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 第二章

腹部疼痛的将太穿着围裙站在厨房。

炖煮中的芋头在锅子里载浮载沉,滑菇也翻滚着。

关上火,将半盖着的锅盖拿起,扑鼻的香味甚至让将太觉得疼痛好了很多。

魔法的调味料「味噌」

以前是一般大众的食物,但是就记录上来看,自江户末期的一八〇〇年代开始,它就从餐桌上消失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就这么好吃啊?将太打从心底这么觉得。虽然当时是由将军颁布了禁令,不过至今仍不知道确实的理由。

而且将太自己制造的味噌也没有人愿意吃。丽罗和武一现在虽然能吃得很高兴,不过刚开始的时候也得强逼他们吃。

「虽然我以前也不觉得这能吃啦。」

当年真的是……将太一边怀念着童年,一边为了去叫丽罗而移动到走廊。

一阵音乐传来,注意到来源是爱尔所在的母亲房间后,将太就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去。

虽然是沉稳缓慢的旋律,但是音量却大到足以震动门板。西洋音乐,而且这是……

将太粗暴地敲了敲门,没有回应。虽然想着该不会是开了音乐就跑去上厕所,不过开了门正好看到对方在换衣服之类的展开也出现在脑中。

算了反正门也敲了。

用辩解掩饰自己内心的鼓动,接着下定决心打开门。

「还在睡啊。」

眼前是一名摆出大字型睡姿的金发美少女,而且棉被还掉在地上。

流着口水的脸庞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依然穿着将太借给她的运动服,不过上衣的下摆已经卷到腰部附近。

虽然带了不少衣服,不过好像很喜欢那套运动服呢。将太看着敞开在床边的大型行李箱如此想着。

「是说这是怎样啊……」

行李箱中整齐地排放了应该是动画DVD的盒子。转过头去,就看到母亲房间那面原本毫无装饰的墙上,贴满了魔法少女和特摄英雄的海报。

她是认真地想成为魔法少女?吃了一惊的将太重新将目光拉回床上。

爱尔自己带来的小型音箱就放在床上。就算音量很大也能让人内心平静的歌曲和香气,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虽然完全没有效果,不过应该是拿来代替闹钟的吧。

这仿佛要溶入脑中的女高音,正是常在商家和电视中听见的,著名女歌手的歌声。将太隐约记得,这是爱尔的姐姐,被誉为「魔界歌姬」的瑟蕾丝蒂奴最近的新曲。虽然瞬间听得入神,不过这毕竟会造成邻居的困扰。于是将太爬上床,把连在音箱上的小型随身听关掉。

「你在做什么!?」

「哇啊!?」

被吓得急忙起身的将太,不小心撞上了逼到眼前的金色脑袋。

「你在做什么啦!?」

爱尔露出看着弑亲仇人的眼神含泪大叫。

「你突然起来吓到我了啦!原来你一直醒着喔!」

「刚刚醒来啦!这不重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就算是将太,也不该擅自进入女孩子的房间……啊!?原来如此!不不不会让你得逞的!本小姐的贞操得为了未来的丈夫好好珍——!?难道!你、你如果要负起责任的话得先跟母亲喂等等你要去哪里!」

完全不打算纠缠下去的将太转身正要离去,却在这时被叫住,只好再度面对爱尔。

「一早就这样大声播放音乐会吵到邻居的。」

「咦?是这样吗?那真是、对不起。」

将太瞬间感觉到像是在欺负小动物般的罪恶感。

「那、那个——怎么了?」

顺着带点紧张感的声音望去,只见丽罗正从敞开的大门探头窥视。从身穿高调黄色女用套装这点来看,就知道她已经准备出门了。

「是谁!?」

「咿!?」

砰。

大概是被爱尔的叫声吓到了,丽罗娇小的身躯瞬间变成河马。特殊素材制成的套装没有被撑破,反而跟橡胶一样伸长,紧包住河马的庞大身体。

「哇啊!?」

看到这一幕的爱尔也吓得尖叫出声。

「咦!?」

「哈哇!?」

因为对方的声音不断受到惊吓的两人。

「吵死了……」

「变变变成河马了!将太!快看!」

怕得直发抖的爱尔用手指着河马。

「昨天不是跟你讲过了,不要反应那么大。」

「但、但是是河马耶?」

「河马有那么特殊吗?」

「你难道不知道河马的恐怖吗?那可是连百兽之王狮子都能袭击的凶暴野兽耶之为热带草原最凶悍的生物也不为过……」

爱尔从喉咙发出呻吟。原来这就是她会如此害怕的理由?

「我知道打倒河马的方法喔。」

「什么!?你的才能真的是深不可测!」

被爱尔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说实在高兴不起来。

将太隔了一拍后向河马看去。

「要出发了吗?早餐呢?」

「嗯,有点事情所以我会在学校吃。那我先走啰。」

语毕,眼光泛泪的河马匆匆出门去了。

吃完早餐,两人又消磨了一下时间才一起前往学校。

上学途中,好胜的爱尔意气风发地走着,将太则是不断警戒四周。

「本小姐正式成为留学生了,所以姐姐也没办法随便出手了。」

虽然在电车上一直这么觉得,不过爱尔在走进教室的瞬间就呆住了。

在窗边数来第二排最后的座位右侧,出现了一组新的桌椅。

「这、是……?」

爱尔用颤抖的声音询问将太,不过在做出回答前,爱尔就被女生们团团包围。

才一天就深受大家喜爱啦,将太独自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感情好到一起上学喔?过得很爽嘛!」

在将太入座前,武一话中带剌的招呼先飞了过来。

「来学校也没有人理你,你怎么还每天都这么早来哩?」

「有啊!我也有至交好友啊!」

红发男子不知为何对将太投以热情的眼光。

「武一,你为什么看着我……咦?」

红发男子不知为何脸红了起来。

原本三五成群聊着天的同学们全都安静下来,在众多看向这里的学生当中,有一部分女性的眼神充满了期待和萌……

「比、比起这个!」

将太往椅子上一坐,连忙换了话题企图带过。他指了指爱尔的隔壁座位。

「那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大概又来了转学生吧?我觉得这次应该也是美少女喔。」

这家伙真是超级好色呢。武一总是挂在嘴边的玩笑话让将太的心情轻松不少。

不过感受到紧张气氛的将太还是没有放下戒心,这时武一不知为何开始翻找起自己的书包,接着拿出了一包开口密封了数次的袋子。武一回避着周围的目光,偷偷将A4大小的袋子从桌子下方递给了将太,嘴上还小声地说「给你个好东西。」

「这啥?」

「昨天将太不是披露了不该跟别人讲的性癖好吗?所以我就从我的收藏中选了几本比较新的带来。」

那张娃娃脸露出了邪恶的微笑。是说那个「所以」的前后两句话之间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虽然我觉得应该要再年轻一点才符合将太的喜好,不过那一类的我也没有啦。『那个』外表看起来虽然如此,不过年龄上已经合法了喔。」

这个充满误会的好意究竟是什么?将太对友人不求回报的奉献感到恐惧。

「嗯,我晚点再确认内容。」

将「那个」塞入书包底层后,爱尔刚好也从同学的包围中挣脱。

看到她疲惫的表情,将太才想起空桌椅的存在。

「好像有转学生要来喔,情况可能不太妙?」

「哼……虽然可能是姐姐大人派来的剌客,不过不管是谁都赢不了本小姐啦。」

跟态度傲慢的上半身比起来,穿着长袜的纤细腿部则是颤抖到连桌椅都叩叩作响。真是容易看穿的家伙。

上课铃声就在这时响起,教室的门也喀喀地开启。

河马登场,黄色的套装绷得紧紧的。

往旁边瞥了一眼,看到爱尔缩起身体仰望着河马。

「那、那个——今天也要跟大家介绍一位转学生。」

稚嫩的嗓音略带颤抖,圆圆的眼睛也闪着泪光。

河马老师把对方请进教室,不过走廊上却感觉不到任何人的气息。

「咦?那个,贝谢朵利同学?奇怪了,明明是一起走过来的啊……」

口中叫着应该属于外国人的名字,河马拖着步伐前往走廊。

这时,将太身旁的窗户突然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

瞎嚓。

缠在月牙锁周围的风将锁往上推开。

窗户喀啦一声开起。

风声呼呼大作。

黑白相间的格子裙在将太眼前飘动。

凉爽的秋风卷起将太的头发,吹过他的头顶。

喀的一声轻响,转学生站上了为她准备的桌子。

眼睛最先看到的,是梦幻的蓝色。不,应该是比较接近白色的水色短发。

她端正的容貌不输给爱尔,锐利的眼线、高耸的鼻梁以及樱桃小口,都让人联想到制作精美的娃娃。

这位个子娇小的少女,正挺直腰身皱起眉头瞪着将太。

「被抄袭了!」

原来如此,爱尔就是想这么做啊,这种登场方式的确很帅。

「我的名字是玛奴耶拉·贝谢朵利。八丁屋将太!你这个欺骗二公主的坏男人!我要立刻解决你!」

自称玛奴耶拉的少女伸出手指指着将太。

「一进来就要惹事啊,我怎么成了坏人——」

「我给你选择的权利,你要从哪只手指开始拔指甲?」

「不,这个——」

「也有准备鞭子喔。」

拜托听听别人说话好吗?

玛奴耶拉将手伸到蓝发后方,从背后抽出红黑色的鞭子。那是用铁丝反复缠绕而成,光用看的就觉得很痛。

将太一把勾住陷入一片混乱的爱尔的脖子。

「好,我知道了。麻烦你先把那恐怖的东西收起来。」

然后把爱尔当成盾牌。

「呜呜……真是卑鄙。」

将太拍拍胸口,暗想这样总算可以对话了。

玛奴耶拉咬牙切齿地将鞭子往背后——喀啦喀啦喀啦。

广包古今东西的拷问道具从外套下摆掉落。手铐、口枷、类似钩爪的东西和类似钳子的东西,甚至还有电击枪。

「满满的恶意啊!」

玛奴耶拉自桌上跳下,将散落一地的拷问道具收好。

「总之,我没有骗这个家伙,想要的话就快点带回去。」

看到将太战战兢兢地交出爱尔,玛奴耶拉瞪大了眼睛。

「可以吗?」

可爱地歪着头。

「啊啊,我没有要占有的意思。能交给真正想要的人,我想这家伙也会很高兴的。」

「看来是我误会你了,那我就心怀感激的收下了。好了,爱尔蒂米夏大人,请跟我一起走吧。瑟蕾丝蒂奴大人正伸长她那连瓷器都自叹不如的,艳丽、滑嫩而充满光泽的脖子等着您。」

这个赞美的夸张程度可不是盖的啊。

「等等!那本小姐自己的意愿呢!?」

被抓住衣领的爱尔挥动双手双脚挣扎着。

「你自己想办法啊!」

不过将太打从心底说出的这句话,又再度被爱尔扭曲了。

「是这样,啊……这是为了测试本小姐吗?只要通过这个测试,你就愿意承认本小姐,教导本小姐魔法吗……」

悬在半空的金发小女孩双手抱胸不住点着头,接着她伸出了手指。

「玛奴耶拉!若是想带本小姐回去!就跟本小姐一决胜负吧!」

「一决……胜负?」

「没错,但是比拼力量会造成学校的困扰,所以我们以和平的方法决定胜负吧!」

「要是我赢过爱尔蒂米夏大人,您就愿意回去吗?」

「嗯,没错,一言为定。」

「那要如何决胜负呢?」

爱尔把头转向后方,跟将太视线交错。似乎发现到什么的爱尔先眨了眨眼,然后摆出豁达的平稳表情用力点了点头。

虽然貌似做了某种心灵交流,不过将太本人完全无法理解。

「由玛奴耶拉决定吧。」

爱尔看向将太的忧郁眼神仿佛在说「这样总行了吧?」

「那我就挑爱尔蒂米夏大人不擅长的游泳吧。」

「什么!?」

玛奴耶拉立刻回答而爱尔惊声尖叫。

「虽然爱尔蒂米夏大人需要时间准备,不过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办,所以时间就订在今天放学后吧。」

协议已经完成。看着不住发抖的爱尔,就知道结果根本确定了。就在将太安心地以为终于可以结束这场闹剧时,武一突然冲到玛奴耶拉的身旁。

「就由我来为两位准备泳衣!先让我测量尺寸噗!?」

出现在玛奴耶拉身旁的巨大水团瞬间将武一关了起来。

不断挣扎的溺水红发少年没多久就无力地漂浮在水中,最后被水团吐出,躺在教室后方。

「竟然偷袭,真是太狡猾了……这就是你的作风吗!」

用毫无温度的眼神瞪着将太的玛奴耶拉先消去水团,接着对将太放话。

「在我获得胜利之后……你也给我做好觉悟!」

语毕,玛奴耶拉先对爱尔深深一鞠躬,才重重地坐上椅子。

「……那个,看来他们终于说完了,那我们也开始开班会吧。」

缺乏自信的河马说完这句话后,班上的气氛才慢慢平静下来。

咦?之后我会被怎样?最后将太只能跟爱尔一起呈现呆滞的状态。

上午的课一瞬间就结束了。

午休时,将太被爱尔拖到了室内魔法练习场。

「将太!怎怎怎怎怎怎么办!」

真是有趣的人啊。

「什么怎么办,这状况是你自己造成的耶。」

「你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总之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人身安全。玛奴耶拉很擅长游泳吗?」

「她没有不会的运动喔,而且玛奴耶拉最擅长水系统的魔法,对她来说游泳再简单不过了。」

「你在得意什么啊。那你呢?」

爱尔的视线不安地游走。

「……本小姐,在水中根本浮不起来。」

对于小声说出这些话的爱尔,将太给予了无限的同情。

「……你是笨蛋吗?」

这根本是裸身冲进敌人阵地的行为嘛。是不是至少也该绑上龟甲缚……

「你在看本小姐的胸部对吧?就如同你看到的一样毫无浮力可言啦!怎样!」

没在看啦。不对,应该说又不是有就能浮起来。

「我先问你一句话,你想要赢吗?」

「废话!」

就现有的状况来看完全感觉不出来,能感受到的只有非常坚定的决心而已。看来她是真的很讨厌回到姐姐身边。

「我说啊,你是想逃避你姐姐给你的严苛修行吗?」

爱尔用力地别过头去。

「才才才才才没有呢!本小姐可是正义的魔法少女,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丢脸的事……」

「该怎么说呢,我知道你是那种无法说谎的正直人种了。」

爱尔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看来她没有发现自己被当成笨蛋了。

不过先把这件事放一旁,仍不明白的是爱尔的姐姐为什么就算做到这种程度,也要把她带回去。这件事就算问爱尔也得不到答案吧。毕竟她并不承认自己想逃走,那自然也不会老实回答姐姐的目的了。

正当将太一脸严肃地思考时,充满不安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里。

「将太……?不能帮忙想个办法吗?」

爱尔的琉璃色大眼带着湿气,将太的心跳也因为这仰望而加速。

除了害怕不知道会怎么被那个女虐待狂玩弄外,也不忍心让爱尔违背自己的心意而行。难道只好帮她了吗?

「没办法,只能使出非常手段了,这么一来你就一定能赢。」

瞬间眼睛发亮的爱尔「喔喔!」一声将上半身往将太探了过来,感觉就像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

「首先你要巧妙地使用微弱的飞翔魔法慢慢游,让玛奴耶拉小看你,等算好时间再全力冲剌超过她。」

将太露出清爽的笑容,然后补了一句「很简单吧?」

但是爱尔就像听见完全听不懂的外语一样呆住,回神后则提出了正经八百的质问。

「不、不行,这样不是太狡猾了吗?」

「她也没说不能用魔法吧?这也算是战略的一环。为了不让对方发现,一开始要控制在只能浮在水面缓缓移动的程度,最后再一口气飞过去,懂了吗?」

「不、这个……」

「另外也要加上一重保险,开始前先在对方眼前假装散布MISO,这样一来玛奴耶拉就不会想去使用魔法了。」

实际洒下去比较确实啦,之后再用「MISO消除者」支援爱尔就好。嗯,完美!

「可是、我觉得……像你这样的男人应该不需要使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是对方先选择你不擅长的竞赛耶,正义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无法赞同这个理论的爱尔依然纠结,最后才在将太再三劝说下勉强答应。

一下子到了放学时间。

多用途体育馆的室内游泳池挤满了人。

坐在泳池旁的特等席最前排上,将太深吸了几口气。空气中飘着淡淡的MISO味。

「呃……呃、请大家安静。」

丽罗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来。一脸苍白紧握着麦克风的她外表不是河马,这正是魔法无法使用的证明。

「我明明也为小丽罗准备了泳装啊……」坐在将太旁边的武一非常失望。

「那、那么就请选手进场。」

原本閙哄哄的会场变得一片安静。

当观众们的视线全往门口集中时,将太悄悄地开始在半空描绘起文字。

半透明的大门敞开,两名少女走了进来。

欢呼声突然涌现,场内的兴奋度瞬间飙到顶点。呼声震动了空气,也让水面产生波纹。

玛奴耶拉一身竞赛用的泳装,泳衣紧贴在她充满弹性的身躯上,将她匀称的身材完全突显出来。

相较之下,爱尔则是身穿旧式学校泳装。厚重的布料包裹着她纤细的身躯。平坦的胸前缝着白布,上面还用奇异笔粗鲁地写着「爱尔蒂米夏」。

「实在很难分出胜负啊……可恶,就没有能透视那个化学纤维的魔法吗!」

武一用似乎要流下血泪的气势讲出了犯罪宣言。

忍住没有吐槽的将太将视线移到走上跳台的两人身上。

相对于因为紧张和兴奋眼波闪动的爱尔,玛奴耶拉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水面。

五十公尺长的泳池静静荡漾着波光。

不限泳式,先从五十公尺处折返回到原地的人就获胜。换言之就是一百公尺的无限制竞赛。

「那、各就各位!预备——」

玛奴耶拉弯下身躯,膝盖伸直的的姿势看起来毫无破绽。

爱尔则是双腿夹紧,摆明了要以腹部入水。

「——开始!」

随着丽罗难得提起音调的号令,两人一同跳下水中。

于此同时,将太的写纹也完成了。

在半径一百公尺的球型中,MISO完全失去作用。

下个瞬间,丽罗「咦?」的一声变身成了河马,特殊材质的黄色套装绷得紧紧的。确认魔法顺利发动的将太将视线移往水面。

入水时几乎没有溅起水花的玛奴耶拉如同海豚般流畅地在水中移动。

爱尔则是跟预料的一样,发出巨大的声响以腹部入水。然后立刻浮上水面左右左右地划着水。

自由式……吗?虽然很像却不是,因为脚几乎没有在动。

玛奴耶儿以豪爽又不失华丽的泳姿滑过水面,差距不断拉开。

糟糕,差距实在太大了。

「爱尔!加快速度!」

将太以盖过加油声的音量喊道。

只有头浮在水面上的爱尔看了将太一眼,然后为了点头「噗」的一声把头埋进水里。这是在干什么啊……

不过,看得出来速度渐渐提升。

玛奴耶拉已经折返回来,马上就要游到爱尔眼前了。

要做得漂亮一点啊……

将太指示爱尔在跟对方擦肩而过时停止魔法,毕竟要是到了身旁还是有可能察觉爱尔在使用魔法。

将太不知不觉握紧拳头,视线上的两名少女交错。

玛奴耶拉为了换气浮出水面时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很好!在内心竖起大拇指的将太忍不住大声叫道:

「爱尔!上啊!」

爱尔慢慢地增加速度,然后在抵达折返点后的下一秒——

——哗啦!

飞翔魔法全力发动。

不论是谁都能明显看出这在作弊。

「她在用魔法吗?」

武一小声问道。

「是吗?使用类固醇之类的东西也差不多是这样吧?」

「用药!?这样不是很糟糕吗?」

「反正又没有明文禁止应该没关系吧?」

随口回应的同时,将太咬牙看着急起直追的爱尔。

虽然距离确实不断拉近,不过还是没办法说一定能获胜。

追得上吗?无法抑制的心情驱动将太站起身来。

「爱尔!不要犹豫!这可是圣战啊!」

他为了斩断爱尔的犹豫大喊出声。

将太也有教爱尔遇到这种状况时的策略,而现在正是实行的时候。

「咳咳、贝努罗海的大海龙啊,那边的女人说『把说谎的男入赶出去』!」爱尔瞬间闭起了眼睛,然后一边被自己溅起的水花呛到,一边完成了咏唱。

下个刹那,玛奴耶拉周围的水面弹了起来。

蓝发少女高高飞上半空中。

真的要做还是办得到嘛!就在将太准备迎接爱尔的胜利时——

爱尔的前方突然出现了巨大的冰壁。

——喀啦喀啦声响加上「咳噗!?」的叫声。

爱尔的双手弯向奇怪的方向、脸重重撞了上去,还发出了像是被挤扁的声音。

看起来很痛啊。

距离终点还有三十公分,跟冰壁的厚度相同。

爱尔有如等着被解剖的青蛙仰天躺在水面上,嘴巴还一开一合动着。

什么嘛,这不是浮得好好的吗?再次确认人类果然能浮在水面上的将太擦拭着泪水说道:

「就好好安……」

「本小姐还活着!」

爱尔抬头大叫,真亏她听得见。

不过立刻又沉了下去,还溺水了。

「可以用魔法喔。」

明明只是小声低语,爱尔却从水底飞了出来。这是什么顺风耳啊?

带着风,爱尔轻声降落将太所在的泳池走道,然后「哇啊!」的一声滑了一跤以后脑着地。真是个完全按照剧本走的孩子。

冷眼看着此一光景的,是早一步上岸的玛奴耶拉。

「还想说是在策划什么,竟然是在散布过MISO的地方使用魔法……是那个男人出的主意吧?」

玛奴耶拉看向将太的眼神充满着轻视。

「事已至此只好用实力排除你了!爱尔!」

将太伸手指着玛奴耶拉。

揉着疼痛的后脑,爱尔「喔喔!」一声为自己打气,还摆出类似鹤的奇妙姿势来威吓。

「就算是爱尔蒂米夏大人,想在充满水的地方向我挑战会不会太欠考虑了?」

两人的视线交错。

这时,某种雾状的东西布满了整个室内泳池。

「MISO的味道!」

因为就是MISO的萃取物啊。

对魔法警报装置启动,MISO开始从墙上的喷射口洒出。

「梅奇列同学!贝谢朵利同学!到此为止!」

发出巨响飞奔而来的河马闯入两人之间,那粗短的双腿不住发抖。

将太也听从那句话,关闭了自己的魔力回路,停止发动「MISO消除者」。

河马变成了人类。丽罗先是瞪了将太一眼才续道:

「你们之前没有说要进行魔法对战,就算是你们,也绝对不可以没有事先申请就使用魔法!』

丽罗虽然态度毅然,身体却一直发抖,眼中也带着泪光。

「两个人都跟我到训导室来!八丁屋同学也是!」

为什么连我也要?结果足足挨了一小时的骂……

一从满脸横肉的主任废话连篇的说教中解放,玛奴耶拉就失去踪影。

是去准备什么陷阱了吗?怀抱着这样的不安,将太和爱尔拖着沉重的脚步踏上归途。不过,两人却顺顺利利地回到了家。

与住在母亲房间的爱尔分别后,将太推开了自己房间的大门。

又有屁股在那边晃来晃去。

在格纹迷你裙下的,是蓝色条纹内裤。小而丰满的屁股像是在诱惑将太般在空中舞动。

对方和昨天的爱尔一样,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翻找东西。

就在将太开口前,那个臀部突然停止动作,取而代之面对将太的,是偏白色的蓝发和端正的面容。接着,那艳丽的嘴唇动了起来:

「你站在那个地方是想做什么?」

「那是我的台词!你才在做什么!」

「哼,你明明知道。当然是在找只为了让国、高中男子发泄高涨情欲、浪费时间的愚蠢存在——」

「你们国家很流行A书是吧。」

怎么可能去藏在那种一下就被发现的地方啦。就在这么想的同时,将太也用力抓住拿在手上的书包,为求保险还是快点放到别的地方去吧。

玛奴耶拉啧了一声后站起身来与将太面对面。

「所以?你擅自闯入别人家是想怎样?」

「根据主人的命令,在日本时我将担任爱尔蒂米夏大人的护卫,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也要住这里。」

她的语气冷淡而且不容反驳。

「是没差啦,老爸的书房或客厅都随便你用吧。」

「喔……竟然这么简单就同意啊?」

玛奴耶拉意外地眨了眨眼。

「我只是觉得就算不同意也没用而已。」

而且还能趁这个机会好好跟这家伙把事情问个清楚。

「我拒绝!」

「你是超能力者啊!」

我什么都还没说耶。

「你肯定是想问些无聊的事情吧。」

「居然就这样断定了!而且这事对我来说明明很重要!为什么爱尔的——」

「是爱尔蒂米夏大人!」

「姐姐会——」

「是超凡入圣的瑟蕾丝蒂奴大人!」

「这样子追捕爱尔呢?」

「真是有胆识的男人,我欣赏你。」

「谢谢,那——」

「但是我拒绝!」

这家伙……果然没这么容易问出来吗?

「从刚刚开始就在吵什么啊?玛玛玛玛奴耶拉!?你怎么会在这里!」

走了调的话声从背后传来,爱尔动作迅速地躲到了将太身后。

「你、你打算违反约定吗?本小姐不会回去的!绝对!」

虽然爱尔发出低吼作势要咬人,不过将太的背上还是能感觉到她在发抖。

「今天的比赛因为有人妨碍所以无效,在重新比过前,我会担任爱尔蒂米夏大人的护卫。」

玛奴耶拉的的嘴角露出了带有挑衅意味的微笑。

「呶呶呶……本、本小姐才不会输呢!」

不知不觉连重赛都订下来了。

然后,同居人再度增加的状况令稍晚回到家的丽罗哭了出来。

随着将太将身体泡入热水中,浴缸的水也哗啦一声溢出。

发出巨大的水声泡澡真是幸福啊。放松到不禁叹了口气的将太一边听着浴室内的回声,一边为一天又平安地过去感到畅快。

喀嚓,不知为何传来了开门声。

然后非常离奇地,有个全裸的女性走了进来。

「……啊?」

这个异常状况完全冻结了将太的思考。

女性不发一语,只是挺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慢慢走到浴缸旁边。

锻链过的身躯让人联想到野生的羚羊,那画出漂亮线条的双峰和细致的腰身,在在让将太体会到对方是「异性」。

蓝白色短发下方的端正容貌上,挂着一道淫靡的笑容。

「我有话要跟你说。」

女性——玛奴耶拉只说了这句话,就将手探入浴缸,脸也凑到将太眼前。

因为无法忍受快被冶艳的眼眸吸入的感觉,将太选择硬是把交错的视线移开,但是那丰满又充满弹性的东西却又抓住了他的目光。

「你、你到底在想什么……」

无法继续把话说下去了,身体就像浸在滚水里一样逐渐发烫。虽然将太觉得不可以再看下去,但是视线怎么样都无法从那美丽的肉体上移开。

「我希望你能帮我。」

女性那性感且甜美的低音在将太耳中缭绕。

「帮、你……?」

混乱的思考稍微恢复正常,但依然猜不出对方想做什么。

「今天虽然有些大意,不过认真决胜的话肯定是我取得胜利吧,但是获胜只是我的手段而非目的。为了达成目的,我必须要加一道保险。」

被玛奴耶拉的白色肌肤固定住的视线终于动了起来。将太重新看向那对深蓝色的眼眸,并努力不让自己的意识被吸进去。

「成为我的同伴吧,八丁屋将太。只要你服从于瑟蕾丝蒂奴大人,那爱尔蒂米夏大人就会失去在这个国家的后盾,如此一来她便无法集中精神在比赛上,就算想逃走也无路可退,最后只能放弃并回梅奇列去吧。」

「你、你在说什么……」

将太的体内再度冒出一股热度,但是理由跟之前完全不同。

「当然,我不会要你免费帮我。」

身体往后退开,手也从浴缸中抽出的玛奴耶拉露出艳丽的微笑俯视着将太。不论怎么看,浮现在她端正脸庞上的笑容都很虚伪。'

「在爱尔蒂米夏大人愿意归国前,我的身体就任凭你玩弄。当然我也有工作在身,所以得在不影响职务的时间点才行。」

在体内喷发的岩桨随着血液流到将太的脑部。

「别开、玩笑了……」

「……什么?」

玛奴耶拉的人工笑容出现了裂痕。

「我说别开玩笑了!」

将太发自内心地怒吼出声。

「谁要帮你们啊!你这家伙!难道只要那个瑟蕾丝蒂奴下令,你就愿意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不喜欢的男人吗?我对你也很有意见,但是我更讨厌那种随意摆布部下身体和内心的下三滥!」

心头舒服多了,虽然也不是完全不觉得可惜啦。

就在将太稍微放松的瞬间。

——抖动。

背后窜过足以将自己一刀两断的恶寒。

玛奴耶拉冷冽的蓝色眼眸中,燃烧着一股激情的火焰。

玛奴耶拉重重拍击浴缸的边缘,从双眼射出的两把长枪更贯穿了将太。

「我不允许任何人侮辱瑟蕾丝蒂奴大人!给我收回你的话!这是我自己决定的行动,绝不是那位大人的命令!」

身体像是泡在冰水一样发着抖,但将太还是把力量往丹田集中,硬是将话语从喉咙挤了出去。

「不是被命令,那做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个错误吧?你的主子会允许部下做出不爱惜自己的事情吗?如果不会,那侮辱她的人根本就是你!」

一直以来面无表情的玛奴耶拉首次出现动摇。就像在寒冷冬天中被舍弃的小狗一样,她的深蓝色眼睛充满恐惧。

「我只是……」

薄唇紧闭、眉头深锁的玛奴耶拉说不出话。

将太吞下了不断涌出的问题,只将真正的感想说出口。

「你真的很喜欢那个瑟蕾丝蒂奴啊。」

「当然!那一位可是不管什么都远超过我,遥不可及的存在啊!如果是为了那位大人,就算要我锯断四肢也在所不惜!我甚至愿意为她投身于米梭拉格之中!」

玛奴耶拉的心情表露无疑,虽然语出惊人,不过她脸上挂着的是符合年龄的少女微笑。是说「米梭拉格」到底是什么?

「话说在前面,我说的『喜欢』不带任何情色喔!是比较接近憧憬的感觉!」

谁都不会有那种误会吧,而且带有「情色」的喜欢是啥……

「总之你合格了,虽然对瑟蕾丝蒂奴大人有不当发言,不过原因在于我造成了你的误解,所以这次就不过问了。」

态度为什么这么高高在上啊?

「那个『合格』是指什么?」

「如果是会沉迷于这种美色的色狼,那我不可能会让你跟爱尔蒂米夏大人同居

「要是我真的接受了呢?」

「这不是很清楚吗?」

玛奴耶拉那流露着好奇的目光往将太身体的某一部位集中。随着视线看去,那个部位正是将太最重要最重要的——

「切掉。」

「你在高兴什么啊!?」

将太连忙用双手遮住那个部位,腰也往内缩起来动也不动。

「不好意思我要把话题拉回来,你对这种手段是怎么想的?能在你这种美女面前把持住的人应该没有几个啊。」

「……你是在拐着弯赞美自己吗?而且美女什么的……不要说那种口是心非的话。」玛奴耶拉红着脸别过视线。

沉默的两人间弥漫着害羞的气氛,而打破现状的,则是如同DJ用刷盘技巧刷出的重复声音。

「你你你你你你们到到到到底在在在做什么!」

听见声音的玛奴耶拉立刻蹲下,紧接着出现的则是包着浴巾的爱尔。先不管后方那只露出獠牙的河马,爱尔怒气冲天的面容就如同恶鬼一样。

「竟然对认识第一天的女性……真是不知羞耻……」

娇小的身躯愤怒地发抖,双眼也瞪得老大。

「不是的!我什么都没做!是这家伙擅自——」

「谁会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尔的金发随着怒号飞了起来。

玛奴耶拉流畅地移动了身躯,让爱尔与将太之间变得畅通无阻。

爱尔伸出双手,指尖放出了紫色的电流。

「听我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将太的叫声随着雷声消失。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秒,全身冒着黑烟的将太沉入热水当中。

☆★☆★☆

某国的某处。座落在海岸边的高级旅馆套房。

刚结束演唱会的瑟蕾丝正走入浴室准备洗澡。

热水从莲蓬头倾泄而出,画出螺旋的金发逐渐变重,溢出的水滴往双峰间集中,最后流遍全身。

瑟蕾丝拿起防水手机,身子从水流中离开并拨起电话。

「报告。」

也不问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