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堂课

第一卷 第六堂课

翠莲的生日之後又过了几天。

一早,和平时一样到我家里找我一起上学的似鸟姊妹,与独自一人吃着早饭的绫姊碰个正着。

「如果要找小静的话,他今天不在喔。」

「不在……?」

绫姊的声音听起来格外低沉,翠莲则是不解地歪着头。绫姊迅速地将略苦的符浓咖啡配着土司喝下。此时叶美琉率先提出了问题。

「请问哥哥是去学校了吗?」

「不是耶。他今天请假。我想他应该也已经提前向老师说过了。」

看着绫姊有气无力的口吻和低调的态度,翠莲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地,急忙朝月历的方向望去。

「啊……对了。今天是……静菜的……」

「静菜……?」

绫姊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像是要盖过方才的对话似地拉开嗓子说话:

「好了,那我们也该到学校去罗。」

「……好的。」

将餐具收到厨房後,绫姊有些消沉地回头询问似鸟姊妹的意思。

「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今天放学後也可以……」

在绫姊还没向叶美琉说话前,翠莲就已经代替叶美琉点头同意。

「好的,这是当然的……叶美琉,今天放学後,我们要在车站集合喔。」

「???……好的……?」

虽然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但叶美琉仍然跟着点了点头。即使心中很想问个清楚,但看着表现出「不想触碰」的绫姊和翠莲的态度来看,叶美琉也只能将心中的疑惑暂时压了下去。

放学後。

叶美琉与绫姊和翠莲在车站会合後,三人一起搭上了平日不会搭乘的电车路线,看了一段从眼前流逝而去的陌生风景。

绫姊的手上捧着花束。叶美琉想起母亲住院时那段日子,不禁猜想『会不会是要去探病呢……』,却因为对方散发着阴郁的气息而难以开口询问。

翠莲三人在一个人烟稀少的车站下了车,安静地进入了一个像是开放式公园般宽广的场

所。

「……坟墓?」

映入叶美琉眼帘的,是无力地坐在一座墓碑前的我。

「……」

翠莲没有理会抬起头像是在寻求答案的叶美琉,而只是注视着我并淡淡地说着:

「这里是静姬的母亲和姊姊的墓。」

「咦……」

翠莲说完後立刻陷入沉默,绫姊则继续为叶美琉说明:

「今天是她们两人的祭日……在小静十岁的时候……正好是与叶美琉同年的时候,小静的母亲所开的车和一辆酒驾的卡车冲撞……而小静的姊姊为了保护他,用自己的身体压在小静的身上……也因为如此,小静才能捡回一条命。」

「怎么会这样……」

三人缓步地走近我所在的位置。叶美琉就像是被绫姊的话语所震慑住一样,始终噤口不语。

低头用濡湿的眼神看着墓碑的我听见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才稍微用眼神朝着声音的方向确认。

「不好意思……你们还特地跑一趟。」

我的声音听不出来是在哭还是在笑。

每当我来到这里时,都会变得无法判别自己的情绪状态。

明明事故发生至今都已过了五年,每逢这一天,我还是会变回当时仅剩下空壳般的自己。

或许那才是我本来的模样也说不定。

我并不想让翠莲和绫姊看见我这副落寞的模样。但此刻我竞连站起来的意志都没有,我想是因为我始终无法从一切都被掏空的失落感中逃出来吧。

一如预期,翠莲看着我的视线充满了同情和悲悯。

我就像是要从那令我感到刺痛的怜悯眼神中逃开似地,再次垂下了头。

「……!!」

就在这个瞬间,我忽然感到一股某物加压在我身上的重力。

「……叶美琉?」

叶美琉不加思索地紧紧抱住了我的身体。

「没事了,没事了。」

叶美琉强烈颤抖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深沉,仿佛要将我的心掏出来般地刺痛着我。

「哥哥还有姊姊陪在身边。绫音姊姊也在身边。还有庄川姊姊。还有宫泽……而且……还有我在啊!」

「叶美琉……」

「对於因为妈妈死掉而感到绝望的我,虽然最後搞错了,哥哥其实并不是我真正的哥哥,但是你还是对我说会一直保护我。当我第一次和真正的爸爸见面时,带给感到不安的我勇气的,也是哥哥……!」

叶美琉的眼泪潸然滑落……她究竟是想到过世的母亲而思念泉涌,还是为了我而掉泪呢?

「我在学校遭到欺负时,在新家受到任何委屈时,哥哥的每一句话都保护着我。所以……所以,这一次换我来保护哥哥!!我、我虽然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孩,是个派不上用场的小孩……但是,只要是为了哥哥,我一定可以拿出勇气的!!我想要用哥哥告诉我的话来鼓励哥哥!当你难过的时候,我会代替你难过!当你痛苦的时候,我也会代替你受苦!我希望……哥哥、哥哥永远都能够开心地笑着……!!」

叶美琉用尽浑身的力量将自己的情感倾吐而出。我则是专注而安静地聆听着。

一旁的翠莲和绫姊亦然。

只是,我和她们两人沉默的理由有些不同。我深深地被叶美琉的话所吸引住了。

因为过去也曾经有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

怀念与欣喜的感情顿时充满内心。

甚至就连听到这段话的场所也相同,真是不可思议……

那位曾经比任何人都接近我的少女。

我的姊姊。

姬武静菜。

『静姬,我会保护你的。因为我是静姬的姊姊啊。』

『当静姬难过的时候,我会代替你难过。』

『当静姬痛苦的时候,我也会代替你受苦。』

『所以静姬你要一直在我的身边保持笑容喔。』

『因为你是我身心的另一半,是只属於我的静姬啊。』

每当我沮丧失意时,总是鼓励着我的姊姊就会紧紧抱住我。

即使到最後一刻……她还是做了一样的事。

当我听见这段宛如咒文般的话语时,我就会告诉自己必须要保持笑容。

所以,我笑了。

同时,我也偷偷地看了刻有姊姊名字的墓碑一眼……

我同样将叶美琉紧抱在怀中,然後再缓缓地放开。

「那,你也要记得代替我尿尿喔。」

「那种事我没办法代替啦!」

「哈哈哈,那,至少帮我替姊姊她们点炷香吧?」

翠莲和绫姊不敢置信地看着展露笑容的我。

这也是无可厚非。

毕竟两人比谁都还要了解我的悲伤与痛苦,在她们的记忆中,只要是在母亲和姊姊的墓碑前,我的脸上应该只会出现苦闷或是如同空壳般的失神表情才对。

「静姬……」

「嗯?」

我露出淡淡的微笑。翠莲也像是放下一块大石头似地,将一股长年累积的郁闷之气叹了出来,然後才摇摇头对我这么说:

「……不,没事啦。来,叶美琉,我们把花放上去吧。」

「好的。」

看着准备将带来的花束供奉到坟墓上的翠莲和叶美琉,绫姊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

「……你真了不起呢。」

绫姊似乎是以为,我只是为了不让叶美琉担心,才逞强地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

其实她的推测并不算错。我的心中的确有着那样的情绪。

但其实真正该得到赞美的,是叶美琉才对。

供奉花束、点完线香後,叶美琉在墓前双手合十地膜拜着。

「我会好好地当哥哥的支柱……所以,请你们安心地长眠吧。」

「我、我也会当静姬的支柱的,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根本都是靠我在支持他嘛!?」

听见叶美琉对已故者的念祷,翠莲也急忙地双手合十。

「那么,今後小静的支柱就由我们三人一起负责罗。」

面露微笑的绫姊站在两人身後,抱住了翠莲和叶美琉的肩膀。

看着如此为我着想的女孩们,我也尽全力拿出最爽朗的笑容回报她们。

「不要忘记付我担任支柱的费用喔。」

「应该是我跟你要才对吧!!」

我伸出去要钱的手又被打飞了。

看着放声大笑的叶美琉和绫姊,我和翠莲也接在下一秒嗤嗤地笑了出来。

最後,我们所有人再次并排合掌念祷後,便一同离开了墓园。

走在一行人最後面的我,此时彷佛听见有人叫着我的名字,於是我便回过头去。

「……」

『姊姊……是你暗中安排叶美琉来见我的对吧?……真是的,你对弟弟真的是过度保护耶。』

虽然姊姊已经不在人世,但此刻我似乎感受到她正对我心里的话微笑着……

回到家後,由於今天难得翠莲和绫姊要一起下厨,於是我便迳自回到二楼休息。叶美琉则留在一楼帮忙准备晚餐。

当我握住房间的门把时,视线不经意地落到了二楼最里面房间的门。

平时我刻意地让自己不去注意,也不想注意的那间房间……其实就是姊姊的房间——曾经是。

不晓得已经过了几年。此刻我再次被那间房间所吸引,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站在房门口。我将手伸向房门门把。

这一瞬间……

我瞬间陷入了踌躇,但仍下定决心打开了房门。

只有这个地方没有变化,不,或许该说没人去改变它。里头的摆设依旧如昔,和姊姊在世的时候一模一样……偶尔绫姊来家里玩时会顺便打扫这个房间,也因此里头看起来显得一尘不染。

房里白色与粉红色相间的装饰看起来十分可爱,看得出主人是个童心未泯的女孩。

每当我像这样站在这个房间里时,总会觉得姊姊可能会忽然从身後叫住我。至今我仍持续被这样的错觉所囚禁着。

「……姊姊。」

我看着放在书桌上那张我和姊姊的合照,在叹息声中呢喃自语着。

「哥哥?」

「唔哇!?是、是叶美琉啊。怎么了吗?」

由於意识完全处在彼端的关系,使我完全没有察觉到站在身後的叶美琉。

「啊,那个,姊姊她们要我来问你,炸鸡块要做成酱油口味还是咖哩口味比较好……」

「两种都做吧。」

叶美琉苦笑地点点头,接着有些畏缩地将视线扫过房里。

「好的……请问,这是谁的房间?」

「是姊姊以前的房间。」

听见我有气无力的声音,叶美琉抬起头来注视着我。

「?」

「……我觉得,在墓园看到的哥哥……跟我很像。当我的妈妈过世时,我也曾经有好一阵子,眼神都和哥哥一样空洞……因为我不喜欢那样,所以我总是会告诉自己不可以再露出那种表情……」

「……我现在是那种表情吗?」

「不,现在是平常的哥哥。」

「……这样啊。」

我们两人相视而笑。

「其实第一次见到叶美琉时,我就在想,你和姊姊好像有点像……呃,我不是指长相之类的啦。」

我从方才看着出神、放在书桌上的相框中取出照片,交到叶美琉手上。

「这是……哥哥和姊姊的合照。」

「……对,是我和静菜……我们是双胞胎。」

我和姊姊是所谓的异性同卵双胞胎。

一般而言,同卵双生的双胞胎性别都会相同,因此性别不同的我们属於极少的特例。这种情况下,小孩的基因会有所不同,因此长相就不像一般的双胞胎那么相似。

我和姊姊就是这样。虽然是双胞胎,但其实长得并没有多像。

姊姊的个性既活泼又认真。

而我则是个经常做些意外举动的怪小孩。

周遭的大人和小孩都对我们姊弟冠上「聪明姊姊」和「糟糕弟弟」的称号,就连爸妈也不例外。唯一不会瞧不起我的,只有姊姊和翠莲的老爸。那个老头不知为何,从我小时候就把我当成乾儿子一样疼爱。当然姊姊也像是他的乾女儿。或许他从我的身上看出了什么除了自己女儿好朋友之外的特质吧。

绫姊从以前开始也把我当成一个糟糕的弟弟看待。但她并不会拿我和静菜比较,而是拿自己和我比较。这也是我会为她着迷的原因。

至於翠莲,直到上幼稚园之前,都把我当成是个只会跟在姊姊屁股後面的麻烦小鬼,和静菜的感情反而还比较好。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心境後来究竟起了什么变化,但上了幼稚园後,她开始和静菜保持距离,而变得比较喜欢和我在一起。

我滔滔不绝地讲起往事。说完这些无趣的内容後,才露出有些尴尬的苦笑。但叶美琉却面带笑容地摇了摇头。

「才不会无聊呢。当哥哥说起姊姊的事情时,总是会露出很温柔的表情。我、我很喜欢……哥哥这时候的表情喔。」

「我个人比较喜欢自己下流的表情就是了。」

「原来哥哥喜欢下流的表情啊!……不过,当哥哥讲起以前的事情时,低沉的声音还有沉稳的态度,我看了都会觉得有点难过。」

「我可不想要让叶美琉觉得难过,下次我会小心点的。」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叶美琉好像觉得痒似地笑了起来。

「……对了。之前害叶美琉为我担心,我想向你道歉,你可以从这个房间里拿走自己喜欢的东西喔?我记得好像有很多可爱的衣服耶。」

「咦?不、不用了啦……这样不好意思。毕竟这些都是充满回忆的物品啊……」

「没关系啦。比起让这些东西在这里沉睡,不如送给为我着想的女孩,我想姊姊也会比较开心才对。而且叶美琉也差不多要变成少女了啊。」

「……可是……」

叶美琉有些犹豫地陷入了思考。

「……嗯,不过这些毕竟是亡者的遗物,可能收下的人也会觉得怪怪的吧。」

「才、才没有那种事呢!……如果哥哥还有哥哥的姊姊愿意送给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姊姊会答应的啦。」

看着我温柔的微笑,叶美琉显得有些忸怩。

「我知道了。」

「如果她不答应的话,可能每天晚上都会站在你的枕边喔。你可以忍受吧?」

「原来这些东西有诅咒啊!!」

「骗你的啦。站在你枕边的应该是我才对。」

「……」

看着我有些自虐似的笑容,叶美琉看着我的表情既像是在气我『怎么可以站在女生枕边』,又像是在担心我似地复杂。

「我骗你的啦。我会提醒姊姊叫她不要站在枕边吓你的。」

「……如果哥哥会觉得痛苦,那我就不拿这些东西了。」

叶美琉的贴心反而让我的胸口感到些许刺痛。

「傻瓜……好,来选衣服吧,叶美琉。你要拿哪一件?……这件我以前很喜欢喔,因为……这是我帮姊姊选的。」

「我真的可以拿走这么重要的衣服吗……?」

「嗯。」

这样就行了。

我应该这么做才对。

活着的人不应该一直被不在人世的人所束缚。

『再见了,美丽而亲爱的时光。』

「咦,你刚才说什么?」

「喔,就是关於费用的问题啊……」

「原来这些要收钱啊!?」

我虽然不喜欢付钱,但我最爱和别人收钱了。

就在此时——

「叶美琉——!?你到底要在楼上待多久啊——!?」

「啊。」

楼下传来想要交代叶美琉做事的翠莲叫声。此时叶美琉才终於想起来自己上楼的目的是什么。

只剩我一个人留在二楼也没事,於是我便和叶美琉一起下楼。

「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

「哎呀,连静姬也一起来啦?我刚才叫叶美琉去问你要吃哪种口味的炸鸡块,不过已经不用了。因为我两种口味都各做了一半喔。」

「啊,哥哥刚才也说两种他都想吃。哥哥跟姊姊有心电感应耶!好厉害喔!」

「没、没有啦。毕竟我和静姬认识那么久了,知道这种事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翠莲唷呵呵呵地发出高亢的笑声。

既然你都知道,干嘛还要叫叶美琉跑一趟?

「呵呵呵……哎呀,叶美琉,那件衣服不是……」

叶美琉将刚才选好的洋装小心翼翼地抱在怀中,翠莲似乎对洋装有些印象,脸色也稍微沉了下去。

「这是哥哥送给我的。」

「……真的可以吗?」

翠莲低沉地问了一声,她并不是在问叶美琉,而是在问我。

「这个嘛……真的可以吗?」

我故意做出一副坏人的笑脸,喀喀喀地邪笑着。

「叶美琉,这个人一定有什么邪恶的企图啦!!」

「啊哈哈……」

我摸了摸面露苦笑的叶美琉的头,接着回答翠莲:

「没关系啦。」

「是吗……太好了呢,叶美琉。你有好好向哥哥道谢吗?」

「啊,谢谢哥哥!」

叶美琉深深地对着我鞠了个躬,连我都觉得有些承受不起。接着叶美琉为了继续帮忙准备晚餐,便先将洋装整齐地叠好放到客厅的沙发上。

我也跟着来到客厅,看见正在摺衣服的绫姊手上拿着一条轻飘飘的三角裤,於是我决定留在客厅。

此时厨房又传来翠莲和叶美琉的谈话声,让我不得不从确认三角裤顶点部分是否沾有污渍的确认作业中回过神来。

「叶美琉,有你在真是太好了呢。」

「咦,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静姬小时候其实并不像现在这个样子。自从车祸发生之後……他才像是为了将静菜曾经活着的事实深埋起来一样,变成一个既活泼又喜欢社交活动的人。就像是在追逐着姊姊、追逐着静菜的背影而活一样。」

「……」

「一直以来,我都持续地在静姬身旁支持着他,但是在车祸发生之前,我就已是静姬心中的一块拼图了……所以,我总是觉得,必须得想办法将他的心中所欠缺的部分补足才行。」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话。

「如果叶美琉愿意代替姊姊,帮静姬心中所欠缺的部分补起来的话,姊姊会很高兴的。」

「是、是的。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但我会努力的。」

接下来,似鸟姊妹又开始一边做菜,一边聊着其他无关紧要的话题。因此我的注意力也再次回到三角裤的卫生确认作业上。然而此时绫姊已经开始撂起我的T恤,我也因此备受打击。

我想,绫姊八成也听见了方才翠莲她们的对话吧。

「……对了,绫姊。刚才那些话正常来说,不是应该避免让本人听见吗?」

「不然姊姊去帮你提醒她们吧?」

绫姊似乎想帮我做些什么,双手紧握拳头地询问我的意思。

「不、不用麻烦了。毕竟不在意这些细节的大刺剌个性也算是翠莲的优点。」

「……呵呵,你明明就很清楚嘛。你们都很了解彼此啊。那我呢?姊姊的优点是什么?」

又要比个高下啊……

「绫姊是个完美无缺的超人,所以……应该很难拿出其中一项来当优点吧……」

「嘘——」

有够露骨的嘘声,简称「露嘘」。虽然是个毫无意义又充满谜团的简称就是了。

「我不是说那个,我想知道的是,我有没有只有小静才知道的优点——?有吗——?」

绫姊横躺在地板上,双眼直视着我的脸。

「像是粉红色乳头之类的吗?」

砰!!绫姊的拳头直接击中我的侧头部。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种事!?」

「因为,以前不是一起洗过澡吗……」

「以前……也是啦,很久以前……只是都过了这么久,也许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啊。」

「咦!?难道现在是黑色的吗!?」

「还是粉红的啦!!」

「那我明明就没说错啊。」

砰!!这次重拳落在头部的另一侧。

「你根本就是在诱导我说出来嘛!?」

「总比诱导型飞弹好吧。」

「这有什么好比的……?」

「不是飞弹吧,应该是火箭才对。」

此时,从厨房端着料理走进来的翠莲似乎听见了最後几句话,於是对着我提出质问。

「你们在聊什么?」

「关於胸部的事。」

「……」

『所谓的火箭指的就是这种东西吧……』翠莲一边晃动着胸前的那对火箭,一边用像是在斥骂我不知羞耻般的冷漠眼神射向我後,便迳自走回了厨房。

「你、你误会了啦……」

绫姊急忙追上去捍卫自己的清白,但却被翠莲充耳不闻的态度拒於千里之外。

不久後终於等到晚餐时间,但拥有飞弹胸部的绫姊仍未将怨慰的视线从我的身上撤离。

饭後。

女生们全都挤到里侧的房间里。虽然绫姊交代餐具待会儿她会收拾,只要先搁在那里就行,但担心偶尔不动动身体,恐怕哪天就会被归类为废人的我,还是主动地开始清洗餐具。

当我将餐具全部洗完,正在擦手的时候,绫姊走出房间回到了厨房,嘟着嘴像是在说『我不是说姊姊来做就好了吗』之後,忽然露出像是有某种企图般的恶作剧笑容。

「?」

我虽然对她的表情感到疑惑,但仍然做出输人不输阵的凶恶表情与其对抗。

「超邪恶的!小静你的表情也太邪恶了吧!」

在我们互相要笨的同时,似乎因为害羞而忸怩地不愿走出来的叶美琉正在和翠莲拉扯着。

「快,叶美琉,快点拿给哥哥看。」

「可、可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耶……」

「喔,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情色满分的性奴隶装吧?」

「你以为我会让她穿那种衣服吗!?」

「小静,那是什么样的衣服啊?」

「呃……」

虽然很难具体说明,但我想应该可以解释成只遮重点部位的衣服。

「不是那种东西啦……快点啦,叶美琉。」

「啊……!」

翠莲使劲地将她拉了出来,脚步有些颠簸的叶美琉急忙端正自己的站姿,脸上还露出有些幼稚而天真的笑容。

「……!?」

原来叶美琉换上了姊姊的衣服。

看着眼前的叶美琉,我竟然说不出半句话。

「你一定吓了一跳对吧?如果再把发型稍微改变一下,感觉就会更像了喔。」

绫姊的话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

「啊,那个……哥哥?这、这样穿……会很奇怪吗?」

她的眼神仿佛要将我吸进去一样。

宛如脱离意识控制般,我的双腿突然失去力气,跪倒在地的我就像是要将脸埋入叶美琉的腹部似地,紧紧地抱住了她。

「啊……!?」

眼前的女孩并不是姊姊。

虽然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不过,但此刻我的灵魂仍为此而震慑。

我不会将姊姊和叶美琉当成同一个人。

虽然我没什么自信,但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办到。

既然如此,为何此刻我会如此被她所吸引?

「哥哥……」

讶异不已的叶美琉似乎也感受到我身体的颤抖,於是开始轻轻地……像是抱着我的头一样,无比温柔地抚摸起我的头发。

她的动作未曾停止……

直到我抬起头看着她为止……

但那份温柔仍然未曾改变……

当晚。

叶美琉和翠莲一起返家,而绫姊则是回到自己房间……

深夜的空气包覆着我的房间,令我辗转难眠。

我注视着天花板,专注地想着同一件事。

那份感情究竟是什么?

令我心跳加速……

勾起无尽怀念的香味……

温柔的手传来的触感……

难道说……这就是大家所谓的「心动」吗?

「而且……对象还是个小孩?」

我自嘲地笑了笑,翻过身准备入睡。

但是……

「……」

如果这真的是坠人情网的感觉……

「我……」

我必须守护着叶美琉,为了她的幸福,我得尽一份力才行。

我一定能找出方法回应她对我的感情。

「我这样做是对的吧?姊姊……」

我面带微笑地喃喃自语,此时睡意终於笼罩而下,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隔天早上。

翠莲和叶美琉两人带着一副忧心的表情来叫我起床。

她们似乎还很介意昨晚发生的事。

「差不多该起床了喔,静姬。」

「嗯……我昨晚梦见我扮成绫姊,当了一晚的色情网路广播DJ,所以睡眠不足啊……」

「小静,拜托你不要随便乱作梦好吗!?」

穿着可爱睡衣的绫姊正要去淋浴,她对着我房间敞开的门大吼了一声後,才往楼下走去。

「……从他的反应看来应该是没问题啦。」

似鸟姊妹相视而笑,一齐站了起来。

「对啊,我偶尔不穿内裤睡觉也没问题啦。」

「问题可大了吧!拜托你穿上内裤再睡好吗!」

我试图掀开棉被小漏春光,但叶美琉却用更快的速度拉起棉被遮住了眼睛。

翠莲放下心似地苦笑着,为了准备早饭,她便一个人先行下楼。

当叶美琉也准备跟在她身後一起离开时……

「叶美琉。」

听见我的声音,叶美琉先是顿了一拍,接着才转过头来。

等到翠莲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後,我才尽可能地用温柔的声音开口说话:

「昨天对不起喔,让你吓了一大跳对吧?」

「不会啦。啊,下次……如、如果我可以的话,哥哥随时都可以抱…………啊!我、我刚才差一点就说出超丢脸的话了!上、上课要迟到了,哥哥要快点起床喔。」

叶美琉红通着脸跑出了房间。我看看时钟,距离迟到还有好长一段时间。

一如既往的早晨。

一如既往的上学场景。

一如既往,走在我旁边的叶美琉。

唯一有些异於平日的,难不成只有我动摇的心情吗?

就在此时——

当叶美琉准备伸手拨弄被风吹乱的头发时,不经意地碰到了我的手。

「……」

我自然地握住她的小手,叶美琉有些惊喜地叫出声来。

「啊……」

她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些许喜悦。但也可能只是我一厢情愿。

然而,表现出羞涩模样的叶美琉,也立刻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我们两人的思绪应该是一样的。

『『在我的心中,』 』

『『那份极其纯粹的思念,』』

『我愿意,』

『我愿意,』

『『紧紧将它拥抱在怀中,』』

『『并悄悄地将它收进心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