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后记

第一卷 后记

过去我曾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给算命师算过命,当时他对我说:“你是个既酷又浪漫的人。”不过,我本人对这种事完全不相信,当时也觉得:“算命师肯定也是服务业,所以不可能专说不好听的话。”之后,也有听说过:“那个算命师测得很准,所以似乎很有名。”我也只是敷衍的“唔”了一声,觉得“那人可真会做生意呢!”不过,我对“既酷又浪漫”这句话倒是相当满意,所以他说了一大堆的话之中,只有这句话不知为何仍牢记在心里。

不过,仔细想想,身为一名小说家,若不浪漫是无法胜任的。所以小说家就是坚信“就算是有语言无法传达出去的事,但是只要用尽千万句话,也许就能顺利传达出去”的人吧!那种人,恐怕除了“浪漫”,也找不到更适合的词来形容了。

这样说的话,如今写下这篇文章的我,尚且不论酷不酷,但是果然是个浪漫的家伙啰?那算命师还真算中了一半,糟糕,他所说的其他事情,我竟然忘的一干二净!

幸会,我是片理诚。非常感谢各位读者阅读本书。

本篇作品入选第五届日本SF新人奖,以下是内容梗概。

[——因核武战争而毁灭的地球。漂流在终末的海面上,无人的豪华游轮。乘坐这艘船的孩子们,一个接一个消失…]

这些形容,可能会令读者产生“这是什么书啊?SF小说?推理小说还是恐怖小说?”的疑问。我想已经阅读完整本书的读者,应该能够了解,事实上,这本小说就如同各位所想的一样。故事的背景属于SF小说,内容可算是属于推理小说,故事的核心属于恐怖小说的要素,整篇小说就是以上三种结构。本书到底属于这三种类型的哪一种,最后势必仍将取决于阅读者本身的想法。

然而,以我本身来说,在书写这篇故事时,并没有意识到要将故事特别归类于哪一个种类。本书原本是类似SF小说的作品,但是完成后的作品,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最后没办法,只好决定将故事的类型给抛诸脑后。完全不去考虑故事的类型,只写出自己最想写的部分!这就是本人执笔时的理念。

我最想写的,就是努力不懈的男子,在狂风暴雨中边哭边大喊着:“我不会输,绝不认输!”的勇敢少年,我想描写那样的姿态,就只是这部分而已。这就是我的执笔动机。只能全力以赴,不轻易放弃坚持到底的故事。本书彻头彻尾都只是在描述这一点而已。

本书并不是为了表达出极端的SF、推理或恐怖而产生的野心大作;也不是夸张离谱的小说,而是更生活化、更简单的故事。故事完成后竟然会有这三种类型的内容混杂其中,其实并不是我最初书写的目的。

日本SF新人奖,正因为是SF新人奖,所以希望送交出去的故事内容也应该都是适合SF类型,激进且热情积极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本故事做为SF小说过于朴素,评审会评价到何处程度,老实说我很不安。特别这本又是横跨复数类型的小说,容易流于虎头蛇尾,难免被判断为“很贪心的这也要那也要,所以失败了。”与其冒险,倒不如乖乖把作品送到SF类型,反而还能得到评审的好印象。从现在才开始也无妨,要不要重新书写另一个作品呢?我在执笔中,不时出现这样的想法。

然而,我却无法将这作品摆到之后才写,总觉得这故事不是现在就写不出来了。要描写这名勇敢的少年,目前的时机刚刚好。虽然我不晓得为何会有如此的想法,但是我终于还是一口气将它完成,并投稿小说的征文。

不出所料,在最后的选拔会上,我自己认为比较弱的部分就不用说了,连没留意到的部分,都毫不留情地被指出来(请参考SF JAPAN vol.09)。不过,很荣幸的,本故事最后能够得到佳作。一定是因为评审认为“其实是因为你还没有到达这里的力量,所以别一味地往死胡同钻,下次再多加努力吧,先给你这些建议,若记取这句话,你一定能有所作为!”

因此,本作品出版之际,做了不少文字上的修正。我很有信心,本书比征文比赛时的作品更加成熟,内容更趋于完善。

最后,自己的作品终于以书的型态问世。能得到这个机会,我由衷感谢大家。在此,对评审委员们、选考委员们、各位参加日本SF新人奖的作者,以及在本书出版之际给予全程的帮忙与协助的同仁,最后是阅读本书的读者,献上万分谢意,非常感谢大家。

我仍然担心所言是否完善。不过,执笔时所感觉到“真实的自己”,应该已经全部包含在这里头了吧?若读者阅读完本书后会产生什么样的感觉,将是我最大的荣幸。

最后,身为一个创作者该说的应该到此为止,再说下去就画蛇添足了。之后的部分,全属于各位读者。方舟上第十二名船员就是你,请替我向圭太他们问好。

祈望某日能够再次相会。

片理诚

二〇〇五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