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第一卷 第四章

将太黯然地盘腿坐在破旧的榻榻米上。

这里是将太家附近的老旧公寓的房间。

「马上就会被发现了吧。」

「不是有句话说丈八灯台照远不照近吗?就算迟早会被找到,我准备的诱饵应该也能拖延一点时间。」

瑟蕾丝解除了魔法礼装,换上与初次见面时相似的毛衣和窄管牛仔裤,接着打了数通电话。

「光拖延时间又能怎样?爱尔可是被当成人质了耶,你看看啊!」

将太拿起手机,打开几分钟前传来的影像,递到瑟蕾丝面前。

画面中的爱尔双手被反绑,而且一脸生气的样子。简讯内文则是要求将太必须在两小时内前往对方指定的地点。

「我说过了吧?现在我的魔力不足,要到明天早上才能恢复,所以在那之前什么都不能做。」

「根本没有这么多时间好吗!何况为什么玛奴耶拉会站在那个大叔那边?她不是你的部下吗?」

「我也不知道啊!她侍奉的是公王家,如果要问她是谁的帮手,答案也只会是『公王陛下』。」

瑟蕾丝的语气十分粗暴,看来她也一样焦虑。

「那么,公王陛下是站在谁那边?」

这才真的是一头雾水啦!我根本无法理解母亲大人的思维!」

看来她们的感情确实不好……看着瑟蕾丝焦躁的样子,反而让将太稍稍冷静下来。对方的目标似乎是自己,可以预见如果真的按照指示乖乖现身,也只会直接被对方掳走。

既然如此,爱尔该怎么办?对方在抓到我之前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但如果拖太久就不敢保证了。虽然考虑到现况应该等瑟蕾丝恢复……

瑟蕾丝在房间中央的豪华椅子上坐下。

「比起这个,我有事情想问将太。你知道塔巴尼想抓你的目的吧?」

仰望用笃定语气提问的瑟蕾丝,将太开口道:

「在我回答之前,先告诉我几件事。那个大叔说了不少奇怪的话对吧?『这个世界』、『真界』之类的,那到底是指什么?』

将太只能用想像去推测这些词句的意思,然而超越想像的不安却充斥他的内心。「梅奇列人是从别的世界来到这个世界的种族,简单来说就是异世界人。我们称那个异世界为『真界梅奇列』。」

瑟蕾丝非常直率地,给了将太一个低空擦过其预想的答案。

「真的假的?」

「你果然不记得了吗……」

瑟蕾丝小声嘀咕,接着说了句「算了,这个先摆一边」才续道:

「之后你再向自己的母亲确认吧。况且,这项情报恐怕在一年之内就会正式发表了。现在是连国家机密都会轻易被放上网路的时代,毕竟这也不是能一直隐瞒下去的事,所以包含母亲大人在内的贵族院,都在研议是否要将该情报公开。」

看来不像是在说谎,原来老妈是不可思议国度的人啊……

「想继续听下去的话,将太也要把秘密告诉我,做为等价交换。」

这样就没办法了……

「好吧。我的魔法能消除MISO效果,只要发动,在我半径百公尺的球形范围内,就算喷洒了加仑单位的MISO原液也照样能使用魔法。」

将太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瑟蕾丝目瞪口呆。原本以为她已经猜到了,看来并没有。

「这么一说确实解释得通……只是单纯持有那个,也无法说明爱尔为何能在MISO环境下使用魔法……」

自言自语完,瑟蕾丝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对将太问道:

「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丽罗姐知道,老爸跟老妈也是。」

「八丁屋博士知道?嗯,身为母亲的她知道也很正常……不过真令人意外,如果是她,就算是对象是自己儿子,她也会为了探求秘密进行解剖吧。」

听起来一点都不像笑话,所以实在让人很难过。搞不好在不远的将来老妈真的会这么做。

「所以呢,塔巴尼想利用我做些什么?」

「这个嘛——」

就在瑟蕾丝支吾其词时,她的手机突然传来柔和的音色。

数次应答后迅速结束通话的瑟蕾丝,打开了放在墙角的笔记型电脑。

「我们说不定能知道塔巴尼到底在想什么喔。」

露出大胆的微笑,瑟蕾丝动手操作起电脑。

☆★☆★☆

爱尔正坐在全新的榻榻米上。

这是一间充满青草香味的宽广房间,但是除了地板上的插花外什么都没有,感觉非常杀风景。

毫不掩饰自己不满的爱尔,正瞪着盘腿坐在上座的塔巴尼。

「可恶……还没找到那几个人吗!」

「瑟蕾丝蒂奴大人的部队不断移动,目前我们还无法判断哪边是本队。」

玛奴耶拉低着头,单膝跪在塔巴尼面前。

爱尔被带到的地方是与寺院共建的曰式建筑,距离港丘学院不算远,是个满满都是古老神社寺庙的城镇。

一边听着对话,爱尔一边觉得这里应该就是塔巴尼的据点吧。

「再拖下去瑟蕾丝蒂奴的魔力就要恢复了,虽然老子我不觉得只靠那女人一个人能怎样,但让她逃出国去就麻烦了。」

「不只机场,首都圈内的交通要冲都在我们的监视下,就算是瑟蕾丝蒂奴大人,也没办法轻易带着八丁屋将太逃出去吧。」

「没有漏掉大使馆吧?」

「已经被王家复辟派占领了,大使是公王家一派的人,所以已经受到拘束,目前囚禁在地牢里。」

玛奴耶拉抬起头,目光锐利地看着塔巴尼。

「到了这一步已经无法回头了。您做好觉悟了吗?」

「哼,爱尔蒂米夏已经在老子手上,那种迷糊公王稍微唬弄一下就搞定了,况且只要得到八丁屋将太,就连这步骤都可以省略!」

看到塔巴尼荣骜不驯地笑着,原本不发一语的爱尔终于忍无可忍:

「难道你打算谋反吗?」

「别开玩笑了,老子只是要让你们这群明明身为旁系,却看不起真界王家的家伙搞清楚自己的身分罢了。」

「那是真界人民的意志吗?就算你是直系,也不过是现任王家的亲戚罢了!」

就爱尔所知,真界王家与公王家的关系十分良好,而且是维持对等的立场互相信赖。

「真是悲哀啊,爱尔蒂米夏。」

塔巴尼突然露出奇妙的表情,视线望向遥远的彼方。

「如今的公国已经被俗世的思想给污染了,不但瞧不起真界,甚至还想为了片刻的安宁公开其存在。只是真界一小部分的公国竟敢如此大胆!」

他眯起眼睛,用仿佛能剌穿对方的锐利眼神瞪向爱尔。

「所以!老子要把建国当初的志向再次带回梅奇列!」

「建国当初的、志向……?啊!难道你……」

注意到塔巴尼野心的爱尔打了个寒颤。

「没错!吾等不惜付出重大代价转移过来,不就是为了征服这个世界吗?」

「太愚蠢了……在充斥着MISO的这个世界,魔法民族梅奇列人是一」

「不可能吗?也是,在老子用这双眼睛确认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你们当然也会这么认为了。」

看来那股自信并非毫无根据,爱尔只能屏气凝神等他说下去。

「八丁屋将太拥有能封印MISO,给予魔法师自由的魔法啊!」

冲击自头顶贯穿到脚底。

「怎么可能……那种魔法……」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只为了消除MISO效果而存在的魔法……

但是真要说起来,爱尔也不是完全没有头绪。在废弃大楼时的事,游泳比赛,还有在跟瑟蕾丝战斗途中无法使用魔法时——

将太都在她的身边。

接着,爱尔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难道是『魔升石』?」

但是那种石头因为制作方法极度复杂且不完整,如今除了唯一的例外,可以说已不复存在了。

将太不可能拥有,因为根本没有入手管道。

想到这里,那个唯一的例外窜过脑中。

传闻为了让这个世界的人们不再接触味噌,前人曾在巨大的魔升石上施加大型魔法,并深深埋在地底。但由于埋藏地点非常暧昧,连梅奇列本国都不清楚。目前该魔法的效果依然健在,所以魔升石一定也还存在于某处,默默释放着它的力量。

然而那也不是区区一介学生能够得到的东西。

「这是当然会有的疑问,不过老子已经确定那家伙没有魔升石了。而且魔升石的效果只限持有人,从目前为止的状况来看,那家伙的魔法除了和魔升石有相同的效果外,还具备范围性。」

爱尔想起了将太母亲跟她说过的话。

——拥有『梅奇列史上最强魔法』。

如果真如塔巴尼所推测,那的确可以称为史上最强的魔法。

这时,房内响起了能缓和现场紧张气氛的轻快旋律。

玛奴耶拉先是一鞠躬,然后才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她凝视了荧幕一段时间,阅读完简讯后开口说道:

「是来自八丁屋将太的回应。他需要时间准备,会在明天早上七点独自前往指定地点。」

「喔——还没理解自己的立场吗?玩弄小把戏是没有用的啊。」

塔巴尼笑了一下,对玛奴耶拉下达指示。

「继续搜索,但是调一部分的兵力回来增强这里的警备。应该是打算在指定时间之前偷袭这里吧,别放松了。」

玛奴耶拉回了一句「明白了」,就开始拨起电话对各处下达命令。

「你想利用将太来侵袭这个世界吗!」

「刚刚说过了吧?老子要征服这个世界,那家伙只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的垫脚石。」

塔巴尼傲慢地笑着。

「只要知道那家伙魔法的秘密,MISO根本不足为惧。呼呼呼……看着吧,老子一定要实现这长达两百年的悲愿!」

「呜……将太……」

爱尔诅咒着只能往绝望深滩坠落的自己。

早知道会这样就不要来日本了。听着塔巴尼的笑声,后悔之情不断在爱尔体内扩散。

☆★☆★☆

「我可以说一句话吗?」

虽然知道不需要压低音量,不过将太还是下意识地小声说道。

在这六坪大的破旧室内,塔巴尼的笑声和杂音交错回荡。

声音来源是瑟蕾丝操作的笔记型电脑,安装在塔巴尼据点的窃听器经由加密线路将声音传了回来。

瑟蕾丝一脸痛苦地察觉到将太要说的话,提前做出回应:

「什么都别说。那两个人根本是梅奇列的耻辱。」

果然是如此啊。

将太的『MISO消除者』有效范围不过半径一百公尺,而只要魔法还是单人使用的技能,就不可能与战略级兵器对抗。

就算能自由使用魔法,只要用了以核子武器为首的大规模破坏兵器,梅奇列公国这种小国只要五分钟就会彻底消失。

「但既然扯到了恐怖活动就不能一笑置之。塔巴尼的思想很危险,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公开真界的存在,根本无法期望两个世界能有稳健的交流。」

确实如此。光是『带来魔法的异世界人』就已经是很麻烦的存在了,一个不小心甚至会演变成剌激这个世界的巨大冲击。

「但是啊,你们原本真的打算征服这个世界吗?」

「当时是因为在与这个世界接触前,真界处于人口过剩加上粮食不足的困境,但这些问题已经借由导入这个世界的技术获得解决。」

瑟蕾丝接着告诉将太,当时的统治者的确是想征服这个世界,但专家们却不这么认为。目睹这个世界如火如荼的产业革命后,他们发现导入这些技术才能真正让真界有所发展,所以阻止了统治者无谋的野心。

「所以说,想征服世界的笨蛋只有那个大叔啰?」

「当然了。就算二战当时有意对抗,我们终究也赢不了能打资源战的大国吧?」

魔力耗尽就当场结束了。只要还是以人发动的技术,魔法就不可能变得万能。

「话说回来,可以请你不要擅自行动吗?我们主动指定时间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她指的是将太在窃听时传的讯息。瑟蕾丝对于让敌方开始提防奇袭一事感到不满。

「晚点再解释,至少这么一来,在那个时间之前都能保证爱尔的安全吧?」

虽然这招算是两面刃,万一爽约,也有可能因此让爱尔遭受危险。

瑟蕾丝虽能理解,但还是不太高兴。

然而那封信其实还存有另一个目的,但将太并未说出口。那封简讯中还隐藏着别的机关。

「如我所料……似乎还没办法这么说啦……」

「你刚刚说什么?」

「没事。话说回来,关于那个……魔升石?那个石头的力量跟我的魔法相似是什么意思?」

虽然是为了防止追问而转移的话题,但『石头』这件事一直都在将太的脑中打转。

「基本上是种提高魔力的魔法道具,然而最大的效果在于能排除MISO的影响。纵使两者之间存在限定魔法与范围魔法的差别,不过本质上是一样的。」

瑟蕾丝根据文献上的纪录做出说明。

「真是厉害的石头啊……不过要是有这么方便的东西,为什么不大量制作?」

「没有任何文献详细记载了制作方法,据说原本就是用复杂且奇特的步骤,花费长时间做出来的东西,现今几乎不可能再重现。而且经历开通与这个世界之间的通道,以及运用其他大型魔法时的消耗,存货也已经耗尽了。」

「不清楚制作方法吗……真可惜。」

「只知道原料似乎是炼制某个湖泊的湖泥而成。」

瑟蕾丝凝视着将太,原本带着试探意味的视线,不知为何变成了责备。

「那是一座位于真界、名为米梭拉的湖泊。大小和这个国家的琵琶湖相近,是个具备与MISO相同效果的地方。」

米梭拉——将太听过这个名词。

继续听瑟蕾丝描述下去后,将太脑中感受到一股被针剌穿般的冲击。

红褐色的混浊湖面,随时散发着臭气,瑟蕾丝形容那是『紧贴住鼻腔全体的浓烈恶臭』。而且魔法无法在那股味道中发动,已经发动的魔法也会被取消。

「那股臭气和味道就跟味噌一模一样。」

看着瑟蕾丝如同吃到黄莲般的痛苦表情,将太心想:

这些人根本是从DNA上就排斥味噌吧——不对,先前听到的那个米梭拉湖(注:音同「米梭拉格」。原文于本句前皆以片假名表示,故音译之。)难道是……

「终于想起来了吗?将太也有去过那个地方吧?」

将太是在十年前爱上味噌的味道,而拯救溺水少女的那个地方就是……

「为什么瑟蕾丝会知道这件事?当时的女孩不是爱尔吗?」

要等之后再问爱尔吗?可是爱尔几乎不记得了……

「等等,这么说来,我那时候救的女孩应该跟我差不多年纪……」

瑟蕾丝摆出一副「真是够了」的样子叹了口气。

「受不了……你竟然连短短十年前的事都能忘记,当时我和爱尔两个人都在场。」

爱尔因为滑倒掉进湖里,先跳下去救人的是瑟蕾丝,然而——

「直到抱住爱尔为止都还好,但是因为受不了米梭拉湖的臭气,使我也连带陷入危险。就在这时,一名黑发男孩突然出现。」

「那是我吗?」

我还不错嘛。

「我到现在想起这件事还会觉得恐怖,因为你一边露出狂喜的扭曲笑容,大口喝着米梭拉湖的水,一边往我这边游过来。」

我没救了……

但就结果而言,为了逃离将太的瑟蕾丝拼命游着,最后终于带着爱尔游到岸边,救了自己与妹妹一命。

「我竟然做出那种事……不过我也慢慢回想起来了,在那之后你立刻就叫了一堆像是士兵的家伙过来嘛。」

失去意识的爱尔醒来后,因为想道谢所以叫住将太,但将太因为害怕那些杀气腾腾的士兵,所以只留下好像很帅气的话就跑走了。

「不过啊,我应该是因为老爸老妈要进行研究所以被带去的吧?那你们两个呢?」

「我们是在离米梭拉湖一段距离的别墅度假,但听说有非法人士未经许可,就带着他国国民入境真界——」

因此他们派遣了瑟蕾丝两人的护卫官前去调查,两人也一起被带去,然而因为那股强烈的恶臭,瑟蕾丝拉着爱尔想快点离开,最后却迷了路。

「真的很抱歉……」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就在将太心里涌上这种微妙的联想时,瑟蕾丝身边突然传出类似警报的声音。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还拿着手机从椅子上跳起来。

是手机铃声,跟刚刚手下打电话来时的不一样呢。

「我离开一下。」

瑟蕾丝没等将太回应就跑出了房间。

约在同一时刻,将太的手机也仿佛看准时机似地响了起来。

是简讯,看到发信人的名字时将太屏住了呼吸。

「还真是简洁啊。」

但在读过内文后便露出苦笑,那是只写着「了解」两字的简短回应。

发信人是玛奴耶拉。

刚刚将太送出去的简讯其实还有后续。那是给玛奴耶拉个人的讯息,内容是这边会比指定时间早一小时展开攻击,希望她可以帮忙。

将太认为玛奴耶拉是接受公王家的命令,才跟在塔巴尼身边剌探内情。这是从瑟蕾丝的话,以及玛奴耶拉对瑟蕾丝那股异样的执著所产生的判断。

「不过可信度也只有一半吧。」

当然这是有风险的。她可能已经察觉有人在窃听,甚至也非常有可能真的是塔巴尼的心腹。

成败都看这一举了,要把爱尔平安带回来,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将不择手段。

就在将太开始于脑中全力策划时——

「——什么?等、等等!到了这个地步才对我说『把这件事解决』我也……不,所以说——母、母亲大人!?」

大门对面传来接近哀号的声音,瑟蕾丝则在一分钟后才回来。

「明天早上,用尽全部战力去压制目标……」

就算你用这种疲惫的眼神对着我说……

「无妨,我手上也有『秘策』。」

瑟蕾丝紧皱的眉头染上怀疑的色彩,回问了一句『秘策?』

「是啊,我需要一些准备,能请你帮忙吗?」

「是可以,不过你可别妨碍到我喔。那么,你所谓的准备是?」

将太没有回话,只是拨起手机。

等待的铃声响了一段时间后,就听到充满不安的女性声音。

「我是将太,有件事想拜托你——」

交代完事情,将太说了一句「详细的情形晚点再说」就挂上电话。

「她就是『秘策』吗?」

在一旁听着电话的瑟蕾丝对此嗤之以鼻。

「实际情况等你看到再来评断吧。明天还要早起,我先睡了。」

「到底该说你了不起,还是根本是个笨蛋……实在搞不懂你耶。」

对将太的策略完全不抱期待的瑟蕾绿重新拿起手机,开始对各部队下达指示。

「哼,我这边也是拱命在努力啊。」

形势一点都不乐观,最糟的情况就是演变成魔法战吧。

那就表示,将太将会身处激战的中心——也就是半径一百公尺以内的范围中和姐妹吵架时的状况不同,对手已经知道将太的秘密,代表他的处境将非常危险。将太躺在地上,偷偷伸手碰触上衣口袋,确认在口袋里的坚硬触感。

「该在什么时机使用这个呢……」

闭上眼睛,将太在日光灯的光线下蜷起身子——

☆★☆★☆

隔天早上,爱尔在充满MISO味道的茶室中醒来。

她先呆滞地望向透着白昼光线的纸门,接着从棉被中起身。她毫不在意绸制的白色睡衣已经从肩膀滑落,只是深吸了几口气。

「真亏本小姐在这么臭的地方还睡得着。」

爱尔确实是累了。跟瑟蕾丝的战斗使肉体疲劳,如今又因塔巴尼的野心而伤神。不过,可能也是因为居住在将太家,所以逐渐习惯味噌的味道了。

「爱尔蒂米夏大人,早安。」

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手上拿着替换用制服的玛奴耶拉低着头站在那里。

「还有时间吗?」

接过并换上,爱尔一边开口问道。

将太指定的时间是早上七点,足够让姐姐大人的魔力恢复了。

「还有一小时左右。我接获报告,都内有数支部队采不同路线往这边包围过来,他们应该也在其中一队。」

将太和姐姐大人都在。但是,爱尔沉思着。

以瑟蕾丝的个性,肯定是在做好准备后从正面突破,但喜欢耍手段的将太不可能选择正面攻击。

「虽然总算知道了将太的秘密,但这么一来反而会太想依赖他呢……

正当爱尔独自叹息时,打乱她思考的巨响撼动了茶室。

「怎么了?」

比起被吓到的爱尔,玛奴耶拉只是露出笑容,平淡地说了句「来了啊。」

「刚刚我接到将太的联络,说他会趁瑟蕾丝蒂奴大人的主力部队攻击时,偷偷来救爱尔蒂米夏大人。」

玛奴耶拉迅速地往前移动并拉开纸门。

从山间探头的朝阳非常剌眼。虽然有喧嚣声从远处传来,眼前这座只有呼吸声回荡的庭园,仍寂静到仿佛时间暂停了似的。

「没时间了,动作快。」

受到往自己伸来的手引导,爱尔压下迷惘。

「你是以密探的身分待在塔巴尼身边吗?」

玛奴耶拉没有回答,只是半强迫地抓住爱尔的手臂,把她带进沉静的庭院。

虽然高挂在天上的朝日照得脸颊暖烘烘地,但静静吹来的寒风却剌着肌肤。

穿过郁郁葱葱的森林,来到一大片空旷的广场。

在这布满碎石的广场中央——

「将太!」

在这两星期之间与自己同居的少年,正笑着站在那里。

长度正好到眼睛的前发反射着阳光,细薄的嘴唇充满自信,比爱尔高上许多的身高以及纤瘦却很结实的体格撑起制服。

爱尔的内心满是喜悦,正当她再一次叫着将太的名字,准备向他跑去时——

肩膀却被人抓住。

转过头去,只见玛奴耶拉沉默地伸出手,还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少年。接着——

「竟然能将那个最重尊严的瑟蕾丝蒂奴当成诱饵,不过这终究只是小聪明罢了。」

那粗暴的声音让爱尔感到害怕。

在玛奴耶拉的后方,可以看到一身黑衣的塔巴尼正嘲笑着将太。在他身后还有一整排的黑衣人,人数至少在二十人以上,而且每个人都握着枪械。

「相信玛奴耶拉站在你们那边正是最大的败笔啊,你完全被老子玩弄于股掌之间啦!」

塔巴尼踏着碎石走到爱尔身旁。

不过少年毫不畏惧,反而伸出手指向塔巴尼。

「哼,你们这群卑鄙小人!快把爱尔蒂米夏还来!」

「哼哼……很有气势嘛,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镇定。」

「哈,你以为我会害怕那种玩具吗?你们的恶行都将在我正义的铁鎚前遭到粉碎!」

少年的牙齿一阵反光,腰部不断扭动的动作也让人感到恶心。

就算是将太,也不可能表现出这种奇怪的演技吧?而且……『我(注:原文中将太自称为「俺(ォレ)」,此处改用「仆(ぼく)」)。』?

爱尔带着满满的疑问看向二十公尺外的少年,两人的视线相对。

眨。

对方送了个令人作呕的秋波过来……

果然……不对,那个人不可能是将太。

爱尔那爬满鸡皮疙瘩的娇小身躯颤抖不已,蓝色的眼睛也不住晃动。

真正的将太到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