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方舟上

第一卷 第二章 方舟上

“呼,这样就全部搬完了!”

里实将瓦楞箱放在屋内的角落。

粗糙的手制油灯所照映出来的,是一间宽敞的房间。看起来是间套房,而且建造得相当豪华气派。有起居室兼客厅、寝室及浴室三个房间,宽度约四十平方公尺。房里的每一处都使用柚木之类的高级木材,地上则铺着深红色的长毛地毯。整间房间使用统一的暖色系,接待设备、床、茶几、餐桌、椅子、梳妆台、壁橱等家具全都是木制,统一为新艺术派风格的古董风设计。

墙壁一角是大面的窗户,这一点也跟之前的第二十七号翔泷丸大相径庭。只要掀开鲜艳色调的窗帘,就能尽情享受窗外的景色,但是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现在掀开窗帘,已经没有什么可期待的美景了。

总之,可确定的是,这是一间既奢侈又豪华的房间。圭太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迷路在天国里,茫然呆立了一阵子。离舷梯最近的一间房间竟会如此豪华,这艘船究竟……

虽然他们想要立刻趋前一探,但是在那之前,得先将救生艇及救生筏上的物资搬运上来。

“好累哦!”

“各位做得很好。”

英人抚摸着瘫坐在地毯上的夕矢的头,每个人都因为物资的搬运而累爆了。似乎只有康之一个人还有力气,兴奋地嘻嘻笑着。

“问题现在才开始,赶快去舰桥【注:舰桥:bridge在英文中的本意即为“桥”,此指连结船首及船尾的意思,舰桥泛指一艘军舰主要指挥的地方。】看看吧!”

他说的没错,圭太点头应和。

“我要去。”里实说。

“我也去。”英人跟着附和。

“我也去比较好吧?”

“不行,一定要有人留在这里看守物资才行。”

“了解。算了,我这个人也不擅长跟人交涉。”

康之耸耸肩自嘲地说。

“有带着武器吗?”

“不,算了。我不想刺激对方。”

“也对,不过好不容易做好,看来是没有使用的机会了。”

“这样比较好吧?”

“啊,的确是如此。”

康之对里莎笑了笑,他坐在里莎的身边,爱怜地轻抚她的头发。

“圭太,过来。”

“唔。”圭太也站了起来。

“那么,我们走吧!”

英人走在最前方,步出房间。

“小心哦。”

背后传来美阿的声音,圭太回头向她挥了挥手后,也跟着离开房间。

通道上一片漆黑。

英人用手电筒探照着,黑暗中浮现出淡蓝色的地毯。在贴着奶油色壁纸的墙上,附有铜制的手把。通道的宽度约两公尺,不过,或许因为这里很黑,所以感觉通道相当窄狭。

三人警戒着四周的一举一动,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跟圭太报告的一样,真的完全没有人的气息呢。”

“嗯,搞不好对方他们也没几个人,反正,答案就快揭晓了吧!”

“有一点可怕耶,伯有个什么万一……”

里实一边走着,一边发冷似的瑟缩着身体。

“……那个舷梯,真的是为了我们才特地放下来的吗?”

“咦?你的意思是?”

圭太对这问题感到惊讶。

“说不定是早就垂放在那里的。这样一来,以这艘船成员的角度来看,我们岂不成了侵略者。”

“也就是说,不一定是在欢迎我们啰?”

“若是欢迎我们的话,早就该现身了吧!”

他们走了一阵子后,来到广阔的空间。

这里像是一座广场,其中一个角落,有如高级旅馆般,是以大理石砌成的豪华大厅,有大理石圆柱以及长凳。墙壁的一面描绘着一幅色彩鲜艳的图画,画中的内容是与春天繁花嬉戏的妖精们。桃红色的背景里,飘落着五彩缤纷的花瓣,拥有蝴蝶羽翼的妖精们,与微风开心地翩翩起舞。在图画的中央,以纤细的笔触画着一名戴着皇冠的女性。她穿着一层又一层的薄纱,装扮十分高贵优雅,脸上充满既典雅又温柔的表情。

三人均遗忘了现实,盯着那幅画好一阵子。

“……好美哦。”

“真的耶。”

里实也陶醉地说。

“看来这里是入口大厅吧。”

英人仿佛也被迷倒似的,望着曾经枝叶繁茂的四周,有点可惜地喃喃自语:“想必观叶植物部枯萎了,真是太可惜了。像这幅画,若能打上光线的话就会更美呢。”

“这艘船真是高级啊,是观光船吗?光看这个豪华的内部装潢,就能够买一打翔泷丸了不是吗?再加上这船的稳定性,暴风雨对它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真的连晃也不晃一下。翔泷丸跟它一比,就像是乘坐在不倒翁的头顶上嘛!”

“确实是这样没错。”英人笑着说。

“喂,英哥。”圭太战战兢兢地叫唤。

“嗯?怎么了?”

“虽然都来到这里了,但是还有一件事令我很在意。你还记得,在船首的附近,不是有个锚吗?”

“啊,深红且生锈的那个啊。那代表已经有一阵子没保养了,看这状况,应该是原本想要靠港,却没发现任何港口,这样想的话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那锚……是卷上来的,为什么不是降锚的呢?”

英人突然愁眉深锁,他托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子。

“……既然没使用锚,那也就是说,现在正在使用螺旋桨与船首或船尾加速器,确保目前的位置及船的方向吧。不过,为什么要做这么麻烦的事呢?真的很不寻常呢,我不懂。”

“会不会是起锚机出了什么问题?”里实问。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船比外表所见还要老旧呢!”

“我倒希望不是这样子,因为这里仿佛是在梦里一般啊。蜜月旅行的时候,不是就会乘坐这种豪华的客轮吗?啦!啦啦啦!”

里实开心地手舞足蹈起来,她像个孩子般兴高采烈,这不禁让圭太放松了紧张的情绪,同时旁边也传来英人的笑声。

“是梦吗?呵呵,好像的确是这样呢。也许我们真的在梦中也说不定哦!”

“欸?为什么?”

“船头不是写着‘铁达尼亚’吗?那是这艘船的名字吧!铁达尼亚是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剧中登场的妖精女王的名字。”

“哇,好棒哦!那么,我们现在就是在女王的羽翼上啰!”

里实跳得更加夸张。

“真是讽刺。明明七月就要结束了,现在窗外暴风雪仍肆无己心惮,看来还真的是仲夏夜之梦啊!”

“……唔。”

圭太点点头。

“如果真是梦就好了。”

“铁达尼亚在剧中,对身为丈夫的妖精王奥伯龙这样说道:‘只要我们一吵架,就能使季节大乱,让人类手足无措,现在到底是什么季节,连我也被搞糊涂了。’哈哈,夫妻吵架还真令人头疼啊!”

圭太也跟着笑了笑。不过,内心却感到无比悲哀。如果这真是妖精们吵的架,那要如何让他们和好呢?人类之间若不和,最后就会发生很严重的事情。

黑暗中,浮现在手电筒光轮中的妖精女王,静静地微笑着。总觉得那笑容有些哀愁,圭太想。

从入口大厅走上阶梯,来到上两层楼。

延伸至船头的通道形成了小规模的画廊,通道两侧设有画架,里头摆放不同大小、各式各样的图画来装饰。小一点的图也挂在墙壁上。大都是风景画,中间则是前卫艺术,对圭太而言,虽然他根本搞不懂图中画的是什么,但是这三人仍享受着这小型的美术鉴赏。

通道的尽头是一扇门,用皮革制成,相当气派,黄铜制的金属板上,刻着“bridge”。

英人对里实与圭太使了个眼色后,便敲了敲门。但是或许因为皮革的原因,所以敲门声不是很清楚。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紧张,但是旋即又挺起胸膛,将手放在把手上。

门发出微弱的嘎吱声,慢慢打开。

这里与充满古董风味的客舱装潢截然不同,舰桥中完全没有任何装饰。似乎是以实用性为主要考量建造而成的。广大的室内,整齐几近冰冷地排放着各种的马表、萤幕、控制盘等仪器。不过,此处的每一项装备都跟翔泷丸不同,全是最先进的机种。装置系统本身应该也是新的,因为每样机器的表面仍保有光泽。

然而——

“也就是……说?”

英人安了心似的,大摇大摆地走入房间,里实跟圭太也跟着进去。

舰桥里空无一人。

没有半个人在,宽敞的舰桥内,只摆放机械设备。

圭太走向计量仪器,按了几次钮,却毫无反应。

“没有反应,全部死了。因为没有供应电力。”

“真是混帐!”

英人与里实也在室内到处查看,三人来回地查看着这座舰桥。

“这里也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似乎已经很久没使用了,隐约积了点灰尘。”

“那么,现在这船到底是谁在驾驶的啊?”

“不晓得。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这到底是什么啊?我被搞得一头雾水了,真是难以理解。”

“难不成会有两座舰桥?”

“先不提军舰,我听都没听说过观光游轮会有备用舰桥。而且看起来,所有器材似乎都没有坏掉。”

三人默默伫立在房间中央。

英人率先开口:“可能的方法……我只想到一个。”

“想到的是?”

“船应该是由电脑自动操作的。”

哦哦,里实佩服地拍拍手,不过圭太却无法释怀。

“可是,那又是为什么呢?”

“谜团。或许是之前残留下的程式吧!”

“不过——”

“嗯。”英人也点了点头。

他似乎对自己的说法也无法苟同。

“说的也是,要是这艘是观光游轮的话,当然,所搭载的应该就是生物电脑,不然的话,就找不出什么理由可解释了。”

“咦?为什么?”里实歪了歪头。“我虽然不太了解机器的事情,但是生物电脑不也是电脑吗?多少都会有错误的时候吧。”

“生物电脑是自发学习性的电脑,与范纽曼型的电脑不同,并不需要任何程式。所以也不会有电脑程式发生短路或错误的情形。如此优秀的头脑竟会发生这种单纯的错误……实在难以想像。”

“唔,原来如此啊!”

“……主电脑说不定已经死了。”英人喃喃自语:“虽然说是电脑,但是因为里头是生物零件,所以若停止供给肝醣等糖原质,或蛋白质等营养素,便无法维持正常机能。也就是说,它是饿死的。”

圭太也侧着头继续问道:“意思就是说,主电脑的机能已经停止,现在是用副电脑或是以前的程式来操作船的吗?”

“不,这理由的确很牵强啊!”

“真的……都没有人吗?”

里实盯着门口的方向。她的表情似乎诉说着:若现在门是敞开的,就会有人走进来。

舰桥中回荡着一股不寻常的静谧。成排的气温计、气压计、风速计、风向计、船速计、倾斜针及主机回转计等标示器,每一个均停止不动。看着这些机器,它们宛如一双双妖怪的瞳孔般。雷达萤幕的机能也完全停止,只显示一片黑幕。各式控制盘也因为没有通电,成了普通的装饰品,这里只不过是个模样怪异的舰桥罢了。

在舰桥的左右两舷上,有个突出去、称之为机翼的地方,那里也设置了控制盘。设置在船外的控制盘被防水布盖着,圭太打开盖子,每个都按按看,却仍没有反应。果然是死了,因为没有供应电力。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圭太回到舰桥后问道。

总而言之,似乎已经无法从那里获得更多的情报。

“……暂时先回去吧,离开房间也已经过了一小时,大家会开始担心我们了。”

对于英人的提议,里实点头附和,圭太也赞成。

他们本来想要再到处查看查看,但是这需要大家分工合作才会比较快。

当舰桥在他们身后时,圭太不经意地回头,他察觉到窗外似乎有个东西一闪而过。

他赶忙从口袋里拿出手电筒一照,却什么也没有。黑暗之中,只有飞舞落下的雪花。

(心理作用吗?还是只是雪块落下而已?)

“圭太,怎么了?快走吧!不要太消耗电力哦,因为电已经剩下不多了。”

通道的深处传来英人的叫唤声。

“咦?啊,嗯。”

他切掉手电筒的开关,将舰桥抛到身后。

里实曾说过,光是这艘船的内部装潢,说不定就能买一打翔泷丸,当他们实际绕一圈,发现果然不夸张。甚至别说一打了,连十二打恐怕都没有问题。总之,这是艘豪华几近奢侈的大船。

无论是柱子、壁纸或地毯,全使用高级天然素材。就连木材也是使用柚木、桃红木、鸟眼枫木、紫檀木、光叶榉树等等—里头也混杂着没见过的木纹树木。最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全都一尘未染,且没有一块是胶合板。光用这些高级木材,要买一艘或两艘翔泷丸都绰绰有余。

想必这张地毯也同样价格不菲吧,走在走廊上的圭太一边想着。

“不过啊,这船还真是厉害耶,全都使用易燃材料建造而成的。这样的话,若一遇到火苗,瞬间就会燃烧起来了。”康之走在圭太的前头说。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是指这种情形吧?圭太不耐烦地想着。彼此佩服的地方全都不一样。真受不了!为什么光跟这男的在一起就会这么累啊!

“……这是因为防火设备做得很完善吧。”

“啊,是这样没错啦,所以我才觉得很像是故意的。设计这些的小子,好像真的很喜欢那些天然的东西呢!”

“真的是很奢华的客船,绝对不可能再建第二艘吧。”

“唔。完全就是一个资本主义下的产物嘛,彻底表现出有钱人的阔气。不过至少不会缺少木柴这个材料,真是太好了。”

“木柴……你懂不懂啊?这些可都是不可能再度拿到的珍宝啊!”

“你太夸张了吧?木头什么的,再种不就又有了吗?”

“你以为种一棵树要花多少年啊?而且……现在要去哪里种啊?能够栽种植物的土壤已经全都不剩了,而且连种子也都完全消灭了。”

“没有又没什么大不了的,除了木材,不是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吗?像铁啊、塑胶和陶瓷什么的,哪有什么问题。”

圭太沉默下来,跟这男人再怎么争辩都只是徒然。

“而且,若一直没找到暖气的话,不管愿不愿意,都只能够将能烧的东西西全都烧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这个叫京田康之的男人,还真是拥有能让别人忧虑的天性啊,圭太低吟着。

没错,再这样下去就非得这么做不可。为了生存下去,就必须设法取暖。为了这个原因,必须到处张罗可燃烧的材料才行。诸如家具、柱子及地毯之类等等。最后的结果是,船就像是一只被拔光羽毛的丑孔雀。已经不配拥有女王的盛名了。唉,真是悲哀,真是好不甘心。竟然必须亲手毁去这如此美丽、无可取代的东西。

可是,圭太同时想到,人类终究都是如此生存下来的,一点一滴地消耗重要的资源。宛如一座巨大的车轮,绞碎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一边转动着。说不定,人类就快成为这个车轮最后的贡品。说不定就会像入口大厅的那张图画一般。唉,真是既可恶又可恨。若变成那样,那我倒不如咬舌自尽算了。真的快受不了了,尽是些令人厌恶的东西。

依据挂在入口大厅的船内地图,这艘铁达尼亚宛如一间漂浮在海面上的巨大高楼大厦般,从徒步甲板往上数,包含徒步甲板的七楼与地下二楼,总共有九层楼。因此,搜寻船内的工作分为两组,英人与夕矢那一组搜寻第一到第七楼层,而圭太及康之则调查B1与B2楼层,剩下的人则留下来看守物资。

与英人一组的夕矢高兴得不得了,而不得不与康之一组的圭太——老实说,心情沉重无比。事实上,他一开始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组合。

他们走下入口大厅的阶梯来到B1楼层后,康之的话突然多了起来。虽然这或许是他个人的习惯,但是他说的都是些令人沉闷的内容,反而造成反效果,还不如乖乖闭上嘴得好。

B1楼层也没有灯光,一团漆黑。康之用手电筒照了一照,但是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圭太也拿出油灯并点上火。

虽然手拿着油灯,但是尽可能不去使用,因为担心电池的电会不够。而且像今天这种状况,使用油灯反而比较方便。

在这种空调设备停止运转的船上,船底会屯积不少毒性强烈的瓦斯及二氧化碳,所以油灯的火做为观察周围是否有异样时,非常有帮助。

“……那么,先从船头调查起吧。”

“唔,好吧。你不能离开我哟,这里那么大,很容易就会迷路了。”

B1楼层的船首泰半部分是客舱,每一间都比那间套房来得小。雅房,没有浴室,只有淋浴间与厕所。即使如此,也绝不能说房间单调寒酸。客舱的内部装渍同样豪华得叹为观止,客舱还分单人房与双人房。

“咦?”

在某个房间的一角,康之发现了异样。他拿起灯一照,柱子上有一部分被削了下来。

“啊……”他不禁叹了口气:“什么啊,竟然会削掉柚木,真叫人难以相信。”

“这里也有耶。”

“是红木的镜台啊!王八蛋!”

圭太蹲下来查看,每个地方都有一部分被削成四方形,削下来的厚度大约有五公厘。

“看来似乎不是为了拿去烧才削下来的。”

“对啊!”

因为特地切成四方形并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只有五公厘的厚度,量也不够。

“可能是为了削掉小孩子的涂鸦,不过也用不着用那么暴力的方法吧?”

康之也蹲下去一采究竟。

“还真的削得四四方方的,方法虽暴力,但是做事挺一丝不苟的。真叫人猜不到他的性格。”

“晤——而且似乎是使用很利的切割道具呢,完全没有起毛边。连削的面都像用刨子刨的一样光滑。”

“真搞不懂。”

“唔……”

其后,到处都看得到类似那样切割的痕迹——柱子、墙壁、地板……每个地方都被削掉一个四方形。这些之中,也有的被整个涂满黑色。

“真是一板一眼的家伙。”康之感到讶异:“连涂黑的时候也都是涂成四方形。”

“是因为真的很讨厌涂鸦吗?”

“该不会是因为歇斯底里才割来割去吧?这样的话,做事也未免太严谨了。还是说他没别的事好做啊?”

说完他便自个儿笑了起来。

除此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地方,两人走到船尾方向。

甲板船尾那半部为两间大型的餐厅,店门分别是荷米亚与海伦娜【注:荷米亚与海伦娜:Hermia与Helena均是《仲夏夜之梦》的剧中人物。】。那有什么意思吗?圭太不太清楚。

这两间店的座位都高达五百人以上,除了有八人用的圆桌,其余还有两人用的桌子,放置在较狭窄的地方。

两间餐厅的规模大致相同,但是内部的气氛却各异其趣。

荷米亚餐厅属于东洋风,充满了刺激的氛围;另一间海伦娜则属于稳重典雅的欧洲风味,中央还放置一架大钢琴,看来两家餐厅的菜色想必也有所不同。

没有任何人在的漆黑餐厅,气氛相当诡异,可是,昔日肯定因为大批食客及厨师、酒侍以及服务人员而热闹喧嚣吧!圭太闭上眼睛,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那片灿烂光景。

镶着金边的食器,被瞪光照得金光闪耀;成排成列的各式料理,每一盘都很新鲜美味,随着香味四溢,肚子也愈来愈饿……从四周围的桌子传来人们谈天说地的欢笑声,放眼一看,餐厅座无虚席,每个人当然都盛装出席。男性身穿燕尾服,女性则穿着各式色彩的洋装。谈笑风生、夸张的肢体动作以及光辉闪耀的笑容。在这里,他们不会做出丢脸不雅的举动。聚集在此的,都是言谈举止得宜的绅士淑女,男女服务人员忙碌地穿梭餐桌间,但是他们脸上仍挂着亲切的笑容。远方的音乐乘着舒适的微风传了过来,似乎是乐团的现场演奏。他看见了绑着气球的餐桌,难不成乐团是在那里演奏的吗?今天一定是某人的纪念日吧……

圭太忍不住留下眼泪,他一直希望能去一次像这样的地方—跟家人一起。父母一定很不高兴,会说我们又不是那种身份的人。可是,他真的好希望一生中能和大家在这样的世界里度过一天。那肯定会是个美好的回忆吧!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回忆。结账时,账单的金额或许会贵到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但是他相信一定不会感到后悔的,因为这是跟大家一起拥有的宝贵时间。

当时的他对这种事连想都没想过,他们虽然贫穷却很幸福。不过,若能参与一次有钱人的活动就好了,如今圭太这么希望。

世界已经终结,这些餐厅永远也不可能再恢复昔日的热闹风光。

B2楼层的船首半部也全都是客舱,除了中央附近挂着一个写着服务台的金属板大台子外,其他都与B1相同。例如,这里同样到处都有被削下四方形的部分,除此之外并无别的异样。

两人继续前往船尾方向。

路的尽头有一扇白色铁门,铁门小到看起来只能一个一个走进去。

“喂,你看。上面写着‘除工作人员外禁止进入’。呵呵,看来就是在这扇门里头吧!”

康之将手放在门把上。

“锁……被拔掉了。”圭太表示,

油灯照出了在门把下的一个大圆洞,四周一片黑暗,并且静谧无声。那恐惧感仿佛是渗入身体般,令人不寒而栗。

“唔——好像是被穿孔机还是什么的给拔掉的。”

“到底是谁会做出这种事?”

“谁晓得,但是正合我意。走吧!别担心,反正我手里也有武器,发生什么事的话,有我来保护你啦!”

康之边笑边从腰间拔起长约五十公分的刀子——那是被胶带捆了几圈,并以瓦楞纸做成的粗糙刀鞘套住,由翔泷丸的钢筋用研磨机研磨而成的手制刀,握把的部分则以止滑用的布卷起来。他的皮带上还插着其他三支短刀,应该是做为投掷用的。

“刀、刀先收起来啦!又还不晓得是不是敌人。而且,如果是爸爸他们的话……”

“我知道,我只是要确认是不是能够一下就拔起来。”

康之耸耸肩后又将刀插回去,并打开门。

门的另一头,完全没有先前那些奢华的装饰。这里全都用漆上白漆的铁板围住,建造得相当简陋。墙壁与天花板的管线穿来插去,地板则漆上止滑用的粗糙涂料。

“呵!工作人员还真的只是涂上实用性涂料而已啊。”

康之说完,便用手电筒照射里头确认一番。

“首先,必须要找出电脑室才行。”

“说的也是。好,走吧!”

两人钻过窄小的入口,接下来均为船员的舱房,每间都是既窄小又简单的设计;再来则是船员用的娱乐室。

“这层似乎没有,都是琐碎的房间。”

“我想大概是最下层吧!”

“但是地图上只到B2耶。”

“那是给乘客看的啦!实际上应该还有一层,你看,不是还有阶梯吗?”

圭太指着由铁板建成,又窄又陡的阶梯。眼前的地板上,用黑漆写着斗大的B3字样。

“是B3啊!难不成电脑是在这里?”

“大概吧!”

圭太他们走下阶梯。

“唔!”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B2楼层的正下方,是一片广大的空间。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们说话的回音不断回荡整个空间。

这里还真是大得惊人,地板的面积也相当广阔。连油灯的光都被黑暗给吸进去,照不到尽头。天花板也高得吓人,比其他楼层足足高了将近三、四倍。

房间的中央部分,是用金属制的一堆柱子,并以铁丝网分成三层。

两人小心翼翼地踏上地板。

低头一看,看得出在深绿色的地板上画有数条橘色的线。

“真令人想不透耶……这到底是什么房间啊?”

康之睁着大眼巡视,手电筒的光圈上下左右地剧烈晃动。

圭太也仔细地往左右窥探,这时,他看见远处有一个模糊的影像。那是什么?他眯着眼睛看。

“……好像是车子——看,在那里,看样子这里好像是停车场耶。”

室内角落,确实有个类似车子的影像。也看得出某些流畅的线条,那应该是车子的前盖吧?

他们凑近一看,脚步声发出咚咚的回音,墙壁上也有巨大的影子在跳动着。

“嘿,真的耶。好多高级车呢,是车库吗?”

康之伸手触碰其中一辆车。那是德国制的大型轿车,比普通的轿车还大上一点五倍,从窗户看得见皮革的豪华内部装潢。

周围还有其他五十几辆,跟那辆车差不多高级的轿车整齐地并列在一起,并用铁链固定住防止移动。颜色大都是黑色,但是也有几辆红色车子混杂其中。除了大型轿车,其他还散见几辆运动型的双门小轿车,总之,放眼望去全是高级轿车。

不过,照这房间的规模来看,五十辆车仍稍嫌不足。因为这广大的停车场空间,几乎空了一大半。

两人面露惊愕地互看着。

“还真是空荡荡的呢!看来这艘船并没有很受欢迎。”

“一定不是标准的观光游轮,只有少数人就可以出航了吧?”

他们试着窥探几辆车的内部,并没察觉到任何可疑之处。从轮胎没气的情况来看,似乎已经停放在这里好一阵子了。

“真是浪费!像这种高级车,连我家都没有耶。你看看,都已经开始生锈了。难道没有人在维修吗?”康之说。

“虽然是很浪费……”圭太的手像是流水似的,轻轻爱抚着车子的轮廓。“但是也已经没有能够让它们奔驰的道路吧!”

“路的话,找找看就可以了,一定还有没受核武攻击的地方……咦?”

康之突然发出“哇”的声音,便立刻跑向置于黑暗深处的一辆车前面。

“好、好棒哦……喂,快来看,圭太!是林肯!是林肯高级轿车MK3啊!那是改造成豪华大轿车的车款呢!”

圭太也慌忙地跟在他后面。

那是一辆白色巨大加长型轿车,长度比大型轿车长了几倍。从窗外往内瞧去,车里头也配有可相互对坐的座椅——宛如沙发般舒适柔软,均为皮革制成的豪华座椅。内部装潢以酒红色与黑色为基调,模样有些凶狠。这人的品味不是很好,圭太想。

“真不愧是货真价实的豪华大轿车。那是林肯哦,是用真的林肯车来改造的,怎么会有人愿意这么做啊?”

康之绕着车子的周围并小声地频频赞叹,还蹲下趴进车底看。

“喂喂!是真的哦,还有消音器耶!这、这是用汽油引擎的耶,不需要电跟氢气!真是厉害啊!真叫人来劲!这样的话,就应该要缴高额的环境税了。没想到竟然真的还有用汽油在跑的车——我爱死它了,受不了了,哇啊啊!”

康之走向驾驶座,紧贴着车窗。

“钥匙还插在上头!哇,这门也打得开,耶,太好了!喂,你给我放掉铁链,圭太也坐上来,好,干脆来去兜兜风吧!”

“兜、兜风?去哪啊?”

“当然是在这个车库里啊!虽然地方很小,事到如今也只好屈就一下了。如果能够顺利靠岸的话,到时就能和里莎……咦?这个,很奇怪耶,引擎……”

不论康之怎么扭动钥匙,车仍旧一点动静都没有。

“没办法啦!”

圭太手插着腰,愣愣地看着她。真是的,就说是外行嘛……

“一定是电瓶用完了,搞不好连油也结冰了,轮胎也需要打气才行——”

“啧!”

康之用力敲了方向盘后才下车,想不到他刚才还那么兴奋,现在却立刻气愤地歪了歪嘴角。

“没办法啦,看起来已经晾在这里很久了,想要发动它的话,得费很大的心力才行。”

康之没有理他,无趣地哼一声。

“那——现在怎么办?我想往船尾走的话,就能到机械室了。”

“……没办法,先找出电脑室吧!能控制住龙头的话,其他都好解决。”

“说的也是。”

为了避开立体停车场,他们沿着墙壁朝船首方向前进。

一打开铁门,便出现宽约五公尺的通道。两边排列着一排排的门。

门上全都钉着一块金属板,上头刻着维修用器材、发电设备、备品用仓库、造水设备等琳琅满目的字样。

他们在通道上走着,一边注意左右方仔细地确认。走到了离船首约二十公尺处,终于发现目标房间。

“是这里吗?我以为应该要更警备森严的啊。”康之说。

此处是中央电脑室,门上钉有刻着这五个大字的金属板:在门把的下方,果然也有个大圆洞。

“这里的锁也被拔掉了。”

“这里是船的中枢吧?大家想的都一样,不错嘛!不用那么麻烦还要开锁就能进去,挺不赖的。”

康之耳朵贴着门,探听着里头的情况。

“真安静……好,进去吧!”

根本不用转动门把,只要稍微出点力,这扇厚重的大门便马上发出吱吱声地打了开来。

两人均往房内一看。

“什么?”

圭太不禁露出惊愕的声音。

这间比入口大厅还宽阔的电脑室中,充斥着各种萤幕、输入装置等仪器。屋内中央也竖立着一个直径约两公尺的圆筒形玻璃容器,但是……

“……什么也没有!为、为什么?”

他跑过去抬头一看,那是个侧面被挖了一个大圆洞而里头却空无一物的玻璃容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里头竟然什么也没有!应该在容器里的生物零件以及溶液,究竟跑到何方?

他惶恐地照着地面,却什么也没看见。而贴着瓷砖的普通地板,并没有什么特别肮脏的地方,没有沾到溶液,也没见到人工细胞附着的玻璃制基板。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把它挖出来带走了……吗?”

“哼!”背后传来康之发出的闷哼声。“根本不用那么惊讶,这些不都是在我们预想范围内的事吗?英人不也说过,恐怕机器全都死了。”

“可是……难道会是遭人破坏的?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与其问‘为什么’,我倒是对‘怎么做’比较有兴趣。”

康之也挨近容器。

“到底是怎么做的,才能把这么厚的强化玻璃容器,挖出这么大一个洞?”

那是直径约五十公分的圆洞。康之凑近一看,并仔细观察圆洞的切断面;圭太也从旁边窥视,玻璃的厚度大约有五公分。

接着康之再用手指画了画切口。

“是溶掉的,可能是使用雷射光或高能量热切割器吧!”

“为什么要这样特地去破坏……只要切掉按钮,所有的机能不就都会停止了吗?”

“可能是打算与别的脑交换之类的,不,就算是这样,一般也不会这样破坏……啊,都被弄糊涂啦!”

圭太从防寒衣的口袋拿出电路测试器,试着查看屋内状况。

“这房间也没有供应电力……每台副电脑都停止了。”

圭太不甘心地望着房里一角所设置的电子仪器。

“那么,驾驶这艘大船的电脑……究竟在哪里?”

“至少知道不是在这个房间里。电脑室应该不只这一间吧?那再走下去看看,我们可没时间在那里慢吞吞的了。”

“唔,嗯……”

圭太跟着康之离开房间。

冷不防,这时附近突然响起一阵微弱的“哔”声。

两人不禁停下脚步。

“刚刚那个声音是什么?”康之问。

“跟金属产生裂缝时的声音很像……”

他谨慎地环视着周围。难道现在有海水撞破墙壁或地板灌进来吗?他感到相当恐慌,双脚不禁颤抖了起来,但是却没发现到四周有任何异样。

“喂喂,别吓人哪!我们好不容易才换了个地方的。”

“唔,嗯……”

再一次侧耳倾听,却已经什么也听不到。

“到底是什么啊?”

“这艘船,搞不好比它的外观来得破旧也说不定,看来还是得赶快去九号浮舰才行。”

“啊——唔。”

两人再度迈开脚步。

结果并没有发现任何新的电脑室。通道的尽头在约三十公尺的地方。其他还有两条同样的平行通道往左右的方向,但是那些通道上都没有电脑室。

“哪一边是仓库呢?”

康之往道路尽头的门后一着,然后说道:“好像也没有电脑哦。”

“好怪,好奇怪哦,这艘船,倒底是由谁来驾驶的啊?”

“冷静点,还有很多地方等待我们去查看,而且英人他们说不定已经发现到什么了。”

“是、是这样子没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