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终末之海

第一卷 终章 终末之海

圭太手伸至英人脸上,轻轻地合上他的双眼。

舰桥里静谧无声。

只有狂风与海涛的咆哮。

……往后,他该怎么办?

少年已走投无路,没有一件他该做的事;不,还有一件事。

他看着横躺在地上的英人,必须要替他办个葬礼!就流向大海吧!

可是,现在什么都不想做,身心已一片空白。想要保护的人,全都消失了。结果并没有保护到任何人,我之后要怎么做才好?

他呈大字型睡倒在地上。

“就算慢一点也没关系吧……”他喃喃自语。“反正,这旅程又不急。”

上下摇晃的地板就像个摇篮,圭太闭上眼,回想着至今发生的种种事情。

逃离、风暴、触礁、分离、挑战、应敌,接着是反击……发生了许多事情。与众人相遇、哭泣、欢笑,拼命地到处奔跑。坚信着微弱光芒的每一日,一切就像风吹过一般,最后留下的只有满身伤痕的躯体。大家就是为了这个理由而死的吗?就只为了这么芝麻绿豆的小事……

这样到底过了多久?他深呼吸调整气息,这时突然听到门铰链开启的嘎吱声。

嗯?

是因为船在摇晃所以门才开的吗?

圭太只挺起上半身往门的方向看,他冷不防跳了起来。

有个人站在那里。应该空无一人的这艘铁达尼亚船内,除了圭太竟然还有人在。

“是谁?”

对方一身怪异的模样,从头顶到指尖全被黑色脏兮兮的污泥覆盖着,宛如从深海浮出来的半鱼人一般。

那人摇摇晃晃地走进舰桥里,发现地板上的英人便开始哭泣,跟着嚎啕大哭,抓住英人的身体激烈摇晃。

“哥哥!哥哥!”

哥哥?什么?怎么回事?难道是……

圭太跑过去一看,竟然是美阿。虽然她满头满身的一污泥,但是绝对是她没错。

“美姐!你没事吧?”

她微微地点头。

圭太用手帕帮她擦脸。

这两人迫不及待,像是赛跑一样,互相告诉对方自己所发生的事。

美阿当时似乎嗅到催眠瓦斯的味道。才一闻到,便立刻失去意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醒来时是在配水管之中。

“刚开始……不知道是在哪里……反正就是又黑、又暗、又窄、又脏、又臭的……真的差一点就要发疯了!”

她似乎辛辛苦苦地才从配水管爬出来,最后在毫无人迹的船内来来回回地走着,才终于来到这里。

这的确会令人发狂,圭太很同情她。一醒来竟然是在配水管中,真是太可怕了。不过,看这结果,应该是她救了她。

“……是里实姐。”

圭太相信一定是她。

“里实姐把你推到排水口中,救了你。”

当时,里实与美阿应该是一起昏厥的吧?但是她因为病痛途中睁开眼,为了帮助美阿才被攻击的。

“那——那这样的话,里实姐呢?现在在哪儿?”

圭太摇摇头,

“圭……太?”

“……大,大家部死了,活下来的,只有我一个人。”

“怎么会……”

两人无言地伫立在那里,横躺在眼前的英人遗体,以及身旁美阿不停哭泣的声音,如今,这两样对圭太而言就是他的全部。

“死吧,圭太!”哭了一会儿后,美阿静静地,喃喃自语道:“我——已经活不下去了,我要跟大家一起死去.”

美阿边哭边抬头看着圭太的脸。

但是圭太并没有点头。

“我……不能死。”

“……圭……太?”

“如果我在这里死去的话,大家不就死得毫无意义了吗?只靠我一个人是什么事业做不成的,美姐也是吧?难道你要辜负以性命保护你而死亡的里实姐吗?”

美阿摇摇头:“可……可是,我们已经没有救了不是吗?”

“有的!还有得救的可能。”

“没有了!不可能有救的啊!这船根本就不会动!”

“会动的!发电系统已经在运作了!像预备马达,之后只要组装起来就没问题了!总会有办法的!”:

“可是,主电脑没办法使用,GPS也一样!连副电脑能不能启动都还不知道,而且假设可以启动的话,哥哥不在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啊!这样子,要怎么寻找海上基地呢?”

“有海图!罗盘的话,有六分仪!只要往南,就应该会有看得见星星的夜晚,绝对可以的!”

“该怎么做?我跟圭太都不会航海技术啊!”

“只要记起来就行了!我看过,在船员用的船舱里,有几本关于航海技术的书!”

她愤怒地敲打着地面。

“九号浮舰不可能浮在海面上的啦,连轨道电梯都动不了,甚至连轨道链肯定也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坠毁了。而且就算……就算万一真的能到达宇宙的话,那之后我们该怎么办?月球的人会因为我们两人千里迢迢坐梭子来地球吗?你觉得会有那么好的事吗?不可能的啦!绝对不可能的!”

“到目前为止不是发生了一连串不可能的事吗?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没有人料想得到啊!”

激动互喊的两人,呼吸急遽上升。

圭太伸手给美阿说:“……英哥叫我要活下去,我一直在想话里的意思。遇到美姐后,我才终于了解到他指的是什么。因为‘你有要守护的人,所以绝不能死’。英哥应该就是想说这句话,所以我决定要好好保护美姐。”

“保护……我?”

“对。我来保护你吧!我们两人一起走,去我们能去的地方,永远都不要放弃,坚持到最后吧!这旅程的未来或许什么也没有,但是说不定,这样的未来仍有些什么。我们去看看吧,代替大家去看。”

美阿无言以对,默默地看着英人的脸。过了一阵子后,才微微点头,擦干眼泪后握住圭太的手。

“……唔,我知道了。”

她也站了起来。

圭太蹲下去,抱起英人的遗体。

被白布包裹的英人,沉没于海浪之间,白色的纸花漫天飞舞。

原以为不会再哭,但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圭太一转头,美阿仍在低头祈祷。

她已洗净身上的污泥,恢复了往日的美阿。防寒衣上所套的丧服是黑色的长大衣,外套的衣角随着狂风飘来飘去。

她仍持续在祈祷着:“希望哥哥和大家都能到天国去,希望哥哥和大家都能到天国去,希望哥哥和大家……”

圭太再一次凝视海面,此时已看不见英人。凶恶疯狂的大海上,只有白色起伏的獠牙。即使眺望远处,也看不见水平线,天空依然下着无情的灰雪。

铅色的天空,黑色的大海,那是切断一切希望的墨色风景。

但是在圭太他们头上,传来了暴风强劲的咻咻风声。

那是风力发电用的螺旋桨。

圭太察觉到,转了回去,抬头看着船。

虽然在徒步甲板上看不见,但是在船的最上层,他与英人两人所架起的四座风力发电机,那白色闪耀的十二枚机翼,如今肯定是在激烈旋转着。

少年朝着天空放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