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班会时间

第一卷 班会时间

台版 转自 阳子ようこ@轻之国度

我叫做姬武静姬。高中一年级。

虽然我的青梅竹马和周围的同学们尽是些古怪的家伙,但我本身却是个终日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随处可见的平凡高中生。

如果真要勉强挤出一项自己和他人的不同之处……那就是我有张天生的清秀脸孔,还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入学後的第一周,穿着女生制服上学的我竟然完全没被认出男儿身。

顺带一提,平日像是换穿体育服的时候,我习惯混进女生群当中和她们一起更衣,有次还因为被抓包而遭到停学一星期的处分。当时我光明正大地穿着加了胸垫的胸罩和时尚感十足的中性短裤,直接跑去和女生一起做健康检查,结果身分曝了光,当然是直接被宣判出局。而开学後立刻有学生被处以一星期停学处分的事,据说也成了学校创校以来的首例。

当我服完停学处分并重新回校上课时,校内关於我的谣言四起,基本上主要可分为两大派。有人认为我可能患有性别认同障碍,有人则批评我只是个难忍偷窥女性更衣冲动的大变态。当我教训这些人呵你们这些家伙,有时间聊八卦倒不如多读点书吧』时,立刻遭到众人以『轮不到你来讲!!』群起围剿。

话说回来,我会做出这些事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当然是想要偷窥女生更衣啊。

当众人察觉我真正的目的後,男生们全把我当成了英雄,女生们则是骂声不断,『你要负责啦!』之类的批判纷沓而至。我不疾不徐地做出了如下的回应:『你们这些家伙!就算那个男生长得再漂亮,但要一个穿着女装,跑来偷窥女生裸体的男生负起责任把你们娶回家,这样你们真的会高兴吗!?』

她们则是如此回应:

『当然高兴!(不过限定帅气偷窥男)』

也就是说,可爱的外貌即代表了正义。这个国家真是愈来愈莫名其妙了。

说到莫名其妙,就不能不提到我的青梅竹马。她不仅将身为同班同学的立场发挥至极致,为我掩饰假冒女性的事实,甚至还将制服借给我穿。前几天,当我对她的所作所为提出质疑时,我的青梅竹马却噙着泪水这么回答:

『威胁我说要利用情侣身分,把床上的恩爱照片散发出去的不就是静姬你吗?明明就是你自己说的啊!!』

原来如此,我忘得一乾二净了。想不到过去的我竟然对於偷窥更衣室执着到这种地步。年轻时犯下的青涩错误让我只能莞尔以对。

看见我的窘态,班上同学们跟着起哄大笑。真是群没礼貌的家伙。

总之,关於我个人的介绍就先到此打住吧。虽然好像从头到尾都不离偷窥的话题,但这就是我想到什么说什么的直爽个性。应该可以这么解释吧。

然而我轻松愉快的日常生活,竞像是响不过两秒的短暂门钤般,乾净俐落地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

叮——咚。

「来了来了,我马上开门……唷咻。」

就在这段平凡无奇的日子即将结束前的倒数五小时左右。

当我正在吃充当晚餐的泡面时,有位稀奇的访客在这稀奇的时段来访。

我本来和老爸一起住,但托老爸常因为工作而不在家的福,我才能享受这样的独居生活。

我的青梅竹马曾嘲笑我:『你的生活根本就是十八禁游戏的主角设定嘛』……以前我们两人玩在一起时,曾为了学习性知识而擅自从老爸房里借了不少色情游戏软体。当时我虽担心可能会对她造成什么负面影响,但看她玩得那么投入,在一旁的我也不好意思打坏她的兴致。

回到现实,我单手拿着吃到一半的泡面来到玄关,打开了门。

在玄关灯光映照下,我看见门外有个年幼的小女孩站在那里。

一头平整的亮黑浏海,加上一对圆滚滚的澄澈黑色眼瞳,怎么看都惹人怜爱。

她吃力地提着一个和娇小身形格格不入的大公事包站在玄关前,看起来有些不协调。

女孩濡湿的双眸下露出一副烦恼的表情,接着微颤着身体开口说话: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家的小孩了。我的名字叫做叶美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