁了吧。这是凶魔们常用的手段」

阿德雷特看着莫拉说。

「莫拉的话应该知道吧。能做到这种事情的圣者是怎样的家伙?」

「……<幻>吗?不,不可能。一次都不给你看到样子而从这个地方离开的方法……不是轻易能想到的」

「喵,阿德雷特」

突然汉斯大声叫道。

「没有记错什么吧?」

「怎么了?……我想没有哦」

「这样啊。那我再问一次,记忆没什么错的吧?」

阿德雷特感到迷惑。

「要改正就趁现在哦。接下来就算你说不算也没那么简单让你过关哦」

「啊啊。有什么问题」

「你进来的时候,剑已经插在台座了,这点没错吧」

「啊啊」

「最后在问一次。没有什么错吧」

「真烦啊。都说没有错了。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啊」

这个时候汉斯静静地将手按在腰间的剑上。阿德雷特以为他要拔出来,但他只是按在那。

「……我是个杀手。对于潜伏和逃跑,那就是专家」

「哦。真可靠啊」

莫拉这样说。

「像做我们这行的人最怕的就是<封印>之圣者大人啊。因为圣者大人的话,会四处弄一堆不可思议的门。用钥匙打不开,一旦被关进去就出不来,打开了的话又会有铁笼落下。我也被困过好几次。关于圣者大人的门,我可是相当的了解」

「……然后」

「这个门造的很出色。虽然这门坚固得可怕,但却被设计成一旦打开就无法再次关闭」

「等等,这是什么回事」

「想问的人是本喵哦,阿德雷特。很奇怪啊,你说你来的时候,门是关着的。结界的发动几乎是在你破坏大门的同时。如果是这样的话,发动了结界的人是怎么进来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进去里面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吧。

「喵。阿德雷特。在你破坏了门前,神殿是不可能进入的。不管是谁,绝对不可能哦」

「等等!这不可能!」

阿德雷特进去神殿。找了下通风口,但是那种东西压根不存在。采光口用厚厚的玻璃和铁窗覆盖着。虽然也搜寻了石壁,哪都没有被破坏和修复的痕迹。

阿德雷特呆呆地看着神殿里面,思考着犯人如何在发动结界后逃脱。然而在那之前,犯人如何进去也不明白。

「阿德雷特,不努力思考可是会死的哦。发动结界的家伙是如何进入谁也进入不了的神殿的?喵?」

「……那是」

「门一旦被打开就关不上的。除了门之外没有别的出入口。在这种情况下能进入神殿吗?就算借助了特殊凶魔的力量,但凶魔是无法接近这座神殿的。单凭人类的力量,是无法进入神殿的」

「……」

「顺便,告诉你一件事吧。像这种进不去也出不来的状况,我们称为密室」

密室,这个生疏的词汇在阿德雷特的脑中盘旋。但他没有想到任何破解这个密室的方法。

「应该是挖洞了。犯人把地板移开,在那挖洞侵入神殿,发动了结界。然后在我破坏了门的时候马上从地道离开填补了洞」

「喵?一瞬间?怎么做到?」

「也许有具备这种能力的圣者存在吧。比如说<大地>的圣者」

在找挖掘痕迹的阿德雷特说道。然而这个时候,茶末说话了。

「没有那回事哦」

「为什么?」

「在你和汉斯去看结界的边缘的时候呢,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