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多少有好转一些吧……

第一卷 第四章 多少有好转一些吧……

真宫心想:又来了……

放学后,他正朝着拳馆移动的路上,又看到云雀被两名男子包围着。

真宫这次很快地作出决定——毕竟在他心里,藤室云雀对他来说已经是“喜欢的人的妹妹”,所以这次他以极快的步伐朝着云雀走去。

“嗨,两位找她有什么事吗?”

听到真宫的声音,两名男子愣了一下回头。

“——你来干么?”其中一人对着真宫说。

“嗯,她是我朋友嘛……应该算啦。”

“朋友?……喂,我是不是在哪里看过你?你给我把名字报出来。”

“……真宫。”真宫犹豫了一下之后只透露自己的姓氏。接着,对方皱了皱眉头……

“真宫——真宫!?六中的真宫?”他瞪大眼睛唉了一声。

“我已经毕业了……你谁呀?我不认识你吧?”

“啊、对、对呀……欸、欸,毕竟我们只见过一次面……说见过其实也有点……喂、喂,我们走了。快走!”

“啥?你这么害怕是怎样啊?”

“你少啰唆!白痴!这家伙不好惹啦!”

说完,另一名男子被他拉着快步离开。真宫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接着转过头来面对云雀。

“……我看你好像觉得有点困扰,所以就过来了。你还好吗?”

他没有直视对方的眼睛,说话时的语调也显得呆板。

“喔、嗯……那个……是真的很困扰,所以谢谢你帮忙。”

云雀用像是勉强挤出来的声音说完后,礼貌地鞠躬道谢。

“嗯……不过我说呀,像这种情况还是严词拒绝比较好。不然不要理他们,直接逃走应该也OK。”

“呜……好像是这样……其实我也知道,可是……”

云雀说话的声音愈来愈小声,视线也逐渐向下垂了下去。

“你就是做不到……是吗?”其宫如呢喃般接过话往下说。而云雀则是有些怯生生地点点头。

“……啊,对了,那我得去拳馆了。”

接着真宫吐出一句像是藉口般的说词,准备离开。

然而——

“那个,你说的拳馆是……”

忽然,云雀像是要叫住真宫一般怯懦地问了一句。

“……拳馆是练拳击的地方,怎么了吗?”

“……如果练拳击的话,可以变得像你刚刚那样吗?”

云雀抬起头,抬起视线窥探着真宫。

“像我刚刚那样?”

“那个……就是,像刚刚那样,你光是说出自己的名字,就把对方赶走……”

说完,她的视线又畏畏缩缩地缓缓垂到地上。

“没有啦,那个跟拳击没有关系。而且与其说赶走……不如说是对方自己逃走的。”

真宫以他一贯不懂得转弯、坦白到底的方式回话——那大概是他以前打架的对手吧……但此时尽管有这样的怀疑,却不自觉地想把它藏在心里。

“是喔……可是你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呢……仿佛洋溢着自信,一点都不为所动……”

“我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自信吧……不过这种情况我倒是还满习惯的就是了……”

“这样啊……那个……要怎么,习惯那种情况的呢……”

“这应该不是想习惯而特别去习惯的吧……不过这种事情你到底碰到过多少次呀?”真宫忽然想到而开口询问。

“那个……对不起,我不记得了……”而云雀则是怯懦地低下头。

“……这是表示次数多到数不清了吗?”

“那个……因为很常发生……所以应该可以这么说吧……”

“很常发生是多常发生呀?”

“……大概……一个礼拜一次……吧……”

“这真的很多耶。虽然我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发生的次数这么频繁,你都没办法习惯这种情况,那干脆放弃好了。”

真宫没有多想,只是随口把心里想到的话说出来。然而……

“这、这样不行啦!”

云雀忽然抬头,露出一张神情紧绷而深刻的表情。真宫看了忍不住心生动摇。

“这、这样啊……那——那你应该就要想办法习惯……或者说应该要试着学会应付这种场合了吧?”

真宫再一次毫不思索地把心里想到的话脱口说出。而这时候云雀同样又再次激动地抬起头来。

“——只、只要努力就可以学会应付这种状况吗?”

“那个……欸,大部分的事情应该都是可以靠努力学习得到改善的吧?……应该啦。”

“那、那我应该怎么练习才好呢?”

“咦……这个嘛,那种情况的话应该就是要练习拒绝吧?总之就是学一些必要的基础……之类的,学会了大概就没问题了?”

真宫翻遍了他脑中他贫乏的知识勉强作出了回应。而云雀听了则是点点头应了一声:“喔……”然后陷入沉思。

“……我可以走了吗?我刚刚也说过……我还要去拳馆。”

“啊、是……对不起,在你正要去忙的时候耽误你的时间……”

云雀猛然抬起头来予以答覆,然后很礼貌地将双手放在身前对真宫鞠了躬。

“嗯……呐,你回去的时候要小心点喔。”

真宫于是转过身往车站方向走去——但这时候,身后忽然又传来她那胆怯的声音。

“那、那个……”

“嗯?”真宫侧身回头。

“那个……你的名字……我、我不小心忘记了……”

“……真宫逢人。”

“啊、对喔,真宫……对不起,那个……谢谢你……”

“嗯……拜。”

真宫轻轻举起手,接着转回车站方向迈步前进。同时心想,没想到这家伙还满多话的嘛……



隔天早上,真宫在鞋柜里面看到一封信。

由于之前他曾经同样的情况下收过一封挑战书,所以他原以为又是这么一回事。然而,手里的信封怎么看都是女生才会喜欢的样式,所以想想好像又不可能是挑战书,才稍微放心下来。

——那么,到底是谁要给他的信呢……真宫翻过信封背面,想看看署名的人是谁。于是在右下角找到一排圆圆的、看起来像是女生写的笔迹。

‘藤室云雀’

看到信封背面的署名,真宫心想:什么,是她呀……接着把信折起来收进口袋,往教室走去。

“早啊——真宫!”

当他来到位子上坐下,绫使回头唤了他一声。

“……嗨,你今天还满有精神的嘛。”

“哈哈,怎么忽然说这个?”绫回话时脸上露出一张非常活泼的笑靥。

“没有啊,就单纯有这样的感想。”

“是吗?话说,谢谢你啰。”她说完和往常一样扬起嘴角,露出那一颗招牌的虎牙。

“谢什么?谢我刚刚说的那一句感想吗?我搞不懂。”

“咦?听到有人说我很有精神就会觉得——耶~~我今天很有精神耶!然后觉得开心呀!你不会吗?”

“……嗯,我从没有听谁这样对我说过,所以我不知道。”真宫想了想之后说。

“是啦,你确实看起来都不会有这种感觉。你要常常笑呀,这样就会有人跟你这么说了啦——来吧,笑一下!”

说完,绫便挥起手催促着真宫。

“呜呃、没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我不会特别想笑。”

“你要求也太多了吧?不好意思喔,我可没办法作出什么有趣的事逗你笑喔……不过就算没什么事情也可以笑呀!就笑嘛?不是有句话说:‘打开笑门福自来’吗?”

看到绫说话的模样,真宫便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接着带着笑容开口:“好啦,我努力看看。”

“喔,这样就有笑啦!要保持下去喔。”

绫面带笑容地举起大拇指,接着便把头转回去面向座位前方。

真宫不擅长摆出笑脸。他甚至连自己为什么无法轻易露出笑容都不知道。不过,的确是面带笑容的人看起来比较有精神……

——也许有精神的人在拳击方面也能有比较好的表现吧?毕竟拳击也是一种运动……真宫不着边际地思索着,同时从书包里面取出要用的东西。

这时候,他忽然才又察觉到口袋里的异物。他取出那封信,这才想起它出现在鞋柜里的事。

……我是不是跟她讲一下有这么一回事比较好?毕竟这是她妹妹放在我的鞋柜里的……真宫一面思考,一面看着眼前那一头总是固定出现在同样位置的绫的马尾。

他犹豫了一下,决定先看过内容之后再作考虑——好像不要说比较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就是有这种感觉。

第一堂课开始,真宫在桌面下打开信封,从中取出信件阅读。信上写道——

〈我们能不能在午休时再谈一次昨天的话题呢?虽然这可能会造成你的困扰,不过只要一次就好,拜托你。第四堂课结束之后,我会在文组社团大楼的入口处等你。附带一提,这件事请绝对不要告诉姊姊跟瑞姬,还有风太郎,拜托。〉

看完之后,真宫心想,刚刚没跟绫提起这件事是对的,同时为此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稍微思索了一下……昨天的话题是指什么?

在看信之前他还没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想想,昨天似乎在这个女孩遇到麻烦的时候,真宫有帮过她,而后两人之间也确实过有一段对话——好像是关于如果像那样被搭讪的话应该怎么办之类的内容……?

然而除此之外,真宫不记得还有提到什么,因此他想大概就是这件事吧。

——不过,要继续昨天的话题?那个话题有什么好继续的吗……

虽然他不觉得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不过在对方拜托之下,他也没办法忽视对方的要求。而在此之后真宫便没有再继续去想这件事。虽然有点麻烦,但对方在信上也提到仅此一次而已。所以既然只有一次,他也决定去赴约了。

午休,真宫带着便当往文组社团大楼方向移动。

起初真宫还不知道文组社团大楼在哪里,于是心想:事前询问一下地点应该没有关系吧?也多亏了绫告诉他确切的位置,他也才有办法找到约定的地点。

其实他原本就连学校里面有一栋文组社团大楼都不知道。因此,想当然尔他一次也没有来过。而且,校方原本就不怎么使用这栋校舍,因此像文组社团大楼这类一般课堂上不会使用到的地方,对真宫来说更是几乎不可能来过。

此时站在这栋建筑门口的人,似乎就是藤室云雀没错。

“嗨。”

“啊、你好……那个,谢谢你。”

尽管云雀态度怯懦,但仍礼貌地对真宫致谢。

“不会啦,没什么。”

“……对不起……那我们进去吧。”

云雀不知道为什么又对真宫道了歉,然后转身走进了文组社团大楼。真宫也跟着她走进这栋初次造访的建筑物中。

文组社团人楼是一栋木造的老旧房舍。但内部装潢感觉上还满新的,而且看起来也满坚固的……真宫带着这样的感想边走边看。

他们上了一层阶梯之后再往前走一小段,然后在一扇门前停下来。门上挂着一张写着‘英国文化研究会’的牌子。真宫看着这张牌子歪着头,心想:※英国是什么啊……?(编注:日文中较常使用片假名的“イギリス”来表示英国,这里的原文则是使用汉字标法的“英国”一词,所以主角才觉得陌生。)

云雀先是朝门里窥探了一下,然后轻轻将门打开,确认了房内没有人之后才走进去。

门内的空间大约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教室那么大。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墙边则摆放著书架。

“那个,这是我参加的英研社社办……”云雀一丝不苟地对着真宫作出介绍。

“……喔。”

“……啊……我去泡茶。”

她说完便走向窗边的瓦斯炉准备茶水。其实也不用特别泡什么茶啦……真宫一面不着边际地想着,同时自己一个人打开便当开始吃他的午餐。

“那个,昨天真的很谢谢你。也谢谢你今天特地跑过来一趟……”

云雀烧着热水的同时开了口。说话的模样显得有些慌张。

“不会啦……”

真宫没有特别意识到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但还是简短地作出了回应。跟一个没怎么说过话的女生独处一室,这点让他觉得很不自在。

不要说是女生,他原本就不擅长跟人相处。而云雀似乎也有着跟他同样的问题,让这个情况变得更为尴尬。虽然真宫很希望云雀赶快把话说完让他离开,但现在却只有便当的内容物消失的速度有所进展。

“请喝茶……”云雀端了一杯盛着红茶的茶杯摆到真宫面前。

“喔,谢谢。”

——不是日本茶呀……真宫道谢的同时在心里嘟哝了一句。

“不会……那个,关于昨天的话题……”

云雀坐到桌子对面接着开口。

“呃,昨天的话题……不是结束了吗?”

“那个,你昨天不是说只要练习,情况就会改善的吗……可是人家不知道该怎么做……”

“喔,这个呀……嗯,不过我也不知道耶。其实昨天我只是随便把想到的话说出来,但我也不是什么专家呀。”

“可、可是,那个……你昨天确实把问题解决了,而且看起来好像很习惯处理这种事……就请你用昨天的情况,把你能想到的告诉我就可以了……”

“……嗯,如果没有根据没关系的话,那我是无所谓……不过,其实这种事不需要找我吧?你在信上说不要让绫跟瑞姬她们知道,但其实找她们商量不是比较好吗?”

真宫觉得有点麻烦,而他现在更想找各种理由说自己不适任而推辞。此时云雀露出了一脸困扰而愧疚的表情,缩着身体说:

“那个、我……我不想给他们三个人添麻烦……也不想让他们担心……”

“你是指信上提到的那三个人吗?我不认为他们会觉得麻烦呀。”

“可是我总是给他们添麻烦、让他们担心……所以我不要……我得一个人振作……都已经是高中生了,毕业之后考上大学,大家也会分开了……所以我不可以一直依赖他们……”

云雀低着头,一双手不知所措地扭动着。

“喔,我知道了……不过,其实这件事真的不一定要我帮忙吧?”

“那个……因为你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厉害的一个。而且……你跟姊姊、瑞姬,还有风太郎也都是朋友,所以……我想……应该是个可以信赖的人吧……”

……前面两个人就算了,我什么时候跟那个猪头变成朋友啦?真宫听了,在心里作出了这样的感想。这种莫须有的友情不知道是谁捏造出来的,但一定就是他们三个人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他也觉得非常困扰。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是跟‘信赖’这种词汇最为疏远的人。

——她一定是搞错了……其实他现在就想这么说。然而,听到有人觉得他可以信赖,这点还让他觉得满开心的。而且云雀这股信赖搞不好还是受到了绫的影响而来的,一想到这里,真宫就觉得更开心了。

“这样啊……嗯,如果是我能力范围所及,那我倒是无所谓。”

他搔着头,同时将目光移到斜下方以掩饰自己的羞怯。

“啊——谢谢你!”

闻言,云雀便笑逐颜开,接着更是频频点头道谢。

接受云雀的信赖之后又加上不断地道谢,真宫忽然感觉到一股不可思议的、仿佛自己不是自己的感受。甚至让他怀疑此时的他其实是另一个人。不过这样的感觉并不坏。

“可能我昨天也说过,要应付那样的状况有几种方法。最简单的还是直接拒绝,不过你说你办不到是吗?”

“对、对……人家会觉得害怕……然后又觉得不好意思……还有就是人家有拒绝过,可是对方却好像……不太理我……”

“喔,那是因为你太小声了。还有啊,该说人家听不清楚你说了什么吗——你其实要把话说得更清楚一点。”

“常常有人这么跟我说……”云雀低着头,不敢大声说话。

“对吧?总之,你得先抛下那种‘拒绝了会对别人不好意思’的想法。你要完全无视对方的感受。至于害怕嘛,这就只能去习惯了……最重要的还是自信吧?我觉得不管是你说话声音太小,还是你没办法把话说得很清楚,全都是因为自信问题——你啊,对自己有多少自信呢?”

“那个……我其实……应该说……没有。”她回话的同时,低头的角度又更大了。

“我想也是……嗯,这么说好像有点太嚣张,不过呀——你昨天也说我在面对那种情况的时候一点也不害怕,那是因为我多少有点自信。而我的情况可能跟我有练拳击有关。不过像那种人根本不用怕他们。”

“那我是不是也去练拳击比较好呢……?”

云雀开口询问时没有把头抬起来,仅只是扬起视线窥探着真宫。

“我是没有要你一定要练拳击啦,不过……我想应该多少会有一点效果吧。但最重要的还是自信。该说你实在太欠缺自信了吗?总之,你的态度真的畏缩得令人有点匪夷所思。这样他们一看到你,大概就觉得你不会拒绝,因而找你搭讪。而且不管你说什么想拒绝他们,对方都置之不理。我想应该是这样。而你如果可以表现得更有自信一点,不要说拒绝,我想就连被搭讪的机会都会减少才对。”

“可是,还是不会完全没有吗……”

“是啊,你要是不整形的话应该就是会有吧。毕竟你长得好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咦?哪、哪有……人家没有长得特别好看啦……”

云雀带着一脸浅浅的红晕,慌张地赶紧摇手否认。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只是陈述客观事实而已……这点你要是没有自觉的话也没办法商讨对策了。”

“是、是这样吗……”

“应该吧。毕竟那就是你被搭讪的主因呀。难道你都没有自觉吗?”

“咦?啊、嗯……可是,男生在跟女生搭讪的时候,说人家很可爱之类的,不都是一定会用的词汇……或者说是恭维之类的……吗……?”

“说是这么说没错啦,不过如果对方长得不好看也很难说人家长得可爱吧?再说,如果不觉得搭讪对象长得可爱,根本也不会想去搭讪呀。”

“喔……?那、那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此时,云雀的肩膀已经整个垂下来了。

“这部分戴个太阳眼镜或是口罩应该可以解决,不过会被当成是可疑人物就是了……总之,我想有了自信就不会被别人看轻,认为你不会拒绝而被搭讪;就算被搭讪了,也会有拒绝的勇气啦。”

“我知道了……那具体来说,我应该要怎么做才有办法培养出自信来呢?”

“这个嘛……总之,你就先试着用比较大的声音说话吧?”

“用比较大的……声音说话是吗?”云雀看着真宫,反刍对方提出的建议。

“是啊,这跟刚刚说的话也有关系。也有人是因为不敢大声说话而变得没有自信的。所以比起培养自信这种看不见的东西,我觉得应该要先试着大声说话,用具体的行动作为改善问题的手段吧。”

“原来如此……那、那就像发声练习一样,只要尝试着用比较大的音量发出声音就可以了吗?”云雀听了,带着稍微开朗些的模样询问。

“应该吧。还有就是要把想说的话尽量表达出来吧。我觉得啦。”

“把想说的话尽量表达出来……”

云雀像是在记录笔记似地复诵了一次。

“嗯,这跟前面提到的一样,能把想说的话清楚表达出来,多少就会变得更有自信一些吧。而且你想变得有办法拒绝别人的要求对吧?这样的话,那就还得要想办法把你想说的话表达清楚了。”

“这样……也对……好,我会努力让自己可以清楚表示拒绝的。”

“还有……对了,就算你可以用大声清楚的音量表示拒绝,如果对方想用力量胁迫你乖乖就范,那你至少要有可以甩开对方的力量跟行动力。还有全力冲刺逃跑的体力跟腿力,在必要的时候拿出来应对……你有打过人吗?”

“咦?打、打过人吗?”云雀先是瞪大眼睛愣了一下,接着有些怯懦地说:“我、我没有……从、从来没有打过……对、对不起。”

“没有啦,我没有说这样不好……能够行使暴力其实也是一种从容的表现,是一种选择,而且应该也是因为有点自信才敢这么做。如果你敢这么做,在必要的时候心理上也多一分坚强的依靠……那个啦——大家不是常说,能用的手段愈多愈好吗?”

“……这是叫我……要练习打人吗……?”

云雀带着怯生生的语气,像是脱口说出什么骇人的问题一般开口询问。

“与其打人嘛……嗯,如果有办法练习动手发动攻击的话应该再好不过了……比方说打拳击的沙包之类的。你看,拿绫来说,她总是一副自信洋溢的模样对吧?这大概是因为她有练空手道的关系吧。”

“这样啊……可是我们家没有沙包呀……”

“嗯,我觉得用想像的应该也可以吧?而且外面也有一些教防身术的道场,可以的话找一间去学一些防身技能应该也不错?如果你不想被绫他们知道的话就偷偷去。”

“喔……我找找看……那个,你去的拳馆,女生不能去吗……?”

“是可以啦……而且也有女生去。不过那个猪头之前搞不好也是在那间拳馆打拳的,所以有可能会被他发现喔?还有,这是要缴会费的。”

“那个……会费要多少钱呢……”

“我们拳馆高中生的话是一个月九千圆。要入会的话,应该是要先缴两个月的会费吧?”

“……那我会考虑一下……”云雀铁青着一张脸说。

“欸,我是觉得不用特别花钱啦。一个人的话就慢跑呀、跳跳绳之类的,把体力跟腿力锻炼一下就可以了吧?还有就是基本的肌肉锻炼,像是伏地挺身、仰卧起坐之类的,能做的话是最好了。不过重要的还是每天要活动身体,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培养自信的方式,而且整个人也会变得舒爽吧。再说,我认为‘我平常有在锻炼身体呢——’这种自信,应该可以在各种场面发挥出来才对。”

“我、我知道了……那个、好像,很有说服力的样子……我觉得自己好像也可以做得到……果然找你商量是对的——谢谢你!”

云雀说话时显露出有些兴奋的反应,同时带着红通通的脸庞不断低头道谢。

“嗯、嗯……欸,不过这些都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啦。所以你不要太认真……或者说,不要照单全收比较好——话说,我从头到尾说话的语气好像都有点自以为是,自以为了不起……有点不好意思。我好像有点得意忘形,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真宫也显得有些害臊地作出了谦逊的表示。然而,这很明显地只是他想掩饰羞怯的表现。

对于自己也有办法帮助别人这点,他觉得很开心,也很享受。过去的他几乎没有这种经验。这样的感觉不坏。也让他觉得自己似乎终于变得比以前更好一些了。



某天放学后,真宫跟瑞姬一起前往和泉食堂。然而,在抵达的同时却看到门口挂着‘临时公休’的牌子。

“咦?怎么回事呀?真宫,老板娘他们有跟你提起这件事吗?”瑞姬抬起头来看着真宫问。

“没有,没听说……怎么回事呀?”

接着两人绕到后门想要开门,但门是锁着的。而真宫则进一步往后面的和泉家走去。

他按了门铃,听到对讲机那头出现阿姨游子回应的声音。真宫报上名字,而游子则叫他等等,接着便挂上对讲机。等了一会儿之后,玄关的门喀啦一声扭开,游子带着口罩从门内向外窥探。

“我感冒了,所以你们不要离我太近比较好……”

游子带着一脸病厌厌的模样,说完还咳了两声。

“你感冒了所以休息呀……姨丈也是吗?”

“对呀,不过不是最近的流感就是了……叶子没跟你说吗?”

“没有,她没跟我说。”

“我也没有听说耶。也许她有发手机邮件给我吧……可是我今天把手机忘在家里,没有带出门。”瑞姬回话的同时,露出有些愧疚而觉得尴尬的表情。

“啊、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不好意思,还害你们白跑一趟。”

“没有啦,没关系。倒是阿姨你的感冒还好吗?有没有需要我们去帮你买些什么东西过来?”

瑞姬带着有点担心的表情说。

“不用了,需要的东西我有叫叶子帮我买了。”游子委婉地表示客气。

“这样啊……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呢,真宫?”

“要做什么呀……”

真宫在这时候忽然灵机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

“阿姨,我们可以借你店里的厨房来用吗?”

“好是好,不过你要用呀?”

“可能会用到啦——瑞姬,你待会儿没有其他事情要忙吧?”

“嗯,因为不用打工了嘛。”

“那刚好,我教你做菜吧?”

真宫对着两眼圆睁的瑞姬说。

真宫跟瑞姬收了游子交给他们的店门钥匙,接着往附近的超市移动。

“如果教你做菜的材料也借店里面的来用可能不太好,毕竟没办法还。顶多借一些调味料来用吧。”

“是呀。而且说起来,我还没有真的出来采买过呢。刚好可以趁机学习一下。”

瑞姬说完,刻意表现出乖顺的模样低头行礼。

“买东西没什么需要学的啦。不过倒是得先决定要做什么才能采买就是了。”

“啊——对喔,那有什么推荐的菜色吗?”

“也不算推荐啦,不过也许从店里面有的菜单来挑会比较好吧?毕竟如果店里面真的有需要的时候你也可以下来帮忙。”

“店里面的菜单……挑简单的来做吧?”

“简单的吗……是可以啦,不过你没有想学的餐点吗?”

“呜啊啊啊!那马铃薯炖肉!”瑞姬忽然露出一脸开心的表情说。

“马铃薯炖肉?”

“嗯,听说会做马铃薯炖肉的女生分数很高呢。为了要提升女子力就选这个吧!”

“女子力?那什么?”

“……听你这么问,我忽然也发现我好像不知道耶……应该是那个吧?女生作为女生的战斗力之类的。像是※我的女子力有五十三万喔——这样?” (编注:典出“七龙珠”,弗利沙的战斗数值为五十三万。)

“五十三万……这算高还算低?”

“……大概在第二十集左右算高吧?”(吐槽:五十三万的渣渣)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啦,莫名其妙……不过我先说,马铃薯炖肉没这么简单喔。而且我们店里的菜单上没有——我说,挑个像炒青菜之类的不会比较好吗?”

“……那就炒青菜吧。”瑞姬回话的同时,耸耸肩叹了一口气。

他们在超市采买结束之后回到餐厅,同时换上围裙,马上就开始炒青菜教学。

真宫在旁边教,瑞姬又是记笔记、又是握菜刀,也努力地跟中式炒锅格斗。

虽然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就连袖子几乎都要碰在一起,不过他们忙着说话,忙着动手,根本没空意识到这个部分。

几十分钟之后,他们终于将卖相不怎么好的炒青菜盛上白色盘子。

“怎么样!”瑞姬挺起胸膛,嘿嘿嘿地笑着,看起来颇为得意。

“嗯,看起来还不坏吧?”

“喔!看起来不坏吗!……话说,卖相很重要喔?总觉得只要炒出来的菜卖相好看,我好像就敢说我会做菜了。”

“味道比较重要吧?虽然要开店的话,味道跟卖相都很重要啦——那你先吃吃看吧。”

“咦……你不先吃吗?人家想在它还是完整一盘的时候听听看别人的试吃心得……是说,刚刚其实已经试吃过就是了。”

“好啊。”

真宫夹了一些到小盘子里,并夹进嘴里默默地咀嚼着。瑞姬看着他,忍不住生咽了一口气。

“怎、怎么样……?”询问时,她显得有些期待跟不安。

“——嗯,普通吧。”

“……啊、嗯——我想听到的是最直接的感想,所以普通就普通吧……不过怎么说呢,这好歹也是女生做的菜耶,你就说一句‘普通’,不会觉得不太对吗?”

瑞姬听了甚至连哭笑不得的反应都没有,只是面无表情淡淡地说。

“就算你这么说,普通的东西就是普通呀。不难吃嘛。”

“嗯,不过既然不难吃,你就说好吃就好啦?欸,算了啦,反正我是无所谓,这次就这样吧。”

——虽然早知道这家伙就是这样,不过真的听到还真是令人担心他的将来呢……瑞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说什么?这样说有什么问题吗?不然你自己吃吃看,实际上就是很普通嘛。”

“我当然会吃呀——唉唷,我说的不是这个啦,就是——比方说绫姊做了料理给你的时候你要怎么办?那时候就算绫姊做的菜真的很普通,你也不能说普通耶?就算不是那么好吃,你也要说好吃才行啦。”

“喔……不过感想这种东西不是直说会比较好吗?而且我总觉得这样对对方也比较好。”

“那个呀——嗯,要看情况啦。虽然也有像你说的那种直说比较好的情况,但也有不适合说实话的情况。总之,在你不是非常确定直说没问题的情况下,就算说谎也要称赞对方。反正这样对你没有损失,在这种情况下说谎也不是坏事。你呀,就是有的时候诚实过头了啦。”

“……我是真的不太擅长说谎啦,而且好像也没什么称赞过别人。”

“就带着轻松一点的心情去做吧。不管什么事情都是这样——话说,我记得你跟绫姊的座号只差一号对吧?”

“嗯,是啊。”

“那像是家政课的料理实习应该会分在同一组吧,所以那时候要尽量多称赞她喔。虽然绫姊也不太会做菜,不过到时候你就拉着她的手一步一步教她怎么做就好了——唉呀,炒出来的菜都放凉了。”

瑞姬忽然想起来眼前还有自己炒的青菜,双手合十地唤了一声:“我开动了~~”接着小心翼翼地夹了一口自己炒的青菜放进嘴里。

“——原来如此,真的很普通呢。虽然不难吃,不过也不会特别好吃。”

“可不是吗?所以我才这么说呀。”真宫忽然挺起胸膛说。

“……唉,算了,总之下少做出了能够下咽的菜了。”

“你的目标也太低了吧。”

“按部就班地前进是很重要的!而且我也没想要开始学就马上变得多厉害呀——话说,其实我也根本没想要真的变得多厉害啦。”

“那你干么特地要我教你做菜?”

“这是因为……”瑞姬蹙起眉头显得有些懊恼地说:“该怎么说呢……就是我想要多增加一些技能嘛。都已经是高中生了,我想多学一点东西。像打工也是,我想确认一下哪些东西自己会做,而哪些东西又是我可以做得很好的。”

“——好像挺了不起的嘛。”

“咦?这样哪有什么了不起……”瑞姬忍不住露出了苦笑。

“嗯,说了不起,其实又好像有点不一样。不过我觉得你还满厉害的,像我就不会想到这种事。该说我满足于现况吗……”

“那也没什么不好呀。毕竟你已经在打拳击跟打工,又会做菜,又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了。”

“……可是除此之外,我就没什么长处了。真的没有了。”

“我还是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呀,毕竟之后可能还会有其他可能嘛。再说,如果你不喜欢等待,那就自己去找就好啦。然后一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就不要犹豫,全心去做。不过话说,一件全新接触的事,就是会让人很难提起劲去做,像我也都会犹豫。”

“虽然你这么说,但还是努力在打工啊。”

“喔,其实是行点半自暴自弃……总之,这个情况比较特殊啦。”

瑞姬带着意味深长的语气,有些欲言又止,仿佛难以启齿似的。

“……我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起来你的生活好像也没这么轻松……算了,吃菜吧。”

“啊,也对——话说,你也要帮我吃一半喔,不然我全部吃完就吃不下晚餐了。”

“喔,好。”

真宫伸出筷子,夹起了一些青菜放进自己的盘子。

他们油洗收拾了餐具跟炒锅之后,把店门锁上并离开店里。

夕阳已经快要沉入地平线下,一片橙红色的街道逐渐没入了夜色之中。他们将钥匙放进和泉家的邮筒里,然后朝着车站方向走去。

“你搭几分的电车?”

“我很少在这个时间搭电车回家,所以到了再确认吧。”

真宫没多想便开口回了话。

车站到了。他于是在剪票口上方的电子显示器上看了看电车发车的时间。

“呜哇!刚好有一班电车开走了……”他忍不住皱着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