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第一章

魔法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首度向全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德军侵袭中欧内陆的小国梅奇列公国时,被仅仅十二名『手不持剑的骑士』击退一事,就是一切的开端。

刚开始投入实战的空中战力,被人类直接在空中用空手击退的事实瞬间冲击了全世界。

从此之后,各国在发展科学技术的同时,也展开了魔法研究的竞赛。

人类本身的可能性,令全世界的内心都雀跃了起来。

然而——

在对地球的强大重力感到畏惧的同时,将太在半空描绘着文字。这个动作被称为写纹,与咏唱同样是发动魔法的预备动作。

啪咻。

「还来喔!?」

将渗着泪水的眼睛往武装直升机望去,就看到为了捕捉两人放出的投网正不断向两人靠近。

「收尾收的太差了!」

金发少女如此高声吼道。

风声大作,不同于下坠风势的另一阵狂风将两人团团包围。

身体从直立变成横向,为了从下方躲过网子的U字飞行轨道改变了身体的姿势。应该是身上的MISO在坠落时被吹走,才得以重新使用魔法吧。

魔法抑制物质「MIS。」一the Material of an Impedimenttothesorcerer’s Orders.

这是能抑制魔法发动,并消除因魔法造成的现象的物质。

因为它的那股独特香气,使得人们都用MISO来称呼它。严格来说,那被认为是某种微生物造成的化学物质,但是详细情形目前还不清楚。

该物让倾向于魔法的世界潮流再度出现改变。

时值将魔法正式运用在军事上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盛极一时的魔法荣光,就这样被在极东岛国上发现的物质瞬间摧毁殆尽。

但诚如众所皆知,虽然日本一开始因为这个发现在进攻上取得优势,最后依然败在军事大国的物资战之下。之后的状况也详细记载在日本史或世界史的课本当中。加上科学的急速进步,更让魔法逐渐失去它原有的光辉——

取回魔法之力的少女正贴着屋檐滑行,速度也逐渐加快。

冷风不断划过两人的脸庞。

将太转过头去,就看到武装直升机在回收网子重整态势后,再度将机首对准两人。空对空飞弹在阳光下发出朦胧的反光。

逃得掉吗?将太带着深刻恐惧感的目光移回少女身上。

「怎怎怎怎怎么办!?又追过来了喔!」

接着将太的焦虑到达了极点。

「——前面!快看前面!躲开啊啊啊啊要撞上去啦啊啊啊啊!」

巨大的建筑物近在眼前。

那是栋建设中的大楼,水泥外露的灰色墙面完全阻挡了两人的去路。

「呜喵汪!」

总算注意到大楼的少女发出了奇妙叫声并紧急转向。

就在将太的三半规管开始失灵的瞬间,两人撞进一片黑暗当中。

接着一同在地上滚了起来。

「呜」

总算停下来的将太扑倒在地,背上似乎有个重物压着。

满是灰尘的空气剌进鼻腔,将太一边感受着耳鸣一边抬起头来。

这是个宽广的空间。

看来顺利进入建筑物当中了。发现这个连内墙都没有装潢的场所是个充满湿气的废弃房间后,将太才想起这是栋因建设公司倒闭所以被弃置的大楼。

阳光从没有装上玻璃的窗户洒落,被两人扬起的灰尘在光线照射下不断闪烁。湿冷的空气令身体开始颤抖。这感觉就像是迷失在钟乳石洞当中。

「真是千钧一发啊……」

安下心来的声音从背上传来。压在腰上的那股触感虽然很舒服,但越是冷静,将太的怒气就越是一发不可收拾。

他甩开坐在背上的少女站了起来,少女也在发出「哇啊!?」的小小惨叫声后跌在地上。

「为什么突然这样啦!」

重新俯视生气地站起身来的少女,将太吼道:

「那是我的台词!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还把我家弄得乱……七……八糟……」

他的话语却就此打住。

就算沾满灰尘依然不失亮丽的金发,圆滚滚的蓝色眼珠,带着难以形容的神色回看着将太。

美丽的五官使少女稚气的容颜也难掩艳色,而那绝对足以让将太失去气势。

「那也没有办法啊,本小姐原本打算漂亮地操作风魔法,开启半月锁跟窗户,然后降落在那里耶,谁知道一般民宅中竟然会充满MISO的臭味啊。」

少女摇了摇头,接着补了一句真是失算。

虽然瞬间觉得不爽,但是将太压下了这股情绪。

「……你有手机吗?」

因为突然被抓出来,所以背包跟手机都不在手边。

「嗯?你要打给谁?如果拨室内电话,记得要控制在一分钟内喔。」

虽然嘴上很小气,不过少女还是从制服外套的口袋中拿出手机抛了过来。

接过手机后,将太边打开贝壳机身边回道:

「……啊啊,不会花到钱的。1、1、0——」

「等、等、等一下!?」

脸色瞬间大变的少女飞奔而来。

将手指放在通话键上,将太躲开少女说道:

「你是闯空门的惯犯对吧?所以才会被追捕。」

「不是啦!」

「你不是练习过怎么闯空门了?」

「不是啦不是啦!你有看过《假面炸弹·欧兹玛》第十三话吧?为了拯救被绑架的少女,主角不是从窗户闯入敌人基地吗?」

少女突然快步地跑到窗边、跳上窗沿,然后转过身来一个弹跳、着地,最后摆出奇妙胜利姿势并以兴奋的语气如此说道。

「但是本小姐实在不忍心在闯入一般民宅时做出破坏窗户这种事,所所以不断地研究、寻找华丽又优雅而且帅气的登场方式,最后本小姐终于在《电波少女少女认真铲除木叶(注:原文为《电波少女真剑刈るこのは ,读音与动画《魔法少女リリカルなのは(魔法少女奈叶)》相近。)》第三话「大事之前的小事」得到灵感,经过掏心掏肺的努力后——」

额头上流着汗水的少女,表情看起来非常开朗。

将太压下了通话键。

「你你你在做什么!?」

少女再度飞奔而来,而且这次成功夺回了手机。

「啊啊啊、那个、本小姐在街上被武装直升机追……不是!不对!这不是恶作剧电话……真、真的啦!还有啊,那群家伙竟然拿飞弹攻击本小姐……等等!听我说啊一」

在电话前一阵惊慌后,少女先是保持手机贴在耳朵上的姿势呆立着,接着可爱的脸庞摆出恶毒的表情放声大叫:

「你这家伙竟然真的报案!」

「破坏别人房子的人还敢说这种话喔!」

就在将太试着反驳,并往少女跨出一步的瞬间——

咻的奇妙声响从黑暗中传来。

而且不只一声,数个有如水烟式杀虫剂的物体从各处喷洒出烟雾。

这股芬芳的味道摆明了就是——

「MISO?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MISO?」

少女反射性地捏住鼻子并皱起眉头,在凝视空出来的手后痛苦地说道:

「可恶……没办法发动魔法……」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巨大的撞击声响。

这股足以震撼大楼的声音的确很吓人,但是少女的惊叫声更让将太觉得难受。丢下陷入慌乱的少女,将太倚着窗框弯腰探出身子。

往下一看,发现这里大约位于三楼。大楼四周围着栅栏,出入口已经被黑色进口轿车撞开,而且黑衣人接二连三地从车中走出。

「糟糕……难道这是陷阱?」

又有数名黑衣人从车子后方出现,接着在一名高大男子的指示下往周围分散开来。看到那名男子手上的东西后,将太不禁毛骨悚然。

那在视觉上与黑衣融为一体的铁块,是这个国家禁止持有的凶器。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这群人连武装直升机都能准备,持有三四把手枪也就没什么好惊讶了。

「怎怎怎怎怎么办?」

不知何时来到将太身边的少女已经陷入极度混乱。

就算想离开这栋充满MISO的大楼,要躲过持有武器的部队根本是痴人说梦。

怎么办?为了挤出好方法,将太全力运转着自己的脑袋。

突然,将太注意到一件事。

那群黑衣人究竟在追谁?如果不是自己,那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这个缺乏常识的少女吧。

将太的目光跟这个不断四处张望、怎么看都是可疑人物的少女对上。

她的肩膀抖了一下,受到惊吓的钴蓝色大眼四处张望。

将太下定了决心。

「我来当诱饵。你就在这附近找地方躲起来吧。」

不想再继续奉陪下去了,就丢下这家伙逃跑吧。

「你打算要犠牲自己吗?不、这样不行!要就一起逃——」

「没关系,交给我吧。听好啰,千万不要吵闹,安静躲好。」

「这真是……这个国家的男人果然抱持着武士精神啊……」

少女如此感动的反应,让将太的良心一阵剌痛。

「我可不能让弱女子遭受危险啊。」

不过为了自身安全,就继续骗下去吧。

「但、但是,他们已经知道你跟本小姐在一起了,要是你被抓到可能会遭受笔墨难以形容的折磨呢。」

咦?是这样吗?那可不行。既然如此要不要乖乖把这家伙交出去?在将太动歪脑筋的这段时间里,黑衣人们似乎完成了准备。

仿佛故意要让他们听到一样,不断传来的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武装直升机的螺旋桨声也逐渐变大。

「可恶!没办法了……跟我来!」

将太一把抓住少女纤细的手臂开始往楼上跑去。

两人的跑步声经由水泥墙的反射深深剌入脑中。

「去楼上做什么?」

少女的语气充满浓浓的不安。

总之先往上跑。

将太没有回话,只是一心一意跑着。拖着少女的手臂逐渐感觉变得沉重,往旁边瞥了一眼,少女正一脸痛苦地大口喘着气。

「还差一点,加油!」

将太以毫不在乎让黑衣人听到的音量如此喊道。

总算爬完所有楼梯,但抵达的不是楼顶,而是有着天花板的最高楼层。

「可恶、果然这里也有!」

积存于肺中的空气跟咒骂一起吐出,而吸气的同时,MISO的香气也在将太胸中扩散。

一边喘气一边往窗边移动,四周的地板上散落着已经完成任务的MISO喷雾器。将太将这堆空罐全往窗外丢了出去。

「就算现在这么做也没用啊,这附近都彻底喷洒了MISO,如果不让空气大幅流通是不行的……」

少女的表情充满不安,像感到抱歉地低下头去。

「与其摆出这种表情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把我扯进来啦。受不了,开什么玩笑啊。」如此碎碎念的同时,将太也瞒着少女在半空中悄悄挥动着手指。

他总共在空中写了十一个文字。

只能这么做了,不过可千万不能让别人发现。

将太把少女叫到身边,用沉重的语气说道:

「等我发出信号,你就使出特大的攻击魔法往那个窗户轰过去,随便什么都好。接着立刻从这个窗户跳出去。」

「你在说什么?这个状况下魔法根本……」

「放心,因为风向不错,这里味道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我的鼻子可是灵得很呢,所以,相信我!」

少女虽然因为惊讶而瞪大了眼睛,不过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眼神充满极度的自信……你果然不是普通人!」

「你应该是那种被人卖了之后还会帮人数钱的人吧。」

「你说什么!?」

「算了,总之轰下去!」

语毕,将太就往对面的窗户用力指去。

少女虽然一脸无法接受的表情,不过还是将两手向前伸。

看着这个动作,将太在半空中写下了最后一个文字。

噗通!心臓猛然跳了一下。血液仿佛逆流般的不适令将太浑身难受。这样就没问题了。

才刚这么想,就看到少女丰厚小巧的嘴唇动了起来。

「叶奴家的三头犬啊,请从左边的口中吐出火球吧。」

少女就像在唱童谣一样,缓缓编织出这段语言。

但是下一瞬间——

轰轰轰轰轰轰轰!

特大的火球飞了出去,有着跟大型犬差不多体积的火团撞上了窗架。爆炸!

巨大的声响传出,亮度一瞬间暴增,接着飞散成大大小小的星火。

「呜喔!?」

然而突然出现的魔法阵将火团全部弹开,保护了将太。那是用几何图样和没见过的文字所描绘的魔法阵。它发出了轻微的光芒,与火焰一同照亮了昏暗的空间。

—一喔喔!?出来了!连本小姐都吓了一跳!」

将太把脸撇向用敬佩的眼神抬头看着自己的少女说道:

「太大了吧!而且那是怎样?咏唱呢?你明明只念了奇怪的咒文……」

这时他才发现到,少女至今不曾做过咏唱及写纹的动作。

将太不禁盯着因为挨骂而缩起身体的少女。

不需要前置动作就能使用下位魔法吗?若是这样那可是老手耶。

「真的这么奇怪吗?」

突然被少女用受伤小猫似的眼神回望,令将太心动了一下。

这时,在遭到破坏的窗户外面,能看到武装直升机的尾翼部分冒着黑烟,不断往水平方向打转。当机身坠出视线外,巨大的撞击声也随即传出,还夹杂着惨叫及怒吼。看来刚刚顺便把武装直升机击落了。

「……快趁现在。趁他们一片混乱时离开这里!跳出去之后立刻往上飞!」

「哇哇哇哇哇!本小姐、本小姐做了什么……」

将太牵起少女发抖的手,柔软的触感令他的心跳加速。

「没有关系!那群人可是职业的,这样死不了啦。快走!」

语毕,将太就抱起了少女。

还真轻。在觉得做出公主抱这个动作其实不太好的同时,将太从窗户跳了出去。接着立刻为自己干了傻事感到后悔。

虽然一鼓作气跳了出来,但是地面却在下方三十公尺处。

不过将太感觉得到,自己的魔力场覆盖了以自己为中心半径一百公尺的广大范围。

『MISO消除者』

由父亲命名,让人难为情的魔法名称在脑中闪过。

这是能让魔法师挣脱MISO的枷锁,自由伸展羽翼的稀有魔法。

不清楚这究竟属于哪个系统,一般大众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这种魔法。就连自己为什么可以使用这个魔法的原因,将太也一无所知。

知道的只有一点。

这个魔法可以让人在充满MISO的环境下使用魔法。

异端而且破格,同时也是最危险的魔法。

正因为有MISO的存在,现代社会才能免除来自魔法的威胁。然而这个魔法却能从根本上撼动MISO的抑制力。若是被人知道这种魔法的存在,势必会受到罪犯和恐怖分子的垂涎吧。

将太想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试图将注意力从恐惧中移开。

「喂!喂喂!这样跳岂不是自杀吗!」

这时在他怀中的少女大声喊道。

「瓦木司村的飞龙,能让两人乘坐在背上吗?」

在这段悠闲的咏唱后,旋风团团包围住将太,接着——

「哇啊啊啊!」

两人以炮弹般的加速度往天空飞去——

距离将太的家约二十分钟电车车程的地方,是一片面海的丘陵。坐落在这广大土地上的,正是实施国中高中一贯教育的国立港丘学院。

那是为了聚集、培育拥有魔法等特殊才能的年轻人所成立的国立学院。

自从MISO解除了魔法的威胁性后,魔法就被和平地运用在救灾、拓荒、医疗等领域上。这间学院正是国家推行魔法教育的最前线,将太也就读于此。

两道身影自蓝天垂直降下。

少女那带着波浪卷的金发垂落,接着校舍的屋顶上响起了两声足音。

感觉到冷冷的海风吹过脸颊,将太才总算放下心来。

将太从矗立在旁的巨大圆柱建筑,和可以看到海的宽阔校庭位置判断,自己正处于国中部的校舍。

「到了这里就算是那群家伙也不可能追来了。」

语毕,少女的表情也高兴了起来。

这里毕竟是聚集明日之星的学院,保全的等级自然也很高。虽然不清楚那群黑衣人究竟是谁,不过他们也不可能像在住宅区般乱来吧。

如同少女所言,他们很难在这里出手。

但也因为如此,学校不可能会放过没取得许可,就使用飞行魔法飞来的可疑人物。应该很快就会有大批保全人员赶过来了吧。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想问不过我也很忙要先走了,为求安全你就先躲在这里吧。」

没等少女回答,将太就挥着手丢下一句再见并往楼梯口跑去。

「喂、等等!等一下!」

真的会等的人绝对是笨蛋。将太用尽全力逃跑——

飞奔至高中部的校舍后,将太走进了位于三楼的一年E班。

大概是因为安心下来,疲劳感瞬间传遍了全身。

虽然身体有点不听使唤,不过他还是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教室后方。

好不容易抵达窗边最后一个座位后,坐在前方的少年用爽朗的语气向将太打了招呼。

「喔,将太。你今天还真早到啊。」

少年那头鲜红色的头发实在非常剌眼。

将太无视招呼坐到位子上后,只见少年惊讶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累啊?发生什么事了?」

将太回了句「发生了点事。」的暧昧回答,并深深地叹了口气。

「喂喂,我们是兄弟吧!跟我说啦!」

瞪了一眼把上半身探过来的少年,看到他没系紧的蓝色领带随意垂着,将太毫不掩饰内心的厌烦开口说道:

「这家伙是诸冈武一,绰号叫『背景(mob)』。与名字相反,身材矮小脸也不够帅,而且个性扭曲脑袋也不好,魔法能力也是最差的等级。将大半的热情都投入在追女孩这件事上,可是因为那头不合适的发色和被我暴露的扭曲性癖,让他深受女性厌恶。总之是个奇怪的家伙。」

「这什么介绍啊!我才没有那种绰号!何况我会染成红发也是你建议的耶!不、重要的是原来那是你公开的喔!」

「明明是靠着关系入学还桀骜不驯,所以没有人愿意把他当成朋友——」

「还要继续!?」

「能借我手机吗?我忘记带了。」

「然后就当没事!?」

「快点借我,背景。」

「命令句!?可以不要用那种刚刚想到的绰号叫我吗……」

武一闪着泪光将手机递了出来。

「你要打给谁?我会跟你收通话费喔。」明明是个有钱人还那么小气。

「没问题的。因为是打给我妈,所以有家族热线免费喔。」

听完这句话,武一笑着回答「那就好」,这人竟然相信了……

将太一边因没有被吐槽感到难过,一边努力回想记得不太清楚的电话号码。幸好没有记错,按下通话键没多久,电话就传出熟悉的女性的声音。

「我是将太,因为家里受到袭击,窗户破了,客厅也乱七八糟。这些就麻烦你处理了。」

只说了这些将太就挂上电话。

对方并非将太的母亲。当然也不是父亲。两人因为忙于工作的关系根本就不在国内,只把将太留在日本。将太迅速地消除通话记录,甚至连电源都关上。

「受到袭击?真不平静啊。发生什么事啦?」

接过手机的武一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问道。

「啊啊,有个金发美少女打破我家窗户闯了进来喔。」

「什么?难道是从天而降的未婚妻吗?」

武一忍不住大笑出声。

「你竟然知道啊?不但长得美,身材也超好,胸部可是有西瓜大小喔。而且还是超有钱的大小姐,听说是小时候我从坏人手中救了她的关系……这么说来好像真有这么回事……」

在这么说的同时,将太脑中似乎浮现出一股怀念的感觉。

「真相是住在隔壁的风系魔法师老伯趁着醉意乱飞,接着冲进来吧?」

因为太有真实感所以很恐怖。不过对方没相信也让将太有点难过。

「如果是真的那可就伤脑筋了,我只对未满十岁的小女孩有欲望啊。」

「这个我可敬谢不敏啊。」

「咦?不,我是开玩笑的,不要只针对这点认真!」

「没关系啦,人各有所好嘛,我不会否定你的。不过我比较喜欢再大一点的。」

再大一点……毫无掩饰地暴露性癖好让同学们完全不想靠近……咦?那轻视的眼神有一部分是望着我耶?错觉吗?我有讲清楚这是开玩笑吧?不安地环视周围后,将太突然发现一件事。

「武一,那个空位是怎样?」

将太所指的,是靠走廊侧的最后一个座位。

最后一列应该只有将太的座位特别突出才对,但是现在走廊侧那边也有一组桌椅在相同的位置上。

「啊啊,应该是有转学生吧?之前不是有人说过吗?」

将太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女生吗?」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是美少女。」

武一充满自信的回答让将太安下心来,毕竟这家伙的妄想根本不可能实现。

上课铃声响起。才觉得这铃声如往常般平和的瞬间,教室门哗的一声被打开,一个巨大的影子接着出现。

是河马。

不是动画里面那种东西,是皮肤光滑到能反光的真实河马,它身上那件粉红色套装已被撑开。比一般所知的河马小上许多,应该是侏儒河马吧,不过身长也有两公尺。这是只踏着足以摇动地面的沉重脚步,用两脚站立步行的河马。

「喂!小丽罗变身成河马了耶?」

武一将上半身转往将太这边说道。

「我看得到。应该是又闯了什么祸所以挨校长骂了吧。」

武一回了句「大概吧」后,就转过身去。

丽罗是这个班级的班导师。平时她的外表娇小可爱到会让人误认为国中生,但是只要极度兴奋或紧张就会变身成河马。传说这是魔法实验失败造成的后遗症,真相则不明。

「啊、这个——大家早安。」

河马老师向大家点了点头,她的声音可爱到完全无法跟外表连在一起。

「在班会开始前,我要先跟大家介绍一下转学生。」

光从声音就能判断老师非常紧张,这让将太再度不安了起来。

「那、那么,请进来。」

听到丽罗的声音,一名金发少女从走廊矫健——不、是用足以发出喀啦喀啦声响的僵硬动作,同手同脚地走了进来。

将太叹了口气。

果然是那家伙啊。外表明明怎么看都只是小学生,最多不过国中生而已啊……

同学们同样吃了一惊。武一甚至像听着庞克摇滚般不住摇头。

少女在离河马一段距离的位置停下,战战兢兢地抬头看着河马。

「可以站过来一点吗?」

河马举起肥大的手臂,用两只蹄子指了指身旁的位置。

少女虽然先退了半步,不过还是颤抖着走到指定的位置。

初次看到丽罗的河马外表确实会觉得恐怖,不过她的反应也太剧烈了吧?

「那、那么,就请你做一下自我介绍喔。」

看得出来两人正互相警戒着,不过金发美少女跟真的河马这种组合也算超现实的

了o

少女似乎做好了觉悟,先闭上眼睛然后深呼吸一次。她慢慢睁开眼睛,从走廊侧往窗户侧扫视。

没多久,她就跟将太四目交接了。

瞬间,少女的眼神亮了起来。仿佛迷路的孩子看到母亲一样露出了微笑,先前的紧张已经不知道飞到哪去了。少女就像要传达「妈妈,我会好好表现的。」的意念般挺起平坦的胸膛。

「本小姐是魔法大国梅奇列公国的二——」

「哈啾!」

话被打断了。

「你、你这家伙!本小姐正在自我介绍耶!太没礼貌了吧!」

「啊啊,不好意思。请继续。」

少女用带着恨意的眼神,瞪着毫无悔意的将太。

将太无视于对方的眼神,这时来回看着将太和少女的河马小姐开了口:

「啊、这个,她是来自梅奇列公国的留学生,爱尔蒂米夏·贞、贞奴韦尔·迪·梅奇列同学。」

河马代替少女做了自我介绍。

「咦、等等!本小姐的自我介——」

原本要抗议的少女在将脸转向河马的瞬间倒抽一口气,不但身体颤抖,话也停了下来。这也太夸张了吧。

明显无法直视河马的少女——爱尔蒂米夏·页奴韦尔·迪·梅奇列转过头去,愣愣站在原地。

「然后啊——梅奇列同学是梅奇列公国的二公主……好痛!?」

河马咬到舌头了。

「打、打家、请不要冒犯到人家喔。」

河马整个很狼狈。

原来如此,因为接待一国公主这件事对丽罗来说太过剌激,所以她才变成河马啊。将太回想起刚刚的逃命戏码,会被追杀或许就是因为她的地位吧。

「我有问题——为什么梅奇列的公主要来念日本的魔法科?」

班上最开朗的女学生迅速举起了手发问。

「这么说也对,要也是由她来指导日本吧?」

讲台前的男学生也用怀疑的语气问道。

魔法大国的名号可不是开玩笑的。该国的魔法师不论质或量都远超过他国,魔法理论的研究也远远走在前端。日本不但有很长一段时间与梅奇列没有邦交,在魔法方面也算落后国家。

「何况梅奇列的人不是很讨厌这个国家吗?」

将太的话语再度命中核心。

日本正是将能使魔法无效化的『MISO效应』公诸于世的国家。

可以说正是因为日本,才让魔法的超先进国梅奇列公国至今依然只是小国。虽然两国在三年前左右建立了邦交,但是公国国民对日本依旧有着很深的敌意。

「要是一直拘泥过去就无法往前迈进。像这样由公王家亲自做示范,由本小姐来作为友好的象征也是外交的一环。而且我们也有许多事情,可以向居于MISO研究领导地位的日本学习。也因此,日文在梅奇列几乎算是必修课程。」

虽然不知道爱尔蒂米夏是何时移动的,不过她现在在距离河马两公尺处挺起胸膛如此宣告。

「但是我记得以爱尔蒂米夏公主的年龄应该就读国中啊。」 「是跳级吗?」 「跟公主讲话是不是要注意措辞啊?」

教室陷入一片闹哄哄的状态。

「本小姐今年十三岁,在这里跟大家一样只是一介学生,所以不用在意措辞。大家也可以叫本小姐『爱尔』喔。」

在爱尔展露出极度可爱的笑容后,室内的气氛瞬间温暖了起来。

之后关于兴趣和王宫生活的问题接二连三而来,爱尔也始终保持笑容应对着。

然而她的笑容却在瞬间蒙上了阴影。

「小爱尔的姐姐是『魔界歌姬』瑟蕾丝蒂奴公主吧?」

就在其中一个女同学用尖锐的声音问完这个问题后。

那是连没有接触外国音乐的将太都知道的名字。她是世界级的歌手,数度在美国告示牌排行榜上夺得前十名的佳绩。当有人怀疑她是用魔法操作听众时,她随即在洒满MISO的环境下高歌,将疑惑一扫而空的事件也非常有名。

「嗯、嗯……是的……」

光看反应就知道爱尔不想谈论该话题。

「这、这样一直讲下去会妨碍上课啦,本小姐的座位在那边吧?」

然后她就像要逃离对话般,朝分配给自己的座位跑去——正确来说,是跑去抬起桌子。

爱尔辛苦地将桌子搬到将太的座位旁边放下,然后再奔回去拿起椅子搬到将太旁边。

放好桌椅后,爱尔露出满足的微笑对着将太说道:

「以后就请你多多关照了。」

四周瞬间一阵哗然。

「你在说什么啊?」

「你母亲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是我的家庭教师啊。」

将太的外表虽然是日本人,不过母亲是梅奇列人,目前正在母国梅奇列公国进行魔法研究,所以见过这名少女也不是什么怪事。但——

「啥?这什么鬼?我可没听说啊。」

「是吗?没关系,我现在告诉你就没问题了。」

「很有问题!你害我一大早就被追杀耶!」

「嗯——关于这件事本小姐也感到十分抱歉,但本小姐也是初次经历这种事,所以才会对意料之外的发展慌了手脚啊。」

「这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事吧!」

「下次会做得更好,所以请你不要抛弃本小姐好吗?」

「谁受得了还有下次啊!」

「不用这么生气吧?像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天天都能体验到耶?」

某种东西坏掉的声响从讲台传来。

河马手中的点名簿已经被漂亮地折成两半。

「将——咳!八丁屋同学?这是怎么回事?」

非常僵硬的笑容。虽然因为是河马所以看不太出来,至少将太是这样觉得。她应该误会了什么吧?

「我等等再解释。」

因为有点可怕,所以将太只回了这句就转头面对爱尔。

「所以呢?家庭教师是怎么回事?梅奇列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吧?为什么要找我?」

爱尔向将太踏了一步并握住他的手。

光滑柔软的手虽小,但是能感受到她内心的坚强。

「因为是你的母亲八丁屋博士推荐的,在听完那个人的话之后,我就觉得如果是这个男人……不、只有这个男人能帮本小姐了。」

像森林深处的湖泊般的苍蓝色大眼深深地吸引着将太。

「因为……」

悦耳的声音。爱尔用楚楚可怜的表情紧紧抓住将太后,将接下来的话说出口。

「本小姐想早点成为大人!」

那是不带丝毫虚伪的呐喊。其残响让教室陷入一片静谧。

大人?让外表怎么看都是小孩子的她成为大……人……?就在将太为了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努力思考时,爱尔追加了攻击。

「因为本小姐讨厌疼痛,如果你可以温柔地一步一步教导我的话就太感谢——」

「噗呜呜呜呜!?」

将太口水喷了出来。讲台那边也传来「什么!?」的尖锐叫声。

「哇啊!你你你在做什么啊!呸、呸,喷进嘴巴里面了啦!」

「你、你才是在开什么玩——」

「才不是开玩笑呢!本小姐超认真的!在梅奇列,大家都很早就成为大人了,其中也有人为此承受无法想像的痛苦,当然,为了突破现状,本小姐也已经做好了觉悟一」

「等等等等等一下!梅奇列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不对,你到底从我妈那边听了什么?」

「虽然还没实践过,不过我可是从博士那边听完所有理论啰。」

「老妈你到底在做什么啊!疯了吗!?」

「你怎么可以说自己母亲是疯子呢。」

「总之不行。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跟刚见面的女孩子做那种事——」

「拜托你!是你的话,本小姐一定不用感到痛苦就能成为了不起的大人,本小姐信任你。」

「别开玩笑了!要我跟你这样的小女孩——」

「竟然说本小姐是小孩子!?博士明明说不论男女老幼你都愿意给予指导啊!为什么本小姐就不行!」

「混蛋!我可不会把男人跟老人当对象!」

「禁止不正当的异性交往!」

河马的跺步让整个教室天摇地动。

爱尔也被吓得跳起。

「谁会做啊!」

将太用尖锐的视线瞪向河马,河马立刻发出「呜!」的惊叫声,还缩起巨大的身躯躲在讲台后方,虽然根本藏不住。

就在将太焦虑到几乎要爆发时,耳边传来了相当中肯的细语。

「不觉得两人的对话完全对不起来吗?K「……你到底是指什么事?」

将太因此冷静下来向爱尔发问。

「为什么这样问?当然是问你愿不愿意教本小姐魔法啊?」

爱尔一边偷看河马的动静,一边反问。

「教不教魔法跟成为大人有什么关系啊!」

「公王家的人在成功使出『魔法礼装』后,才会被承认是大人啊。」

「那你一开始就该这样说啊!」

表达完自己的愤怒后,将太回想起那个很久没听到的词汇。

魔法礼装是一种高等级的防御魔法。

那是梅奇列人特有的魔法,会反应施术者的魔法主系统、性格以及爱好等等要素,以服装的样式具现化。如果只是单纯将服装具现化,那不论哪一国人都办得到,可是魔法礼装还兼具了坚固的防御力,以及辅助攻击魔法的功能。

魔法使排行榜前一百名之所以有九成是梅奇列人,正是因为他们可以使用魔法礼装。

「这就更奇怪了!身为混血儿的我就算再努力都使不出魔法礼装啊!」

怎么可能去教导别人自己用都没用过的魔法,何况——

「而且你还有很严重的误解。」

爱尔在将太茫然地说完后歪着头回了句「误解?」

而在将太回话前,能解答爱尔疑惑的答案就已经从教室各处传来。

「要八丁屋指导人根本是开玩笑吧?」 「他的魔法理论不及格耶。」 「实习也乱七八糟啊。」 「应该反过来要爱尔教他吧。」 「我们根本办不到吧。」

一部分的眼神甚至带着怜悯。实在让人很难过……不过这些声音才是将太在班上,不对,在学院得到的评价。

父亲是魔法理论和MISO研究的第一把交椅,母亲则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