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后记

第一卷 后记

获奖感言——伴名练

自己本不可能成为小说家的。投送原稿到日本恐怖小说大赛之后,心里也只是感到一阵漠然。得知获得最佳短篇奖至今,也没感到丝毫实感,恐怕今后,以作家之名自居的日子也遥遥无期了。

虽然我自己秉着“兴趣是读书”,喜欢这世间的平凡小说,但是从来没有特别希望自己去写小说。“想把世界上存在的许多震撼人心的美妙故事让更多人知道”这样的愿望,是获奖感言者们常用的话。

《远咒》是受想把自己脑内浮现的世界给谁看看的驱使,以拙劣的文笔经过千辛万苦写出的。对我来说,这是一次未知的体验。

我的作品很明显略青涩,文笔与构成也尚未成熟。对于评委会的诸位如此抬举,在下诚惶诚恐。同时,也感到了责任,希望不会背叛大家对我的期待。

虽然还未确定今后会再出版几个作品,但我相信我会紧紧抓住每个给予我的机会,按照大家所期待的那样,不断精益求精。

第17回日本恐怖小说大赛 评选

极高水平的竞赛——荒俣宏

本年度的候补作品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本来,作品的风格还是与往年一样,偏向以让人血液都为之冻结的阴郁为主,紧接着用简单的残暴来替换恐怖。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收获了立意新颖,别出心裁的几部作品,希望借此来表达我的称赞与激励。

在长篇里,我们一致认为,描述近期在脑科学内引发话题的“qualia”,也就是关于有实体感却并非实际存在事物问题的《同时両所存在に见るゾンビ的哲学考》可获第一。在此提示一点,虽说是围绕在同一时间存在两地的两个“自己”的故事,与过去的分身不同,这次是叫做“bilocation”的新的二重存在。由于这个主题本身就带有哲学类的恐怖,因此不需要用对话来说明恐怖和不合理,只需要不断地重复用具体的场景画面描写来将两者的不同具体化。守护本体的保镖,救助被分身纠缠的人的互助会之类荒诞的怪异应该更加强化,比如可以参照“トリストラム•シャンディ”中不合理的描写手法。在那部作品中,通过描写尚未出世的主人公帮助产婆的过去来顺利推动故事的发展。假如本作品能营造更多不合理的日常琐碎问题,例如二重存在如何吃饭,如何上厕所之类,那么将更加精彩。紧紧围绕“本体”由于突然出现的“复制”,逐渐不能分清哪边是本体的过程,并且以此为切入点,势必能像剧本一样相互联动。现在看来,只要能充分利用小说前半篇幅中的伏线,后半篇幅里还存在做出这种剧本的办法,更有利于情节的跌宕起伏。

在这点上,长篇部门二把手个人力推《あゝ人不着紬》,这本书巧妙的使用叙述的口吻,描绘出众多女工人不同的性格以及营造恐怖的氛围。故事主要讲述有关明治时期纺织工厂的都市传说,虽然很令人怀念,也充满剧本的要素,但是反过来说,过分依赖叙述表达,同时也缺乏新鲜的惊喜。类似食肉性的“蚕”这样简易的设定,假如能多琢磨琢磨,独创出一种“奇形种蚕”,本书必成杰作。

在短篇里,《远咒》独领风骚。发生在异世界的诅咒波及现实世界,这样的设定非常有趣,而且两个世界的交流不单单通过诅咒,还可以通过痛苦这个点子也让人耳目一新。只是,本故事借用少女恋爱故事,以绑在一起的“爱的戒指”为结尾,对于像我这样的老人,感到这太过欠缺思量了。

正在进化的恐怖——贵志佑介

虽然从本次起,我以吊车尾的参选评委的身份参加这个活动,但是光光能与之前选择我的三位老师同台就够恐怖的了。心中谨记千万不能捣乱评选,尽我所能,希望能够为大家做些什么。

抱着巨大的期待拜读了原稿。首先,引人注目的是参加决赛的选手以五十多岁居多。这也就证明与推理小说一样,在写恐怖小说的时候,人生经验是强大的武器。虽然很多作品都有僵尸的设定,不过在小说和电影中恐怖对象不断减少的今日,题材重复也是无可奈何的。但是,僵尸也好,死神或者分身也罢,作者们并没有单纯的把有形之物按照文献或者神话进行补充,而是把自己脑中的所想设定成实际存在,然后堂而皇之的登场,最后是硬碰硬决出胜负,我觉得大家都是按照这样的套路来进行创作的。这也是由于在过去的恐怖大赛里摸索过各种各样的恐怖方式的结果,说不定大家很自然的想到一起。就像综合格斗技一样,恐怖也是在不断进化的。

大奖获奖作品《あゝ人不着紬》,大胆的活用“女工人的悲哀历史”这个设定,作为日本的哥特式恐怖也有较高的完成度,自然出类拔萃。虽然感觉已经猜得到结局,但是巧妙的人物描写和通过语言营造出的独特氛围,足够有获大奖的风格。而且本作获奖是全员高分通过的结果,对于新才能的登场,大家都万分欢迎。

长篇奖获奖作品《同时両所存在に见るゾンビ的哲学考》不但在文字和情节发展上给人安定感,而且语言通俗易懂。比起恐怖更偏向科幻的设定也让文章充满神秘感,虽然直接描写恐怖的总量没能到达大奖作品,不过我感到这个作者和这部作品前途无限。

短篇获奖作品《远咒》是为数不多由二十多岁的人写的作品,大家一致认为这篇文章具有的新鲜感是老练的五十多岁作者笔下没有的。以完全被咒术所支配的异世界为舞台,像游戏一样的世界观也许更能吸引读者,而且还有打算跟“另一边”也就是死亡世界通信这个点子,的确相当令人战栗。非常期待下个作品。

除此之外的作品也是各有所长,难以取舍。虽然这次是择优获奖,但是我认为其他作品跟获奖的三个作品相比并没有绝对的实力悬殊。

非常期待各位再起挑战。

王道——高桥克彦

读完《あゝ人不着紬》之后,整个人兴奋不已。这真是一部实至名归的得奖作品吗?说实在的,我心中关于裁定是否是一部好作品的价值观出现了摇摆。我来当这个比赛的裁判已经十七次了,说不定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动摇。如果这个作品被当年那个激情四射的我看到的话,我肯定会说“真是的,快去发掘点新的恐怖要素”,然后肯定毫不犹豫的把它刷掉。实在是太过古典的展开。与时代背道而行。这部作品里完全不认同“崭新的奇想”或者“发现新的恐怖”。还没读完十分之一就已经能预测到之后设定好的结局。然后翻页的手却停不下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心神不宁就跟上瘾的人一样被故事所吸引进去。这种感觉也只曾发生过一次。

大概是中学时代。有本书是Bram Stoker的《Dracula》,明明已经看了好几遍电影,知道了大体情节,但还是把卷入其中的主人公的恐惧传递了出来,让我感同身受。那个本体只有在被知晓之后才更加恐怖。人类比起未知事物,更加害怕已知事物。那个《四谷怪谈》也是,只有知道了梳妆台和崩坏的脸才会感到害怕。想到这里也就理解了,“原来是这样啊”。这个作者全部都知道。恐怖小说大赛的获奖作品当然必须是怪奇小说。读者想要的就是阅读恐怖的小说。这样一来,隐晦遮掩这些都是不需要的。“想不到的恐怖”反而是使整体恐怖氛围稀薄的要因。内容九成以上都是普通日常,只有一成是恐怖,近期这类怪奇小说很多。以“恐怖的意外性”来评判好坏这个认识,作者和读者都太过拘泥了。

这部作品绝不是照搬古典,而是用正统的鬼故事堂堂正正的突进。同时也教导大家,“恐怖的意外性”会让恐怖小说无限接近无味。由于无味,所以要在调料里加入大量的肉沫飞溅和鲜血横飞。

古老的新作这句话当之无愧的应该给予这部作品。

あゝ人不着紬——林真理子

今年的恐怖小说大赛水平相当高,构思完整,展现在文章表现力上的技巧都发挥出来了。

那本获大奖作品,ふりーくかな先生的《あゝ人不着紬》,即使文章的结局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猜到了,但是能让作品体现出蚕的那种臭味以及飘荡着的暖空气,非常厉害。然后贫穷的少女们在制丝工厂里不断展开各种各样的纠葛,读起来就像青春偶像小说一样。每一个角色都描写的相当好。标题的《あゝ人不着紬》是恶搞《あゝ麦野峠》。会场不禁发出一阵,没感觉这个品位有多好,其实我也有同感。

说道标题,《同时両所存在に见るゾンビ的哲学考》也不能说是个好标题。不过这一篇以Bilocation为主题,而且登场人物刻画的十分巧妙,是非常有趣的一篇。人气肯定会大幅上升。

短篇奖选的是《远咒》,给人的第一印象就非常古老。本以为又是活祭品呀咒术呀一类,或者是使用老一套的小道具,真希望来点新鲜的东西吓吓人。但是这样也能让人饶有趣味的读到最后,这也体现了这篇文字的优秀。

最后提一点,这次也收到了不少写有对幼女进行性虐待的作品。即使被你们说我像老太婆那样也没关系,不好意思,我就是不能容忍。围绕有关描写对儿童的性描写的漫画或者网上的电影,即使放眼国外,所有的实际作家们都是反对的。在这样的大潮中,对于小说中写有残酷对待奄奄一息的少女的文章,我绝对不认为这是健全的。恐怖小说中允许存在的不健全,应该是朝着别的方向去发挥的然后得到的。