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第一卷 第五章

「看来没被发现呢。」

藏身在森林中的将太小声说道。他们从侧面遥望着塔巴尼,以及那个外表跟自己完全相同的少年等人。

「至少塔巴尼没察觉……这就是你说的『秘策』吗?」

瑟蕾丝似乎非常吃惊。

「我要是被抓不就全都完了?」

「但是拿朋友当替身……」

这语气与其说吃惊不如说是轻蔑。算了,这种事情怎样都好。

现在站在爱尔和塔巴尼面前的男人不是将太。

那是被河马老师——也就是丽罗施了变化魔法的诸冈武一。事实上,丽罗自己也化身成瑟蕾丝在前线奋战中。

「变身魔法……在媒介稀薄的这个世界竟然真的能使用……告诉我!为什么会有人能施放本来不可能使用的魔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啊?况且虽然能用,但以前曾在对自己使用时失败过耶,为了说服她我可是煞费苦心,如果不是人命关天,她才不会同意呢。」

那是为了实现这个作战最麻烦的步骤了。不过听到自己能假扮瑟蕾丝时她可是高兴得很,变身后还很兴奋地在镜子前面摆出性感姿势呢。

「……那样算成功吗?」

「武一?他不是变身得很成功吗?」

「我是在问能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

「…………好啦,这样就知道玛奴耶拉是敌人了。来进行下一个作战吧。」

「你身为人的部分是不是有哪里坏掉了?」

「嗯?武一那家伙干么偷瞄这里,这样会被发现啦。」

无视瑟蕾丝的话,将太将视线拉向远方。

变身成将太的武一不安地偷看将太藏身的树林。

「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呢?没办法了,只好由幽默风趣的我来即兴演出了!」

武一笑着点点头,接着用夸张的语调开始说话:

「你为什么要抓我?目的到底是什么?」

「之前就说过了,老子的目的就是你这个人!」

「咦?所以说……你想得到我?」

「没错,到老子身边来!别担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真的假的……那个人是贵族吧?这就是所谓的钓到金龟婿?不对,是麻雀变凤……不对不对,同性的话要怎么算?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被这样直接告白……」

「有什么好烦恼的?你只要闭上嘴跪在老子面前就好!」

「呜……其实我还满喜欢这种被逼迫的感觉,所以被这样对待的话……」

那家伙从刚才开始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而且还是用我的外表扭扭捏捏地说话,真是恶毙了!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快向老子屈服吧!」

「可恶……从刚刚就不断说出挑动我心弦的话……」

「难道你忘了吗?爱尔蒂米夏可是在老子手中啊!」

「咦?这么说来小爱尔也……也就是说,这两个人将相亲相爱地跟那个男人——」

「你要是敢继续用那外貌说这种话,本小姐可不会放过你喔。」

说的好啊爱尔!

这吐槽太精确了!

为了将往异空间扭曲的剧本导回正途,将太从森林中打出暗号。

「把敌人引开我们所在的地方」。这是趁敌人的注意力被武一吸引时,由瑟蕾丝突袭救出爱尔的作战。

武一闭上嘴,大大地点头。

「哼,你别想笼络我!」

接着摆出突出下半身的诡异动作。他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喔——真是贪得无厌啊。不然这样吧,只要你愿意服从,老子就赐予你优渥的待遇。等老子征服了世界,就算把这座岛国送你也无妨。」

那个大叔到底是蠢到什么程度啊?

「咦?这算什么?感觉超有赚头的耶?」

虽然太迟了,不过将太还是大叹自己所托非人。

「等等,征服世界是怎样?难道你是魔王吗?」

可以趁他们专注在谈话时冲进去……虽然将太下定了决心——

「哼,『魔王』吗……对你们来说,老子或许就是这种存在呢。」

不知怎地谈话内容却意外触及核心了。

塔巴尼兴奋地高举双手,自我陶醉地高声宣言:

「老子真正的名字是攸尔格!梅奇列公国的始祖、同时也是真界梅奇列的影之王!是横跨两百年的『真王(注:音同魔王。)』!」

「这是什么情形?」

将太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塔巴尼演员般的举动。

奇怪的是瑟蕾丝居然毫无反应,她转过头去,手扶着太阳穴露出苦闷和生气的表情。

「竟然这么简单就套出我无法揭发的秘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似乎很不爽。

「那家伙讲的『真王』是真的吗?」

「想必是包含了一部分私人妄想的狂言,不过内容颇耐人寻味。」

竟然解释得这么难懂,难道她在生气?

「攸尔格·迪·梅奇列。是真界与这个世界的连结开通时的统治者。」

「啥?那他是怎么活过两百年的?有这种魔法吗?」

「转生的秘法……能让人变回婴儿重新成长的究极魔法,但是要达成某个条件才能使用,所以还有一件必须确认的事。」

瑟蕾丝边说边指着空中问道:「这边没有散播MISO吧?」

「你要冲进去了吗?」

「我不想再继续听那些愚蠢的对话了。」

接着瑟蕾丝又问了一次。如果可以,希望能等武一把玛奴耶拉从爱尔身边引开再行动,不过看来也阻止不了她了。

「是没有味道啦,要我发动魔法吗?」

「不,没有那个必要。因为我还有一件事想确认。」

语声方落,风已围绕住瑟蕾丝。

「等等!既然这样的话,就再让武一做一件事吧。」

将太用力抓住瑟蕾丝的肩膀,覆盖在她身上的风也仿佛被这个动作推开。

看到瑟蕾丝不高兴地点头后,将太对变成另一个自己的武一打出暗号。希望他这次没搞错。

将太接着从口袋拿出两副太阳眼镜,一副递给瑟蕾丝。

「先戴着,等我打暗号就闭上眼。」

瑟蕾丝接过眼镜时露出了稚气的表情,将太一边觉得她跟爱尔果然是姐妹,一边将眼镜戴上。

看到暗号的武一露出了笑容。

「终于到展现我能力的时候了……」

喜形于色的武一张开双手双脚摆出大字形,接着高声叫道:

「我体内澎湃的小宇宙啊!沉睡的爱之旋律啊!现在正是赐予万物幸福的时候!」

下一瞬间——

戴着太阳眼镜的将太闭上双眼。

眼前才刚陷入一片淡黑,下一秒就被眼睑内的颜色给取代。

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周围迸射着耀眼白光。位在视野中央的是一名正在发光的少年,看着正单脚抵地不断旋转的武一,将太连忙提醒瑟蕾丝:

「可以了,上吧。」

「这……怎么可能……竟然是光系魔法……」

瑟蕾丝的语气中夹杂着怒意,不过她立刻丢开太阳眼镜,像一架从弹射器射出的战斗机般飞上天空。

光系魔法是啥?那家伙的那个不是失败的炎系魔法吗?

「呜!?」

强烈的光芒让塔巴尼用双手遮住脸部。

周围的黑衣人也陷入混乱。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吃了我诸冈武一唯一而绝对的奥义!『我的灵魂照亮世界(My justice is all love』的感觉如何啊?」

在武一的笑声中,将太努力咬紧牙关,忍住想大肆吐槽他的冲动。

在上空汇聚气流的瑟蕾丝洒下了无数的空气弹。

撞击地面的声响接连传来,惨叫不断从四面八方传出。

武一也停止发光,尖叫连连地四处闪躲。

其实武一的魔法也没什么,只是简单的闪光罢了。作战竟然这么顺利,真是让人笑到合不拢嘴。觉得之后靠瑟蕾丝努力就好的将太,摆出一副高枕无忧的态度将双手抱在胸前。

待塔巴尼重新抬起头时,半数以上的黑衣人已经瘫倒在地。

「你们在做什么?快把她打下来!」

因为事出突然,陷入一片混乱的黑衣人们只顾着展开防御魔法。

「可恶!」

塔巴尼拿起手边的手榴弹,拔下插梢往天空投去。在半空炸开的手榴弹朝四周喷出一阵白雾。

「——!」

原本飞在空中的瑟蕾丝表情凝重地摔落地面。

她发出了小声的哀号。

变身成将太的武一也变回原本的矮小红发少年。太好了,说实在要是继续让他保持那个样子会很伤脑筋……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想救爱尔就必须靠瑟蕾丝的力量,要是无法使用魔法就什么都完了,所以将太连忙挥动起手指。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停下了动作。

「八丁屋将太!你竟敢设计老子!」

塔巴尼愤怒地叫道,就在他伸手欲攫住爱尔的金色卷发时——

「呜!?」

有人挥开了那只手。

玛奴耶拉闯入两人中间,挺身保护了爱尔。

「你……这是要背叛老子吗?」

「没所谓背叛不背叛,我侍奉的是梅奇列『公』王家,如今已经知道塔巴尼大人的真面目,选择保护公主也是很正常的吧?」

她边说还边拿起军用匕首指着塔巴尼。

「公王陛下对塔巴尼大人起了疑心,所以派我暗中调查。我原本想等你抓住将太,变得大意之后再慢慢套你的话,没想到你竟然会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多忍耐一下果然是正确的。」

「哼……你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剌探情报才跟老子接触的吗?但是公王家的家臣就等同于老子的家臣,老子可是公王之上的存在——真王攸尔格啊!」

「不论在公国还是真界,都没有『真王』这个位子。」

听见玛奴耶拉尖锐的话语,瑟蕾丝将视线移到众黑衣人身上。

「塔巴尼殿下,详细情形等回国再好好听你解释。至于你们就先退下吧。」

黑衣人像是不知道该听谁的命令似的,站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

「这样会失业吧?」 「在这种大环境下要重新找工作……」 「我的孩子上个月才刚出生……」

每个人的太阳眼镜底下都闪着泪光……

「放心吧,因为你们不知道塔巴尼的真面目,所以不会处罚你们。」

黑衣人们全都争先恐后地离开——真是果断啊。

「啊、那个,所以,我也……」

武一也跟着一起逃跑了。

「玛奴耶拉,抓住那个男的。」

瑟蕾丝冷冷下令。

「咯、咯咯咯咯咯……」

低着头的塔巴尼发出恐怖的笑声。

「你们难道觉得这样就赢了?你们知道攸尔格这个名字代表什么吧!」

「……啊啊,过去在真界实行暴政的蠢货。虽然拥有极高的魔力却被人称为愚帝,他唯一的功绩就是开启连结这个世界的门。」

瑟蕾丝绷紧端正的脸庞,对塔巴尼的话做出回应。

「呶呶呶……小丫头!你是在愚弄老子吗?就算你们全都一起上,也不会是老子的对手!」

「哎呀,那还真是恐怖啊。但是这个状况下你能做什么?竟然自己把魔法封印起来,真的是个笨蛋啊。」

「魔法被封印?咯、咯咯咯咯咯。没错,魔法是被封印了。」

原本以为塔巴尼陷入了半疯狂的状态,他却突然放声大吼:

「不过那是对你们而言!」

与此同时,某个东西从他的披风中飞了出来。

「玛奴耶拉,快躲开——」

那是个类似黑色铁球的东西。胸口被该物体直接撞击的玛奴耶拉飞了出去,还把后方的爱尔一起撞飞。

类似铁球的物体无声无息地消失。那是……魔法?在MISO环境下?

「咳咳……」

不住咳嗽的玛奴耶拉嘴边流出红色的液体,但她还是撑起身体挡在爱尔前方,原本凶恶的眼神也转变成惊愕。

瑟蕾丝也一样,看着塔巴尼自傲地拿出来的东西,她语带肯定地低声说道:

「果然是魔升石……」

塔巴尼握在手上的,是颗如同宝石般散发着光芒的石头。

将太曾经看过那个。

在森林中观望的将太,想起了初次与塔巴尼见面时的事。

当时塔巴尼非常爱怜地看着这颗石头……那就是魔升石吗?

「只要这个还在手中,MISO就对老子无效,就算掉进米梭拉湖里也一样!」

塔巴尼一副情况完全按照自己剧本走的样子放声大笑,此时——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这么有自信的原因吗?」

将太自树林中现身,同时挥手在虚空中写着文字。

「不过,这样一来你的优势就消失了!」

当最后一个文字写完——

将太半径一百公尺的范围内,瞬间充满了「MISO消除者」的魔力。他急忙奔跑到玛奴耶拉和爱尔身旁。

「你这样是无法参战的,之后就由爱尔和瑟蕾丝负责吧。」

他说着搀扶起玛奴耶拉。

「你觉得两名公国最高等级的魔法师会无法对付一个人吗?」

听见将太的话,爱尔和瑟蕾丝一同走向塔巴尼。

「不然就来试试看吧?」

细长的眼睛和弯起的嘴角,再再显示塔巴尼的自信。

「那么,之后就拜托你们啰。」

觉得对方在虚张声势的将太,也回以自信满满的笑容——

不料先感到焦虑的人却是将太。

「骗人的吧……」

从空中、从地面,爱尔和瑟蕾丝不断变换位置发动攻击。

两人都换上魔法礼装,也连续发出比昨天更强力的魔法。

然一f每一记攻击,都被发着黑光的魔法阵给弹开了。

「因为爱你才送出这么多情书(I’m not spammer)!」

爱尔保持在一定高度,对塔巴尼放出大量的火球。

但塔巴尼头上仿佛撑起雨伞似地出现圆形的几何图形,爱尔放出的猛烈火球全都像撞上岩壁的皮球般轻易弹开。

那坚固的障壁同时也是炮台。

黑色的魔法阵接二连三射出黑色的炮弹。

塔巴尼身上围着黑色的大披风,两边肩膀附有巨大的角,皮制的紧身衣上穿着和式外套。

外形有如黑蛇的怪物不断从披风里出现,随即往四面八方飞去。为了彻底吞食那对姐妹,状似巨蟒的怪兽在空中四处游走,还不断发出摩擦金属般的尖锐叫声。

数十只蛇,数百颗炮弹。

虽然两人各自用拿手的魔法抵抗,依然渐渐落居下风。

「明白了吧?这就是小看老子力量的下场啊!」

那高傲的态度实在令人火大。

「暗黑魔法吗……」

抱住将太手腕的玛奴耶拉低语道,染着血的话语中透着绝望。

暗黑魔法?这是将太第一次听到的系统。

「就是塔巴尼……使用的……魔法。原本在这个世界应该无法使用的……」

「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想叫她不要逞强好好休息,但玛奴耶拉用真挚的眼神表示「听我说下去」。

「本来,这个世界没有作为魔法原料的『媒介』。」

虽然在两百年前跟真界连接时流了过来,但媒介的量跟真界相比实在少太多了,部分最高阶的魔法因此变得无法使用。其中一项,就是塔巴尼现在使用的暗黑魔法。

「所以和在真界时相比,我们的力量减弱很多。虽然以我的程度,就算只有流到这个世界的少量媒介,也能彻底发挥实力……」

「也就是说,那家伙能使用身处真界时才能施放的强力魔法啰?」

玛奴耶拉虚弱地点点头。为什么塔巴尼能这么做呢?最大的可能性就是——

将太瞪向塔巴尼握在手中的石头。

「老子差不多要玩腻了呢。不过狮子搏兔也要尽全力是老子的信条……」

塔巴尼凶恶诡谲的目光移到将太身上。

「放心吧,我不会杀了你。」

小型的魔法阵出现在眼前,无数的漆黑子弹从中窜出。

闪光占据了视野,烧焦的臭味剌进鼻腔,爆炸的声响震耳欲聋。

但身体没有任何异状。不会痛,也没有被打到的感觉。

唯一不同的,就是原本被自己搀扶着的少女不见了。

「呜——咳咳!」

离开将太身边的玛奴耶拉耗尽最后的力量展开了防御魔法。

「玛奴耶拉!」

连忙冲过来的爱尔伸出双手,放出巨大的防御魔法阵。

玛奴耶拉像断线的人偶般往后倒下。

将太慌张地跑到玛奴耶拉身边接住了她。虽然比想像中重,不过还是稳稳地抱住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其实根本不用问,将太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在这场战斗中扮演的角色有多么重要。

「要是失去你,我们就没有任何阻止塔巴尼的手段了……但是,这可不是,只为了瑟蕾丝蒂奴大人喔!不、不要让我讲出来啦,很害羞耶……」

玛奴耶拉才刚开完玩笑,眼睛就闭了起来。

「喂、喂!玛奴耶拉!振作啊」

虽然将太紧张地高声呼喊,映入眼帘的却是玛奴耶拉安稳的表情。

「呼噜~~」

以及打呼声。

「看来是自动治疗发动了,放心吧,伤势应该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重。」

在空中掩护他们的瑟蕾丝背对着将太如此说道。

瞬间觉得很无力,目前我方依然处于苦战中,不,状况更加恶化了。

白色礼服在半空中不断翻动·瑟蕾丝连续往塔巴尼送出暴风。那从约十层楼高度落下的空袭,有着连一只蚂蚁都不会放过的强大压制力,却全都被塔巴尼头上的魔法阵挡下,没有任何一发打在露出冷笑的塔巴尼身上。

塔巴尼操纵黑蛇牵制瑟蕾丝,同时用黑色魔弹往将太扫射。虽然每一发魔弹都只有高尔夫球大,却具备能粉碎岩石的破坏力。什么「不会杀了你」,随便被打到一发手臂就会飞出去了耶。

将太之所以能平安无事,全都是另一名少女的功劳。爱尔代替玛奴耶拉在将太面前放出两公尺大的魔法阵,挡下如同机关枪般连射的魔弹。

可恶!

将太在内心暗暗自责,若能至少使出自保的魔法……除了痛恨自己的无力之外已没有别的想法了。不知不觉间,将太的手伸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满是汗水的掌心立即确认到冰冷的触感。

将太紧握住被普通小瓶子密封起来的东西。

「可恶!」

这次他直接骂出口。

「将太,这里由本小姐来抵挡,所以……你快逃吧。」

守护者平静的声音传来。

「你在说什么啊!这样的话你们就……」

「有件事一定要向你道歉才行。」

阻止将太继续讲下去的声音很细微,语气充满悲伤。

「让你最喜欢的食物……让世人对味噌敬而远之的,就是我们梅奇列人。」

「你说什么……」

「刚开启通往这个世界的通道没多久,当时的梅奇列人就陷入了恐慌。他们从来不曾想过,竟然会存在和米梭拉湖的臭气拥有相同效果的食物。」

所以他们召集了数千名魔法师,在巨大的魔升石上附加了类似诅咒的大魔法。爱尔的声音越来越低。

「对不起……虽然这不能算是赎罪,不过本小姐会代表梅奇列背负起这项罪名。所以拜托你,快跟姐姐一起逃走吧。」

爱尔应该已经快不行了。由于长时间承受黑色魔弹的冲击,为了支撑魔法阵而伸出的双手不断颤抖着,看起来非常痛苦。

「别开玩笑了!」

大概没想到会挨骂,所以爱尔吓了一跳。

「那不是你的错啊!真要说的话根本是那个大叔的错吧?」

将太怒视着塔巴尼,愤怒的对象始终没改变过。当然,这股在体内扩散的滚烫怒气也不可能发泄在爱尔身上。

「真是丢脸……什么『最强的魔法』,明明就输给那种石头了。」

「什、么……?」

他的魔法可以反过来封印MISO,但是无法直接攻击,也无法保护自己。将太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愤怒。

看着爱尔娇小的背影,每飞过来一颗黑色子弹,爱尔的红色衣服就失去一点光辉,小脚也在冲击下埋进了碎石当中,但她依然拼命守护着将太。

羞耻的情绪让将太咬紧了牙关。

「也对……怎么可以——败给那种石头呢!」

将太对着爱尔的背影下定决心,但声音却被如同狂风般连发的魔弹撞击声盖过,所以将太用能确实传达出去的音量,再一次大声说道:

「有什么方法可以对抗那家伙的暗黑魔法?」

「你想做什么?不可以!快逃——呜!」

特大号魔弹的冲击,让爱尔发出小小的惨叫。

将太重复了一次问题。

「能照亮黑暗的就是光……呜,本小姐,虽然有暗中持续练习……」

爱尔咬牙答道。

有这句话就够了。就算是独自一人就什么都办不到的我,只要能做到跟那颗石头一样的事——

将太对自己的内心述说着。他双手高举,在维持发动MISO消除者的状况下,开始刻画新的写纹。

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成功,甚至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过——

「我会————————给予你力量的!」

能做的——就只有超越自己的极限而已。

左右手各自写下最后的文字后,将太平静地念出咒语。

刹那间——

「「「什么!?」」」

三股声音重叠在一起。

将太根本没有余力去理解现况。至今为止从来没有意识过的魔力流动,此刻正随着血液在体内翻腾。

好热,血液仿佛要沸腾了。

好痛,肌肉几乎要撕裂开了。

好难受,热度和疼痛快冲破脑袋了。

快失去意识了。实际上,思绪真的变得断断续续,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离他而去。

如果不集中精神,魔力就会瞬间消失。所以将太拼命维持意识,只考虑如何控制在体内横冲直撞的魔力。

「哈……这是、怎、样……」

然而,彻底改变的四周景色,还是让将太笑了出来。

类似球藻的浮草从将太眼前飘过。

很像银杏的树上,长满了梦幻的粉红色树叶。

地面的草皮散发着金色的光辉,像蜈蚣一样长满无数只脚的类青蛙生物,只用最后面的两只脚奔跑着。

散发七色光芒的树丛对面,有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湖,但那里正喷出无数的水柱。仔细一看,发现是从类似深蓝色鱼类的棒状生物口中喷出来的。

「这、这里是,真界梅奇列……」

竟然是这样子的地方喔?瑟蕾丝的低语唤醒了将太的记忆,但在感觉到魔力出现波动后,将太立刻重新收敛精神。

——和魔升石有相同效果,但是具备范围性的东西。

在窃听塔巴尼和爱尔的对话时,有听到类似这样的只字片语。

那魔升石的效果为何?

塔巴尼正在示范。除了封印MISO外,还能提高使用者的魔力,让人使用除了

在真界外无法使用的强力魔法。

这样的话,「MISO消除者」真正的力量应该是——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充满力量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尔的吼叫让四周悠哉的景色开始晃动。

看来跟将太预测的一样,不,其实没想到能做到这种地步……

「虽然想相信!但是!能给予电波人的!只有肝肠寸断的肃清!」

随着意义不明的叫声,爱尔交叉起两只手臂。接着——

强烈的光辉包围住爱尔,魔法礼装也逐渐恢复原状,在她背后甚至还出现了光之羽翼。

一飞冲天的爱尔咏唱起像是童谣的咒语。

「逐渐长大的巴哈姆特啊,没有家很寂寞吧?可是你却说『没办法,我是个浪子嘛。』所以我决定,要送一个家给你。你高兴地给了我,很多很多很多的光之祝福。但是抱歉,果然办不到。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符合你身躯的,超级大超级大的纸箱。」

接着她张开了手臂。

剌眼的光芒就此解放。

数圈光环从爱尔的手臂到手腕整齐地排列、环绕在两只手臂上。

那些光环慢慢离开爱尔的双臂。

左右各十二个圆环。

总计二十四个光轮围绕在爱尔四周,最后逐渐变成一个巨大的圆。

那是、什么……?

虽然将太努力集中精神维持效果,但还是为初次见到的魔法感到吃惊。

「那孩子……什么时候学会光系魔法了……」

选择在一旁观看的瑟蕾丝降落到将太身旁。

「那、是、什么……」

紧缩的喉咙让将太没办法好好说话。

「与塔巴尼使用的暗黑魔法相对的真界魔法。我也没办法使用呢……呵呵,下次和爱尔战斗时,输的人可能就是我了。」

虽然瑟蕾丝的语气很高兴,不过看得出来她多少有点失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跑到真界来?转移?不对,难道……」

塔巴尼一边仰望爱尔,一边不知道在碎碎念什么。

转移吗?将太觉得那不能算是正确的说法。

虽然不知其原理,不过将太可以理解这个现象的本质。当下,将太半径一百公尺内的范围已直接和真界联系在一起,让周围化成真界。

「能赢……吗?」

眼球的内侧逐渐麻痹,视野也变得模糊。

「邪恶的大魔王!本小姐要上啰!」

在瑟蕾丝回答将太的问题前,爱尔的攻击与她严重自嗨的吼声同时发动。

金色的光弹从光轮中飞了出来。

自光轮中心射出的光弹仿佛具有生命的脉动,异常快速地向塔巴尼的河童头发动攻击。

不仅只有直线攻击,往四面八方飞出去的光弹甚至像表演花式飞行一般,描绘出各种曲线往塔巴尼攻去。

塔巴尼被迫全力进行防御。

黑蛇就算吞下光弹,依然被冲破腹部而化为乌有。面对从全方位飞来的攻击,塔巴尼只能在周围张开黑色魔法阵加以阻挡。

瑟蕾丝和将太站在一旁看着这幕。

应该说在光弹飓风般的攻势下,根本没有她插手的余地。

但是一

「哼……耍小聪明。别以为环境对等凭你们的实力就能赢过老子!」

随着咆哮声,塔巴尼的魔法礼装变得更黑,还喷出恐怖的黑雾。

在河童头的头顶甚至还长出了卷曲的角。那也是魔法礼装的一部分吗?面对还留有余力的塔巴尼,将太忍不住啧了一声。

真王塔巴尼发动了攻势。

他的头上出现了无数的魔法阵,整齐地排列在半空中。那随便算都有百来个的魔

法阵全数对准爱尔。

就算其中几个在光弹暴风雨的连续攻击下被破坏,但立刻又有相同的魔法阵出现在原地,整体数量并未减少。

「受死吧!」

接着,在塔巴尼愤怒的号令下,所有魔法阵同时放出了黑蛇。

大小、形状都与从披风中出现的不同。

身长至少也有十公尺吧。巨大的身躯上长满了无数的剌,让人联想到东洋龙的怪物一边互相交缠,一边争先恐后地向爱尔袭去。

爱尔也毫不畏惧地应战。

她不等敌人靠近就将所有光弹发射出去。面对就算身体被贯穿也无动于衷的黑龙,只要准确攻击头部就能将其葬送。虽然光弹在击败黑龙后继续往塔巴尼飞去,却被别的龙从旁吞噬。

两者的攻防战将祥和的风景化为杀伐的战场,同样的景象不断地重演。

正当将太看得入神,瑟蕾丝蕴含怒气的低音却传入耳中。

「看来他们都把我给忘了啊。」

「你也能长出尾巴或尖耳朵吗?」

「……谁、谁办得到啊!」

停顿的一拍是怎么回事?

将太想着「可以的话真希望你办得到」的同时,冷静地分析战况。

倘若加上瑟蕾丝,真的可以打破现在的僵局吗?若塔巴尼当真活了两百年,经验肯定在两姐妹之上。

就算在相同的环境下,状况还是不利于我方吧?

既然如此——

「瑟蕾丝,能听我说句话吗?」

将太压低了音量,将能打破平衡的必要策略交给了瑟蕾丝。

「你光是维持魔法就已经费尽全力了吧?」

瑟蕾丝略侧过来的脸上,明显写着「反对」两个字。

「我渐渐习惯了。而且什么都不做未免太那个了,多少背负一点风险也是应该的吧。」

瑟蕾丝虽一脸不赞成,但还是丢下一句「随便你吧」,就冲向了塔巴尼。

高速移动中的瑟蕾丝挥舞双手,在女高音响起的同时解放魔力。

寒风吹过树林,水池的水漫过金色的草原,往塔巴尼的脚边袭去。从瑟蕾丝身上窜出的寒气覆盖水流,将大地瞬间冻结,也将塔巴尼固定在原地。

瑟蕾丝边向塔巴尼冲剌,边在自己身上配置了数道光盾。看来她是打算直接冲上去破坏塔巴尼展开的防御魔法。

同时受到两个人攻击,身体又被固定在原地的塔巴尼,似乎是没有余力注意将太

将太在不让对方发现的情况下,慎重地带着玛奴耶拉走进桃色的森林当中。先让玛奴耶拉躺在树下后,将太拿出手机确认起收讯的状况。

讯号充足。将太抓起藏在上衣口袋的小瓶子,转开紧闭的瓶盖——

☆★☆★☆

塔巴尼感到非常焦虑。

瑟蕾丝逼近到他身边,用拳脚粉碎了塔巴尼的防御魔法阵,然后迅速逃开。爱尔则趁着这个空隙,操作光弹攻击塔巴尼。这些动作就像捣年糕一样不断地重复。

虽然防御用的魔法阵被破坏后可以马上再生,但是生产黑龙的魔法阵已经有半数遭到破坏,而且来不及补上。虽然不是很在乎周围的冰块,然而被姐妹俩的攻击压制住的塔巴尼还是感到十分烦躁。

「可、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塔巴尼愤怒到连头发都飘起来了,打算先解决烦人苍蝇的他,对瑟蕾丝放出了更多的黑龙。

「喝啊!」

在冰上移动的瑟蕾丝用拳头打碎从正面袭来的怪兽头部,持续往塔巴尼逼近。

「哈啊!」

不用忙着防御的爱尔则从上方放出光弹支援瑟蕾丝。

姐妹联手攻击的默契十足,威力也不在话下,单论实力,两方可说是势均力敌。

但是。

逐渐恢复冷静的塔巴尼露出了冷笑。

八丁屋将太的魔法光是与真界联系就已经竭尽全力了,根本不可能供给两姐妹更多的魔力。相对的,有魔升石在手的自己则拥有无穷无尽的魔力。

胜利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只要等两姐妹耗尽魔力和体力,她们自然就会跪在自己面前。

没错,不需要慌张。要是在这时失去专注力,就真的是因小失大了。

看吧,爱尔蒂米夏的攻击逐渐减少了,瑟蕾丝蒂奴的呼吸也变得急促。

跟料想的一样,两姐妹的攻势正逐渐瓦解。

瑟蕾丝在将塔巴尼侧面的魔法阵破坏掉后,就被黑龙逼退、无法再靠近了。

虽然防御变得薄弱,但依然能阻挡爱尔的光弹攻击。

塔巴尼的攻势开始变得凌厉,两姐妹逐渐只能转攻为守。

只要再一下,再过没多久,两姐妹就要跪在老子面前了。

从手中的魔升石流出的庞大魔力,更加壮大了塔巴尼的胆子。

也因此——他的思考停滞下来。

突如其来的状况是原因之一。

或许爱尔和瑟蕾丝都因为惊讶而停下动作也是原因之一。

但其中最不可思议、不过就某方面来说很适合这个地方的原因——

是唐突地从彩色灌木丛中现身的——

「河、河马!」

能听懂人话的河马。

不知为何全身湿透的河马。

身穿大红色连身裙的河马。

用两只脚走路的河马。

边哭边叫「我不知道河马的叫声啦!」的河马。

途中两只短腿突然一滑倒在地上的笨蛋——不对,河马。

注意力全被那只河马吸走了。

不过塔巴尼并未放松警戒。他甚至还有余力观察爱尔和瑟蕾丝,并嘲笑脸上写满问号的她们根本浑身破绽。

然而,视野外的事物就注意不到了。

那个男人无声无息地接近。

眼角余光瞥见从背后伸来的手。应该是从冰上滑行过来的吧?一边责骂自己竟然这么轻易让敌人接近,一边看着握着魔升石的手被那只手臂抓住。

当塔巴尼的脸部因疼痛而扭曲时,一个到现在为止完全被遗忘的人物出现在他身旁。

接着,塔巴尼察觉四周的景色再度转变,回到原本充满碎石的广场。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肘关节受制,手臂也弯向不正常的方向。

但塔巴尼只是持续发出嘲笑声——

☆★☆★☆

「咕!」

只有短短一瞬间,将太觉得自己确实抓住塔巴尼的手臂了。

但塔巴尼的另一只手却掐住了将太的脖子,甚至以单手把将太抓到半空中。

痛楚让将太放开塔巴尼的手臂,改去扳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指。虽然双手用尽全力,对方的手指依旧文风不动。

「真是可惜啊,八丁屋。你是想夺走魔升石并解除自己的魔法来进行肉搏战吧?确实,万一不能使用魔法老子或许就没有胜算了,这是很合理的战术。」

塔巴尼露出带着嘲讽的笑容看着将太。

「但是你却忘了基本中的基本。没有任何笨蛋魔法师会忘记在魔法战时强化自己的身体,像你这种跟一般人差不多的家伙,要如何与强化过的老子抗衡?」

「咳、哈……」

塔巴尼的手指一用力,将太就发出痛苦的喘息。

「这样就结束了。只要用魔升石的力量把你洗脑,你就会成为老子最得力的部下。」

将太的手失去力量,其中一只手无力地垂下。

模糊的视线中能看到爱尔的身影。她的魔法礼装已经解除,恢复成制服模样的爱尔正看着将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